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邪尊懒凰》188完美身体,诡异力量的全文阅读页
麻雀小说网
麻雀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麻雀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邪尊懒凰  作者:漫觞 书号:42427  时间:2017-10-7  字数:14947 
上一章   188 完美身体,诡异力量    下一章 ( → )
  {)}  莹白修长的五指,优雅的缓缓张开。那白的手掌之中,一簇灼热的让人难以忍受的金色火焰,不断的跳跃升腾着。那灼热耀眼的金色火焰,衬着那张精致如玉、完美无瑕的漂亮脸庞,更显得霸气天生、强大的骇人!

  “你觉得,就凭你这么一副脆弱的身子,能够承受我圣妖的入体?”

  那洁白如玉的身体,就这么暴在空气之中。‘它’却丝毫没有一丝窘迫不适之意,一步步的走到君赖的面前。然后,漂亮的金瞳闪过一丝的淡漠,绯红的薄,淡淡却无情的吐出这么一句话。

  君赖一愣,她就算是再淡然随,也从未见过眼前这样的‘人体’!眼前,这火灵全身上下不着一丝线头。精致的锁骨微微凸起,完美的无可挑剔,全身肌肤胜雪,整个身体的线条极其优美畅,仿佛上等的璞玉雕刻而成。

  可是,这些,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个火灵的身体,竟然…竟然如同‘它’的模样和声音那般!竟然是没有别的!

  君赖看着这样诡异的一幕,明明心中对这圣妖焚天炎有着非到手不可的倔强。但,在看到这样一幕的时候,她的神色呆呆的,愣了半响,却是莫名其妙的有些想笑。

  她在现代之时,什么变人也都是见识过的。但是,她却从未见过…这样完美无缺的…无人。

  虽然,眼前这一具白玉无瑕的身体,的确不是人,是异火之灵。且,眼前这一具身体,完美无暇的让人根本感觉不到任何的违和。但是,她心中依旧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而她,又一向对于未知的东西比较感兴趣。当下,就盯着那圣妖的腹部处,上上下下的看了好久!

  “你盯着我看做什么?我是因天地灵气才生出的灵体,所以是没有别的。”

  感觉到君赖那过于集中的视线,那圣妖略略挑了挑眉,但那张漂亮至极的脸庞上,却连一丝难堪窘迫都没有!它坦然的很,甚至于一眼就看出了君赖心中的疑问。

  “赖…!”

  冰皇也被这异火灵体的模样给怔了怔,然而,他在乎的却并非是君赖所在意的。妈的,这异火火灵长得也太漂亮了点吧?这简直不像是真实存在的东西,反而像是玻璃做出的琉璃人偶一样,美得不似凡物。果然,这集天地灵气所成的身体,就是不一般啊!

  低低的唤了君赖一句,他如何看不出这圣妖已经被君赖那一句话,出了兴趣。然而,他肯定是不能看着赖去送死的!

  而在冢的玥妖,也是知道像是火灵还有其他应天地之灵气而生出的灵体。都是可以同人类、妖兽一样的修炼的。而且,只有在修炼到了成期时,才能有资格选择别。所以,他也没有像是君赖那样的吃惊,而是银眸一缩,薄一动,就想要说些什么。

  “玥、冰皇,你们不用再说了!我想,我应该是能够将这圣妖焚天炎收服的。至于原因…冰皇,你还记得上一次,我炼化那两种外火时,所发生的事情吗?玥,你还记得我在天砚山、雾之地中,遇到冰皇的事情吗?”

  然而,就在这时,君赖的慵懒嗓音,却在两人的脑海中响了起来。

  什么?玥妖和冰皇两人,心中同时一动。

  在转瞬之间,他们似乎是明白了一些什么。可是,又仿佛,什么都没有明白。然而,那边的君赖,却没有再多说任何一个字了。

  说完那句话,君赖也不管两人是不是反应过来了,对着那显出本体的圣妖焚天炎,淡淡一笑。

  “能不能承受,试过不就知道了?”

  一字一字,她说的很是缓慢,但也很从容。并无一丝一毫的慌乱和恐惧。她笑着,那笑容里面,却带着一股子不下于这圣妖焚天炎的高傲,还有一抹撞上南墙也不回头的决心和倔强。

  “你,现在已经没有后悔的资格了。”

  听了君赖这一句话,让那圣妖焚天炎心中窜上了一股说不出的感觉。总觉得,眼前这个黑眸黑发的少女,那慵懒自信的模样,实在是让它心头有些不。至于,为何会有这么一分似曾相识的不,它自己也不知道。

  对于其他人,它一向连理会都懒得理会,更别说现出真身了。可是,这个女人就这么淡然倔强的几句话,就让它在这地下差不多一千年之中,第一次显出真身。

  那白玉无瑕的身体,再一次化为了一道金色的火光。就听‘嗖’的一声,那圣妖焚天炎已经对着君赖那纤细的身体,直直的冲了过去。那速度,快的让人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曾经让九重天界都为之震动的诡异异火,就在玥妖和冰皇的眼皮底下,直接窜入了君赖的身体之中!

