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脂浪斗舂》第七回受封诰二姬应梦全书终的全文阅读页
麻雀小说网
麻雀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麻雀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脂浪斗舂  作者:清·烟水散人 书号:48349  时间:2019-3-12  字数:6660 
上一章   第七回 受封诰二姬应梦(全书终)    下一章 ( 没有了 )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9年6月31日
第七回 挥金银美女赎身 受封诰二姬应梦(全书终)

  诗曰:

  古来好胆如天,只笑衰翁不自闲;

  顿使芳心随蝶儿,空将画阁锁婵娟。

  薛妈妈见正德想见那二位美人,便向正德道了一番由来。

  原来,在城外五里,有一位公子,名唤黄虎,因其父在朝做官,故家资不薄。黄虎仗著富贵,无恶不作,见花大娘家中二女皆己长大,便托人买下,长期霸占,但恐被烈知觉,便花银暗买一小宅,将白牡丹与红芍药安置进去,且差人看管。

  这小宅恰在薛妈妈家门旁,与后楼相接,黄虎常嘱其照顾,又说重重有赏,薛妈妈因惧黄虎势力,也不敢萌异念。

  黄虎之范氏对黄虎疑竇登生,遂将他夜留在家中,不肯放他出门,故二女犹是全身处子。

  正德道:“如何与这二美女见面?”

  薛妈妈似有所难,说话吱吱唔唔。

  正德便取出黄金,折银三百余两,付薛妈妈道:“权将此为礼。”

  薛妈妈道:“二女乃良家女子,恐未必肯荐枕席之。”

  正德道:“我不贪,惟觑一会足矣。”

  薛妈妈道:“今念老爷厚意,愿下说辞,其与大官人相会。”次乃十五早,薛妈妈从后楼来到二女宅內,白牡丹,红芍药薛妈妈坐下。

  薛妈妈道:“逐事冗,有误候问,昨夜因见月明如银,花灯热闹,回思二位娘子青春寂寞,实是可伤。”

  红芍药叹道:“此乃薄命所招,夫复何怨?”

  薛妈妈道:“公子俱內,不得作主,小夫人悍妒,倘知二位在此,势必卖入青楼馆,二位应慎为周慮。”

  白牡丹道:“我们岂不知?但妗母贪财,身不由己,只好听天由命。”

  薛妈妈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老身倒有一计,只是不便启口。”

  白牡丹道:“妈妈既有良谋,不妨明言,断不洩漏。”

  薛妈妈道:“近有一北京富户,名唤武德,为人甚是慷慨仗义,老身提起二位才貌,那武官人便要代二位赎身,黄公子当此两难,必定听从,这武官人说千金薄物,只求晤一面。诚请二位娘子让其进来,必会出金赎出二位。未知二位尊意若何?”

  白娘子羞愧道:“如此说来,机会虽好,但素不相识,怎好相见?”

  薛妈妈道:“娘子此言差矣!譬如大娘将你卖在青楼,那迫你接客,娘子难说素不相识,娘子当早作主张,不可错过机会。”

  红芍药道:“薛妈妈良言,贤妹须听从,休误终身。”

  白牡丹道:“妈妈当便请大官人来一会,切勿使公子知道。”

  薛妈妈道:“事久多变,老身少停便请来更妙,管教一说便成事。”

  二女道:“多烦妈妈费心。”

  薛妈妈道:“老身即去请来。”薛妈妈遂到客店,见正德道:“老身费尽口舌,二女请大官人相见,须慢慢勾她们入局。”

  正德大喜,即同到院中,向后楼上进入宅门,一见二女,好生面善,如旧相识。

  但见那红芍药:

  蛾眉凝黛,杏颊红霞,冉冉轻裙。

  亭亭秀质,一种窈窕堪怜,

  面视幽梅挹雪,而神色俱清;

  身如垂柳霏烟,而韻姿宕,

  若不是瑤池滴下,必是莲島飞来。

  只见那白牡丹:

  山浅淡,秋水鲜澄。

  素粉轻施,岂是寻常光

  红脂雅抹,不同时态细浓。

  妆似寿扬眉,步扬西子履。

  难擬娉婷,眉橫青岫远;

  鸦绿云堆,尽呈窈窕。

  似洛神出浦,依稀小步淩波;

  罗襪细细,印花尘而金莲

  人间定有相思种,引出多情辗转心。

  二女一见正德天庭开阔,池角方圆,三絡长须过腹,说非常人。忙向前接道:“二女子身陷图圍,幸大官人不避嫌疑而相见,难表谢意!”

