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邪尊懒凰》七夕甜番外的全文阅读页
麻雀小说网
麻雀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麻雀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邪尊懒凰  作者:漫觞 书号:42427  时间:2017-10-7  字数:6136 
上一章   七夕甜蜜番外    下一章 ( → )
  尊懒凰,七:前世今生第一次!

  九重之间,有什么能比凌天塔更高?

  唯有头顶青天。爱琊残璩

  九重之间,何处可以俯视凌天之上的神圣殿堂?

  唯有天界之顶,六合之巅——万仞·乾坤宫。

  九重之上,万仞之殿堂位于最高的天茫际处,飞鸟难上,云雾缭绕。九天之上白云离合,那尊贵如神、精致如画的乾坤之宫,就是那白云之中唯一的永恒存在。

  而他,每一都抬起稚的脸庞,盯着那高不见顶的九重之上、万仞·乾坤!

  没有人知道他是在看什么,也没有人相信他能看到什么。那是九重之上的天界,而他们所在的,却是万劫不复的地狱。

  那一年,他九岁。

  五官精致,容颜若妖。

  若有妖孽这一族,他大抵,也是这世上,最漂亮的妖孽。

  九岁,本应该是多么稚单纯的年华。然而,九岁的他那双紫中带暗银的妖眸,却总是眨也不眨的盯着九重之上的稚少女。

  那眼神里,猝了毒,带了恨!

  为什么?

  他们明明是一样的,可为什么,她却伫立于巅峰之顶尖。而他,却坠落于这黑暗无边的地狱之下。

  可是,他和她,明明是一样的!一样的!

  他曾经离她那么近,那么近。他曾经和她朝夕相处、宛若亲人。他曾经…以为,她会永远都在自己的身边…

  可是,自从那一开始,一切都变了!彻底变了!

  她高高的伫立于巅峰,而他却只能湮灭于尘埃之中!

  一缕恨意,在那一到来之时,就扎在了他的心中。他不明白那一种执着代表着什么,也从来不想懂。他只知道,自己绝不能永远被困于这最黑暗无边的地狱之中!

  时间,在这九天之上,六合之中,大抵是最不珍贵的东西。一复一、一年复一年、甚至是百年复百年。

  他早已是这无边炼狱之中,最强的存在。而那一身素白、淡漠美丽的女子,也成为了那无可亵渎的神。

  神。她,是神?

  每当想起这一个称呼,他的角就勾勒出一丝的冰冷和不屑。她若是神,他就是这天地之间、无所不能的存在!

  没有任何人会想到,连那高高在上的九重,也会被一个普通的族类威胁到统治地位。

  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这么快看到近在眼前的她。

  再见她,她一身纯白如雪,小脸淡漠高贵,举手投之间的气韵,早已不复最初的稚甜美。她出手,毫不留情。一招一式就强的令人窒息可怕!

  其他人都惊退,唯有他那双狭长的紫眸,眼中迸出了一种凶狠的光芒。那心中寂静数百年的血,一下子就沸腾了起来,仿佛重新从死中,活了过来般!

  毁了她!毁了这一切!

  这个念头,从看到她第一眼的时候,就无法停止。

  他心里的血,是热的,汹涌的奔腾着。他出手,毫不保留,血战整整几天几夜,他终于得偿所愿,将刀锋架在了她的雪白脖颈之上。

  “为什么?”

  看着那早已褪去稚、变得美丽的有些过分的脸庞。他双眸紧紧的盯着她脸上那没有表情的淡漠,一句多年前未曾有过机会问出的话,口而出。

  她不答,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不言不语。她的眼神淡漠如初,一身白衣纯净无暇。仿佛,不管什么样的事情发生在眼前,都无法再撼动她一分一毫。

  “为什么?”

  他心中更怒,狂怒。不知是为了她的淡漠,还是因为她的不语。他又问了一句,手中的兵刃得更用力。那娇的脖颈之上,血一点点的蔓延开来。

  “你杀了我罢!”

  她根本就没有回答的意思,冷冷的回答了一句。那姿态和模样,竟然比他还冷酷,还无情。她这么回答,那边竟然自己往那利刃上送。

  “这么想死?可是因为心虚?”

  他冷笑,心里却已经出离了愤怒。他不知为何自己这般的愤怒,她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现在这样,简直就像是一具不会哭不会笑的木偶。或许比木偶都不如。没有人会像她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死亡,就连他都没有。

  嘲讽了一句,他也不需要她的回答。因为,他直接将那一身纯白的她,九重天上的女神,当着所有人的面,掳走了。

  “回答,否则,我就毁了你!”

  他将她掳到了无人的山野之间,修长有力的长腿,凶悍无比的在她纤细的玉腿之上。冷冷的视着身下完美无瑕的女神,他极惑人的狭眸之中,却只有一种毁灭的光芒。

  他从来就知道她到底在乎什么,最害怕的,又是什么。

  果然,她那冷淡高贵的小脸,闪过了一丝的慌。

  她依旧不肯回答,但却不再同最开始那样,直视着他的双眸,全然冷漠无波。

  他也不管这些,直接低头就咬上她白脆弱的脖颈。这大抵,已经不能算的上一个吻了,更像是野兽的撕咬。

  “…我没有别的选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这就是我…!”

