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江湖风雨十年寒》第一章的全文阅读页
麻雀小说网
麻雀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麻雀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江湖风雨十年寒  作者:司马紫烟 书号:41571  时间:2017-9-20  字数:16515 
上一章   第 一 章    下一章 ( → )
  栖霞山只是一座小小的土山,方圆不远百里,高不百寻,无峻拔之奇峰,也没有湍急的泉飞瀑;可是它到秋天,却吸引了成千上万的游客,诗人为它谱下了无数美丽的词章,因为它有着一个引人的特色。

  那就是山的丹枫。枫树是一种变的乔木,它的叶子如展开的手掌,五枝叶角,像五手指;一到秋天,它就变成了红色,红得带苍,红得发紫,这山的红叶,为那座土山带来了一片灿烂的奇景,也赢得了一个引人遐思、充诗意的名字栖霞。

  这不是秋天,而是一个料峭峻寒的冬晨,红叶早就凋零了,地下铺了一层白色的厚雪,枯枝上也堆着白雪,只有下半片还保留着原来的褚,算是银装世界中唯一的异色,因为其他的所在全被积雪掩盖了。

  原该在清晨觅食的雀鸟也不出来了;这倒不是它们畏惧寒冷,而是它们的运气好,恰巧筑巢在栖霞山上,使它们在寒冷的早晨,免除了一番觅食的辛苦。

  为什么栖霞山的雀鸟在冬晨无须觅食呢?难道栖霞山的树上会在冬天长出粮食,自动送到它们的巢中吗?

  这当然不会,那答案是耐人寻味的,除非那些鸟儿在夜半不眠才会明白,否则就要问半山间那座庙里的道士了。

  这座道观年代很久了,不知建造于何年何月,观的规模不大,只有一座正殿,外加五六间偏房。

  正殿上供着太上老君,从土偶身上斑驳的痕迹看来,这位道教的天尊并没有降灵于斯,所以香火不盛。

  道观中既没有十方信士香火的供奉,就只有靠其他的入息来维持了。由于环境洁净,那五六间客房就是唯一入息的来源,远来的游客爱上此地的清净,也许会住上一两天,然后布施几两银子。

  就靠着这点微薄的入息,支持着道观中一老一少两个道士的生活。老道士年纪很大,对外自称一清,十年前带了个小孩子来此,以二十两银子盘下这座道观后,就住了下来,小孩子叫鹤鸣,长得颇为清秀,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梁,梳了个小道髻,蛮逗人喜爱。

  老道士大概就只有二十两银子的积蓄,盘下这所破观后,连衣服都换不起新的,仍然是一袭破道袍。

  小道士鹤鸣在这十年中倒是长大了;大概也是捡了老道士的旧衣服穿着,十年前嫌长,剪掉了一截;十年后人长大了,衣服却不会跟着长,所以道袍成了短摆,子只能盖住膝盖。

  破衣服遮不了他的英俊,但褴褛掩盖了他的精神,看起来总是可怜兮兮的。

  在这个大清晨,他居然赤着脚,拿着一把枯枝扎成的箕帚,扫除山门外的积雪,从两边堆起的残雪,以及门前那一块空地看来,他已经工作很久了。

  工作快完成的时候,老道士一清才拖着一双草鞋出来,仰头看看天气,呵了一下双手。

  小道士鹤鸣,恭恭敬敬地垂着双手,叫了一声:“师父!您老人家早…”

  一清的脸颊上浮起一点笑意,点点头道:“早!鹤鸣,你起来很久了吧,怎么不叫我?”

  鹤鸣微笑道:“大冷天,您能多睡一会见,总是好的。”

  一清叹了口气道:“人老了!到底不中用了。本来我每天总是此那些雀儿起得早,这几天下雪,我居然睡得那么沉,连鸟叫声都听不见了。你喂过它们了吗?”

  鹤鸣道:“喂了,您放心,绝不会饿着它们…”

  一清抬眼四下看看道:“真的喂了吗?那可不能躲懒的,这么大冷天,如果不喂它们,叫它们上那儿找食去!”

  鹤鸣道:“真的喂了,您不信就瞧瞧去,后山栗树上那一窝老鸦又添了四头小的,老小六口吃得的,都在缩头大睡呢!它们比谁都还会享福!”

  一清点点头道:“喂了就好。咦!那窝老鸦不是只孵了两颗卵吗?怎么会变成四头小的?

  难道鸦卵也有双黄不成!”

  鹤鸣道:“鸭都有双黄的,老鸦也不会例外。”

  一清道:“不对!就算它们是双黄,小鸦出壳后也都该会飞了,我怎么只瞧见两头?你又在捣鬼了!”

  鹤鸣缩缩头笑道:“前天弟子上后山捡柴,见另一窝的鸦巢给雪坍了,两头老的都冻死了,小鸦在老鸦身子下面,居然还有点气,弟子就给移到这边来了。”

  一清点点头道:“好!禽鸟虽无知,慈幼之心却比人间还深,这边的两头老鸦对不是自己的幼雏肯接受吗?你别来,可能会被它们啄死的。”

  鹤鸣道:“没有的事,它们对外来的幼雏,比自己的孩子还宝贝,食物都是让小的先吃。”

  一清长叹道:“禽鸟犹推爱及他,人间却只知道残杀,比起来,真该惭愧死了。鹤鸣,西屋的周先生起来没有?”

