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邪尊懒凰》306她是仙药师?宝鼎苏醒的全文阅读页
麻雀小说网
麻雀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麻雀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邪尊懒凰  作者:漫觞 书号:42427  时间:2017-10-7  字数:23106 
上一章   306 她是仙药师?宝鼎苏醒    下一章 ( → )
  炎黄阵营的众人看着那浩浩的一堆人,心中也染上了一抹焦急。这神龙鼎老大还未将其收入囊中,这些九大族之人可是来者不善哪!

  而君赖则是对外界的一切充耳不闻,她的纤白素手依旧放在那神龙鼎上,黑眸里是撞上南墙也不回头的倔强。无论如何,事情没到最后一刻她决不放弃!

  而皇甫紫嫣和莫天乃至于九大族的那群人,见这君赖竟然还不放手,一个个脸色也是更加难看起来。他们对这神龙鼎也是毫无了解,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契约之。万一被这低之辈君赖给契约走了,他们岂非要哭死?

  好你个君赖,既然你不肯乖乖松手,那我们就打的你不得不松手!

  眸中的贪婪和渴望此刻化为了滔天的愤怒,为首的魔族莫家莫天极勾勒出了一丝冷笑,毫不犹豫的对着君赖一掌狠拍了过去!

  夙尊鸿狭眸一缩,没想到这莫家之人如此迫不及待,竟然上来就想要儿性命!

  侧身挡在君赖的身前,他挥手之前便汇集了无数力量,只等那莫天极送上门来了。而就在这关键时刻,君赖忽而感觉到了内心响起了一个沧桑又低沉的嗓音。

  鸿,让他来。我倒是要看看,这些人是不是都不想知道如何收服这神龙鼎了!哼!想杀我就杀了我吧!只不过,这神龙鼎的秘密,那也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了!

  君赖涣散的黑眸,却突然之间芒毕。主动的收了放在那神龙鼎上的素手,君赖却是慵懒无惧的一闪身,便来到了夙尊鸿的身前。

  她很清楚鸿对自己有多维护多宝贝,但他越是如此,她心中却越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原因,让他和其它族之间出太多的恩怨。虽然,她知道这男人根本就不在乎,但她却在乎!

  毫无畏惧的看着那莫天极的杀招越来越近,她慵懒的眯着黑眸,镇定自若的对着所有蠢蠢动的九大族之人朗声道。

  此话一出,那莫天极、莫天、皇甫紫嫣等人纷纷变了脸色!

  要说不在意这至宝神龙鼎,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不过,这君赖当真参透了这宝贝的秘密?对于这个,他们心中却是很是怀疑,不太相信。

  但有句老话说得好‘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这君赖如此的有恃无恐,却是让莫天极心中又多在意了两分,终于最终在距离君赖不足三寸之处,他停了下来。

  君赖,你最好不要让我知道你是在骗我的。否则的话…下场你应该知道!

  前不久得知炎黄大陆一个蝼蚁竟然把他莫家的天淘汰出了大比,这莫天极的心中已经是非常的愤怒了。如今,又牵扯出了这传说中的至宝——神龙鼎。

  莫天极虽然不至于自大的以为他们莫家才有那个资格得到这神龙鼎,但这出身低的君赖实在没被他放在眼里。小大陆中出来的一个小小蝼蚁罢了,以他的地位和实力,他杀了君赖就杀了,想来学院也不会说些什么。

  君赖,你当真知道这神龙鼎的秘密?这不可能!

  皇甫紫嫣心中恨极了君赖,只恨不得她死了才好。如今,听到这君赖一句话保住了性命,还大言不惭的说什么她知道这神龙鼎的秘密。心中一贯是瞧不上君赖的,她只当这君赖定然是为了保命才如此说的,哪里会相信她!

  而几大族的年轻之辈,基本上也是皇甫紫嫣那种轻视的心理,也都不大相信君赖

  一时间,原本缓和下来的气氛,再一次剑拔弩张起来了。

  不可能?要我说怎么就不可能了?皇甫紫嫣,你以为为何你们都找不到那神龙鼎,却偏巧被我君赖找到了?我若是没有半分线索,岂能找到藏得那般隐秘的地方!再说了,神龙鼎所在的庞大遗迹乃是龙族前辈所留下来的。就算是其他八族不清楚关于神龙鼎的事情,但龙族之中定然也是有人知晓的。你们大可以现在听我说说,再去对质一番!

  面对皇甫紫嫣的质疑,君赖却是不慌不忙。有理有据的一番话下来,皇甫紫嫣的脸色也变了,其他人更是多信了三分。

  对啊!那般庞大的遗迹,魔族、妖族、木族、族他们可都是去过那神龙鼎所出现的甬道的。但为何他们这些实力远高于君赖的优秀之辈都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偏巧却被这炎黄大陆的蝼蚁发现了?而君赖之后所说的更是戳中了众人的心坎里去了。

  既然是龙族高手留下的庞大遗迹,那龙族里面定然会有知情者!要知道这神龙鼎是何等宝物,谁不想将其收入囊中?

  不过,几大族之人再一琢磨,那看向君赖的神色却又是变了。特别是魔族、木族、族、妖族四大族,他们同君赖之间原本就有极大的仇怨,如今更是毫不掩饰那种想将其除之后快的杀意。

  既然龙族之中已经有了知情者,那君赖存不存在又有何关系?反正,他们所在乎的情报已经有了线索了。

  这君赖可真是一个大傻子啊!

  将这些情况全都告诉他们了,却不知道同时将自己的生机也断送了。

  看你们这样子,莫不是觉得我无用了,又动了杀机?呵…当然了,你们若是不想听我君赖说话,决定权在你们手中。但奈何这神龙鼎似乎是传说中的至宝,且原本就属于龙族的某个高手的。如今大家都想要将其收入囊中,难道龙族不会想?若是没了我君赖,那这神龙鼎的奥秘便只有龙族一族知道了。那样的话,他们就算是随意忽悠说,你们不是也毫无办法么?

  君赖早就料到这是一帮过河拆桥之辈,不过,她却早就将这些全都算计好了。慵懒而立,淡笑如常,君赖却是将早就考虑好的话一一道来。随着她口中的话语,几大族的那些人的脸色却又是变了几变,当真好看!

  呵…想对她君赖过河拆桥,还想看看他们有没有那个智商、有没有那个本事!

  君赖你…

  没想到这个出身轻的女人,竟然将一切都算计好了。掐着他们的喉咙,让他无法动她。莫天极虽然知道君赖说的都是实话,但奈何身居高位已久,实在不喜这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罢了!快把你所知道的全部说出来!

  然而,当莫天极对上君赖那黑眸中的有恃无恐之时,却还是恼怒的一会袖子,咄咄人的问。

  呵呵,你当我君赖是傻子不成?我若是就这样将神龙鼎的奥秘说出,那等下被过河拆桥了怎么办?莫老、木老、妖老还有其他几位前辈,你们也是九族中大名鼎鼎的人物了,如今我君赖就想和你们达成一个约定。我将这神龙鼎的奥秘说出来,你们各大族不能在私底下找我炎黄阵营的麻烦!当然,大比的话都是各凭本事、各安天命。如何?

