本章内容为《明月东升》第三十二章何去何从的全文阅读页
麻雀小说网
麻雀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麻雀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明月东升  作者:苏潜 书号:25362  时间:2017-6-21  字数:7731 
上一章   第三十二章何去何从    下一章 ( → )
  万历四十七年(公元1619年,天命四年)三月十五清晨,初战大胜的千山堡如往常一样,在寒气未退的晨风中醒来,早起的人们依照惯例,在弥散着炊烟的巷道中穿行。堡墙上彻夜值守的士兵正在换班,两队排着整齐队列的士兵在发生一声呼喝后,彼此换位置,换下来的士兵则沿着梯道走下城墙。细心的人们发现,那两队士兵中,出现许多陌生面孔,而平时熟悉的那个略带腼腆的年轻人,正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前的黑色铠甲上,别着一枚银光闪闪的五星。

  这似乎是千山堡内唯一能看出来的变化,但,如那个年轻人一样获得升职的人还有很多,随着自愿加入的降兵数量的增多,千山堡扩充了几乎一倍的编制,这让那些表现出色的年轻人有了更多的机会来展示自身作为精锐的军事技能。

  就在这个清晨,千山堡苏翎大宅内宽敞的大厅里坐了身着铠甲的武官,不仅如此,千山堡内几乎所有的管事、大小头目都集中在此,让这原本能容纳百多人举办酒宴的屋内是人为患。桌椅都已撤走,取而代之的是一排排长凳,武官们按各自编制依次坐下,那些处理民事的管事们则自成一片。从这里可以看出,千山堡这些各自有着不同权限的人,武官占到八成。

  这是自二月二十五战事开始以来,千山堡第一次召集人员商议要事。这二十天里,所有的人都忙得不可开,战俘的处理,缴获物资的输送,仅这两样便使苏翎感到处处人手不足,哪怕是再增加一倍的人,也无法感到轻松。直到昨夜,一切事情才算告一段落,也才有空在这清晨聚在一起。从屋外几个提着大号铜壶的护卫来看,这次会议不会太短。

  苏翎站起身来,扫视面前的属下,伸手虚按,屋内顿时鸦雀无声。

  苏翎深深一口气,说:“这次,我们胜了。”尽管这早已人所周知,但屋内每一个人的脸上还是展现出欣喜的神情。

  “今将所有的事都汇总说一说,要办的事很多,要想的也更多,一会说到哪个问题,有主意的立时便说出来,咱们今天当断就断。一时断不下的,下去多想想,多议议,有点子的就立即报上来。胡显成,你先说。”

  胡显成便站出来,说道:“我先说说这次咱们的战果。”下面的人都凝神细听,这胜是胜了,可到底胜成什么样子,却是在座的都不清楚,连胡显成也是昨夜才最终统计完整。

  “此战歼敌六千,”胡显成略一停顿,接着说:“这是个约数,是按辽东东路军马的总数估算的。这无法清点。”下面的人听了,不住轻笑。

  “俘获明军八千,朝鲜人一万,这是清点过后的实数,与总数的差额约三千左右,都是四散而逃走的。缴获…。”这才是大家最想听的,那胡显成脸上带着笑,声音拖长。

  “缴获火炮五百二十六门,其中大将军炮七十九门,虎蹲跑三百一十门,灭虏炮一百二十五门,余下的叫不出名字。各式火铳一万八千余杆,这个还在清理之中,因种类少说有七种以上,叫法各异。另缴获战马一万五千匹,战车四百辆,刀两万五千柄,各式长五千杆,明甲五千付,棉甲暂时给那些兵御寒用,未算;弓五千张,箭支近十万。火葯约一万斤,各类铁子、铅子无法称量。其余帐篷、器械等暂时无法准确清点。另外,三月二十八,东路军后续粮草也被咱们尽数缴获。”这些数据无一不使人振奋,光听便令人吃惊,更别说那些曾经参与清点搬运的武官们,更是双眼放光,似乎又回到当初初见时的情景。