  鹤鸣道:“大概还没有,可是弟子都已经准备仔了,粥熬在锅里,热水温在炉子上,连药也煎好了…”

  一清道:“这样才好,他有病,你一定要小心的侍候他,不能因为他穷,付不出房租就怠慢了人家。”

  鹤鸣道:“怎么会呢!弟子听他上半夜一直在咳,下半夜才安静下来,唯恐清晨鸟噪声扰了他休息,天还没亮弟子就把鸟食都运到窝里,免得吵了他。”

  一清笑道:“难怪这几天我听不见鸟声,原来都叫你给喂懒了。本来我都是习惯听鸟声起的,这几天没有鸟鸣,也习惯了睡懒觉,但睡多了,筋骨都硬了。可见人是懒不得的,业于勤…”

  鹤鸣道:“您已经这么大岁数了,是该多歇歇,弟子可不敢偷懒,功课都做了两遍了。”

  一清点点头,忽然又沉下脸色道:“鹤鸣,你半夜送鸟食,一定是用轻功上树去了,我怎么告诫你的?”

  鹤鸣俯下头,小声道:“弟子很小心,不会有人看见的。”

  一清庄容地道:“你以为小心,可是别人比你更小心。有几个高手连半里外一片树叶堕地都听得见,你难道能比树叶还轻吗?万一给人听见了,那可怎么办?”

  鹤鸣俯头道:“听见了也没什么,我喂鸟也不惹着别人,似乎没有理由找我麻烦吧!”

  一清怒声道:“什么?你竟敢跟我顶嘴了,是不是你觉得自己羽已经长成,可以不听我的教训了!”

  鹤鸣连忙跪了下来,惶恐地道:“弟子不敢!”

  一清不理他,背转脸去望着山下,鹤鸣直地跪着,一动也不敢动,他身上的热气,溶化了冰雪,将他的子都沾了。这时候,山门再度推开,出来一个险病容的枯瘦老儿,花白胡子,穿了一身敝旧的儒衫。

  看看这一师一徒,然后笑道:“老道士,大清早你又在训孩子了,雪地里怪冷的,冻僵了血脉可不是玩儿的,瞧在我的份上,饶他起来吧!”

  一清这才回过身来,哼了一声道:“周先生起来了,快去准备洗脸的热水,把药再热一热!”

  鹤鸣磕了一个头,才起身进门去了。周先生这才挨近一清身边,低声道:“老道士,你也是的,今天是他的大日子,你该叫他养养精神,好应付来人,怎么还叫他扫这么一大堆的雪,更让他在雪地里跪着…”

  一清低声叹道:“玉不琢不成器,我何尝不宝贝他?可是绝不能纵容他,用这些苦活儿磨练他,才赶得上今天的日子,雪地里跪一下算得了什么;如果他连这点苦都承受不了,身上的血海深仇更别谈了!”

  周先生道:“话不是这么说,今天可不能出岔子,万一他因为冻僵了手脚而略受影响,致为对方所乘…”

  一清连忙道:“声音轻一点,别叫他听见了!”

  周先生微愕道:“你还没告诉他?”

  一清摇摇头道:“没有,因为他这几天正是功成之际,我不愿让任何事情去刺他的心情。周老弟,你看他的成就如何?是否能与山海四奇一决?”

  周先生沉片刻才道:“这倒很难说,山海四奇现在各霸一方,势力通天,不轻易与外人接触,我也不知道他们的进境如何。不过照孩子的进境来看,似乎比咱们的老主人深得多。昨夜我在远处蹑着他,瞧他从这棵树到那棵树,不断地送鸟食,岂仅宿鸟不惊,连树枝都没动一下,老道士,也真亏你教的!我真想不到他会如此了得…”

  一清却忧虑地道:“他居然没发现你,可见还差着呢!”

  周先生立刻笑道:“他是心中无机,自然不会太留心,何况我周无尘别的功夫不行,说到这轻身功夫,大概不作第二人想,如果连这小孩子都不如,我可真该抹脖子了!”

  一清深长一叹道:“周老弟,轻身功夫我没太让他练,为的是怕影响他学别的功夫。教法是按旧主的遗书教的,成就如何,我也不敢说太有把握;但我相信他一定不逊于旧主。我只是担心山海四奇这几年的进境,万一他胜不了,我何以对泉下的旧主。”

  周先生苦着脸道:“老道,你别怪我,我不是不尽心,实在是没办法。你不知道外面的情形,四奇的势力范围百里以内,简直无法混进一步。旧的同伴,现在都投入四奇门中,我不敢相信他们,连见面都不敢,更别说向他们打听了。现在只好祈求旧主在天之灵,保佑他成功了。”

  一清道:“旧主早有预感会遭四奇暗算,所以才把这孩子早期送到我这儿。旧主出了事,也亏得你把自己的儿子送出去挡了一挡,才换得我们十年清静。老弟,孩子身上不但背着本身的血仇,也有着你的深仇,我们可失败不起,所以今之会,必须特别慎重。”

  周先生的脸上浮起了惨痛的神色,哽然道:“想起旧主对我们的恩情,一个儿子又算得什么!”