  君赖岂会这般轻易的将神龙鼎的奥秘说出,她又不是脑子被门夹了。素眉轻挑,她毫不畏惧的直视着那莫天极,将早就想好的条件说出。

  他们炎黄阵营如今不过十一人,且在大比之中同这四大族都结了很深的仇怨。虽然君赖并不惧怕他们光明正大的上门找茬儿。但有一句话说得好‘明易躲、暗箭难防’!更何况,这四大族在这九重天界根基极深、高手如云。万一对方不管不顾的着来,或者纯粹以多欺少、群殴海扁车轮战。那他们炎黄就算是在能耐,也不可能是其对手!

  看着这一个莫天、一个皇甫紫嫣、一个妖凛,这几个都不会是那种能受气的家伙。君赖所担心的,就是这几个家伙会暗中生事。

  看到这样的一幕,一直默默无言的站在旁边的夙冥夜,深邃的眸子却是一动。数年的观察之中,他早就知道这女人的胆子是极大的。可如今,他却发现自己还是小瞧她了。能够对着莫天极这样的人物好不怯弱的说出这样的一番条件,实在是让他刮目相看了。

  而那魂族的魂幽寻,也是双手环的看着君赖。原本,因为同夙尊鸿之间的恩怨,他魂幽寻就想过从这个女人身上下手,找夙尊鸿的麻烦。如今一见,这个看上去水灵灵、娇的小妞,也不是那么好对付!

  夙冥夜和魂幽寻各自心中想着不同的事情,而皇甫紫嫣和莫天、妖凛听了这君赖的要求,却是一脸愤怒的盯住了君赖

  这女人可真敢哪!居然敢提出这样的要求!她也不看看自己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和他们几大族谈斤论两?

  君赖你未免也太狮子大开口了吧!你以为你个什么东西,敢同我莫天极讲条件?

  自从知道天被这君赖淘汰出局之后,这莫天极心中也是存了将炎黄阵营连拔起的心思。他莫天极的儿子,居然被一个出身低之人欺负了去。若是不找回场子,其他人会怎么看待他们族?

  听了君赖这话,莫天也是面色一冷,低沉的声音里是怒气。

  莫天极,你似乎没有把我的意思听明白啊。我君赖可不是在同你们讲条件,而是你们非答应我不可!除非你们不想知道这神龙鼎的秘密了。就算以我的实力保不住这神龙鼎,我也可以将其还给龙族,相信龙族也会保我周全的。

  真是一群眼高于顶、倚老卖老的家伙,以为这九重天界就他族一家独大么?想那龙族可是要比族和妖族都要强横许多的。

  面对那莫天极的愤怒,君赖根本就不在意。淡淡的道了一句,她袖手一挥,没有半分的怯弱。九大族中哪一族不想知道这神龙鼎的秘密?他们不想同她做买卖,她大可以选择其他的易对象。

  你…

  没想到这君赖这般的强硬,面对他们这么多的前辈高手,竟然都分毫不退。不过,这家伙也的确算是捏到了他们的软肋。哪个族都想要得到这神龙鼎,如今是龙族之人还未抢先一步。但想来龙族也应该快要来了。若是这君赖真的铁了心把东西交给龙族,那他们可就毫无机会了。

  可要他们就这样轻易答应这君赖的要求,这些身居高位的高手们心中又实在是不服气。凭什么他们要被一个都没长齐的黄丫头威胁?

  唔,我似乎听到有人在说我龙族的神龙鼎之事。莫老、木老、妖老,你们几人是怎么回事?为何有这等大事,还不通知我们龙族?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之时,龙族的代表却终于过来了。未见其人先听其声,就听到一个颇为悦耳清亮的声音遥遥传来。

  接着,便看到了一抹飘渺出尘的白色倩影,相距太远,看不清楚容颜。但单凭那一抹纤纤优雅的身影,都可以预见这绝对是一个风华绝代的绝美人。

  众人只看到了一抹优雅的素白,宛若浮云般的飘逸而来,清雅如莲、飘渺如仙。她说话的声音不大,但却让炎黄阵营楼中的每一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竟然是龙族的公主龙月来了。

  原本心中有些不甘,可如今见龙族的代表都过来了。在看看君赖手持神龙鼎那隐带威胁的挑衅神情,族、木族、妖族、魔族的那些人终于是急了。

  君赖,我答应你的条件。快把关于这神龙鼎的秘密告诉我们!

  对对,我也答应了。你就快说吧!

  趁着那龙族的龙女还未过来,那些人却是纷纷松口。就怕这神龙鼎被那龙月给带走了。

  那好!前辈们可都是名震一方的大人物,我君赖倒也不怕口说无凭。那我这就将这神龙鼎的奥秘告知大家!

  君赖见他们如自己所料的答应了,慵懒的角却是勾勒出了一丝淡笑。

  其实,这神龙鼎的奥秘就是…这宝贝的灵尽失,正在寻找能够让它灵恢复的新主人。且这神龙鼎乃是炼药之鼎,所以必须为仙药师才能当这宝鼎的主人。大家也都是出自于各大世家,也应该清楚世间至宝乃是会自己择良主的。再说,若非能够唤醒它灵的真正主人,就是得到了这宝鼎也是毫无用处。所以我提议大家,让所有有仙药师资格之人去尝试,让这至宝自行择主。

  看着那些叱咤一方的高手,一个个是死死地盯着自己。君赖黑眸闪过一丝暗芒,但绝美的小脸上却是一脸严肃。将这宝鼎的情况一一道来,君赖说的那叫一个‘严肃正经’。

  然而,这些话落入各大族之代表的耳中,却不是那么中听了!

  这神龙鼎竟然灵被废了?那不是一个废宝了吗?!

  尼玛,被这该死的君赖给坑了!

  谁都知道这修成灵的宝贝一旦灵被废,那结果是何等的严重。即便是这宝贝再如何的吸引人,想要将其灵再次唤醒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没想到,就为了这样的一个消息,他们竟然就答应了这君赖的无理要求。之后想要暗地里对着君赖做些什么,现在都是不好下手了。

  看着那一本正经的君赖,那认真神色倒是装的一板一眼的,但众高手们此刻只想大声骂娘。

  君赖,你说想让这神龙鼎自行择主,那是打算将这宝贝出来了?

  脸色难看,心中更是憋屈。但那莫天极不愧是混迹多年的老油条了,很快他就压制住了内心的郁闷,而是抓住了君赖所说之话的一个重点。

  把神龙鼎出来?那应该给谁?你们谁想要?

  就在君赖正想要回答之时,一道纯白无暇的优美身形却是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她头戴龙族的龙冠,细小的珠链却是将她的脸容遮盖住了。再加上一层薄纱,那引人遐想的脸庞却是看不真切。唯一能够看清的,却是那光洁如玉的额头还有那如梦似幻的美丽凤眸。

  淡淡的看着贪婪的众人,龙月那双盈盈如秋水般的凤眸,此刻却是寒料峭、说不出的冷清高洁。

  那眼神,仿佛是在对着众人说:这神龙鼎乃是他们龙族之物,你们谁敢公然说些不合时宜的,那就是和他们龙族过不去!

