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邪尊懒凰》225强敌当前,狐狸尾巴的全文阅读页
麻雀小说网
麻雀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麻雀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邪尊懒凰  作者:漫觞 书号:42427  时间:2017-10-7  字数:75059 
上一章   225 强敌当前,狐狸尾巴    下一章 ( → )
  {最新章节阅读请到}

  “二小姐说的极是,我想二小姐既然将如今形势分析的如此清楚,相比心里已经有了应对之策了吧!还请二小姐立刻部署!”

  那长老沉默了半响,忽而低低的启音。。这个时候的他,略显沧桑的脸庞上再无一丝的犹豫,只有死战的决心!

  的确,大敌当前,稍有不慎整个君家就是一个被灭门的下场。事到如今,也只有豁出全身力气,绝地反击了!就算是明知不可能,如今也是必须为之!

  “好!这君幻城原本就是中型城池,而常驻在这里的,也只有我们四大家族而已。天剑门总部为帝都边上的天山,主要活动都在帝都那一边,在这君幻城中没有什么根基。叶家、柳家、凌家三大家族虽然也都设有府邸,但因为叶家一家独大的情况严重,而这君幻城最早驻进的就是叶家和我们君家。故柳家、凌家两家的势力较为薄弱,且根基也尚浅。我们只要拿下了叶家府邸、再成功将他们在城门口所设下的重兵全灭之——那么,夺城之战,就等于成功了大半!”

  君赖点点头,将自己心中所想的那些一一道来。眼下,族中的大家充斗志,这是最重要的事情。之后,只需要大家能够拿出拼死一战的勇气和配合。虽说,想要以一敌四还要夺得最后胜利,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可在她君赖的字典里,却是没有‘不可能’三个字!

  “而且,我们君家也绝非是孤身独战,我们还是有援助力量!”

  一言就说破了这夺城之战的重点,在众人还在思考着,如何在两个时辰内将叶家府邸占领,并且再将驻守四大城门口的重兵灭之时,君赖却有轻巧淡然的抛出了一个天大的消息!

  援助力量!

  他们君家,竟然还有援助力量?!

  没想到啊!实在是没想到!可是二小姐既然发话了,又岂会有假?!

  一听这话,君家原本就有些振奋的军心,顿时更加的振奋了。如此时刻,竟然还有人会雪中送炭!对于大敌当前的君家众人,没有什么消息,比这个更加让他们心中更温暖的了。心中一旦有了希望,众人的眼神也变得专注且充了期望起来。

  一扫最开始得知被四大势力联合进攻的颓势,此刻的君家众人,竟隐隐透出了一股说不出的坚强和凝聚力,好看的小说:。

  “这股援助力量,碍于如今我君家的情况,我现在还不好透。但是,大家只要清楚,我们绝非孤身独战!估计,过不了多久,他们三大家族府邸就会集中大部分的力量,作为先锋,攻过来。暗杀在前,趁着我君家还未回神,抓住机会立刻攻击,这是绝佳时机。他们,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见众人都将眼神放在自己的身上,君赖也不再卖什么关子。直接将等下会要来的情况,和大家说了说。

  四大势力之所以挑着今出动,为的就是以最小的损失,拿下他们君家。若非对于刚刚发生的暗杀,他们君家早得到的消息,并且作了应对之事。只怕,现在三大家族的前锋力量,早就过来了。之所以会迟了大半个时辰,只是因为前来下毒手的死士,无一安全离开了。全部被他们扣在君家,并且也没有一人得了发信号的机会。

  如此这般,那边得不到消息。心中定然也是有些没底,再加上对方毕竟是三家实力,能够说上话的不是一人,而是三人。三个人的意见,多多少少会有分歧。而他们这一犹豫,这才给了他们君家最为宝贵的息机会。即便是息机会,也不过是小半个时辰而已。

  “该死的!没想到他们竟然是蓄谋已久!”

  “他妈的!真当我君家人是软蛋不成?!我们和他们拼了!”

  “欺人太甚哪!连环的毒计,他们根本是想不费吹灰之力,就将我君家吃掉!”

  一听君赖这话,众人顿时气愤极了。虽说四大家族,明争暗斗不在少数。却也从未有人以这样的手段,这样的悬殊的强弱,连一点掩饰都没有,就直接明刀明的动手。

  说是进攻,其实不就是四家分割他们君家?!这对于君家人来说,可真是一个绝大的羞辱!即便是君家这些年是不如前了,但也从未被人欺到如此程度啊!

  “大家,不可莽撞!虽然他们只是四大联军的前锋力量,但也是集结了三大家族的一股强大力量。若是勉强凭借蛮力硬拼,我们不会是其对手。就算是意外的拼了惨胜,也是两败俱伤。其结果就是四大联军的真正大军过来时,我们连一战的力量都没有。所以,这个时候,我要求大家绝对要坚守不出,务必努力坚守住!虽然,那个时候于我们君家来说,是第一个难怪。但反过来看,而那个时候,也是我们君家一个绝好的机会!”

  眼看着,大家的情绪都有些失控了。君赖慵懒的黑眸微微一扫,淡然之中却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冷静气势。她淡淡的将心中所想到的,都道了出来。

  一听有绝好机会,原本那些激动不已的君家人,也总算是冷静了下来。或许,是君赖那种沉稳冷静近乎平静的气势,让他们也受到了感染。众人的眼神,由着最初的盲目热血,一点点的冷却了下来。那眼神中的热血勇气虽然被冷却,却在那一双双眼眸之中,形成了一股冰封的烈焰,明明是在熊熊燃烧着,却又冰冷自制!

  论勾心斗角,论绵里藏针。这些可都是她前世之中的强项,杀手之所以能够做到普通人没法做到的事情。不仅仅只是因为身手而已,更重要的是头脑,是计谋。一个身手世界第一,但却没有头脑,无法接受黑暗世界的杀手,是绝不可能成为一个优秀的杀手的!

  那四大联军,原本自身里面就互有矛盾,本来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若是对上一般对手也能以实力获胜了,可一旦被人抓住了他们的弱点。呵…君赖那张精致白的小脸上,勾勒出了一丝淡淡的狡黠和自信。

  炎黄大陆的修炼者们,一个个实力的确绝非现代可以比拟。但论玩心术,他们却是拍马也赶不上现代人的。

  站在君赖身边的染夜魅、霍玉、古青三人,看到了她所出的那个表情。不知为何,三人心头一,总感觉,今定然又有人会毁在赖这个慵懒无害的家伙手中了。

  “大部分力量投于我君家这边,而他们三大家族府邸此时,却是最为薄弱的时刻而我会带领部分高手,前去占领他们三家的府邸,其他书友正在看:。到时候,我们以君家的信火为信号。当我发出我君家独有信火时,就表示我已经将三家府邸全数占领,并且会将三家留守的重要人物押解过来。等到了我发出君家信火之时,就我君家绝地反击之时。那个时候,只要我将他们府邸中的重要人物带过来,定然可以在那一瞬,打军心。之后,只要我们君家外合里应,一鼓作气。吃掉这一股前行力量,也是不无可能的!”

  看着众人的神色变化,君赖在心中也是微微点头。君家怎么说也是一个屹立了百年不倒的老家族了,若非君家人都是那种热血冲动的犯二白痴,那君家只怕早倒了十次八次了。他们的血脉里,还是淌着曾经光荣先辈们的那种基本自制的。

  “这些,我们都明白了。二小姐,立刻开始部署防御人手吧?”

  一直到君赖最后一个音落,一个君家年轻一辈,就用一脸信任的神情,盯着君赖

  “关于防御部署,我还没有爷爷、爹爹、长老供奉们熟悉。这些事情,就交给你们了。我会带着我的朋友,和尊、大哥几人一起,马上进行那边的行动。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大家尽量迅速!”

  君赖哑然,其实布防她也曾经是想要做的。毕竟,以前这些都是她的老本行了,如何以更少的人数,战胜更多的敌人。一个月出现在世界的各个地区,接受各种不同的任务。然而,时间不等人,她也是前不久才得知四大势力整合大军,直扑君家的事情。

  时间太短,她能够以最快速度将今的作战计划立刻思索出来,已经是极限了。若她所料不错,对方只怕已经在路上了。他们——已经没有时间了!

  “好!就按照儿所说的策略,爷爷和你爹,一定会带领大家,坚守到儿回来的那一刻!”

  君莫痕听了自己孙女的一番话,心中又是惊讶又是震撼的。从未想过,儿居然还有如此的谋略,一环一环,她竟然全数想的如此清楚明白。在这强敌当前,时间所剩无几的时刻,她竟然能够如此的冷静!甚至于是冷静的有些可怕了!而且,她不仅仅只是冷静而已,他总觉得自己从儿的眼中,看出了一抹灼热的火焰跳跃?!

  面对这样严峻的挑战,儿竟然…有种跃跃试?!

  而这时,侧门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人,而冥聿尊在众人都还在注意着君赖和君莫痕等人的时候,不动声的同那人交谈了两句。之后,冥聿尊俊容冷质,快步走到君赖的身边,在她的耳边低低的道了一句。

  这句话很短,却带着一种大战在即的风雨来之势!

  “他们,上路了!”

  而君赖,则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一双沉静的黑眸中,一直深藏在深处的烈焰,却是猛地灼烧了起来!

  “今大战,我君家——必胜!”

  眼眸灼热,君赖忽而双足一点,整个人跃居于大厅中那个极精致的红木桌上。她角勾勒出了一丝的自信,绝美的黑眸里闪烁着绝对的战意。。那双灼热黑眸,缓缓的扫过大厅内外,君家的每一个人。忽而,她红动了动。

  一句淡然中夹带着无尽气势的话语,从她红中吐出。

  这一刻,这句话一下子就点燃了所有人!

  “必胜!必胜!必胜!”

  看着那般淡然自信的君赖,不知为何大家心中就腾出了一股无法形容的火焰。意识都未反应过来,他们已经不自觉的狂热响应了君赖的口号。

  霎时,必胜震天,那巨大的声音直上九天,其他书友正在看:!所有的君家人心中,战意汹涌、气势如虹。只求拼死痛快一战,再无一丝恐惧。

  “好,大家都去准备把!只剩三炷香时间了!”

  长腿一勾,她以一个极其帅气利落的姿势,稳稳落地。最后道了一句,君赖转过身去,黑眸染火,只觉得全身的血都在为之沸腾。

  自从来到这炎黄大陆上,每按部修炼,疯狂的变强。她已经很久都没有感受到这种血气翻涌、生死一线的生活了!

  真是…很期待呢!

  *

  君赖前脚刚走,君家的布防就在君莫痕和君尚明两人的指挥中,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只有那还带着内嫌疑的六人,君莫痕和君赖都早就考虑到了这一层。他们六人今必须要一直在君莫痕和君尚明的视线之中。而刚刚君赖在分析如今形势之时,他们六人早被带入了其他地方。大敌当前,若是被人偷溜出去将他们所部属的应对之策给了的话,那简直会是灭顶之灾。

  此刻的君家,所有人都笼罩在一种难以言喻的气势之中。大家团结一致,平里有私怨之人,此刻连曾经的恩怨都顾不上了。所以人的心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今,他们必须要拼死一战!

  如此一来,连带着众人手中做事的速度,还有配合程度,都是大幅提高了。正当那布防进行到了最后阶段之时,一个君家子弟,却是带凝重之,大步走了进来。

  “报——三大家族的联军,已经来到了我君家前面不足三里之处,只消片刻,只怕他们就要过来了!”

  什么?!

  听到这个前哨的话,君莫痕心中一愣,没想到对方竟然来的这样的快。可是,他们的布防还未完成,若是突然被人攻击,手忙脚中,若是出了什么岔子。

  以守为攻,原本就是靠着一个稳字。而偌大的君家,想要将平不会使用的非常布局措施,却也是需要时间的。至少,必须要将府邸外层那一堆防护墙,全数给出来了。否则,一般的建筑岩石,对于力量惊人的修炼之人来说,根本就没有半点防御力。只有把埋在地中的防护墙,拉了起来,对于他们的作战来说,才会处于最有利的地位。

  “老家主,我看这样吧!就由我和金老,一起去抵御一下大军,扰一下他们,尽量拖延时间。”

  此时,以前还和君赖、君尚明作对的圣老,在听到那一番话的时候,已经对君赖服气不已。而现在,君家强敌当前,他的急子一下子又来了。

  毫不犹豫的主动请命,其实,他也深知,对方定然也会有几个大乘期的老怪物坐镇的。但现在,其他人去根本就只是送死而已。大乘期以上的实力,才能稍微拖延一下战局。

  “好!圣老、金老,如今的情况紧急,也只能仰仗你们了!千万…小心!不要为了家族,做出什么傻事,拖延他们是很重要。但是,你们性命,对于今的君家来说,也是极其重要的!”

  君莫痕也是很清楚,府邸不比城池,虽然固守也是优势。但是优势却也算不上多大。而高手之中,三大家族中,每个家族至少会有一个大乘期坐镇,在人数上也是占有绝对优势。在这种战斗之中,一个绝顶高手几乎就能完全的左右大局了。因为,实力到了一种别人达不到的高度时,普通高手再多,也不过是蚍蜉撼树而已。

  君圣、君无金惨然一笑,他们当然知晓,他们两人对于这一场战斗来说,意味着什么。可是,他们也很清楚,若是在一开始就没有守住,那么今君家就是一个输字!他们两个老怪物,想要死只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可是,君家的长老们、普通的小辈们呢?

  他们难道能够眼看着他们去送死?,其他书友正在看:!

  这是战场,实力越强,肩上的责任便越大。乃至于,有时候连死都是一种奢侈。

  “还有,儿和我说过,为了抵御三大家族三个大乘期的老怪物。她说为我们找来了一个大乘期的高手过来帮忙,所以,你们千万要顾念大局!”

  心知这二老的烈脾气,君莫痕赶紧将儿在刚让他集合所有人的时候,告诉他的话,给说了出来。虽然不知道儿到底是找了谁过来。但儿所说之话,定然不会有假就是了。

  什么?!

  二小姐,居然找了一个大乘期的高手过来?!

  这一惊非同小可,二老都是相视一愣,几乎被这个消息给惊住了!

  原本,二小姐带着内堂的几个高手们,都去了三大家族府邸。他们心中很清楚,虽然二小姐还有她的几个朋友的实力都极强。但三大家族府邸里面,乃是对方的根基,其中就算是他们再怎么放心,再如何想要掉他们君家。那也定然会留下几个不出世老怪物坐镇的。

  就像是他们君家,平里若是外面有事,也只会派出他们二老中的一人一样。绝对,是会留下一人,为免出现什么意外情况的。

  所以,二小姐的朋友虽强。但是,他们深知那边的任务,绝对不比这边轻松。所以,即便是心知内堂的那几个年轻人实力极强,他们这边又少了一个高手坐镇。但是,到了最后也没有多说什么。而两人的心中,却早已下定决心,为了给君家赢得最后的机会。他们俩就算是舍出命去,也要将三大家族的三个老怪物拼个两败俱伤。

  只有这样,只能这样,才能为君家求得最后的一线生机。

  可没想到,二小姐竟然早就将这个情况给料到了。而且,二小姐居然还找了一个大乘期的帮手过来。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二老对于君赖的看法早已是完全的改变了。而在今,在看到二小姐如此了镇定冷静的分析局势,乃至于为君家劳心劳力任何一个细节之时,他们两人那一贯孤高、自觉不凡的心。终于是烙下了一颗小小的忠心之种。

  而这忠心之种,之后随着君赖的步伐,一步步的生发芽。乃至于,之后的整个君家,都因为同样的缘故,成为了君赖,在炎黄大陆上,最有利的绝对后盾。

  这些,却是后话了。

  “好!太好了!那我们现在就去!”

  二小姐说话,绝不会有错的。不知何时,这个认知已经渗入了君家每一个人的心中!金老圣老当下狂喜,两人道了一句,便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

  另一方面,

  趁着君家的众人忙有序的进行着防御的工作,君茹和君润,却是揪着一个时机,趁溜出了君家。

  “小茹,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没想到,这君赖这般厉害,居然将准备了这么久的暗杀都给看破了!不过,还好她只是怀疑上了长老他们,却就没有想到,那君家的哨岗图,却是我们俩将其偷出去的。”

  好不容易才离开那个让他心中惴惴不安的君府,君润的胆子一贯就比较小。他虽然贪心,但却犹豫不决,所以总是只能任凭君茹支配。

  可如今,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这君赖居然还如此沉稳淡然,甚至于,她还能冷静无比的分析眼下的情况战局,并且还将应对之策,说的那般的详尽。这种心思和气势,已经让君润有些心颤了,其他书友正在看:。

  即便,明明知道四大势力同攻君家,君家想要存留下来,根本绝不可能。可是,想到君赖这一路所做的那些事情,那些种种不可能的事情,在她手中都变成了可能。君润心中又惊又颤,看着离开了不远的君府,他的脑子里竟然不断响起的,是君赖所说的那句话。

  ‘现在若是自己站出来坦白一切,我君赖还可以既往不咎。若是,此人在事情平息之前,不主动站出来。等我君家渡过此次波折,我定然会让那人生不如死!’

  这句话,在君润的脑子里转啊转的,就是挥之不去。特别是最后那个生不如死四个字,简直就像是魔魅般,让他心惊胆颤!

  “你怕什么?!她怎么就厉害了?在四大势力面前,不过是小小反扑而已,成不了什么气候。不过,她这可笑的反扑倒是正好了。那暗杀没有成功,指不定天剑门和叶家就不高兴了。如今,我们又得到了最新最重要的情报。若是将刚刚所听到的君赖所说的话,给透给了叶家那边。只怕,我们所要求的砝码,还能增上不少呢!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那君茹一听君润竟然夸起君赖来了,那心里头的嫉妒和怨恨,顿时止也止不住了。再看他一脸被吓到的表情,又想想那个无时无刻不散发出强大气势的二皇子冥聿尊。

  君润和冥聿尊,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低下,云泥之别!

  若非她当时为了投那君家的哨岗图,需要利用身为炼药师的君润。她又怎会去主动勾搭君润?如今,虽然这个蠢笨的君润的确对她言听计从。。但是,那又如何?!她只要想到,君赖身边的那个完美如神的男人,心里头的那一股嫉妒几乎要将自己淹没!

  可她牺牲了自己的身体,好不容易才换到的君家哨岗图,竟然如此不堪一击!叶家、天剑门那几个势力,也真是吃屎的!条件都帮他们创造好了,居然还把握不住!而她,已经将自己以后的一切,都赌在了今这一战身上了!

  她才不要在君家里面,做一个屈居于君赖之下,什么都不是天才少女第二呢!她才是真正的天才!君赖算个什么?不过就是一个花痴废物而已。她害了她弟弟、废了她爸爸,得她现在家破人亡。凭什么过的比她幸福?!又凭什么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

  她君茹可不是一个坐以待毙之人,想要在那君赖的头上的念头,每一天都在不断的膨着。一直到前不久,叶家他们找上她的时候,为她分析后路之时。对君赖的嫉妒和怨恨已经凌驾了一切,再加上昨二叔败了之后。她也很清楚自己在这君家,不可能会有什么地位了。这所谓的家族情谊,也再也不是让她犹豫的原因了。

  所以,她做了!当所有人都在大厅内喝酒狂之时,她却偷偷的溜出了君家,把早就偷到手的君家哨岗图,交给了叶家之人。

  君家已经不再是她的靠山,她君茹又是必定要出人头地之人。这君家,又有什么可留恋的?搭上了叶家、天剑门,等他们灭了君家之后,她倒要看看,这君赖还敢不敢在她面前嚣张!

  反正,君家也是挨不过今天了。他们就负隅顽抗吧!也不过是最后的一点挣扎而已。

  等她将刚刚所听到的一切,告诉叶家之后,只怕君家会败的更快,更惨。而她君茹,却偏要踩着君赖的骨血往上爬!她要站在比她更高,嫁的比她更好!等君家被灭,叶家和天剑门定然不会放过君赖。她这小命只怕也是难保了!

  神级妖兽算什么?哪个家族没有几个大乘期高手的?两个不行,就上三个、四个。这君赖的下场,君茹几乎是可以想象的出来了。

  而一个死了的女人,又怎么能再霸占着这天炎王朝最尊贵俊美的男人?

  哼!她不仅想要君赖死,更想要抢走她的男人!

  “小茹,话是这么说,可是,为何…我总觉得那君赖,不是一般人,好看的小说:。我们的事…会不会…败?万一败了,那我们该怎么办啊?”

  听着君茹得意洋洋的话语,君润心中也微微安心了不少。不过,安心只是一瞬间,那君赖的手段,他可是亲眼看到了啊!连二叔君尚清和小茹的爹爹君命,都被君赖废了。现在只怕不是死在曾经的仇敌手中,就是在曾经的仇敌手中,生不如死。这样的下场,也的确是有些吓到君润了。

  “怎么了?润?你怕了么?你不是说过,为了我什么都可以做么?怎么?现在就害怕了?”

  一听这话,君茹就感觉到了君润心中的动摇。心中冷笑连连,蠢货就是蠢货。她早就知道,这君润根本就不是成大事之人。而他这样的蠢货,也只配被她利用一番罢了。而如今…

  秀美的双眸,楚楚可怜的睁着。君茹那张清丽的小脸,此刻却是哀怨和娇。她就这么看着君润,仿佛是一个被辜负的女人,正哀怨无比的看着那个负心汉一般。如此可怜又伤人的模样,是个男人都会心疼不已。

  “没有,没有!我怎么会害怕呢!小茹,你不要出这般模样,我看着可真心疼!”

  那君润看着她一派楚楚可怜的模样,心里早就酥了半边。急急忙忙的伸出手,将她纤细的身体抱在怀中,上那娇的红

  而君茹则是有心勾引,故意伸出小手,在他身上游走。而心中却是一脸的鄙视和冷笑着:什么心疼?她看他是某处疼了吧!哼!男人都是这样,只要稍微给点甜头,就巴不得肆意轻薄女人!

  “心疼么?你真的心疼我么?噢,润,你对我——可真好!”君润同君茹在一起也有段时间了,正是**难耐的时段。如今,被她如此的勾引,哪里还抵抗的住。他听着她娇娇的低喃,当下只觉得**冲上了头顶。在她上的嘴,更是肆无忌惮的一路往下。

  然而,君茹在娇声呢喃的同时。却出了一把短小锋利的匕首,她看着已经意的君润,心中冷笑更多了

  真是一个蠢到无可救药的男人。他若是不表示害怕,她或许还能让他多活一段时间。可是,他毕竟是知道她背叛君家,并且为了还让她付出了身体代价的男人。她只要想到这个把柄被君润知晓着,简直食不知味。如今,利用也利用的差不多了。

  是时候,了结一切了!