  一清道:“报恩是各尽其心,我说的不是这个,而是今天的约会,我们不能轻率从事。”

  周先生想了一下道:“战书已经发出去了,好在只是我们两人具名,四奇还不知道旧主的遗孤尚在人间。要不由我出面,你带着孩子躲在一边看着,如果不行,你们赶紧快溜,等适当的时机,再图后举。”

  一清摇头道:“那是行不通的,你我都无法再熬第二个十年,此其一;那孩子虽然心地耿直,个性却相当倔强,不告诉他实话,叫他离开很难,告诉他实话,他连一天都等不及。

  假如真的不行,唯一的办法是取消约会,好在四奇只知道我们约在金陵,还不知道是栖霞山…”

  周先生道:“你没告诉人家在栖霞山,叫人家怎么来?”

  一清道:“我对药物别有一手,那封战书指定金陵,要到中午才会显出栖霞山的地址,如果要撤退,现在还来得及。”

  周先生想了想,道:“来不及了,四奇在金陵已遍布耳目,我们两人寸步难行,只有拼一下了。而且过了今天,四奇武林盟主的身份已告确立,纵然能杀死他们,而失去了旧主武林盟主的荣衔,旧主在泉下也不得瞑目…”

  一清道:“我觉得复仇重于荣誉。”

  周先生道:“你别糊涂,四奇如果得到了盟主身份,他们不会像旧主那样忠实,一定会开启那份天魔卷来研究上面歹毒的武功,将来连报仇都没有希望了。”

  一清长叹一声道:“事情就困难在这里,旧主并非眷恋名位,一定要居武林盟主;实在是不愿让那份天魔卷现示人间,所以托孤时他再三吩咐,说他万一不测,报仇的事不必看重,无论如何也不能失去武林盟主的地位…”

  周先生道:“旧主的人格风范是不用说了,我看那孩子的气度作为,也是禀承了先人的遗传,这是很值得庆幸的一件事。我看今天还是等着四奇来赴约吧,我们最多先拼上这条命,把四奇的底子摸摸清楚,然后就看那孩子的了。”

  一清默然片刻才道:“也只好这么办了,老弟!见了孩子,你还是什么都别提,除非他能手刃四奇才告诉他身份,否则就让他一直糊涂下去。”

  周先生道:“为什么呢?”

  一清道:“因为四奇也不知道他是旧主的遗孤,不揭穿他的身份,说不定还能活下去,这是我们唯一能为旧主所尽的心了;给旧主留个后,总比绝嗣好一点。”

  周先生沉片刻,才点点头道:“好吧!四奇在中午发现地址后,到这儿还有个把时辰,你我也准备一下吧!”

  一清道:“没什么好准备的,我就是随身一剑,什么时候死,什么地方埋。”

  周先生忽然豪气振发道:“你别尽往坏处想,万一那孩子能够成功,我第一件事就是设起旧主的灵位,用四奇的首级血祭一番…”

  一清道:“我早就准备好了,观里香烛是现成的,三个牌位也都藏在老君的肚子里。如果能够成功,打破太上老君,就在殿里设祭;否则就只好让太上老君怀着那三块牌位,一生一世消化不良吧,谁叫他不长眼,叫恶人当道的!”

  周先生笑道:“你这个老道怎么如此冒渎老君…”

  一清苦笑道:“我这个老道是半路出家的,从没念过一天经,所以老君也不显灵,咱们跟他两不相欠,我还化了二十两银子,替他守了十年,讲起来,是他欠我的情。”

  周先生笑了一笑,忽又问道:“怎么是三块脾位,旧主只有两夫妇,还有一块是谁的?”

  一清道:“是你的儿子的,他替那孩子一死,值得叫孩子拜他一拜,我提的牌位是愚兄周天雄之位…”

  周先生的眼睛润了,低声哽咽道:“我在山上任了半个月,那孩子把我当菩萨似的侍奉,我想就是我那个逆子活着,也不会如此孝顺。有了这半个月,我已经够了,牌位免了吧,我实在当不起,旧主对我们…”

  一清道:“你当不起,你儿子当得起。别说了,我们进去吧,你的药一定温好了,这是我专心为你配的,喝了这剂药,你才有精神来应付今天的拼斗。这是最后一剂,我的存药已经没有了,过了今天,你的咳血可无法洽了。”

  周先生道:“只要能过今天,我那怕一口血咳死了,也含着笑到泉下的。”

  说着两个老人回到殿后,鹤鸣已经将热粥摆好,恭声道:“二位老人家请洗脸用早粥,周先生,您的药在屋里。”

  周先生慈蔼地道:“鹤鸣,我跟你师父说过了,今天你不用上山砍柴了。吃了粥,你回屋去睡一觉,昨夜你睡得很少,年青人固然不怕劳累,精神还是要靠睡眠来维持的。”

  鹤鸣笑道:“没关系,我习惯了!”

  一清道:“叫他睡是睡不着的,但柴不必砍了。你吃了早粥就到后山去,把剑再练了,中午也不要做饭,把我们藏的干脯拿出来当饭吃,再把我下的葡萄酒挖出来,我们好好地吃一顿…”

  鹤鸣道:“那不是留着过年的吗?”

  一清道:“过不了今天就不过年,过得了今天,以后天天过年。你别多问了,照我的话做。”

  鹤鸣一怔,周先生又接道:“鹤鸣,我跟你师父是老朋友了,当年我们一起在江湖上闯,结了几个厉害的仇家,才避祸此间,今天午后,仇家就会找上门来决斗…”

  鹤鸣道:“您有病,师父又是这么大的岁数,怎么能跟人动手呢?我看还是想个法子…”

  一清道:“正因为我们不行,才叫你去练习,必要时好帮帮我们的忙,此外无法可想。”

  鹤鸣道:“我的意思是跟人家说几句好话,陪个不是就算了,何必要动手拼命呢!”