  胡显成又补充说道:“因东路军无声无息地没了。后续地粮草都聚集在宽甸等待发运。所以。咱们就发了令。让其即刻解运。约有一万石左右地粮食。也不知是朝鲜地还是辽东地。马料草料也足够咱们用上一月地。这些骡马大车尚未计入缴获之中。”这算是个意外所获。刘綎军中实际上只携带了数军粮。后续粮草要晚上几。此次出征原本也未算计出多少时。包括朝鲜在内地后续军粮都集中在宽甸。自然。这刘綎地令箭又起到一定地作用。

  其实胡显成还有一样未说。便是刘綎整个东路军中地饷银近五万两被全数缴获。鉴于千山堡内银子根本没有用处。且军中也无饷银一说。这些银两便未作公布。但这个问题显然已在苏翎等几人地考虑之中。毕竟。此时地千山堡。也不再是仅仅填肚子便足地了。

  “赵毅成。你接着说。”苏翎说道。下面武官们地情绪收敛了下。对这位掌握着各方哨探地头领。说出话定是非同小可。

  赵毅成站起身。习惯性地先看看手中地一叠纸。也亏得他识字以来。还是这两年看得最多。

  “先说这次辽东战事。”赵毅成慢慢说道。这习惯都是最近才形成。

  “这东路军便不多说了。只是消息一直未传出去。怕是辽现在还不知道东路究竟在哪儿。其余三路。抚顺路出兵两万五千多人。只逃回一万四千多人;马林统兵一万五千多人。逃回一万多人;唯有李如柏。接到杨镐地急令。全军退回。没有损失人马。这一阵子辽一片混乱。消息也是各自不同。但这两路大败是错不了。败兵所传。阵亡地道、镇、参、游、都司、通判便有二百名左右。损失地火炮器械等。自是数目极大。”

  这东路军还算不得主力一支,从己方的缴获,便可知努尔哈赤能得到多少。此次辽东战事,可谓大败得无以伦比。赵毅成说的虽然简略,但这消息仅证实两样就足够了。一是败战,二是,努尔哈赤缴获甚多。

  “另外,从东海术虎所部传来消息,万厉四十七年(公元1619年,天命四年)正月二十六,努尔哈赤在命令大臣穆哈连统兵一千,准备招服虎尔哈的残部。不过,此部于二月中,由术虎召集的东海、海西联军歼灭,可惜没捉到穆哈,让其逃回去了。”赵毅成似乎有些遗憾,与在座的大多数武官一样,相比这边的战事,术虎那里的千人战场似乎过于小了。这不能责怪这些武官的简单对比,毕竟术虎那边的用意,并非所有人都能看得清楚。这个消息的意义,也就所知不多。

  赵毅成便算说完,这两人的话便是将千山堡面临的形势简单地展开,心思灵巧的,便开始琢磨,自然子直的,便只顾着高兴。

  苏翎并未立即接着说话,给众人一小刻的反应时间。千山堡面临的事情还很多,不说解决办法,光是问题便能说上许久。看着下面武官的神情,苏翎略微有些担心,正如估计得那样,高兴的居多,若有所思的却是仅有少数。但随即苏翎也略感宽慰,至少还是有人在动脑子想问题,而能从胜利之中看出危险,便是做大将的底子。苏翎要的,或者说千山堡眼下正缺的,正是这样的人。千山学堂本是苏翎的一步缓棋,现在看来,必要仍是必要的,但确实太缓,眼下基本上起不到作用,还得依靠这些打仗勇猛却不擅长多琢磨的武官们。

  苏翎再次站起身,待众人都安静下来,才开口说道:“此次我们胜了。这好的一面是,我们在这片土地上站得更稳,没人敢再来欺负我们。此次降兵中参军的约五千左右,这样我们的兵马已有万数。当初我们数千之时,那努尔哈赤便不敢小瞧千山堡,如今仍然如此。至于辽东…”苏翎没有说完,这自然是不言而喻。

  “但是,适才赵毅成说的你们也听到了,那努尔哈赤也是大胜,胜得比我们还要大,缴获更多,相信降兵也是我们的数倍。这样一来,那努尔哈赤是不是还以坎川岭为界与我们相安无事,便要小心应对。以努尔哈赤的野心,此次战事绝不会就此罢手。以后他是向南、向西继续进占辽东城堡?还是向东对付我们?这都是我们要琢磨的。另外,此次缴获虽多,也要看到这新增的一万八千人,比我们原来人口的总数还多。这些人也要吃饭,粮食不会维持太久,这还刚开,等今年的收成是不可能的。我们总不能白白就放了他们,若真是粮食不够,放了也不算可惜。但这些人回去会到哪儿?”