  就他那虚浮的模样,也配碰她?这蠢货可真是天真无!傻的让她厌恶!

  那个‘好’字,还未说完,那狰狞锋利的匕首,却是由着君润的身后,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心肺处。君茹早存了杀人灭口的念头,这下起手来,自然更是毫不留情。

  除掉他,就再没有其他人知道自己所做过的这些事情。而之后的那些好处,也全是她一个人了的!

  “君茹…你…竟然…!为…什么?!”

  没想过,自己如此尽心尽力的帮助的女人,竟然会对自己下毒手。君润又惊又痛,双眸凸出,连血丝都瞪出来了。他没想到,真的没想到…自己没有死在君赖的手中,最终却是死在了这君茹的手中!

  致命的伤口,在一瞬间就带走了他大多的活力。可是,因为巨大的痛苦,他放在君茹身后的双手,却不自觉的深深的抓住了她的衣裙。

  “为什么?君润你以为我真的喜欢你?我每次看到你都觉得恶心!凭你这蠢笨至极的男人,也配碰我君茹?!别做梦了!你不过是我君茹走向成功的踏脚石,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棋子而已。如今,你也知道了,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这匕首上面,涂了你给我的毒药,如此一来,我也算是让你死的少了很多痛苦。你应该感谢我,不是吗?”

  君茹那秀美的小脸上的娇俏和甜美,在这一刻却全不见了。只剩下了森森的狠毒和冷漠无情的恶心嘴脸。她就这么冰冷冷的看着君润一脸痛苦,纤纤素手毫不留恋的用力推开他抓着她衣裙的双手,因为一时用力太大,而君润抓的太紧,却是将她的衣裙一角都给撕下来了。

  她嫌弃不已,冷冷的盯着那个让他连做戏都觉得恶心的男人。将这段时间,自己心中埋藏许久的真心话,全数说了出来。

  越说越得意,她那一双还算秀美的脸庞,此刻却毒的有些扭曲。

  “你…你…!君…茹…你…不得…好死!”

  听了这话,那君润明显被刺的瞪大了双眸。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是一个这样的人。背叛和剧痛让君润连呼吸都极其困难。可是,他却强忍着这些痛苦,用尽全力,说完了最后这一句话。

  “你这蠢货,居然还敢咒我?!去死吧!”

  君茹被他最后瞪大双眸,诅咒自己的骇人模样给吓到了。心中又气又,她素手一,将深入心肺的匕首一口气了出来。而匕首出之时,君润的身体顿时一下子软了下去。

  君润死了,君茹却是一脸的得意和轻松。若非是这君润的实力与她差不多,她不想多费力气的话,她也不会委屈自己,最后同他虚以委蛇。如今,她手中又有了新的筹码,不愁卖不出一个好价钱。

  “怎么?这就要走了吗?你的同伴,刚刚可是说了,你会不得好死哦?呵…君家的叛徒,终于出狐狸尾巴了?”

  就在君茹转身的那一瞬间,一个慵懒淡然的嗓音,却在她背后突然响了起来。鬼魅般的身影,原本应该早已在三大家族路上的君赖,却突然出现在了这里。

  一听这让她怨恨又嫉妒的声音,君茹全身的血仿佛是被冻僵了一般,竟然有一种被定住,挪不开脚的感觉。

  君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她不是应该和内堂那几人还有冥聿尊、君莫五人,去了另外三大家族么?!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这一刻,对方淡然又轻松的语气,却轻易击溃了君茹心中的自信。或许,虽然君茹在口头上永远都不承认君赖比她强,但其实,正因为她深知君赖样样都比她优秀,所以才会如此嫉妒不甘,乃至于狠毒到了扭曲的地步。

  “君…赖…!你…在说什么?!什么叛徒?!我君茹才不是什么叛徒!”

  不能在她面前示弱,因为这个念头,才让全身僵硬的君茹勉强的转过身。她只是看着和自己相差十余丈的君赖,就让她连话都说得不是那么畅了。

  这君赖,是故意的么?故意这样的?可是,若是现在不去那三大家族,他们连最后一丝生机都没了。她怎么可能用这种机会,来做这样的事情?可是,若是她不是故意的,那为何又会出现在这里?她又在这里多久了?听到了多少?看到了多少?

  “哼!叛徒就是叛徒,我君赖说的,难道会冤枉你?!今,我就要让你好好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君赖实在是懒得和她废话,她早就怀疑到了她身上了。原因无他,却是因为爷爷和爹爹在第一时间遭遇暗杀之后,立刻和她汇合。叛徒的事情,实在是事关重大,特别是在这种刻不容缓的节骨眼上。更可能因为一个叛徒,导致整个君家的覆灭。

  而爷爷和爹爹,都是全心的相信她。这才把一个事实,告诉了君赖。不可能是那知晓君家哨岗图的六个长老出的秘密,其他书友正在看:。因为,各大家族,为了防止内部出现叛徒,几乎都有各种不同的防御措施。而他们君家,也不例外。那六个知晓君家内部重大事情,乃至于整个君家哨岗图的长老们,早就吃下了实心蛊。

  虽然毒蛊在炎黄大陆上被人唾弃,但君家以前曾经出过一个极其厉害的药师前辈。这个前辈,对炼药极其痴,其天赋也是非常惊人的。在他年纪不过二十之时,在整个天炎王朝中就已经很出名了。成名之后,他没有选择留在帝都或者君家这个温室里面。而是选择了独自一人,出去历练,四处寻找药材和其他各种不同的炼药之法。

  而出去了十余年后,他却因为听说君家出事,才回到了君家。而那一次,君家出事就是因为内的缘故。他回到君家后,就将自己炼制出的实心蛊拿了出来。虽然,毒蛊并不受。但是,在这个前辈的眼中,却没有这样观念和界限。而这实心蛊,也并不取人性命,只是能让所有使用之人,在母蛊控制之下,不得说假话而已。

  为了家族的安危,爷爷君莫痕还是将前辈留下的实心蛊留了下来。而正好在她爹爹君尚明离家外出,君家内患不断之时,为了确保六大长老不被君尚清收买。爷爷君莫痕这才让他们六人吃下了实心蛊。没想到,在这风雨来之前,竟然真的派上了用场。

  通过一番询问,他们早在其他人到来之前,就问出君家的哨岗图,并非是这六个长老所出。且其中一个长老的地图,在前不久竟然被盗了。但是,那个长老发现之时,正是君赖就要同君尚清比试的前一。他担心说出来,会让君赖分心,所以没有说。

  可谁知,不过两,在他们开宴庆祝之时,就出了这样的事情。

  事情来得太过突然,他也是被这事情给惊住了。

  所以,其实君赖早就知道内之事,同六大长老是没有关系的。而其他的人,想要轻易的盗出哨岗图,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然而,君赖其实早在半年之前,为了确保自己身处内堂之中,君家不出什么事端。就曾经写信拜托姨母灭月派人帮她做盯着点,万一有什么事,也好立刻通知远在内堂的她。而好巧不巧,那一宴会之时,焚仙门的暗哨也在君府周围如常埋伏着。

  大宴之夜,按理任何人都不该出府的。可是,他们却看到了一个女子,鬼鬼祟祟溜出了君府。而此女子,正是君茹。

  所以,君赖打从一开始,就基本上确定了,这君茹是君家的内

  之后,她故意将矛头指向六大长老,在部署防御时,将他们支开。好让真正的内,以为自己还未暴。之后,她又故意自己所考虑的部署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了出来,就是为了最后的确认。若是,那个内若是听到了这些部署,定然会想法设法的离开君家去送信。这一招请君入瓮,倒是用的正好了。这君茹,果然按耐不住。

  “不…不,君赖…你凭什么动我?你不能杀我!不能!”

  被君赖那凌厉的出手,吓得三魂七魄掉了一半。君茹慌乱的往后退着,又是害怕又是不甘的吼道。

  “不能杀你?若是可以,我倒是真不愿杀你,杀你,只会脏了我的手!可是,在这种时候,我也绝不会,让你一人,害了我整个君家!受死吧!”

  素手一勾,轻易就捏住了君茹那脆弱的脖颈。半年之前,这君茹就远不是君赖的对手,半年的闭关之后,灭掉区区一个君茹,对于君赖来说,更是不费吹灰之力。

  而且,刚刚君赖把一切都看到了。她亲眼看到了,这君茹是怎样的惑君润,又是怎样的对君润痛下杀手。这样的人,实在不应该留在这世上。早点死去,才是这世界之福。至于,开始所说的生不如死的惩罚。君赖只能说,对于君茹这样阴险毒辣的女人,连生不如死她都不配。她只配早下地狱!

  纤细的脖颈,被君赖掐住了,其他书友正在看:。那种窒息的感觉,让她双眸混乱了起来。而随着君赖手中力量缓慢的收紧,君茹只觉得呼吸愈发困难,肺部传来了极其恐怖的痛苦。

  “怎么回事?”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纤细绝美的身影。出现在了君赖的身后,却是一身白衣、绝美温柔的袭月。

  她本来是准备赶去帮忙的,却没想到快要到那战场之时,却感觉到了一股不弱的力量波动。担心是不是有什么人埋伏在这边,她这才过来看了一眼。可没想到,她看到的却是儿正用力的捏着茹儿的脖颈。

  “咦?”君赖眼眸一动,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姨娘。看到了自己的亲人,她脸上那一股凌厉之气不自觉的收敛了一些,手中的力量也微微一松。

  “师傅…师傅…师傅,这个君赖…要杀我!她…杀了君润,还要…杀我!师傅,她是…一个穷凶极恶、杀人不眨眼的恶之人。您…可要为茹儿做主啊!”而君茹这种人,最是贪生怕死了。一感觉有机可乘,她也不知道哪里爆发出的力量。她伸手用力的推了君赖一把,然后,慌不择路的向着那个一席白衣、美丽如画的女子,奔了过去。

  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师傅,简直是天不亡她啊!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她以前因为炼药天赋不错,曾经在焚仙门里学过多年。而那些年里,她一直都努力装乖巧,处处讨好她的师傅。为的,就是身后会有焚仙门这么一个靠山。

  这么多年,她君茹心计不低,自觉师傅对她,还算是比较宠爱的。

  如今,有师徒情分在手,她还怕逃不出一个小小的君赖的手心么?师傅的实力,早已经出神入化了。虽然,她们焚仙门很少在江湖中走动。但她们这些关内弟子,却都很清楚。

  “出了什么事?”

  袭月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看到儿。就听到这样一番诋毁儿的话,她不悦的皱起秀眉。但是,素白绝美的小脸,却已经是有明显的不高兴了。

  儿是怎样的人,她早就一清二楚了。再说了,圣儿妹妹的孩子,怎么可能和‘恶’二字沾边呢?!她是绝对不信,而且这原本就不可能的!

  不过,理智还是很快就住了不悦的情绪,她淡淡然的问了一句。却是对着君茹身后的儿,根本就没有看君茹一眼。

  这君茹,在丹会药典之上,和儿之间发生的那些事,她早就知道了。自从在那先人遗迹外面同儿相认之后,她和姐姐灭月就四处搜集所有有关儿的消息。无论是修真大会,还是丹会药典,乃至于内堂。只要能够得到的消息,她们俩都是很想知道的。错过了儿的成长,她们却并不想过错儿那些耀眼的过程。

  而那君茹,却犹自不自知。心以为,师傅这是在问她,是在关心她。她这下不用死了,绝对不用死了!而她手上,还有可以扳倒君赖的筹码。

  “月姨,昨不是和你说了我君家出了一个内么?那内正是这君茹。她现在还想把我的部署,卖给叶家他们呢!如你所见,儿正在清除叛徒。”

  在焚仙门,主外的事情,一贯都是有灭月姨娘打理的。袭月姨娘子温婉,也不太喜欢勾心斗角。所以,外部势力的事情,都由灭月姨娘管理。而焚仙门内部的事情,则是由袭月姨娘打理。而派人在君家周围盯着,这些也是灭月姨娘在管着。

  所以,这昨天的消息,只怕七八前就启程往君幻城赶来的袭月姨娘,还不怎么清楚。而她的传书中,也只简短的说了君家出了内,让她速速赶来而已。

  什么?,!

  她没听错吧?月姨?这君赖竟然开口叫师傅月姨!这怎么可能!她跟在师傅身边多年,从未见过她有什么亲人啊!就算是,师傅真的有什么亲人,又怎么可能会是君赖

  惊愕、不甘、怨恨,种种情绪让君茹近乎崩溃。可是,她就是再如何不肯相信,却依旧没有错过,师傅并未开口反驳。而且,甚至都没有出手。以师傅那外柔内刚的子,面对如此肆意戏耍她之人,岂会坐视不理?!

  想到这里,君茹几乎不敢想下去了。一种无法言喻的恐惧,从她的心脏迅速的传遍五脏六腑。

  多么可笑,她曾经以为,就算是自己在君家失去了所有,至少还会有焚仙门这么一个靠山。然而,现实却是如此的讽刺且残酷。君赖,她最恨最妒的君赖,竟然会是师傅的至亲!

  “儿,就是她么?——没想到,君茹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虽然心中惊惧又酸楚,但是君茹的心中,已经存了最后的一丝希望。然而,袭月口中淡然的话语,却将她最后的一丝希望,全数击破。

  那般亲昵又自然的称呼,师傅是绝对不会放在她的身上的。而后面的那句话,更是让她心中又冷又寒,仿佛是被万箭穿心一般的痛。

  现世报么?她骗了君润那个蠢货,所以,上天才会安排这般讽刺的一个事实。

  “儿,你不必动手了,我也算曾经是她的师傅,我要亲手清理我焚仙门的无之徒!”

  袭月虽然淡然,但也是有底线的。面对儿的话语,她心中顿时有了些怒气。曾经,她也是将这君茹当作一个乖巧懂事的徒儿相待的。她却根本不知道,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君茹竟然是这般的骄横跋扈,目中无人。

  丹会药典上所发生的一切,就已经让袭月心寒了。再加上,之后和儿一起回到君家,阻止君尚清夺权之时,易了容的她,将当时君茹的一举一动看的清清楚楚。

  罢了,既然如此,也是她教徒无方,才会导致今这种结果。这样的无之徒,就由她来处理吧!

  “好!尊和大哥还有夜魅他们都已经去了三大家族,我也必须抓紧了。月姨,我君家这边,就交给你了!”

  这君茹,也的确是焚仙门之人。若是由月姨出手,的确也比她合适。而她身上时间也是相当的紧急的。点点头,君赖淡淡的道了一句,便闪身不见了。

  “君茹,你从进入我焚仙门的第一天起,就应该就很清楚我焚仙门的门规吧!这段时间以来,你可是犯了几大重则,惩罚如何,可还要为师说明?”

  君赖走了之后,袭月淡淡的挽起如墨的秀发,淡然却又带了一丝凌厉的看着跌坐在地上的君茹。身为君茹曾经的师傅,她的身上有一种长期形成的师尊之威。

  “剜心剔骨、食毒蛊!”

  被曾经那样威严的眼神触及,君茹那一直扭曲而无所畏惧的心,却不自觉的颤了颤。红颤抖,她半响才吐出这么八个字。

  “很好!”焚仙门虽然只收女子,但门规严格,则皆是一些极其正派的门规。犯了这些门规之人,多是一些心术不正之人。而会犯了重则之人,基本上都是一些不可救药之人了。

  一颗血红的毒药,被袭月轻巧一弹,准确无误的投入了君茹的口中。不消片刻,她的红,就以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我生平最恨叛徒,这剜心之毒,便是你的下场!”

  袭月冷漠的道了一句,想着如今君家的情况,处理完了君茹,其他书友正在看:。她毫不迟疑的转身,飞快的向着有着混乱力量波动之处而去。

  而茫茫的草地中,只剩下君茹一人,随着剜心之毒的毒发。她的口处,缓慢的形成了一个心脏大小的凹形。巨大的痛苦,让君茹连一瞬都承受不住,瞬间白了眼珠。

  *

  另一边,君幻城中。

  君府的前面,已经是一片的狼藉。

  早三大家族同时出动之时,君幻城中的普通百姓们,一个个早就被这巨大的动静给惊吓到。君幻城原本就是四大家族盘踞之地,君幻城中的百姓对于四大家族之间的争斗分外感。

  今感觉到了不对劲,大家都早早的出了城避难。而把守着四大城门的高手们,自然也不会为难这些连蝼蚁都不是普通人。

  所以,此刻的君幻城,空的。除了四大家族的高手们,几乎看不见一个人了。

  随着那三大家族的联合前锋的近,君府周围的建筑,已经被破坏的差不多了。到处都是断垣残壁,平时那些精致又优雅的阁楼,此刻却被毁的七零八落。

  “哈哈哈!君圣、君无金你们两个糟老头子,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还不服老,居然还敢主动出来挑衅?哼!不自量力!叶老,你说是不是啊!”‘轰隆隆——!’又是一声巨响,一楼五层高的酒楼被一个发须皆白的老者一招轰飞,而剩下的架子也是不断的发抖着。还未抖两下,那架子也咔嚓咔嚓的全断掉了。

  而他的对面,君家的金老和圣老却是狼狈的躲避着进攻。其身边,却还站着另外两个超大乘期的超级高手。此刻,三人正在联手组织攻势,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拿下君圣和君无金。

  “就是!这两个该死的老头子,十年前还欠我一笔账呢!今,我就要将君家连拔除,以泻我心头之恨!”

  柳家的柳老,此刻脸的鸷。叶家的那个老家伙的实力最强,自然没有受过什么压制。然而,他这个第三家族的老一辈,可是受够了在第二位置上的君家老鬼的压制。

  好不容易才等到这么样的一个绝好的机会,若是不将对方身上卸下点什么东西来,他还真不了火气。

  “呵呵,你们两个人呢!子就是这般的张扬,也不知道收敛一二。你看大军都动不了了,我们今的目标可是君家而不是这两个糟老头子。好了,我们还是早出全力,先把这两个舍生忘死的老头子收拾了。再好好的招呼招呼君家那些小字辈们,这样,岂不更加能心头之恨?”

  而凌家所派出之人,却是一个长相过得去,身材却极其火辣美的女人。这女人就是凌家里面最强的高手之一,其实际年龄当然也绝对是破百甚至于更多了。不过,她成名早,出手狠。眼下的模样,还停留在二十六七的娇俏样子。

  这女人实力虽然不算最强的,但心思细腻,智慧不低。所以,同这些比她强的大男人们手了无数次,吃亏的次数却很少。

  一双滴溜溜的眸子扫过那狼狈不堪的君圣和君无金,她早看出对方的意图了。今家主也早就和她说过很多次了,必须要将在修真大会上,所受的那些狼狈全部找回来。所以,只要能早点灭了君家,还愁不了心头之恨吗?!这些个没脑子的男人,就知道横冲直撞,其实又造不成多少伤害,只会浪费时间。

  “不错不错!娇娘说的极是!我们还差点被这两个死对头的一番挑衅,给忽悠了过去。哼!来吧!叶老,娇娘,咱三合在一处,何愁收拾不了这两个早已不中用的老头子!”

  一听更加好恨的办法,柳老顿时心中大动。的确,他恨了这君圣、君无金许多年了,而他也深知对方两人是个硬脾气。前阵子,他们还在利用对方的硬脾气,支持君尚清呢。而如今,倒是他自己硬起来了。

  哼!只要将君家给击溃了,还有什么能比这更恨,更爽快的?!

  “好!我们这就拿出全力吧!”

  而那叶老掂量了一下,也是微微的点头。其实,他们身为这个级别的强者,多少也有一些傲气。不太喜欢用一些非常手段。

  然而,他们和这两个老家伙都纠一炷香了。下面的大军因为害怕会被波及,现在都没法动作。而君家前面数百丈范围全成了战场。东一下西一下的,根本就没有什么实质的进展,也不过是给对方拖延的时间罢了!

  本来,他们也觉得今就算是猫耍耗子,这君家也已经是他们三家的囊中之物了。但是,昨夜的暗杀却给他们了一个警钟。最近意外频发,也是该悠着点了。

  这几个老一辈,吃过的盐比年轻人吃过的饭还多,骨子里都不是什么好糊之人。虽然,每个人心里头都有不少的傲气,但此刻他们却因为一个共同的目的,而联合了起来!三人一联手,那攻势顿时不是开始那种毫无章法的斗法可以比拟的。一人出手,另外两人立刻会以最快的速度,封住他们的退路。如此一来,若非是君圣和君无金也有两人,只怕没两下就要中招,败下阵来。

  “该死的,这三个老怪物竟然连脸面都不要了。我…要撑不住了!”

  面对三人的猛烈攻势,君命只觉得压力越来越大。手多次,他也是深知对方的子,所以才故意做了好些怒对方的话。谁知道,那个狡诈的娇娘,三言两语就将他们所做的努力给白费了。才拖延了一炷香的时间,他至少还要拖延一炷香有余,家族外面的那一层防护层,才有可能会完成啊!

  “坚持住!他们不按规矩,我们也没必要和他们玩实在的。打不过,就跑,就窜,多撑一刻,是一刻。”

  君无金的子更加沉得住气,今一战,关乎整个君家的命运。他就是豁出命去,也要将这最后的时间拖延住。所以,君无金很冷静,这是一种将生死都置之度外的冷静。

  “好!”听了老友那冷静中带着决绝的话语,君圣也跟着冷静了下来。没错,他们是抱着死也要拖住对方的念头,过来的。

  不管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他们都绝不会让他们轻易的甩开!

  两人的神色一凛,想着整个君家的安危,连出手都凌厉了许多。一时之间,竟然得对方三人也无可奈何。

  “没想到,第一次光明正大的过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面。”

  朱勾勒出了一丝的淡笑,那张精致绝美的小脸上,却挂着和她语气好不相符合的凌厉。当她出声的那一个刹那,其他的五人都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

  超大乘期的实力——竟然和他们是同一个级别的!

  这个时刻,居然还会有高手过来?此人,到底是谁?突然现身,又是准备做什么?!

  叶老、柳老、娇娘正惊讶着,君圣和君无金却是微笑了起来。来了!二小姐所说的大乘期高手!真的来了!

  而一直站在君家的瞭望台上,时刻关注着战事变化的君尚明,在看到那一张五分相似的脸庞时,俊逸的脸上闪过一丝恐怖的惊骇!

