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江湖风雨十年寒》第二十四章的全文阅读页
麻雀小说网
麻雀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麻雀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江湖风雨十年寒  作者:司马紫烟 书号:41571  时间:2017-9-20  字数:7550 
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下一章 ( 没有了 )
  瞬息间的变化,使得现场的空气,几乎凝住下来。

  片刻之后,南明山庄方面的人,才在方易清带头之下,向三人停身之处奔了过去。

  鹤鸣翻身跪倒,向朱南明夫妇拜了下去。

  朱南明夫妇扶起鹤鸣之后,在师父东岳散人诸葛子玉面前,不敢接受众人参拜,立刻闪身一旁。

  众人这才再向诸葛子玉拜了下去。

  然后簇拥着三人,缓缓向场中走来。

  天地教中人,最感惊骇的莫如四奇。

  他们在十年前的深夜,明明眼看已把朱南明夫妇杀死在庭院之内,如今竟活生生的在面前出现。

  这一惊,非同小可,一个个瞠目结舌,谁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欧天也在这时,退回阵中,两眼只顾直直的瞪着发楞。

  只有唐凤仙,神色间如醉似痴,半晌,才进出一句话来,道:“好啊!诸葛子玉,我早就料定你不曾死,所以才再行出山,今天终于又看到你了!”

  诸葛子玉目光如电,缓缓扫过全场一眼,轻轻叹息一声,却不曾说什么。

  朱南明望着方易清等人道:“各位都请退下,今天的事,由朱某自己了断。”

  众人不敢抗违,各自无言的向后退了几步。

  只听“呛啷”一声,朱南明已翻腕拔出佩在间的青龙宝刀。

  在阳光照下,金芒四,耀目生辉。

  朱南明在十年前,一向用的是剑,此番亮出青龙宝刀,显见是他在泰山的十年间,又研出新的武功路数。

  陶奇终于硬着头皮喝道:“姓朱的,你明明已被我们杀死,今天莫非是借尸还魂?”

  朱南明不动声,道:“朱某没有工夫和你们多费舌,还不过来领死!”

  陶姗姗冷叱道:“要打可以,先把我妹妹放回来再说。”

  朱南明楞了一楞,花得芳早牵着陶娟娟走了过来,深施一礼道:“朱大侠,这丫头就是陶姗姗的妹妹。”

  朱南明掠了一眼,道:“为朱某的事,连花老弟也仗义相助,朱某先谢过了,至于这位姑娘,不妨把她先放回去。”

  花得芳略事犹豫,道:“朱大侠,留着她也好做个人质。”

  朱南明淡然一笑,道:“花老弟只管把她放回去,朱某行事一向不愿给人留下话柄,何况对付四奇。”

  花得芳无奈,只好为陶娟娟解开绳索,眼看她奔回对方。

  这工夫,四奇已全亮出兵刃,耿四娘森森笑道:“朱南明,上次算我们不曾真正把杀死,让你多活了十年,此刻该是你真正的死期到了!”

  耿奇接道:“姓朱的,十年后的今天,我们已不是当年的四奇了,连当年我们都对付了你,现在你更是白白送命!”

  朱南明傲然说道:“当年朱某是在你们四人联手合攻之下,更加弓弩手暗中施袭,再到你们的暗算,料想今天你们仍不敢单打独斗,你们还是一齐出手好了。”