  苏翎略停,接着说:“回去老实种地便罢了,可这些天生的就是当兵的命。回去不是被辽东再征调入伍,便是被那努尔哈赤打败受降。不论哪一种,都是我们的对手。”这话便就说得透彻了,即便有人存着嫌这些人麻烦的心思,此时也明白其中的利弊。当然全杀了的想法,多多少少是有的,但这个念头在千山堡可不是什么好主意,至少从苏翎处没有看到任何嗜杀的趋势。

  苏翎又再次停顿,以示强调“若是没有千山堡,此次辽东战事未必如此结果,但也不能说便不是。辽东军伍中到底如何,我们都很清楚,这是我们眼下要做的头一件事,不能让辽东的弊病在我们军中出现。你们每一个都要好好琢磨,如何将那些新近加入的兵变成我们中的一个,不论他以往如何,只要进了小队,便就要变成我们的一部分,还是那句话,兄弟同心,其力断金。”

  这是最让基层武官头痛的事情,那些新来的人数太多,几乎一倍的编制,事事都要重新教起。千山堡骑兵编制虽然算不得特殊,但种种习惯、规矩以及战术技巧,却都是那些新兵连听都未听过,如何将之尽快转化为战力,是所有武官第一要考虑的。

  “每个小队若是有什么有效的办法要立即上报,在全军推行。这再说回去,这一战我们多少算是帮了努尔哈赤一把,甚至可以说是中了努尔哈赤的计。没有我们,努尔哈赤就算胜了,也不会胜得这般轻松。如今努尔哈赤必将更为强盛,但他下一步要对付谁?我们心里必须有数。除了我们,辽东眼下谁能与之相抗?”

  苏翎再次扫视全场,说道:“不要再将努尔哈赤视为抢了一把就跑的人,辽东这次倾尽全力聚集起来的兵马此战全消,按上次看来,再聚集起同样多的人马,少说要一年时间,这还不说是否能够胜。我们能看到这一点,努尔哈赤同样清楚。下一步,努尔哈赤自然不会让辽东缓过气来,必然会再次进袭,不过,这回怕是不会像抚顺那样,将城拆除便撤走,他会扎下来,将所辖之地扩展到辽东眼皮子底下。赵毅成的哨探要严密关注努尔哈赤的动向,及时整理上报。至于你们,每一个小队都必须按规矩展开整训,不能因这次胜了,便有丝毫松懈。”

  武官们虽坐着未动,却仍然齐声应到:“是。”

  “你们作为武官,不仅要带队,还要多琢磨大势。眼下你们不过管带数十人,数百人,今后,我们的战斗不会少,你们会有越来越多的人马管带,你们每一个管辖万人的武力,不会是做梦。想想半年前你们都有多少人,现在呢?作为将军,头一个便是要学会动脑子。”

  这番话不管算不算是激励,对于武官是足够了。心态的转变足以增强能力与力量,就像一座大山,仰望时是一种心思,翻过之后又是一种心思,何况,这座山眼下看起来丝毫不能有任何阻挡的可能。

  “如何防范努尔哈赤的进袭,是你们首要考虑的,尤其是在太平哨一带驻扎的,决不能让上一次两旗偷袭的事重演。”苏翎严肃地说道,上一次是千山堡的心病,提起来无人不痛。

  “还有,此次东路军中火器最多,这是我们千山堡所不具备的。虽然我们胜了,却并不表示火器无用,也不能说那些火炮火铳都是废物。这次为什么我们会胜?”

