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曼珠沙华之二:彼岸花》十二血婴的全文阅读页
麻雀小说网
麻雀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麻雀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曼珠沙华之二:彼岸花  作者:沧月 书号:40777  时间:2017-9-17  字数:20612 
上一章   十二、血婴    下一章 ( 没有了 )
  缥碧偷偷从朱雀宫侧门出来,下到灵鹫山脚下的时候天还没有彻底黑。

  她没有回自己住的竹楼,反而直奔扶南的竹林舍而去。

  雨已经开始细细密密地下了,缥碧穿过那一些曼珠沙华,小心地不让坟地的黄泥脏自己的裙角。那些半枯萎的花触着她的裙裾,她陡然间有一种恍惚的错觉——仿佛一只只冰冷的小手在拉扯着自己的衣襟,不让她前行。

  不知为何,不祥的感觉越来越浓厚。

  半路上经过了岩生住的棚子,她照例往里看了看,却发现里头空无一人,塘里的火还在烧着,水烟筒搁在一旁,烟丝洒落了一地,似乎岩生是匆忙外出的,一串凌乱的足迹从屋外直通向竹林深处。

  缥碧准备走开,忽然间察觉了什么,回身摸了一下窗台——手指被一滴血染红。

  她望着竹林舍方向,眼神霍然雪亮。

  暮色四合,乌云笼罩,密雨仿佛在灵鹫山上织起了一张无形的网。而在这样黯淡的背景里,那片竹林里却是有灯火闪烁的,然而不知为何、那灯光,却闪着黯淡的红。

  缥碧想了想,沿着棚子外凌乱的脚印走出去。那脚印直通竹林舍。黯淡的暮色里,她孤身一人走向那座她曾经去过千百次的房子,一路上开了血红的曼珠沙华。唯有闪电不时穿云而下,在短短的刹那照亮天地。

  然而,在走近那片竹林的时候,缥碧停住了脚步,手缓慢地搭上了一枝青竹,啪的一声响,折断。

  “扶南?”她站在院子外,叫了一声——声音听起来不大,却是用了真气送出,穿透了雨帘直送进去。里面灯还亮着,想来扶南和阿澈都在吧。

  然而,半晌不见里头人回答。她心下更是忐忑,便又叫了一声。

  “呜呜…”忽然间,房内黑影一动,传出一声低低的哭,赫然是神澈的声音。

  “阿澈?你怎么了?”缥碧再也忍不住,口问着,踏上了竹舍门槛,一边推门往里看“不舒服么?为什么哭?”

  “呜…”那个哭声是从角落里传出的,细微而委屈,带着某种崩溃般的无助“我杀人了…我杀人了!我把他杀了!”

  “什么?你说什么!”缥碧心里猛然一跳“你杀了谁?”

  难道是扶南…扶南被她…!

  她失了方寸,不顾一切地推门冲进去,但刚侧身进去,额头就撞上了一件东西——下意识地抬头,眼前晃动的、却是一双沾了黄土的惨白的脚踝。

  “天…!”缥碧一抬头,便踉跄地往后退,捂着自己的嘴巴。

  那是岩生…被吊在门内横梁上的,赫然是看墓人岩生的尸体!

  没了眼睛,黑的眼窝里留下干涸的血,凝固在皱纹层叠的脸上。然而奇怪的是那张脸上居然没有恐惧的表情,嘴角以诡异的弧度弯上去,做出一个僵硬的笑,仿佛临死之前还在某种惑里不可自拔。

  房间里点着灯,然而灯火不知为何却笼着一层淡淡的红,一明一灭,映着缩在墙角的一个小小白衣身子。

  “我杀了他…我杀了他…”眼神呆滞地张开手,望着被剥下皮肤之后血红色的手掌,神澈在不停地喃喃,眼神恍惚“啊…婴,你为什么要我杀人…”

  在她的手心里,赫然掉落一只羽零落的被扭断脖子的乌鸦。

  “牙牙!”缥碧失声惊呼出来,好半才把视线落到那个缩成一团的少女身上,想上前,却惊于她身上的气。

  方自犹豫,忽然听到一个生涩阴冷的声音响起:“反正,你,也早杀过人了。”

  那是陌生人的声音!

  是谁?是谁也在这个竹舍里?

  缥碧惊诧四顾,默默识别,忽然手中竹枝点出,直指神澈背后,厉叱:“出来!”

  一张惨白扭曲的孩童的脸,从神澈瀑布般的长发里冒了出来,对着她咧嘴一笑。刚才出声的,果然是这个寄生的魔物。缥碧乍然吃了一惊,不过是几不见,那个婴儿却萎缩了不少,仿佛整个人都贴在了神澈背上,慢慢融入。

  “啊!胡说,胡说!你给我闭嘴!”听得那一句,张皇的神澈陡然尖叫起来,用手捂着耳朵,将脊背猛烈地往墙壁上撞“你这个妖怪,给我闭嘴!”

  “桀桀…”背后的婴儿被撞得声音断续,却笑如夜枭“不是么?昀息和我,不都是你亲手杀的?——你想故意忘记?可没那么容易…我总得提醒你一声,别以为自己是什么好孩子。”

  “啊——!”神澈终于失去控制地大叫起来,用手拼命捂着耳朵,身子却缩成一团。

  她用力将背部撞向墙壁,似乎以为这样就可以把那个可怕的东西碎在自己背上,然而她这样努力的结果,只不过是让那个怪物变得更加深入她的体内。

  她知道那个东西正在慢慢地钻进她的心里,一分一分,一寸一寸。

  这几来,她时时刻刻在心里听到这个东西的声音,尖锐、恶毒而又疯狂。先是一句一句地帮她回忆起在红莲幽狱发生的一切,摧毁她仅剩的一点自信,然后再一句一句地勾起她内心的种种阴暗念头。

  说到底,在水底的一瞬间,她对昀息产生了恨,所以动了杀心;而现在,她心里也对缥碧有着嫉妒和敌意,希望这个人永远从她和扶南之间消失——

  正因为心里有了裂,所以那个怪物才能不停地引她罢?

  有我在,你任何愿望都可以足。只要你说两个字。你也看到了,那个罗嗦的看墓人不是被你用一手指就杀死了?——如果你要扶南永远属于你一个人,也很容易啊,只要再动动手指,面前这个女人就会永远消失了。

  只要你说一句“魇来”…

  那个声音不停地在她身体里说话,用尽种种手段,直到她无法坚持。然而残存的清醒让她死死恪守着最后的理智,绝不让自己说出那个召唤魔物的咒语。

  神澈只能一叠声地尖叫,用这样撕心裂肺的叫声来掩盖内心越来越强烈的惑声。

  人的尸体在面前晃动,神澈得尖叫声响彻竹林,缥碧望着这匪夷所思的混乱一幕,声音止不住地颤抖,扬声疾呼:“扶南!扶南!”

