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女王城》第三十一章的全文阅读页
麻雀小说网
麻雀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麻雀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女王城  作者:曹若冰 书号:40799  时间:2017-9-17  字数:21176 
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下一章 ( 没有了 )
  事关生死,答与不答,是生与死的抉择。法空果然沉思考虑。

  于是,敞厅内顿时又陷入了一片静寂中,静寂得落针可闻。

  半晌之后,法空突然转脸目注符敖通问道:“符都总管,以您老看,属下应该如何自处,答还是不答的好?”

  符敖通道:“这是你自己的问题,生与死是你自己的性命,答与不答,你有权自处,也和老夫无关!”

  法空有点犹豫地道:“但是,你老是…”

  符敖通突然瞪目截口道:“法空,你少说废话,你的事全与老夫无关!”

  法空陡地震声道:“如此,贫僧可要直答水施主所问了!”

  符敖通冷冷地道:“为了保命,老夫也认为你是答的好!”法空心中突然恍有所悟地道:“符老,贫僧明白了。”

  符敖通道:“你明白什么了?”

  法空道:“你必是已经变节叛谷了。”

  符敖通双目陡瞪,须眉怒张,喝道:“法空,你敢胡言语,老人立刻活劈了你!”

  法空心头灵一颤!不敢再言语。

  水俊浩适时朗声道:“大和尚,你说你的吧。”

  法空突然注目问道:“施主所言当真?”

  水俊浩剑眉忽地一挑,道:“水某向来言出如山,决不稍移!”

  法空毅然一点头道:“如此,施主请听贫僧实答。”语锋一顿即起,道:“第一,是的,第二,是的,第三,也是一点不差!”

  水俊浩忽地朗声一笑道:“大和尚你倒是干脆得很嘛!”

  法空脸色不由微微一红,干咳了一声,道:“身落施主之手,为了保命,不干脆又能如何!”

  水俊浩道:“如此说来,你还是怕死了?”

  法空讪讪地道:“蝼蚁尚且惜命,何况贫僧是人。”

  水俊浩淡淡一笑,道:“你不是说,活着只不过多了具臭皮囊而已,纵是舍弃这皮囊,并无所惜的吗?”

  法空陡然显得理直气壮地道:“贫僧虽然是这么说,但是,也要视真实情况值不值得,当不当,岂能糊涂轻生舍弃!

  水俊浩注目道:“如今,你既然不愿舍弃这身臭皮囊,想必是认为不值,不当的了!”

  法空点点头道:“正是如此。”

  水俊浩笑了笑,又道:“我请问,何谓值,又何谓当呢?”

  法空倏地肃容道:“为武林正义,是值,为天下苍生。是当!”

  水俊浩星目异采一闪,道:“如此说来,大和尚想必已尽知那夏侯克武的所作所为,并非是为武林正义,为天下苍生的了,是不是?”

  法空道:“否则,贫僧宁愿横尸于顷刻,也决不会实答的了!”

  水俊浩目光深注,问道:“大和尚,你这是实心话么?

  法空正容答道:“少侠乃生具大智慧的武林奇才俊彦,贫僧此刻所言,是不是实心话,少侠当能明白!”

  他口气完全改变了,对水俊浩的称谓也改变了。

  水俊浩微笑点头道:“好,如此便请实答我三问中。那句‘金龙谷’内布置了什么毒谋计。”

  法空摇头道:“这个贫僧实在不知。”

  水俊浩道:“也没有听说过么?”

  法空又摇摇头道:“没有,因为事关非常机密,除那些参与设计计划之人外,知道的恐怕便极少极少了!”

  水俊浩剑眉皱了皱,知他所言确是实情,于是也就不再多问,星目寒电倏,转朝符敖通忽扬声轻喝道:“符巡察使听令!”

  符敖通连忙离座站起,躬身应道:“臣敬候谕旨。”

  水俊浩道:“点他残,废去他一身武功,由十二使者带回。

  暂!”

  符敖通恭敬地答道:“臣遵旨。”

  法空听得心头猛震,目骇光,脸现恐怖之地颤声:“少侠,你…”他“你”字方才出口,身躯倏地机伶地打了个冷颤!一身功力已随符敖通的一指点落失去!

  接着倏然目怨毒地视着水俊浩恨声说道:“水俊浩,想不到你竟也是个食言背信的小人之,贫僧真是错看了你!”

  水俊浩冷然说道:“大和尚。我只说过饶你一死,并未说过其他,现在你一身功力虽被废去,但命仍在,并且毫发无损,这岂能说我食言背信。”语锋微微一顿,接道:“俗语云:‘翁失马,焉知祸福’,大和尚你明白我这话的意思么?”

  法空不低头默言无语,但,旋又摇头说道:“那你又为何不放了贫僧。”

  水俊浩笑了笑。道:“大和尚,我并没说不放你,只是现在还不宜放你。否则,便害了你了,这道理你懂得么?”

  法空道:“你想等此间事之后才释放贫僧?”

  水俊浩点点头道:“事非得已,尚请大和尚原谅,但,为时决不会太久了,你尽管放心好了!”语声一顿,摆了摆手。接道:“眼下你的功力初失,-切必然皆感不惯,也不宜太过劳累,请退往一旁坐下闭目养神,歇歇吧。”

  法空知道事已至此,多言无益。于是,便默默地退往旁边一张空椅上坐下,闭目假寐养神。

  水俊浩目光瞥了地上的四人-眼,转向符敖通问道:“他们三个平常的为人心如何?”

  符敖通道:“居秋晖心尚称善良,禹,吴二人皆是狠残毒之徒。”

  水俊浩点了点头,忽然想起蓝立恒尚还不知符敖通的师承出身。于是,便朝符敖通说道:“你先见过蓝丞相,报明师承出身吧。”

  符赦通躬身应了一声,立即上前和蓝丞相见礼,并报说了师承出身。

  蓝立恒这才明白符敖通为何由“金龙谷”的“都总管”突然一变为水俊浩口中的“巡察使”的原因。

  二人互相谦逊的见礼既毕“天煞”东方毅接着又趁机替符敖通和“铁剑神龙”申无畏、“病书生”公孙飘萍三人作了一番介绍。

  待众人互相见过礼,重新坐下之后,水俊浩这才对蓝立恒说道:“请蓝丞相先解开他们三人的道。”

  蓝立恒躬身应命,隔空挥掌,居、高、吴二人应掌而醒,身跃起,才待张口喝骂,陡闻一声冷喝道:“你三个不得无礼!”

  二人闻声一怔!旋即一转身躬身行礼道:“属下见过都总管。”

  脸上个都浮现出一丝惊喜而又奇异的神色。

  符敖通冷然一摆手,道:“不必多礼。”

  三人垂手肃立,心里都在暗忖:“符老鬼怎地竟也在这里,而且还成了座上客了…”

  水俊浩突然沉声缓缓说道:“他三个,由巡察使按照他们素行为处决。”

  符敖通肃然起立,躬身道。“臣遵旨。”

  双目陡寒电,转向居、高、吴三人。三人一见情形不妙,才返身拼命,符敖通双掌挥处,惨叫之声刚起,高、吴二人已倒地毕命,口角血,内脏全碎!