  苏翎的话未免欠缺逻辑,似乎是想到哪儿说道哪儿,但千山堡的武官们都已习惯,且不断从苏翎的只言片语中汲取所需的想法。而这,也才是他们心目中的大哥,心目中的首领。他们不需要神,只要这个能带给他们更多希望,更多胜利的将军。

  “这一,是我们熟悉地势,尤其是冬雪中的战斗方式。这在以后必须加强,还是那句话,在我们想要打仗的地方战斗。另外,还要考虑如何在不熟悉的战场上战斗,这事另说。其二,我们有备而战,他们无心而来。其三,他们分散而进,我们是齐聚而围。其四,野战、夜战是我们常训的规矩,而他们没有。其五,我们每一个小队都是相互熟悉的,这也是往日为何我总强调这一点,在战场上每一个人都知道队友在那里,每一个人都知道自己容易受袭击的一面一定会有自己的队友在防护。而他们,有么?”苏翎面上是明显的嘲讽。

  “其它定还有很多,你们下去也不妨多想想,总之,我们要胜,就要继续保持我们这些胜的优势,同时,对方如何败的,也是我们要知道的。至于那些火器,用处如何你们下去好生瞧瞧,不懂的就问那些降兵,加入我军懂火器的,要让其教会不懂的人。以后我们不仅是骑兵,还会是拥有火炮的骑兵,拥有火的骑兵。只有这样,才会将挡在我们前面的全部消灭。”

  大约是也自知说话总是跑题,苏翎便收了尾,这般说话,还是头一次。人员增长的速度,远远大于苏翎在说话方面的进展。

  “今天就说这些,你们这就下去,好生琢磨。”

  这边散会了。似乎与预期的会议目标有所差异,但这也就够了。武官们依次出去,屋内留下那些千山堡的管事,对于他们,是另一番内容。

  “你们都是平常在千山堡做事最多,也最繁琐的,没有你们,千山堡也不会有今天。”苏翎说道。

  这番话是很重的奖励了,这些原本是农夫、匠户,甚至是不入的力夫、汉,在千山堡中因某项长处被提拔成管事,几乎人人都有一套有效的办法。平只听胡显成吩咐,这与苏翎直接对话,还是罕见的头一回。

  “因时间不多,这次将你们一便唤来,便是想让你们也知道一些大势。以往我们只有千山堡,万事都是头一回,也多亏了你们才算是将一切都打理的顺当。刚才你们也听清了,这人口的增多,千山堡势必不可能再容纳,以后可能会更多。所以,我们还会增筑新城。”

  这是苏翎等几人一致的看法,至少在太平哨一带要修筑新城,以容纳更多的人口,且增强对坎川岭一带的防御。管事们都默默听着,被人重视的感觉是令人激动的,何况是苏翎,这位带着十几人便打出这大片土地的人,何况他们这些从未被任何人多看一眼的普通人。

  “因此,你们要将在千山堡的各项规矩以及你们各自的办法都详细写出来,这些东西以后将在新城里施行。事无巨细,所有的都要。明白了么?”苏翎耐心的问道。

  “明白。”管事们回答简短,这也是千山堡的习惯,一切以实用为首,没有半点虚文。

  “你们去吧,要尽快。”苏翎再次叮嘱。

  管事们悄然出去,屋内只剩下几位千山堡的高层坐着继续商议。陈芷云作为千山学堂的管事,也在一旁坐着。不过这位初涉大事的女多数都默默无声地听着,没人对此持有异议,当然,是因为千山学堂还未提出来商议,还是陈芷云本就没什么主意,这便不知道了。总之陈芷云不管是因苏翎的缘故,还是因其将千山学堂打理的井然有序,这千山堡中女人的地位,是因其而缓慢变化。

  苏翎眉头紧皱,远没有适才发言时的气势。

  “大哥,你还在愁什么?”郝老六笑着说道,对于他而言,胜利便是胜利,以后再有天大的麻烦,也不能阻止对这次胜利的笑容。

  苏翎抬头见几人都看着自己,便也笑着放松了些,说:“我在想这以后的事。事情太多。”

  “适才不都说了么?大家一起向法子,总能解决的。”胡显成说道。他对这种集众人所长商议的办法很是推崇,千山堡里的很多事都是这样解决的,那些管事也才因此而出。

  苏翎摇摇头,说:“看得见的麻烦不怕,我在想那些看不见的。”

  “看不见?大哥,说说看。你又在琢磨什么?”郝老六问。

  “我在想,咱们是不是地方太小了?”苏翎说。

  这话若是细想便不得了。一直以来,千山堡都是被动的行动,包括这次大胜,若不是刘綎过来,千山堡怎么也不会去主动攻击这么庞大的兵马。当然,这无形之中形成了与努尔哈赤一样的结局,那便是辽东,或说是大明朝不可战胜的形象就此粉碎。即便苏翎等人明知辽东兵马一向战力不强,但对于这次集聚十万大军的威力,还是不敢张狂,可惜,这一战,让苏翎与努尔哈赤一样看穿了那具巍峨的身躯。

  “大哥,你是说…。”赵毅成小心地问“向南?”