  然而,竹舍的主人完全失去了踪迹。

  “扶南呢?他哪里去了?”缥碧有些吃惊,已然从厢房厨下转了一圈回来,担忧地追问“那么晚了他去了哪里?你变成这样,他怎么不阻止?”

  “扶南…”那个名字仿佛有某种奇异的效果,让持续尖叫着的少女平静下来了。神澈抬起头来,茫然地望着缥碧:“我不知道…我求他不要走,但他不理我…扔下我走了…”

  喃喃说着,她眼神渐渐转变,从清澈到惘,然后转变成了愤恨和狂怒。

  “他不理我了!他本来是我的!从小就是我的!”她口叫了起来,眼神凶狠地望着面前这个童年伙伴“我被关了十年,变成了这样的怪物,所以他不理我了!都是你!都是你!你为什么要和我抢!”

  她的思维极其简单直接,依然停留在八岁的时候,就如一个被乍然抢走心爱玩具的孩子一样,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怒火。

  “阿澈!”缥碧低叱,身子却退开了一步,望着她的背部“静一静!我没和你抢什么!”

  在神澈的背后,那个散落在长发下的凸起正在缓缓变平,那个婴儿状的怪物的身体完全融化掉了,只留下一只小脑袋还在外面,似乎趁着神澈心神大怀怨恨的刹那,彻底地进入了她的身体内!

  “我被关了十年…”神澈呜咽着低下头去,望着自己出血红色肌的掌心,眼神绝望而又疯狂“昀息祭司死了,婴死了…你抢去了扶南哥哥!”

  缥碧望着童年时的女伴,恍惚觉得神澈多年来居然从未长大分毫。

  依稀中,她感到某种彻骨的怜惜,不由得叹了口气,垂下了手中的竹枝。

  “阿澈,不要这样,扶南永远是你的。我没和你抢。”她轻轻对着那个女孩子说,一手将那具吊在门楣上的尸体解下来“他一直很记挂你的。我们一定会想法子给你驱魔,只要你好了,照样可以快快乐乐的生活下去。”

  神澈用力咬着牙,仿佛极力克制着体内的某种苦痛,不说出一个字。

  “魇来”“魇来”!…身体里仿佛有无数的声音在汹涌,远远近近地呼喊,仿佛惑着她说出这可以换来一切的两个字。

  她咬牙,再咬牙,直到嘴间沁出鲜红的血,也不肯吐一个字。

  缥碧为她忽然间的吐血而惊诧,小心翼翼地递过一方手巾,却也在提防着她背上魔物的攻击——因为就在这个刹那,那个背上的婴儿眼睛里忽然发出了诡异的红光!那个只余下一个脑袋出神澈背部的怪物,此刻变得说不出的狰狞可怖。

  不行,不行…已经越来越不受控制了。

  走!快走啊!神澈在心底一遍遍地嘶喊,却无法开口说出来。因为生怕自己一开口、便会吐出那该诅咒的两个字,让自己被魔物操纵。

  她狂地挥着手,驱赶那个靠近的人。

  她挥出去的手碰到了缥碧拿着手巾的手腕,人肌肤的温热让她陡然间全身一凛,一种灭顶的不祥之感汹涌而来。非常清晰地,一个声音在灵鹫山顶遥遥响起,一字一句地替她吐出了那句忌之咒——

  “魇来!”

  神澈骇然回首,望向窗外黑沉沉的灵鹫山,一瞬间的恐惧让她心胆裂。是谁?是谁念出了这个咒语,从遥远的地方召唤出了她身体里的这个魔物?

  然而这种恐惧只是一瞬,因为她神智的清明也只剩下了一瞬。

  最后的恍惚中,神澈看到自己了自己可怕的转变:被剥去皮的手掌重新生出了雪白的肌肤,上面那朵曼珠沙娇滴;头发变得灰白,迅速地蜿蜒生长,如同蛇类般爬行——那不是她!那马上就要变得不是她了!

  “逃啊,缥碧!快逃啊!”在身体完全被魔物侵蚀的那一瞬,她抬起已然变成赤红色的眼睛,撕心裂肺地对面前的女伴大喊。

  朱雀宫长年难得打开的侧门轰然开,在无数拜月教子弟的惊讶目光中,光和扶南直冲了出去——这,还是他五年来第一次走出这座阴暗的宫殿。

  密雨在黑夜里飘飞,而缥碧的声音却是穿过雨传来的,带着苦痛和挣扎,急急拍着门。

  光急急地拉开侧门,就在宫门打开的瞬间,他看到有殷红的血从铜环上下,与此同时、一个原本靠在门上的身影重重地跌了进来。

  “缥碧!”他下意识地回过臂,揽住,看着栽倒在怀里的人,口惊呼。被打的秀发贴住了他的脸颊。仿佛经过了极惨烈的搏杀才逃到此处,缥碧的一身青衣已然染做了血红,脸上纵横着五道血印,血印贯穿面颊,穿过眼角,几乎失明。

  “光…光…是你么?”眼睛虽然被血糊住,但听出了他的声音,奄奄一息的女子吃力地转过脸来,攀着他的肩,急切地喃喃“小心…要小心!魇魔…魇魔复苏了…它被召唤出来了!阿澈、阿澈她…”

  魇魔复苏!那是多么惊人的消息,可光毫不动容,仿佛早已料到。

  “别说话了,”他掩上了宫门,将一身是血的女子抱进来,用眼神示意一旁的扶南去拿绑带“先替你裹伤。”

  然而扶南却站在那里,仿佛失了魂,脸色苍白。

  魇魔复苏了?那么阿澈…阿澈她不就是…!

  那一瞬间心里有极深极切的焦虑和恐惧,仿佛闪电一样击中了心脏。来不及多想别的,他推开侧门就冲入了外面的雨帘中。

  “扶南!”光蓦然一震,厉声大喝“回来!别去!”

  但是,只是一瞬,那袭白衣便去得远了。

  光抱着垂危的缥碧站在侧门的门廊下,望着那一袭直奔下山的白衣,有略微的失神…廊下的那盏灯飘飘转转,灯下的雨丝仿佛一阵阵的烟雾,散开了又聚拢。

  “扶南…扶南他在你这里?”被他方才口的厉叱惊动,神智开始涣散的缥碧惊喜地挣扎,想睁开被血糊住的眼睛“他没事吧?”

