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邪尊懒凰》158比试炼药,他有办法的全文阅读页
麻雀小说网
麻雀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麻雀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邪尊懒凰  作者:漫觞 书号:42427  时间:2017-10-7  字数:10665 
上一章   158 比试炼药,他有办法    下一章 ( → )
  这人,是谁?

  君赖黑眸一沉,引起她注意的自然不是对方的话语。而是,随着那声音一起袭来的恐怖势!人未出现,力量气势已经先声夺人!那种庞大到骇人的力量,她曾经也见识过一次!那就是在最初进入这内堂,进行新生缴纳建校费的时候。宫一当着他们三人的面,动用了大乘期的力量,直接辟开了一条空间甬道!

  化力为虚,随心所

  这人,竟然拥有大乘期的实力!

  一旁的冥聿尊,显然也感受到了这一股强大的势,那张完美惑人的俊容,也出了一丝的惊异。那好看的眉峰,略略惊讶的上挑。狭长的紫眸里,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害怕,反而染上了一股子强烈的兴奋。

  这两个月以来,在这内堂的丰富修炼资源里,冥聿尊的境界显然提升了许多。虽然,肯定没有君赖冒着生命威胁融合两种外火那般迅速,但也绝对慢不了多少。而这男人,天生骨子里就有着战斗和征服。所以,当他感觉到了一股比在比试台上的高手还要更加强横的气息时,却是大大的挑起了他心里头的好战因子!

  再看那些对着君赖不断求饶的炼药系的学员,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每个人的脸上都出了一抹惊喜和不敢置信!

  没想到,是霍玉!竟然是他们曾经炼药系的no。1——霍玉大哥,回来了!

  有了霍玉大哥在,他们还怕个什么君赖?!

  看出了来人的身份,那炼药系的一个个学员的脸色,却也是跟着变了。原本的灰暗弱势,此刻全部都变了。那一双双眼眸里,都染着说不出的欣喜和对君赖无比的怨恨!

  霍玉大哥出现了,这形势可是要瞬间逆转了!该死的君赖,开始居然将他们到那般的境地。这一次,他们绝对要把场子给找回来!

  所有炼药系的人,均是一脸的欣鼓舞。唯有最开始第一个发话的古青,此刻脸色却更加的灰暗。那张刚俊美的脸庞,却是深深的垂了下去!只有,那双染着异样神采的双眸,才能显出他此时心情的异常!

  没想到,霍哥居然出现了!

  可是,现在的自己是一个什么样子?!为什么,每一次自己最为狼狈不堪的时候,他总是会出现呢!

  这一刻,古青的心里面,却是无比的怨恨。他不怨君赖,也不怨任何人。他只怨自己,只恨自己。恨自己为何还是如此弱小;恨自己,这么多年来,还是没有任何长进!

  “小古儿,你怎么了?怎么还是一副这样要哭不哭的表情?又有人,欺负你了么?”

  随着带着淡淡戏谑的话语,一道纯白色的修长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长身玉立,俊容若画。那略略上挑的桃花眼,绯红如三月桃花的薄。虽然论及姿容,那夙尊鸿的真身自然比他胜出了一大截。但,同样是一个妖娆惑人的玉面男子,这霍玉,却比夙尊鸿那妖孽少了几分霸决惑人,多了几分温润怡人。

  就如现在,他淡淡的笑着。那温和的笑意融入那桃花眼底,衬着那张精致俊脸上的微笑弧度。任何人瞧见了,只怕都人生不出一丝的敌意!

  他俊容温润、言笑晏晏,但却并不对着君赖。反而是对着那个低着头,垂着脸。极力降低自己存在感的——古青!

  那言语姿态,要多稔就有多稔。

  周围的一干学员,听到这霍玉天雷滚滚的话语,顿时被雷翻了一大片。

  神呐!也只有这个四榜之首的五名榜榜上有名的超级强者,才敢对着身为五十名榜榜上有名的古青,说出这样的话吧?!