  她终于出了一分的轻颤,对着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低低的答了一句。然而,话语还未说完,竟然被他堵住了。

  没有选择?

  她没有选择?

  明明他们都是一样的,是这个世界最卑微的存在。明明当时她笑容宛若淬了毒般的甜美,让他觉得身在炼狱的日子,其实也没有那么难过。为何最终她却立于那九天之上得到无数荣光,而他却独自一人留在黑暗地狱之中?

  命?

  她也信命么?

  他就要毁了她,更要毁了她那该死的命!

  他不知道自己心中是嫉妒她发狂,还是无法忍受她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总之,此时此刻,他只想毁了她,顺带也让自己坠入真正的地狱之中。

  落在她娇瓣上的吻,没有温柔,只有一种霸道的占有。

  她却并不躲,竟然乖顺的受着。

  活在那高高在上的九天之上,她从未感觉到开心。若是夙哥哥从未释怀过从前,非要如此。她,也只能同他一起坠入地狱中去。

  *

  那般高贵冷漠的女人,她的子是怎样的倔强不屈。她若不肯,那定然是玉石俱焚的结果。他现在对她做着这样的事情,她竟然不躲?

  明明是带着腔怒火的毁灭,却在她淡淡的顺从之中,变得有些温柔了。

  细密的吻,由着她一路连到了她的纤细人的锁骨。男人狭眸带着一抹疯狂,用力的允着那娇真实的肌肤。很快的,那一点点的痕迹,宛若点点繁花般,盛开。

  她是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情的,呆在那九重天之上多年,有谁敢这样的对待她?没有,从来没有!被男人吻过地方,仿佛是被火烧过般,火烧火燎的热。热的她心中有些说不出的痛,几乎是要叫出来。

  可是,她又怎么能叫出来?

  她是九重天唯一的女神,怎么可能失了平那种最基本的礼仪?

  她忍着,忍着那从未经历过的异样感觉,不让自己叫出声。

  然而,她却忘了伏在自己的身上的男子是恶魔中的魔头。这般对她就是存了毁掉那个所谓的‘女神’,又怎么会准许羞红着小脸,咬紧下的隐忍?

  他放肆的大手,一下子就探入她那纯白的衣裙之中,霸道的在她娇的肌肤上肆意连。她美眸被他这般的动作而得睁得滚圆,看上去就像是一只被吓坏的小白兔。就算平里再如何的冷静自制,她也从未被一个男人如此放肆过。那因为男人亲吻而略显得羞红的小脸,此刻却红的好似透的苹果般,更加引人采摘。

  他没打算放了她,大手肆意的同时,这般却是抬起俊脸,吻住她的,撬开她一直紧咬的贝齿。

  “啊…不…要…!”

  低低的娇,就着那被恶男人引出的战栗,终于是口而出。

  那声音如此的销魂,听在男人的耳中,简直比任何的声音都要悦耳得多。然而,她却被自己这般异样的声音给吓了一跳,当下想闭紧樱,却被男人的舌所挡。那每个字每个音都被这阻碍而得变了音,走了形。她甚至感觉到了他恶意的离开自己的舌,任凭那一缕暧昧的银丝,由着自己的角,泻出了一地的暧昧。

  “恩?不要什么?是这样?还是这样?”

  他笑,那边则是气的道。情爱之中的这笑,这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的笑容。那从来都是冷厉铁血的俊容,狭长妖魅的紫眸,因为这么一个笑容,而带上了几分极惑人的男风情。

  他说着,那边却连掉她的衣裙都不耐烦,直接伸手就将她的一身纯白给野蛮撕开了。那边则垂下头,放了她的娇,转而重重的吻上她的肌肤。

  “唔…”他实在太过的放肆,话语也太过的恶。让从未经历过这些的她,节节败退,只能尽力的隐忍着,不让自己发出那种令她羞愧万分的声音。

  他却不放过她,用力的在她娇的身体上,落下一个又一个的印迹。狠狠的折磨着她的身体,让她那白玉无瑕的身体,在他的主宰之下,变得而妖娆。

  “你是我的,永远只是我一个人的!我再也不许,你离开我!”

  疯狂霸道的话语,在他彻底得到她之时,在她的耳边响起。她却根本就没有力气回答什么,那身下的剧痛,几乎让她晕厥过去。

  半响之后,剧痛褪去,一股股强烈如电击的快,迅速的传遍她的全身。

  那种仿佛灵魂都被离的感觉,那种疯狂强烈到至极的愉悦,让她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仿佛自己都变得不是自己了,只是一粒渺小的尘埃。

  他让她生,她就生;他让她死,她就死!

  “叫出声音来,我喜欢听!”