  光却没有回答,片刻,才冷冷道:“他走了。”

  “…”缥碧没有说话。她一贯聪,自然不会不知道扶南为什么忽然离去——五年朝夕相处的知,说到底,还是比不上自幼的深爱的人啊…光感觉到怀中的人沉默下去,刹那间他的内心被愧疚没——为了应对危机,他召唤出了魇魔,却不料、第一个祸害的便是缥碧!

  “魇魔复苏…阿澈已经…已经不存在了。”缥碧攀着他的肩膀,被血模糊的眼睛里滑落一滴泪水,侧过头,用尽了最后的力气低声恳求“扶南这一去…多半会中了魇魔的诡计——光、光,你去帮帮他,好么?”

  光蓦然一震,侧过头去,喃喃:“即便自己已成这样…你还是只记着他?”

  缥碧吃力地笑了笑,雨水打在她苍白的脸上,渐渐汇成细密的一滴水,从颊上长划而下,她只有担忧和恳求:“光,求求你——除了你,没有人可以制得住那个魇魔了…扶南心软,一定不是、不是它的对手…”

  光默不作声地往回走,将那个着血的垂危伤者抱回了长年居住的朱雀宫。

  幽暗的室内,他燃起了烛火,火光明明灭灭映着他的脸。

  光撕下那些翻飞的帘幕,小心然而快速地包扎她的伤口,念动了咒语,催合她身上的伤口,翻出了从圣湖水底采摘来的七叶明芝,毫不吝惜地大把大把给她服下。在做这一切的时候,他的脸苍白而沉默,但眼底里却间或闪过雪亮的光,仿佛此刻有什么烈的情绪在他心底游移。

  “你…你不肯么?”然而缥碧却是一直支撑着听他的答复,神智再度恍惚起来,用力攀着他的肩膀,仰起头,问“他、他是你兄弟啊…你若不救扶南…魇魔就会…”

  想起刹那前扶南夺门而去的背影,光心底陡然掠过一种烦躁,一挥手,齐齐割裂一幅垂落的帘幕,他的声音里有再也压抑不住一丝愤怒:“扶南,又是扶南!你怎么从来就不考虑一下我?”

  缥碧一惊,松开了攀着他肩膀的手,望着他瞬间燃烧的眼睛。

  “前几魇魔第一次冲入月宫,那时候它刚逃出水底,尚自衰竭,但为了拦截它、我就受了重伤——”光侧过头去望着远处黑黝黝的神庙,冷笑“这一次的魇魔已然完全苏醒,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答应了你去救扶南,我就会死?!你要我去对付魇魔?——你不想他死,难道就宁可我去死么?哈!”

  说到最后,长久压抑的愤怒终于让他忍不住地大笑起来。

  “…光?”缥碧终于睁开了眼睛,眼里有某种不可思议的神色“你…怎么那么说?你不会死的…你那么强。怎么会死?”

  从小以来,记忆中的光都是宁静而强悍的,拥有她所不能企及的力量。每一次她遇到无法解决的问题,都会下意识地想到去寻求他的帮助。而且,一定都会如愿以偿。

  “我会去救扶南。立刻就去。”仿佛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控,短短片刻内笑声便歇止了,光紧闭嘴,眼色冷酷“我不会不救他——就像刚才他不会不救我一样。你可满意?”

  他把她留在了黑暗的室内,返身离去,任凭她在背后微弱地唤着他的名字。

  帘幕层层翻飞,拂过他的脸,将无声织的血泪一并抹去。

  为什么…为什么还是说出来了呢?原本,这一切可以永远埋葬在他心底的。

  他有着和昀息师傅类似的性格,高傲、决断,不示弱,不容情,一旦定下了目标就会不惜一切的追求。五年前,当他选择了踏上成为祭司这条路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必将舍弃掉一切凡俗的欢乐和拥有——他将会成为一个神。

  而相反的,他那个懦弱的朋友却留在了凡世里,经历了重重忧患喜怒,却也拥有了某些他得不到的东西。从帮助扶南逃脱天籁教主的惩罚开始,在私心里、他已然是将缥碧托付给了扶南,希望扶南能在灵鹫山下照顾她一生平安。

  他原本应该让这一切永远沉淀在心底的…

  然而,他却怎么也忘记不了那个抱着书卷在神庙长廊里低头走过去的青衣少女——多年来,独居朱雀宫,每次在他伸手取出书架上典籍的时候,都会恍惚觉得那个秀丽沉静的少女还在架子的另一边,透过书卷的空档对他微笑,如多年前那样无声的招呼。为什么要记得…为什么要记得这些呢?为什么还会计较,为什么还会妒忌?

  他一直都想问那个被关在幽狱里的师傅——祭司的生命里,是否会有这样扯不断的尘缘?而师傅的漫长一生里,是否也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又该如何对待。

  可惜,那个孤傲怪僻的师傅,已经被他和天籁合力永远闭在了圣湖的深深水底。

  他没有了引导者,没有了可以解答这个疑问的人,他无从应对,只能任凭心头那一点不肯熄灭的残念顽固地挣扎,最终燎原。

  这些年来,他一直用纸鹤传书与她联络,暗地里允许爱书如命的她出入朱雀宫,一次次的往返借阅典籍,提问解答她的疑惑——这一切,其实只是为了让这颗珠子、不过早地从他生命的丝线上断去吧?

  说到底,在某一处,他的优柔懦弱、远胜于扶南啊。

  光走在曲折的游廊上,从袍袖里摸出了一枚赤的药丸,凝视了片刻,终于平静地将其纳入口中——这一切,终究该由他来做一个了断。

  子夜,稀疏的雨再度转密,打在坟墓间已经开始渐渐凋零的红花上。

  然而,一滴滴落下的血、却将那些残花浇灌得重新鲜起来!

  血迹从坟地北侧一直延伸到中心,然后就进入了胶着状况,无法继续往月宫方向延伸一步,只是反复的在原地来去洒落,直到将那些曼珠沙华都染成血红!

  “嚓”只是稍一迟缓,一尖利的白骨从肩头冒了出来,白森森的尖端滴着血。

  扶南一个踉跄,手中的却剑几乎落地。看来,是逃不过了…而这样的一击,已经摧毁了他最后的一丝体力。他死死望着神澈,不相信只是离开了短短半,她竟然会变成了这个样子!

  “咯咯…很不错嘛,居然能撑那么久,”那个白衣少女缓步从曼珠沙华中走来,望着他笑“是白帝一路的剑法啊…真是想不到,骖龙四式还留在人间?”

  她的手里,握着一支森然白骨,尖端滴下血来。

  “阿澈!”他用剑撑着身子,再度嘶声唤“你到底是怎么了?”