  还又有人欺负古青了?我靠!这整个内院里面,敢欺负古青的人,有那么多吗?!

  而那炼药系的学员们,显然抵抗能力强多了。这样的话,别人听的少,他们却听的不少。这霍玉大哥,可是打小就和古青大哥认识的。所以,现在古青大哥都被这该死的君赖到这种境地了,霍玉大哥肯定是会为古青出头的。他们心里面就是这样料定的,所以刚刚才那般的高兴欣喜。这君赖上古青还真是对了。若非是上了古青,他们只怕根本就没有把握,让霍玉大哥出手呢!

  毕竟,霍玉大哥虽然名义上是炼药系的人,而且还是炼药系的no。1,但是,真正在炼药系面的次数少得可怜。甚至于,每一年一度的丹会药典,他都懒得去参加。对于他们这些炼药系的学员,霍玉大哥根本就从未有过任何特殊的对待。

  古青听了霍玉这话,心里头更是抑郁的不行。自己当真是没用,早已经说过不再手炼药系事宜的大哥,居然都出手了!

  “大哥,我没事。”

  然而,饶是心里头抑郁低落。古青还是抬起俊脸,对着霍玉认认真真的回答了一句。从小到大,霍玉在他心中是比亲大哥还亲的。就算是心情再如何不好,他也决不允许自己对大哥有一丝一毫的不敬。

  “你是谁?刚刚不是让我听你一言吗?难道,那一言,就是这话?”

  君赖看着这突然冒出来的妖美男,粉角一勾,冷冷的打断了两人之间的兄弟情深。

  “霍玉大哥,就是这个新生君赖,一直对着古青大哥咄咄相!”

  没想到,他们还没有开口,这君赖倒是先叫嚣上了!这炼药系的学员们,一个个看到靠山来了。立刻就开始告起状来!

  “就是!这个新生嚣张的很,居然要古青大哥给她下跪呢!”

  霍玉就是他们眼下最后一救命稻草,谁都不想没了。自然的,这告状也是告的十分卖力。深知霍玉最在乎的就是古青这么一个弟弟。所以,那些炼药系的人,都是卯足劲儿在古青身上做文章!

  周围的那些学员们,听到这炼药系之人,一声声的控告诽谤,脸上都出了冷笑和不屑。果真是没有最不要脸,只有更不要脸的。看到霍玉来了,一个个就拿着古青说事儿了。开始呢?古青想要和君赖他们光明正大的打上一场,他们却退缩不前。

  不过,心里鄙视归鄙视。这霍玉对古青这个弟弟的重视程度极其变态。再加上,这霍玉可是内堂四榜之首的五名榜上的第三名!这实力,足够在整个内堂里面横着走了。这要是真的和君赖他们对上了,只怕事情不太妙。

  “只怕,你们心里面担心的,不是小古儿要下跪,而是自己得下跪吧!”

  众人心中正猜测着,那霍玉却是微微翘了翘,冷冷的对着炼药系那一干人等讥讽道。他是心疼宝贝弟弟,可也绝非傻子。这炼药系的人,他早看不顺眼了。否则的话,也不会进了这炼药系却连炎黄大陆上的丹会药典都懒得参加了。

  什么?!

  没想到,这霍玉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开始那些为君赖他们担忧的众人,一个个皆是傻了眼。

  而君赖和冥聿尊,也是对着霍玉的直白尖锐颇为惊讶。开始听他那话,感觉像是来擦场子的。可是,现在再听他这口气,似乎和这炼药系,也不怎么对盘啊?

  而那唧唧歪歪个不停的炼药系之人,听了这话,简直就是被当众打了脸。一个个的脸色,红一阵白一阵,那叫一个扭曲。

  “你就是君赖吧,这些天,我也是听说了不少关于你的事迹。我叫霍玉,也是这炼药系之人。但是,你也看到了,我可没有什么劳子集体观念。小爷想做什么,还需要被这所谓‘炼药系之人’的头衔给管着吗?不过,虽然这炼药系和小爷没半关系。但这小古儿,却和我关系大了去了。今他有事,我霍玉自然不可能坐视不理!你想让他下跪,就是想让我下跪!所以呢,你想要我不手这件事,那就听听我一个提议!”