  痛,无尽的痛!

  君赖只感觉到,自己的体内仿佛是窜入了一颗灼热的炸弹般。那炸弹却不同于其他炸弹,炸过就没有灼热和破坏力了。那圣妖焚天炎,就好像是一直处于爆炸中的炸弹。在君赖的体内,横冲直撞,仿佛是要将她完整无缺的身体,给硬撞出一个来!

  而冢的玥妖,和君赖背上的冰皇,在看到那圣妖焚天炎钻入了君赖体内之时。两人都是瞪大了眼睛,可是那圣妖焚天炎的速度太快了,他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不过,玥妖的心中,却莫名的回响着刚刚君赖在最后一刻,所说的那句话了。

  对,赖的身上,似乎还蛰伏着一股不知名的力量。而那种力量,曾经轻易的制住过暴怒发狂中的冰皇。

  难道说…?

  对于那种力量,玥妖也是从未见过。不过,想到这里,那双漂亮银眸里,却略略安定了定。

  *

  君赖那边,是一片火与热的世界。而那火红岩浆世界的外面,却是一片冰与冷。

  经历了刚刚冰皇俯身的君赖,同那神君使者的大战。那一股锥心刺骨的绝寒之气,却久久都没有散去!周围那一股庞大的冰雪,在那爆炸中四散开来。将整个岩的温度,都一下子降低了一大截。

  “怎么样?金莲鬼火怎么样了?”

  就在这个时候,霍玉和染夜魅,却是风尘仆仆的由着外面赶了回来。霍玉远远地看到了古青,顿时,他立刻就忍不住心头对异火的热切,开口问道。

  而那并未说话的染夜魅,却也将眼光放在了冥聿尊的身上。冥聿尊、君莫、古青,但是,这里还少了一个人。赖?赖她去哪儿了?

  看到眼前的人数,染夜魅心中就已经有了一个认知了。

  “赖已经进入这一片岩浆里面,去拿异火去了。这一片岩浆,似乎只对赖没有任何作用。虽然,我们也看出这一片‘岩浆’其实并非真正的岩浆,而是以最纯净的火元素能量模拟出来了。但是,我们几个,根本就没办法近身。不过,赖进去已经有一阵子了。到现在都没有声音…”

  那古青也是有些担心进去的君赖,看到大哥霍玉和染夜魅终于回来了。当下,他大步上前,对着两人将现在的情况给说了一个大概。

  “该死的!有这样的事情?看样子,这金莲鬼火,似乎真的同赖之间有一股莫名的联系…”

  霍玉听了这话,其实心里头已经早就想到了这么一层。但当听到古青的话语之时,他依旧忍不住有些失望了。那异火金莲鬼火,是他这么多年来,唯一的愿望和唯一的渴望。可是,现在已经达到了这样近在咫尺的地方,他却没有办法更进一步,只能就在这咫尺之间,无奈的等待着!

  这种心情,对于已经等待了足足十多年的霍玉来说,实在是有些难熬了!

  低低的咒骂了一声,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里,此刻却的都是一种暴躁。他大步向着古青走去,在走过那岩层前面之时,却突然毫无预警的一挥拳。

  那凌厉之极的一拳,仿佛是带着一股飓风般。向着那已经因为爆炸而碎裂了很多的岩层打了过去!

  “轰隆隆!”就听到一阵巨响,那原本就因为开始爆炸而有些松动的岩层。呼啦啦的碎倒了一地,那倒下的方向,却正好是向着霍玉自己。

  然而,那大大小小的岩石纷纷滚落在了自己身上。那霍玉却好像没有任何知觉一般,拳头还是狠狠的在了那岩石的里面。他双眸通红,也不知道为何如此的暴躁难受。但是,只要是明眼人,就知道霍玉的失态,定然是和异火有关。

  “那边的事情,进行的非常顺利。我们俩将异火交给叶家里面的某人之后,装作叶家人,故意挑起了几方的争执。好让叶家人带着所谓的‘金莲鬼火’奔去了他们的接头之处。然后,其他势力的人,一路在追着。估计,这段时间,‘得到了’金莲鬼火的叶家,会受到各大势力的施。之后的一个月,估计会有好戏看了!”