  四奇果然不敢单打独斗,互递了一个眼色,一声暗号之下,齐齐冲下场来。分成四个位,把朱南明团团围住。

  虽然尚未正式锋,但全场所有的人,却都在这风雷骤发前的一刻,几乎每个人的心都紧迫得近于窒息。

  尤其鹤鸣、周天雄、沈月红、苗秀秀等从未见过朱南明施展武功的人,更是连呼吸也近于静止,似乎都已无法承受这惊心动魄一刻的到来。

  四奇个个武功高不可测,四人联手,威力可想而知。

  朱南明一人独战四奇,纵然他功力已达登峰造极之境,也难免令南明山庄方面的人,为他紧-一把冷汗。

  鹤鸣担心父亲有失,心情的紧迫,就更可想而知了。

  再看场中,朱南明双目微睁,只是凝神蓄势而立,并无抢先出手之意。

  这样一来,四奇似是也都不敢贸然出招。

  就这样足足僵持了半盏热茶的工夫过去,陶奇才在笑声中,首先挥剑向朱南明当刺去。

  耿奋、耿四娘、陶姗姗几乎也在同一时间发动,四柄剑分前、后、左、右四个不同方向递出。

  朱南明长啸一声,挽起青龙宝刀,金芒围着身形一转,有如飞瀑虹,一阵波波暴响,将四柄剑全数架格开去。

  四奇一剑递出,二剑再发,四个人配合得天衣无,恰到好处。

  瞬息之间,朱南明的前后左右,丈余方圆之内,全被一团银芒笼罩,剑影之密,几乎连水也泼不进去。

  渐渐,剑影越来越密。

  到后来,只见光圈一团,根本不知朱南明身在何处。

  两边观战的人,全看得心弦震颤,目瞪口呆。

  剑影刀光飞舞之际,突闲一声惨呼,血雨溅之中,一条手臂飞了出去。

  接着,一个硕大身躯,倒在地上。

  由于剑影太密,看得人头晕眼花,竟然谁都无法看清倒下去的到底何人。

  不过,可以断定绝非朱南明,因为若是朱南明,四奇就没有必要再打下去了。

  四奇倒下一个,其余三人剑势已略见混乱。

  果然,七八招过去,又是一声闷哼,一颗人头,由刀光剑影中飞了出来。

  双方攻势缓慢下来,到这时众人方才看清,先前被削掉臂膀倒在地上的是陶奇,继而人头落地的则是耿奇。

  四奇去了二奇,只剩下两个女魔,心慌意之下,耿四娘又是一声惨号,生生被青龙宝刀削去双腿,一个人变成三截。

  陶姗姗大骇之下,急急撤身向后狂奔,朱南明追上两步,青龙宝刀由后背猛然劈了下去。

  陶姗姗见势不妙,不敢招架,连窜连逃,躲到花得芳身后,吓得昏死过去,倒在玉面郎君怀中。背后被削去一片皮,鲜血渗出殷红一片。

  朱南明奋其神勇,不到一盏热茶工夫,连败四奇,这等身手,这等威势,使得在场的人,除诸葛子玉、欧天、唐凤仙外,全都噤若寒蝉。

  却听桀桀怪笑声中,一条人影,凌空而降,直落在朱南明身前,竟是天魔神叟欧天。

  朱南明后退两步,躬身一礼,道:“这位可是欧老前辈?”

  欧天哼了一声,道:“难得你还认识老夫,朱南明,你顷刻之间,连斩四奇,毁灭了天地教,这等武功,老夫方才看了也佩服不已,有胆量,再和老夫此划比划!”

  朱南明脸色微微一变,道:“朱某与欧前辈往日无怨,近无恨,何必苦苦相?”

  欧面怒气,道:“说得可倒轻松,三十年前老夫尚未归隐之时,你就胆敢登上武林盟主之位,你那眼中还有老夫没有?”

  朱南明歉然一笑,道:“老前辈言重了,朱某这武林盟主之位,系武林同道公推而来。

  晚辈在东岳随家师隐居十年,此次复出,绝无重为武林盟主之心,老前辈如果看中了武林盟主名位,只管自己做下去。”

  欧天冷笑道:“老夫此番出山,若能登上武林盟主之位,总也不枉一生。不过,我还不想平白获得这一名位。”

  朱南明道:“老前辈意何为?”

  欧天道:“所谓武林盟主,必须武功天下第一,你是前任盟主,老夫必须先杀了你,然后登上武林盟主之位,才觉心安理得。”

  朱南明青龙宝刀一横,道:“如果老前辈执意以武力相见,就请赐招,朱某情愿斗胆领教!”