  周先生笑了笑道:“鹤鸣,你看我跟你师父是坏人吗?”

  鹤鸣连连摇头道:“不是的。”

  周先生道:“我相信也不是,因此我们的仇家都是坏人,跟坏人说好话也没有用,我们只好一拼了…”

  鹤鸣道:“我可以跟他们讲理。”

  一清笑道:“希望你讲得通。你去吧,我知道你不愿意跟人打架,到时候你在旁边看着,如果我们不行,你就赶快跑,别为我们跟人家冲突。”

  鹤鸣还要开口,一清把他赶走了,周先生道:“老道,你怎么跟他这样说呢?”

  一清笑道:“我怕他惹事,才把他养成一个酷爱和平的人。但你放心,真到我们要挨宰的时候,他一定不会坐视的。他天生有一副侠义的心肠,完全跟旧主一样。”

  两个人到房里洗了脸,周先生喝下了药,才到外面一起用粥,两个人的心都是很沉重的,突然,周先生道:“老道,我想起一件很危险的事,那孩子虽然跟你练武学剑,却没有跟人动手的经验,这是很糟糕的事…”

  一清苦笑道:“我晓得,可是我不敢冒这个险。因为旧主剑笈上的剑式十分凶险,一发就足以致命,所以我极力止他与人动手,就是怕他知道了剑式的凶险后,失去了苦练的信心,因为这孩子天仁慈也跟旧主一样。”

  周先生默然片刻道:“他必须要杀人的,因为跟四奇手,不是杀人就是被杀,如果他在动手的时候,慈心突发而不忍心下手,那又该怎么办?”

  一清道:“我已经想好了,只有用一点非常的刺,才能使他明白杀人并不是一件罪恶。”

  周先生道:“老道,你究竟有什么打算?”

  一清道:“到时候再说吧,反正我们已经决定不再躲避,就得把事情做得彻底。周老弟,你的药吃下去后,还得休息一下,让药力化开,我不打扰你了。”

  周先生道:“等了十年,才等到今天,你叫我怎么睡得稳。打从半个月前我来到此地,心中就燃起了一把火…”

  一清道:“你的克己功夫太差了,得跟我学学。空山十年,我别的没学会,这个静字却已得个中三昧。你看我昨夜,依然一觉到天明,就像平常一样。”

  周先生道:“我如果有你这份涵养功夫,旧主就不会把孩子交给你了,这是各人的脾气天,到死也改不了的。”

  一清道:“你还是得躺一下,那怕睁着眼睛做白梦都行,只要身体不动,药力才能化开。”

  周先生点点头,然后又道:“保管天魔卷的空灵子会依时赶到吗?你有没有通知他?”

  一清道:“不必通知,他是地理鬼,一定会准时莅场,世上如有怪人的话,他就是其中的一个,从来也没有见他施展武功。几十年来,他身怀天魔卷,总是准时出席武林盟主的争夺战,大局决定,盟主如果无意拆视天魔卷,他又怀之远扬。据我所知,有许多人想找到他,从他身上夺取天魔卷,却没有人成功过。”

  周先生道:“此人身怀天魔卷,自己既不拆视,却只肯交给武林盟主,不知是何用心?”

  一清道:“这个谁也不知道。旧主在最后一次也曾问过他,他却笑而不答,旧主那个人又是不愿追究底的…”

  周先生又是长长一叹道:“旧主如果不是心怀善念,在最后一战时杀死四奇,就不会有杀身之祸了。”

  一清道:“拆开‘武’字,便为‘止戈’,学武的目的非在杀人,乃是以武止暴,这是旧主奉行不渝的圭臬,我们也应该尊为信条。如果不是四奇暗杀旧主,此仇必报,我也不主张杀人。周老弟,你必须去去躺躺,离中午没多久了!”

  周先生被他推进屋里躺下,一清才回到自己的屋子里,由枕下取出一柄苍纹古剑,剑出鞘,寒光照眼,他用手指弹了一下,听它铮然而鸣,声如龙,才轻轻叹道:“剑啊!你藏了十年,也许已经不耐寂寞了。今天我让你痛快地发一下,但愿你还像从前一样的锋利才好!”剑在他手中轻轻的震动了一下,发出低微的声,似乎在回答他的话,他不笑了道:

  “我知道你的习惯,静极思动,这也难怪,因为你不是一支安于匣中的仁器,在没转到我手中以前,你不知该饮了多少人血,食髓知味,你一定饥渴得厉害。今天我先用你一下,然后就要转到小主人手中去了。他可能比我更不爱杀戮,今后你的日子将会更枯燥无味,所以今天你一定要帮他的忙,使他能手刃亲仇,杀死那四个恶人,这也等于帮你自己的忙呢!”

  剑在他手中跃跃试,好像是一柄有生命的物体,一清却呛然一声,将它挥回鞘里,拍拍它道:“别忙!还早哩,你也定定,别这么不耐烦!”