  “阿澈?咯咯…她死啦!”白衣少女诡异的笑了起来,眼睛是淡淡的红色,抬起手按在自己的心口上“已经在这里死了!你再叫也没有用了,她听不见了。”

  “你、你这个魔物杀了阿澈?!”扶南咬着牙,不知哪里来的力气,霍地反手拔出了贯穿他身体的白骨,重新抬起了却剑,厉喝。

  “螳臂当车…你又能怎么样?这是神澈的躯体,你敢下手么?”魇魔轻蔑地笑,白骨之剑挥起,唰的一声刺向扶南心口“别挡路了!杀了你,再杀了朱雀宫里那人,我就可以去神庙里了…哈哈哈!”

  那一剑刺破了空气,带着绝决的杀意穿他的心脏。

  剑尖刺破了心口。然而,那快若雷霆的一剑,却在生生顿住了,不停颤抖着。

  白衣少女脸上原本的大笑表情凝滞了,迅速转过几种不同的表情,眼里的红光涨了又退,手臂僵直地发着抖,仿佛有无形的力量在争夺那柄握在手中的白骨之剑。清丽的脸扭曲得可怕,嘴巴几次张了张,却说不出一个字。

  最终,在眼里红光退去的瞬间,挣扎着,张嘴吐出了几个字:“扶南,快逃啊!”在她眼光变幻的瞬间,扶南霍然明白了,口:“阿澈!”

  ——那,是被魇魔噬了的神澈,在躯体内拼命地争夺着控制权!

  他来不及多想,足尖一点,退后三丈,从那柄白骨之剑下逃离,只觉心口依然刺痛。他转头就往月宫方向奔去——必须要找到光,如今只有他,才有制住这个魔物的把握!

  然而,刚走出这片墓地,踏上石阶,他耳边忽然听到了一声冷笑:“想逃?”

  那声冷笑起的时候,尚在几十丈开外,然而短短一声的末尾已然近在耳畔。他来不及回头,背后一阵剧痛,重重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一白骨闪电般地掠到,穿透了他的肩膀,将他钉在了墓地边缘。

  剧痛让他几乎昏死过去,眼角却看到了那双白色的绣花鞋轻盈地踏步而来,上面绣着两朵怒放的红花,一边走一边低骂:“该死的人,还想放他逃么?自不量力!我就用你的手杀他,让你看着他怎么死的!”

  血红的手掌挥出,白骨之剑从他身体上反跳而出,带起一串血珠,跃入魇魔手中,然后在长笑中划出一道弧线,斩向他的颈部。

  “喀”忽然间,轻轻一声响,白骨在半空中被拦击,裂如菊花般延展。奇怪的是,没有任何东西拦在剑上,周围也没有一个人影——白骨之剑,就这样被无形的力量截住。

  “谁?”魇魔抬头,厉叱。

  话音未落,她的心口忽然溅出了一朵血花!

  “化影术!”魇魔急退,惊骇地低呼——那是拜月教中最高深的术法,和“指间风雨”、“枯荣手”并称“三大正术”之一。记忆中,只有祭司才能修习到这样的境界!

  昀息已死,她因此肆无忌惮。然而,拜月教中,竟尚有祭司?

  魇魔蓦地一惊,忽然明白过来:难道,竟是朱雀宫中那人又来了?

  “走!”与此同时,扶南听到了一个字传入耳中,身体一轻,已经被人拉起,往台阶上一推“缥碧在朱雀宫!你带着她去神殿,那里安全!”

  光?终于听出了那个声音,他乍然一喜。

  血不停地从全身上下的大小伤口中涌出,他知道自己的体力已然不能再支撑,来不及多想、便依照光的吩咐往月宫神庙方向奔去。刚走了几步,忽然停下了脚步,回顾向雨丝深处——他走了,可光呢?

  “走!”只是一迟疑,虚空中又传来一声低喝,不容分说“是兄弟的,马上走!”

  扶南感觉到有人在虚空中猛推自己一把,毫不容情。他心知自己留下也只有拖累的份,便趁着还有一丝力气,咬牙奔向朱雀宫门。

  “嘻…你还是别再出声了。”白衣少女却没有追击,从猝然被袭中定住了神,嘻嘻冷笑起来“所谓的‘化影’,也不过是靠着极快的身法来保持。你多说一个字,凝聚的‘气’就散一分——不过,也好,就让我看看朱雀宫里的、究竟是何方高人?”

  夜雨中,仿佛一阵风忽然歇止了,火红的花间果然浮起了一个绰约可见的人形,长袍垂发,襟袖飘摇。侧头冷然看过来,带着凛冽孤傲的气质。

  第一眼看到那个人,魇魔忽然怔了一下:奇怪…这个人,似乎在哪里见过?

  并不是指面目熟悉,而是他身上的那种“气”里,有稔的感觉。

  然而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她又摇了摇头,将其否定——怎么会呢?被关入水底后,自己已有上百年不曾见过人世一切。而眼前这个男子、分明只有二十许的年纪。

  “能用化影术截击我,令我受伤,已非凡人能为。”魇魔望着这个显出身形的白衣男子,有些不可思议“你是拜月教的新祭司?”

  来人微微摇首,指指额头——光洁的前额上,并没有象征着祭司身份的额环。

  “前祭司昀息之大弟子光,奉月神之命,守护月宫。”他淡淡说着,内心却是不敢放松分毫,将所有灵力凝聚在手指之间。

  “昀息的大弟子?”魇魔喃喃,忽地问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干的问题“你可会噬魂术?”

  光一时未曾会意,口回答:“会。”

  “我明白了…原来是你!”魇魔忽然大笑起来,恍然大悟,击掌“原来,那个每化为恶灵下到水底噬昀息的,就是你!难怪如此面、难怪有如此力量…好毒的弟子,真是好毒的弟子!”

  “真是合我胃口啊!你身上,有一种和昀息相似的‘恶’的气息呢!”她兴致地望着对方,大笑击节,忽然提议:“我们来做个易吧,如何?”

  光被她那番大笑刺痛,脸色瞬变,在她说话间已然抬手,手指间闪烁着灵力凝聚的蓝色火焰,正要做雷霆一击,忽然间却顿住了——

  魇魔的手里,居然握着一件他梦寐以求的东西!

  “怎么样?这是月魄,能全面提升你的力量,让你成为真正的祭司,拥有和昀息一样的力量!”额环在手中闪耀,魇魔嘴角浮出笑意,对着光殷勤提议“我入主月宫,你来当我的祭司,我们一起来支配这个南疆!这个易不错吧?”