  而那跟着霍玉一起回来的染夜魅,对于霍玉的狂暴动作似乎一点都不意外。他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这边却是对着冥聿尊和古青、君莫,将那边的情况,给稍微汇报了下。

  ---题外话---

  好吧,不给力的我…今天有点事情…。是什么俺不能说~

  [(]  {)}  莹白修长的五指,优雅的缓缓张开。那白的手掌之中,一簇灼热的让人难以忍受的金色火焰,不断的跳跃升腾着。那灼热耀眼的金色火焰,衬着那张精致如玉、完美无瑕的漂亮脸庞,更显得霸气天生、强大的骇人!

  “你觉得,就凭你这么一副脆弱的身子,能够承受我圣妖的入体?”

  那洁白如玉的身体,就这么暴在空气之中。‘它’却丝毫没有一丝窘迫不适之意,一步步的走到君赖的面前。然后,漂亮的金瞳闪过一丝的淡漠,绯红的薄,淡淡却无情的吐出这么一句话。

  君赖一愣,她就算是再淡然随,也从未见过眼前这样的‘人体’!眼前,这火灵全身上下不着一丝线头。精致的锁骨微微凸起,完美的无可挑剔,全身肌肤胜雪,整个身体的线条极其优美畅,仿佛上等的璞玉雕刻而成。

  可是,这些,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个火灵的身体,竟然…竟然如同‘它’的模样和声音那般!竟然是没有别的!

  君赖看着这样诡异的一幕,明明心中对这圣妖焚天炎有着非到手不可的倔强。但,在看到这样一幕的时候,她的神色呆呆的,愣了半响,却是莫名其妙的有些想笑。

  她在现代之时,什么变人也都是见识过的。但是,她却从未见过…这样完美无缺的…无人。

  虽然,眼前这一具白玉无瑕的身体,的确不是人,是异火之灵。且,眼前这一具身体,完美无暇的让人根本感觉不到任何的违和。但是,她心中依旧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而她,又一向对于未知的东西比较感兴趣。当下,就盯着那圣妖的腹部处,上上下下的看了好久!

  “你盯着我看做什么?我是因天地灵气才生出的灵体,所以是没有别的。”

  感觉到君赖那过于集中的视线,那圣妖略略挑了挑眉,但那张漂亮至极的脸庞上,却连一丝难堪窘迫都没有!它坦然的很,甚至于一眼就看出了君赖心中的疑问。

  “赖…!”

  冰皇也被这异火灵体的模样给怔了怔,然而,他在乎的却并非是君赖所在意的。妈的,这异火火灵长得也太漂亮了点吧?这简直不像是真实存在的东西,反而像是玻璃做出的琉璃人偶一样,美得不似凡物。果然,这集天地灵气所成的身体,就是不一般啊!

  低低的唤了君赖一句,他如何看不出这圣妖已经被君赖那一句话,出了兴趣。然而,他肯定是不能看着赖去送死的!

  而在冢的玥妖,也是知道像是火灵还有其他应天地之灵气而生出的灵体。都是可以同人类、妖兽一样的修炼的。而且,只有在修炼到了成期时,才能有资格选择别。所以,他也没有像是君赖那样的吃惊,而是银眸一缩,薄一动,就想要说些什么。

  “玥、冰皇,你们不用再说了!我想,我应该是能够将这圣妖焚天炎收服的。至于原因…冰皇,你还记得上一次,我炼化那两种外火时,所发生的事情吗?玥,你还记得我在天砚山、雾之地中,遇到冰皇的事情吗?”

  然而,就在这时,君赖的慵懒嗓音,却在两人的脑海中响了起来。

  什么?玥妖和冰皇两人,心中同时一动。

  在转瞬之间,他们似乎是明白了一些什么。可是,又仿佛,什么都没有明白。然而,那边的君赖,却没有再多说任何一个字了。

  说完那句话,君赖也不管两人是不是反应过来了,对着那显出本体的圣妖焚天炎,淡淡一笑。

  “能不能承受,试过不就知道了?”

  一字一字,她说的很是缓慢,但也很从容。并无一丝一毫的慌乱和恐惧。她笑着,那笑容里面,却带着一股子不下于这圣妖焚天炎的高傲,还有一抹撞上南墙也不回头的决心和倔强。

  “你,现在已经没有后悔的资格了。”

  听了君赖这一句话,让那圣妖焚天炎心中窜上了一股说不出的感觉。总觉得,眼前这个黑眸黑发的少女,那慵懒自信的模样,实在是让它心头有些不。至于,为何会有这么一分似曾相识的不,它自己也不知道。

  对于其他人,它一向连理会都懒得理会,更别说现出真身了。可是,这个女人就这么淡然倔强的几句话,就让它在这地下差不多一千年之中,第一次显出真身。

  那白玉无瑕的身体,再一次化为了一道金色的火光。就听‘嗖’的一声,那圣妖焚天炎已经对着君赖那纤细的身体,直直的冲了过去。那速度,快的让人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曾经让九重天界都为之震动的诡异异火,就在玥妖和冰皇的眼皮底下,直接窜入了君赖的身体之中!