  呵呵,原来是龙族高手大驾光临。如你所见,我们正在谈论关于神龙鼎的事情。不过,现在这至宝灵被废,且又是从远古遗迹中寻出来的。无论交给谁都不算公平,所以,身为在那远古遗迹中无意得到至宝之人,君赖在此斗胆向着大家进言一句:集齐各族高手为见证人,让任何有可能唤醒这神龙鼎之人去尝试之。谁能将这至宝唤醒,那就是宝贝自行择主了,其他人都不该有任何怨言,更不能纠不清。

  被这龙女如此一问,其他各大族之人皆是心惊,却是没有人敢贸然答话了。然而,君赖却是不惧,慵懒淡笑,将自己心中早就打算好的办法一一道来。

  这样的办法,各大族所有符合资格之人都有机会。但这至宝只有一件,其主自然也只有一位。这样来办,不知道大家可否满意?

  各大族心中各打着小九九,看着这龙族连龙女都拍出来了,这心里头都在掂量再三。但又担心太过保守会失去得到神龙鼎的资格。虽然,这神龙鼎如今变成了一个废宝了,但万一被唤醒那可是不得了的。

  如今,突然听这君赖这么一说,打着人人有机会的噱头。大家这原本有些左右为难,此刻却是被君赖这提议给打动了。

  没错,宝物只有一件,但九大族哪个族不想得到这至宝?再说了,各个族中都有惊绝伦的高手,若是不让大家都试上一试,谁都不会甘心放弃的。

  哦?没想到你这个得到了至宝之人,竟然也肯将宝贝让出来,让所有人去尝试。呵呵…那龙月听了这话,一双美眸眨也不眨的盯着君赖。虽然容颜被遮盖住了,却依旧有低低的笑声传了过来。她看着君赖半响,却见后者并不害怕她的视线,当下却是低低的道了一句。

  众人皆是看着龙月,就怕这龙女一个不肯,让大家也失去了尝试的机会。若是龙族非要出这个头,他们虽然碍于龙族的强大还有这神龙鼎被废退让三分,但内心也必定不会毫无怨言。

  这个办法,公平公正、倒无不可。

  不过,这些家伙的心思,龙月心中也是很清楚。所以,她并未拒绝,但却提出了另外一个要求。

  但是呢,这神龙鼎是否被废,全是你一面之词。我们九大族必须将其彻底的查证过后,才能用你说的那个办法。

  是了!一直担心这龙族会不同意,却是将这君赖胆大包天、欺瞒真相的可能给忽略了。

  呵呵,龙女所说极是。这君赖所说的办法不错,但必须经过验证才行。

  莫天极淡笑一声,第一个站出来附和了那龙月的话。想他莫天极也是一个仙药师,也有得到这神龙鼎的资格。这样的机会,他当然不想错过了。

  我也觉得这个办法不错,大家都有机会。但能够真正打动这至宝,就各凭本事了!

  其他各族也是觉得自己也的了机会,当下也都不在反对。毕竟,自己的利益得到的保证是摆在任何人心里第一位的。而君赖所提出的这个提议,却正巧戳中了他们这种心思。

  既然大家都觉得这个办法不错。那请立刻查证吧!这里可是有着各大族的顶尖高手,我君赖又不是傻子。难道还会当着各位高手的面,睁眼说瞎话吗?

  君赖原本就说的是实话,对众人心中的那些疑虑却是毫不在意。反正,她想要达到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慵懒淡笑,君赖很是干脆的让开了路,让那些人能够一眼看到那被封尘的神龙鼎。

  好,我看此事就这样吧!今我们各族的高手一齐查证。若大家都无异议,那这神龙鼎就暂时放在我龙月手中。

  为了公平公正公开的找出这宝鼎之主,大家请回到各族将凡是仙药师均有资格尝试唤醒神龙鼎的事情通知下去,同时我也让学院将消息传出去,所有的学员和各族子弟只要符合条件,皆有资格。三之后,由我们九大族各派一人为公证人,在学院的中心广场处来唤醒神龙鼎!大家各凭本事!

  龙月见这君赖态度干脆,当下也是多瞧了她两眼。这个女子虽然年轻轻轻,但给人的感觉却是进退有度、非池中之物。

  心中略略考虑了一番,龙月便对着其他各族之人将自己的打算一一道来。

  好!那就这样办!

  若是九大族都有公证人在场,这神龙鼎的真伪也无需担心。而为了以示真正的公平公正公开,所以就让所有学员皆有资格,这样考虑可谓万无一失。虽然,也让那些各小大陆的学员也有资格,但九大族之人身上皆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骄傲。在他们眼中,他们九大族中多的是惊才绝之辈,这宝鼎乃是世间至宝,岂会选择那些实力天赋不如他们的低蝼蚁。

  这么想着,各大族的高手纷纷表态支持。

  众人围成一团,很快就将那神龙鼎仔细的验证了一番。但就像是君赖所说的,这宝鼎已经彻底的失去了灵,否则也不可能如此灰不溜秋、毫不起眼了。身为九大族的顶尖高手,大家的实力手段皆是不凡。

  达成了共识,众人便将宝鼎予了龙月,由龙族暂时保管三天。

  九大族之人浩浩的来,却也很快的离开了。待那些高手和各族子弟全数离开了之后,周期各个阵营也早就沸腾起来了。

  神龙鼎啊!那可是至宝神龙鼎啊!

  只要是仙药师,他们也有那个机会诶!天哪!

  都是一些从小大陆上来的天才之辈,对于这从天而降的绝好机会,每个学员心中都是跃跃试。虽然,九大族并未将他们放在眼里,但九族联盟学院中喜欢白做梦的学员也是大有人在的。

  四周一片哗然,只有开始出事的炎黄阵营中,变成了一片的静默。

  赖,你就这样的将神龙鼎出去了,没关系吗?

  宋甜有些担心,老大得到那神龙鼎才不过小半个时辰,东西还没捂热就被那些个高手们给拿走了。她心中有些不甘,但也有些惊惧。

  刚刚那几大族的高手身上所散发出的强横气息,简直让人不过气来。但老大竟然还能那么淡然自若的面对他们,这心理素质实在是太强大了。

  你们放心好了,该是我们的,一个都不会少。

  君赖坐在长凳上,懒洋洋的依在夙尊鸿的怀中。一双漂亮的黑眸里,此刻却是光连闪。

  就算他们是九大族的什么高手,想在她君赖手中讨便宜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想讨便宜?想以势人?看她如何让他们赔了夫人又折兵!

  而冢里面的肥多多,看着前面一干事情的发生,那肥嘟嘟的小身子却是不住的颤抖。

  黑啊,太黑了!实在是太黑了!

  这女人怎么就能腹黑阴险到这种地步呢?神龙鼎那老家伙就是以为你灵废除了,所以才急需灵气啊。她竟然面不改的瞎编了一个啥‘让所有人都有机会?’机会?机会个线啊!这女人明明就是想要借助整个学院的仙药师的灵气,来给她一个人做嫁衣嘛!

  神啊!怎么会有这样恐怖的女人…为何他多多大人会觉得自己这辈子都要栽在这女人手中了?