  看着她素白冷淡的小脸,因为他而动情的不能自制的变红变热变。他心中兴奋愉悦极了,说不出的足。这些年的寂寞痛苦恨意,仿佛都离他远去了,眼中只剩下了身下乖顺瑟缩的白玉般的身体。

  而看到她在失之后,还蹙着好看的柳眉,微微的隐忍着身体的契合。

  当下,他就不了。恶劣的伸出手指,撬开她抿紧的红里,让她娇的小嘴再也闭不上了。薄再一次覆上娇的肌肤,而那掠夺的力量,不断的加大。

  她的理智终于奔溃了,再维持不了最后一丝的冷静和克制。宛若一个最为软弱无助的女子般,在他身下宛若罂粟花般的盛开。

  *

  一夜情,他却犹然记得,在情事完毕之后,她明明累得连眼皮都睁不开。那原本冷淡的好似连碰都不愿碰触他的双手,却宛若八角章鱼一样软绵绵的在他的身之上。

  “夙哥哥,我已经违背了爹爹的遗愿,我已经万劫不复…”

  她低低的泣着,却死死的抱着他的,不让他看到自己那带泪的模样。那一声一声的话语,明明是再简单不过的两句话,她却说得万分艰难。仿佛,这简单的两句话和今夜发生之事,已经耗尽了她所有的气力。

  翻来覆去的两句话,却没有下文。

  他却忽而觉得心里头凉凉的,说不出的刺痛感。就算是曾经她离开,所有人抛弃,他都不曾觉得刺痛,不觉得受伤,只是恨、只有恨!

  然而,他却为她心痛!

  皱眉,几乎是下意识的想要安抚她。她极少哭,即便刚刚被他折腾的死去活来,她都是不愿流泪的。可现在,她竟然哭了,哭的好似奔溃,哭的如此肝肠寸断。让他如何能忍心放着不管?

  “求求你,求求你。以后你就是我的一切,绝不要离开我…绝不要背叛我…!”

  她哭了半响,感觉到他在一下下的轻拍着她光洁的背,这才一点点的恢复了理智,慢慢的制住了自己的哭声。然后,就着那哭腔,她低低的对着他道。对着他说了这么莫名其妙的几句话。

  “好!”他本来对她恨了多年,这些恨绝对不是说没有就能够没有的。但是,感觉到此刻的她极致的脆弱和话语之中透出的深入骨髓无奈无助。他却没法顾着那些多年的恨意,反而是心软了。这样可怕的转变,他察觉到了,依旧是皱着眉,低低的答了这么一个字。甚至于,他都来不及思考这些话里面的深意。

  这倔强冷淡的女人,他很久之前就看上了。这娇光滑的身子,他现在也彻底的得到了。他根本就没打算放手,他当然会在她身边。只因为,他不许她离开,不许她再想身,就身。

  之后的数年,便是他们这一生中,最幸福美好的时光。却也是一切残酷、痛苦的开始。

  爱、恨、情、仇。生、死、纠、

  那酝酿了不知多少年的阴谋,因为他们俩的彻底结合,而在不知不觉之间,开启了。

  只是,当时的他们,却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他只觉得,无论自己身处何处,身在什么样的位置,只有身下的这个女人,是自己永远都不愿意割舍的。

  而她,只觉得自己在天界之上如履薄冰的生活了数百年。而现在,终于同夙哥哥一起,身在炼狱之中。她却不觉得多痛苦,反而觉得终于彻底的撕裂了那个虚伪、不真实的自己,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释然、圆

  *

  这么多年以来,他一直在做着同样的梦魇。

  一身素白如雪的女子,有着淡漠圣洁的气质,无与伦比的美丽。他却看不清她的脸孔,只记得他和她在那无人山野之中,疯狂至极的抵死绵。

  他从未看清过她的容颜,只觉得她给他的感觉无比的熟悉,完美无瑕的身体无比的契合。

  可是,梦到这些的时候,他的心,是冰的;他的眸,是冷的。

  即便,他一直做着这么一个不知有何意义的梦。

  他的心,也从未热起来过,他也从不觉得自己会有心热的那一天。

  因为,他知道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是一个天地不容,不该存在的存在。

  这样身处黑暗的日子,就这样安静的过了多年。

  一直到,他遇到了她。

  第一次看到她,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异样感觉,甚至将她看出一个垃圾花痴。

  然而,在第二次看到她的第一眼,他莫名的有了一种诡异熟悉的感觉。那种感觉让他心生无数的战栗,因为那是在他梦境中,虚幻的知觉。然而,就在那郡城的那一,虚幻竟然变成了现实。

  那个时候,他忽而顿悟。

  或许,他的存在,其实也是有着意义的。他降临于世,存在的唯一意义,就是为了等待她的出现。

  nbsp;…=""
上一章   邪尊懒凰   下一章 ( → )
魔医十三岁惊世毒皇后女皇太狂悍倾世权相北雁南飞夜深沉春明外史美人恩啼笑因缘白芍春莺啭
麻雀小说网最新更新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邪尊懒凰,本章内容为七夕甜番外的全文阅读页,邪尊懒凰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邪尊懒凰最新章节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与下载,尽在麻雀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