  居秋晖眼见这等情形,知道纵然拚命也是不行,猛地一抬臂,扬掌便朝自己头顶“天灵”拍下。

  水俊浩星异采倏闪,飞快地一指点出。居秋晖胳膊一麻,立时软软地垂了下去。

  水俊浩适时目视符敖通问道:“符巡察使拟如何处置居秋晖?”

  符敖通恭敬地答道:“居秋晖素行并无大恶,臣拟点其残,废去他一身功力,此意是否允当,请主上谕示!”

  水俊浩微一沉,摆了摆手,道:“请且退下!”

  符敖通躬身退回原位坐下。

  水俊浩忽然目视居秋晖含笑说道:“居大侠,你心里此刻-定很难过,有生不如死之感,是不?”

  居秋晖一点头,道:“不错,居某此刻只求速死!”

  水俊浩道:“居大侠如此一死,不觉得有点太不值得吗?”

  居秋晖身形倏然微微一颤!旋忽轩眉朗声说道:“与其被点残,废去功力,不如一死反而干脆利落,也免得活着受罪,含恨苦痛终身!”

  水俊浩道:“居大侠这等视此如归的豪情,实在令人钦佩心折。但,也深为你居大侠惋惜而不值!”

  居秋晖身形再度一颤!道:”阁下,你如此谬赞居某,居某衷心至感荣幸万分,不过…”

  水俊浩含笑接道:“居大侠,你乃是位心智聪慧之人,当不会不知那‘死有重于泰山,轻于鸿之分’的俗语吧。”

  居秋晖忽然轩眉朗声一笑,道:“阁下,你也不必绕圈子说话了,你想知道什么,只管请问吧,居某当然知而不言,言无不尽。”

  水俊浩星目异采飞闪,朗声大笑道:“居大侠诚然高明,快人快语,实在令人心折,如此,请恕我就不多客气了!”

  居秋晖道:“只怕居某所知有限,无能尽阁下之意。”

  水俊浩道:“居大侠不必客气。”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居大侠知道我是谁么?”

  居秋晖毫不犹疑地道:“居某如果猜料的不错,阁下必是江湖人称‘玉面书生’水俊浩的。”

  水俊浩点点头道:“不错,在下正是水俊浩。”语声一顿又起,问道:“居大快知道我的身份么?”

  居秋晖一点头道:“知道。”

  水俊浩道:“居大侠也知道我的出身师承么?”

  居秋晖又是一点头道:“知道。”

  水俊浩道:“请说说看。”

  居秋晖微微一怔,道:“阁下这是什么意思?”

  水俊浩笑道:“我想听听居大侠是不是知道得十分清楚!”

  居秋晖目光闪动,忽然一笑,道:“阁下真只有此意?”

  水俊浩道:“居大侠意以为另有用意?”

  居秋晖双眉微轩,目光深注,道:“难道不是在求证一个问题么?”

  水俊浩星目异采一闪,朗声大笑道:“居大侠高智。不过…”

  居秋晖飞快地接道:“阁下,居某对你虽是初次见面,似已心仪甚久,为报答你适才那一指之德。和那儿句开导的警语,在下愿意替你证实这个问题。”语锋微微一顿。接道:“阁下出身‘女王城’后入‘雷霆府’,习成雷霆绝学。得‘大帝’遗物,目下的身份是‘雷霆二世’。‘正义教’的‘银旗令主’,也是实际领导人,如此,该够十分清楚了吧?”

  水俊浩颔首笑道:“居大侠知道得这么清楚详细,想必是时常出谷在江湖上走动了。”

  居秋晖摇头道:“居某入谷十载有余,从未出谷过一步。”

  水俊浩道:“那么,居大侠是…”

  居秋晖一笑接口道:“阁下名动天下武林,本谷属下虽然极少有人在江湖上走动,但对阁下的大名、师承出身、身份,几乎是无人不知。”语锋一顿,目光瞥视了符敖通一眼,又道:“真要说有人不知的话,那只怕也只有都总管一人了。”

  符敖通问道:“秋晖,此事为何隐瞒老夫?”

  居秋晖道:“如非谷主令谕隐瞒符老,谷中众人谁敢?”

  符敖通注目又问道:“可知是什么原因么?”

  居秋晖摇头道:“这就得请问谷主自己了。”

  符敖通白眉深蹙,沉思不语。

  “幻影神丐”姚天造忽然哈哈一笑,道:“符老哥,照此看来,那夏侯克武可能早知你的帅承出身呢?”

  符敖通摇头道:“这似乎不可能。”

  姚天造道:“但是老化子却以为大有可能,夏侯克武若是不知道你的师承出身,他就不会密令一众属下只隐瞒你一人了!”

  “追魂恶判”仔细地想了想“幻影神丐”姚天造的这番话.觉得十分合情,也十分合理。

  突然,他白眉倏扬,双目冷电寒芒,神威凛人地站起身躯。水俊浩肃地说道:“符巡察使稍安勿躁。少时我自有安排,符敖通不能违谕,只好头一垂,恭敬地道:“臣遵旨。”

  声落,忍抑地缓缓坐下。

  水俊浩星目眨动,忽然望着居秋晖含笑地道:“对于符都总管,居大侠心中必定很觉惊奇吧?”

  居秋晖点点头道:“是的,居某不愿说谎,心里确实很感惊奇不解得很,不过…”语锋微顿,望了望符敖通,又道:“论年龄,符老是武林前辈,论身份,是都总管,居某身为属下,是以,居某心中纵然极感惊奇不解,也不便问,不敢问。”

  水俊浩笑了笑,道:“如此,我为居大侠释疑如何?”

  居秋晖道:“居某自当洗耳恭听。”

  于是,水俊浩便将符敖通的师承出身,简略地说了一遍,接着目光闪动地问道:“居大侠高见,以为如何?”

  居秋晖微怔了怔,旋即恍然,水俊浩此问意之所指,眉锋轻蹙,略一沉思,点点头道:“依此看来,姚老前辈所言,就确实大有可能。”

  符敖通突然接口说道:“秋晖,如今老夫的师承出身你都已明白了,有几点事情,老夫想请问你,你可否实告不?”

  居秋晖神色仍极恭敬地道:“晚辈素蒙符老爱护指教,获益良多,衷心更极敬佩符老的为人正直磊落,只要是晚辈所知之事,无不直言不讳,符老只管问好了。”

  符敖通点了点头,问道:“那‘金狮盟’的为恶江湖,残杀武林同道,可都是谷主在暗中策划的阴谋么?”

