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宿主》第二十章释放的全文阅读页
麻雀小说网
麻雀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麻雀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宿主  作者:[美]斯蒂芬妮·梅尔 书号:41719  时间:2017-9-22  字数:8560 
上一章   第二十章 释放    下一章 ( 没有了 )
  杰布任由我大声地哭泣,没有妨碍我。他没有发表任何评论,一直听着我不断地鼻子。只是在我完全沉默了足足有半小时那么久之后,他才开口。

  “还是醒着吗?”

  我没回答,我已经太习惯沉默了。

  “你想从里面出来,伸展一下身体吗?”他提议道“一想到那个愚蠢的,我的背就疼。”

  反讽的是,考虑到我已经在令人疯狂的沉默中过了一星期,而我却没有心情找个同伴。不过他的提议不是我能拒绝的那种,我还没想好,我的手就把我从里面拖了出来。

  杰布双腿盘坐在垫子上。我晃动着把四肢伸出来,翻动肩膀的时候,我关注着他的反应,不过他闭上了眼睛。和杰米来访的那时候一样,他看起来像是睡着了。

  我有多久没看见杰米了?他现在怎么样?我已经疼痛不已的心突然又痛苦地颤抖了。

  “感觉好一些了?”杰布睁开眼睛问道。

  我耸了耸肩。

  “会没事儿的,你知道,”他张开嘴巴脸堆笑地说道“我跟杰莱德说的事情…好吧,我不会说我撒谎了,准确地说,因为你从某个角度看那是事实,不过从另一个角度看,这并不像他需要听见的内容那样准确。”

  我只是两眼茫然,我听不懂他所说的每个字。

  “不管怎样,杰莱德需要息的空间。不是要回避你,孩子,”他很快地补充道“而是现在的情况,他不在的时候会获得一些察力的。”

  我很好奇他怎么知道到底什么样的字词,什么样的短语会使我难受。而且,不仅如此,为什么杰布要在乎他的话是否会伤害我呢,甚至我的背痛不痛,疼不疼呢?他对我的友善本身就让我感到害怕,因为那难以理解,至少杰莱德的行为有道理。凯尔和伊恩企图杀死我,医生高兴地急于伤害我——这些行为也合乎逻辑。友善却不是这样,杰布对我有何企图?

  “别看起来那么闷闷不乐,”杰布劝说道“这件事情也有光明的一面。杰莱德对你真的很固执,既然他暂时不在眼前,情况肯定会好一些的。”

  我皱着眉头琢磨着他的意思。

  “比如,”他继续说“我们通常把这个地方用来存储东西。那么,杰莱德和其他人回来的时候,我们就需要地方放他们带回来的东西,所以我们不妨现在就为你找个新地方。说不定还是稍微大一点儿的地方呢?有张呢?”他又微笑着在我面前“挥动胡萝卜”惑我。

  我等着他改变策略,告诉我他是开玩笑的。

  他的眼睛——褪了的牛仔蓝——反而变得非常非常温柔,它们里面的神色使我几乎又要哽咽起来。

  “甜心,你没必要回到那个里,最糟糕的一段已经结束了。”

  我发现我不可能怀疑他脸上诚恳的表情。在一个小时里,我第二次捧着脸大声哭起来。

  他站起来,笨拙地拍着我的肩膀,眼泪似乎让他很不自在“好了,好了。”他咕哝道。

  这一次我恢复自制力的速度要快一些。我把眼泪从眼角擦拭掉,犹豫不决地对他笑了笑,他赞许地点点头。

  “那才是好姑娘,”他说道,又拍了拍我“那么,我们得在这里晃悠一下,直到我们确定杰莱德真的走了,不会遇到我们。”他密谋似的对我咧嘴一笑“然后我们就可以开开心心地玩了!”