  那霍玉却是不管自己口中的话,刺了多少人,又让多少人心里头恨上了。他大大咧咧的转过头,眯起桃花眼,对着君赖淡淡的道。

  “你想怎么样?”

  这个叫霍玉的家伙,倒是有点意思。这气度、这子,却是比那古板的古青潇洒惬意到哪里去了。听听他想说些什么,倒也没什么。

  对于古青,君赖的恶感并不大。再加上,这个霍玉的确是有点意思。所以,她也没迟疑,直接发问。

  “既然,今你和这炼药系之间,进行内堂丹药供给之争。那么,使用蛮力的真明干,似乎不太恰当。这样吧!我们便用身为药师的方法一决高下。你同我,比试炼药!若是我赢了,那么这炼药系的破事,我就不参与了。”

  那霍玉微微一笑,淡淡的将自己的提议给说了出来。眉宇之间,那叫一个淡然正。那双勾人的桃花眼,直直的盯着君赖的纯黑色眸子。那眼神之中,掩不住的兴奋和战意!

  这么多年了,也只有这么一个异军突起的新生,才勾起了他的比试*。这个新生,潜力很强。但是,面对这样的对手,他身体的血却在沸腾在燃烧!

  然而,这话一出,周围的众人齐齐再一次对霍玉无语!

  居然、居然对君赖发出比试炼药的要求。这,不是在欺负新人吗?!

  虽然,君赖出来的炼药的本事不弱。但是,霍玉在这内堂数年的时间,给所有人留下的印象更为深刻!

  要知道,三年之前,这霍玉就已经能够炼制三品丹药了!而君赖,却不过是大半个月之前,才在他们面前炼制了三品丹药!

  而且,虽然内堂的炼药系,每一年去参加那个丹会药典,每一年都名次不高不低。比那药宗、炼药师公会、药师盟都要弱一点。但相对于那些游散的炼药系,名字却又高一些。但是,所有人都明白。这是因为,每一年这霍玉都不愿意出战,才会如此!

  若是,内堂的霍玉愿意出赛。哪怕是药宗宗主嫡传弟子丹青,还是炼药师公会会长的独子玉灵,只怕都得避其锋芒的!

  只可惜,这霍玉子实在太过特立独行。做事说话也从不按理出牌。这样的问题学生,即便是天赋再高、实力再强,想要请动他,那实在是难于上青天!

  这内堂的学员们,显然对于霍玉的大名,都是一清二楚的。所以,当他们听到霍玉一脸正的对着君赖提出这般要求的时候,一个个均是又被雷到了!

  “哦?那若是你输了呢?!”

  对周围那些学员的反应,君赖又怎会没有感觉?而且,进入这内堂几个月了。若是连四大榜单之首的五名榜中的第三霍玉大名都没有听过,那也是在这内堂白混几个月了!

  不过,对于这霍玉的要求,君赖只是慵懒一笑。那漂亮人的黑眸,也迸出了一股无边的战意!她曾经说出的话,立下的誓言,又怎会因为遇到强大的对手而退却?!别说只是一个霍玉,哪怕是神佛在前,她也会遇神杀神、遇佛屠佛!

  没想到,这君赖小学妹,居然如此回答。周围那些围观群众,听了这回答,又是齐齐倒一口冷气!

  疯了!

  这都是疯了吧!

  这霍玉提出这般过分的要求,这君赖小学妹居然丝毫不退,隐隐还有挑衅的意思!

  众人皆惊,只有那炼药系的人,那被霍玉一番嘲讽的脸色,又一点点恢复了原样。虽然,这霍玉对他们炼药系的人总是一脸不屑。可总归,他还是绝对不舍得让古青承受下跪之辱的。只要是这样,那便好了!这个新生君赖,那可不是一般的猖狂。若是这两人给对上,决定比试炼药,岂不是正中他们的心意?!