  居秋晖道:“此事谷主做得非常机密,晚辈于半月之前,也还毫无所知,直到最后才逐渐明白一切。”

  符敖通又道:“那么他解救各大门派危难之事,也只是他的一番做作,掩盖天下武林耳目的手法假戏了!”

  居秋晖点头道:“事实正是如此。”

  符敖通道:“武当、少林两派掌门,早已和谷主勾结了么?”

  居秋晖道:“据说武当掌门早在多年之前,就已入了谷主的掌握,少林掌门则是在‘天山派’被毁之后,才被谷主收服的。”

  符敖通道:“你知道谷主此次邀约各派掌门,天下群雄赴会的阴谋吗?”

  居秋晖答到:“阴谋怎样?晚辈虽曾略有耳闻,但详情并不清楚。”语锋微顿,又道:“只听不服即杀!”符敖通道:“知道谷内布置了什么毒谋埋伏么?”

  居秋晖摇头道:“晚辈不知。”

  符敖通道:“参与布置机密的都是哪些人?”

  居秋晖道:“据说是由二位先生主持布置的。”

  符敖通道:“是杜星他们三个?”

  居秋晖点点头道:“是的。”

  符敖通微一沉,忽地转向水俊浩恭敬地道:“主上,臣拟立刻返回谷内一行。”

  水俊浩道:“你想当面查问他们?”

  符敖通道:“臣正是此意。”

  水俊浩道:“如果他们不说呢?”

  符敖通威棱地道:“他们的骨头还硬不过老夫的手掌去!”

  水俊浩道:“你准备用强迫?”

  符敖通点头道:“主上明鉴,他们倘敢不实说,臣就让他们尝尝分筋错骨,万蚊穿心的滋味!”

  水俊浩淡然一笑道:“倘然因而惊动了别人呢?”

  符敖通不由一呆!道:“这个…”

  旋忽目寒电地道:“杀人灭口!”

  水俊浩道:“你忍心么?”

  符敖通双眉一轩,道:“臣昔年闯江湖,所杀之人,数不甚计,何在乎多杀上几个,又何不忍之有!”

  水俊浩道:“当年所杀的都是些什么人?”

  符敖通道:“武林败类,江湖恶徒。”

  水俊浩道:“他们也是武林败类,江湖恶徒么?”

  符敖通-震!道:“臣在谷中二十多年,对他们均知之甚深,可以说十之七八,都是生诈阴险之徒。”

  水俊浩忽然正容地道:“他们虽都是生诈阴险之徒。但在他们恶迹未彰之前,你何忍心下毒手,不予人余地,再说,谷众那么多,惊一便等于惊百,你能杀得了那么多?”语锋微微一顿,接道:“诚然,凭你一身武学功力。那些谷众根本不在你眼下,但是如果惊动了欧德齐等人呢,他们能轻易让你身么?俗语有谓‘小不忍则大谋’。这意思你懂得么?”

  符敖通身形一震!垂首道:“臣懂得了,敬请主上谕示。”

  水俊浩颔首道:“所以你必须沉着忍耐,返回谷内之后,暂时不提-切,仍和过去一样做你那‘傀儡’式的都总管,暗暗探察阴谋布置,能设法加以破坏更好,否则便转告于我,以谋取应付对策!”

  符敖通躬身恭敬地答道:“臣敬遵谕旨。”

  水俊浩一点头道:“好了,你去吧!”

  符敖通肃然躬身一礼,转身大步出厅,腾身掠空飞而去。

  水俊浩微一摆手,道:“居大侠请坐。”

  居秋晖摇头道:“居某仍一阶下囚,此处焉有居某的坐位。”

  水俊浩朗声一笑,道:“居大侠,我敬佩你是一条豪的汉子,虽是阶下囚,坐坐有何妨,别让人说你是小家子气,请坐吧。”

  居秋晖略-迟疑。随即一点头,道:“如此,居某从命。”话落,大步走向适才符敖通坐的那张椅子,神情从容的坐下。

  水俊浩忽又凝目问道:“居大侠,我请问,谷中可有位姓黄,名叫仲谋之人么?”

  “黄仲谋?”居秋晖皱眉沉思了半晌,摇头道:“居某未听说过这个名字。”

  蓝立恒接道:“他另有个外号,自称‘神算先生’。”

  居秋晖双目异采一闪。道:“神算先生?”

  水俊浩道:“居大侠听说过这个外号?”

  居秋晖点头道:“听说过,不过他不姓黄,名字也不叫仲谋。”

  水俊浩星目陡地一亮,问道:“他姓名什么?”

  居秋晖道:“他也复姓夏侯,双名克文,是谷主的胞兄。”

  蓝立恒问道:“居大侠见过他么?”

  居秋晖道:“见过一面。”

  蓝立恒道:“是何容貌长相?”

  居秋晖摇头道:“他面蒙黑纱,未能看到他的面貌。”

  蓝立恒又道:“身材如何?”

  居秋晖道:“中等身材,和谷主相仿佛。”

  蓝立恒皱眉沉思不语。

  水俊浩忽然朗声一笑道:“多谢居大侠坦诚直告一切,水俊浩衷心至为感激!”语锋一顿又起,正容说道:“最后,水俊浩有几句肺腑之言,尚祈居大侠勿以浅言深见弃,而以见容。”

  居秋晖双目眉微轩,道:“居某内心至感盛情厚爱,也深信,阁下所言者,确是赤诚肺腑之言,不过…”语声略顿一顿,接道:“居某却衷心希望阁下最好别说。”

  水俊浩剑眉微微一皱,道:“居大侠高智,想必已猜知水俊浩这肺腑之言是什么了?”

  居秋晖颔首道:“居某不愿否认,确是已猜料到阁下的心意了!”

  水俊浩星目深注,道:“居大侠是不肯见纳水俊浩这片诚心么?”

  居秋晖摇头道:“不是不肯,而是不能!”

  水俊浩道:“可否说明这‘不能’的理由?”

  居秋晖朗声说道:“须眉男子汉,昂藏七尺躯,理当恩怨分明,岂可忘恩背义!”

  水俊浩星目异采一闪,道:“他对居大侠有恩?”居秋晖一点头道:“再生之恩,厚比天高。”

  水俊浩沉思道:“居大侠可否一说这往事?”

  居秋晖道:“七年之前,居某行道江湖,于川湘界地方,突被三名强敌围攻,苦战百招,终因寡不敌众,身负重伤,疲力竭,即将惨遭毒手之际,适逢谷主经过当地,义伸援手,救得居某性命,带返谷中调养月余,方始痊愈康复!”

  水俊浩道:“知道三个人是谁么?”

  居秋晖摇头道:“三人都以黑巾包蒙着头脑。”

  水俊浩道:“知道那三个人的姓名来历么?”