  欧天嘿嘿一笑,蛇头杖斜斜点下。

  朱南明抡起宝刀,向上挥去。

  刀杖一,两人各自被震退三尺。

  欧天裂嘴一笑,蛇头杖有如毒蟒出,霎时再幻化成千百条银蛇,挟着狂飙般锐风,直奔向朱南明全身各处要

  朱南明刀化金芒,罩住全身各处。

  十几招过去,但见杖影愈来愈密,得朱南明连退数步。

  忽听一声入耳惊心的沉喝,道:“住手!”

  欧天和朱南明不约而同的停下手来。

  众人定睛看去,说话的却是东岳散人诸葛子玉。

  诸葛子玉喝声过后,人已徐徐走进场来,目注朱南明,道:“你且退到一旁。”

  朱南明依言躬身退了出去。

  诸葛子玉再望向欧天,道:“小徒南明在欧兄面前,论身分只算后生晚辈,何必苦苦相,山人不才,倒颇愿意领教欧兄几手高招。”

  欧天嘿嘿笑道:“去了徒弟,来了师父,诸葛子玉,老夫早就想试试你的一身绝学,究竟高到什么地步,可惜几十年来,始终找不到机会。”

  诸葛子玉道:“如今机会到来,欧兄又岂能失之臂!”

  欧天两眼翻了几翻,道:“你可知道,方才老夫和令徒手,只是逗着他玩玩,此刻碰上了你,就无法再客气了。”

  诸葛子玉道:“你我都是行将就木的人了,山人与欧兄那来这大的仇恨?”

  欧天忽然发出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笑声,道:“诸葛子玉,用不着明知故问,老夫数十年来,始终得不到天魔龙女唐女侠的垂青,你可知道她是为了什么?”

  诸葛子玉道:“唐女侠心里的事,山人如何知道?”

  只听唐凤仙沉声道:“你是聪明绝顶的人,为什么会不知道?这种事情,难道还要我直说出来么?”

  欧天接口苦笑道:“你听到没有?如果世上没有你,也许老夫早就得偿宿愿了!”

  诸葛子玉尚未来得及答话,唐凤仙却啐了一口,冷叱道:“欧天,少给我作白梦,即便你今天打败了诸葛子玉,老娘照样不会理你,你若知趣,趁早再回山去,免得在这多后生晚辈面前,丢人现世。土都快埋到脖子了,还在那里自作多情,老不知羞!”

  欧天面颊上霎时泛起一阵痉挛,猛一跺脚,道:“不管你理不理我,老夫先拔去这个眼中钉再说!”

  蛇头杖刚要点下,却又停了下来,道:“老夫不杀手无寸铁之人,诸葛子玉,快取过兵刃接招!”

  诸葛子玉淡然一笑,道:“山人数十年来,从未用过兵刃,欧兄若非打不可,只管赐招。”

  欧森森笑道:“这可是你说的?”

  诸葛子玉不动声,道:“不必多言,山人就空手接你几招试试。”

  欧天依然施出老招式,蛇头杖一举,斜斜的点了下来。

  诸葛子玉双手一翻一错,了上去。

  欧天的武功,全场的人,有目共睹。诸葛子玉仅凭一双敌,谁都难免为他-着一把冷汗。

  片刻之后,杖影已有如天繁星,挟着呼啸劲风,大有风雨骤发、排山倒海之势。

  诸葛子玉身形和双手,也随着不住飘忽移动,不知怎的,那杖影始终伤不到他。

  这情形实在近乎神奇,似乎在他周身已凝注了一般无形的罡气,蛇头杖杖势再紧,就是无法近他周身半尺之内。

  不知过了多久,更不知诸葛子玉用的什么手法,欧天手中的蛇头杖,竟然飞了出去。

  接着“砰”的一声,诸葛子玉再一掌拍中了欧天前

  欧天站身不住,一股摔坐地上。

  诸葛子玉急急俯下身去,将欧天扶了起来,歉然一笑,道:“承让承让,山人多有得罪了!”