  ---题外话---

  一万六啊,票票在哪里!

  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  {最新章节阅读请到}

  “二小姐说的极是,我想二小姐既然将如今形势分析的如此清楚,相比心里已经有了应对之策了吧!还请二小姐立刻部署!”

  那长老沉默了半响,忽而低低的启音。。这个时候的他,略显沧桑的脸庞上再无一丝的犹豫,只有死战的决心!

  的确,大敌当前,稍有不慎整个君家就是一个被灭门的下场。事到如今,也只有豁出全身力气,绝地反击了!就算是明知不可能,如今也是必须为之!

  “好!这君幻城原本就是中型城池,而常驻在这里的,也只有我们四大家族而已。天剑门总部为帝都边上的天山,主要活动都在帝都那一边,在这君幻城中没有什么根基。叶家、柳家、凌家三大家族虽然也都设有府邸,但因为叶家一家独大的情况严重,而这君幻城最早驻进的就是叶家和我们君家。故柳家、凌家两家的势力较为薄弱,且根基也尚浅。我们只要拿下了叶家府邸、再成功将他们在城门口所设下的重兵全灭之——那么,夺城之战,就等于成功了大半!”

  君赖点点头,将自己心中所想的那些一一道来。眼下,族中的大家充斗志,这是最重要的事情。之后,只需要大家能够拿出拼死一战的勇气和配合。虽说,想要以一敌四还要夺得最后胜利,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可在她君赖的字典里,却是没有‘不可能’三个字!

  “而且,我们君家也绝非是孤身独战,我们还是有援助力量!”

  一言就说破了这夺城之战的重点,在众人还在思考着,如何在两个时辰内将叶家府邸占领,并且再将驻守四大城门口的重兵灭之时,君赖却有轻巧淡然的抛出了一个天大的消息!

  援助力量!

  他们君家,竟然还有援助力量?!

  没想到啊!实在是没想到!可是二小姐既然发话了,又岂会有假?!

  一听这话,君家原本就有些振奋的军心,顿时更加的振奋了。如此时刻,竟然还有人会雪中送炭!对于大敌当前的君家众人,没有什么消息,比这个更加让他们心中更温暖的了。心中一旦有了希望,众人的眼神也变得专注且充了期望起来。

  一扫最开始得知被四大势力联合进攻的颓势,此刻的君家众人,竟隐隐透出了一股说不出的坚强和凝聚力,好看的小说:。

  “这股援助力量,碍于如今我君家的情况,我现在还不好透。但是,大家只要清楚,我们绝非孤身独战!估计,过不了多久,他们三大家族府邸就会集中大部分的力量,作为先锋,攻过来。暗杀在前,趁着我君家还未回神,抓住机会立刻攻击,这是绝佳时机。他们,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见众人都将眼神放在自己的身上,君赖也不再卖什么关子。直接将等下会要来的情况,和大家说了说。

  四大势力之所以挑着今出动,为的就是以最小的损失,拿下他们君家。若非对于刚刚发生的暗杀,他们君家早得到的消息,并且作了应对之事。只怕,现在三大家族的前锋力量,早就过来了。之所以会迟了大半个时辰,只是因为前来下毒手的死士,无一安全离开了。全部被他们扣在君家,并且也没有一人得了发信号的机会。

  如此这般,那边得不到消息。心中定然也是有些没底,再加上对方毕竟是三家实力,能够说上话的不是一人,而是三人。三个人的意见,多多少少会有分歧。而他们这一犹豫,这才给了他们君家最为宝贵的息机会。即便是息机会,也不过是小半个时辰而已。

  “该死的!没想到他们竟然是蓄谋已久!”

  “他妈的!真当我君家人是软蛋不成?!我们和他们拼了!”

  “欺人太甚哪!连环的毒计,他们根本是想不费吹灰之力,就将我君家吃掉!”

  一听君赖这话,众人顿时气愤极了。虽说四大家族,明争暗斗不在少数。却也从未有人以这样的手段,这样的悬殊的强弱,连一点掩饰都没有,就直接明刀明的动手。

  说是进攻,其实不就是四家分割他们君家?!这对于君家人来说,可真是一个绝大的羞辱!即便是君家这些年是不如前了,但也从未被人欺到如此程度啊!

  “大家,不可莽撞!虽然他们只是四大联军的前锋力量,但也是集结了三大家族的一股强大力量。若是勉强凭借蛮力硬拼,我们不会是其对手。就算是意外的拼了惨胜,也是两败俱伤。其结果就是四大联军的真正大军过来时,我们连一战的力量都没有。所以,这个时候,我要求大家绝对要坚守不出,务必努力坚守住!虽然,那个时候于我们君家来说,是第一个难怪。但反过来看,而那个时候,也是我们君家一个绝好的机会!”

  眼看着,大家的情绪都有些失控了。君赖慵懒的黑眸微微一扫,淡然之中却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冷静气势。她淡淡的将心中所想到的,都道了出来。

  一听有绝好机会,原本那些激动不已的君家人,也总算是冷静了下来。或许,是君赖那种沉稳冷静近乎平静的气势,让他们也受到了感染。众人的眼神,由着最初的盲目热血,一点点的冷却了下来。那眼神中的热血勇气虽然被冷却,却在那一双双眼眸之中,形成了一股冰封的烈焰,明明是在熊熊燃烧着,却又冰冷自制!

  论勾心斗角,论绵里藏针。这些可都是她前世之中的强项,杀手之所以能够做到普通人没法做到的事情。不仅仅只是因为身手而已,更重要的是头脑,是计谋。一个身手世界第一,但却没有头脑,无法接受黑暗世界的杀手,是绝不可能成为一个优秀的杀手的!

  那四大联军,原本自身里面就互有矛盾,本来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若是对上一般对手也能以实力获胜了,可一旦被人抓住了他们的弱点。呵…君赖那张精致白的小脸上,勾勒出了一丝淡淡的狡黠和自信。

  炎黄大陆的修炼者们,一个个实力的确绝非现代可以比拟。但论玩心术,他们却是拍马也赶不上现代人的。

  站在君赖身边的染夜魅、霍玉、古青三人,看到了她所出的那个表情。不知为何,三人心头一,总感觉,今定然又有人会毁在赖这个慵懒无害的家伙手中了。

  “大部分力量投于我君家这边,而他们三大家族府邸此时,却是最为薄弱的时刻而我会带领部分高手,前去占领他们三家的府邸,其他书友正在看:。到时候,我们以君家的信火为信号。当我发出我君家独有信火时,就表示我已经将三家府邸全数占领,并且会将三家留守的重要人物押解过来。等到了我发出君家信火之时,就我君家绝地反击之时。那个时候,只要我将他们府邸中的重要人物带过来,定然可以在那一瞬,打军心。之后,只要我们君家外合里应,一鼓作气。吃掉这一股前行力量,也是不无可能的!”

  看着众人的神色变化,君赖在心中也是微微点头。君家怎么说也是一个屹立了百年不倒的老家族了,若非君家人都是那种热血冲动的犯二白痴,那君家只怕早倒了十次八次了。他们的血脉里,还是淌着曾经光荣先辈们的那种基本自制的。

  “这些,我们都明白了。二小姐,立刻开始部署防御人手吧?”

  一直到君赖最后一个音落,一个君家年轻一辈,就用一脸信任的神情,盯着君赖

  “关于防御部署,我还没有爷爷、爹爹、长老供奉们熟悉。这些事情,就交给你们了。我会带着我的朋友,和尊、大哥几人一起,马上进行那边的行动。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大家尽量迅速!”

  君赖哑然,其实布防她也曾经是想要做的。毕竟,以前这些都是她的老本行了,如何以更少的人数,战胜更多的敌人。一个月出现在世界的各个地区,接受各种不同的任务。然而,时间不等人,她也是前不久才得知四大势力整合大军,直扑君家的事情。

  时间太短,她能够以最快速度将今的作战计划立刻思索出来,已经是极限了。若她所料不错,对方只怕已经在路上了。他们——已经没有时间了!

  “好!就按照儿所说的策略,爷爷和你爹,一定会带领大家,坚守到儿回来的那一刻!”

  君莫痕听了自己孙女的一番话,心中又是惊讶又是震撼的。从未想过,儿居然还有如此的谋略,一环一环,她竟然全数想的如此清楚明白。在这强敌当前,时间所剩无几的时刻,她竟然能够如此的冷静!甚至于是冷静的有些可怕了!而且,她不仅仅只是冷静而已,他总觉得自己从儿的眼中,看出了一抹灼热的火焰跳跃?!

  面对这样严峻的挑战,儿竟然…有种跃跃试?!

  而这时,侧门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人,而冥聿尊在众人都还在注意着君赖和君莫痕等人的时候,不动声的同那人交谈了两句。之后,冥聿尊俊容冷质,快步走到君赖的身边,在她的耳边低低的道了一句。

  这句话很短,却带着一种大战在即的风雨来之势!

  “他们,上路了!”

  而君赖,则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一双沉静的黑眸中,一直深藏在深处的烈焰,却是猛地灼烧了起来!

  “今大战,我君家——必胜!”

  眼眸灼热,君赖忽而双足一点,整个人跃居于大厅中那个极精致的红木桌上。她角勾勒出了一丝的自信,绝美的黑眸里闪烁着绝对的战意。。那双灼热黑眸,缓缓的扫过大厅内外,君家的每一个人。忽而,她红动了动。

  一句淡然中夹带着无尽气势的话语,从她红中吐出。

  这一刻,这句话一下子就点燃了所有人!

  “必胜!必胜!必胜!”

  看着那般淡然自信的君赖,不知为何大家心中就腾出了一股无法形容的火焰。意识都未反应过来,他们已经不自觉的狂热响应了君赖的口号。

  霎时,必胜震天,那巨大的声音直上九天,其他书友正在看:!所有的君家人心中,战意汹涌、气势如虹。只求拼死痛快一战,再无一丝恐惧。

  “好,大家都去准备把!只剩三炷香时间了!”

  长腿一勾,她以一个极其帅气利落的姿势,稳稳落地。最后道了一句,君赖转过身去,黑眸染火,只觉得全身的血都在为之沸腾。

  自从来到这炎黄大陆上,每按部修炼,疯狂的变强。她已经很久都没有感受到这种血气翻涌、生死一线的生活了!

  真是…很期待呢!

  *

  君赖前脚刚走,君家的布防就在君莫痕和君尚明两人的指挥中,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只有那还带着内嫌疑的六人,君莫痕和君赖都早就考虑到了这一层。他们六人今必须要一直在君莫痕和君尚明的视线之中。而刚刚君赖在分析如今形势之时,他们六人早被带入了其他地方。大敌当前,若是被人偷溜出去将他们所部属的应对之策给了的话,那简直会是灭顶之灾。

  此刻的君家,所有人都笼罩在一种难以言喻的气势之中。大家团结一致,平里有私怨之人,此刻连曾经的恩怨都顾不上了。所以人的心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今,他们必须要拼死一战!

  如此一来,连带着众人手中做事的速度,还有配合程度,都是大幅提高了。正当那布防进行到了最后阶段之时,一个君家子弟,却是带凝重之,大步走了进来。

  “报——三大家族的联军,已经来到了我君家前面不足三里之处,只消片刻,只怕他们就要过来了!”

  什么?!

  听到这个前哨的话,君莫痕心中一愣,没想到对方竟然来的这样的快。可是,他们的布防还未完成,若是突然被人攻击,手忙脚中,若是出了什么岔子。

  以守为攻,原本就是靠着一个稳字。而偌大的君家,想要将平不会使用的非常布局措施,却也是需要时间的。至少,必须要将府邸外层那一堆防护墙,全数给出来了。否则,一般的建筑岩石,对于力量惊人的修炼之人来说,根本就没有半点防御力。只有把埋在地中的防护墙,拉了起来,对于他们的作战来说,才会处于最有利的地位。

  “老家主,我看这样吧!就由我和金老,一起去抵御一下大军,扰一下他们,尽量拖延时间。”

  此时,以前还和君赖、君尚明作对的圣老,在听到那一番话的时候,已经对君赖服气不已。而现在,君家强敌当前,他的急子一下子又来了。

  毫不犹豫的主动请命,其实,他也深知,对方定然也会有几个大乘期的老怪物坐镇的。但现在,其他人去根本就只是送死而已。大乘期以上的实力,才能稍微拖延一下战局。

  “好!圣老、金老,如今的情况紧急,也只能仰仗你们了!千万…小心!不要为了家族,做出什么傻事,拖延他们是很重要。但是,你们性命,对于今的君家来说,也是极其重要的!”

  君莫痕也是很清楚,府邸不比城池,虽然固守也是优势。但是优势却也算不上多大。而高手之中,三大家族中,每个家族至少会有一个大乘期坐镇,在人数上也是占有绝对优势。在这种战斗之中,一个绝顶高手几乎就能完全的左右大局了。因为,实力到了一种别人达不到的高度时,普通高手再多,也不过是蚍蜉撼树而已。

  君圣、君无金惨然一笑,他们当然知晓,他们两人对于这一场战斗来说,意味着什么。可是,他们也很清楚,若是在一开始就没有守住,那么今君家就是一个输字!他们两个老怪物,想要死只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可是,君家的长老们、普通的小辈们呢?

  他们难道能够眼看着他们去送死?,其他书友正在看:!

  这是战场,实力越强,肩上的责任便越大。乃至于,有时候连死都是一种奢侈。

  “还有,儿和我说过,为了抵御三大家族三个大乘期的老怪物。她说为我们找来了一个大乘期的高手过来帮忙,所以,你们千万要顾念大局!”

  心知这二老的烈脾气,君莫痕赶紧将儿在刚让他集合所有人的时候,告诉他的话,给说了出来。虽然不知道儿到底是找了谁过来。但儿所说之话,定然不会有假就是了。

  什么?!

  二小姐,居然找了一个大乘期的高手过来?!

  这一惊非同小可,二老都是相视一愣,几乎被这个消息给惊住了!

  原本,二小姐带着内堂的几个高手们,都去了三大家族府邸。他们心中很清楚,虽然二小姐还有她的几个朋友的实力都极强。但三大家族府邸里面,乃是对方的根基,其中就算是他们再怎么放心,再如何想要掉他们君家。那也定然会留下几个不出世老怪物坐镇的。

  就像是他们君家,平里若是外面有事,也只会派出他们二老中的一人一样。绝对,是会留下一人,为免出现什么意外情况的。

  所以,二小姐的朋友虽强。但是,他们深知那边的任务,绝对不比这边轻松。所以,即便是心知内堂的那几个年轻人实力极强,他们这边又少了一个高手坐镇。但是,到了最后也没有多说什么。而两人的心中,却早已下定决心,为了给君家赢得最后的机会。他们俩就算是舍出命去,也要将三大家族的三个老怪物拼个两败俱伤。

  只有这样,只能这样,才能为君家求得最后的一线生机。

  可没想到,二小姐竟然早就将这个情况给料到了。而且,二小姐居然还找了一个大乘期的帮手过来。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二老对于君赖的看法早已是完全的改变了。而在今,在看到二小姐如此了镇定冷静的分析局势,乃至于为君家劳心劳力任何一个细节之时,他们两人那一贯孤高、自觉不凡的心。终于是烙下了一颗小小的忠心之种。

  而这忠心之种,之后随着君赖的步伐,一步步的生发芽。乃至于,之后的整个君家,都因为同样的缘故,成为了君赖,在炎黄大陆上,最有利的绝对后盾。

  这些,却是后话了。

  “好!太好了!那我们现在就去!”

  二小姐说话,绝不会有错的。不知何时,这个认知已经渗入了君家每一个人的心中!金老圣老当下狂喜,两人道了一句,便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

  另一方面,

  趁着君家的众人忙有序的进行着防御的工作,君茹和君润,却是揪着一个时机,趁溜出了君家。

  “小茹,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没想到,这君赖这般厉害,居然将准备了这么久的暗杀都给看破了!不过,还好她只是怀疑上了长老他们,却就没有想到,那君家的哨岗图,却是我们俩将其偷出去的。”

  好不容易才离开那个让他心中惴惴不安的君府,君润的胆子一贯就比较小。他虽然贪心,但却犹豫不决,所以总是只能任凭君茹支配。

  可如今,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这君赖居然还如此沉稳淡然,甚至于,她还能冷静无比的分析眼下的情况战局,并且还将应对之策,说的那般的详尽。这种心思和气势,已经让君润有些心颤了,其他书友正在看:。

  即便,明明知道四大势力同攻君家,君家想要存留下来,根本绝不可能。可是,想到君赖这一路所做的那些事情,那些种种不可能的事情,在她手中都变成了可能。君润心中又惊又颤,看着离开了不远的君府,他的脑子里竟然不断响起的,是君赖所说的那句话。

  ‘现在若是自己站出来坦白一切,我君赖还可以既往不咎。若是,此人在事情平息之前,不主动站出来。等我君家渡过此次波折,我定然会让那人生不如死!’

  这句话,在君润的脑子里转啊转的,就是挥之不去。特别是最后那个生不如死四个字,简直就像是魔魅般,让他心惊胆颤!

  “你怕什么?!她怎么就厉害了?在四大势力面前,不过是小小反扑而已,成不了什么气候。不过,她这可笑的反扑倒是正好了。那暗杀没有成功,指不定天剑门和叶家就不高兴了。如今,我们又得到了最新最重要的情报。若是将刚刚所听到的君赖所说的话,给透给了叶家那边。只怕,我们所要求的砝码,还能增上不少呢!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那君茹一听君润竟然夸起君赖来了,那心里头的嫉妒和怨恨,顿时止也止不住了。再看他一脸被吓到的表情,又想想那个无时无刻不散发出强大气势的二皇子冥聿尊。

  君润和冥聿尊,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低下,云泥之别!

  若非她当时为了投那君家的哨岗图,需要利用身为炼药师的君润。她又怎会去主动勾搭君润?如今,虽然这个蠢笨的君润的确对她言听计从。。但是,那又如何?!她只要想到,君赖身边的那个完美如神的男人,心里头的那一股嫉妒几乎要将自己淹没!

  可她牺牲了自己的身体,好不容易才换到的君家哨岗图,竟然如此不堪一击!叶家、天剑门那几个势力,也真是吃屎的!条件都帮他们创造好了,居然还把握不住!而她,已经将自己以后的一切,都赌在了今这一战身上了!

  她才不要在君家里面,做一个屈居于君赖之下,什么都不是天才少女第二呢!她才是真正的天才!君赖算个什么?不过就是一个花痴废物而已。她害了她弟弟、废了她爸爸,得她现在家破人亡。凭什么过的比她幸福?!又凭什么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

  她君茹可不是一个坐以待毙之人,想要在那君赖的头上的念头,每一天都在不断的膨着。一直到前不久,叶家他们找上她的时候,为她分析后路之时。对君赖的嫉妒和怨恨已经凌驾了一切,再加上昨二叔败了之后。她也很清楚自己在这君家,不可能会有什么地位了。这所谓的家族情谊,也再也不是让她犹豫的原因了。

  所以,她做了!当所有人都在大厅内喝酒狂之时,她却偷偷的溜出了君家,把早就偷到手的君家哨岗图,交给了叶家之人。

  君家已经不再是她的靠山,她君茹又是必定要出人头地之人。这君家,又有什么可留恋的?搭上了叶家、天剑门,等他们灭了君家之后,她倒要看看,这君赖还敢不敢在她面前嚣张!

  反正,君家也是挨不过今天了。他们就负隅顽抗吧!也不过是最后的一点挣扎而已。

  等她将刚刚所听到的一切,告诉叶家之后,只怕君家会败的更快,更惨。而她君茹,却偏要踩着君赖的骨血往上爬!她要站在比她更高,嫁的比她更好!等君家被灭,叶家和天剑门定然不会放过君赖。她这小命只怕也是难保了!

  神级妖兽算什么?哪个家族没有几个大乘期高手的?两个不行,就上三个、四个。这君赖的下场,君茹几乎是可以想象的出来了。

  而一个死了的女人,又怎么能再霸占着这天炎王朝最尊贵俊美的男人?

  哼!她不仅想要君赖死,更想要抢走她的男人!

  “小茹,话是这么说,可是,为何…我总觉得那君赖,不是一般人,好看的小说:。我们的事…会不会…败?万一败了,那我们该怎么办啊?”

  听着君茹得意洋洋的话语,君润心中也微微安心了不少。不过,安心只是一瞬间,那君赖的手段,他可是亲眼看到了啊!连二叔君尚清和小茹的爹爹君命,都被君赖废了。现在只怕不是死在曾经的仇敌手中,就是在曾经的仇敌手中,生不如死。这样的下场,也的确是有些吓到君润了。

  “怎么了?润?你怕了么?你不是说过,为了我什么都可以做么?怎么?现在就害怕了?”

  一听这话,君茹就感觉到了君润心中的动摇。心中冷笑连连,蠢货就是蠢货。她早就知道,这君润根本就不是成大事之人。而他这样的蠢货,也只配被她利用一番罢了。而如今…

  秀美的双眸,楚楚可怜的睁着。君茹那张清丽的小脸,此刻却是哀怨和娇。她就这么看着君润,仿佛是一个被辜负的女人,正哀怨无比的看着那个负心汉一般。如此可怜又伤人的模样,是个男人都会心疼不已。

  “没有,没有!我怎么会害怕呢!小茹,你不要出这般模样,我看着可真心疼!”

  那君润看着她一派楚楚可怜的模样,心里早就酥了半边。急急忙忙的伸出手,将她纤细的身体抱在怀中,上那娇的红

  而君茹则是有心勾引,故意伸出小手,在他身上游走。而心中却是一脸的鄙视和冷笑着:什么心疼?她看他是某处疼了吧!哼!男人都是这样,只要稍微给点甜头,就巴不得肆意轻薄女人!

  “心疼么?你真的心疼我么?噢,润,你对我——可真好!”君润同君茹在一起也有段时间了,正是**难耐的时段。如今,被她如此的勾引,哪里还抵抗的住。他听着她娇娇的低喃,当下只觉得**冲上了头顶。在她上的嘴,更是肆无忌惮的一路往下。

  然而,君茹在娇声呢喃的同时。却出了一把短小锋利的匕首,她看着已经意的君润,心中冷笑更多了

  真是一个蠢到无可救药的男人。他若是不表示害怕,她或许还能让他多活一段时间。可是,他毕竟是知道她背叛君家,并且为了还让她付出了身体代价的男人。她只要想到这个把柄被君润知晓着,简直食不知味。如今,利用也利用的差不多了。

  是时候,了结一切了!