  居秋晖道:“三人全都一言不发,狂攻不休,根本不容居某有息询问的机会,是以始终未得开口问明。”

  水俊浩星目眨动地道:“如此,倘然不是夏侯克武适时经过当地,出手义救,居大侠岂不…”语声一顿,话锋忽地一转。

  道:“夏侯克武一身武功高绝,他一出手,那三个恶徒必然难逃幸免,全都立刻溅血横尸当场的了!”

  居秋晖摇头道:“谷主一身功力罕世,只出手一招,便震飞了三个恶徒手中的兵刃,三个恶徒也就立被惊得亡魂冒胆,掠身飞逃而去!”

  水俊浩道:“夏侯克武设有追他们么?”

  居秋晖道:“没有,当时居某已因伤重力竭倒地,为了救治居某,是以未曾追赶。”

  水俊浩微一沉,道:“如此说来,居大侠现在还不知当年那围攻的三恶徒是什么人?”

  居秋晖摇头道:“自那以后,居某便一直居住谷中,从未离谷-步,自是不知了。”

  水俊浩星目一阵眨动,忽然微微一笑,道:“居大侠,我想到一句俗话。”

  居秋晖道:“哪句俗话?”

  水俊浩道:“故示恩惠。”

  居秋晖愕然一怔!旋即恍悟地道:“阁下的意思是说?”

  水俊浩点头道:“也是和解救各大门派危难,换汤不换药的手法一样。”

  居秋晖心中虽然明知他水俊浩的这种猜测,颇有可能,但是,他仍摇摇头道:“这似乎不可能。”

  水俊浩笑了笑,又正容道:“居大侠,我请教,所谓‘工于心计’,‘深谋远虑’之语何解?”

  居秋晖不默然,哑口无语。

  水俊浩接着又道:“我敬佩居大侠的为人,所以我仍望居大侠接纳我的良言…”

  居秋晖毅然摇头截口道:“阁下,你别浪费舌了,在未获得证实之前,居某无论如何,也不能作那背义忘恩之徒!”

  水俊浩剑眉微皱了皱,道。“如此。我只好委屈居大侠了。”

  居秋晖朗声一笑道:“居某既为阶下囚,生死已悉凭阁下,何来这‘委屈’二字。

  水俊浩忽然抬手出指,隔空封闭了居秋晖的软麻,含笑道:“居大侠请恕我,事至此,我不得不暂且委屈居大侠一个时期,事了之后,我不但立刻释放居大侠,并愿向居大侠赔罪!”

  居秋晖默然没有再说什么,不过,衷心却对水俊浩的气度极为折服!

  水俊浩星目瞥视了地上的那武当道士一眼,倏然转向蓝立恒问道:“对武当弟子,丞相以为应予如何处治?”

  蓝立恒肃容欠身答道:“臣以为和法空大师同样处治。”

  水俊浩微一颔首道:“如此。就偏劳丞相处治他吧。”

  突然。一条人影飞落地,竟是“女王城”四大护法之首的宋湘玲,她背上还驮着一个人。

  众人一见,心中全不猛然-惊!

  原来宋湘玲背上驮着的竟是个脸色苍白如纸,双目紧闭,浑身血迹斑斑,已成紫黑色的少年。

  他,正是那“悦宾楼”店主项天寿。

  水俊浩倏然一惊站起。问道:“天寿他怎么样了?

  着急之情,溢于言表。

  宋湘玲顾不得行礼,一面轻轻放下项天寿平躺在地上,一面答道:“天寿身负重伤,又经连夜飞转狂奔赶路,已将油尽灯枯,虽经城主赐服下一粒‘女王丹’,但气息仍是十分衰弱!”

  水俊浩剑眉微微一皱,道:“他刚刚到达么?”

  宋湘玲道:“一刻时辰左右。”

  水俊浩探手把了项天寿的脉息,脸色突然一沉。道:“他气息这等衰弱,你为何还将他背来此地!”

  宋湘玲不头一垂,嚅嗫地道:“他说主上待他如同兄弟,目下各方消息详情,只有他一人完全清楚明白,所以他要立刻亲见主上之面禀告一切,以报主上爱护知遇之恩,否则。他将死不瞑目,城主无法,只得命臣妾背负他来此地面见主!”

  水俊浩听后,脸色这才稍敛,但,一双星目中已隐蕴泪光,神情激动地微一摆手,道:“好了,你且坐下略息吧。”

  倏然运指如飞,连点项天寿身上一十二处道,然后扶起项天寿的身子,在项天寿背后“命门”上轻击了一掌。

  项天寿身躯一震而醒,一见水俊浩在侧,便待起身行礼,却被水俊浩一手按住,含笑摇头地道:“寿兄,你所付出的已经超过你的生命力量,现在一切俗礼皆可免了,请说你想告诉我的各方面的消息情形吧。”

  项天寿感激地望着水俊浩一点头道:“属下遵命。”语声一顿,接道:”首先属下要禀告的,是青海方面的好消息,施姑娘已获得全面胜利,并且救出了全部被妇孺,属下也已飞讯传达施姑娘,说明主上的行踪所在,预计期,途中若无耽搁,只亦早晚之间,施姑娘便可赶达此地了。”

  忽然吁声轻叹了口气,又道:“只是,我们除了这一方面的胜利之外,其他各方面就一败涂地了。”

  水俊浩听得一颗心虽然直往下坠落,有如千斤般的沉重,但,表面神色却仍镇定平静地说道:“不要紧,胜败乃兵家常事,寿兄,你慢慢地说好了。”

  项天寿脸上现出激动的笑容,说道:“属下很明白主上此刻的心情,已经沉重焦急无比,但是,为了属下…”

  水俊浩含笑摆手制止地道:“寿兄,你不要浪费精力说那些无关紧要的话了,还是拣要紧的慢慢地说下去吧。”

  项天寿点了点头,道:“内方山庄已遭突袭,方坛主和郭香主全都罹难,黄丞相赶到之时,已是事过的第五天。”语声顿了顿之后,又道:“黄丞相归途和常旗主相遇,但在‘天门’、南郊竟受到拦截突击,被四十多名高手围攻,黄丞相常旗主和二十多名家臣奋身浴血苦战,虽然毙敌二十余名之多,黄丞相和常旗主也均身负重伤,二十名家臣只生还九位。”

  水俊浩道:“黄丞相等人返回后,店内便也接着受到突击,是么?”

  项天寿道:“黄丞相和常旗主等人返回的第三天夜晚二更时分。‘女王城’突遭百多名高手围攻,并发出求救火花讯号,属下当即亲率十剑士和黄丞相常旗主以及十多位家臣等赶往驰援!”

  水俊浩神情不陡现紧张地问道:“结果情形怎样了?”