  欧天站起身来,面色看不出半点表情,长长吁口气,道:“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

  老夫就这样完了!”

  朱南明也在这时,取起地上的蛇头杖,双手递上,道:“老前辈请收起兵刃。”

  欧天接了过来,双手握住蛇头杖中央,微一用力,把蛇头杖折成两截,顺手往地上一抛,惨笑道:“还要这劳什子做什么,丢了它,总算落个干净!”

  诸葛子玉过意不去,道:“欧兄这算何意?”

  欧天淡然一笑,道:“老夫到现在终于一切明白了,难怪唐女侠一直不把我放在眼里,原来诸葛大侠不论人品、文才、武功都比我高出多多,回想起这数十年来的往事,老夫此刻的心情,反而平静多了。”

  诸葛子玉扶住欧天,道:“欧兄,你的绝世武功,山人又何尝不由衷敬服,胜败乃兵家常事,方才多有得罪,但愿欧兄不再计较。”

  欧天叹口气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兄弟一生狂妄任,从此刻起,应该回山好好闭门思过了!”

  诸葛子玉道:“欧兄如此说话,倒教山人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

  欧天侧脸望了唐凤仙一眼,神色霎时显得无此的肃正,一字一句的说:“诸葛大侠,此番一别,也许后会无期,但愿你不要辜负唐女侠的一片心意,兄弟告辞了!”

  说着,一拱手,转身扬长走去。

  诸葛子玉忙道:“欧兄,数十年来,难得有此聚会,还请留步!”

  朱南明接道:“欧老前辈,此番盛会不易,晚辈正要设宴款待,何苦这里离去!”

  欧天头也不回,当走到唐凤仙面前,又是一拱手,道:“唐女侠,再会了,今一别,老夫虽不能再见到你,但不论身在何处,必当永远为你祝福!”

  唐凤仙面色凝重,幽幽一叹,道:“老东西,他们师徒如此盛情相邀,难道你真的不肯留下么!”

  欧天不再言语,掉头大步而去。

  诸葛子玉眼见欧天孤伶伶的身影,消逝在远处林间,也不喟然一叹,道:“他虽然倔强了些,总还不失情中人!”

  群豪在这刹那,也感神色黯然,尤其方易清、花得芳、鹤鸣等和他过手的人,不难看出他虽属一代魔君,却依然宅心仁厚,只看他这两次对手下落败之人,从不施予毒手赶尽杀绝,便可知他心地本极善良了。

  诸葛子玉再望向站在远处的唐凤仙,道:“唐女侠,你也该进庄接受小徒的一番款待了!”

  唐凤仙霎时面泛红霞,低着头,姗姗走了过来。

  别看她偌大年纪,依然显得娇羞不胜,轻声说道:“几十年来的期待,终于也有今天!”

  诸葛子玉又是一声长叹,道:“人非草木,山人岂是铁石心肠,只因山人有一段不可告人的隐衷,所以才和唐女侠之间,造成了数十年的误会,设若今不见,谁也不知这场误会,要拖延到什么时候!”

  唐凤仙双眸光“啊”了一声,道:“原来你内心尚藏有隐衷,待会儿应当对小妹解释一番了。”

  诸葛子玉漠然一笑,道:“就让它永远藏在内心深处吧!”

  却见空灵子双手捧着一个黄绢包裹,来到朱南明面前,道:“盟主,这东西应当归还你了。”

  朱南明一怔,道:“这是什么?”

  空灵子道:“这就是你有权拥有它却从未翻阅过的天魔卷。”

  朱南明道:“朱某三度任武林盟主,都不曾拆阅过它,如今已失盟主之位,何必再拥有它?”