  痛,无尽的痛!

  君赖只感觉到,自己的体内仿佛是窜入了一颗灼热的炸弹般。那炸弹却不同于其他炸弹,炸过就没有灼热和破坏力了。那圣妖焚天炎,就好像是一直处于爆炸中的炸弹。在君赖的体内,横冲直撞,仿佛是要将她完整无缺的身体,给硬撞出一个来!

  而冢的玥妖,和君赖背上的冰皇,在看到那圣妖焚天炎钻入了君赖体内之时。两人都是瞪大了眼睛,可是那圣妖焚天炎的速度太快了,他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不过,玥妖的心中,却莫名的回响着刚刚君赖在最后一刻,所说的那句话了。

  对,赖的身上,似乎还蛰伏着一股不知名的力量。而那种力量,曾经轻易的制住过暴怒发狂中的冰皇。

  难道说…?

  对于那种力量,玥妖也是从未见过。不过,想到这里,那双漂亮银眸里,却略略安定了定。

  *

  君赖那边,是一片火与热的世界。而那火红岩浆世界的外面,却是一片冰与冷。

  经历了刚刚冰皇俯身的君赖,同那神君使者的大战。那一股锥心刺骨的绝寒之气,却久久都没有散去!周围那一股庞大的冰雪,在那爆炸中四散开来。将整个岩的温度,都一下子降低了一大截。

  “怎么样?金莲鬼火怎么样了?”

  就在这个时候,霍玉和染夜魅,却是风尘仆仆的由着外面赶了回来。霍玉远远地看到了古青,顿时,他立刻就忍不住心头对异火的热切,开口问道。

  而那并未说话的染夜魅,却也将眼光放在了冥聿尊的身上。冥聿尊、君莫、古青,但是,这里还少了一个人。赖?赖她去哪儿了?

  看到眼前的人数,染夜魅心中就已经有了一个认知了。

  “赖已经进入这一片岩浆里面,去拿异火去了。这一片岩浆,似乎只对赖没有任何作用。虽然,我们也看出这一片‘岩浆’其实并非真正的岩浆,而是以最纯净的火元素能量模拟出来了。但是,我们几个,根本就没办法近身。不过,赖进去已经有一阵子了。到现在都没有声音…”

  那古青也是有些担心进去的君赖,看到大哥霍玉和染夜魅终于回来了。当下,他大步上前,对着两人将现在的情况给说了一个大概。

  “该死的!有这样的事情?看样子,这金莲鬼火,似乎真的同赖之间有一股莫名的联系…”

  霍玉听了这话,其实心里头已经早就想到了这么一层。但当听到古青的话语之时,他依旧忍不住有些失望了。那异火金莲鬼火,是他这么多年来,唯一的愿望和唯一的渴望。可是,现在已经达到了这样近在咫尺的地方,他却没有办法更进一步,只能就在这咫尺之间,无奈的等待着!

  这种心情,对于已经等待了足足十多年的霍玉来说,实在是有些难熬了!

  低低的咒骂了一声,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里,此刻却的都是一种暴躁。他大步向着古青走去,在走过那岩层前面之时,却突然毫无预警的一挥拳。

  那凌厉之极的一拳,仿佛是带着一股飓风般。向着那已经因为爆炸而碎裂了很多的岩层打了过去!

  “轰隆隆!”就听到一阵巨响,那原本就因为开始爆炸而有些松动的岩层。呼啦啦的碎倒了一地,那倒下的方向,却正好是向着霍玉自己。

  然而,那大大小小的岩石纷纷滚落在了自己身上。那霍玉却好像没有任何知觉一般,拳头还是狠狠的在了那岩石的里面。他双眸通红,也不知道为何如此的暴躁难受。但是,只要是明眼人,就知道霍玉的失态,定然是和异火有关。

  “那边的事情,进行的非常顺利。我们俩将异火交给叶家里面的某人之后,装作叶家人,故意挑起了几方的争执。好让叶家人带着所谓的‘金莲鬼火’奔去了他们的接头之处。然后,其他势力的人,一路在追着。估计,这段时间,‘得到了’金莲鬼火的叶家,会受到各大势力的施。之后的一个月,估计会有好戏看了!”

  而那跟着霍玉一起回来的染夜魅,对于霍玉的狂暴动作似乎一点都不意外。他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这边却是对着冥聿尊和古青、君莫,将那边的情况,给稍微汇报了下。

  ---题外话---

  好吧,不给力的我…今天有点事情…。是什么俺不能说~

  [(]  {)}  莹白修长的五指,优雅的缓缓张开。那白的手掌之中,一簇灼热的让人难以忍受的金色火焰,不断的跳跃升腾着。那灼热耀眼的金色火焰,衬着那张精致如玉、完美无瑕的漂亮脸庞,更显得霸气天生、强大的骇人!