  我记起他对乐趣的理解通常都是与携带武器的和局联系在一起的。

  他看着我的表情轻声笑道:“别担心,我们在等待的时候,你不妨试着休息一下。我打赌即使薄得可怜的垫子现在对你而言也会很。”

  我的视线从他的脸上转到地面上的垫子,然后又转到他脸上。

  “来吧,”他说道“你看起来需要好好睡一觉,我会在一旁看着的。”

  我又被感动了,眼睛又了,我躺在垫子上,把头放在枕头上。这简直像天堂,尽管杰布说它很薄。我伸直身体,绷直脚指头,贴在地面上,我听见关节发出啪啪的声音。接着我让自己在垫子上变得委靡不振起来。感觉就像它拥抱着我一般,擦掉了疼痛的地方。我叹了一口气。

  “看见那样让我好受多了,”杰布轻声说道“知道有人在你自己的屋檐下承受痛苦,感觉就像你没法挠一样。”

  他在几码开外的地方躺下来,开始轻轻地哼起来。他还没唱完第一个音阶,我就睡着了。

  我醒来的时候知道自己已经酣然地睡了很久——自从我来到这里,这是我睡得最久的一次。没有痛苦,没有骇人的东西闯入。我本会感觉很不错的,除了躺在枕头上醒过来,让我想起杰莱德离开了,上面还有他的味道。较好的一面是,上面不是我的味道。

  只是在做梦吧。梅兰妮孤零零地叹息道。

  我模模糊糊地想起做的梦,不过,我知道和往常一样我能够进入深睡眠做梦的话,一定都是关于杰莱德的。

  “早安,孩子。”杰布说道,他的语气听起来更朗了。

  我睁开眼睛看着他,他一整夜都靠在墙上吗?他看起来不累,但我突然感到很内疚,我独占了比较好的过夜条件。

  “那些小伙子们已经走了很久了,”他热心地说道“观光怎么样?”他下意识地拎起绑带把挂在间。

  我的眼睛睁得更大了,难以置信地盯着他。观光?

  “得了,别把我看成个胆小鬼。没有人会烦你的,而且,你最终还是能够找到路的。”

  他伸出一只手扶我站起来。

  我自动地握住他,我尝试理解他在说什么的时候头晕乎乎的。我需要找到路?为什么?而且他说“最终”是什么意思?他指望我再活多久?

  他把我拉起来,领着我往前走。

  我已经忘记一只手领着我穿过黑漆漆的隧道是什么样的感觉了,那么轻松——走路几乎不需要集中精神。

  “让我看一看,”杰布轻声说道“或许首先是右侧,为你打一个体面一点儿的地方。然后是厨房…”他继续计划他的观光路线,我们则穿过狭窄的裂走进通往更明亮的大房间的明亮隧道。说话的声音传到我们耳边时,我感到自己的嘴巴都干了。杰布自顾自地对我闲聊,要么没注意到,要么就是故意忽视了我的恐惧。

  “我打赌今天胡萝卜已经发芽了。”他领着我走进主广场的时候说道。光线让我眼前一黑,我看不见谁在那里,但我能感到他们看着我,突然的沉默和以前一样凶险。

  “是啊,”杰布自问自答道“得了,我总觉得那样看起来真的很好看,像那样漂亮的春天的绿色很养眼。”

  他停下来,把手伸出来,邀请我一起看。我眯起眼睛看着他所指的方向,不过我的眼睛一直在房间里扫来扫去,等待着它们适应。过了一会儿,不过就在那时我看见他在讨论的东西。我也看见今天这里大约有十五个人,他们所有人都敌视地看着我。不过他们也在忙着其他的事情。

  占据了这个大山的漆黑而宽敞的广场不再漆黑。一半是绿油油的,正如杰布所言。是很美,而且令人惊叹。

  难怪每人站在这个地方上面的,这里是菜园。

  “胡萝卜?”我轻声说道。

  他音量正常地答道:“这一半刚刚变绿起来的是胡萝卜,另一半是菠菜,过几天应该就会变绿了。”

  房间里的人们接着干活,仍然时不时地偷偷看我一眼,不过大多数人都集中精力干着手中的活儿。理解他们的行为足够简单——车上的桶,水管——既然我已经认出来这里是个菜园。

  “灌溉?”我又轻声问。

  “对,这里这么热很容易就干枯。”

  我同意地点点头。我猜天色还很早,不过我已经流汗了,头顶上赤热的光散发的热量使山里很闷。我想要再次查看一下顶,不过太亮了,根本看不了。

  我扯了扯杰布的袖子,抬头眯着眼睛看着令人目眩的光:“怎么回事?”

  杰布笑了,似乎对我的好奇心很兴奋:“和魔术师所做的一样——用镜子,孩子,几百面,把那么多装在上面着实花了我很多时间。需要擦的时候,有额外的帮手是件好事情。瞧,这里的顶只有四个小排放口,光线不像我心里想的那么充足,你觉得怎么样?”