  这话可不能随便说,偏居宽甸一角自保,与跨过边墙向南,可是两个概念。整个千山堡,怕也只有这里才说了这么一句。

  苏翎没有表态,而是沉默不语,似乎也是不知道如何说起。

  千山堡毕竟不是后金,苏翎也不是努尔哈赤,这虽然每一战都在增强千山堡的力量,但是否将这力量再用到别处,就是目前的方向选择了。

  但是,此次大战之后,尽管对辽东充蔑视,但究竟要达成一个什么样的目的,怕是努尔哈赤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没有人生来便是要雄霸天下,路,是一步步走出来的。

  “还有一个办法,”赵毅成说道,苏翎等几人都看着他,听他往下说。

  “此次辽东大败,自然会再次聚集人马,如同上一次,辽东各地都在招募兵马,许诺官职。那么下一次仍然会。我们手里不仅有刘綎可以与朝廷说的上话,还有费英东等人,朝廷不是有赏格么?”

  说道这里,几个人都仿佛明白了赵毅成的思路。

  胡显成说道:“你是说将这些人都出去?”

  “刘綎想必也不会说出真相,说不定换个说法,还能成为唯一胜的一路。”赵毅成的思路很深,这个弯子绕得可不是一般的远。

  苏翎想了想,说道:“朝廷好面子,这个办法按说也走得通。恐怕我们只要一提,那几个东路军的武将便自个儿能想出完整的说法。”

  “这样一来,东路军大胜,至少擒获费英东嘛。而且是死战而胜。”郝老六也明白点了。

  赵毅成继续想下去,说:“如此,刘綎他们自然不会出破绽,至于他们内部是否安全,他们自己便会清理。这样,朝廷说不定仍然让刘綎镇守辽东,就算是为面子也得这么做。剩下的,便看大哥是想出面,还是继续隐在后面了。总之,这样一来,我们这边是安全的,说不定粮草什么的,刘綎还得给咱们补给。”

  “你这招真损。。”郝老六骂到,不过,看他的表情,却似乎很是受用。

  苏翎也笑起来,说道:“这岂不是瞒天过海?”

  胡显成也说道:“辽东瞒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那杨镐多年前就在瞒这瞒那,这回他肯定瞒不了,但刘綎的威名之下,就算是瞒,怕是那些老爷们也得信,不仅信,还说不定要痛骂那些不信的。”

  几人都哈哈大笑起来,这些天大的事情,在这里仅仅算是个笑话。

  赵毅成收住笑,说道:“这事按我想,有八成的可能。大哥若是出面,既可能被封赏,做个指挥使是没有问题的。”

  “你是说掌管一个卫?”苏翎若有所思,这个事情不能不动心,朝廷确实有这个前例,那努尔干都司与建州卫不都是如此么?努尔哈赤最初也算是个指挥。这样至少能使宽甸一带划归大明管辖,朝廷不过出个名,甚至还可以让苏翎在刘綎的管辖下进攻努尔哈赤,这些成天在朝堂之上费心思的文官们不会想不到这个损的主意。但是,这也算是两全其美吧,反正努尔哈赤不管千山堡归谁管辖,都会视为对手。千山堡也可以因此受益,再有其它的想法,也可以看情形再定。

  到底何去何从呢?
上一章   明月东升   下一章 ( → )
御赐掌柜普天之下做鬼也风流柳轻侯的故事紫眸情深传闻终极觉醒宸宫汉末风云之大绮罗卷红衣侯
麻雀小说网最新更新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明月东升,本章内容为第三十二章何去何从的全文阅读页,明月东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明月东升最新章节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与下载,尽在麻雀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