  把剑连鞘又归回到枕下,他和衣躺在上面,手指向空或点或划,温习着脑中的剑式,做的十分熟练,渐渐进入了一种忘我的境界。忽然枕下的剑一声低鸣,自动地跳出鞘半尺,一清倏然惊起道:“好宝贝,你仍然那样通灵,居然能事先示警;不过你也太紧张了,放着周无尘那样一个机灵鬼在此,有了敌踪,也逃不过他耳目的!”

  说着拿起宝剑,来到周先生房门前笑道:“周老弟,好像有敌人登山了,这次你落地无尘的警觉可慢了一步。”

  房中寂然无声,一清微怔道:“这老儿莫非老得衰退了,我这样招呼他听不见。”

  推开房门,上空无一人,木窗半掩,显然人已从窗子里出去了。一清才微笑道:“周老耳目不失其聪,未免猴急了一点;还没到中午,山海四奇不会亲自来的,最多是两个探路的,何必小题大作呢!”

  不过他还是轻步跃出窗外,往山下蹑踪而去。走了将近里许,忽见枫林中人影轻闪,一清已止步笑道:“是那方施主,有兴冒雪登山,请现身相见,以便贫道接待。”

  林中人见身形已经暴,干脆走了出来,是一高一矮两个中年汉子。矮的一个拱拱手笑道:“方大哥!一别多年,兄弟们都找遍了,没想到你老哥躲在此地纳福!”

  一清见是这两人,脸色一沉道:“原来是你们?齐天星、牛金武,你们还有脸来见我?”

  矮子笑道:“方大哥,这是什么话,我们兄弟好容易找到你,是来向你问罪的,你怎么倒打一扒反怪起我们了?”

  一清沉声道:“我有什么可问罪的?”

  矮子道:“方大哥,盟主惨遭不幸,门下的弟兄全唯你马首是瞻,你却闷声不响,带了盟主南明剑谱,不声不响地溜到这儿来,一个人独享,未免太不够义气了!”

  一清沉声道:“齐天星,你们是盟主门前双卫,盟主遭难之,你们干什么去了?”

  矮子齐天星笑道:“那天我们奉盟主的差遣,出门办事去了,这可问不着我们!”

  一清冷笑道:“门前双卫是盟主刻不离身的亲信人物,你们怎么会受差遣出门,这话谁都不会相信的!”

  齐天星道:“你爱信不信,那天盟主不知为了什么缘故,将手下人一起打发出门去了,所以出事的时候,一个都不在身边了;这话也许使人难以相信,但你去问问那些旧弟兄,都可以证明我没有说谎。”

  一清道:“不必问,我知道你们是约好了,一起离开,好让山海四奇乘机暗下毒手。”

  高个子牛金武道:“方大哥,你是听谁说的?”

  一清道:“何必要听人说呢,你们现在都在四奇手下得意,这就是明证;如非事先串通好,四奇怎会重用你们!”

  齐天星脸色微变道:“方大哥,你说这话可就不够意思了。那天是林元泰续弦,在城中天外天请客,盟主自己不便前去,才叫我们俩前去代表致贺,其他弟兄也去喝喜酒了,怎么知道会出事呢!”

  一清冷笑道:“可真巧,林元泰在那天请客,盟主就在那天出了事,而事后你们都投入四奇的门下…”

  齐天星道:“那要怪你方大哥不好,你私拥盟主剑谱,一个人躲起来练,我们弟兄没了靠山,只好自寻出路。如果你方大哥早出头声明一下,我们自然跟着你走了!”

  一清冷笑道:“我不信各位有这种义气。”

  牛金武道:“这与义气无关,大家都是追随盟主,没有功劳有苦劳,剑谱自然大家有份…”

  一清冷冷地道:“原来二位是找我要剑谱的?”

  牛金武翻下脸道:“不错,凭什么你一个人独剑谱?”

  一清哈哈一笑道:“二位怎知剑谱在我这儿?”

  齐天星道:“因为我们在家里没找到剑谱,而且盟主最信任你,自然是交给你保管了。”

  牛金武道:“再说你如果未得剑谱,凭什么敢向四奇下战书,要保持武林盟主之位。剑谱你已经练成了,能否保有盟主之位我们不管,但剑谱可应该出来由我们保管了!”

  一清微微笑道:“是四奇叫你们来讨剑谱的吗?”

  牛金武道:“山海四奇所能已超出了昔日盟主,一本南明剑谱,在他们眼中已不足重视,是我们自己来要的。”

  一清微微笑道:“这么说,你们前来,四奇还不知道?”

  牛金武遗:“不知道,你的那封鬼信不到时间不会现字迹,我们是自己摸得来的。”

  一清笑道:“二位能摸到此地还真不容易。”

  齐天星道:“我们确实花了不少精神,好容易问到栖霞山上,有个叫一清的老道,再从你‘方易清’的名字上推测,或有可能;在山上又问了几个做买卖的,根据他们口述你的长相,总算才确定了是你。方大哥,四奇现在还不知道你在这儿,我们卖个情,赶来通知你一声,凭南明剑谱上那点技业,连一奇都胜不了,你还是快点逃命吧!”

  一清冷笑道:“四奇势力庞大,金陵周围都在他们耳目的监视之下,要逃恐怕不可能。”

  齐天星道:“我们俩负责一条路线,只要你肯出剑谱,我们就放你过去,保证没有问题!”

  一清沉声道:“剑谱不在我这儿。”

  牛金武怒道:“姓方的,你别找死!”