  就他那虚浮的模样,也配碰她?这蠢货可真是天真无!傻的让她厌恶!

  那个‘好’字,还未说完,那狰狞锋利的匕首,却是由着君润的身后,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心肺处。君茹早存了杀人灭口的念头,这下起手来,自然更是毫不留情。

  除掉他,就再没有其他人知道自己所做过的这些事情。而之后的那些好处,也全是她一个人了的!

  “君茹…你…竟然…!为…什么?!”

  没想过,自己如此尽心尽力的帮助的女人,竟然会对自己下毒手。君润又惊又痛,双眸凸出,连血丝都瞪出来了。他没想到,真的没想到…自己没有死在君赖的手中,最终却是死在了这君茹的手中!

  致命的伤口,在一瞬间就带走了他大多的活力。可是,因为巨大的痛苦,他放在君茹身后的双手,却不自觉的深深的抓住了她的衣裙。

  “为什么?君润你以为我真的喜欢你?我每次看到你都觉得恶心!凭你这蠢笨至极的男人,也配碰我君茹?!别做梦了!你不过是我君茹走向成功的踏脚石,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棋子而已。如今,你也知道了,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这匕首上面,涂了你给我的毒药,如此一来,我也算是让你死的少了很多痛苦。你应该感谢我,不是吗?”

  君茹那秀美的小脸上的娇俏和甜美,在这一刻却全不见了。只剩下了森森的狠毒和冷漠无情的恶心嘴脸。她就这么冰冷冷的看着君润一脸痛苦,纤纤素手毫不留恋的用力推开他抓着她衣裙的双手,因为一时用力太大,而君润抓的太紧,却是将她的衣裙一角都给撕下来了。

  她嫌弃不已,冷冷的盯着那个让他连做戏都觉得恶心的男人。将这段时间,自己心中埋藏许久的真心话,全数说了出来。

  越说越得意,她那一双还算秀美的脸庞,此刻却毒的有些扭曲。

  “你…你…!君…茹…你…不得…好死!”

  听了这话,那君润明显被刺的瞪大了双眸。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是一个这样的人。背叛和剧痛让君润连呼吸都极其困难。可是,他却强忍着这些痛苦,用尽全力,说完了最后这一句话。

  “你这蠢货,居然还敢咒我?!去死吧!”

  君茹被他最后瞪大双眸,诅咒自己的骇人模样给吓到了。心中又气又,她素手一,将深入心肺的匕首一口气了出来。而匕首出之时,君润的身体顿时一下子软了下去。

  君润死了,君茹却是一脸的得意和轻松。若非是这君润的实力与她差不多,她不想多费力气的话,她也不会委屈自己,最后同他虚以委蛇。如今,她手中又有了新的筹码,不愁卖不出一个好价钱。

  “怎么?这就要走了吗?你的同伴,刚刚可是说了,你会不得好死哦?呵…君家的叛徒,终于出狐狸尾巴了?”

  就在君茹转身的那一瞬间,一个慵懒淡然的嗓音,却在她背后突然响了起来。鬼魅般的身影,原本应该早已在三大家族路上的君赖,却突然出现在了这里。

  一听这让她怨恨又嫉妒的声音,君茹全身的血仿佛是被冻僵了一般,竟然有一种被定住,挪不开脚的感觉。

  君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她不是应该和内堂那几人还有冥聿尊、君莫五人,去了另外三大家族么?!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这一刻,对方淡然又轻松的语气,却轻易击溃了君茹心中的自信。或许,虽然君茹在口头上永远都不承认君赖比她强,但其实,正因为她深知君赖样样都比她优秀,所以才会如此嫉妒不甘,乃至于狠毒到了扭曲的地步。

  “君…赖…!你…在说什么?!什么叛徒?!我君茹才不是什么叛徒!”

  不能在她面前示弱,因为这个念头,才让全身僵硬的君茹勉强的转过身。她只是看着和自己相差十余丈的君赖,就让她连话都说得不是那么畅了。

  这君赖,是故意的么?故意这样的?可是,若是现在不去那三大家族,他们连最后一丝生机都没了。她怎么可能用这种机会,来做这样的事情?可是,若是她不是故意的,那为何又会出现在这里?她又在这里多久了?听到了多少?看到了多少?

  “哼!叛徒就是叛徒,我君赖说的,难道会冤枉你?!今,我就要让你好好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君赖实在是懒得和她废话,她早就怀疑到了她身上了。原因无他,却是因为爷爷和爹爹在第一时间遭遇暗杀之后,立刻和她汇合。叛徒的事情,实在是事关重大,特别是在这种刻不容缓的节骨眼上。更可能因为一个叛徒,导致整个君家的覆灭。

  而爷爷和爹爹,都是全心的相信她。这才把一个事实,告诉了君赖。不可能是那知晓君家哨岗图的六个长老出的秘密,其他书友正在看:。因为,各大家族,为了防止内部出现叛徒,几乎都有各种不同的防御措施。而他们君家,也不例外。那六个知晓君家内部重大事情,乃至于整个君家哨岗图的长老们,早就吃下了实心蛊。

  虽然毒蛊在炎黄大陆上被人唾弃,但君家以前曾经出过一个极其厉害的药师前辈。这个前辈,对炼药极其痴,其天赋也是非常惊人的。在他年纪不过二十之时,在整个天炎王朝中就已经很出名了。成名之后,他没有选择留在帝都或者君家这个温室里面。而是选择了独自一人,出去历练,四处寻找药材和其他各种不同的炼药之法。

  而出去了十余年后,他却因为听说君家出事,才回到了君家。而那一次,君家出事就是因为内的缘故。他回到君家后,就将自己炼制出的实心蛊拿了出来。虽然,毒蛊并不受。但是,在这个前辈的眼中,却没有这样观念和界限。而这实心蛊,也并不取人性命,只是能让所有使用之人,在母蛊控制之下,不得说假话而已。

  为了家族的安危,爷爷君莫痕还是将前辈留下的实心蛊留了下来。而正好在她爹爹君尚明离家外出,君家内患不断之时,为了确保六大长老不被君尚清收买。爷爷君莫痕这才让他们六人吃下了实心蛊。没想到,在这风雨来之前,竟然真的派上了用场。

  通过一番询问,他们早在其他人到来之前,就问出君家的哨岗图,并非是这六个长老所出。且其中一个长老的地图,在前不久竟然被盗了。但是,那个长老发现之时,正是君赖就要同君尚清比试的前一。他担心说出来,会让君赖分心,所以没有说。

  可谁知,不过两,在他们开宴庆祝之时,就出了这样的事情。

  事情来得太过突然,他也是被这事情给惊住了。

  所以,其实君赖早就知道内之事,同六大长老是没有关系的。而其他的人,想要轻易的盗出哨岗图,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然而,君赖其实早在半年之前,为了确保自己身处内堂之中,君家不出什么事端。就曾经写信拜托姨母灭月派人帮她做盯着点,万一有什么事,也好立刻通知远在内堂的她。而好巧不巧,那一宴会之时,焚仙门的暗哨也在君府周围如常埋伏着。

  大宴之夜,按理任何人都不该出府的。可是,他们却看到了一个女子,鬼鬼祟祟溜出了君府。而此女子,正是君茹。

  所以,君赖打从一开始,就基本上确定了,这君茹是君家的内

  之后,她故意将矛头指向六大长老,在部署防御时,将他们支开。好让真正的内,以为自己还未暴。之后,她又故意自己所考虑的部署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了出来,就是为了最后的确认。若是,那个内若是听到了这些部署,定然会想法设法的离开君家去送信。这一招请君入瓮,倒是用的正好了。这君茹,果然按耐不住。

  “不…不,君赖…你凭什么动我?你不能杀我!不能!”

  被君赖那凌厉的出手,吓得三魂七魄掉了一半。君茹慌乱的往后退着,又是害怕又是不甘的吼道。

  “不能杀你?若是可以,我倒是真不愿杀你,杀你,只会脏了我的手!可是,在这种时候,我也绝不会,让你一人,害了我整个君家!受死吧!”

  素手一勾,轻易就捏住了君茹那脆弱的脖颈。半年之前,这君茹就远不是君赖的对手,半年的闭关之后,灭掉区区一个君茹,对于君赖来说,更是不费吹灰之力。

  而且,刚刚君赖把一切都看到了。她亲眼看到了,这君茹是怎样的惑君润,又是怎样的对君润痛下杀手。这样的人,实在不应该留在这世上。早点死去,才是这世界之福。至于,开始所说的生不如死的惩罚。君赖只能说,对于君茹这样阴险毒辣的女人,连生不如死她都不配。她只配早下地狱!

  纤细的脖颈,被君赖掐住了,其他书友正在看:。那种窒息的感觉,让她双眸混乱了起来。而随着君赖手中力量缓慢的收紧,君茹只觉得呼吸愈发困难,肺部传来了极其恐怖的痛苦。

  “怎么回事?”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纤细绝美的身影。出现在了君赖的身后,却是一身白衣、绝美温柔的袭月。

  她本来是准备赶去帮忙的,却没想到快要到那战场之时,却感觉到了一股不弱的力量波动。担心是不是有什么人埋伏在这边,她这才过来看了一眼。可没想到,她看到的却是儿正用力的捏着茹儿的脖颈。

  “咦?”君赖眼眸一动,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姨娘。看到了自己的亲人,她脸上那一股凌厉之气不自觉的收敛了一些,手中的力量也微微一松。

  “师傅…师傅…师傅,这个君赖…要杀我!她…杀了君润,还要…杀我!师傅,她是…一个穷凶极恶、杀人不眨眼的恶之人。您…可要为茹儿做主啊!”而君茹这种人,最是贪生怕死了。一感觉有机可乘,她也不知道哪里爆发出的力量。她伸手用力的推了君赖一把,然后,慌不择路的向着那个一席白衣、美丽如画的女子,奔了过去。

  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师傅,简直是天不亡她啊!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她以前因为炼药天赋不错,曾经在焚仙门里学过多年。而那些年里,她一直都努力装乖巧,处处讨好她的师傅。为的,就是身后会有焚仙门这么一个靠山。

  这么多年,她君茹心计不低,自觉师傅对她,还算是比较宠爱的。

  如今,有师徒情分在手,她还怕逃不出一个小小的君赖的手心么?师傅的实力,早已经出神入化了。虽然,她们焚仙门很少在江湖中走动。但她们这些关内弟子,却都很清楚。

  “出了什么事?”

  袭月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看到儿。就听到这样一番诋毁儿的话,她不悦的皱起秀眉。但是,素白绝美的小脸,却已经是有明显的不高兴了。

  儿是怎样的人,她早就一清二楚了。再说了,圣儿妹妹的孩子,怎么可能和‘恶’二字沾边呢?!她是绝对不信,而且这原本就不可能的!

  不过,理智还是很快就住了不悦的情绪,她淡淡然的问了一句。却是对着君茹身后的儿,根本就没有看君茹一眼。

  这君茹,在丹会药典之上,和儿之间发生的那些事,她早就知道了。自从在那先人遗迹外面同儿相认之后,她和姐姐灭月就四处搜集所有有关儿的消息。无论是修真大会,还是丹会药典,乃至于内堂。只要能够得到的消息,她们俩都是很想知道的。错过了儿的成长,她们却并不想过错儿那些耀眼的过程。

  而那君茹,却犹自不自知。心以为,师傅这是在问她,是在关心她。她这下不用死了,绝对不用死了!而她手上,还有可以扳倒君赖的筹码。

  “月姨,昨不是和你说了我君家出了一个内么?那内正是这君茹。她现在还想把我的部署,卖给叶家他们呢!如你所见,儿正在清除叛徒。”

  在焚仙门,主外的事情,一贯都是有灭月姨娘打理的。袭月姨娘子温婉,也不太喜欢勾心斗角。所以,外部势力的事情,都由灭月姨娘管理。而焚仙门内部的事情,则是由袭月姨娘打理。而派人在君家周围盯着,这些也是灭月姨娘在管着。

  所以,这昨天的消息,只怕七八前就启程往君幻城赶来的袭月姨娘,还不怎么清楚。而她的传书中,也只简短的说了君家出了内,让她速速赶来而已。

  什么?,!

  她没听错吧?月姨?这君赖竟然开口叫师傅月姨!这怎么可能!她跟在师傅身边多年,从未见过她有什么亲人啊!就算是,师傅真的有什么亲人,又怎么可能会是君赖

  惊愕、不甘、怨恨,种种情绪让君茹近乎崩溃。可是,她就是再如何不肯相信,却依旧没有错过,师傅并未开口反驳。而且,甚至都没有出手。以师傅那外柔内刚的子,面对如此肆意戏耍她之人,岂会坐视不理?!

  想到这里,君茹几乎不敢想下去了。一种无法言喻的恐惧,从她的心脏迅速的传遍五脏六腑。

  多么可笑,她曾经以为,就算是自己在君家失去了所有,至少还会有焚仙门这么一个靠山。然而,现实却是如此的讽刺且残酷。君赖,她最恨最妒的君赖,竟然会是师傅的至亲!

  “儿,就是她么?——没想到,君茹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虽然心中惊惧又酸楚,但是君茹的心中,已经存了最后的一丝希望。然而,袭月口中淡然的话语,却将她最后的一丝希望,全数击破。

  那般亲昵又自然的称呼,师傅是绝对不会放在她的身上的。而后面的那句话,更是让她心中又冷又寒,仿佛是被万箭穿心一般的痛。

  现世报么?她骗了君润那个蠢货,所以,上天才会安排这般讽刺的一个事实。

  “儿,你不必动手了,我也算曾经是她的师傅,我要亲手清理我焚仙门的无之徒!”

  袭月虽然淡然,但也是有底线的。面对儿的话语,她心中顿时有了些怒气。曾经,她也是将这君茹当作一个乖巧懂事的徒儿相待的。她却根本不知道,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君茹竟然是这般的骄横跋扈,目中无人。

  丹会药典上所发生的一切,就已经让袭月心寒了。再加上,之后和儿一起回到君家,阻止君尚清夺权之时,易了容的她,将当时君茹的一举一动看的清清楚楚。

  罢了,既然如此,也是她教徒无方,才会导致今这种结果。这样的无之徒,就由她来处理吧!

  “好!尊和大哥还有夜魅他们都已经去了三大家族,我也必须抓紧了。月姨,我君家这边,就交给你了!”

  这君茹,也的确是焚仙门之人。若是由月姨出手,的确也比她合适。而她身上时间也是相当的紧急的。点点头,君赖淡淡的道了一句,便闪身不见了。

  “君茹,你从进入我焚仙门的第一天起,就应该就很清楚我焚仙门的门规吧!这段时间以来,你可是犯了几大重则,惩罚如何,可还要为师说明?”

  君赖走了之后,袭月淡淡的挽起如墨的秀发,淡然却又带了一丝凌厉的看着跌坐在地上的君茹。身为君茹曾经的师傅,她的身上有一种长期形成的师尊之威。

  “剜心剔骨、食毒蛊!”

  被曾经那样威严的眼神触及,君茹那一直扭曲而无所畏惧的心,却不自觉的颤了颤。红颤抖,她半响才吐出这么八个字。

  “很好!”焚仙门虽然只收女子,但门规严格,则皆是一些极其正派的门规。犯了这些门规之人,多是一些心术不正之人。而会犯了重则之人,基本上都是一些不可救药之人了。

  一颗血红的毒药,被袭月轻巧一弹,准确无误的投入了君茹的口中。不消片刻,她的红,就以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我生平最恨叛徒,这剜心之毒,便是你的下场!”

  袭月冷漠的道了一句,想着如今君家的情况,处理完了君茹,其他书友正在看:。她毫不迟疑的转身,飞快的向着有着混乱力量波动之处而去。

  而茫茫的草地中,只剩下君茹一人,随着剜心之毒的毒发。她的口处,缓慢的形成了一个心脏大小的凹形。巨大的痛苦,让君茹连一瞬都承受不住,瞬间白了眼珠。

  *

  另一边,君幻城中。

  君府的前面,已经是一片的狼藉。

  早三大家族同时出动之时,君幻城中的普通百姓们,一个个早就被这巨大的动静给惊吓到。君幻城原本就是四大家族盘踞之地,君幻城中的百姓对于四大家族之间的争斗分外感。

  今感觉到了不对劲,大家都早早的出了城避难。而把守着四大城门的高手们,自然也不会为难这些连蝼蚁都不是普通人。

  所以,此刻的君幻城,空的。除了四大家族的高手们,几乎看不见一个人了。

  随着那三大家族的联合前锋的近,君府周围的建筑,已经被破坏的差不多了。到处都是断垣残壁,平时那些精致又优雅的阁楼,此刻却被毁的七零八落。

  “哈哈哈!君圣、君无金你们两个糟老头子,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还不服老,居然还敢主动出来挑衅?哼!不自量力!叶老,你说是不是啊!”‘轰隆隆——!’又是一声巨响,一楼五层高的酒楼被一个发须皆白的老者一招轰飞,而剩下的架子也是不断的发抖着。还未抖两下,那架子也咔嚓咔嚓的全断掉了。

  而他的对面,君家的金老和圣老却是狼狈的躲避着进攻。其身边,却还站着另外两个超大乘期的超级高手。此刻,三人正在联手组织攻势,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拿下君圣和君无金。

  “就是!这两个该死的老头子,十年前还欠我一笔账呢!今,我就要将君家连拔除,以泻我心头之恨!”

  柳家的柳老,此刻脸的鸷。叶家的那个老家伙的实力最强,自然没有受过什么压制。然而,他这个第三家族的老一辈,可是受够了在第二位置上的君家老鬼的压制。

  好不容易才等到这么样的一个绝好的机会,若是不将对方身上卸下点什么东西来,他还真不了火气。

  “呵呵,你们两个人呢!子就是这般的张扬,也不知道收敛一二。你看大军都动不了了,我们今的目标可是君家而不是这两个糟老头子。好了,我们还是早出全力,先把这两个舍生忘死的老头子收拾了。再好好的招呼招呼君家那些小字辈们,这样,岂不更加能心头之恨?”

  而凌家所派出之人,却是一个长相过得去,身材却极其火辣美的女人。这女人就是凌家里面最强的高手之一,其实际年龄当然也绝对是破百甚至于更多了。不过,她成名早,出手狠。眼下的模样,还停留在二十六七的娇俏样子。

  这女人实力虽然不算最强的,但心思细腻,智慧不低。所以,同这些比她强的大男人们手了无数次,吃亏的次数却很少。

  一双滴溜溜的眸子扫过那狼狈不堪的君圣和君无金,她早看出对方的意图了。今家主也早就和她说过很多次了,必须要将在修真大会上,所受的那些狼狈全部找回来。所以,只要能早点灭了君家,还愁不了心头之恨吗?!这些个没脑子的男人,就知道横冲直撞,其实又造不成多少伤害,只会浪费时间。

  “不错不错!娇娘说的极是!我们还差点被这两个死对头的一番挑衅,给忽悠了过去。哼!来吧!叶老,娇娘,咱三合在一处,何愁收拾不了这两个早已不中用的老头子!”

  一听更加好恨的办法,柳老顿时心中大动。的确,他恨了这君圣、君无金许多年了,而他也深知对方两人是个硬脾气。前阵子,他们还在利用对方的硬脾气,支持君尚清呢。而如今,倒是他自己硬起来了。

  哼!只要将君家给击溃了,还有什么能比这更恨,更爽快的?!

  “好!我们这就拿出全力吧!”

  而那叶老掂量了一下,也是微微的点头。其实,他们身为这个级别的强者,多少也有一些傲气。不太喜欢用一些非常手段。

  然而,他们和这两个老家伙都纠一炷香了。下面的大军因为害怕会被波及,现在都没法动作。而君家前面数百丈范围全成了战场。东一下西一下的,根本就没有什么实质的进展,也不过是给对方拖延的时间罢了!

  本来,他们也觉得今就算是猫耍耗子,这君家也已经是他们三家的囊中之物了。但是,昨夜的暗杀却给他们了一个警钟。最近意外频发,也是该悠着点了。

  这几个老一辈,吃过的盐比年轻人吃过的饭还多,骨子里都不是什么好糊之人。虽然,每个人心里头都有不少的傲气,但此刻他们却因为一个共同的目的,而联合了起来!三人一联手,那攻势顿时不是开始那种毫无章法的斗法可以比拟的。一人出手,另外两人立刻会以最快的速度,封住他们的退路。如此一来,若非是君圣和君无金也有两人,只怕没两下就要中招,败下阵来。

  “该死的,这三个老怪物竟然连脸面都不要了。我…要撑不住了!”

  面对三人的猛烈攻势,君命只觉得压力越来越大。手多次,他也是深知对方的子,所以才故意做了好些怒对方的话。谁知道,那个狡诈的娇娘,三言两语就将他们所做的努力给白费了。才拖延了一炷香的时间,他至少还要拖延一炷香有余,家族外面的那一层防护层,才有可能会完成啊!

  “坚持住!他们不按规矩,我们也没必要和他们玩实在的。打不过,就跑,就窜,多撑一刻,是一刻。”

  君无金的子更加沉得住气,今一战,关乎整个君家的命运。他就是豁出命去,也要将这最后的时间拖延住。所以,君无金很冷静,这是一种将生死都置之度外的冷静。

  “好!”听了老友那冷静中带着决绝的话语,君圣也跟着冷静了下来。没错,他们是抱着死也要拖住对方的念头,过来的。

  不管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他们都绝不会让他们轻易的甩开!

  两人的神色一凛,想着整个君家的安危,连出手都凌厉了许多。一时之间,竟然得对方三人也无可奈何。

  “没想到,第一次光明正大的过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面。”

  朱勾勒出了一丝的淡笑,那张精致绝美的小脸上,却挂着和她语气好不相符合的凌厉。当她出声的那一个刹那,其他的五人都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

  超大乘期的实力——竟然和他们是同一个级别的!

  这个时刻,居然还会有高手过来?此人,到底是谁?突然现身,又是准备做什么?!

  叶老、柳老、娇娘正惊讶着,君圣和君无金却是微笑了起来。来了!二小姐所说的大乘期高手!真的来了!

  而一直站在君家的瞭望台上,时刻关注着战事变化的君尚明,在看到那一张五分相似的脸庞时,俊逸的脸上闪过一丝恐怖的惊骇!

  ---题外话---

  一万六啊,票票在哪里!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  {最新章节阅读请到}

  “二小姐说的极是,我想二小姐既然将如今形势分析的如此清楚,相比心里已经有了应对之策了吧!还请二小姐立刻部署!”