  “你觉得,就凭你这么一副脆弱的身子,能够承受我圣妖的入体?”

  那洁白如玉的身体,就这么暴在空气之中。‘它’却丝毫没有一丝窘迫不适之意,一步步的走到君赖的面前。然后,漂亮的金瞳闪过一丝的淡漠,绯红的薄,淡淡却无情的吐出这么一句话。

  君赖一愣,她就算是再淡然随,也从未见过眼前这样的‘人体’!眼前,这火灵全身上下不着一丝线头。精致的锁骨微微凸起,完美的无可挑剔,全身肌肤胜雪,整个身体的线条极其优美畅,仿佛上等的璞玉雕刻而成。

  可是,这些,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个火灵的身体,竟然…竟然如同‘它’的模样和声音那般!竟然是没有别的!

  君赖看着这样诡异的一幕,明明心中对这圣妖焚天炎有着非到手不可的倔强。但,在看到这样一幕的时候,她的神色呆呆的,愣了半响,却是莫名其妙的有些想笑。

  她在现代之时,什么变人也都是见识过的。但是,她却从未见过…这样完美无缺的…无人。

  虽然,眼前这一具白玉无瑕的身体,的确不是人,是异火之灵。且,眼前这一具身体,完美无暇的让人根本感觉不到任何的违和。但是,她心中依旧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而她,又一向对于未知的东西比较感兴趣。当下,就盯着那圣妖的腹部处,上上下下的看了好久!

  “你盯着我看做什么?我是因天地灵气才生出的灵体,所以是没有别的。”

  感觉到君赖那过于集中的视线,那圣妖略略挑了挑眉,但那张漂亮至极的脸庞上,却连一丝难堪窘迫都没有!它坦然的很,甚至于一眼就看出了君赖心中的疑问。

  “赖…!”

  冰皇也被这异火灵体的模样给怔了怔,然而,他在乎的却并非是君赖所在意的。妈的,这异火火灵长得也太漂亮了点吧?这简直不像是真实存在的东西,反而像是玻璃做出的琉璃人偶一样,美得不似凡物。果然,这集天地灵气所成的身体,就是不一般啊!

  低低的唤了君赖一句,他如何看不出这圣妖已经被君赖那一句话,出了兴趣。然而,他肯定是不能看着赖去送死的!

  而在冢的玥妖,也是知道像是火灵还有其他应天地之灵气而生出的灵体。都是可以同人类、妖兽一样的修炼的。而且,只有在修炼到了成期时,才能有资格选择别。所以,他也没有像是君赖那样的吃惊,而是银眸一缩,薄一动,就想要说些什么。

  “玥、冰皇,你们不用再说了!我想,我应该是能够将这圣妖焚天炎收服的。至于原因…冰皇,你还记得上一次,我炼化那两种外火时,所发生的事情吗?玥,你还记得我在天砚山、雾之地中,遇到冰皇的事情吗?”

  然而,就在这时,君赖的慵懒嗓音,却在两人的脑海中响了起来。

  什么?玥妖和冰皇两人,心中同时一动。

  在转瞬之间,他们似乎是明白了一些什么。可是,又仿佛,什么都没有明白。然而,那边的君赖,却没有再多说任何一个字了。

  说完那句话,君赖也不管两人是不是反应过来了,对着那显出本体的圣妖焚天炎,淡淡一笑。

  “能不能承受,试过不就知道了?”

  一字一字,她说的很是缓慢,但也很从容。并无一丝一毫的慌乱和恐惧。她笑着,那笑容里面,却带着一股子不下于这圣妖焚天炎的高傲,还有一抹撞上南墙也不回头的决心和倔强。

  “你,现在已经没有后悔的资格了。”

  听了君赖这一句话,让那圣妖焚天炎心中窜上了一股说不出的感觉。总觉得,眼前这个黑眸黑发的少女,那慵懒自信的模样,实在是让它心头有些不。至于,为何会有这么一分似曾相识的不,它自己也不知道。

  对于其他人,它一向连理会都懒得理会,更别说现出真身了。可是,这个女人就这么淡然倔强的几句话,就让它在这地下差不多一千年之中,第一次显出真身。

  那白玉无瑕的身体,再一次化为了一道金色的火光。就听‘嗖’的一声,那圣妖焚天炎已经对着君赖那纤细的身体,直直的冲了过去。那速度,快的让人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曾经让九重天界都为之震动的诡异异火,就在玥妖和冰皇的眼皮底下,直接窜入了君赖的身体之中!