  三之后,中心广场中。

  太阳不过刚刚升起,但此刻的学院中心广场却是人山人海了。

  就算是大比期间也没有这么多人,不仅仅是九族联盟学院中的学员们全数到了个整齐。更有不少没有资格进入九族联盟学院的九族旁支弟子也纷纷过来凑热闹了。

  当然了,要单纯的计算仙药师的人数,肯定不及所来之人的千万分之一。奈何,神龙鼎的消息震惊九大族,基本上只要对这神秘至宝有兴趣之人,都大老远的赶来看热闹了。

  而此刻,偌大的中心广场上,最中央处被搭建起了一个高台。这高台足足有十丈之高,哪怕站在广场的最边上也能将高台之上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

  而那高台上面,正中心处又比周围高出了两章左右。而那正中心的玉桌之上,放着就是那个被封尘的绝世至宝——神龙鼎。而相距那中心处大概五丈左右,却是放着九套精致的桌椅,却是给各族所派出的公证高手的座位。

  君赖他们当然也来了,忽悠其他人归忽悠,自己的东西她本人也总应该要其收回的。

  皇甫紫嫣和莫天等人也早早的到来了,虽然他们里面只有少数人才是仙药师,但谁都想要看到这至宝神龙鼎最终的归属。

  可不想,这刚来就看到了君赖人,还有炎黄那一干蝼蚁。

  哟?我当这是谁啊?这不是在远古遗迹中好不容易拿到神龙鼎的‘前主人’君赖嘛!不过只可惜,你有命碰到神龙鼎就是你这个蝼蚁的极限了!就凭你那样的身份,还想妄图这宝贝吗?真是白做梦呢!别说神龙鼎了,就连仙药师的资格你都差十万八千里吧!

  在那遗迹之中,皇甫紫嫣没少在君赖手下吃亏。如今,见君赖竟然还带着所有人都来了,她哪里还能忍耐得住。

  俏脸上挂着骄傲和得意,她一脸讽刺的盯着君赖,言语之中更是极尽羞辱折煞。

  就是!君赖你觉得这地方是你有资格来的吗?一个出身低的蝼蚁,连仙药师都不够格,还想妄图神龙鼎呢!可真不自量力啊!你这人敢淘汰我莫天,就给我在大比中等着吧。我会让你亲眼看看你身边的人是如何灰飞烟灭的!到时候,你就算是求我也是没用的

  莫天看着君赖那漂亮的小脸,心中却想着极其猥琐恶心之事。眸带轻鄙,从大比被淘汰他心中就憋着一股子的怒气。此刻见了君赖,哪有不好好恨之理。

  哈哈,瞧他们都说不出话了。想来是被我们说中了痛处,已经无话可说了吧!

  妖凛一脸怨恨的盯着君赖,他为了这一届大比可是准备了五年之久。结果,竟然因为自己根本就没放在眼里的蝼蚁被淘汰了。这笔账,他迟早是要讨回来的!

  说中了痛处,你们确定吗?今,我君赖过来,可是要将那神龙鼎唤醒的。你们才是没有资格之人吧?

  君赖冷冷的扫了那几人一眼。她本不想搭理他们,但以这些家伙那不依不饶的子,若是她一言不发,只怕之后就别想清静了。

  君赖,你说大话不怕闪了舌头!就算是我们不是仙药师,身份也比你这人尊贵的多了。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说那样的话?

  皇甫紫嫣最是厌恶君赖,听着她这般说话,她哪里还坐得住。漂亮的俏脸此刻却是恶毒怨恨,她一脸鄙视的上下打量着君赖,口中的话更是宛若怨毒至极。

  莫天和妖灵、沐念颜等人都是眸不屑,正想要狠狠反驳这君赖的疯言疯语。

  然而,就在这时,中心处的高台上,却是响起了一个淡淡威严的嗓音。

  时间已到,想必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我们为何要聚集在这中心广场处。好了,只要身为仙药师,就有资格尝试。请拥有资格之人排好队伍,依次上台来尝试唤醒这绝世至宝——神龙鼎。尝试顺序按照排队而来,只要你想,便可以过来尝试。谁若是成功唤醒这宝鼎,谁就是其主人了!

  龙月那窈窕的身体包裹在一身白色纱裙之中,脸上依旧带着那遮盖了大半容颜的纱巾,傲然独立在那高台边上,她面对着所有人,一字一句的大声宣布道。

  龙月的话音未落,那上到中心高台的阶梯边上就已经排了老长的一个队伍。那些迫不及待之人这速度之快、心情之急切,可见一斑。

  很快的,就上去了第一个人。此人却是出身于龙族的,一上台那人双眸便眨也不眨的盯着那神龙鼎。

  周围喧闹的众人,感觉到了那一股紧张的气氛,也是一点点的安静下来。大家都是紧紧盯着第一个尝试之人,过了半响,那龙族子弟才走上前去。左右两手一齐碰触到了那神龙鼎的鼎身。

  就看到一股柔和的黄亮光慢慢的亮起,将那龙族子弟那精致的五官照成了绝的金黄之

  这般的异象,顿时让周围的众人看得有些惊了。

  难道说,这第一个人就将这神龙宝鼎收服了?天哪!

  带着惊疑和期待,众人更加是眨也不眨的紧盯着高台之上的那人。然而,那光芒亮的快,消失的更快,不过数秒而已,那金黄的光芒便很快就消散了下去。

  只听到‘碰’的一声巨响,那龙族的子弟被神龙鼎给弹了出来。

  那人神色也有些惊讶,仿佛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失败了。不过,虽然有些遗憾,但却很快就由着另一边的阶梯离开了。

  第一人失败了,之后排在后面的仙药师便一刻不停的继续上了。

  但就和第一个人一样,基本上后面之人尝试的时间或长或短,但结果都是一个被神龙鼎弹开,之后脸色有些苍白的离开了。

  一开始,众人还带着期待的去看。到后面,失败的次数越来越多,排队的队伍也从开始的拥挤变得松散了一些,但那人数依旧也有一千人左右。

  君赖,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自己有资格吗?怎么,现在都已经开始了,你怎么还不过去?…出身低果然只会就会做些下三滥的勾当。这话说的就是你这样的下之人。哼!你就算是说一万遍自己是仙药师,这也不过是骗人的谎话!

  看着一堆失败之人,皇甫紫嫣他们也是没有什么心思去看了。反正他们几个人都不是仙药师,这神龙鼎落在谁手中都和他们无关。而那些冒冒失失的上前尝试之人,他们也都看出来了,都是一些寂寂无名之辈,妄想着一步登天的,没什么好看的。

  不再盯着那高台,皇甫紫嫣却是看向了一旁悠哉悠哉的君赖。哼!还敢说那样的大话呢!若是她真的有尝试的资格还能如此淡定的坐在这里?!

  看那些拥有资格的普通学员们,哪个不是争先恐后的拼命往前挤,那些没见过世面的井底之蛙谁能淡然自若的干坐着?由此可见,这人根本就是在说大话、自取其辱罢了。

  君赖根本就懒得理会这皇甫紫嫣,一双黑眸却是眨也不眨的盯着那高台之上的动静。刚刚小半个时辰之内,这神龙鼎就光了百来个仙药师。这东西究竟需要多少的灵魂力?怎么和个无底似得!收了这么多的心海灵魂力,居然还是灰不溜秋的老样子。这家伙开始不会是在骗她吧?