  齐天星忙道:“方大哥,剑谱交给我们,多少总算是落在自己人手里。你打是绝对打不过的,何苦让盟主的技业就此失传呢?何况还可以换回你一条老命。”

  一清冷笑道:“剑谱不在我身边,我也没有学南明剑谱上的武功,那是盟主的技业,我们不该私练。”

  齐天星道:“你没有学剑谱上的武功,凭什么下战书约四奇,要保持武林盟主的地位。”

  一清庄容道:“因为今天是武林盟主替之期,四奇以为暗算了盟主后,天下无人可与伦比了,我却不认这个帐;胜不胜得了是另外一回事,至少让他们知道,武林盟主朱南明的门下人还没死绝,还有一两个不怕死的会跟他们争一下;同时也向他们算一下暗算盟主的旧帐!”

  齐天星道:“朱盟主是四奇杀死的不错,但不是出于暗算,那是经过公平的决斗…”

  一清冷笑道:“你怎么知道?”

  齐天星顿了一顿,才说道:“是推倒山陶奇亲口说的。”

  一清道:“放!十二年前他们四个人合战盟主,仍然一败涂地,短短两年内,他们竟能胜过盟主?何况盟主夫人一身技业,并不在盟主之下,说什么也不会败给他们!”

  齐天星道:“你也许不信,四奇从泰山一战败绩后,发奋苦练武功,进境一千里,两年内的成就,令人无法想像。盟主死后第二天,他们召集旧弟兄,各现绝技,盟主所能,他们无一不能,他们所能,却未见盟主办到过。这样,我们才没话说,改投在四奇门下听命了。”

  一清冷笑一声道:“旧主尸骨未寒,你们就立刻改节了。”

  牛金武也冷笑道:“我们在朱南明手下做事,不是卖身给朱家当奴才,我们追随的是武林盟主,可不限于谁。如果你姓方的今天能击败四奇争到武林盟主,我们立刻也会投到你手下,听候驱策。”

  一清道:“那可不敢当!”

  牛金武冷冷道:“谅你也没这个命。一句话,出剑谱来,我们可没时间跟你多磨下去。”

  一清忽然笑道:“南明剑谱既然已不足以敌四奇,你们拿去又有什么用,还不是在四奇手下当奴才。”

  齐天星笑道:“四奇现在各霸一方,需才方殷,要是想在四奇之下出头,必须要靠真本事。我们如果得到了剑谱,至少可以挣个高一点的地位,对旧弟兄,也可以多照顾一下。

  四奇手下的人,都比我们强,我们老是受控制,就是技业不如人。所以我们有点好处,好歹也算是给朱盟主争口气。盟主虽死,四奇要过了今天才能登上盟主之位,我们今天仍然算是朱盟主手下的人,如能强于四奇的手下,何尝不是朱盟主脸上的风光!”

  一清怒声道:“盟主有你们这些手下已经很够风光了!”

  齐牛二人脸上都显出了怒,牛金武更是难以忍耐,厉声道:“姓方的,十年风水轮转,我们在四奇门下十年,四奇可不像朱南明那么小气,多少都给了点好处,认真动起手来,可轮不到你姓方的的称老大了!”

  一清冷笑道:“你们认定了南明剑谱在我身边,也知道我学成了,还敢找我动手吗?”

  牛金武道:“南明剑谱在你手中,我们自然有办法对付;剑谱只有到我们手里,才能发挥更大的效果。”

  一清脸色忽转悲愤道:“你们这是不打自招了,四奇一定是用暗算手法,杀害了盟主夫妇,你们学会了那种手法,才敢私自前来找我叫阵。”

  牛金武神色一决道:“告诉你也无妨,朱南明之死,是我们与四奇合作的结果,朱南明如何死,我们都看得一清二楚;如果你不出剑谱,那个方法就会用来对付你!”

  一清将剑一扬:“我没有南明剑法,也不怕你们暗算,可是今天我发誓要宰了你们这两个叛贼为旧主报仇!”

  牛金武冷笑一声道:“老齐,别跟他噜苏了,这老儿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给他点颜色瞧瞧,得他不死不活,看他还敢嘴硬!”

  齐天星道:“方大哥,这是最后一个机会,你出剑谱,还可以保全这条老命,大家不伤和气;如果等我们出了手,你想不也不行,罪可受大了!”

  一清气极挥剑进,牛齐二人倏然分开,每人在问撤出一支软钢索鞭,分头进扑。

  一清从容挥剑,剑法劲厉,身形轻便,完全不像他以前那种龙钟老态。可是另外两支索鞭也不含糊,连卷带砸,将他的一支剑得死死的,始终攻不进去。

  恶斗了四五十合,战况虽烈,却毫无胜负迹象可寻,一清的剑攻多于守,牛齐二人守中有攻,方寸不

  牛金武道:“老齐,这老儿剑法是凝炼多了,但的确没有南明剑法的路子,也许他真的没得到剑谱。”

  齐天星道:“管他有没有,我们先将他收拾下来,在四奇面前也好代;否则,我们私离职守,罪状可不轻。”

  牛金武道:“那倒没关系,栖霞山这边原是我们的监视区域,我们就说查访时被他上了…”

  齐天星道:“老牛?你真想得简单,别看四奇对我们大方,骨子里并不信任我们,栖霞山明里是交给我们监守,他们暗中一定还另外有人监视我们的行动。”

  牛金武道:“我晓得,监视也不怕,我们是在职责范围内行动,能提前找出方易清行踪,无罪而有功。”

  齐天星道:“可是四奇如果知道我们来索取剑谱,那就难以代了,所以我们必须快点得手,免得被人知道了…”

  牛金武道:“这倒不错,万一在我们没得手以前,有人赶到了,这老儿叫了出来,你我都难逃律责…”

  齐天星道:“这老儿的剑法很扎手,凭武功胜他太费事,还是用十年前四奇的老法子,给他一个狠的。”

  牛金武立刻道:“老齐,你怎么这样大胆,直起嗓子吼,好果给人听见了,咱们还想活吗?”