  顿了顿,她补充:“当然,我可以不杀扶南。”

  密雨中,光没有说话,但是眼睛却没有离开她手中的那件宝物,眼神变了数变——是的,那是历代祭司的神器,号称拜月教三宝之一。没有月魄,就算他像如今这样再苦修十年,也无法成为真正的祭司。

  “先给我…”喉头耸动了一下,他涩声吐出一句话,伸出手去。

  “哈哈哈…你果然比扶南那小子识时务!”魇魔大笑起来,得意洋洋地抬起手,给他加冕——那个动着宝石辉光的额环下,藏着可以控制人神智的傀儡虫。

  被权力引的人,在戴上这个额环后终将成为权力的傀儡。

  光低下头去,让这象征着祭司地位的额环落到他发上。

  “喀”忽然间,魇魔得意的笑声中断了。

  她不可思议地低下头,望着那只穿透了心脏的手——毫无预兆地、光在低首时猝及不妨地出手,在一瞬间就穿了她的身体,一把将她的心脏捏为齑粉!

  “我渴望权力,为此不择手段,”光抬起头,冷然,傲然,雨水在他苍白的脸上化为雾气“但,还没想过要和魔换条件!你若得到了月宫,首先就会毁去神庙的天心月轮,放出圣湖恶鬼吧?从此气充于南疆,就变成你的天下了!”他扯动嘴角,做出一个厌恶的表情“可惜,我不喜欢那样!”

  碾动手指,将魔的心粉碎,霍然出:“去死吧!”

  然而,在出手的瞬间,一股可怖的力量霍然面击来,将他击飞三丈。

  魇魔心口上的那个大,在手臂离的刹那、居然立刻消弥无形!

  “呵呵…真是笨啊,以为这样就可以消灭我么?只要我在,这个躯体是不会死的,不见沉婴还活了上百年么?”望着对方的惊骇表情,魇魔大笑起来,咬牙切齿地怒骂“不识抬举的家伙——正好!我就了你的灵力,再去毁掉神庙!”

  她鬼魅般地一飘,往前轻轻一跃。那种跳跃的姿态很奇怪,就像是一个小孩子屈起了一只脚,在玩着跳房子的游戏。跳了三跳,她倒转手中的白骨,叩在墓地上。

  “喀喇喇”一声裂响,从地底最深处传来,忽然间所有黄土堆都裂开了!

  无数白骨从坟墓中反跳而出,一端着地,森森然地立了起来。一眼望去,无边无尽的墓地上尽是白骨,仿似地狱之门开了,无数死灵跃出地面。

  “白骨之舞!”光不可思议地低呼,顿住了手“骷髅花!”

  “喀嚓、喀嚓”那些白骨支离地竖了起来,列成一圈,宛如绽放的白色菊花。

  那是死亡之花。

  “受死吧!”魇魔扬首冷笑,手指点处,那些森然白骨瞬忽飞起,在空中织出了无可抵挡的死亡之网,将光重重包围。

  雨丝都已然无法落下,夜幕里只见无数白骨错纵横,裹着里面的一袭白衣。

  白色的网中,渐渐有淡淡的血飞溅出来。

  那些白骨的网越来越小,忽然万千支飞来,凝聚成一点!光网消失后,光的身体最终被三支长短参差的白骨钉住,无法再动。他已然尽了力,却依然无法对抗这被他自己召唤出的魇魔!

  “不识好歹…”魇魔冷笑着,长剑一点,四条尖利的白骨飞了出去,钉住光的手脚。在确认这一回对方无法再玩什么把戏后,魇魔才走了过去,扬起了手心,印在光的额头上——掌心那一朵曼珠沙华的符咒,红的几乎滴出血来。

  “不乖乖的听我的,就下地狱去吧!”一边用融雪功将对方体内的所有修为汲取出来,魇魔看着夜里的月宫,忽地得意的笑“杀了你,没谁可以再阻拦我去神殿了!”

  光没有挣扎,居然笑了笑,然而迅速的衰竭让他已然说不出话来。

  短短的片刻,魇魔感觉到光体内可以汲取的力量已然衰竭,便抬起了手掌准备离去——然而,在这一瞬,她的脸色忽然间惨白,出一口血来!

  那、那是什么…体内仿佛有无数烈火在烧!

  那种火是极刚的,和她本身的毒正好相克。刚刚返身走了一步,她就无法操纵这具躯体,跌倒在地,只觉得一瞬间几乎完全涣散开来。

  真气一散,所有的白骨委顿在地。

  “你、你…”魇魔挣扎着,望着那个被钉死在墓地上的人“做了…什么?”

  “你说呢?我怎么会让你真的去打开天心月轮。”光嘴角浮出一丝笑,有讥诮的表情,悠然望着冷雨的夜空“你中的,是一种足以杀神魔的毒…很多很多年前,我师傅用它毒杀了太师傅;而五年前,我又用它毒杀了师傅。”

  魇魔大惊,失声:“万年龙血赤寒珠?!”

  “呵呵…没想到吧?”光笑着,眼神开始涣散“我一开始就知道…绝对不会是你的对手…但是…我、我一定要拦住你。”

  “你在自己的血里下了这种毒?!”终于明白剧毒是如何侵入体内的,魇魔骇然望着这个垂死的人“你在下山之前,就服下了毒?你故意引我汲取你力量!好狠,好狠!”

  “哈哈哈哈…”光大笑起来,雨不停地落在他脸上,冰冷如雪。

  “你也说过…我…对谁都…狠毒。”

  他喃喃说着,将头扭向朱雀宫的方向,努力望着——那里,灯火依稀,却看不见那两个人的影子。那两个人,一个是自己的挚友,一个是自己深爱的人。无论亏欠了他们多少,从此后,却是再也看不到了。

  天空里下着雨,并不大,蒙蒙地,象一阵阵的烟,散去了又聚拢。

  他却只是看着暗的夜空,开始失去神采的眼睛里有遥远的笑意。他终于做到了答应缥碧的话,让扶南平安归去,将这个魔阻拦在了月宫之外。

  虽然,如所料地,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缥碧,你说要我去救他,于是,我就来了…我不该问你是否想过我会代替他死在这里。你如果没有去想,说不定会一直都理所当然的平静下去。

  思绪逐渐开始纷,无数片断雪一样的飘摇在脑海里。

  童年,扶南,师傅,背叛,结盟…一幕一幕,从脑中走。他知道他是再也不用继续生活在这些往事的重下了。最后,他看到了少年时在记忆最深处的那张脸——

  “早上好。”

  清晨的光透过神庙的高窗投下来,有金色的暖意,他走在高大如墙的书架之间,专心寻找。忽然,身边厚厚的一册《堪舆考》消失了,那个空档里出一张素净的容颜,抱着书,隔着书架对着他微笑致意。

  “好。”他拿走了最顶上的那卷《噬魂术》,却不敢看那样的目光,匆匆而过。

  缥碧,其实,从那个时候拿走不同的书开始,我们已然是云泥般遥不可及。

  有什么不停地从四肢和口上出来…那是血吧?然而,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血出来,他却并不感到疼痛,甚至,他已经渐渐不知道自己的行为——这就是死亡吗?