  怀疑归怀疑,君赖却也知道那神龙鼎是不可能骗她的。除非,它真的不想恢复原本的模样了。

  皇甫紫嫣一心想让君赖堵心,见她不理自己,却也只当她这是没话可说了。当下,那小嘴里吐出一连串尖酸刻薄的话语。而一旁的莫天和妖凛等人,也时不时的加上一两句,到后面连他们自己说的累了,总算才停了下来。

  这个时候,皇甫紫嫣等人心中还颇为得意,高人一等的优越感更是溢于言表。让这个该死的人得意了这么久,总算是找到一个狠狠打击她的机会了。

  而另一边,九重天界仙药师存在的比列,比之炎黄大陆的炼药师更加稀少。再加上那神龙鼎根本就是一个无底,当下也是接二连三的淘汰了数百个仙药师。如今剩下的仙药师人数也不过二分之一左右了,留下的都是一些有实力的高手。

  怎么?你们可是再也想不出什么嘲讽人的话语了?只可惜,我君赖如今就要去尝试唤醒神龙鼎了!

  懒洋洋的蹲在那儿,看着那队伍的变短的速度慢了下来。君赖心中一动,心道:总算是到了争夺的时期了。缓缓地站起身来,君赖在走之前却是对着说了无数嘲讽羞辱之言的皇甫紫嫣等人斜睨了一眼。娇的红悠悠的吐出这么一句话。

  然后,她便再不看那些个眼高于顶的二世祖,慢悠悠的向着那中心高台走了过去。

  …什么?!

  这君赖,刚刚说了什么?!

  看着那君赖离去的背影,皇甫紫嫣等人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从未想过,这君赖竟然是真的打算上前一试。

  他们这段时间说了那么多羞辱之言,可却被这君赖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全数反击了回来。

  哼!我看这君赖定然是想宝贝想疯了。这神龙鼎好歹也是她从遗迹中找出来了,如今看着至宝就要被其他人拿到了。所以,她才会做出如此举动!

  俏脸上火辣辣的,仿佛是被人无声的打了一耳光。不过,皇甫紫嫣很快就回过神来,对着莫天等人如此道。

  她才不相信这入学九族联盟学院不过五年多的君赖,竟然拥有成为仙药师的资格!她倒是知道这君赖在那鸟不拉屎的炎黄大陆,似乎算个品级颇高的炼药师。但九重天界的炼药和炼器都和下面的小大陆毫不相同。想要成为仙器师和仙药师,必须拥有比各小大陆苛刻百倍的条件。

  哼!一定是她心中不甘,又听了他们的嘲讽羞辱。这才受不了了,倒是自取其辱去了。

  没错,这君赖要是仙药师的话,那我怎么可能比她差?!真是笑话!

  莫天也是被气得要死,刚刚说了这么多,这君赖马上这样做,就是在故意刺他们。打死莫天也不相信他眼中的‘玩物女人’也能爬到自己的头上来!

  我们就等着看好戏吧!这君赖已经排入队伍了,等下若是神龙鼎毫无反应,那可是今最大的新闻和笑话!哈哈!不用我们自己动手,这君赖就自取其辱了!

  而那妖凛俊逸的脸庞上是幸灾乐祸的得瑟,他就没把君赖所说的话当回事。看着君赖排入队伍里,他却一心想要看她当众出丑。

  呵呵,看样子是我炎黄阵营做的太低调了。实话都没人相信,小古儿,咱俩也跟着老大去凑凑热闹!

  人的桃花眼里面迸出一股凌厉的气势,霍玉听着那皇甫紫嫣还有莫天、妖凛的羞辱之言,却终于是坐不住了。

  对于这些自命不凡之人,真是不该留半分的余地,是时候闪瞎他们那些狗眼了!

  大哥说的极是,我也正有此意呢!

  古青心中也是有些怒气,冷峻的俊脸显得寒冰料峭。这些人的嘴巴实在太多了点、说话也太毒了点。

  原本君赖说他们俩已经尝试过了,觉得没必要再让他们去承受神龙鼎噬之苦。但看着这群不长眼的,霍玉和古青却是忍耐不住了。

  两人腾地站起身来,一人丢下一句话,便一齐向着那队伍而去。

  原本正得瑟的几人,看着这霍玉和古青的举动,当下脸色又是一沉。难道说,这霍玉和古青也拥有仙药师的资格么?!这…这怎么可能!

  不过想想刚刚这两人脸上的愤怒和自己所说的话,他们很快又将他们俩也划分到了受不了他们的嘲讽,被气得和君赖一样自取其辱去了。

  哼!他们就是再愤怒又如何?假的始终是假的,永远都不可能变成真的!

  霍玉和古青两人也入了队伍,却是特意的站在了君赖的前面。

  此刻,君赖他们三人前面只剩下了三分之一的人数,也因为他们几人来的最晚。所以,君赖是排在队伍的最后,乃是最后一人。

  看着君赖的排位,皇甫紫嫣等人却又有些耐不住。

  你说君赖人是不是故意的?知道自己根本就是滥竽充数,所以故意站在队伍的最后,想蒙混过关?这女人果然是个心机深沉之人,竟然想到了这么一个法子。

  皇甫紫嫣看着君赖的站位,反倒是担心这君赖没有上台机会了。要知道,她就是做梦都想看着这君赖会当着这数十万的观众面前,自取其辱的情景。

  哼!就她那点本事,也只能想出这些旁门左道罢了!放心吧,紫嫣,她根本就不可能是仙药师。这个弥天大谎迟早都是会出马脚的!

  莫天也是注意到了这一点,没想到这女人还有点小心思,不过也罢了。神龙鼎不可能不落入他们九大族手中,而这君赖迟早也会为自己的谎话付出代价的。

  也是,就凭她根本就不配碰那神龙鼎。等今之事了结了,君赖胆敢冒充仙药师此事,我是不会轻易的放过的。

  虽然有些遗憾,但妖凛的心里头根本就没有把君赖当回事。想想反正一个跳梁小丑,早晚都会落到他们的手中,当下也不觉得有什么了。

  而炎黄阵营的染夜魅、君莫等人,听着这些家伙的大言不惭,却是嘲的勾起角,并不言语。

  就在这三人唧唧歪歪之时,台上的仙药师们一个个的失去了资格。原本逐渐变缓的淘汰速度,此刻却是突然再一次的上升了。

  快了,看样子这神龙鼎所需要的力量就快要到顶了。

  君赖看着前面的队伍人数不断的减少,双眸出了一丝意味深长。

  高台之上,九大族的高手们,看着一个个被淘汰出去的高品级仙药师,脸色也是越来越凝重。

  开始上来的都是一些不知深浅之人,被淘汰也是他们预料之内。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之后他们九大族的一些成名许久的仙药师也被毫不留情的淘汰出去了。众人在心中诧异的同时,看向那神龙鼎的眼神也愈发的灼热了。

  这神龙鼎,果然是炼药中的第一宝鼎,竟然连成名许久的炼药大师,都没法将其收服。

  这怎么可能?!不…这不可能!为何我无法将这神龙鼎收服?!

  就在众人心生诧异之时,又一个魔族的仙药高手被淘汰出去了。

  盯着那依旧毫无变化的神龙鼎,那魔族的莫如兴却是狠狠的一跺脚!他乃是七品的仙药师,年纪也不过一百多岁,在这九重天里面算得上是年少有为了。

  长久的生存在了天才的光环之下,自信的以为自己和他人是不一样的。如今突然被这神龙鼎毫不留情的一打击,却是让这莫如兴有些恼羞成怒了。

  请莫少下台。下一位——族大长老:皇甫寒炎!