  痛,无尽的痛!

  君赖只感觉到,自己的体内仿佛是窜入了一颗灼热的炸弹般。那炸弹却不同于其他炸弹,炸过就没有灼热和破坏力了。那圣妖焚天炎,就好像是一直处于爆炸中的炸弹。在君赖的体内,横冲直撞,仿佛是要将她完整无缺的身体,给硬撞出一个来!

  而冢的玥妖,和君赖背上的冰皇,在看到那圣妖焚天炎钻入了君赖体内之时。两人都是瞪大了眼睛,可是那圣妖焚天炎的速度太快了,他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不过,玥妖的心中,却莫名的回响着刚刚君赖在最后一刻,所说的那句话了。

  对,赖的身上,似乎还蛰伏着一股不知名的力量。而那种力量,曾经轻易的制住过暴怒发狂中的冰皇。

  难道说…?

  对于那种力量,玥妖也是从未见过。不过,想到这里,那双漂亮银眸里,却略略安定了定。

  *

  君赖那边,是一片火与热的世界。而那火红岩浆世界的外面,却是一片冰与冷。

  经历了刚刚冰皇俯身的君赖,同那神君使者的大战。那一股锥心刺骨的绝寒之气,却久久都没有散去!周围那一股庞大的冰雪,在那爆炸中四散开来。将整个岩的温度,都一下子降低了一大截。

  “怎么样?金莲鬼火怎么样了?”

  就在这个时候,霍玉和染夜魅,却是风尘仆仆的由着外面赶了回来。霍玉远远地看到了古青,顿时,他立刻就忍不住心头对异火的热切,开口问道。

  而那并未说话的染夜魅,却也将眼光放在了冥聿尊的身上。冥聿尊、君莫、古青,但是,这里还少了一个人。赖?赖她去哪儿了?

  看到眼前的人数,染夜魅心中就已经有了一个认知了。

  “赖已经进入这一片岩浆里面,去拿异火去了。这一片岩浆,似乎只对赖没有任何作用。虽然,我们也看出这一片‘岩浆’其实并非真正的岩浆,而是以最纯净的火元素能量模拟出来了。但是,我们几个,根本就没办法近身。不过,赖进去已经有一阵子了。到现在都没有声音…”

  那古青也是有些担心进去的君赖,看到大哥霍玉和染夜魅终于回来了。当下,他大步上前,对着两人将现在的情况给说了一个大概。

  “该死的!有这样的事情?看样子,这金莲鬼火,似乎真的同赖之间有一股莫名的联系…”

  霍玉听了这话,其实心里头已经早就想到了这么一层。但当听到古青的话语之时,他依旧忍不住有些失望了。那异火金莲鬼火,是他这么多年来,唯一的愿望和唯一的渴望。可是,现在已经达到了这样近在咫尺的地方,他却没有办法更进一步,只能就在这咫尺之间,无奈的等待着!

  这种心情,对于已经等待了足足十多年的霍玉来说,实在是有些难熬了!

  低低的咒骂了一声,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里,此刻却的都是一种暴躁。他大步向着古青走去,在走过那岩层前面之时,却突然毫无预警的一挥拳。

  那凌厉之极的一拳,仿佛是带着一股飓风般。向着那已经因为爆炸而碎裂了很多的岩层打了过去!

  “轰隆隆!”就听到一阵巨响,那原本就因为开始爆炸而有些松动的岩层。呼啦啦的碎倒了一地,那倒下的方向,却正好是向着霍玉自己。

  然而,那大大小小的岩石纷纷滚落在了自己身上。那霍玉却好像没有任何知觉一般,拳头还是狠狠的在了那岩石的里面。他双眸通红,也不知道为何如此的暴躁难受。但是,只要是明眼人,就知道霍玉的失态,定然是和异火有关。

  “那边的事情,进行的非常顺利。我们俩将异火交给叶家里面的某人之后,装作叶家人,故意挑起了几方的争执。好让叶家人带着所谓的‘金莲鬼火’奔去了他们的接头之处。然后,其他势力的人,一路在追着。估计,这段时间,‘得到了’金莲鬼火的叶家,会受到各大势力的施。之后的一个月,估计会有好戏看了!”

  而那跟着霍玉一起回来的染夜魅,对于霍玉的狂暴动作似乎一点都不意外。他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这边却是对着冥聿尊和古青、君莫,将那边的情况,给稍微汇报了下。

  ---题外话---

  好吧,不给力的我…今天有点事情…。是什么俺不能说~

  [(]  {)}  莹白修长的五指,优雅的缓缓张开。那白的手掌之中,一簇灼热的让人难以忍受的金色火焰,不断的跳跃升腾着。那灼热耀眼的金色火焰,衬着那张精致如玉、完美无瑕的漂亮脸庞,更显得霸气天生、强大的骇人!