  这君赖,就算是再如何厉害。在这炼药之上,也绝不可能赢过霍玉的!

  只要确信无疑这一点,那么,他们的脸面和丹药份额,就算是保住了!

  “若是我输了的话,自然就不再手这件事!那么,你要这炼药系全部跪在你面前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哦,对了,我说手这件事,可不包括你们所争抢的丹药份额。这内堂的丹药供给,你抢去大步,最好!既然你开了先河,小爷现在已经不算炼药系之人了,似乎也能炼制一些丹药出售了!”

  那霍玉淡淡一笑,对于君赖的问话,他却是没有显出半分的惊异或是被刺到的模样。原本,这相约比试,奖罚就应该是要先说清楚的。而且,这君赖开了先河,他也不必碍于屈身在这鬼炼药系,而一直没有炼制丹药出来发家。反正,他和这君赖炼制出的丹药成,都远比这炼药系的白痴要好得多,不愁卖不出去。

  那原本心里头还暗暗得意的炼药系,听了霍玉这话,一个个差点被刺的呕血,那脸色也变得难看灰暗了起来。看向霍玉的眼神,那叫一个哀怨和愤恨。我靠!过河拆桥也没看过这样的!

  没想到,这霍玉居然只管着古青下不下跪,那丹药份额的事情居然一点都不管。他不仅不管,居然还大刺刺的说,他也要炼制丹药,在这内堂丹药供给方面搀和一脚。

  该死的,一般的进入炼药系之后,至少要三年时间才能够不算炼药系之人。而这霍玉,三年前加入炼药系的时候,就已经可以炼制出三品上等的丹药了。按理说,他这般炼药水平,自然应该炼制丹药以供出售吧?但是呢,这家伙脾气极怪,三年之中出现在炼药系集合的那栋楼的次数屈指可数。更别提什么炼制丹药,给炼药系出售了。

  可是,虽然他炼制丹药。但因为他还是身为炼药系的一份子,实力在这内堂又是数一数二的。所以,在分钱的时候,却也不得不算上他一份。而三年时间一到,他立刻毫不犹豫的准备离炼药系…这般做法,已经是气死了炼药系的一干人,但是碍于他那大乘期的实力,无人敢发作,只能隐忍在心。可谁知,这家伙居然如此随意,在这大庭广众之下,随便就把这事给抖了出来!

  这炼药系的颜面,可真是被这霍玉给撕了个干净!

  他妈的,这过河拆桥,也拆的太彻底了点!

  霍玉,你丫的他妈就是一个血鬼!彻彻底底的血鬼!

  “可以,成——是可以!”

  听了霍玉的话,君赖毫不迟疑。既然,需要比试炼药,才能让这霍玉不再手,那她应下便是!虽然,她知道眼前这霍玉的实力,绝非是炼药系那些白痴可以比拟的,但是,这么多天夜以继的炼药,难道她就没有半点进步?

  听到君赖这般干净利落的答应,周围看戏的众人,这心里头都是一震。不过,这心思却早已经没放在什么炼药系了。这君赖小学妹和第三霍玉之间的龙争虎斗,可是吸引人多了!

  “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众人心思正落下去,这个时候,那一口答应的君赖,却是悠悠的道了一句。她可不是笨蛋,这霍玉如此的在乎古青,又怎么可能就这般随意的拿着古青作为赌注?只怕,这霍玉早就想好了对策吧?他想要保住的只是古青一个人,又非整个炼药系,只要想办法让古青也离炼药系,那一切不就刃而解了?君赖几乎可以确信:这霍玉心里头,肯定是在算计着什么。

  不过,他算计就算计吧!她也从来不是什么好人,想引她入局,不付出一些代价怎么行?!

  “什么条件,你尽管提!”