  龙月隐没在薄纱之下的俏脸却是看不真切,冷冷淡淡的道了一句,她便让下面的一人上台来。

  皇甫寒炎乃是族中最出众的仙药师,其炼药实力已经达到了九品之高。在偌大的族之中,皇甫寒炎的地位也是相当之高,身居族大长老的要职。但见他长身玉立,身穿一袭极其精致的蓝色锦袍,一身气质更是高贵出尘,带着一股长居高位的上位者气势。

  一双眼眸深幽如井,却是眸光灼灼的盯着那高台中心处的神龙鼎。身为九大族中炼药之术排的上号尊贵炼药师,皇甫寒炎也是心高气傲之辈。对于这传说中的炼药至宝神龙鼎,他心中也是抱着志在必得的信心的。

  待那莫如兴失魂落魄的走下了高台,他却是不急不缓的走了上去。然后,并不迟疑,直接就将一双掌拍了上去。

  数百年来,皇甫寒炎也收服过了许多尊桀骜不驯的丹鼎了。如今,面对这神龙鼎,他虽然自觉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但六七成也还是有的。带着曾经收服过其他的丹鼎的心得,皇甫寒炎一出手便是全力为之,想要以最短的时间内以最强的灵魂力将这神龙鼎打动之。

  看着族的寒炎长老出手,那皇甫紫嫣和皇甫玉仙等人皆是有些激动和期待。特别是皇甫玉仙,眼下出手之人乃是她的爹爹,若是爹爹能够成功将这神龙鼎收入囊中,定然能够在炼药术上更上一层楼。而她的地位自然也会变得更高。

  虽然比不上皇族,但也绝对是不逞多让了。

  到那个时候,她想要找那君赖报仇,还不是轻而易举之事?!

  这皇甫寒炎的想法是非常美好的,按理说他这般的作为也是正确的,但很可惜的是,他遇上的偏偏是这处处透出诡异的九重天第一宝鼎!神龙鼎感觉到了一股颇为浑厚的强横灵魂力量源源不断的涌而来,却是让它心中一阵神清气

  当年自从受到某种外力伤害之后,它的灵其实并未完全磨灭,但也差的*不离十了。哪怕是遇见了能够唤醒它灵之人,但没有庞大的灵气和灵魂力作为支撑,它也没有力量打破自己身上的封印。

  收了足足几百个仙药师的灵气和灵魂力,如今它也感觉到体内的力量越来越浑厚了。

  特别是后面的这些仙药师,简直一人能抵得上几十人。看样子,距离它重见天之时,已经不远了!

  神龙鼎乃是第一宝鼎,这名头也绝非得虚名。皇甫寒炎趋势的力量庞大,但奈何这神龙鼎所收的速度更快!不过小半柱香的时间,便将那皇甫寒炎的心海狂一空。甚至于到后头,几乎是主动的再疯狂收皇甫寒炎之力了。

  而双手触及神龙鼎的皇甫寒炎,神色也是一变。他几乎不敢相信,这世间竟然有如此的丹鼎,竟然差点反噬于他!

  到后面,他甚至想要主动手,绝非是他不想得到这神龙鼎。而是若这神龙鼎死抓不放,他想全身而退都不是那么简单的!

  差不多了,神龙鼎大了半响,终于看到了此人的极限。当下便收了那诡异的吸引力,将那皇甫寒炎瞬间反弹了出去。

  这神龙鼎不愧是九重天界中第一宝鼎,我皇甫寒炎心服口服!

  脸色有些苍白,神情更仿佛是见了鬼。不过,皇甫寒炎总归是见过无数风的一方高手。略略定了定神,他没有像莫如兴那般的无法释怀。反而是对着那神龙鼎颇为尊敬的拱了拱手,之后,这才慢慢的下了高台。

  天哪!连皇甫寒炎这样的高手都没能将这宝鼎收服!

  我还以为他一定能成功呢!前面的那些仙药师,可都没有坚持他这么久!

  就是啊!这神龙鼎好厉害啊!连皇甫寒炎大师都这样说。

  皇甫寒炎一下台,周围的那些九重天界的居民和学院学员们,均是一片哗然。在他们的心中,皇甫寒炎这样的人物已经是那种高不可攀的传说人物了。没想到,竟然也败在了这神龙鼎的手下。而且他本人竟然还说心服口服。

  如此一来,那要何等惊才绝的人物,才能将这桀骜不驯的宝鼎收服?!

  而皇甫玉仙见爹爹并未将宝鼎收服,原本含期待的眼眸,此刻却是一下子就低落了起来。

  哈哈,看样子这神龙鼎非我莫属了!

  莫天极也站在这队伍之中,不过他的位置只比君赖稍稍前面一点。实力越强,越有底气之人,反而不会那般的莽撞上前。

  看着眼前的那些菜鸟们一个个的被淘汰,之后自己的一些老朋友们也一个个的失去资格,莫天极这心里头的期待却是膨了起来。

  低声狂笑了几声,看着那皇甫寒炎都失去了资格,他这心头的大石基本上是落地了。要知道,这九大族之中,就论炼药之术的话,他和皇甫寒炎还有神族一人、魂族一人可都是老对手了。虽然,其他族中也有炼药强横之辈,但总归和他们四人还有一截距离。

  当然了,还有一些隐世不出的老怪物们。不过,那些人如今基本上是不问这些俗事了。而这些宝贝们,不落入他们手中,又该落入谁手中。

  特意的排在了队伍的最后面,莫天极就是想最后一个出手。虽然,这样一来也要承受很大的压力,但若是对手们都失去了资格,那么除了他莫天极,还有事可能将这绝世至宝收入囊中吗?

  看着眼前的几个最有威胁的老朋友,一个个的被淘汰,莫天极这心里头可是得意极了。

  终于轮到他了,稳稳当当的踏上那高台,莫天极心中可谓自信

  而周围的观众们,在数次的大起大落之后,却也是把希望的目光放在了莫天极身上。这一次的宝鼎认主大会持续到了现在,唯一还有一争之力的高品级仙药师,就是莫天极了。如今,众人也只能将得到至宝的希望放在他的身上了。

  而那莫天,看着自己的爹爹一步步的走上高台,他这心里头却是激动极了!

  机会啊,绝好的机会啊!

  他仿佛都看到了自己的地位在魔族再一次飙升的绝好机会。只要得到了神龙鼎,他的实力和地位都会大大的提高的!

  爹,您可一定要将这神龙鼎收入囊中啊!

  台上的莫天极,目光炯炯的盯着那神龙鼎,因为没了其他的竞争对手,他眼眸之中的贪婪和得意都呼之出。

  而那神龙鼎看着这莫天极那贪婪的小眼睛,心里头却是傲娇一笑。就凭这么一个老东西,还想将它收入囊中?他配吗?

  想要收集的灵气和灵魂之力也差不多了,没有什么必要再锦上添花了。神龙鼎这心里头也起了戏某个贪婪之辈的心思,干脆彻底的隔绝了同外界的感知!

  怎么回事?!怎么会一点感觉都没有?

  而那迫不及待的莫天极,此刻将双手放置于那神龙鼎之上,也是发现了不同寻常之处!

  收服宝贝,特别是有灵气的宝贝,不管成不成功都会出现一些异象。然而,此刻他卯足劲儿去碰触这神龙鼎,却好似在碰触一个寻常的石头般,别说是异象了,连点不同的感觉都没有!