  他直肩膀,又得意起来。

  “极了,”我轻声说道“令人震惊。”

  杰布咧嘴笑开了怀,点点头,很开心我有这样的反应。

  “我们继续吧,”他建议道“今天有许多事情要做。”

  他把我领进一个新隧道,从大山里延伸出来的一个更宽敞、更自然的管状通道,这是一片新领域。我的肌全都不能动弹了,我拖着僵硬的腿朝前走,膝盖没法弯曲。

  杰布拍拍我的手,而没有忽视我的紧张:“这里多数都是睡觉的地方和一些存储室,这些管道更接近这里的地面,所以更容易获得光源。”

  他向上指着我们头顶上明亮而细长的隧道裂口,一个手掌大小的白色光点投在地面上。

  我们来到一条宽敞的岔路——并不是真的岔路口,因为那里有太多小岔口了,这个通道有许多章鱼状的分支。

  “从左边起第三个。”他说道,心期待地看着我。

  “从左边起第三个?”我重复道。

  “对,别忘了。这里很容易走丢,而且那样对你也不安全。一旦你送上门,人们就会捅你一刀的。”

  我战栗了“谢谢。”我轻轻地反讽道。

  他大笑起来,仿佛我的回答让他很高兴:“忽略事实没意义,大声说出来也不会使情况更糟糕。”

  也不会使情况好转,不过我没那么说。我开始有点儿自娱自乐了,再次有人跟我讲话真好。不说别的,杰布是个有趣的伙伴。

  “一,二,三。”杰布数着数,然后领着我走向左边第三个过道。我们开始穿过被各种各样临时门遮蔽着的入口。有一些是用带有图案的被单做的窗帘,有的则是用导管穿起来的大卡片做的。有个有两扇真正的门——一扇是漆成红色的木门,一扇是灰色金属门——靠在开口处。

  “七。”杰布数道,他在一个矮小的圆圈前面停了下来,最高的地方比我只高几英寸。这个用漂亮的绿玉屏风——可以在优雅的起居室内分隔空间的那种——来保护其私密,丝质的屏风上绣着盛开的樱花图案。

  “这是我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地方,唯一适合人类居住的体面一点儿的地方。这里会空几个星期,在它再被需要之前我们会为你想个更好的地方。”

  他把屏风推到一边,接我们的是一盏比走道中的灯更明亮的灯。

  他介绍给我的这个房间使我有种奇怪的眩晕感——很可能是因为这里的高度远远大于其宽度。站在里面感觉就像站在一个塔楼或地窖里,并不是我从来没到过这样的地方,而是梅兰妮所作的那些比较。顶的高度是其宽度的两倍,到处都是裂。光像常藤一样到处都是,裂密布几乎合在一起。这对我而言似乎很危险——不稳定,不过把我领进更深邃的地方时并没有面

  地面上有个双人垫,三面大约占据了一码的空间。两个枕头和两条毯子整齐地叠好,分别摆放在两个垫子上,使这个屋子看起来就是一对夫妇居住的一样。一厚的木柱子——有点儿像耙子的手柄——横顶着两边齐肩高的墙壁,两头进像瑞士酪一样的里。上面悬挂着几件T恤衫和两条牛仔。一个木凳子从墙壁下临时布架旁边显出来,在它下面的地面上有一堆破烂的平装书。

  “谁?”我又轻声细语地问杰布。这个地方如此明显地属于某人,我已经感觉不到只有我们在这里了。

  “就是出去搜索供给品的两个小伙子,一段时间内不会回来,到那时我们就已经帮你找好地方了。”

  我不喜欢这样——不是这个房间,而是暂时住在里面的想法。主人很明显就在这里,尽管只有简简单单的财物。不管他是谁,他都不会乐于让我住在这里的,他会讨厌这样的。

  杰布似乎读懂了我的心思——或者我脸上的神情已经足够明显,他都没必要读了。

  “得了,得了,”他说道“别担心。这是我的家,而且这里只是我的许多客房中的一间。谁是我的客人,谁不是,我说了算。现在,你是我的客人,我请你住这个房间。”

  我还是不喜欢这样,不过我也不打算让杰布不高兴。我发誓,我不会打任何东西,如果那意味着睡在地面上的话。

  “好了,我们继续走吧。别忘了:从左边起第三个,里面第七个。”

  “绿色的屏风。”我补充道。

  “对极了。”