  空灵子正道:“盟主三任之期虽过,但在新任盟主尚未推出之前,你依然保有盟主之尊,何况,如果老朽的预料不差,你仍会被再度推为第四任盟主。”

  朱南明双手一抱拳,道:“空灵先生何出此言,朱某此番下山回庄,只求归隐林泉,在家师膝前稍尽弟子之礼,安享余年,于心已足,从此杜门谢客,永不过问武林中事。”

  空灵子顿了一顿,道:“盟主既有归隐林泉之心,老朽也不敢勉强,但老朽也已年纪老迈,保管天魔卷的重责大任,自感今后已无法胜任,此刻在盟主台前,还天魔卷,恳请盟主另选高人,担当此任,也了却老朽一桩心愿。老朽所感于心稍安的,是保管这东西数十年来,尚未出过差错。”

  朱南明长长一叹,终于从空灵子手中接过天魔卷,道:“空灵先生数十年来的辛劳,朱某先在这里谢过了!”

  说着,神色转为恭谨,望向诸葛子玉,道:“弟子请示师父,这东西该如何处置?”

  诸葛子玉摇摇头,道:“这种东西,留之无益,但为师乃局外之人,不便置喙。”

  只见唐凤仙一把从朱南明手中抢过黄绢包裹,冷冷说道:“诸葛大侠,你可知道天魔卷是因你而起?”

  诸葛子玉神色茫然,道:“这话从何说起?”

  唐凤仙脸色又泛红晕,像颇难启齿的顿了一顿,道:“事到如今,小妹只有实说了,当年小妹对你一往情深,你却始终不理不睬,小妹一气之下,从此恨尽天下男人,所以才在归隐之前,化了三年工夫,搜集武林中所留下的各种歹毒武学,再加上个人独创之秘,整理出天魔卷三十四章,公诸武林,用心不外是想使天下大,以略减我心头之恨。”

  诸葛子玉蹙眉摇头,道:“这又是何苦。”

  唐凤仙展颜一笑,道:“如今你既然已对小妹误会冰释,这东西自然不必再留在世上。”

  唐凤仙边说边把天魔卷还空灵子,道:“天魔卷当年是由我一手完成的,只有我才有权处置它,你既然是数十年来的保管之人,现在就依照我的吩咐,把它立即毁去。”

  空灵子如奉纶旨,把黄绢包裹放在地上,解开黄绢,取出火折子,在唐凤仙监视之下,三十四章武学秘笈,霎时化为灰烬。这时,天地教随四奇前来的高手,早已散尽,陶姗姗受伤倒在一边,只有陶娟娟一人,尚在嘤嘤啜泣。

  朱南明黯然一叹,道:“当真是树倒猢狲散,四奇生前,势力何等浩大,如今身后,竟连个收尸之人也没有,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于此可见了!”

  周海山闻言,连忙招呼庄上的人,近前清理现场。

  朱南明望着诸葛子玉,躬身深施一礼,道:“弟子恭请师父进庄!”

  诸葛子玉走近两步,挽着唐凤仙的衣袖,低声道:“唐女侠,请随山人进庄吧。”

  唐凤仙双颊愈加红,垂首随在诸葛子玉身后,缓步向大门内走去。

  群豪也都紧紧跟在身后。

  鹤鸣、沈月红、苗秀秀在棵大树下窃窃私语。他们在羡慕、在惊奇,诸葛子玉、唐凤仙二八的情爱。

  忽听庄内鞭炮之声大作。

  不知什么时候,庄内数百庄丁,齐集大门之内的广场上,响起一片不绝于耳的欢呼。(全文完)
上一章   江湖风雨十年寒   下一章 ( 没有了 )
剑在江湖冷剑烈女鹫与鹰刀下不留人禁宫情劫独臂刀荒野游龙环剑争辉红粉刀王风流铁三角明珠劫
麻雀小说网最新更新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江湖风雨十年寒,本章内容为第二十四章的全文阅读页,江湖风雨十年寒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江湖风雨十年寒最新章节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与下载,尽在麻雀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