  这一刻,莫天极这心里头的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

  一开始,他还以为是有什么地方错了。然而,当他用尽办法尝试了半响之后,却发现那神龙鼎依旧是毫无反应的立在那里,连点光芒都没有。

  想想开始那些菜鸟的不行的仙药师去碰触这宝鼎都会有反应,可就不知为何就他没反应!

  这情况,仿佛他这个高品级的仙药师,反倒比补上一个菜鸟了似得!

  莫天极又气又恼,这心里头可谓是气得呕血。若非他在这九重天界成名多年,只怕周围的观众们都会怀疑他到底是不是仙药师了!

  心中气得直骂娘,可无论他如何气如何骂,那神龙鼎就宛若老僧入定,它就是没反应!你奈我何?

  莫老,时间已经很久了。想来您也不是这神龙鼎的有缘之人,请下去吧!

  看着那莫天极的老脸被气得白一块红一块,之后更是完全和这神龙鼎卯上了。不管不顾的开始用尽各种办法,一旁的龙月等了半天,却发现他也没有半点放弃的意思。可周围的观众包括他们这群公证的高手都有些不耐烦了。

  礼貌的对着莫天极提醒了一句,龙月纤手一指另一旁的台阶,希望这莫天极不要失了风度。

  不…!我就不相信这区区一个丹鼎,敢和我玩花样!不!

  而莫天极心里由顶峰坠落到了十八层地狱,这心里头可谓难受至极。他甚至是忘了自己的身份和处境,嘴里说的话根本就和一个泼妇无异。

  周围的观众们,听见这莫天极如此的竭斯底里,当下也是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没想到这莫老竟然如此不依不饶,那神龙鼎分明连半点反应都没有嘛!

  就是,就是!得不到宝贝就开始耍横…没想到竟然是一方高手呢!

  这都过了两柱香时间了,他还要折腾多久?

  换做平时众人也不敢如此的议论魔族的高手,但这一次围观的人实在是太多。淹没在人群里抱怨几句,大家也不怕会被人找上麻烦。

  再说了,这莫天极实在是蘑菇了太久了,而且那神龙鼎分明就连一丁点的反应都没有啊。

  莫天极!九重天界所有修真者都是公平公正公开的一次机会,你的机会已经用掉了!请您下台!

  龙月却是不吃他倚老卖老的那一套,冷冷的道了一句,连语气和气势都变得强硬了许多。

  莫天极这才想起自己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呢!而且九大族的高手都在,就算是他想倚老卖老,其他族也是不允许的。恼怒的送了抓着神龙鼎不放的手,莫天极没法多说什么,只得灰溜溜的下了高台。

  哼!莫天,你爹身份‘如此尊贵不凡’,做起事情来却这般的丢人现眼,你也配去嘲讽我们老大不行?堂堂一方高手,竟然因为贪心宝贝和个泼妇无异,我可真是长了见识了啊!

  见那莫天极当众撒泼,染夜魅却也是没有放过这反击的机会。

  原本,抱着极大的希望的莫天,看着那神龙鼎的毫无反应也是被狠狠打击了一番。之后,再听着这染夜魅一脸嘲讽的反击,当下这心里头是气得呕血。

  哼!我就是嘲讽君赖又怎么了?她本来就是一个说谎的跳梁小丑!就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低之人!你能把我怎么样?

  莫天哪里能咽的下那口气,当下就用更加恶毒的话语咒骂起了君赖

  我们能怎么样,你莫天很快就能亲眼看到了!好好看着吧,谁才是真正的跳梁小丑!

  染夜魅看着一脸怨恨的莫天,却是冷笑不已。淡淡的道了这么一句话,他便不再说话了,只是默默的看着那高台之上的君赖等人。

  而莫天当然也注意到了台上就要轮到霍玉、古青和君赖他们了。不过,他的脸上是轻鄙不屑,却是等着他们当众出丑。

  随着莫天极的失败,之后又过了几人,便轮到了霍玉和古青。

  因为那些高品级的仙药师全部都失败了,此刻最后剩下的霍玉、古青、君赖三人根本就没有引起观众们的注意。想想那些炼药大师都被淘汰掉了,这几个默默无言的家伙又怎么可能认主宝鼎。

  所有人都这么认为的,就连九大族中那些作为公证的高手们,心中也是这般的认为得。

  哟,这不是炎黄阵营的那几个人吗?我看这几个人就没必要尝试了吧?

  就是嘛!炎黄阵营什么时候出了仙药师了?我怎么就不知道哪!

  老天,这不是那曾经的第一废物君赖吗?利用美勾引圣皇的那个狐狸

  所有高手全数失败了,大家心中正失望了。对于剩下的几个人,也是没有什么继续观看的兴趣了。更有一些和炎黄大陆有仇的几大族子弟,还有一些心中嫉恨君赖的女学员们,更是少不了一番的冷嘲热讽。

  因为周围那些议论之声实在是太大,就连其他几大族的公证高手,眸中也出了几分不屑轻视之意了。

  要不,这么几个人就算…

  特别是族、魔族、木族、妖族四大族的高手,这几大族同炎黄阵营结有仇怨,他们甚至觉得君赖这些刺眼的蝼蚁根本就不配站在这高手之上。一开口就想要剥夺他们的资格和权利。

  这一次所有人都尝试了,我们当然也没有理由反对这三个年轻人尝试。你们上来吧!

  然而,一旁的龙月眼眸深深地看着君赖他们三人,不等那不怀好意之人的话说话,就直接打断了那人的话。

  莫天原本也希望君赖他们被当场剥夺资格,但想想这样还不如让他们当众自取其辱来的爽快。所以,当他听到那龙月发话的时候,心中甚至还默默附和了一句。

  那好吧,你们三个,快点搞定!

  四族见龙月发话了,当下也不好再说什么。不过,对待君赖他们三人的态度,却是差的可以。

  霍玉排在最前面,当下是最先尝试。他将双手放置于那神龙鼎之上,莫天和皇甫紫嫣等人都等着他们自取其辱的一幕。

  然而,那神龙鼎之上却是闪烁起了极其明亮的金色光辉。虽然不强,但却的的确确是在闪烁着光辉…

  什…么?!

  原本都准备好了一脸嘲羞辱的表情的皇甫紫嫣等人,看到这一幕那表情顿时僵在哪里。眼中是不敢置信,做梦都想不到这霍玉竟然真的是仙药师!不过飞升上九重天界五年多而已,但这霍玉竟然真的成了万中无一的仙药师…

  一脸呆滞的盯着那高台之上的霍玉,莫天几人的脸色那叫一个精彩。

  然而,打击却远不止这些,霍玉很快就被弹开了,之后的古青也上了。当古青碰触那神龙鼎之时,同样的情况竟然再一次发生了!

  这…这不可能!

  这古青…竟然也是…仙药师…

  这不可能的!

  在心中不断的否认,然而眼前铁一般的事实却让他们无话可说。即便霍玉和古青两人,都很快就被摊开淘汰掉了得到神龙鼎的资格。但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已经足够让自命不凡的皇甫紫嫣等人没法接受了。

  就在他们脸不敢置信的眼神中,却是轮到了最后一人——君赖

  看到那君赖缓缓的走到了神龙鼎的面前,皇甫紫嫣等人心中却是腾起而来一股极其不好的预感:这霍玉和古青都是仙药师…那君赖呢?!