  项天寿道:“属下等刚-出城,便即被一批为数五十之众的高手所阻,展开了一场血战,属下和十剑士在黄丞相、常旗主和十名家臣拼死掩护下,勉强杀开了一条血路,赶到‘女王城’外。”

  说至此处,眼角突然涌现泪珠,面部肌搐,又道:“地尽使残肢断体,血成河,尸积如山,那惨状令人不忍卒睹,守护城内外的家臣和女弟子们大都丧命,只剩下十五六人,仍在与恶徒拼死奋战,老城主和玉旗主全都双目尽赤,也施展了最耗真元的‘驭剑术’,但是,恶徒不但个个武功高绝,而且人数众多,实在杀不胜杀,片刻之后,老城主和玉旗主身上也都已负伤多处,浑身成了血人,情形也到了精力即将枯竭之时…”

  这时,水俊浩身躯索索抖傈不止,俊脸一片煞白,牙齿咬着嘴,鲜红的血,由齿边缓缓往下直

  那神色,那模样,好不怕人,好不吓人!

  蓝立恒、姚天造、申无畏、公孙飘萍、东方毅、宋湘玲、尚君恒和一众子弟众人,全被项天寿这番口述的惨烈恶战,惊得气窒神呆,连呼吸似乎都停止了!”

  项天寿深深地息了一大口气,暗淡无神的双目突然掠过奇光,语音兴奋激动地说道:“幸而苍天有眼,就在这危机一发之际,来了数位…”

  他话未说完,突然‘扑咚’一声,倒下了一双身躯。

  众人一惊而醒。地上躺着两个人,一个是项天寿,一个是水俊浩。

  两人脸色一般儿地煞白吓人,水俊浩的牙齿仍然紧咬着史嘴,鲜红的血也仍然在往外渗透!

  蓝立恒心中一惊一急,身子飞快飘落水俊浩身侧,突然,一声轻喝倏起:“蓝丞相,不可动他!”

  蓝立恒闻声知人,连忙一躬身形,道:“老臣参见娘娘。”

  宋湘玲、东方毅等人一见蓝立恒这等神情口气,已知是什么人到了,连忙纷纷起立,躬身相

  一站在厅门侧的“护驾二将军”也同时躬身说道:“臣护驾将军恭娘娘玉驾。”

  青影飘闪,施佳佳和常婷婷慕容仪芳三位姑娘,已在门厅外现身。

  施佳佳仍是一袭青衫,悬佩剑,依然是代表水俊浩赴约时的那副男装打扮。

  蓝丞相相和“护驾二将军”的两声“娘娘”只喊得施佳佳粉颊生霞。但又不便说什么,只好微-摆手,道:“丞相和二位将军请少礼。”

  话未落,青衫微闪,人已到了水俊浩身侧。明眸一扫水俊浩和项天寿二人,秀眉做微-蹙,随即转向慕容仪芳,道:“芳妹,项店主伤势极重,须得劳你施展家学妙手了。”

  中元节的前夕,水俊浩心头有如被着一块千斤重的铅块般的沉重,使他失去了往昔的平静,心情有着异样的烦闷和暴躁!

  他心底有一股难以抑制的杀气在向上窜冒,一双星目中煞光灼灼吓人颤僳胆寒,间的“赤龙神剑”似乎在配合着他心如炽的杀气,不时腾跃出数寸,作龙!作啸鸣!

  形势已经到了极严重极严重的阶段了!

  当今武林七派一帮,除天山派已毁,峨嵋派等已经封了山,少林武当早已投入“金龙谷主”的掌握外,已经只剩下华山、青城、长白三派和穷家帮,然而,返三派一帮中,华山和青城两派也于落时分以前,被那夏侯克武派人接引进了“金龙谷”内另外还有那四川“唐门”掌门唐少文,海南“五指山主”路百丰“锦衣帮主”吕培信和一众武林豪雄,也都被接引入谷而去。

  可是,令人感觉奇怪的是。那“怀玉门主”温静寰,竟突然消失了般地没有了消息,无人知晓她去了那里?不知她芳踪何处?

  至于那“铁胆霸王”齐彪领导下的“江北武林盟”的好汉们,竟也全都被接引进了“金龙谷”但却未见“铁胆霸王”齐彪现踪。

  齐彪本于二十多天前,和由水俊浩派出的王秀峰赵君亮二人,同往“龙首山”中去查勘山峦形势了。但去沓然,竟从此失了踪!

  虽然,水俊浩于来此之前,曾命项天寿挑派两名干练之人去访寻三人的消息下落,但,情形如何?必须要问项天寿才能清楚,而项天寿此刻神智仍昏不醒,正由慕容仪芳悉心调治中。

  那夏侯克武在“金尤谷”内,究竟布置了什么毒谋,将用什么方法手段胁迫一众群雄臣服?…

  “追魂恶判”符敖通返回谷中探查出了什么没有?有关毒谋布置,是否能够破坏?为何还没有消息传出来?…当他想起项天寿那番惊心动魄的述说,蓝黄两氏家臣数十名子弟“女王城”数十名女人,他姑姑“老城王”和“玉旗主”惨遭屠杀…

  他的心不血!浑身血脉在张,双目赤红,钢牙咬动!

  其实,他姑姑并未死,只因项天寿话未说完,他便已急怒攻心而昏厥,扶着项天寿胳臂的一只手,也因神智昏失之顷,多用了点力,连带项天寿也倒地昏死了过去。

  至于顶天寿最后的两句:“幸而苍天有眼,突然来了救星…”水俊浩根本就未听到。

  如能让项天寿平静地继续接说下去,那该是:“圣手赛华佗慕容老前辈和大幻神僧带着王三及时赶到,工三跃身扑攻群贼,如虎入羊群,双水挥舞,开山掌中挟着丝丝指风,当者莫不披靡,中掌者,刘旨立刻骨断筋折,吐止血踣地不起,中指者,则更是顿时倒地毕命,片刻工夫,王三已连毙恶贼二十多人,群贼虽也有人杀中王三两刀二剑,但到没有用,不但未能损得王三丝毫,刀剑反而被震得手飞半空,虎口震裂,于是,群贼不由立时骇然大惊,亡魂冒腾,纷纷腾身逃去!”

  经此一来,总算是挽救了三十多条性命。虽然,这三十多人几乎无一不身负轻重之伤,但,有“圣手赛华佗”慕容仲贤在,自然都能康复无碍。

  这后半截的情形,项天寿还未及说出,水俊浩便已昏厥,他醒过来后,项天寿仍在神智昏不醒中,他自是毫无所知的了。

  因此,水俊浩心中还只当所有留在黄冈城里城外众人,全都惨被屠杀殆尽,他义弟司马羽变,也决无生还了…

  这么多的人命!仇!恨!血!在他的脑子里盘旋,绕他心底怎得不烦!不闷!不暴躁!不杀机如炽!虽然,项天寿并未说出突袭“女王城”的那些恶徒是什么人?