  他忽然想起其实师傅还有太多太多的东西不曾教给他,除了爱,还有的就是,死亡。

  雨渐渐的小了,漆黑的天透出薄薄的蓝——那是黎明即将到来的象征。

  无数白骨支离在墓地上,天地间却寂静如死。

  许久许久,忽然间,那个死去般的白衣少女动了一下,背后悄然鼓起一个肿瘤。

  “啪”的一声裂响,黑发下,一个淋淋的婴儿探出了头,脸色青紫,大口地呼吸,眼怨毒地垂下了头,奄奄一息——龙血之毒居然剧烈到如此!得它不得不暂时从这个寄主身上部分退出,来缓解毒的侵蚀速度。

  魇魔的魔稍一退散,神澈便动了起来。

  七窍中全着血,狰狞可怖,然而她的眼神却是慌乱无辜的,张着手,望着自己身的

  血迹和身侧没有了呼吸的光,呆了片刻,忽然间哇的哭了起来。

  前些日子,魇魔还只能在她本神睡去的时候操纵她的身体,故此她醒来时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但此刻,她却是清清楚楚地明白自己的这双手到底做了什么!

  将那个可怜的看墓人毫无道理的杀死,袭击前来探望的缥碧,半途又装成茫然无辜的样子对赶来确认她安危的扶南下杀手——一直到最后,和光一场殊死搏斗,亲手取走了这个少年时期就认识的人的性命。

  她被压制在身体里,无法控制这一切的发生,只能眼睁睁望着自己的手伸向一个又一个人,攫取他们的生命。

  神澈张着双手,手中的白骨之剑骤然落下。她望着手的血,颤抖着无法说话。

  她知道体内那个怪物因为龙血之毒,已然暂时的昏过去了——然而那种力量并没有彻底消失,只是在她体内蛰伏起来,不知到了什么时候就会乍然复苏。

  “光…光!”她张了张嘴,轻轻推了推那个倒在曼珠沙华丛中的人——她还认得他的…虽然自从八岁那年被关入水底后,她就再也没见过这个扶南的师兄了。

  不料多年后,第一次重逢、便是她自己出手取走了他的性命!

  她颤声唤着他的名字,然而这个人是再也不能回答她了——记忆中,这个沉于藏书阁的大师兄是宁静而沉着的,不能想象他能以那般惨烈而绝决的方式,阻拦了她体内那个狂魔的复苏!

  她怔怔望着那张苍白的脸,泪水一滴滴的落下来。

  “我害死你了…”她喃喃低语,垂下手,将银色的红宝石额环轻轻放到他的发上“对不起…对不起。再也不会这样了。”

  一句话未完,她抓起了那把白骨之剑,倒过剑柄,蓦然刺入了自己的膛。

  长剑从她口没入,贯穿了背后那个婴儿的头颅冒出——然而,没有一滴血。

  她甚至感觉不到疼痛,仿佛这个身体是土石构成。

  神澈几乎疯狂了,颤抖着手,毫不容情地削砍向自己,然而那一轮狂风暴雨般的自残没有丝毫作用,所有伤口在她拔出剑的瞬间立刻自行弥合,宛如从未出现。

  “啊啊啊啊…”她疯狂般地尖叫着,最终因为力气耗尽而跌倒在地。

  背后那个婴儿的头毫无生气地垂着,然而嘴角却出讥讽的表情。

  神澈的手痉挛的抓着锋利的白骨之剑,剧烈的息。要怎样…要怎样才能死去呢?到底要怎样才能把她自己连着那个该死的魇魔一起杀死!

  难道,就只能这样等待着那个怪物复苏、再一次占据她的躯体为非作歹么?

  该怎么办…有谁能告诉我该怎么办?昀息大人…扶南哥哥?

  神澈的头霍然抬起,望向了黎明前的月宫最高处。

  那里,神庙的灯火依旧辉煌,百年不曾熄灭。

  洁白的经幔上,溅着点点的血。

  扶南和缥碧相互搀扶着,踉跄冲入了神殿,一边强忍着咽喉里翻涌的血气,一边合力将四门紧闭——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个方向的门关闭后,整个神庙内室墙上便出现了一个完整金环。

  三百年前听雪楼入侵,一度造成圣湖枯竭神庙坍塌,然而大难过去后、孤光祭司和明河教主联手恢复了月宫。他们重新召集子民在废墟上重建神殿,用八宝混着金粉书写成符咒,环绕着神庙一周。

  从此后,每一任教主和祭司都会用全部的力量在神庙内书写下一道符咒,用自己的力量加强这一道结界,镇着圣湖下的所有气。

  四门闭上后,结界便已然启动,将所有魔阻拦在外。

  两人筋疲力尽的跌倒在神像前,伤口中的血染红了那些洁白的座垫。月神像前烛光如海,千百盏长明灯闪烁不定,映照出高高在上的玉雕月神的绝美面容。

  “光说,到了这里便安全了。”扶南微微息,此刻才说的出话来,脸色惨白“魇魔完全苏醒了…阿澈完了。缥碧,阿澈完了!”

  缥碧却是沉默,手指微微颤抖:扶南果然是平安从那个魇魔手里逃出来了…可光…光呢?她不敢问。

  她忽然低下头,将头埋在了双掌中,发出了一声啜泣。

  扶南望向她,却不知她到底是为什么而哭泣——这个平静温和的女子,一向是如忍冬花一般内敛的,没有太大的喜怒起伏。此刻如此失态,定然是内心有惊涛骇翻涌。

  月神高高在上,用悲悯的眼神俯视着这一对劫后余生、身是血的年轻人。

  扶南感慨万分地望着四周——距离上一次来这里,已经是过去了五年了吧?那一夜,他被迫参与了那场对师傅的伏击,将龙血之毒下到茶里后,又将他引导了此处。然后,天籁教主猝及不妨地发动了机关。

  他挣扎着站起身,来到月神像前,俯下身去,够到了神龛底下的机簧。

  那是打开红莲幽狱的机关——十年前,阿澈便是在这里被关入那个不见天的水底;而五年前,那个天籁教主也是这样疯狂地冷笑着,恶狠狠地将昀息师傅推落到到那个黑的牢狱中。

  五年了,在穷途末路下,他居然又回到了这里。

  “光呢?扶南?”在恍惚中,他忽然听到了缥碧的问话。悚然一惊。

  仿佛是再也忍不住,她从掌心中抬起了脸,平静地望着他,咬着嘴角出声询问,眼角的泪痕宛然,霍然站起了身:“他…是不是死了?”