  “你觉得,就凭你这么一副脆弱的身子,能够承受我圣妖的入体?”

  那洁白如玉的身体,就这么暴在空气之中。‘它’却丝毫没有一丝窘迫不适之意,一步步的走到君赖的面前。然后,漂亮的金瞳闪过一丝的淡漠,绯红的薄,淡淡却无情的吐出这么一句话。

  君赖一愣,她就算是再淡然随,也从未见过眼前这样的‘人体’!眼前,这火灵全身上下不着一丝线头。精致的锁骨微微凸起,完美的无可挑剔,全身肌肤胜雪,整个身体的线条极其优美畅,仿佛上等的璞玉雕刻而成。

  可是,这些,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个火灵的身体,竟然…竟然如同‘它’的模样和声音那般!竟然是没有别的!

  君赖看着这样诡异的一幕,明明心中对这圣妖焚天炎有着非到手不可的倔强。但,在看到这样一幕的时候,她的神色呆呆的,愣了半响,却是莫名其妙的有些想笑。

  她在现代之时,什么变人也都是见识过的。但是,她却从未见过…这样完美无缺的…无人。

  虽然,眼前这一具白玉无瑕的身体,的确不是人,是异火之灵。且,眼前这一具身体,完美无暇的让人根本感觉不到任何的违和。但是,她心中依旧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而她,又一向对于未知的东西比较感兴趣。当下,就盯着那圣妖的腹部处,上上下下的看了好久!

  “你盯着我看做什么?我是因天地灵气才生出的灵体,所以是没有别的。”

  感觉到君赖那过于集中的视线,那圣妖略略挑了挑眉,但那张漂亮至极的脸庞上,却连一丝难堪窘迫都没有!它坦然的很,甚至于一眼就看出了君赖心中的疑问。

  “赖…!”

  冰皇也被这异火灵体的模样给怔了怔,然而,他在乎的却并非是君赖所在意的。妈的,这异火火灵长得也太漂亮了点吧?这简直不像是真实存在的东西,反而像是玻璃做出的琉璃人偶一样,美得不似凡物。果然,这集天地灵气所成的身体,就是不一般啊!

  低低的唤了君赖一句,他如何看不出这圣妖已经被君赖那一句话,出了兴趣。然而,他肯定是不能看着赖去送死的!

  而在冢的玥妖,也是知道像是火灵还有其他应天地之灵气而生出的灵体。都是可以同人类、妖兽一样的修炼的。而且,只有在修炼到了成期时,才能有资格选择别。所以,他也没有像是君赖那样的吃惊,而是银眸一缩,薄一动,就想要说些什么。

  “玥、冰皇,你们不用再说了!我想,我应该是能够将这圣妖焚天炎收服的。至于原因…冰皇,你还记得上一次,我炼化那两种外火时,所发生的事情吗?玥,你还记得我在天砚山、雾之地中,遇到冰皇的事情吗?”

  然而,就在这时,君赖的慵懒嗓音,却在两人的脑海中响了起来。

  什么?玥妖和冰皇两人,心中同时一动。

  在转瞬之间,他们似乎是明白了一些什么。可是,又仿佛,什么都没有明白。然而,那边的君赖,却没有再多说任何一个字了。

  说完那句话,君赖也不管两人是不是反应过来了,对着那显出本体的圣妖焚天炎,淡淡一笑。

  “能不能承受,试过不就知道了?”

  一字一字,她说的很是缓慢,但也很从容。并无一丝一毫的慌乱和恐惧。她笑着,那笑容里面,却带着一股子不下于这圣妖焚天炎的高傲,还有一抹撞上南墙也不回头的决心和倔强。

  “你,现在已经没有后悔的资格了。”

  听了君赖这一句话,让那圣妖焚天炎心中窜上了一股说不出的感觉。总觉得,眼前这个黑眸黑发的少女,那慵懒自信的模样,实在是让它心头有些不。至于,为何会有这么一分似曾相识的不,它自己也不知道。

  对于其他人,它一向连理会都懒得理会,更别说现出真身了。可是,这个女人就这么淡然倔强的几句话,就让它在这地下差不多一千年之中,第一次显出真身。

  那白玉无瑕的身体,再一次化为了一道金色的火光。就听‘嗖’的一声,那圣妖焚天炎已经对着君赖那纤细的身体,直直的冲了过去。那速度,快的让人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曾经让九重天界都为之震动的诡异异火,就在玥妖和冰皇的眼皮底下,直接窜入了君赖的身体之中!

  痛,无尽的痛!