  那长老沉默了半响,忽而低低的启音。。这个时候的他,略显沧桑的脸庞上再无一丝的犹豫,只有死战的决心!

  的确,大敌当前,稍有不慎整个君家就是一个被灭门的下场。事到如今,也只有豁出全身力气,绝地反击了!就算是明知不可能,如今也是必须为之!

  “好!这君幻城原本就是中型城池,而常驻在这里的,也只有我们四大家族而已。天剑门总部为帝都边上的天山,主要活动都在帝都那一边,在这君幻城中没有什么根基。叶家、柳家、凌家三大家族虽然也都设有府邸,但因为叶家一家独大的情况严重,而这君幻城最早驻进的就是叶家和我们君家。故柳家、凌家两家的势力较为薄弱,且根基也尚浅。我们只要拿下了叶家府邸、再成功将他们在城门口所设下的重兵全灭之——那么,夺城之战,就等于成功了大半!”

  君赖点点头,将自己心中所想的那些一一道来。眼下,族中的大家充斗志,这是最重要的事情。之后,只需要大家能够拿出拼死一战的勇气和配合。虽说,想要以一敌四还要夺得最后胜利,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可在她君赖的字典里,却是没有‘不可能’三个字!

  “而且,我们君家也绝非是孤身独战,我们还是有援助力量!”

  一言就说破了这夺城之战的重点,在众人还在思考着,如何在两个时辰内将叶家府邸占领,并且再将驻守四大城门口的重兵灭之时,君赖却有轻巧淡然的抛出了一个天大的消息!

  援助力量!

  他们君家,竟然还有援助力量?!

  没想到啊!实在是没想到!可是二小姐既然发话了,又岂会有假?!

  一听这话,君家原本就有些振奋的军心,顿时更加的振奋了。如此时刻,竟然还有人会雪中送炭!对于大敌当前的君家众人,没有什么消息,比这个更加让他们心中更温暖的了。心中一旦有了希望,众人的眼神也变得专注且充了期望起来。

  一扫最开始得知被四大势力联合进攻的颓势,此刻的君家众人,竟隐隐透出了一股说不出的坚强和凝聚力,好看的小说:。

  “这股援助力量,碍于如今我君家的情况,我现在还不好透。但是,大家只要清楚,我们绝非孤身独战!估计,过不了多久,他们三大家族府邸就会集中大部分的力量,作为先锋,攻过来。暗杀在前,趁着我君家还未回神,抓住机会立刻攻击,这是绝佳时机。他们,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见众人都将眼神放在自己的身上,君赖也不再卖什么关子。直接将等下会要来的情况,和大家说了说。

  四大势力之所以挑着今出动,为的就是以最小的损失,拿下他们君家。若非对于刚刚发生的暗杀,他们君家早得到的消息,并且作了应对之事。只怕,现在三大家族的前锋力量,早就过来了。之所以会迟了大半个时辰,只是因为前来下毒手的死士,无一安全离开了。全部被他们扣在君家,并且也没有一人得了发信号的机会。

  如此这般,那边得不到消息。心中定然也是有些没底,再加上对方毕竟是三家实力,能够说上话的不是一人,而是三人。三个人的意见,多多少少会有分歧。而他们这一犹豫,这才给了他们君家最为宝贵的息机会。即便是息机会,也不过是小半个时辰而已。

  “该死的!没想到他们竟然是蓄谋已久!”

  “他妈的!真当我君家人是软蛋不成?!我们和他们拼了!”

  “欺人太甚哪!连环的毒计,他们根本是想不费吹灰之力,就将我君家吃掉!”

  一听君赖这话,众人顿时气愤极了。虽说四大家族,明争暗斗不在少数。却也从未有人以这样的手段,这样的悬殊的强弱,连一点掩饰都没有,就直接明刀明的动手。

  说是进攻,其实不就是四家分割他们君家?!这对于君家人来说,可真是一个绝大的羞辱!即便是君家这些年是不如前了,但也从未被人欺到如此程度啊!

  “大家,不可莽撞!虽然他们只是四大联军的前锋力量,但也是集结了三大家族的一股强大力量。若是勉强凭借蛮力硬拼,我们不会是其对手。就算是意外的拼了惨胜,也是两败俱伤。其结果就是四大联军的真正大军过来时,我们连一战的力量都没有。所以,这个时候,我要求大家绝对要坚守不出,务必努力坚守住!虽然,那个时候于我们君家来说,是第一个难怪。但反过来看,而那个时候,也是我们君家一个绝好的机会!”

  眼看着,大家的情绪都有些失控了。君赖慵懒的黑眸微微一扫,淡然之中却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冷静气势。她淡淡的将心中所想到的,都道了出来。

  一听有绝好机会,原本那些激动不已的君家人,也总算是冷静了下来。或许,是君赖那种沉稳冷静近乎平静的气势,让他们也受到了感染。众人的眼神,由着最初的盲目热血,一点点的冷却了下来。那眼神中的热血勇气虽然被冷却,却在那一双双眼眸之中,形成了一股冰封的烈焰,明明是在熊熊燃烧着,却又冰冷自制!

  论勾心斗角,论绵里藏针。这些可都是她前世之中的强项,杀手之所以能够做到普通人没法做到的事情。不仅仅只是因为身手而已,更重要的是头脑,是计谋。一个身手世界第一,但却没有头脑,无法接受黑暗世界的杀手,是绝不可能成为一个优秀的杀手的!

  那四大联军,原本自身里面就互有矛盾,本来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若是对上一般对手也能以实力获胜了,可一旦被人抓住了他们的弱点。呵…君赖那张精致白的小脸上,勾勒出了一丝淡淡的狡黠和自信。

  炎黄大陆的修炼者们,一个个实力的确绝非现代可以比拟。但论玩心术,他们却是拍马也赶不上现代人的。

  站在君赖身边的染夜魅、霍玉、古青三人,看到了她所出的那个表情。不知为何,三人心头一,总感觉,今定然又有人会毁在赖这个慵懒无害的家伙手中了。

  “大部分力量投于我君家这边,而他们三大家族府邸此时,却是最为薄弱的时刻而我会带领部分高手,前去占领他们三家的府邸,其他书友正在看:。到时候,我们以君家的信火为信号。当我发出我君家独有信火时,就表示我已经将三家府邸全数占领,并且会将三家留守的重要人物押解过来。等到了我发出君家信火之时,就我君家绝地反击之时。那个时候,只要我将他们府邸中的重要人物带过来,定然可以在那一瞬,打军心。之后,只要我们君家外合里应,一鼓作气。吃掉这一股前行力量,也是不无可能的!”

  看着众人的神色变化,君赖在心中也是微微点头。君家怎么说也是一个屹立了百年不倒的老家族了,若非君家人都是那种热血冲动的犯二白痴,那君家只怕早倒了十次八次了。他们的血脉里,还是淌着曾经光荣先辈们的那种基本自制的。

  “这些,我们都明白了。二小姐,立刻开始部署防御人手吧?”

  一直到君赖最后一个音落,一个君家年轻一辈,就用一脸信任的神情,盯着君赖

  “关于防御部署,我还没有爷爷、爹爹、长老供奉们熟悉。这些事情,就交给你们了。我会带着我的朋友,和尊、大哥几人一起,马上进行那边的行动。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大家尽量迅速!”

  君赖哑然,其实布防她也曾经是想要做的。毕竟,以前这些都是她的老本行了,如何以更少的人数,战胜更多的敌人。一个月出现在世界的各个地区,接受各种不同的任务。然而,时间不等人,她也是前不久才得知四大势力整合大军,直扑君家的事情。

  时间太短,她能够以最快速度将今的作战计划立刻思索出来,已经是极限了。若她所料不错,对方只怕已经在路上了。他们——已经没有时间了!

  “好!就按照儿所说的策略,爷爷和你爹,一定会带领大家,坚守到儿回来的那一刻!”

  君莫痕听了自己孙女的一番话,心中又是惊讶又是震撼的。从未想过,儿居然还有如此的谋略,一环一环,她竟然全数想的如此清楚明白。在这强敌当前,时间所剩无几的时刻,她竟然能够如此的冷静!甚至于是冷静的有些可怕了!而且,她不仅仅只是冷静而已,他总觉得自己从儿的眼中,看出了一抹灼热的火焰跳跃?!

  面对这样严峻的挑战,儿竟然…有种跃跃试?!

  而这时,侧门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人,而冥聿尊在众人都还在注意着君赖和君莫痕等人的时候,不动声的同那人交谈了两句。之后,冥聿尊俊容冷质,快步走到君赖的身边,在她的耳边低低的道了一句。

  这句话很短,却带着一种大战在即的风雨来之势!

  “他们,上路了!”

  而君赖,则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一双沉静的黑眸中,一直深藏在深处的烈焰,却是猛地灼烧了起来!

  “今大战,我君家——必胜!”

  眼眸灼热,君赖忽而双足一点,整个人跃居于大厅中那个极精致的红木桌上。她角勾勒出了一丝的自信,绝美的黑眸里闪烁着绝对的战意。。那双灼热黑眸,缓缓的扫过大厅内外,君家的每一个人。忽而,她红动了动。

  一句淡然中夹带着无尽气势的话语,从她红中吐出。

  这一刻,这句话一下子就点燃了所有人!

  “必胜!必胜!必胜!”

  看着那般淡然自信的君赖,不知为何大家心中就腾出了一股无法形容的火焰。意识都未反应过来,他们已经不自觉的狂热响应了君赖的口号。

  霎时,必胜震天,那巨大的声音直上九天,其他书友正在看:!所有的君家人心中,战意汹涌、气势如虹。只求拼死痛快一战,再无一丝恐惧。

  “好,大家都去准备把!只剩三炷香时间了!”

  长腿一勾,她以一个极其帅气利落的姿势,稳稳落地。最后道了一句,君赖转过身去,黑眸染火,只觉得全身的血都在为之沸腾。

  自从来到这炎黄大陆上,每按部修炼,疯狂的变强。她已经很久都没有感受到这种血气翻涌、生死一线的生活了!

  真是…很期待呢!

  *

  君赖前脚刚走,君家的布防就在君莫痕和君尚明两人的指挥中,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只有那还带着内嫌疑的六人,君莫痕和君赖都早就考虑到了这一层。他们六人今必须要一直在君莫痕和君尚明的视线之中。而刚刚君赖在分析如今形势之时,他们六人早被带入了其他地方。大敌当前,若是被人偷溜出去将他们所部属的应对之策给了的话,那简直会是灭顶之灾。

  此刻的君家,所有人都笼罩在一种难以言喻的气势之中。大家团结一致,平里有私怨之人,此刻连曾经的恩怨都顾不上了。所以人的心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今,他们必须要拼死一战!

  如此一来,连带着众人手中做事的速度,还有配合程度,都是大幅提高了。正当那布防进行到了最后阶段之时,一个君家子弟,却是带凝重之,大步走了进来。

  “报——三大家族的联军,已经来到了我君家前面不足三里之处,只消片刻,只怕他们就要过来了!”

  什么?!

  听到这个前哨的话,君莫痕心中一愣,没想到对方竟然来的这样的快。可是,他们的布防还未完成,若是突然被人攻击,手忙脚中,若是出了什么岔子。

  以守为攻,原本就是靠着一个稳字。而偌大的君家,想要将平不会使用的非常布局措施,却也是需要时间的。至少,必须要将府邸外层那一堆防护墙,全数给出来了。否则,一般的建筑岩石,对于力量惊人的修炼之人来说,根本就没有半点防御力。只有把埋在地中的防护墙,拉了起来,对于他们的作战来说,才会处于最有利的地位。

  “老家主,我看这样吧!就由我和金老,一起去抵御一下大军,扰一下他们,尽量拖延时间。”

  此时,以前还和君赖、君尚明作对的圣老,在听到那一番话的时候,已经对君赖服气不已。而现在,君家强敌当前,他的急子一下子又来了。

  毫不犹豫的主动请命,其实,他也深知,对方定然也会有几个大乘期的老怪物坐镇的。但现在,其他人去根本就只是送死而已。大乘期以上的实力,才能稍微拖延一下战局。

  “好!圣老、金老,如今的情况紧急,也只能仰仗你们了!千万…小心!不要为了家族,做出什么傻事,拖延他们是很重要。但是,你们性命,对于今的君家来说,也是极其重要的!”

  君莫痕也是很清楚,府邸不比城池,虽然固守也是优势。但是优势却也算不上多大。而高手之中,三大家族中,每个家族至少会有一个大乘期坐镇,在人数上也是占有绝对优势。在这种战斗之中,一个绝顶高手几乎就能完全的左右大局了。因为,实力到了一种别人达不到的高度时,普通高手再多,也不过是蚍蜉撼树而已。

  君圣、君无金惨然一笑,他们当然知晓,他们两人对于这一场战斗来说,意味着什么。可是,他们也很清楚,若是在一开始就没有守住,那么今君家就是一个输字!他们两个老怪物,想要死只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可是,君家的长老们、普通的小辈们呢?

  他们难道能够眼看着他们去送死?,其他书友正在看:!

  这是战场,实力越强,肩上的责任便越大。乃至于,有时候连死都是一种奢侈。

  “还有,儿和我说过,为了抵御三大家族三个大乘期的老怪物。她说为我们找来了一个大乘期的高手过来帮忙,所以,你们千万要顾念大局!”

  心知这二老的烈脾气,君莫痕赶紧将儿在刚让他集合所有人的时候,告诉他的话,给说了出来。虽然不知道儿到底是找了谁过来。但儿所说之话,定然不会有假就是了。

  什么?!

  二小姐,居然找了一个大乘期的高手过来?!

  这一惊非同小可,二老都是相视一愣,几乎被这个消息给惊住了!

  原本,二小姐带着内堂的几个高手们,都去了三大家族府邸。他们心中很清楚,虽然二小姐还有她的几个朋友的实力都极强。但三大家族府邸里面,乃是对方的根基,其中就算是他们再怎么放心,再如何想要掉他们君家。那也定然会留下几个不出世老怪物坐镇的。

  就像是他们君家,平里若是外面有事,也只会派出他们二老中的一人一样。绝对,是会留下一人,为免出现什么意外情况的。

  所以,二小姐的朋友虽强。但是,他们深知那边的任务,绝对不比这边轻松。所以,即便是心知内堂的那几个年轻人实力极强,他们这边又少了一个高手坐镇。但是,到了最后也没有多说什么。而两人的心中,却早已下定决心,为了给君家赢得最后的机会。他们俩就算是舍出命去,也要将三大家族的三个老怪物拼个两败俱伤。

  只有这样,只能这样,才能为君家求得最后的一线生机。

  可没想到,二小姐竟然早就将这个情况给料到了。而且,二小姐居然还找了一个大乘期的帮手过来。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二老对于君赖的看法早已是完全的改变了。而在今,在看到二小姐如此了镇定冷静的分析局势,乃至于为君家劳心劳力任何一个细节之时,他们两人那一贯孤高、自觉不凡的心。终于是烙下了一颗小小的忠心之种。

  而这忠心之种,之后随着君赖的步伐,一步步的生发芽。乃至于,之后的整个君家,都因为同样的缘故,成为了君赖,在炎黄大陆上,最有利的绝对后盾。

  这些,却是后话了。

  “好!太好了!那我们现在就去!”

  二小姐说话,绝不会有错的。不知何时,这个认知已经渗入了君家每一个人的心中!金老圣老当下狂喜,两人道了一句,便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

  另一方面,

  趁着君家的众人忙有序的进行着防御的工作,君茹和君润,却是揪着一个时机,趁溜出了君家。

  “小茹,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没想到,这君赖这般厉害,居然将准备了这么久的暗杀都给看破了!不过,还好她只是怀疑上了长老他们,却就没有想到,那君家的哨岗图,却是我们俩将其偷出去的。”

  好不容易才离开那个让他心中惴惴不安的君府,君润的胆子一贯就比较小。他虽然贪心,但却犹豫不决,所以总是只能任凭君茹支配。

  可如今,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这君赖居然还如此沉稳淡然,甚至于,她还能冷静无比的分析眼下的情况战局,并且还将应对之策,说的那般的详尽。这种心思和气势,已经让君润有些心颤了,其他书友正在看:。

  即便,明明知道四大势力同攻君家,君家想要存留下来,根本绝不可能。可是,想到君赖这一路所做的那些事情,那些种种不可能的事情,在她手中都变成了可能。君润心中又惊又颤,看着离开了不远的君府,他的脑子里竟然不断响起的,是君赖所说的那句话。

  ‘现在若是自己站出来坦白一切,我君赖还可以既往不咎。若是,此人在事情平息之前,不主动站出来。等我君家渡过此次波折,我定然会让那人生不如死!’

  这句话,在君润的脑子里转啊转的,就是挥之不去。特别是最后那个生不如死四个字,简直就像是魔魅般,让他心惊胆颤!

  “你怕什么?!她怎么就厉害了?在四大势力面前,不过是小小反扑而已,成不了什么气候。不过,她这可笑的反扑倒是正好了。那暗杀没有成功,指不定天剑门和叶家就不高兴了。如今,我们又得到了最新最重要的情报。若是将刚刚所听到的君赖所说的话,给透给了叶家那边。只怕,我们所要求的砝码,还能增上不少呢!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那君茹一听君润竟然夸起君赖来了,那心里头的嫉妒和怨恨,顿时止也止不住了。再看他一脸被吓到的表情,又想想那个无时无刻不散发出强大气势的二皇子冥聿尊。

  君润和冥聿尊,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低下,云泥之别!

  若非她当时为了投那君家的哨岗图,需要利用身为炼药师的君润。她又怎会去主动勾搭君润?如今,虽然这个蠢笨的君润的确对她言听计从。。但是,那又如何?!她只要想到,君赖身边的那个完美如神的男人,心里头的那一股嫉妒几乎要将自己淹没!

  可她牺牲了自己的身体,好不容易才换到的君家哨岗图,竟然如此不堪一击!叶家、天剑门那几个势力,也真是吃屎的!条件都帮他们创造好了,居然还把握不住!而她,已经将自己以后的一切,都赌在了今这一战身上了!

  她才不要在君家里面,做一个屈居于君赖之下,什么都不是天才少女第二呢!她才是真正的天才!君赖算个什么?不过就是一个花痴废物而已。她害了她弟弟、废了她爸爸,得她现在家破人亡。凭什么过的比她幸福?!又凭什么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

  她君茹可不是一个坐以待毙之人,想要在那君赖的头上的念头,每一天都在不断的膨着。一直到前不久,叶家他们找上她的时候,为她分析后路之时。对君赖的嫉妒和怨恨已经凌驾了一切,再加上昨二叔败了之后。她也很清楚自己在这君家,不可能会有什么地位了。这所谓的家族情谊,也再也不是让她犹豫的原因了。

  所以,她做了!当所有人都在大厅内喝酒狂之时,她却偷偷的溜出了君家,把早就偷到手的君家哨岗图,交给了叶家之人。

  君家已经不再是她的靠山,她君茹又是必定要出人头地之人。这君家,又有什么可留恋的?搭上了叶家、天剑门,等他们灭了君家之后,她倒要看看,这君赖还敢不敢在她面前嚣张!

  反正,君家也是挨不过今天了。他们就负隅顽抗吧!也不过是最后的一点挣扎而已。

  等她将刚刚所听到的一切,告诉叶家之后,只怕君家会败的更快,更惨。而她君茹,却偏要踩着君赖的骨血往上爬!她要站在比她更高,嫁的比她更好!等君家被灭,叶家和天剑门定然不会放过君赖。她这小命只怕也是难保了!

  神级妖兽算什么?哪个家族没有几个大乘期高手的?两个不行,就上三个、四个。这君赖的下场,君茹几乎是可以想象的出来了。

  而一个死了的女人,又怎么能再霸占着这天炎王朝最尊贵俊美的男人?

  哼!她不仅想要君赖死,更想要抢走她的男人!

  “小茹,话是这么说,可是,为何…我总觉得那君赖,不是一般人,好看的小说:。我们的事…会不会…败?万一败了,那我们该怎么办啊?”

  听着君茹得意洋洋的话语,君润心中也微微安心了不少。不过,安心只是一瞬间,那君赖的手段,他可是亲眼看到了啊!连二叔君尚清和小茹的爹爹君命,都被君赖废了。现在只怕不是死在曾经的仇敌手中,就是在曾经的仇敌手中,生不如死。这样的下场,也的确是有些吓到君润了。

  “怎么了?润?你怕了么?你不是说过,为了我什么都可以做么?怎么?现在就害怕了?”

  一听这话,君茹就感觉到了君润心中的动摇。心中冷笑连连,蠢货就是蠢货。她早就知道,这君润根本就不是成大事之人。而他这样的蠢货,也只配被她利用一番罢了。而如今…

  秀美的双眸,楚楚可怜的睁着。君茹那张清丽的小脸,此刻却是哀怨和娇。她就这么看着君润,仿佛是一个被辜负的女人,正哀怨无比的看着那个负心汉一般。如此可怜又伤人的模样,是个男人都会心疼不已。

  “没有,没有!我怎么会害怕呢!小茹,你不要出这般模样,我看着可真心疼!”

  那君润看着她一派楚楚可怜的模样,心里早就酥了半边。急急忙忙的伸出手,将她纤细的身体抱在怀中,上那娇的红

  而君茹则是有心勾引,故意伸出小手,在他身上游走。而心中却是一脸的鄙视和冷笑着:什么心疼?她看他是某处疼了吧!哼!男人都是这样,只要稍微给点甜头,就巴不得肆意轻薄女人!

  “心疼么?你真的心疼我么?噢,润,你对我——可真好!”君润同君茹在一起也有段时间了,正是**难耐的时段。如今,被她如此的勾引,哪里还抵抗的住。他听着她娇娇的低喃,当下只觉得**冲上了头顶。在她上的嘴,更是肆无忌惮的一路往下。

  然而,君茹在娇声呢喃的同时。却出了一把短小锋利的匕首,她看着已经意的君润,心中冷笑更多了

  真是一个蠢到无可救药的男人。他若是不表示害怕,她或许还能让他多活一段时间。可是,他毕竟是知道她背叛君家,并且为了还让她付出了身体代价的男人。她只要想到这个把柄被君润知晓着,简直食不知味。如今,利用也利用的差不多了。

  是时候,了结一切了!

  就他那虚浮的模样,也配碰她?这蠢货可真是天真无!傻的让她厌恶!