  “你要干什么?”扶南一惊,口。

  “我去找他…”缥碧咬着牙,不顾身上多处的伤口里还在沁出血,低声自言自语。

  多年来,她始终不知道他的心意。他们相互微笑,点头问好,徜徉在典籍的海洋里,相互答疑解惑,汲取着知识和智慧。他们一直保持着知表面,彬彬有礼。

  其实有谁知道,在少女时的某一,在清晨的光里看到书架另一边那张丰神俊秀的脸时,她的心也曾无声地急跳。刚开始,她是真的因为喜爱阅读那些典籍才来到藏书阁的;然而到了后来,每一次去,却都是为了偷偷地看他。

  都是为了他啊…每一次她徜翔在巨大的书架后,茫无目的地望着那些典籍,眼角的余光却时刻在留意着门口是否有他的身影。那些堪天舆地,那些操纵风雨,那些长生不死,对她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然而每一次见到他时,她却紧张得连笑容都僵硬,连那一句简单的问好,都需无限的勇气来艰难道出。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他一直宁静淡漠,每次来只是沉于术法典籍,从不和她多言一句。她从小是一个安静内向的女子,也只能这样远远地望着他罢了。她以为这个人的灵魂,和自己是永无集的。

  ——一直到,他留下了一句话,决然赴死境而去。

  “你难道就从未替我考虑过么?你没想过我若答应了你,便会死么?”

  那句厉叱在她脑中回响,而光说这句话时候的表情更是镌刻般地印入她记忆——那样的奋、不平和绝望,将多年掩饰的面具粉碎。说完后,他拂袖而去,径自赴死,再也不看她一眼。她来不及和他说一句分辩的话。

  其实,要怎样和他说明自己的想法啊…在她心里,一直都觉得他是如此强悍,拥有了惊人的力量,似乎从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和怜悯。就如那个孤傲如同天上月的昀息师傅一样。

  正因为如此,在遇到选择的时候,她才会下意识地想,既然如此,就不妨让他多承受一些吧。他定然能做到。她在心底里是如此地倚赖和信任着他,同时,也是爱着他的。

  然而,这一次,他可能是再也不会回来了。

  既然他去了死境,那么,她又怎能苟且偷生!心里有某种从未有过的情排山倒海而来,缥碧走到了神庙的东门,伸手摘掉了门闩,推开写了符咒的宫门。知道外面便是死亡,但她依然头也不回。

  “别出去!”扶南厉叱,一个箭步冲过去“魇魔就在外头!”

  然而,已经迟了。缥碧的手推开了厚重的宫门,一只脚跨出了门槛。

  但她的脚步凝滞在门口,眼神震惊而雪亮。

  扶南的视线穿过了她的肩膀,望到了台阶下的人,一瞬间也是一惊,来不及多想、立刻侧身上前,将缥碧拉到了身边。

  “阿…阿澈?”他直视着门外台阶上那个雪白的影子,喃喃。

  想退回去关上神庙的门已然是来不及了,一开门,那个白衣的鬼魅般的影子就站在那里,手里还握着沾鲜血的白骨之剑,睁着明亮的双眸怔怔望着他们。那样的眼神,清澈而无辜,宛如初生的婴儿。

  ——片刻之前,他就是被这样的眼神惑,在伸手去拉她的时候,被她一剑刺中!

  “小心!”扶南想将缥碧拉走,然而她却一动不动,脸色苍白如死。

  血从神澈的剑尖一滴滴落下,那一身白衣也染遍了血。

  那、那上面,除了自己和扶南的、是否也有光的血?阿澈既然能平安地冲到这里,那么光必然是…!

  “光呢?”那一刹那,她竟然忘了害怕,口问那个魔物附身的女孩。

  “他死了…”神澈站在神庙台阶的尽端,拖着长剑,喃喃回答,眼神空而悲哀,垂头望着地面,忽然哭起来“他在自己血里下了龙血之毒,引魇魔来汲取他的灵力——他是以身做饵故意送死的…他把魇魔暂时关回去了!”

  “死了?…”缥碧一个踉跄,攀着神庙的门缓缓坐倒,喃喃“他死了?”

  那一瞬间,她的心荒凉如死,枯竭的身体再也不能支撑,眼前一切仿佛都黑下来了。

  “扶南哥哥,我把光杀了!”带着哭腔,神澈在黎明的夜里张开了是血迹的手,似乎在寻求他的帮助“怎么办啊…我该怎么办啊!”“缥碧,小心!”看到她伸手,扶南大惊,立刻俯下身用尽全力拉起了昏倒在门槛上的缥碧,急退,手中的却剑划出一个弧,护住前方“妖孽!别过来!”

  “扶南哥哥!”神澈一怔,忽地说不出话来。

  是的…是的。他也已经不再相信她了。在白骨之剑穿他身体的时候,魇魔在狂笑,用她的手毫不留情地斩杀着。那一瞬间,他便以为她彻底的死去了。

  她不顾一切地跑到这里来,想寻求最后的安慰和帮助。然而,这个世上唯一还爱着她的人、也以为她已然死去。

  她已被所有人遗弃。她还真的活着么?

  神澈讷讷地站在那里,保持着张开手的姿式,仰头望着里面巨大的玉雕神像和如海的烛光——那是多么光明美丽的境界…她幼年时成长的地方。

  而如今,站在这里的她,双手沾了所爱之人的血,已然不能踏进半步。

  扶南将缥碧扶到神像下,抬起头,眼里有绝决的亮光——事已至此,也只能尽力一搏了!无论如何,这个魇魔即使要杀缥碧、毁神庙,也要先跨过他的尸体去!

  然而,抬起头,就看到了门外黑暗中那个站着的白衣少女。

  穹门宛如一个精美的画框,漆黑的底上是少女白色的剪影,美丽如一口气就能吹散的幽灵。神澈的眼神宛如婴儿,怔怔地张开双手,抬头望着神庙里的月神像,眼角出晶莹的泪水——扶南心里一凛,随即强自下了那种动摇。

  再也不能被这个魔物骗了!

  这样装出来的无辜和纯洁底下,却是握着滴血的白骨利剑,随时准备穿别人的咽喉。

  “扶南哥哥…我是阿澈啊!我不是魇魔…不是魇魔…你相信我!”她的视线从月神悲悯的眼神上移开,喃喃地反复说着,望着神庙里浑身浴血的两个人,却知道自己再也无法取信于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

  某种绝望在心中火一样燃烧,她忽然扔掉了剑,不管不顾地朝着他奔过去,哭着张开手:“扶南哥哥!我是阿澈啊…你不相信我了么?”