  齐天星笑道:“附近没有别人,何况昨天我还听推倒山陶奇亲口说过,今天他们得到武林盟主之后,第一件事是揭开天魔卷上的秘密,第二件事就是公告武林,说明十年前杀死朱南明的真相,这个秘密已经没有保守的必要了。”

  牛金武道:“他们真会宣布吗?”

  齐天星笑道:“为什么不会,这是他们的得意之作,勇如朱南明夫妇,尚且不能抗拒,他们正想借以立威,看看还有谁敢违逆,尝尝那个滋味。”

  牛金武道:“东西是我们偷来的,真假还不知,再说我们没经过练习,是否能趁手还成问题。”

  齐天星道:“没问题,那天我们也看见了,并不要什么特别手法,我们只要自己小心别沾上就行了。”

  说时一旋身形,站到丈余外,抢好一个位置,牛金武也飞快抢到另一边,二人相距约有三丈,将一清夹在中间。一清本来想追上去的,但是又停住了,大概是想明白一下,当年旧主是在什么情形下遭害的。

  牛金武嘿嘿冷笑,道:“方易清,你虽然还没有争到武林盟主,却能争到朱南明的同样下场,也算你运气了。”

  一清剑而立,眼中出怒火,一动也不劲,只有他手中的剑不住地啸鸣,似乎在向他告警。

  牛齐二人各打了一个暗号,双双伸手入怀,似乎要掏出什么东西,忽然林中轻轻一响,来两点寒光,势于奇疾无比,牛齐二人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寒光已透心而过,两人连一声都不发,扑然倒地。一清反倒怔住了,一紧手中的剑,厉声喝道:“谁?快出来!”

  树影后施施然走出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长相斯文,年纪却很大了,女的不过三十上下,脂粉不施,淡雅宜人,脸上还带着一股啤睨天下的傲笑。

  一清眼睛瞪得大大的,片刻后才道:“原来是空灵先生与海女陶姗姗,二位怎么凑到一起来了?”

  男的微笑道:“一清先生原来就是方大侠,这次可把我难住了。十五年一度武林盟主交接之期将届,朱盟主身故,我居然不知道继起者为谁;幸好碰到陶女侠,出示先生与周无尘的联名战书,我才知道地点…”

  海女陶姗姗一笑道:“见证人空灵子尚未莅临,我们的两个手下竟然先对先生无礼,实在太不应该了。所以我薄示惩戒,以为先生赔礼,请先生原谅!”

  空灵子笑笑道:“本届争夺武林盟主的人只有山海四奇,朱盟主身故,二位是为朱盟主卫冕呢?还是自作打算?”

  一清沉声道:“卫冕者另有其人,我们只是为已故旧主遭受暗害之事,要求一个公道。”

  空灵子连忙问道:“卫冕者是谁?这可不能了规矩。二位是朱盟主门客,勉强还算有资格,别的人可不行!”

  一清道:“阁下放心,卫冕者一定此我与周无尘更具资格,只是目前还不到宣布的时候。”

  陶姗姗问道:“为什么战书上不写明?”

  一清道:“战书上只邀四位来此解决朱盟主的血债,与武林盟主的事无关,何必要写明?”

  陶姗姗笑道:“我还以为是一件事呢;你要分开来办也行,现在可以把那卫冕者请出来了吧?”

  一清道:“别急,山海四奇只来了你一个人,等你们四个人一起到了,自然会有人接待。”

  陶姗姗笑道:“家兄与外子已经来到了,只有家嫂还在后面,马上就会到的。一清先生,你的战书上虽然未列详细地点,却也难不到我们。你的战书上要到中午才现字迹,我们从一清先生这个名号上,认定除了方易清别无他人;再根据你的惯例,用各种药物一试,终于在两个时辰时现出了栖霞二字,虽然慢了一点,到底也此你所估计的时辰早了两个时辰。怎么样?我们还不含糊吧?”

  一清愕然,问道:“你们在两个时辰之前就知道了地点?”

  陶姗姗点头道:“不错!花一个时辰赶来,家兄与外子从另一个方向上山,现在可能已经在你的小庙里等侯了。家嫂与我同时出发的,照道理也应该到了,可能是受了耽误,但是你放心,没有人拦得住她,她一定会到的。”

  一清神色大变,一言不发,回头迳奔,到了观前,但见周无尘正与一个中年女子理论,见到他忙叫道:“老道,你的计算欠准,我在右山碰上探海夜叉耿四娘,斗了将近半个时辰,你怎么搞的,到现在才回来…”

  那中年女子笑道:“斗半个时辰是我故意让的,周无尘,凭你这点本事,老娘三招之内就能宰了你。姗妹,你跟方易清动过手没有?他是否高明一点?”