  那个‘好’字,还未说完,那狰狞锋利的匕首,却是由着君润的身后,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心肺处。君茹早存了杀人灭口的念头,这下起手来,自然更是毫不留情。

  除掉他,就再没有其他人知道自己所做过的这些事情。而之后的那些好处,也全是她一个人了的!

  “君茹…你…竟然…!为…什么?!”

  没想过,自己如此尽心尽力的帮助的女人,竟然会对自己下毒手。君润又惊又痛,双眸凸出,连血丝都瞪出来了。他没想到,真的没想到…自己没有死在君赖的手中,最终却是死在了这君茹的手中!

  致命的伤口,在一瞬间就带走了他大多的活力。可是,因为巨大的痛苦,他放在君茹身后的双手,却不自觉的深深的抓住了她的衣裙。

  “为什么?君润你以为我真的喜欢你?我每次看到你都觉得恶心!凭你这蠢笨至极的男人,也配碰我君茹?!别做梦了!你不过是我君茹走向成功的踏脚石,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棋子而已。如今,你也知道了,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这匕首上面,涂了你给我的毒药,如此一来,我也算是让你死的少了很多痛苦。你应该感谢我,不是吗?”

  君茹那秀美的小脸上的娇俏和甜美,在这一刻却全不见了。只剩下了森森的狠毒和冷漠无情的恶心嘴脸。她就这么冰冷冷的看着君润一脸痛苦,纤纤素手毫不留恋的用力推开他抓着她衣裙的双手,因为一时用力太大,而君润抓的太紧,却是将她的衣裙一角都给撕下来了。

  她嫌弃不已,冷冷的盯着那个让他连做戏都觉得恶心的男人。将这段时间,自己心中埋藏许久的真心话,全数说了出来。

  越说越得意,她那一双还算秀美的脸庞,此刻却毒的有些扭曲。

  “你…你…!君…茹…你…不得…好死!”

  听了这话,那君润明显被刺的瞪大了双眸。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是一个这样的人。背叛和剧痛让君润连呼吸都极其困难。可是,他却强忍着这些痛苦,用尽全力,说完了最后这一句话。

  “你这蠢货,居然还敢咒我?!去死吧!”

  君茹被他最后瞪大双眸,诅咒自己的骇人模样给吓到了。心中又气又,她素手一,将深入心肺的匕首一口气了出来。而匕首出之时,君润的身体顿时一下子软了下去。

  君润死了,君茹却是一脸的得意和轻松。若非是这君润的实力与她差不多,她不想多费力气的话,她也不会委屈自己,最后同他虚以委蛇。如今,她手中又有了新的筹码,不愁卖不出一个好价钱。

  “怎么?这就要走了吗?你的同伴,刚刚可是说了,你会不得好死哦?呵…君家的叛徒,终于出狐狸尾巴了?”

  就在君茹转身的那一瞬间,一个慵懒淡然的嗓音,却在她背后突然响了起来。鬼魅般的身影,原本应该早已在三大家族路上的君赖,却突然出现在了这里。

  一听这让她怨恨又嫉妒的声音,君茹全身的血仿佛是被冻僵了一般,竟然有一种被定住,挪不开脚的感觉。

  君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她不是应该和内堂那几人还有冥聿尊、君莫五人,去了另外三大家族么?!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这一刻,对方淡然又轻松的语气,却轻易击溃了君茹心中的自信。或许,虽然君茹在口头上永远都不承认君赖比她强,但其实,正因为她深知君赖样样都比她优秀,所以才会如此嫉妒不甘,乃至于狠毒到了扭曲的地步。

  “君…赖…!你…在说什么?!什么叛徒?!我君茹才不是什么叛徒!”

  不能在她面前示弱,因为这个念头,才让全身僵硬的君茹勉强的转过身。她只是看着和自己相差十余丈的君赖,就让她连话都说得不是那么畅了。

  这君赖,是故意的么?故意这样的?可是,若是现在不去那三大家族,他们连最后一丝生机都没了。她怎么可能用这种机会,来做这样的事情?可是,若是她不是故意的,那为何又会出现在这里?她又在这里多久了?听到了多少?看到了多少?

  “哼!叛徒就是叛徒,我君赖说的,难道会冤枉你?!今,我就要让你好好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君赖实在是懒得和她废话,她早就怀疑到了她身上了。原因无他,却是因为爷爷和爹爹在第一时间遭遇暗杀之后,立刻和她汇合。叛徒的事情,实在是事关重大,特别是在这种刻不容缓的节骨眼上。更可能因为一个叛徒,导致整个君家的覆灭。

  而爷爷和爹爹,都是全心的相信她。这才把一个事实,告诉了君赖。不可能是那知晓君家哨岗图的六个长老出的秘密,其他书友正在看:。因为,各大家族,为了防止内部出现叛徒,几乎都有各种不同的防御措施。而他们君家,也不例外。那六个知晓君家内部重大事情,乃至于整个君家哨岗图的长老们,早就吃下了实心蛊。

  虽然毒蛊在炎黄大陆上被人唾弃,但君家以前曾经出过一个极其厉害的药师前辈。这个前辈,对炼药极其痴,其天赋也是非常惊人的。在他年纪不过二十之时,在整个天炎王朝中就已经很出名了。成名之后,他没有选择留在帝都或者君家这个温室里面。而是选择了独自一人,出去历练,四处寻找药材和其他各种不同的炼药之法。

  而出去了十余年后,他却因为听说君家出事,才回到了君家。而那一次,君家出事就是因为内的缘故。他回到君家后,就将自己炼制出的实心蛊拿了出来。虽然,毒蛊并不受。但是,在这个前辈的眼中,却没有这样观念和界限。而这实心蛊,也并不取人性命,只是能让所有使用之人,在母蛊控制之下,不得说假话而已。

  为了家族的安危,爷爷君莫痕还是将前辈留下的实心蛊留了下来。而正好在她爹爹君尚明离家外出,君家内患不断之时,为了确保六大长老不被君尚清收买。爷爷君莫痕这才让他们六人吃下了实心蛊。没想到,在这风雨来之前,竟然真的派上了用场。

  通过一番询问,他们早在其他人到来之前,就问出君家的哨岗图,并非是这六个长老所出。且其中一个长老的地图,在前不久竟然被盗了。但是,那个长老发现之时,正是君赖就要同君尚清比试的前一。他担心说出来,会让君赖分心,所以没有说。

  可谁知,不过两,在他们开宴庆祝之时,就出了这样的事情。

  事情来得太过突然,他也是被这事情给惊住了。

  所以,其实君赖早就知道内之事,同六大长老是没有关系的。而其他的人,想要轻易的盗出哨岗图,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然而,君赖其实早在半年之前,为了确保自己身处内堂之中,君家不出什么事端。就曾经写信拜托姨母灭月派人帮她做盯着点,万一有什么事,也好立刻通知远在内堂的她。而好巧不巧,那一宴会之时,焚仙门的暗哨也在君府周围如常埋伏着。

  大宴之夜,按理任何人都不该出府的。可是,他们却看到了一个女子,鬼鬼祟祟溜出了君府。而此女子,正是君茹。

  所以,君赖打从一开始,就基本上确定了,这君茹是君家的内

  之后,她故意将矛头指向六大长老,在部署防御时,将他们支开。好让真正的内,以为自己还未暴。之后,她又故意自己所考虑的部署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了出来,就是为了最后的确认。若是,那个内若是听到了这些部署,定然会想法设法的离开君家去送信。这一招请君入瓮,倒是用的正好了。这君茹,果然按耐不住。

  “不…不,君赖…你凭什么动我?你不能杀我!不能!”

  被君赖那凌厉的出手,吓得三魂七魄掉了一半。君茹慌乱的往后退着,又是害怕又是不甘的吼道。

  “不能杀你?若是可以,我倒是真不愿杀你,杀你,只会脏了我的手!可是,在这种时候,我也绝不会,让你一人,害了我整个君家!受死吧!”

  素手一勾,轻易就捏住了君茹那脆弱的脖颈。半年之前,这君茹就远不是君赖的对手,半年的闭关之后,灭掉区区一个君茹,对于君赖来说,更是不费吹灰之力。

  而且,刚刚君赖把一切都看到了。她亲眼看到了,这君茹是怎样的惑君润,又是怎样的对君润痛下杀手。这样的人,实在不应该留在这世上。早点死去,才是这世界之福。至于,开始所说的生不如死的惩罚。君赖只能说,对于君茹这样阴险毒辣的女人,连生不如死她都不配。她只配早下地狱!

  纤细的脖颈,被君赖掐住了,其他书友正在看:。那种窒息的感觉,让她双眸混乱了起来。而随着君赖手中力量缓慢的收紧,君茹只觉得呼吸愈发困难,肺部传来了极其恐怖的痛苦。

  “怎么回事?”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纤细绝美的身影。出现在了君赖的身后,却是一身白衣、绝美温柔的袭月。

  她本来是准备赶去帮忙的,却没想到快要到那战场之时,却感觉到了一股不弱的力量波动。担心是不是有什么人埋伏在这边,她这才过来看了一眼。可没想到,她看到的却是儿正用力的捏着茹儿的脖颈。

  “咦?”君赖眼眸一动,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姨娘。看到了自己的亲人,她脸上那一股凌厉之气不自觉的收敛了一些,手中的力量也微微一松。

  “师傅…师傅…师傅,这个君赖…要杀我!她…杀了君润,还要…杀我!师傅,她是…一个穷凶极恶、杀人不眨眼的恶之人。您…可要为茹儿做主啊!”而君茹这种人,最是贪生怕死了。一感觉有机可乘,她也不知道哪里爆发出的力量。她伸手用力的推了君赖一把,然后,慌不择路的向着那个一席白衣、美丽如画的女子,奔了过去。

  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师傅,简直是天不亡她啊!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她以前因为炼药天赋不错,曾经在焚仙门里学过多年。而那些年里,她一直都努力装乖巧,处处讨好她的师傅。为的,就是身后会有焚仙门这么一个靠山。

  这么多年,她君茹心计不低,自觉师傅对她,还算是比较宠爱的。

  如今,有师徒情分在手,她还怕逃不出一个小小的君赖的手心么?师傅的实力,早已经出神入化了。虽然,她们焚仙门很少在江湖中走动。但她们这些关内弟子,却都很清楚。

  “出了什么事?”

  袭月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看到儿。就听到这样一番诋毁儿的话,她不悦的皱起秀眉。但是,素白绝美的小脸,却已经是有明显的不高兴了。

  儿是怎样的人,她早就一清二楚了。再说了,圣儿妹妹的孩子,怎么可能和‘恶’二字沾边呢?!她是绝对不信,而且这原本就不可能的!

  不过,理智还是很快就住了不悦的情绪,她淡淡然的问了一句。却是对着君茹身后的儿,根本就没有看君茹一眼。

  这君茹,在丹会药典之上,和儿之间发生的那些事,她早就知道了。自从在那先人遗迹外面同儿相认之后,她和姐姐灭月就四处搜集所有有关儿的消息。无论是修真大会,还是丹会药典,乃至于内堂。只要能够得到的消息,她们俩都是很想知道的。错过了儿的成长,她们却并不想过错儿那些耀眼的过程。

  而那君茹,却犹自不自知。心以为,师傅这是在问她,是在关心她。她这下不用死了,绝对不用死了!而她手上,还有可以扳倒君赖的筹码。

  “月姨,昨不是和你说了我君家出了一个内么?那内正是这君茹。她现在还想把我的部署,卖给叶家他们呢!如你所见,儿正在清除叛徒。”

  在焚仙门,主外的事情,一贯都是有灭月姨娘打理的。袭月姨娘子温婉,也不太喜欢勾心斗角。所以,外部势力的事情,都由灭月姨娘管理。而焚仙门内部的事情,则是由袭月姨娘打理。而派人在君家周围盯着,这些也是灭月姨娘在管着。

  所以,这昨天的消息,只怕七八前就启程往君幻城赶来的袭月姨娘,还不怎么清楚。而她的传书中,也只简短的说了君家出了内,让她速速赶来而已。

  什么?,!

  她没听错吧?月姨?这君赖竟然开口叫师傅月姨!这怎么可能!她跟在师傅身边多年,从未见过她有什么亲人啊!就算是,师傅真的有什么亲人,又怎么可能会是君赖

  惊愕、不甘、怨恨,种种情绪让君茹近乎崩溃。可是,她就是再如何不肯相信,却依旧没有错过,师傅并未开口反驳。而且,甚至都没有出手。以师傅那外柔内刚的子,面对如此肆意戏耍她之人,岂会坐视不理?!

  想到这里,君茹几乎不敢想下去了。一种无法言喻的恐惧,从她的心脏迅速的传遍五脏六腑。

  多么可笑,她曾经以为,就算是自己在君家失去了所有,至少还会有焚仙门这么一个靠山。然而,现实却是如此的讽刺且残酷。君赖,她最恨最妒的君赖,竟然会是师傅的至亲!

  “儿,就是她么?——没想到,君茹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虽然心中惊惧又酸楚,但是君茹的心中,已经存了最后的一丝希望。然而,袭月口中淡然的话语,却将她最后的一丝希望,全数击破。

  那般亲昵又自然的称呼,师傅是绝对不会放在她的身上的。而后面的那句话,更是让她心中又冷又寒,仿佛是被万箭穿心一般的痛。

  现世报么?她骗了君润那个蠢货,所以,上天才会安排这般讽刺的一个事实。

  “儿,你不必动手了,我也算曾经是她的师傅,我要亲手清理我焚仙门的无之徒!”

  袭月虽然淡然,但也是有底线的。面对儿的话语,她心中顿时有了些怒气。曾经,她也是将这君茹当作一个乖巧懂事的徒儿相待的。她却根本不知道,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君茹竟然是这般的骄横跋扈,目中无人。

  丹会药典上所发生的一切,就已经让袭月心寒了。再加上,之后和儿一起回到君家,阻止君尚清夺权之时,易了容的她,将当时君茹的一举一动看的清清楚楚。

  罢了,既然如此,也是她教徒无方,才会导致今这种结果。这样的无之徒,就由她来处理吧!

  “好!尊和大哥还有夜魅他们都已经去了三大家族,我也必须抓紧了。月姨,我君家这边,就交给你了!”

  这君茹,也的确是焚仙门之人。若是由月姨出手,的确也比她合适。而她身上时间也是相当的紧急的。点点头,君赖淡淡的道了一句,便闪身不见了。

  “君茹,你从进入我焚仙门的第一天起,就应该就很清楚我焚仙门的门规吧!这段时间以来,你可是犯了几大重则,惩罚如何,可还要为师说明?”

  君赖走了之后,袭月淡淡的挽起如墨的秀发,淡然却又带了一丝凌厉的看着跌坐在地上的君茹。身为君茹曾经的师傅,她的身上有一种长期形成的师尊之威。

  “剜心剔骨、食毒蛊!”

  被曾经那样威严的眼神触及,君茹那一直扭曲而无所畏惧的心,却不自觉的颤了颤。红颤抖,她半响才吐出这么八个字。

  “很好!”焚仙门虽然只收女子,但门规严格,则皆是一些极其正派的门规。犯了这些门规之人,多是一些心术不正之人。而会犯了重则之人,基本上都是一些不可救药之人了。

  一颗血红的毒药,被袭月轻巧一弹,准确无误的投入了君茹的口中。不消片刻,她的红,就以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我生平最恨叛徒,这剜心之毒,便是你的下场!”

  袭月冷漠的道了一句,想着如今君家的情况,处理完了君茹,其他书友正在看:。她毫不迟疑的转身,飞快的向着有着混乱力量波动之处而去。

  而茫茫的草地中,只剩下君茹一人,随着剜心之毒的毒发。她的口处,缓慢的形成了一个心脏大小的凹形。巨大的痛苦,让君茹连一瞬都承受不住,瞬间白了眼珠。

  *

  另一边,君幻城中。

  君府的前面,已经是一片的狼藉。

  早三大家族同时出动之时,君幻城中的普通百姓们,一个个早就被这巨大的动静给惊吓到。君幻城原本就是四大家族盘踞之地,君幻城中的百姓对于四大家族之间的争斗分外感。

  今感觉到了不对劲,大家都早早的出了城避难。而把守着四大城门的高手们,自然也不会为难这些连蝼蚁都不是普通人。

  所以,此刻的君幻城,空的。除了四大家族的高手们,几乎看不见一个人了。

  随着那三大家族的联合前锋的近,君府周围的建筑,已经被破坏的差不多了。到处都是断垣残壁,平时那些精致又优雅的阁楼,此刻却被毁的七零八落。

  “哈哈哈!君圣、君无金你们两个糟老头子,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还不服老,居然还敢主动出来挑衅?哼!不自量力!叶老,你说是不是啊!”‘轰隆隆——!’又是一声巨响,一楼五层高的酒楼被一个发须皆白的老者一招轰飞,而剩下的架子也是不断的发抖着。还未抖两下,那架子也咔嚓咔嚓的全断掉了。

  而他的对面,君家的金老和圣老却是狼狈的躲避着进攻。其身边,却还站着另外两个超大乘期的超级高手。此刻,三人正在联手组织攻势,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拿下君圣和君无金。

  “就是!这两个该死的老头子,十年前还欠我一笔账呢!今,我就要将君家连拔除,以泻我心头之恨!”

  柳家的柳老,此刻脸的鸷。叶家的那个老家伙的实力最强,自然没有受过什么压制。然而,他这个第三家族的老一辈,可是受够了在第二位置上的君家老鬼的压制。

  好不容易才等到这么样的一个绝好的机会,若是不将对方身上卸下点什么东西来,他还真不了火气。

  “呵呵,你们两个人呢!子就是这般的张扬,也不知道收敛一二。你看大军都动不了了,我们今的目标可是君家而不是这两个糟老头子。好了,我们还是早出全力,先把这两个舍生忘死的老头子收拾了。再好好的招呼招呼君家那些小字辈们,这样,岂不更加能心头之恨?”

  而凌家所派出之人,却是一个长相过得去,身材却极其火辣美的女人。这女人就是凌家里面最强的高手之一,其实际年龄当然也绝对是破百甚至于更多了。不过,她成名早,出手狠。眼下的模样,还停留在二十六七的娇俏样子。

  这女人实力虽然不算最强的,但心思细腻,智慧不低。所以,同这些比她强的大男人们手了无数次,吃亏的次数却很少。

  一双滴溜溜的眸子扫过那狼狈不堪的君圣和君无金,她早看出对方的意图了。今家主也早就和她说过很多次了,必须要将在修真大会上,所受的那些狼狈全部找回来。所以,只要能早点灭了君家,还愁不了心头之恨吗?!这些个没脑子的男人,就知道横冲直撞,其实又造不成多少伤害,只会浪费时间。

  “不错不错!娇娘说的极是!我们还差点被这两个死对头的一番挑衅,给忽悠了过去。哼!来吧!叶老,娇娘,咱三合在一处,何愁收拾不了这两个早已不中用的老头子!”

  一听更加好恨的办法,柳老顿时心中大动。的确,他恨了这君圣、君无金许多年了,而他也深知对方两人是个硬脾气。前阵子,他们还在利用对方的硬脾气,支持君尚清呢。而如今,倒是他自己硬起来了。

  哼!只要将君家给击溃了,还有什么能比这更恨,更爽快的?!

  “好!我们这就拿出全力吧!”

  而那叶老掂量了一下,也是微微的点头。其实,他们身为这个级别的强者,多少也有一些傲气。不太喜欢用一些非常手段。

  然而,他们和这两个老家伙都纠一炷香了。下面的大军因为害怕会被波及,现在都没法动作。而君家前面数百丈范围全成了战场。东一下西一下的,根本就没有什么实质的进展,也不过是给对方拖延的时间罢了!

  本来,他们也觉得今就算是猫耍耗子,这君家也已经是他们三家的囊中之物了。但是,昨夜的暗杀却给他们了一个警钟。最近意外频发,也是该悠着点了。

  这几个老一辈,吃过的盐比年轻人吃过的饭还多,骨子里都不是什么好糊之人。虽然,每个人心里头都有不少的傲气,但此刻他们却因为一个共同的目的,而联合了起来!三人一联手,那攻势顿时不是开始那种毫无章法的斗法可以比拟的。一人出手,另外两人立刻会以最快的速度,封住他们的退路。如此一来,若非是君圣和君无金也有两人,只怕没两下就要中招,败下阵来。

  “该死的,这三个老怪物竟然连脸面都不要了。我…要撑不住了!”

  面对三人的猛烈攻势,君命只觉得压力越来越大。手多次,他也是深知对方的子,所以才故意做了好些怒对方的话。谁知道,那个狡诈的娇娘,三言两语就将他们所做的努力给白费了。才拖延了一炷香的时间,他至少还要拖延一炷香有余,家族外面的那一层防护层,才有可能会完成啊!

  “坚持住!他们不按规矩,我们也没必要和他们玩实在的。打不过,就跑,就窜,多撑一刻,是一刻。”

  君无金的子更加沉得住气,今一战,关乎整个君家的命运。他就是豁出命去,也要将这最后的时间拖延住。所以,君无金很冷静,这是一种将生死都置之度外的冷静。

  “好!”听了老友那冷静中带着决绝的话语,君圣也跟着冷静了下来。没错,他们是抱着死也要拖住对方的念头,过来的。

  不管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他们都绝不会让他们轻易的甩开!

  两人的神色一凛,想着整个君家的安危,连出手都凌厉了许多。一时之间,竟然得对方三人也无可奈何。

  “没想到,第一次光明正大的过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面。”

  朱勾勒出了一丝的淡笑,那张精致绝美的小脸上,却挂着和她语气好不相符合的凌厉。当她出声的那一个刹那,其他的五人都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

  超大乘期的实力——竟然和他们是同一个级别的!

  这个时刻,居然还会有高手过来?此人,到底是谁?突然现身,又是准备做什么?!

  叶老、柳老、娇娘正惊讶着,君圣和君无金却是微笑了起来。来了!二小姐所说的大乘期高手!真的来了!

  而一直站在君家的瞭望台上,时刻关注着战事变化的君尚明,在看到那一张五分相似的脸庞时,俊逸的脸上闪过一丝恐怖的惊骇!

  ---题外话---

  一万六啊,票票在哪里!

  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  {最新章节阅读请到}

  “二小姐说的极是,我想二小姐既然将如今形势分析的如此清楚,相比心里已经有了应对之策了吧!还请二小姐立刻部署!”