  难道说…?

  不!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想想自己开始口中所说的一句句讽刺羞辱的话,此刻他们却感觉那些羞辱被狠狠打回了自己的脸上。

  心中发出了绝望的呼喊,但台上的情况却依旧在继续着。就看到君赖伸出素手,缓缓的碰触到了那神龙鼎之上。

  又惊又怒的死死盯着那高台之上,但预想之中的情况并未发生。

  没有…反应!

  神龙鼎没有任何反应,就如同莫天极碰触之时那般模样。

  看着这样的一幕,皇甫紫嫣等人总算是再一次找回了信心。开始霍玉和古青身上所出现的异样都不算什么了,至少这君赖的确是在胡吹大气,至少这君赖的确是为了颜面才打肿脸充胖子。

  他们没说错!

  我就说这君赖根本就不可能是仙药师吧?呵呵,就你们炎黄的那些低之人,还不想承认呢!

  皇甫紫嫣第一个反应了过来,怎么样都不想被那君赖了一头。故作高傲的扫了众人一眼,她提高声音毫不留情的讽刺道。

  就是!就是!这君赖就是人,上不了台面的跳梁小丑!

  莫天也是大声的附和着,仿佛这样就能将霍玉和古青的事实抹去一般。开什么玩笑?要是在这些低之人面前丢脸,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

  是么?

  面对他们苍白无力的言语,染夜魅却是嘲一笑。等事实摆在他们面前的时候,看这些自命不凡的家伙还有何话好说!

  老天!那是什么?怎会有这般的景

  有没有搞错?七彩之祥云,竟然是那个君赖所触发出来的?

  不可能的!我不相信这个菜鸟君赖,竟然能够发出这样的情景!

  莫天的话音未落,周围的那些众人却爆发出了一阵不敢置信的惊叹之声。顿时,那莫天刚刚还颇有底气的脸色,顿时就黑了一大片!

  所有人都不自觉的向着那中心处的君赖看了过去。就看到,原本稳稳当当的立在玉桌之上的神龙鼎,此刻也不知何时飞掠了到了半空中。而那七彩的绚丽颜色,却是由着那灰不溜秋的鼎身开始向着四周不断的飘逸而出。而那一股股极其瑰丽壮观的颜色,将那原本碧蓝的天空也笼罩成了七彩之

  这情景,当真是遮天蔽、风云变

  就在那七彩的瑰丽颜色之中,君赖双手紧紧地抱着那丹鼎,绝美的小脸被那颜色映衬的更加清丽绝俗。一头墨发更是翩然而舞,一身黑衣也随之不断猎猎作响。

  远远看去,此刻那君赖宛若九天玄女般的优雅高贵,身处在一个凡人无法碰触的奇异世界。

  神龙鼎,解封吧!

  君赖感觉到了自己的心海的灵魂力由着双手源源不断的运送到了那神龙鼎之中,与此同时,神龙鼎之中也不断有着力量循环到了她之体内。这种前所未有过的感觉可谓十分之奇妙,但君赖却再没有像上一次那般不适。

  口一股无法形容的激动越积越多,君赖忍不住大喝一声。纤纤素手将那神龙鼎高高的托起,整个人也随之到了半空之中。

  七彩的耀眼光芒由着那神龙鼎的鼎身不断的涌而出,遮天蔽的光芒将君赖整个人都包裹其中。此刻,这一人一鼎,仿佛已经融成了一体。

  一股股的强烈飓风不断的向着四周狂掠而出。惊天动地的力量,让周围的观众们一个个睁不开眼睛。

  我们快走,这神龙鼎好强的力量!

  原本坐在那中心高台的周边的九大高手,此刻却是被那一股股恐怖的力量吹得摇摇坠。原本,他们对于自己的实力有绝对的自信,并不打算离去。

  然而,随着那七彩之光芒的越发耀眼,周围的力量波动也愈发强烈。终于,那龙月低低的道了一句,第一个退开了百丈开外。

  龙月离开之后,其他几族的高手之中,本有想要趁机夺宝的。然而,那神龙鼎之威实在是有些骇人,就连他们这种实力强横之辈都无法近身。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其他的八个高手这才逐一退了出来。

  我,需要你的血

  一道低沉的嗓音遥遥的传来,直击君赖的头脑里。接着,它也并未等君赖回答,一股力量便薄而出。

  君赖只感觉到了自己的手心好似被什么东西划破了。鲜妖娆的血淌出来,由着她同这鼎身的碰触而被传递了过去。一股宛若灼烧般的热度在她柔软的手心熊熊燃烧者。

  不过一瞬间,原本灰不溜秋的神龙鼎,此刻却是被一股淡淡的血气所笼罩其中。

  看到这里,莫天和皇甫紫嫣等人只差没有晕死过去了。刚刚他们还口口声声的讽刺着这君赖,谁知道一回头,这神龙鼎竟然就被这女人引起了这般恐怖的天地异象。

  再如何的不想去相信,但这铁一般的事实却在他们的脸上狠狠的打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该死的,怎么会这样?!

  三之前,在那炎黄阵营楼中,这君赖明明也碰触了这神龙鼎,为何当时并未出现任何的异样?!

  羞恼又不甘,更是对于这君赖能够得到这神龙鼎的认同嫉妒至极。莫天和皇甫紫嫣、妖凛等人差点没被气的把一口牙齿都给咬碎了!

  而君赖周身的天地异象还在继续着,那一团淡淡的血气将那神龙鼎团团包围住。

  而那神龙鼎和君赖都感觉到了,那原本灰暗的鼎身周围,似乎有什么黑暗之物在渐渐的落。手中的神龙鼎不住的颤抖,仿佛这宝鼎自己也是激动万分!

  过了半响,君赖突然感觉到了自己手心的触感突然一变。原本的糙不适都不见了,取而代之是绝对的光滑柔软。而就在这时,那神龙鼎的鼎内爆发出了一股强烈至极的亮光。那一抹金色的亮光直冲天际,却是比周围的七彩祥云更加耀眼夺目。

  宛若神之光辉般,令人心中震撼不已!

  于此同时,一道霸道又彪悍的声音,却是在君赖的脑子里猛地响起。

  我——终于再一次的觉醒了!

  随着这句话,那神龙鼎周围的黑色尽褪,取而代之的却是一股极其明亮耀眼的金色,曾经的灰暗无光,此刻却是变得灵气人、光彩夺目至极。

  快看哪!那神龙鼎竟然全完变了个样啊!

  天哪!这宝鼎看样子是真的完全苏醒了!

  难道说,这好命的君赖,真的就成了这神龙鼎的新主人了?!

  如此神奇的一幕,周围那些观众们也没有错过。看着那原本好似死物般的神龙鼎,在这一瞬间奇迹般的变得光彩至极。大家也是眼的震撼,不自觉的感叹出声。
上一章   邪尊懒凰   下一章 ( → )
魔医十三岁惊世毒皇后女皇太狂悍倾世权相北雁南飞夜深沉春明外史美人恩啼笑因缘白芍春莺啭
麻雀小说网最新更新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邪尊懒凰,本章内容为306她是仙药师?宝鼎苏醒的全文阅读页,邪尊懒凰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邪尊懒凰最新章节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与下载,尽在麻雀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