  陶姗姗笑道:“没有,倒是齐天星、牛金武这两个混蛋跟他手下平平,实在懒得去理会。”

  耿四娘笑道:“那一对混蛋怎么摸来的?”

  陶姗姗道:“他们是自己摸来的,而且想先来把南明剑谱到手,我一气之下,就宰了他们。”

  耿四娘笑道:“杀得好,这两个狗头,昨天居然偷了你哥哥的两枚追魂火梭,实在也该死。那梭你拿回来没有?”

  陶姗姗含笑道:“没有,那是假的,真的全在我这儿。”

  一清沉声道:“你们杀死朱盟主夫妇就是用的追魂火梭吗?那是什么东西?”

  陶姗姗笑道:“这是我精心独创的一种杀人利器,不过,你还不够资格享受,我们凭武功,就够击败你们了。”

  耿四娘笑道:“说什么击败,看周老儿那两下,老娘一个手指头就可以捏死他,方易清既然连两个宝货都应付不了,大局就定了。空灵子,把天魔卷拿来吧!”

  空灵子道:“别忙,武林盟主尚未决定,老朽的天魔卷只交给武林盟主,别人无权过目。”

  耿四娘笑道:“朱南明已经死了,天下武林中人连个挑战的都没有,只剩下我们四个人了。推倒山陶奇是我的丈夫,我的弟弟山魈耿奇又是姗姗的丈夫,我们四个人姑嫂带郎舅,亲上加亲,谁都不争谁的,山海四奇等于是一个人,你谁都是一样,快拿过来吧!”

  空灵子道:“旧任盟主朱南明尚有卫冕人。”

  耿四娘哈哈大笑,道:“就是这两块料吗?你看看他们可配。空灵子,别麻烦了,天魔卷到底记载些什么?”

  空灵子笑笑,道:“天魔卷上的武功可以造就出一个空前绝后的武林奇才,任何一招一式都是杀人不见血的武林奇学,所以,必须交给武林中技艺最高的一个人保管。”

  耿四娘道:“空灵子,你自己为什么不练呢?”

  空灵子笑笑道:“老朽生非其才,这种绝世的武功,不是人人可学的,必须有绝顶才华、天纵奇资才克当此…”

  耿四娘笑道:“我们四人号称山海四奇,朱南明身死十年,江湖上无人敢撄其锋,难道还不够资格?”

  空灵子道:“除了武林盟主外,谁都不够资格,你们等得到武林盟主的地位后再说吧!”

  耿四娘还要开口,陶姗姗道:“嫂子,方易清说朱南明还有个卫冕人,要我们击败那人才行。”

  耿四娘叫道:“是谁?朱南明一家都死绝了,还有谁够资格卫冕,这资格可不是随便取得的。”

  陶姗姗道:“我问他他个说,一定要等我们四个人到齐了宁肯宣布。嫂子,我哥哥跟死人呢?”

  耿四娘道:“他们先上来的,我也不知道。”

  周无尘与一清的脸色又是一变,周无尘道:“老道,他们别是找上孩子了。你也是的,我闻警离开,你就不该随便离开,把孩子一个人丢下来。”

  一清急了,高声叫道:“鹤鸣,你在那儿?”

  声音龙虎啸,震得树上积雪纷纷下堕,耿四娘笑道:“老鬼的中气还很足,看来这十年倒是没搁下,你在山上当老道,还带着个孩子,是从那儿拐来的?”

  一清不理她,继续长啸召唤,没多久,鹤鸣笑嘻嘻地从殿后出来道:“师父,您叫我?

  有什么事吗?”

  一清见他安然无恙,才松了一口气。鹤鸣看见多了三个人,笑嘻嘻地道:“师父,这就是要找您上门来决斗的仇家吗?”

  周无尘忙问道:“你在后山碰到谁了?”

  鹤鸣笑道:“有两个凶霸霸的大汉,一来就问我方易清在那里,我说不认识,他们就要杀我。”

  一清惊道:“你跟他们动过手了?”

  鹤鸣道:“没有,您不准许我跟人打架,可是我又不能站在那儿被他们杀死,只好跟他们捉藏了。说也好笑,他们两个人捉不到我,竟发起脾气,自己打起来了。”

  周无尘道:“胡说,他们怎么会自己打起来呢?”

  鹤鸣道:“他们想分开来捉我,一个在左,一个在右,把我的退路都封死了,我没有办法,只好站在中间不动,等他们扑上来,我才突然跳起来,结果他们扑了个空,两人撞在一起,一个挨了一巴掌,一个挨了一拳。当然,他们是想打我,只是我躲得快,他们互相打上了。”

  周无尘忍不住笑了起来道:“现在呢?”

  鹤鸣道:“我忘了说,他们对打的地方是个深坑,上面被雪盖住,雪又结了冰,我一个人站在上面还行,他们两人一挤一,雪就裂了,他们也就掉了下去;我正想用绳子拉他们上来,就听见师父叫我…”
上一章   江湖风雨十年寒   下一章 ( → )
剑在江湖冷剑烈女鹫与鹰刀下不留人禁宫情劫独臂刀荒野游龙环剑争辉红粉刀王风流铁三角明珠劫
麻雀小说网最新更新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江湖风雨十年寒,本章内容为第一章的全文阅读页,江湖风雨十年寒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江湖风雨十年寒最新章节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与下载,尽在麻雀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