  那霍玉也是干脆的可怕,长臂一挥,那叫一个利落。

  “我现在手头还是事情,答应了药宗丹青、炼药师公会的玉灵的事情。还要一个多月之后,才能了结。之后,我还需要休息一段时间。所以,我们之间的丹药比试,就定在两个月之后!还有,那比试的内容和方法,都由我来定!”

  君赖也没客气,对于这霍玉,她根本就没必要客气。看炼药系的那些家伙看他的神色,就知道他也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

  君赖这要求,听上去实在是太合理了。至少,周围那些对霍玉威名如雷贯耳的内堂学员们,就觉得这几个要求实在是太普通、太应该了!

  只有那霍玉,原本笑的一脸温润灿烂的俊脸,此刻表面上虽然灿烂依旧。但那个心里头,却是大感头痛。想小小算计一下这个看上去慵懒无害的小学妹,怎么就这么难呢!

  边上那些一个个一脸理所当然的学员们,他们又不是炼药师,怎么会明白比试的方法、内容的重要?!再说了,这个入学两个月,就将这炼药系斗的垮掉的君赖,又怎么会是一个好对付的?!不过,虽然这心里面有点小,但这脸上却不得不装起了大度。

  他就是脸皮再厚,也是没法当着所有人的面,去欺负刚入学的小学妹的。

  “好,一切如你所言!”

  潇洒的点点头,当着大家的面,霍玉只能够答应下来。只是那心里头的个中滋味,却是不为人知了。

  “既然如此,赖就先失陪了!”

  将事情说定,君赖也懒得和他们再周旋什么。她可没有这个太平洋的时间,在这里干耗。想要在两个月之后,在炼制丹药上胜过霍玉,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霍玉见状,一把拉起古青,连看都不看那炼药系的一干人等,三步并作两步的出了大门,不知向着何处而去了。

  *

  “儿,你答应和那霍玉比试炼药,可有把握?”

  君赖走了,冥聿尊又岂会留下?两人肩并肩一道回了阁楼里。对那霍玉,冥聿尊也是颇为的忌惮。而去,这段时间以来,对这个霍玉的炼药之术也是有所了解的。

  狭眸闪过一丝凝重,这小女人一贯不是吃亏的子。这霍玉的炼药实力极强,她怎么会如此干脆就答应了?

  “把握不算太大!”

  对于这男人,君赖倒也没有隐瞒的意思,淡然干脆的就回答了一句。虽然,她刚刚一口就答应了霍玉的要求。但是,她的心里头,也很清楚对上那个霍玉,绝对是一场硬仗。想赢他,绝非易事。

  “那你为何还如此干脆的答应下来?”

  没想到,这小女人如此光。冥聿尊一愣,旋即皱了下好看的眉峰。他是决不允许,别人欺负到他的女人头上的。不管,那个人是谁,谁都不行!

  “我不答应,难道要看着某人又使用那异变三神杀,去和别人拼命?”

  听出冥聿尊语气中的担忧和不,君赖一翻白眼。她这么做是为了谁?这家伙,能不能每一次都这么理所当然的忽略自己啊!

  “…使用那秘术,对于我来说根本就没有影响的。”

  听了这话,冥聿尊又是一愣。随即那张妖孽惑人的绝世俊容上,出了一抹颠倒众生的笑容。那心里头,说不出的舒服柔软。这女人,是在关心他么?这…似乎是这个小女人,第一次关心他呢!

  不过,心里舒归心里舒,冥聿尊还是很霸道的道了一句,表示自己一点事都不会有。他护着他的女人,这可是天经地义的事!

  “呵呵…真的是这样吗?最近,你一点事情都没有?”

  君赖却也没有和他在那个话题上纠,反而是停下脚步,侧过精致白的小脸,似笑非笑的盯着那张完美俊美的脸庞。然后,她娇的红,微微一翘,意味深长的看着冥聿尊,低低的道。

  有那么一瞬间,冥聿尊都以为,这女人是不是发现什么了。但是,他忽而低低的一笑,魅勾人。长臂一勾,便将她整个人抱在怀中。柔软有致的身子,紧紧地贴着他坚实的膛,那狭长的紫眸,染上了点点的柔光。漂亮的形,也弯起了好看的弧度。

  “女人,你是这是担心我吗?”