  杰布把我带回到那个大菜园房,绕过边缘来到正对面,通过最大的隧道出口。我们从在浇水的人身边经过时,他们身体变得僵硬,然后转过身,害怕我在他们背后。

  这个隧道采光很好,隔一段距离就出现明亮的裂,太有规则而不自然。

  “我们现在更加接近地面了,空气变得更干燥,而且也会变得更热。”

  我几乎马上注意到这一点了。我们现在不是被蒸,而是在被烤。空气不是那么闷,也不那么不新鲜,我能尝到沙漠里的沙尘味道。

  前面有更多的说话声,我试着使自己适应不可避免的反应。如果杰布坚持像这样…像对待人类,像对待受的客人,对待我的话,我就得适应这种事情。没有理由一次又一次地听凭它使我感到恶心。不管怎样,我的胃还是翻腾起来。

  “这边走是厨房。”杰布告诉我。

  起初,我以为我们会拐进另一个隧道,那里到处都是人。我使自己紧贴着墙壁,试图保持距离。

  厨房是一个长长的走廊,顶很高,高度超过宽度,就像我睡觉的那个地方一样,光线明亮而炽热。这个地方不是穿过深邃的岩石的狭窄裂,而是一个巨大的宽敞的

  “当然,白天不能做饭。炊烟,你知道,所以我们主要是等到夜幕降临之后才把这里用作食堂。”

  所有的对话戛然而止,因此,每个人都能清晰明了地听见杰布的话。我想要躲在他身后,不过他一直在往里走。

  我们打断了他们的早餐,或许是午餐。

  这些人——估算一下大概有二十个——在这里靠得非常近,不像那个大山。我想使眼睛一直盯着地面,不过我无法阻止它们扫视房间,只是以防万一。我感到自己的身体又紧张起来想要赶紧逃命,不过我不知道我能逃到哪里。

  走廊的两侧各堆放着一长排岩石。大多数都是凸凹不齐,紫的火山岩,颜色较浅的物质——水泥?夹在它们之间,形成合线,把它们连接起来。这些堆叠起来的岩石顶部是不同的石头,颜色比棕色还深,而且很平,它们也被浅灰色的水泥浆黏合在一起。最终的产品就是一个相对平坦的表面,像灶台或桌子,显然它们是两用的。

  人们拥挤不堪地坐在一起,有一些人则斜靠在另一些人身上。我认出来他们悬在桌子和嘴巴之间的面包卷,当他们理解杰布和他一个人的参观之后,个个都难以置信地僵立在那里。

  他们当中有一些很熟悉,莎伦、梅姬和医生是离我最近的一群人。梅兰妮的表姐和婶婶愤怒地盯着杰布——我有种奇怪的信念,我倒立着,用尽肺活量从梅兰妮的记忆中吼出歌曲来,她们也不会看我一眼——不过医生看着我,出坦诚,几乎是友好的好奇,这使我冷到骨子里头。

  在走廊状的房间尽头,我认出一个头发黑如墨汁的高个子男子,我的心怦怦地响了起来。我还以为杰莱德应该会带上最有敌意的兄弟俩,这样就会使杰布让我活下来的任务稍微轻松一点儿。至少那是弟弟伊恩,他的良心发现姗姗来迟——并不像把凯尔留下那么糟糕,然而,这种安慰没有使我飞快跳动的脉搏慢下来。

  “大家这么快就吃了?”杰布大声地挖苦道。

  “没胃口了。”梅姬抱怨道。

  “你怎么样,”他说道,转身面对我“你饿吗?”

  一阵轻轻的抱怨声在我们的听众中响起。

  我摇摇头——动作很小却很慌张。我甚至不知道我饿不饿,不过我知道我不能在这群人面前吃东西,他们会乐滋滋地把我吃下去。

  “好吧,我饿了。”杰布咕哝道。他朝台子中间的过道走去,不过我没跟过去。想到要夹在其他人触手可及的范围内,我就无法忍受。我留在原处,仍然紧靠着墙壁。只有莎伦和梅姬看着他走到一个放在台子上的大塑料桶那里,拿了一个面包卷。其他人全都看着我,我确定如果我动一英寸,他们就会向我猛扑过来,我努力不要呼吸。

  “好了,我们还是继续走吧,”杰布从容地向我走过来,咬了一口面包,建议道“似乎没人能集中精力吃午饭,这帮人很容易就分心。”