  但是,他心中非常明白,那些恶徒,必定有“金狮盟”的高手,武当派道士,少林和尚…总之一句,也都是“金龙谷”的属下,夏侯克武席卷武林的刽子手。

  这是一座极大的庄院,庄主当年曾受过“病书生”公孙飘萍的救命大恩。

  夜,初更一刻时分。水俊浩一个人静静地独坐着,屋里没有点灯。

  灯,本来是点上了的,但,水俊浩却在支走了施佳佳等人之后,挥手拂熄了。

  其实,在这中元节的前后农历十四,蓝空如洗,月儿高挂,圆如明镜,屋子里熄去灯火,让银亮的月光透穿入,反而更得清静,富有诗意,别有情调。令人怀舒畅,心旷神怡,有着特别的清新之感。

  天空,从西方飘驰来一朵乌云,遮掩了月儿的圆脸。吃了很亮的光辉,屋子顿时成了一片黑漆的世界。

  也就在这刹那之间,水俊浩心蓦地感到一阵窒闷,悠悠地深叹了口气,是那么冗长!冗长!

  接着星目斗然寒光。倏地扬声轻喝道:“五侍卫何在?”

  “随驾五侍卫”齐声在屋门口现身肃立,一齐躬身答道:“臣属恭候主上谕旨。”

  水俊浩凝声道:“传我令谕,请蓝丞相、蓝大将军、黄都总督,正义各旗土、护法、统领、夏城主、施姑娘等人,立刻齐集大厅听令。”

  “五侍卫”一齐躬身应命,方待转身举步。突闻一声娇喝传来,道:“慢着。”

  “五侍卫”一齐躬身肃立不动。

  绿影-闪,施佳佳已从“五侍卫”身边擦过,俏生生的秀立在水俊浩身边,妙目凝光地道:“浩弟,你要干什么?”

  水俊浩没有答言,却朝“五侍卫”挥手。喝道:“去!快传令去!”

  “五侍卫”不敢迟疑,同时一躬身。道:“臣属遵旨。”

  施佳佳没有再出声拦阻,秀眉微微一皱,道:“浩弟,你想做什么?竟在这个时候突然传令惊动大家!”

  水俊浩道:“佳姊,小弟实在忍不下去了!”

  施佳佳道:“浩弟,你怎地…”

  水俊浩摇头截口道:“佳姊你不必多说了。请原谅小弟,小弟的心都沉窒迫得快要炸裂了!”

  施佳佳道:“浩弟,我明白你的心情。可是,你可曾想过如此妄动的后果么?”

  水俊浩道:“小弟已经想过了,顶多不过舍却此身,血洒魂断而已,但是‘金龙谷’也必得付出百倍的代价,成为武林历史罕见,空前绝后,尸山血海的鬼城”

  他越说越激动,语声由低沉而清朗,震人心弦。令人心胆寒颤!

  施佳佳粉脸不然变!陡地声冷笑,道:“你这份豪气实在令人佩服心折!但是…”语声微微一顿,粉脸凝寒地沉声道:“我问你,这划得来么?”

  水俊浩正容坚毅地道。“小弟只问道义与责任所在,至于划不划得来,就非小弟所能顾及,所计较的了!”

  施佳佳突X、然一声冷笑,道:“好,你既然以‘道义’与‘责任’为题,那么我请问你,我和玉梅妹妹,是不是都是你名份已定的未婚子?”

  水俊浩愕然一怔!道:“佳姊,你问这个做什么?”

  施佳佳冷冷地道:“别问我做什么?回答我是不是?”

  水俊浩点点头道:“是的。”

  施佳佳美目眨动,道:“如此,这个做丈夫的便有养护我和玉梅妹妹的道义了,是不是?”

  水俊浩点点头道:“那是自然,不但有道义,也有责任!”

  施佳佳脸色稍地道:“我再请问,你如此只凭一股中的激动豪气,轻置生死于不顾,万一…”语声一顿忽然幽怨地轻声-叹,接道:“你曾替我和玉梅妹妹想过么?你让我们怎么办?不去说那‘责任’了,你的‘道义’何在?你忍心么?”

  水俊浩身形不一颤,道:“可是,佳姊,我…”

  施佳佳脸色突地一寒,道:“除开我们三人之间的这种小问题暂且不谈,如今,我再请问,你身为‘雷霆’绝学传人,‘雷霆二世’和‘正义教’实际领导人的身份,肩负天下武林道统安危,‘正义’的责任,倘然。…”语声微微一顿,接道:“你对得起谁?对得起蓝黄两氏家臣?对得起‘正义教’一众属下?这天下武林道统安危,‘正义’的责任将让谁来负?你的责任又何在?你想过这些么?现在你仔细想想看!”

  不用想了,在她这番义正词严的责说之下,水俊浩已听得汗浃背,心颤,身颤,机伶伶的连打了两个冷颤!

  于是,俊脸不陡现惭愧之地头一垂,道:“佳姊,小弟知错。”

  有了这句话,施佳佳凝寒如冰的粉脸,顿如春风解冻,齿嫣然一笑,悄声道:“浩弟,只要你能知错,平心静气地多为我们想想,别那么令我们心碎,跟着你愁烦就好了!”

  她接连说了两个“我们”这“我们”是指她自己和夏玉梅呢,还是也包含其他的人在内呢?…这,就只有她的心里明白了。

  水俊浩感觉有点难为情地讪讪一笑,没有开口说话。自然,在此刻,这种情形下,他能开口说什么呢!

  要说也只有说“佳姊,你放心好了,以后我会为你们多想想的,决不会得使你们心碎,为我愁烦的!”但是,这种话应该是在闺房里卿卿我我,两情深浓时说的,此刻怎好意思说出口呢!

  施佳佳话锋突地一转,道:“浩弟,从昨夜你昏厥醒来到现在,你还滴水未进呢,如今且先吃点东西吧!”

  此刻,水俊浩心底烦愁解开,经施佳佳这么一提起,他不顿感饥肠辘辘,但,他却剑眉微皱地摇摇头道:“不必麻烦了,令谕已经传出小弟怎好让蓝丞相等人在厅上久等,还是过会儿再说吧。”

  施佳佳忽然微微一笑,道:“你此刻出去准备向蓝丞相他们说什么呢?”

  水俊浩神情不由微微一呆!道:“这个…”

  施佳佳突然正容说道:“自古道:‘君无戏言’,你虽非真正的皇帝,但在蓝黄两氏的家臣心目中,却是他们的‘帝君’既已派‘五侍卫’,传谕命他们齐集厅中听‘令’,就‘令’在必行,岂可出尔反尔!”

  水俊浩剑眉深锁地道:“可是…”

  施佳佳嫣然一笑,道:“你还是吃些东西,吃了肚子,我们再回去大厅传命吧!”

  水俊浩一怔,道:“还传什么?”

  施佳佳道:“战斗令。”

  水俊浩诧异地道:“战斗令?”