  “别过来!”她一动,扶南随即厉叱,挥剑想将她格开。

  神澈没有丝毫闪避,任凭却剑切开她的身体。

  “阿澈!”在感觉剑切入的瞬间,扶南下意识地口惊呼,抬起眼,看到那双悲痛绝的眼睛。忽然间,他心里有什么东西醒过来了,不顾一切地呼啸出声来。

  那是阿澈!那一定是阿澈!

  那一瞬间,痛悔噬了他的心——是他亲手将阿澈杀了么?

  “因为龙血之毒,魇魔暂时没办法操纵我了…”却剑贯穿了她的身体,但在那一刻、她终于近到了他身侧不到两尺的地方,孩子似地茫然道“我不知道怎么办好…它还会再醒来的!到那个时候…怎么办啊…”扶南怔怔望着那双明亮却空的眼睛,仿佛终于确定了什么,颤声问:“阿澈…阿澈!真的是你么?真的是你醒了?”

  然而尽管如此,他的手却依然没有松开却剑,身子也有意无意地挡在她和缥碧之间。

  “扶南哥哥…我知道你再也不肯相信我了。”神澈退了一步,让那把剑离开了膛,丝毫不觉疼痛地对他伸出手来,喃喃:“那么,你杀掉我吧…我杀不了我自己…我是来找你杀我的…”

  在她退开的一瞬间,扶南诧异地看到她口那个致命的伤口、竟然奇迹般地痊愈了!

  ——这是魇魔!

  这个念头如同电光火石闪过心头,来不及多想,趁着她退开一步、正好踩在那个位置,扶南闪电般地俯下身去,掰开了神龛下的那个机簧!

  “喀嚓”一声响,神庙的地面瞬间移开了,仿佛有黑的巨口猛然张开。

  神澈一惊,脚尖下意识地在地面上点了一点,仿佛身体里有什么苏醒了,在催促她本能地跃出这个陷阱——然而,她只跃起了一半,旋即控制住了身体。不,她不能逃!只有把自己永远、永远的关起来,才能不伤害到更多人。

  半空中,她强迫自己没有再去挣扎,任凭背后那个婴儿的脸扭曲如恶魔,只让自己如纸片一样轻飘飘地落入打开的水底。

  “扶南哥哥——扶南哥哥!”她仰面跌下,却尖利地呼喊,对着他伸出手来,眼里有某种孤独和恐惧——那一瞬间,她是知道结果的。

  她知道这一坠落后,又将面临着怎样漫长而孤寂的岁月。

  扶南望着她跌落,那一瞬间心里有巨大的洪呼啸而过,悲喜莫辨。在白衣掠过身侧时,忽然间有一只冰冷的小手抓住了他的手腕。神澈望向他,电光火石中,那眼神是如此的绝望而依赖。

  “扶南哥哥…”那一瞬间,他听到她用细细的声音轻声说“我害怕。”

  坠落的刹那,她下意识地伸出手抓住了他的手腕。那一瞬间,天里的软弱再度铺天盖地而来,他用同样绝望的眼神望着那个坠落的女孩,却没有推开那只冰冷的小手。这一刹,他忘记了别的,只记得自己终究不能扔下她一个人——她自小是那样的怕黑,怕寂寞,又怎能让她一个人孤零零地去面对那永无止境的黑夜?

  “不要怕。”他情不自的低声说,握紧了她冰冷的手。

  这一次,他握得那样紧那样坚定,仿佛要弥补多年来几次三番的优柔懦弱造成的种种遗憾——神澈不再挣扎,边浮起一丝足的微笑,就这样紧紧拉着他,跌落在那个深不见底的黑内。

  红莲幽狱转瞬关闭,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沿着石壁,从这边走到那边,一共是三十七步。

  如果不贴边走,从这个角落到对面的斜角,则是四十五步。

  她无声地笑了起来,侧头望了望,那个白衣的男子坐在角落里,同时对着她温和的笑。于是她的心又安定下来,百无聊赖的开始在黑暗中进行着丈量——因为在这个密闭的空间里,实在是没有别的消遣。

  每里,她只能仰头望着上方幽蓝色的水面,看着那些死灵如同巨大的鱼类游弋着,张牙咧嘴呼啸而过。到了夜晚,她就像当年的沉婴一样穿越牢壁,去水底采摘那些长在极处的灵芝。如今,她知道了:在密室的外面,是一座水下的墓地。

  无数白石铺陈在水底,白石基座上,是一具具桫椤木的灵柩。

  每一具加持了符咒的灵柩里静静地长眠着的,都是一位拜月教祭司。恶灵不敢接近这块圣地,那里的水安静得如同凝固,无数洁白的七叶明芝在棺木间偷偷地伸展着枝叶,光线轻柔地投下来,穿过棺木上镶嵌得水晶,映照在灵柩里长眠的脸上。

  那些脸,都保持着生前天神般的俊美,那种俯仰天地的气质长久的凝固在轻阖的眉眼间。每个人的表情一无例外地都是安宁而静默的,仿佛在光的深处安眠。那么多接近于“神”的人啊,如今都这样静默地长眠在幽蓝色的水底了了…

  她留恋于这座水下圣墓,每里出来采摘灵芝之余,徜翔在墓地中,俯视着一具具灵柩里的脸,对每一位祭司的生平都有着无限的遐想。

  日子,就无声无息地这样一滑过。

  身体时时烦躁不安——是那个受了重创的魔,还在不甘心的蠢蠢动。

  魇魔是永生而强大的,人心里的阴暗面也是永存的。魔生于人的心内,无可阻挡。

  但是,魇魔却低估了人类的牺牲和自制精神——即使无法阻拦它的寄生和存在,但是,一代又一代的人却前赴后继地用生命和鲜血阻拦着它的肆,宁可死亡,宁可自闭于地底,也要用一生的孤寂和隔绝、来换取对它的暂时封印!如光和扶南,又如沉婴和她。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昀息大人以前曾经说过,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而如今,在这荒芜的彼岸,她如一朵花般在黑暗里默默成长,默默开放,又默默老去——虽然这一切只有身畔的扶南可以看见,但即便只是这样,她也不会觉得孤独了。

  她将以身体作为牢笼、囚着魔物,直到死亡来临。

  【完】

  2005-9-10~2005-10-10
上一章   曼珠沙华之二:彼岸花   下一章 ( 没有了 )
鼎剑阁·碧城大漠荒颜·帝羽·黯月之翼羽·赤炎之瞳羽·青空之蓝羽·苍穹之烬镜·归墟镜·神寂镜·神之右手镜·织梦者镜·辟天
麻雀小说网最新更新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曼珠沙华之二:彼岸花,本章内容为十二血婴的全文阅读页,曼珠沙华之二:彼岸花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曼珠沙华之二:彼岸花最新章节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与下载,尽在麻雀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