  那长老沉默了半响,忽而低低的启音。。这个时候的他,略显沧桑的脸庞上再无一丝的犹豫,只有死战的决心!

  的确,大敌当前,稍有不慎整个君家就是一个被灭门的下场。事到如今,也只有豁出全身力气,绝地反击了!就算是明知不可能,如今也是必须为之!

  “好!这君幻城原本就是中型城池,而常驻在这里的,也只有我们四大家族而已。天剑门总部为帝都边上的天山,主要活动都在帝都那一边,在这君幻城中没有什么根基。叶家、柳家、凌家三大家族虽然也都设有府邸,但因为叶家一家独大的情况严重,而这君幻城最早驻进的就是叶家和我们君家。故柳家、凌家两家的势力较为薄弱,且根基也尚浅。我们只要拿下了叶家府邸、再成功将他们在城门口所设下的重兵全灭之——那么,夺城之战,就等于成功了大半!”

  君赖点点头,将自己心中所想的那些一一道来。眼下,族中的大家充斗志,这是最重要的事情。之后,只需要大家能够拿出拼死一战的勇气和配合。虽说,想要以一敌四还要夺得最后胜利,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可在她君赖的字典里,却是没有‘不可能’三个字!

  “而且,我们君家也绝非是孤身独战,我们还是有援助力量!”

  一言就说破了这夺城之战的重点,在众人还在思考着,如何在两个时辰内将叶家府邸占领,并且再将驻守四大城门口的重兵灭之时,君赖却有轻巧淡然的抛出了一个天大的消息!

  援助力量!

  他们君家,竟然还有援助力量?!

  没想到啊!实在是没想到!可是二小姐既然发话了,又岂会有假?!

  一听这话,君家原本就有些振奋的军心,顿时更加的振奋了。如此时刻,竟然还有人会雪中送炭!对于大敌当前的君家众人,没有什么消息,比这个更加让他们心中更温暖的了。心中一旦有了希望,众人的眼神也变得专注且充了期望起来。

  一扫最开始得知被四大势力联合进攻的颓势,此刻的君家众人,竟隐隐透出了一股说不出的坚强和凝聚力,好看的小说:。

  “这股援助力量,碍于如今我君家的情况,我现在还不好透。但是,大家只要清楚,我们绝非孤身独战!估计,过不了多久,他们三大家族府邸就会集中大部分的力量,作为先锋,攻过来。暗杀在前,趁着我君家还未回神,抓住机会立刻攻击,这是绝佳时机。他们,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见众人都将眼神放在自己的身上,君赖也不再卖什么关子。直接将等下会要来的情况,和大家说了说。

  四大势力之所以挑着今出动,为的就是以最小的损失,拿下他们君家。若非对于刚刚发生的暗杀,他们君家早得到的消息,并且作了应对之事。只怕,现在三大家族的前锋力量,早就过来了。之所以会迟了大半个时辰,只是因为前来下毒手的死士,无一安全离开了。全部被他们扣在君家,并且也没有一人得了发信号的机会。

  如此这般,那边得不到消息。心中定然也是有些没底,再加上对方毕竟是三家实力,能够说上话的不是一人,而是三人。三个人的意见,多多少少会有分歧。而他们这一犹豫,这才给了他们君家最为宝贵的息机会。即便是息机会,也不过是小半个时辰而已。

  “该死的!没想到他们竟然是蓄谋已久!”

  “他妈的!真当我君家人是软蛋不成?!我们和他们拼了!”

  “欺人太甚哪!连环的毒计,他们根本是想不费吹灰之力,就将我君家吃掉!”

  一听君赖这话,众人顿时气愤极了。虽说四大家族,明争暗斗不在少数。却也从未有人以这样的手段,这样的悬殊的强弱,连一点掩饰都没有,就直接明刀明的动手。

  说是进攻,其实不就是四家分割他们君家?!这对于君家人来说,可真是一个绝大的羞辱!即便是君家这些年是不如前了,但也从未被人欺到如此程度啊!

  “大家,不可莽撞!虽然他们只是四大联军的前锋力量,但也是集结了三大家族的一股强大力量。若是勉强凭借蛮力硬拼,我们不会是其对手。就算是意外的拼了惨胜,也是两败俱伤。其结果就是四大联军的真正大军过来时,我们连一战的力量都没有。所以,这个时候,我要求大家绝对要坚守不出,务必努力坚守住!虽然,那个时候于我们君家来说,是第一个难怪。但反过来看,而那个时候,也是我们君家一个绝好的机会!”

  眼看着,大家的情绪都有些失控了。君赖慵懒的黑眸微微一扫,淡然之中却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冷静气势。她淡淡的将心中所想到的,都道了出来。

  一听有绝好机会,原本那些激动不已的君家人,也总算是冷静了下来。或许,是君赖那种沉稳冷静近乎平静的气势,让他们也受到了感染。众人的眼神,由着最初的盲目热血,一点点的冷却了下来。那眼神中的热血勇气虽然被冷却,却在那一双双眼眸之中,形成了一股冰封的烈焰,明明是在熊熊燃烧着,却又冰冷自制!

  论勾心斗角,论绵里藏针。这些可都是她前世之中的强项,杀手之所以能够做到普通人没法做到的事情。不仅仅只是因为身手而已,更重要的是头脑,是计谋。一个身手世界第一,但却没有头脑,无法接受黑暗世界的杀手,是绝不可能成为一个优秀的杀手的!

  那四大联军,原本自身里面就互有矛盾,本来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若是对上一般对手也能以实力获胜了,可一旦被人抓住了他们的弱点。呵…君赖那张精致白的小脸上,勾勒出了一丝淡淡的狡黠和自信。

  炎黄大陆的修炼者们,一个个实力的确绝非现代可以比拟。但论玩心术,他们却是拍马也赶不上现代人的。

  站在君赖身边的染夜魅、霍玉、古青三人,看到了她所出的那个表情。不知为何,三人心头一,总感觉,今定然又有人会毁在赖这个慵懒无害的家伙手中了。

  “大部分力量投于我君家这边,而他们三大家族府邸此时,却是最为薄弱的时刻而我会带领部分高手,前去占领他们三家的府邸,其他书友正在看:。到时候,我们以君家的信火为信号。当我发出我君家独有信火时,就表示我已经将三家府邸全数占领,并且会将三家留守的重要人物押解过来。等到了我发出君家信火之时,就我君家绝地反击之时。那个时候,只要我将他们府邸中的重要人物带过来,定然可以在那一瞬,打军心。之后,只要我们君家外合里应,一鼓作气。吃掉这一股前行力量,也是不无可能的!”

  看着众人的神色变化,君赖在心中也是微微点头。君家怎么说也是一个屹立了百年不倒的老家族了,若非君家人都是那种热血冲动的犯二白痴,那君家只怕早倒了十次八次了。他们的血脉里,还是淌着曾经光荣先辈们的那种基本自制的。

  “这些,我们都明白了。二小姐,立刻开始部署防御人手吧?”

  一直到君赖最后一个音落,一个君家年轻一辈,就用一脸信任的神情,盯着君赖

  “关于防御部署,我还没有爷爷、爹爹、长老供奉们熟悉。这些事情,就交给你们了。我会带着我的朋友,和尊、大哥几人一起,马上进行那边的行动。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大家尽量迅速!”

  君赖哑然,其实布防她也曾经是想要做的。毕竟,以前这些都是她的老本行了,如何以更少的人数,战胜更多的敌人。一个月出现在世界的各个地区,接受各种不同的任务。然而,时间不等人,她也是前不久才得知四大势力整合大军,直扑君家的事情。

  时间太短,她能够以最快速度将今的作战计划立刻思索出来,已经是极限了。若她所料不错,对方只怕已经在路上了。他们——已经没有时间了!

  “好!就按照儿所说的策略,爷爷和你爹,一定会带领大家,坚守到儿回来的那一刻!”

  君莫痕听了自己孙女的一番话,心中又是惊讶又是震撼的。从未想过,儿居然还有如此的谋略,一环一环,她竟然全数想的如此清楚明白。在这强敌当前,时间所剩无几的时刻,她竟然能够如此的冷静!甚至于是冷静的有些可怕了!而且,她不仅仅只是冷静而已,他总觉得自己从儿的眼中,看出了一抹灼热的火焰跳跃?!

  面对这样严峻的挑战,儿竟然…有种跃跃试?!

  而这时,侧门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人,而冥聿尊在众人都还在注意着君赖和君莫痕等人的时候,不动声的同那人交谈了两句。之后,冥聿尊俊容冷质,快步走到君赖的身边,在她的耳边低低的道了一句。

  这句话很短,却带着一种大战在即的风雨来之势!

  “他们,上路了!”

  而君赖,则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一双沉静的黑眸中,一直深藏在深处的烈焰,却是猛地灼烧了起来!

  “今大战,我君家——必胜!”

  眼眸灼热,君赖忽而双足一点,整个人跃居于大厅中那个极精致的红木桌上。她角勾勒出了一丝的自信,绝美的黑眸里闪烁着绝对的战意。。那双灼热黑眸,缓缓的扫过大厅内外,君家的每一个人。忽而,她红动了动。

  一句淡然中夹带着无尽气势的话语,从她红中吐出。

  这一刻,这句话一下子就点燃了所有人!

  “必胜!必胜!必胜!”

  看着那般淡然自信的君赖,不知为何大家心中就腾出了一股无法形容的火焰。意识都未反应过来,他们已经不自觉的狂热响应了君赖的口号。

  霎时,必胜震天,那巨大的声音直上九天,其他书友正在看:!所有的君家人心中,战意汹涌、气势如虹。只求拼死痛快一战,再无一丝恐惧。

  “好,大家都去准备把!只剩三炷香时间了!”

  长腿一勾,她以一个极其帅气利落的姿势,稳稳落地。最后道了一句,君赖转过身去,黑眸染火,只觉得全身的血都在为之沸腾。

  自从来到这炎黄大陆上,每按部修炼,疯狂的变强。她已经很久都没有感受到这种血气翻涌、生死一线的生活了!

  真是…很期待呢!

  *

  君赖前脚刚走,君家的布防就在君莫痕和君尚明两人的指挥中,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只有那还带着内嫌疑的六人,君莫痕和君赖都早就考虑到了这一层。他们六人今必须要一直在君莫痕和君尚明的视线之中。而刚刚君赖在分析如今形势之时,他们六人早被带入了其他地方。大敌当前,若是被人偷溜出去将他们所部属的应对之策给了的话,那简直会是灭顶之灾。

  此刻的君家,所有人都笼罩在一种难以言喻的气势之中。大家团结一致,平里有私怨之人,此刻连曾经的恩怨都顾不上了。所以人的心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今,他们必须要拼死一战!

  如此一来,连带着众人手中做事的速度,还有配合程度,都是大幅提高了。正当那布防进行到了最后阶段之时,一个君家子弟,却是带凝重之,大步走了进来。

  “报——三大家族的联军,已经来到了我君家前面不足三里之处,只消片刻,只怕他们就要过来了!”

  什么?!

  听到这个前哨的话,君莫痕心中一愣,没想到对方竟然来的这样的快。可是,他们的布防还未完成,若是突然被人攻击,手忙脚中,若是出了什么岔子。

  以守为攻,原本就是靠着一个稳字。而偌大的君家,想要将平不会使用的非常布局措施,却也是需要时间的。至少,必须要将府邸外层那一堆防护墙,全数给出来了。否则,一般的建筑岩石,对于力量惊人的修炼之人来说,根本就没有半点防御力。只有把埋在地中的防护墙,拉了起来,对于他们的作战来说,才会处于最有利的地位。

  “老家主,我看这样吧!就由我和金老,一起去抵御一下大军,扰一下他们,尽量拖延时间。”

  此时,以前还和君赖、君尚明作对的圣老,在听到那一番话的时候,已经对君赖服气不已。而现在,君家强敌当前,他的急子一下子又来了。

  毫不犹豫的主动请命,其实,他也深知,对方定然也会有几个大乘期的老怪物坐镇的。但现在,其他人去根本就只是送死而已。大乘期以上的实力,才能稍微拖延一下战局。

  “好!圣老、金老,如今的情况紧急,也只能仰仗你们了!千万…小心!不要为了家族,做出什么傻事,拖延他们是很重要。但是,你们性命,对于今的君家来说,也是极其重要的!”

  君莫痕也是很清楚,府邸不比城池,虽然固守也是优势。但是优势却也算不上多大。而高手之中,三大家族中,每个家族至少会有一个大乘期坐镇,在人数上也是占有绝对优势。在这种战斗之中,一个绝顶高手几乎就能完全的左右大局了。因为,实力到了一种别人达不到的高度时,普通高手再多,也不过是蚍蜉撼树而已。

  君圣、君无金惨然一笑,他们当然知晓,他们两人对于这一场战斗来说,意味着什么。可是,他们也很清楚,若是在一开始就没有守住,那么今君家就是一个输字!他们两个老怪物,想要死只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可是,君家的长老们、普通的小辈们呢?

  他们难道能够眼看着他们去送死?,其他书友正在看:!

  这是战场,实力越强,肩上的责任便越大。乃至于,有时候连死都是一种奢侈。

  “还有,儿和我说过,为了抵御三大家族三个大乘期的老怪物。她说为我们找来了一个大乘期的高手过来帮忙,所以,你们千万要顾念大局!”

  心知这二老的烈脾气,君莫痕赶紧将儿在刚让他集合所有人的时候,告诉他的话,给说了出来。虽然不知道儿到底是找了谁过来。但儿所说之话,定然不会有假就是了。

  什么?!

  二小姐,居然找了一个大乘期的高手过来?!

  这一惊非同小可,二老都是相视一愣,几乎被这个消息给惊住了!

  原本,二小姐带着内堂的几个高手们,都去了三大家族府邸。他们心中很清楚,虽然二小姐还有她的几个朋友的实力都极强。但三大家族府邸里面,乃是对方的根基,其中就算是他们再怎么放心,再如何想要掉他们君家。那也定然会留下几个不出世老怪物坐镇的。

  就像是他们君家,平里若是外面有事,也只会派出他们二老中的一人一样。绝对,是会留下一人,为免出现什么意外情况的。

  所以,二小姐的朋友虽强。但是,他们深知那边的任务,绝对不比这边轻松。所以,即便是心知内堂的那几个年轻人实力极强,他们这边又少了一个高手坐镇。但是,到了最后也没有多说什么。而两人的心中,却早已下定决心,为了给君家赢得最后的机会。他们俩就算是舍出命去,也要将三大家族的三个老怪物拼个两败俱伤。

  只有这样,只能这样,才能为君家求得最后的一线生机。

  可没想到,二小姐竟然早就将这个情况给料到了。而且,二小姐居然还找了一个大乘期的帮手过来。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二老对于君赖的看法早已是完全的改变了。而在今,在看到二小姐如此了镇定冷静的分析局势,乃至于为君家劳心劳力任何一个细节之时,他们两人那一贯孤高、自觉不凡的心。终于是烙下了一颗小小的忠心之种。

  而这忠心之种,之后随着君赖的步伐,一步步的生发芽。乃至于,之后的整个君家,都因为同样的缘故,成为了君赖,在炎黄大陆上,最有利的绝对后盾。

  这些,却是后话了。

  “好!太好了!那我们现在就去!”

  二小姐说话,绝不会有错的。不知何时,这个认知已经渗入了君家每一个人的心中!金老圣老当下狂喜,两人道了一句,便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

  另一方面,

  趁着君家的众人忙有序的进行着防御的工作,君茹和君润,却是揪着一个时机,趁溜出了君家。

  “小茹,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没想到,这君赖这般厉害,居然将准备了这么久的暗杀都给看破了!不过,还好她只是怀疑上了长老他们,却就没有想到,那君家的哨岗图,却是我们俩将其偷出去的。”

  好不容易才离开那个让他心中惴惴不安的君府,君润的胆子一贯就比较小。他虽然贪心,但却犹豫不决,所以总是只能任凭君茹支配。

  可如今,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这君赖居然还如此沉稳淡然,甚至于,她还能冷静无比的分析眼下的情况战局,并且还将应对之策,说的那般的详尽。这种心思和气势,已经让君润有些心颤了,其他书友正在看:。

  即便,明明知道四大势力同攻君家,君家想要存留下来,根本绝不可能。可是,想到君赖这一路所做的那些事情,那些种种不可能的事情,在她手中都变成了可能。君润心中又惊又颤,看着离开了不远的君府,他的脑子里竟然不断响起的,是君赖所说的那句话。

  ‘现在若是自己站出来坦白一切,我君赖还可以既往不咎。若是,此人在事情平息之前,不主动站出来。等我君家渡过此次波折,我定然会让那人生不如死!’

  这句话,在君润的脑子里转啊转的,就是挥之不去。特别是最后那个生不如死四个字,简直就像是魔魅般,让他心惊胆颤!

  “你怕什么?!她怎么就厉害了?在四大势力面前,不过是小小反扑而已,成不了什么气候。不过,她这可笑的反扑倒是正好了。那暗杀没有成功,指不定天剑门和叶家就不高兴了。如今,我们又得到了最新最重要的情报。若是将刚刚所听到的君赖所说的话,给透给了叶家那边。只怕,我们所要求的砝码,还能增上不少呢!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那君茹一听君润竟然夸起君赖来了,那心里头的嫉妒和怨恨,顿时止也止不住了。再看他一脸被吓到的表情,又想想那个无时无刻不散发出强大气势的二皇子冥聿尊。

  君润和冥聿尊,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低下,云泥之别!

  若非她当时为了投那君家的哨岗图,需要利用身为炼药师的君润。她又怎会去主动勾搭君润?如今,虽然这个蠢笨的君润的确对她言听计从。。但是,那又如何?!她只要想到,君赖身边的那个完美如神的男人,心里头的那一股嫉妒几乎要将自己淹没!

  可她牺牲了自己的身体,好不容易才换到的君家哨岗图,竟然如此不堪一击!叶家、天剑门那几个势力,也真是吃屎的!条件都帮他们创造好了,居然还把握不住!而她,已经将自己以后的一切,都赌在了今这一战身上了!

  她才不要在君家里面,做一个屈居于君赖之下,什么都不是天才少女第二呢!她才是真正的天才!君赖算个什么?不过就是一个花痴废物而已。她害了她弟弟、废了她爸爸,得她现在家破人亡。凭什么过的比她幸福?!又凭什么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

  她君茹可不是一个坐以待毙之人,想要在那君赖的头上的念头,每一天都在不断的膨着。一直到前不久,叶家他们找上她的时候,为她分析后路之时。对君赖的嫉妒和怨恨已经凌驾了一切,再加上昨二叔败了之后。她也很清楚自己在这君家,不可能会有什么地位了。这所谓的家族情谊,也再也不是让她犹豫的原因了。

  所以,她做了!当所有人都在大厅内喝酒狂之时,她却偷偷的溜出了君家,把早就偷到手的君家哨岗图,交给了叶家之人。

  君家已经不再是她的靠山,她君茹又是必定要出人头地之人。这君家,又有什么可留恋的?搭上了叶家、天剑门,等他们灭了君家之后,她倒要看看,这君赖还敢不敢在她面前嚣张!

  反正,君家也是挨不过今天了。他们就负隅顽抗吧!也不过是最后的一点挣扎而已。

  等她将刚刚所听到的一切,告诉叶家之后,只怕君家会败的更快,更惨。而她君茹,却偏要踩着君赖的骨血往上爬!她要站在比她更高,嫁的比她更好!等君家被灭,叶家和天剑门定然不会放过君赖。她这小命只怕也是难保了!

  神级妖兽算什么?哪个家族没有几个大乘期高手的?两个不行,就上三个、四个。这君赖的下场,君茹几乎是可以想象的出来了。

  而一个死了的女人,又怎么能再霸占着这天炎王朝最尊贵俊美的男人?

  哼!她不仅想要君赖死,更想要抢走她的男人!

  “小茹,话是这么说,可是,为何…我总觉得那君赖,不是一般人,好看的小说:。我们的事…会不会…败?万一败了,那我们该怎么办啊?”

  听着君茹得意洋洋的话语,君润心中也微微安心了不少。不过,安心只是一瞬间,那君赖的手段,他可是亲眼看到了啊!连二叔君尚清和小茹的爹爹君命,都被君赖废了。现在只怕不是死在曾经的仇敌手中,就是在曾经的仇敌手中,生不如死。这样的下场,也的确是有些吓到君润了。

  “怎么了?润?你怕了么?你不是说过,为了我什么都可以做么?怎么?现在就害怕了?”

  一听这话,君茹就感觉到了君润心中的动摇。心中冷笑连连,蠢货就是蠢货。她早就知道,这君润根本就不是成大事之人。而他这样的蠢货,也只配被她利用一番罢了。而如今…

  秀美的双眸,楚楚可怜的睁着。君茹那张清丽的小脸,此刻却是哀怨和娇。她就这么看着君润,仿佛是一个被辜负的女人,正哀怨无比的看着那个负心汉一般。如此可怜又伤人的模样,是个男人都会心疼不已。

  “没有,没有!我怎么会害怕呢!小茹,你不要出这般模样,我看着可真心疼!”

  那君润看着她一派楚楚可怜的模样,心里早就酥了半边。急急忙忙的伸出手,将她纤细的身体抱在怀中,上那娇的红

  而君茹则是有心勾引,故意伸出小手,在他身上游走。而心中却是一脸的鄙视和冷笑着:什么心疼?她看他是某处疼了吧!哼!男人都是这样,只要稍微给点甜头,就巴不得肆意轻薄女人!

  “心疼么?你真的心疼我么?噢,润,你对我——可真好!”君润同君茹在一起也有段时间了,正是**难耐的时段。如今,被她如此的勾引,哪里还抵抗的住。他听着她娇娇的低喃,当下只觉得**冲上了头顶。在她上的嘴,更是肆无忌惮的一路往下。

  然而,君茹在娇声呢喃的同时。却出了一把短小锋利的匕首,她看着已经意的君润,心中冷笑更多了

  真是一个蠢到无可救药的男人。他若是不表示害怕,她或许还能让他多活一段时间。可是,他毕竟是知道她背叛君家,并且为了还让她付出了身体代价的男人。她只要想到这个把柄被君润知晓着,简直食不知味。如今,利用也利用的差不多了。

  是时候,了结一切了!

  就他那虚浮的模样,也配碰她?这蠢货可真是天真无!傻的让她厌恶!

  那个‘好’字,还未说完,那狰狞锋利的匕首,却是由着君润的身后,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心肺处。君茹早存了杀人灭口的念头,这下起手来,自然更是毫不留情。

  除掉他,就再没有其他人知道自己所做过的这些事情。而之后的那些好处,也全是她一个人了的!