  君赖只感觉到,自己的体内仿佛是窜入了一颗灼热的炸弹般。那炸弹却不同于其他炸弹,炸过就没有灼热和破坏力了。那圣妖焚天炎,就好像是一直处于爆炸中的炸弹。在君赖的体内,横冲直撞,仿佛是要将她完整无缺的身体,给硬撞出一个来!

  而冢的玥妖,和君赖背上的冰皇,在看到那圣妖焚天炎钻入了君赖体内之时。两人都是瞪大了眼睛,可是那圣妖焚天炎的速度太快了,他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不过,玥妖的心中,却莫名的回响着刚刚君赖在最后一刻,所说的那句话了。

  对,赖的身上,似乎还蛰伏着一股不知名的力量。而那种力量,曾经轻易的制住过暴怒发狂中的冰皇。

  难道说…?

  对于那种力量,玥妖也是从未见过。不过,想到这里,那双漂亮银眸里,却略略安定了定。

  *

  君赖那边,是一片火与热的世界。而那火红岩浆世界的外面,却是一片冰与冷。

  经历了刚刚冰皇俯身的君赖,同那神君使者的大战。那一股锥心刺骨的绝寒之气,却久久都没有散去!周围那一股庞大的冰雪,在那爆炸中四散开来。将整个岩的温度,都一下子降低了一大截。

  “怎么样?金莲鬼火怎么样了?”

  就在这个时候,霍玉和染夜魅,却是风尘仆仆的由着外面赶了回来。霍玉远远地看到了古青,顿时,他立刻就忍不住心头对异火的热切,开口问道。

  而那并未说话的染夜魅,却也将眼光放在了冥聿尊的身上。冥聿尊、君莫、古青,但是,这里还少了一个人。赖?赖她去哪儿了?

  看到眼前的人数,染夜魅心中就已经有了一个认知了。

  “赖已经进入这一片岩浆里面,去拿异火去了。这一片岩浆,似乎只对赖没有任何作用。虽然,我们也看出这一片‘岩浆’其实并非真正的岩浆,而是以最纯净的火元素能量模拟出来了。但是,我们几个,根本就没办法近身。不过,赖进去已经有一阵子了。到现在都没有声音…”

  那古青也是有些担心进去的君赖,看到大哥霍玉和染夜魅终于回来了。当下,他大步上前,对着两人将现在的情况给说了一个大概。

  “该死的!有这样的事情?看样子,这金莲鬼火,似乎真的同赖之间有一股莫名的联系…”

  霍玉听了这话,其实心里头已经早就想到了这么一层。但当听到古青的话语之时,他依旧忍不住有些失望了。那异火金莲鬼火,是他这么多年来,唯一的愿望和唯一的渴望。可是,现在已经达到了这样近在咫尺的地方,他却没有办法更进一步,只能就在这咫尺之间,无奈的等待着!

  这种心情,对于已经等待了足足十多年的霍玉来说,实在是有些难熬了!

  低低的咒骂了一声,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里,此刻却的都是一种暴躁。他大步向着古青走去,在走过那岩层前面之时,却突然毫无预警的一挥拳。

  那凌厉之极的一拳,仿佛是带着一股飓风般。向着那已经因为爆炸而碎裂了很多的岩层打了过去!

  “轰隆隆!”就听到一阵巨响,那原本就因为开始爆炸而有些松动的岩层。呼啦啦的碎倒了一地,那倒下的方向,却正好是向着霍玉自己。

  然而,那大大小小的岩石纷纷滚落在了自己身上。那霍玉却好像没有任何知觉一般,拳头还是狠狠的在了那岩石的里面。他双眸通红,也不知道为何如此的暴躁难受。但是,只要是明眼人,就知道霍玉的失态,定然是和异火有关。

  “那边的事情,进行的非常顺利。我们俩将异火交给叶家里面的某人之后,装作叶家人,故意挑起了几方的争执。好让叶家人带着所谓的‘金莲鬼火’奔去了他们的接头之处。然后,其他势力的人,一路在追着。估计,这段时间,‘得到了’金莲鬼火的叶家,会受到各大势力的施。之后的一个月,估计会有好戏看了!”

  而那跟着霍玉一起回来的染夜魅,对于霍玉的狂暴动作似乎一点都不意外。他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这边却是对着冥聿尊和古青、君莫,将那边的情况,给稍微汇报了下。

  ---题外话---

  好吧,不给力的我…今天有点事情…。是什么俺不能说~

  [(](霸图中文网)
上一章   邪尊懒凰   下一章 ( → )
魔医十三岁惊世毒皇后女皇太狂悍倾世权相北雁南飞夜深沉春明外史美人恩啼笑因缘白芍春莺啭
麻雀小说网最新更新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邪尊懒凰,本章内容为188完美身体,诡异力量的全文阅读页,邪尊懒凰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邪尊懒凰最新章节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与下载,尽在麻雀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