  他笑的更妖,那不安分的大手,更是轻轻的勾起了她削尖雪白的下巴。四目相对,那狭眸狂肆且霸道,温柔且深情。他直勾勾的探入她那漂亮的黑眸,那醇厚低沉的嗓音里,都带着令人脸红心跳的魔力。

  君赖没想到这男人又开始这般放肆,本来是想躲。奈何她那一句话似乎是刺到了这个霸道的男人。迫不及待一般,他霸道的将她困在了他的怀中,不给她任何躲闪的机会。

  也不等她回答什么,冥聿尊低了那张魅倾天下的俊脸,对着她柔软娇的红,就用力的了下去。

  君赖大感窘迫,这男人,有一阵子没这么随心所的胡乱动手了。再加上,这段时间他们就住在一个阁楼里面,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以至于,她对他的防范之心,慢慢的都被消磨个干净。这突然之间,他这么一出手,她猛然发现,自己竟然没有还手的余地。

  用力的啃上她柔软的双,那滑的触觉顿时让男人的眼眸一暗。那这么久的朝夕相处,他早就想这么做了!

  小嘴被霸道的占住了,而且,那个霸道男人这么多日子收敛的占有,此刻全部释放开来,实在是有些令人心惊!

  男人没打算克制,这段时间,等着她的主动,等着她的贴近,他都克制的快要憋死了。所以,根本就不给她反应的时间,霸道的撬开她的贝齿,舌头长驱而入,逮住那香甜的丁香小舌,肆意的着允着。

  君赖只感觉到自己的小嘴被撬开,舌尖传来了一阵难以形容的酥麻感觉。男人那强烈熟悉的男气息扑面而来,令她几乎有些头昏神。想到这里,君赖心里头却是一阵的鄙视自己!什么时候,自己会对别人身上的气息有所感觉了?什么时候,她会在乎这些了?!

  这种改变让她心惊,身体立刻就开始了本能的抵触!

  那本来半闭着的黑眸,立刻睁开了几分。那软若无骨的小手,也抵上了男人的膛。那慵懒的黑眸,此刻却更加的人,雾腾腾的水眸。她努力的想要瞪他,然而,却不知道自己那涨红的精致小脸,使得她那一个小眼神,看上去,倒似拒还了。

  “夙…尊…鸿!你…放开…我!”

  君赖知道她打不过他,所以只能努力的抵制。然而,却不知道自己这一番的动作,映在男人的眼中,宛若小猫般的微弱抵抗。那羞红的小脸,那因为浸水而显得更加勾人的黑眸,那因为被他吻着,而断断续续的呜咽单音。

  却是让那个一直克制隐忍的霸道男人,更加放不开手。

  若非是在乎她是他喜欢的女人,他早不管三七二十一,霸道的先占了她再说!因为在乎她,怜惜她,他才一路隐忍着自己心里头的占有,小心翼翼的让她一点点接受自己。而现在,她也已经慢慢的把自己放在了心里头,不给他一点甜头,怎么行?

  所以,对于君赖的抗议,他就不听。反而,那狭眸里面的光芒更狂,那鼻息都急促了许多。狠狠的在她的上,允着甜美香津,肆意的攻城略地。

  该死的!这家伙,居然还变本加厉了!

  君赖被他这一反应给气的,小脸涨得通红。这辈子,都没有被一个男人这样肆意的轻薄过。原本还有些不忍,现在却已经是不管那么多了。那漂亮可爱的贝齿,毫不留情的一个用力,狠狠咬上男人的舌尖。剧痛,顿时弥漫开来,让那吻得有些忘乎所以的男人,微微的一愣,总算是有了几分清醒。

  而趁着男人这一瞬间的愣神,君赖用力的一推,终于解了出来。可是,男人那修长的手臂,却还是紧紧的扣着她纤细柔软的肢。君赖却顾不上这么多,小脸绯红宛若三月桃花,不住的息着。

  “儿,你今天已经不需要炼药了,我抱你到上休息一会儿吧!”