  “君茹…你…竟然…!为…什么?!”

  没想过,自己如此尽心尽力的帮助的女人,竟然会对自己下毒手。君润又惊又痛,双眸凸出,连血丝都瞪出来了。他没想到,真的没想到…自己没有死在君赖的手中,最终却是死在了这君茹的手中!

  致命的伤口,在一瞬间就带走了他大多的活力。可是,因为巨大的痛苦,他放在君茹身后的双手,却不自觉的深深的抓住了她的衣裙。

  “为什么?君润你以为我真的喜欢你?我每次看到你都觉得恶心!凭你这蠢笨至极的男人,也配碰我君茹?!别做梦了!你不过是我君茹走向成功的踏脚石,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棋子而已。如今,你也知道了,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这匕首上面,涂了你给我的毒药,如此一来,我也算是让你死的少了很多痛苦。你应该感谢我,不是吗?”

  君茹那秀美的小脸上的娇俏和甜美,在这一刻却全不见了。只剩下了森森的狠毒和冷漠无情的恶心嘴脸。她就这么冰冷冷的看着君润一脸痛苦,纤纤素手毫不留恋的用力推开他抓着她衣裙的双手,因为一时用力太大,而君润抓的太紧,却是将她的衣裙一角都给撕下来了。

  她嫌弃不已,冷冷的盯着那个让他连做戏都觉得恶心的男人。将这段时间,自己心中埋藏许久的真心话,全数说了出来。

  越说越得意,她那一双还算秀美的脸庞,此刻却毒的有些扭曲。

  “你…你…!君…茹…你…不得…好死!”

  听了这话,那君润明显被刺的瞪大了双眸。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是一个这样的人。背叛和剧痛让君润连呼吸都极其困难。可是,他却强忍着这些痛苦,用尽全力,说完了最后这一句话。

  “你这蠢货,居然还敢咒我?!去死吧!”

  君茹被他最后瞪大双眸,诅咒自己的骇人模样给吓到了。心中又气又,她素手一,将深入心肺的匕首一口气了出来。而匕首出之时,君润的身体顿时一下子软了下去。

  君润死了,君茹却是一脸的得意和轻松。若非是这君润的实力与她差不多,她不想多费力气的话,她也不会委屈自己,最后同他虚以委蛇。如今,她手中又有了新的筹码,不愁卖不出一个好价钱。

  “怎么?这就要走了吗?你的同伴,刚刚可是说了,你会不得好死哦?呵…君家的叛徒,终于出狐狸尾巴了?”

  就在君茹转身的那一瞬间,一个慵懒淡然的嗓音,却在她背后突然响了起来。鬼魅般的身影,原本应该早已在三大家族路上的君赖,却突然出现在了这里。

  一听这让她怨恨又嫉妒的声音,君茹全身的血仿佛是被冻僵了一般,竟然有一种被定住,挪不开脚的感觉。

  君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她不是应该和内堂那几人还有冥聿尊、君莫五人,去了另外三大家族么?!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这一刻,对方淡然又轻松的语气,却轻易击溃了君茹心中的自信。或许,虽然君茹在口头上永远都不承认君赖比她强,但其实,正因为她深知君赖样样都比她优秀,所以才会如此嫉妒不甘,乃至于狠毒到了扭曲的地步。

  “君…赖…!你…在说什么?!什么叛徒?!我君茹才不是什么叛徒!”

  不能在她面前示弱,因为这个念头,才让全身僵硬的君茹勉强的转过身。她只是看着和自己相差十余丈的君赖,就让她连话都说得不是那么畅了。

  这君赖,是故意的么?故意这样的?可是,若是现在不去那三大家族,他们连最后一丝生机都没了。她怎么可能用这种机会,来做这样的事情?可是,若是她不是故意的,那为何又会出现在这里?她又在这里多久了?听到了多少?看到了多少?

  “哼!叛徒就是叛徒,我君赖说的,难道会冤枉你?!今,我就要让你好好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君赖实在是懒得和她废话,她早就怀疑到了她身上了。原因无他,却是因为爷爷和爹爹在第一时间遭遇暗杀之后,立刻和她汇合。叛徒的事情,实在是事关重大,特别是在这种刻不容缓的节骨眼上。更可能因为一个叛徒,导致整个君家的覆灭。

  而爷爷和爹爹,都是全心的相信她。这才把一个事实,告诉了君赖。不可能是那知晓君家哨岗图的六个长老出的秘密,其他书友正在看:。因为,各大家族,为了防止内部出现叛徒,几乎都有各种不同的防御措施。而他们君家,也不例外。那六个知晓君家内部重大事情,乃至于整个君家哨岗图的长老们,早就吃下了实心蛊。

  虽然毒蛊在炎黄大陆上被人唾弃,但君家以前曾经出过一个极其厉害的药师前辈。这个前辈,对炼药极其痴,其天赋也是非常惊人的。在他年纪不过二十之时,在整个天炎王朝中就已经很出名了。成名之后,他没有选择留在帝都或者君家这个温室里面。而是选择了独自一人,出去历练,四处寻找药材和其他各种不同的炼药之法。

  而出去了十余年后,他却因为听说君家出事,才回到了君家。而那一次,君家出事就是因为内的缘故。他回到君家后,就将自己炼制出的实心蛊拿了出来。虽然,毒蛊并不受。但是,在这个前辈的眼中,却没有这样观念和界限。而这实心蛊,也并不取人性命,只是能让所有使用之人,在母蛊控制之下,不得说假话而已。

  为了家族的安危,爷爷君莫痕还是将前辈留下的实心蛊留了下来。而正好在她爹爹君尚明离家外出,君家内患不断之时,为了确保六大长老不被君尚清收买。爷爷君莫痕这才让他们六人吃下了实心蛊。没想到,在这风雨来之前,竟然真的派上了用场。

  通过一番询问,他们早在其他人到来之前,就问出君家的哨岗图,并非是这六个长老所出。且其中一个长老的地图,在前不久竟然被盗了。但是,那个长老发现之时,正是君赖就要同君尚清比试的前一。他担心说出来,会让君赖分心,所以没有说。

  可谁知,不过两,在他们开宴庆祝之时,就出了这样的事情。

  事情来得太过突然,他也是被这事情给惊住了。

  所以,其实君赖早就知道内之事,同六大长老是没有关系的。而其他的人,想要轻易的盗出哨岗图,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然而,君赖其实早在半年之前,为了确保自己身处内堂之中,君家不出什么事端。就曾经写信拜托姨母灭月派人帮她做盯着点,万一有什么事,也好立刻通知远在内堂的她。而好巧不巧,那一宴会之时,焚仙门的暗哨也在君府周围如常埋伏着。

  大宴之夜,按理任何人都不该出府的。可是,他们却看到了一个女子,鬼鬼祟祟溜出了君府。而此女子,正是君茹。

  所以,君赖打从一开始,就基本上确定了,这君茹是君家的内

  之后,她故意将矛头指向六大长老,在部署防御时,将他们支开。好让真正的内,以为自己还未暴。之后,她又故意自己所考虑的部署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了出来,就是为了最后的确认。若是,那个内若是听到了这些部署,定然会想法设法的离开君家去送信。这一招请君入瓮,倒是用的正好了。这君茹,果然按耐不住。

  “不…不,君赖…你凭什么动我?你不能杀我!不能!”

  被君赖那凌厉的出手,吓得三魂七魄掉了一半。君茹慌乱的往后退着,又是害怕又是不甘的吼道。

  “不能杀你?若是可以,我倒是真不愿杀你,杀你,只会脏了我的手!可是,在这种时候,我也绝不会,让你一人,害了我整个君家!受死吧!”

  素手一勾,轻易就捏住了君茹那脆弱的脖颈。半年之前,这君茹就远不是君赖的对手,半年的闭关之后,灭掉区区一个君茹,对于君赖来说,更是不费吹灰之力。

  而且,刚刚君赖把一切都看到了。她亲眼看到了,这君茹是怎样的惑君润,又是怎样的对君润痛下杀手。这样的人,实在不应该留在这世上。早点死去,才是这世界之福。至于,开始所说的生不如死的惩罚。君赖只能说,对于君茹这样阴险毒辣的女人,连生不如死她都不配。她只配早下地狱!

  纤细的脖颈,被君赖掐住了,其他书友正在看:。那种窒息的感觉,让她双眸混乱了起来。而随着君赖手中力量缓慢的收紧,君茹只觉得呼吸愈发困难,肺部传来了极其恐怖的痛苦。

  “怎么回事?”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纤细绝美的身影。出现在了君赖的身后,却是一身白衣、绝美温柔的袭月。

  她本来是准备赶去帮忙的,却没想到快要到那战场之时,却感觉到了一股不弱的力量波动。担心是不是有什么人埋伏在这边,她这才过来看了一眼。可没想到,她看到的却是儿正用力的捏着茹儿的脖颈。

  “咦?”君赖眼眸一动,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姨娘。看到了自己的亲人,她脸上那一股凌厉之气不自觉的收敛了一些,手中的力量也微微一松。

  “师傅…师傅…师傅,这个君赖…要杀我!她…杀了君润,还要…杀我!师傅,她是…一个穷凶极恶、杀人不眨眼的恶之人。您…可要为茹儿做主啊!”而君茹这种人,最是贪生怕死了。一感觉有机可乘,她也不知道哪里爆发出的力量。她伸手用力的推了君赖一把,然后,慌不择路的向着那个一席白衣、美丽如画的女子,奔了过去。

  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师傅,简直是天不亡她啊!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她以前因为炼药天赋不错,曾经在焚仙门里学过多年。而那些年里,她一直都努力装乖巧,处处讨好她的师傅。为的,就是身后会有焚仙门这么一个靠山。

  这么多年,她君茹心计不低,自觉师傅对她,还算是比较宠爱的。

  如今,有师徒情分在手,她还怕逃不出一个小小的君赖的手心么?师傅的实力,早已经出神入化了。虽然,她们焚仙门很少在江湖中走动。但她们这些关内弟子,却都很清楚。

  “出了什么事?”

  袭月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看到儿。就听到这样一番诋毁儿的话,她不悦的皱起秀眉。但是,素白绝美的小脸,却已经是有明显的不高兴了。

  儿是怎样的人,她早就一清二楚了。再说了,圣儿妹妹的孩子,怎么可能和‘恶’二字沾边呢?!她是绝对不信,而且这原本就不可能的!

  不过,理智还是很快就住了不悦的情绪,她淡淡然的问了一句。却是对着君茹身后的儿,根本就没有看君茹一眼。

  这君茹,在丹会药典之上,和儿之间发生的那些事,她早就知道了。自从在那先人遗迹外面同儿相认之后,她和姐姐灭月就四处搜集所有有关儿的消息。无论是修真大会,还是丹会药典,乃至于内堂。只要能够得到的消息,她们俩都是很想知道的。错过了儿的成长,她们却并不想过错儿那些耀眼的过程。

  而那君茹,却犹自不自知。心以为,师傅这是在问她,是在关心她。她这下不用死了,绝对不用死了!而她手上,还有可以扳倒君赖的筹码。

  “月姨,昨不是和你说了我君家出了一个内么?那内正是这君茹。她现在还想把我的部署,卖给叶家他们呢!如你所见,儿正在清除叛徒。”

  在焚仙门,主外的事情,一贯都是有灭月姨娘打理的。袭月姨娘子温婉,也不太喜欢勾心斗角。所以,外部势力的事情,都由灭月姨娘管理。而焚仙门内部的事情,则是由袭月姨娘打理。而派人在君家周围盯着,这些也是灭月姨娘在管着。

  所以,这昨天的消息,只怕七八前就启程往君幻城赶来的袭月姨娘,还不怎么清楚。而她的传书中,也只简短的说了君家出了内,让她速速赶来而已。

  什么?,!

  她没听错吧?月姨?这君赖竟然开口叫师傅月姨!这怎么可能!她跟在师傅身边多年,从未见过她有什么亲人啊!就算是,师傅真的有什么亲人,又怎么可能会是君赖

  惊愕、不甘、怨恨,种种情绪让君茹近乎崩溃。可是,她就是再如何不肯相信,却依旧没有错过,师傅并未开口反驳。而且,甚至都没有出手。以师傅那外柔内刚的子,面对如此肆意戏耍她之人,岂会坐视不理?!

  想到这里,君茹几乎不敢想下去了。一种无法言喻的恐惧,从她的心脏迅速的传遍五脏六腑。

  多么可笑,她曾经以为,就算是自己在君家失去了所有,至少还会有焚仙门这么一个靠山。然而,现实却是如此的讽刺且残酷。君赖,她最恨最妒的君赖,竟然会是师傅的至亲!

  “儿,就是她么?——没想到,君茹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虽然心中惊惧又酸楚,但是君茹的心中,已经存了最后的一丝希望。然而,袭月口中淡然的话语,却将她最后的一丝希望,全数击破。

  那般亲昵又自然的称呼,师傅是绝对不会放在她的身上的。而后面的那句话,更是让她心中又冷又寒,仿佛是被万箭穿心一般的痛。

  现世报么?她骗了君润那个蠢货,所以,上天才会安排这般讽刺的一个事实。

  “儿,你不必动手了,我也算曾经是她的师傅,我要亲手清理我焚仙门的无之徒!”

  袭月虽然淡然,但也是有底线的。面对儿的话语,她心中顿时有了些怒气。曾经,她也是将这君茹当作一个乖巧懂事的徒儿相待的。她却根本不知道,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君茹竟然是这般的骄横跋扈,目中无人。

  丹会药典上所发生的一切,就已经让袭月心寒了。再加上,之后和儿一起回到君家,阻止君尚清夺权之时,易了容的她,将当时君茹的一举一动看的清清楚楚。

  罢了,既然如此,也是她教徒无方,才会导致今这种结果。这样的无之徒,就由她来处理吧!

  “好!尊和大哥还有夜魅他们都已经去了三大家族,我也必须抓紧了。月姨,我君家这边,就交给你了!”

  这君茹,也的确是焚仙门之人。若是由月姨出手,的确也比她合适。而她身上时间也是相当的紧急的。点点头,君赖淡淡的道了一句,便闪身不见了。

  “君茹,你从进入我焚仙门的第一天起,就应该就很清楚我焚仙门的门规吧!这段时间以来,你可是犯了几大重则,惩罚如何,可还要为师说明?”

  君赖走了之后,袭月淡淡的挽起如墨的秀发,淡然却又带了一丝凌厉的看着跌坐在地上的君茹。身为君茹曾经的师傅,她的身上有一种长期形成的师尊之威。

  “剜心剔骨、食毒蛊!”

  被曾经那样威严的眼神触及,君茹那一直扭曲而无所畏惧的心,却不自觉的颤了颤。红颤抖,她半响才吐出这么八个字。

  “很好!”焚仙门虽然只收女子,但门规严格,则皆是一些极其正派的门规。犯了这些门规之人,多是一些心术不正之人。而会犯了重则之人,基本上都是一些不可救药之人了。

  一颗血红的毒药,被袭月轻巧一弹,准确无误的投入了君茹的口中。不消片刻,她的红,就以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我生平最恨叛徒,这剜心之毒,便是你的下场!”

  袭月冷漠的道了一句,想着如今君家的情况,处理完了君茹,其他书友正在看:。她毫不迟疑的转身,飞快的向着有着混乱力量波动之处而去。

  而茫茫的草地中,只剩下君茹一人,随着剜心之毒的毒发。她的口处,缓慢的形成了一个心脏大小的凹形。巨大的痛苦,让君茹连一瞬都承受不住,瞬间白了眼珠。

  *

  另一边,君幻城中。

  君府的前面,已经是一片的狼藉。

  早三大家族同时出动之时,君幻城中的普通百姓们,一个个早就被这巨大的动静给惊吓到。君幻城原本就是四大家族盘踞之地,君幻城中的百姓对于四大家族之间的争斗分外感。

  今感觉到了不对劲,大家都早早的出了城避难。而把守着四大城门的高手们,自然也不会为难这些连蝼蚁都不是普通人。

  所以,此刻的君幻城,空的。除了四大家族的高手们,几乎看不见一个人了。

  随着那三大家族的联合前锋的近,君府周围的建筑,已经被破坏的差不多了。到处都是断垣残壁,平时那些精致又优雅的阁楼,此刻却被毁的七零八落。

  “哈哈哈!君圣、君无金你们两个糟老头子,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还不服老,居然还敢主动出来挑衅?哼!不自量力!叶老,你说是不是啊!”‘轰隆隆——!’又是一声巨响,一楼五层高的酒楼被一个发须皆白的老者一招轰飞,而剩下的架子也是不断的发抖着。还未抖两下,那架子也咔嚓咔嚓的全断掉了。

  而他的对面,君家的金老和圣老却是狼狈的躲避着进攻。其身边,却还站着另外两个超大乘期的超级高手。此刻,三人正在联手组织攻势,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拿下君圣和君无金。

  “就是!这两个该死的老头子,十年前还欠我一笔账呢!今,我就要将君家连拔除,以泻我心头之恨!”

  柳家的柳老,此刻脸的鸷。叶家的那个老家伙的实力最强,自然没有受过什么压制。然而,他这个第三家族的老一辈,可是受够了在第二位置上的君家老鬼的压制。

  好不容易才等到这么样的一个绝好的机会,若是不将对方身上卸下点什么东西来,他还真不了火气。

  “呵呵,你们两个人呢!子就是这般的张扬,也不知道收敛一二。你看大军都动不了了,我们今的目标可是君家而不是这两个糟老头子。好了,我们还是早出全力,先把这两个舍生忘死的老头子收拾了。再好好的招呼招呼君家那些小字辈们,这样,岂不更加能心头之恨?”

  而凌家所派出之人,却是一个长相过得去,身材却极其火辣美的女人。这女人就是凌家里面最强的高手之一,其实际年龄当然也绝对是破百甚至于更多了。不过,她成名早,出手狠。眼下的模样,还停留在二十六七的娇俏样子。

  这女人实力虽然不算最强的,但心思细腻,智慧不低。所以,同这些比她强的大男人们手了无数次,吃亏的次数却很少。

  一双滴溜溜的眸子扫过那狼狈不堪的君圣和君无金,她早看出对方的意图了。今家主也早就和她说过很多次了,必须要将在修真大会上,所受的那些狼狈全部找回来。所以,只要能早点灭了君家,还愁不了心头之恨吗?!这些个没脑子的男人,就知道横冲直撞,其实又造不成多少伤害,只会浪费时间。

  “不错不错!娇娘说的极是!我们还差点被这两个死对头的一番挑衅,给忽悠了过去。哼!来吧!叶老,娇娘,咱三合在一处,何愁收拾不了这两个早已不中用的老头子!”

  一听更加好恨的办法,柳老顿时心中大动。的确,他恨了这君圣、君无金许多年了,而他也深知对方两人是个硬脾气。前阵子,他们还在利用对方的硬脾气,支持君尚清呢。而如今,倒是他自己硬起来了。

  哼!只要将君家给击溃了,还有什么能比这更恨,更爽快的?!

  “好!我们这就拿出全力吧!”

  而那叶老掂量了一下,也是微微的点头。其实,他们身为这个级别的强者,多少也有一些傲气。不太喜欢用一些非常手段。

  然而,他们和这两个老家伙都纠一炷香了。下面的大军因为害怕会被波及,现在都没法动作。而君家前面数百丈范围全成了战场。东一下西一下的,根本就没有什么实质的进展,也不过是给对方拖延的时间罢了!

  本来,他们也觉得今就算是猫耍耗子,这君家也已经是他们三家的囊中之物了。但是,昨夜的暗杀却给他们了一个警钟。最近意外频发,也是该悠着点了。

  这几个老一辈,吃过的盐比年轻人吃过的饭还多,骨子里都不是什么好糊之人。虽然,每个人心里头都有不少的傲气,但此刻他们却因为一个共同的目的,而联合了起来!三人一联手,那攻势顿时不是开始那种毫无章法的斗法可以比拟的。一人出手,另外两人立刻会以最快的速度,封住他们的退路。如此一来,若非是君圣和君无金也有两人,只怕没两下就要中招,败下阵来。

  “该死的,这三个老怪物竟然连脸面都不要了。我…要撑不住了!”

  面对三人的猛烈攻势,君命只觉得压力越来越大。手多次,他也是深知对方的子,所以才故意做了好些怒对方的话。谁知道,那个狡诈的娇娘,三言两语就将他们所做的努力给白费了。才拖延了一炷香的时间,他至少还要拖延一炷香有余,家族外面的那一层防护层,才有可能会完成啊!

  “坚持住!他们不按规矩,我们也没必要和他们玩实在的。打不过,就跑,就窜,多撑一刻,是一刻。”

  君无金的子更加沉得住气,今一战,关乎整个君家的命运。他就是豁出命去,也要将这最后的时间拖延住。所以,君无金很冷静,这是一种将生死都置之度外的冷静。

  “好!”听了老友那冷静中带着决绝的话语,君圣也跟着冷静了下来。没错,他们是抱着死也要拖住对方的念头,过来的。

  不管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他们都绝不会让他们轻易的甩开!

  两人的神色一凛,想着整个君家的安危,连出手都凌厉了许多。一时之间,竟然得对方三人也无可奈何。

  “没想到,第一次光明正大的过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面。”

  朱勾勒出了一丝的淡笑,那张精致绝美的小脸上,却挂着和她语气好不相符合的凌厉。当她出声的那一个刹那,其他的五人都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

  超大乘期的实力——竟然和他们是同一个级别的!

  这个时刻,居然还会有高手过来?此人,到底是谁?突然现身,又是准备做什么?!

  叶老、柳老、娇娘正惊讶着,君圣和君无金却是微笑了起来。来了!二小姐所说的大乘期高手!真的来了!

  而一直站在君家的瞭望台上,时刻关注着战事变化的君尚明,在看到那一张五分相似的脸庞时,俊逸的脸上闪过一丝恐怖的惊骇!

  ---题外话---

  一万六啊,票票在哪里!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霸图中文网)
上一章   邪尊懒凰   下一章 ( → )
魔医十三岁惊世毒皇后女皇太狂悍倾世权相北雁南飞夜深沉春明外史美人恩啼笑因缘白芍春莺啭
麻雀小说网最新更新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邪尊懒凰,本章内容为225强敌当前,狐狸尾巴的全文阅读页,邪尊懒凰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邪尊懒凰最新章节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与下载,尽在麻雀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