  施佳佳微点点头道:“妹妹们,进来吧!”

  香风飒然,人影飘闪,莲步姗姗地走进了夏玉梅、常婷婷、慕容仪芳三位姑娘,每人双手各捧着一个木盘。这倒好,竟是酒、菜、饭全部齐备。

  水俊浩霍然一惊,长身站起。拱手深揖道:“这怎么可以,劳动三位贤妹的玉驾。”

  这时,施佳佳已燃起火点上了灯。三位姑娘各自将木盘放在桌上。

  夏玉梅美目含波。盈盈一拜,道:“俊哥哥。这是妾身等份内之事,何谓劳动之有,适才佳姊姊不是已经说过了么。只要你不要令我们心碎就好了。”

  水俊浩脸赧然一红。那神情,有点儿窘,

  慕容仪芳手执壶,倒了一杯酒。娇甜的一笑,道:“浩哥哥,这酒好香呢,小妹先敬你一杯!”

  双手捧杯,俏生生地秀立桌旁,等候水俊浩过去就就落坐接酒杯。

  水俊浩木楞楞地望着四位貌比花娇,绝尘寰的绝美人儿,心底有着无比的激动,也发了呆!

  最难消受美人恩…四位姑娘的这种深情,这种挚爱…

  他这里心里激动,人在木楞发呆。

  旁边的施佳佳却忍不住一声轻笑,开了口:“这还是个开始呢,以后这种日子…”微微一笑,接道:“别发呆了,赶快过去坐下趁热吃吧!”

  水俊浩俊脸再度赧然长红,旋即剑眉双挑。朗然一笑,道:“如此,我也就老实不客气了”

  酒酣饭,水俊浩在“护驾二将军”开路前导,四位姑娘簇拥“随驾五侍卫”跟随下,潇洒地走进了大厅中。

  大厅内,灯烛辉煌,男左女右分两旁肃立。正中,摆着一张大条桌,桌后一排摆着五张椅子。

  水俊浩在四位姑娘的簇拥下,在当中的一张椅子上落了坐,四位姑娘似乎有点默契,也不客气谦让,分在水俊浩两旁入座坐下。

  左边,是施佳佳常婷婷,右边,是夏玉梅,慕容仪芳。

  “随驾五侍卫”并肩排立水俊浩身后。坐定之后,蓝丞相等众人才待躬身行礼。

  水俊浩却抢先一摆手。道:“蓝丞相不必行礼了,时间无多,请听施娘娘的吧!”

  他这句“施娘娘”虽然顿使施佳佳粉脸微现红晕,但是,芳心却感觉甜蜜无比。

  蓝丞相躬身恭敬地道:“老臣静候施娘娘令谕。”

  施佳佳仪容端肃地缓缓说道:“诸位,主上的意思,想趁今夜那夏侯克武毒谋未成,群雄未服之前,立刻赶赴‘金龙谷’去,揭开其阴谋伪善的面目,与那夏侯克武一战,以定天下武林安宁,诸位意下以为如何?”

  蓝立恒首先躬身答道:“臣等悉听主上和娘娘的裁夺!”

  施佳佳秀目转望着“天煞”东方毅和“幻影神丐”姚天造二人,道:“二位护法之意呢?”

  东方毅、姚天造-齐躬身道:“属下等谨遵令谕。”

  施佳佳又转望着“女王城”“总监”桑姥姥,问道:“姥姥有意见么?”

  桑姥姥躬身道:“老身没有意见。”

  初更将半。“金龙谷”内四处灯火通明“金龙谷”那足容纳千人的金龙殿中“金龙谷主”夏侯克武正高坐在当中首席,宴各派掌门,天下群雄。

  厅中洋溢着对夏侯克武的赞美奉承之词,此起彼落,断续不停。夏侯克武口里一面不住地伪作谦虚,一面不时得意地扬声发出声震屋宇的哈哈大笑!

  欢笑洋溢声中,夏侯克武突然站起身子,朝厅群雄摆了-摆手,朗声说迈:“各位且请多饮几杯,兄弟有点事退席片刻就来奉陪。”

  夏侯克武话声刚落,立闻有人扬声接道:“谷主不必客气,自管请便就是。”

  这扬声接话之人,赫然竟是那位德高望重武林,领袖七派一帮之首的少林当代掌门绝缘大师。

  夏侯克武没有再说话,微微一笑地点点头,端起面前的酒杯朝厅内群雄举了举,就一饮而尽,放下酒杯,举步离座转过屏风背后而去!

  这边夏侯克武方走,另一边紧靠殿门的一桌上,突然站起了一个面目阴沉,残眉鼠目,颚下山羊胡子,身材既瘦且小,年约五旬开外的黑袍老者。

  因为此人貌不惊人,在这眼下各大门派掌门,各方霸主天下群雄齐集的大殿中,他竟突然站起身来,似乎有点出人意料。于是,群雄都不由地投以诧异的眼光。

  只见他鼠目光如寒电地掠扫了殿内群雄一眼,双拳微抱地环拱了拱,然后干咳了一声,说道:“诸位,老朽复姓赫连,单名璞,现任本谷总执事之职。”

  群雄对这位赫连璞的姓名、面目均都十分陌生,闻言心中全皆不由暗暗一哦,忖道:“此人在江湖上虽则甚无名声,未听说过,貌不出众,甚不在意,敢情竟是这‘金龙谷’的总执事…”

  只听赫连璞接着说:“幸得各派掌门,天下英雄豪杰驾临本谷,本谷深感荣幸光彩万分…”语声微顿了顿,又道:“敝上虽身怀罕世奇学绝艺,功力深不可测,但因生淡泊名利,不在武林中争雄逞狠,扬威创业,是以一直隐居在本谷中,傲啸山林,足迹从不履江湖,即连老朽等跟随敝上多年,无故也不准许轻离本谷,此次因闻武林纷四起,‘金狮盟’为恶江湖,以威武君临天下,独霸武林,又有一个名叫水俊浩的少年,竟公然闯上峨嵋,迫令峨嵋、武当重建‘女王城’,否则便将血洗两派,视武林七大门派为无物,更组织了个‘正义教’,聘请当年武林号称‘十大凶人’的‘天煞’为‘护法’‘旗主’假冒‘正义’之名,其实居心叵测…”

  此刻,殿群雄,全都鸦雀无声,倾耳静听,落针可闻。

  赫连璞说至此处,语声略顿,又干咳了-声,接道:“眼看武林道消魔长,正气将灭,敝上不忍坐视。是以决心身而出,除魔卫道,拯挽浩劫狂澜,维护武林道义正气,以天下武林安宁为己任。”

  武当掌门紫道长突然朗声说道:“夏侯谷主仁心侠骨,功高才高,怀正直磊落,贫道愿率本派弟子追随效力,共同维护武林正气道统!”