  我看着这些人突然动了起来,在我辨认出我能叫上名字的那几个人的第一刻之后,我并没有真的看见他们的脸。所以,直到杰米站了起来,我才注意到他在那里。

  他比他旁边的成年人矮一个头,不过比蹲在他另一侧的两个年纪更小一些的孩子要高一些。他轻松地从座位上跳下来,跟在杰布后面。他的表情很严肃,紧绷着脸,仿佛他正在心算,想要解答一道方程式一样。快赶上杰布的时候,他眯起眼睛审视着我。现在我并不是房间里唯一一个屏住呼吸的人,其他人的眼神在梅兰妮的弟弟和我之间扫来扫去。

  哦,杰米。梅兰妮想道。她讨厌他脸上悲伤的成人表情,我可能更讨厌这样的表情。让他出这样的表情,她并不像我那么内疚。

  要是我们能把它带走就好了。梅兰妮叹气道。

  太迟了,我们能做些什么使情况好转呢?

  我并没有想过使这个问题变成反问句,不过我发现自己在寻找答案,梅兰妮也在思索。在思考这个问题的短暂瞬间我们什么也没找到,没什么可找的,我确定。不过我们两个都知道,结束这次荒谬的游览之后,有机会思考的时候我们会再思索的,如果我们能活那么久的话。

  “你想要什么,孩子?”杰布问道,没有看他。

  “只是想知道你在干什么。”杰米答道,他拼命想要装出冷漠的口吻,却没做到。

  杰布来到我这边的时候停下来,转身看着杰米:“带她看一看这个地方,就像我对任何新来的人那样。”

  又传来一阵低沉的抱怨声。

  “我能来吗?”杰米问道。

  我看见莎伦躁动不安地猛摇头,她的表情很气愤,杰布没理睬她。

  “不要打扰我…如果你能注意自己的行为的话。”

  杰米耸耸肩:“没问题。”

  接着我不得不动了——在面前绕手指。我如此急切地想要把杰米的头发从他的眼睛上方开,然后用胳膊圈住他的脖子。那不会是进展很顺利的事情,我确定。

  “我们走吧。”杰布对我们俩说,他把我们带回到我们来时的路上。杰布走在我的一边,杰米则在另一边。杰米好像一直试着盯着地面,不过他不停地向上瞟一眼我的脸——就像我忍不住向下瞟他一眼一样。无论我们的视线何时会,我们又都飞快地看别处去了。

  我们差不多走在去大厅的半路上时,我听见身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我的反应转瞬即逝,也是不假思索的。我轻捷地跑到隧道的一侧,一只胳膊拽着杰米,这样我就能挡在他和向我奔来的东西之间,不管是什么东西。

  “嘿!”他抗议道,不过他没从我胳膊下面挣脱。

  杰布同样迅速,迅雷不及掩耳地从绑带上转出来。

  伊恩和医生都把手举到头顶上。

  “我们也能检点自己的行为。”医生说道。很难相信这个声音柔和,面带善意的男人会是长期折磨他人;他对我而言更加恐怖,因为他的外表如此善良。有个人在漆黑诡谲的夜晚会很警觉,会有心理准备,但是在晴朗明媚的白天会吗?当她看不见潜藏的危险时,怎么会知道逃跑呢?

  杰布眯着眼睛看着伊恩,管也跟着他的眼神移动。

  “我不会惹麻烦的,杰布,我会和医生一样规规矩矩的。”

  “好,”杰布简洁地说道,把收了起来“可别试探我。我很长时间都没杀过人了,我还有些想念其中的兴奋呢。”

  我倒了一口气,大家都听见了,转而看着我惊恐万状的脸。医生是第一个开口大笑的,不过,不一会儿就连杰米也加入进来了。

  “是个玩笑。”杰米轻声对我说道。他的手不经意地移开,几乎好像是向我伸过来一样,不过他很快就把它装进短口袋里去了。我的胳膊——仍然挡在他面前保护他——我也让它垂落下来。

  “好了,时间都浪费了,”杰布说道,仍然有些不友好“你们所有人都得跟上,因为我可不会等你们。”他还没说完就大踏步地向前走去。
上一章   宿主   下一章 ( 没有了 )
布里坦纳第二暮光之城5:暮光之城4:暮光之城3:暮光之城2:暮光之城1:魂行道3·死魂行道2·东魂行道1·湖龙之眼都市妖奇谈
麻雀小说网最新更新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宿主,本章内容为第二十章释放的全文阅读页,宿主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宿主最新章节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与下载,尽在麻雀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