  那边,冥聿尊也是费了好大力气,才压抑住再一次掠夺她甜美的冲动。刚刚自己这么一下,这小女人,必定是恼了。低低的道了一句,那嗓音温柔又人。

  该死的!

  君赖心里头实在是有些恼!既是恼怒这肆意妄为的妖孽,却又更加羞恼于自己心身的改变。又羞又恼,她下意识做出的举动,就是抬起小脸,狠狠的瞪了那肆意妄为的男人一眼!

  雾蒙蒙的黑眸,抬起脸狠狠的瞪他一眼。对于那脸皮赛过城墙的某腹黑男,却宛若只是饶

  冥聿尊这边说着,那边将君赖那被他吻的有些瘫软的小身子,直接打横抱起。那君赖正羞恼着呢,感觉到男人霸道的动作,这边立刻就有些不依了…马上,她就准备挣扎!

  “你和霍玉的两月之约,我有一个办法,让你稳赢!”

  似乎早将她的反应计算到了,那冥聿尊也不躲闪,任凭她在自己怀中挣扎。而这边,却是将感的薄,凑在了她粉红的脸颊边上。低低的,道了这么一句话。

  这话语,实在是太坚定、太霸决了。那语气,宛若是一锤定音,对付那个霍玉,似乎也不过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了。

  君赖一愣,这手脚上的挣扎,顿时就停了。对于她来说,不管她自己对冥聿尊的改变到底是为何,改变那就改变了吧。而眼下,最为重要的,又有什么能够比过赢那霍玉?!

  “自从入了这内堂,你似乎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内,境界飙升了九个等级。我也很明白,你之所以实力能够提升这般迅速,估计是和那两种被融合的外火有关。而我呢,在这短短的两个月时间内,虽然还没有达到你那边恐怖的速度,不过,四个等级,我还是跨过去了。可是,你也应该很清楚,一旦步入了寂灭期,想要提升等级的难度,有多大吧?”

  感觉到了她停止了动手,那双犹带雾气的黑眸,眨都不眨的盯着自己。冥聿尊这心里头,莫名其妙的有了一个很诡异的想法。怎么感觉,自己这不是在追老婆,而是拐老婆呢?!

  不过,也不管这些七八糟的了。只要她喜欢,那他还能不给了?宠着她、顺着她,他乐意!

  ---题外话---

  漫漫的密友、*女玄大神慕璎珞倾力献出的玄幻武侠《医手遮天》第一本“天玄大陆”已经上市啦!

  最后四天团购实体书活动,有意预定的亲可加群301863929!7月29,作者慕璎珞将从团购的读者中出二十名幸运儿,送出精心设计的q版书签+亲笔签名,亲们快快行动起来吧!

  当慕家废物慕芷璃再睁开冷冽的双眸,她已不再是她。生来注定卑,难道就要一生背负枷锁?

  她——慕芷璃绝不会如此一生!

  当那一袭红衣如血,那一抹似笑非笑如谪仙般的剪影出现,注定要掀起一场血雨腥风!

  天下逐鹿,波云诡谲,她以天下滴泣血,休叫天下妄负人!

  《医手遮天i天玄大陆》已全面上架,全国新华书店,各大网店:当当、京东、亚马逊均可购买。(天津小说网)
上一章   邪尊懒凰   下一章 ( → )
魔医十三岁惊世毒皇后女皇太狂悍倾世权相北雁南飞夜深沉春明外史美人恩啼笑因缘白芍春莺啭
麻雀小说网最新更新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邪尊懒凰,本章内容为158比试炼药,他有办法的全文阅读页,邪尊懒凰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邪尊懒凰最新章节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与下载,尽在麻雀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