  少材绝缘大师高喧了声佛号,道:“阿弥陀佛,紫道兄说得极是,夏侯谷主仁心侠骨,功高才高,两皆绝世,老衲也愿率少林弟子竭尽绵力,共谋天下安宁!”

  少林,武当两派在武林中素来声望极高,两派掌门之言,在天下群雄的心目中皆有非常的份量。是以。他二人先这么一说,其他各派掌门和天下群雄,立刻便有大部分人附和和赞同地说道:“老朽巴山燕信南。也愿附翼尾。”

  “我们太行五雄兄弟。愿供驱策。”

  语声彼起彼落,竟有十分之六的人响应。突然,那西北黑道盟主“笑面无常”许山风,忽地高声说道:“既然大多数人都表示赞同,愿随夏侯谷主除魔卫道,共谋天下武林幸福安宁,干脆,我们便组织一个‘武林盟’共推夏侯谷主为‘盟主’好了。”

  许山风话声甫落,那“秦皇岛主”戈无非,忽然扬声反对地道:“计盟主,你这意见老夫不表示赞同。”

  许山风浓眉倏地一桃,突地站起身子,怒声道:“戈岛主,你为何不赞同,敢情是有瞧不起夏侯谷主之意么?”

  戈无非摇头一笑道:“许盟主你先别发火,夏侯谷主是何等功力才智之人,岂可和你一样的也称‘盟主’,那未免太不够尊敬了!”

  武当紫道长接口问道:“那么依你戈岛主之意呢?”

  戈无非肃容道:“依老夫之意,为表示对夏侯谷主的尊敬,可将‘盟主’改为‘帝君’二宇。”

  他这“帝君”二字甫才出口,立闻群雄中有人赞同道:“对!称做‘帝君’才够尊敬,也才够气派!”

  “对!我们就公推夏侯谷主为‘武林帝君’好了!”

  “好!我赞成!”

  “我也同意,更认为合理!”

  群雄心理本是盲从的,于是群雄开始了七嘴八舌的一片嘈杂的声音。

  那总执事赫连璞此际忽然朝群雄摆手高声说道:“各位,请静一静!”

  待至群雄静止下来,赫连璞才又干咳了一声,道:“承蒙各位如此盛情爱戴敝上,老朽深为感谢,现在就请诸位分别表示一下内心的意思,以表明态度。”语声微顿了顿又道:“赞成敝上‘武林帝君’身份除魔卫道的,请站往东边,不赞同的,请站往西边。”

  于是,一众群雄身形纷纷移动,刹那之间,泾渭分明,竟有半数以上的人站在东边,另半数则确三分之二站立西边,三分之一的人,既不东也不西,站立在当中地方,显示了他们中立态度。

  赫连璞目光电掠了三方的群雄一眼,陡朝屏风后面扬声轻喝道:“本殿执事弟子立刻分赐东边的豪雄每人‘长寿丹’一粒。”

  随着喝声,屏风后面立时现身走出八个锦衣少年,每人手托一只小银盘,走向东边的群雄面前,分给每人一颗碧绿清香的丹丸。

  接着赫连璞目视西边的群雄,嘿嘿一声笑,道:“你们诸位既然对敝上并无敌意,不赞同众意也就是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老朽不敢留客,你们请立刻离开本谷,为友为敌也悉凭你们诸位!”

  语声微顿又起,道:“不过,在你们诸位离谷之前,老朽要警告诸位一声,希望诸位谨记于心,离谷之后,三天之内,如感身体有所不适,请即刻返回本谷来,但,万勿超过七天,幸勿自误!”

  海南“五指山主”路百丰突然沉声问道:“总执事阁下,这话是什么意思?”

  赫连璞嘿嘿一笑,道:“什么意思也没有,老朽只不过奉告你们各位,敝门所秘制的‘万寿丹’乃罕世奇药,可以去除百病,延年长寿而已!”

  四川唐门掌门唐少白目中寒芒一闪,道:“阁下,你在酒中做了手脚么?”

  赫连璞笑了一声,道:“四川唐家虽以用毒解毒闻名天下武林,但是,你恐怕也无能解去你体内之毒!”

  群雄闻言,脸色全都不然剧变!

  赫连璞倏地转向站立在中央地方的群雄沉声说道:“你们几位怎样?在本谷中只有东西两途,决无中立的的这一条路,请速抉择!”

  蓦地,一道火花升空,接着又是一道,一道又一道竟接连着又升起了七道之多。

  适时,夏侯克武自屏风背后疾步而出,身后紧随着二十多名身着红袍,绣五爪金龙的红巾蒙面人。

  夏侯克武目如寒电地掠扫了一众群雄一眼,沉声喝道:“绝缘、紫听令。”

  少林绝缘大师、武当紫道长同时应声恭敬地答道:“少林、武当恭候帝君谕令。”

  夏侯克武道:“谷外强敌来犯,本帝君必须亲率属下前往御敌,这殿中由两位和赫连璞执事监视镇,如有人敢有异动,立刻格杀不赦”

  话落,也不待绝缘、紫二人答话,立刻迈步走向大殿门外。

  蓦然,一声拂号陡宣,金龙殿外出现两位老僧和-位相貌威严青袍老者,并肩拦住了夏侯克武、两位老僧正是那了了禅师和大幻神僧,青袍老者则是“圣手赛华陀”慕容仲贤。夏侯克武一见了了禅师现身,神情不猛变!

  了了禅师慈目倏睁,沉喝道:“孽种,你还不缚双手跪下,难道要等老朽动手不成!”

  突然,一声龙般的轻啸遥空传来,接着只见一条人影横空电掠到,相距尚三十丈以外,-道赤芒已自那人手中飞而出,投向夏侯克武和其身后一众红巾蒙面人群中。

  夏侯克武陡地惊声道:“赤龙神剑,驭剑术!”

  他惊声未落,惨叫厉吼之声已纷起。

  了了禅师慈眉微微一皱,道:“这孩确实不愧为一盖代奇才,短短数月功夫,竟已练成了大帝当年都未能达到的驭剑百丈的火候,只是,阿弥陀佛,剑下太狠辣了!”

  大幻神僧笑道:“师兄,这也难怪他,蓝黄两氏家臣,和‘女王城’弟子百数十人惨被屠杀,若不如此,他心中的仇恨,怨气如何能消!”

  就在这两位高僧的谈话声中,赤芒已敛,水俊浩身形落地,地上尸血狼藉,夏候克武已身首异处,二十多名红巾蒙面人无一幸免,也全都赴了曹。

  清风明月扫描楚天侠影OCR旧雨楼独家连载

  全书完
上一章   女王城   下一章 ( 没有了 )
千手御魔2012·末星空星坠乱世曼青风玫瑰雪满天山飞天沧海(沧月)花镜(新版)
麻雀小说网最新更新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女王城,本章内容为第三十一章的全文阅读页,女王城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女王城最新章节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与下载,尽在麻雀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