  正德也一一还礼,见二女一淡一浓,打扮合宜,心想道:与前在宫中梦见,真是一般无二,真几天作之合也。遂不由心花大开。

  二女请正德当中坐下,二女旁坐。薛妈妈在下相陪。

  正德道:“闻得薛妈妈言及,方知二位娘子,白壁污泥,终难沾,至若赎身,虽十金何难蘆。”

  薛妈妈对二女道:“烦娘子厚待大官人,老身回去备酒席。”即出门从后角门而去。

  二女令小婢呈上酒席,正德居中,二女两旁,殷勤劝酒,十分亲热。

  酒至半酣,白牡丹吹萧,红芍药唱曲相和,犹如鶯啼婉转。乐得正德如在仙境,开怀畅饮。至黄昏时,已酩酊大醉,支援不住,由二女扶入帐中,和衣睡倒。

  白牡丹大惊道:“睡在此间,倘公子得知,岂不坏事?”

  红芍药道:“待他酒醒再作计较。”

  白牡丹取了一杯茶,专候正德醒来。

  至初更后,正德翻身道:“朕口渴,內侍取茶来,与寡人解渴。”

  白牡丹惊道:“酒后吐真言,大官人莫非是天子么?”

  红芍药道:“我闻正德乃逍遙天子,云游到此,今相遇,也算是我们造化到了,可讨过封诰。”

  白牡丹道:“姐姐所言不差。”忙取一大杯茶,把正德扶起来坐下。

  正德吃了茶,开眼方知是醉,忙问道:“我醉了,方才不知可曾说甚话否?”

  二女即跪奏道:“臣妾不知皇上驾临,罪该万死。”

  正德惊道:“我系庶民,二女何故君巨相称?”

  二女道:“陛下醉后,已出真情。此乃臣妾之万幸,望乞诰封,使臣妾等终身有所归。”

  正德想道:“宫中之梦且早与二美女相识,今见得,必是缘份已临。不可推辞。”正德便道:“朕就封红芍药为琼华夫人,白牡丹为昭华夫人。速侍寡人安寢。”

  二女谢恩毕,取过笔砚,证德写了御诰,取烟脂涂印印上,付于二女收了。

  见两位夫人粉脸已红,身若绵柳,灯光之下,愈是娇媚可人。正德笑道:“今宵朕只有一人,而你们则是一双。若是车轮战朕,朕必输无疑。”

  白牡丹道:“臣妾先侍可否?”

  红芍药道:“你若先侍,而我却闲著,岂是不公平?”

  正德见二位争风吃醋,便乐道:“朕一向行事公平无二,二位夫人何不同侍?”

  白牡丹合红芍药相视一笑。

  两夫人为皇上除掉了衣物,见皇上赤条条的立在眼前,二位夫人皆已头目森然,却见皇上那物儿虽沒有坚硬而,却是硕大无比。

  正德见两夫人怔在那儿六神无主,便将白牡丹的绣衣尽褪。白牡丹被惊得连连后退,那对雪白子鼓蓬蓬的,跳得正。脐下那妙物儿,略开莲瓣,丰隆柔膩。正德早已兴动,檀舌吐入白牡丹樱中,在內搅得唾口,不吐则溢,下边只手指,早已挖进牝户中去,只觉里面又热又,遂将手指左右搅动,白牡丹娇声息,正德收回舌儿,扒将趐上去,又添那头,头经这一添刹时硬

  正德手指动个不止,里面已是水泛溢,遂又加进去一指,却因牝户紧窄,刺不进,只得在牝户外来回摩

  这一咂二挖,正德那物儿已昂然而立,白牡丹见状,甚觉好奇,便把手去探,猛又回手,原来,那物硬若铁鑿,只摸一下,便似雷击一般,白牡丹心有不甘,遂又把手去摸,这一回,逮撚住便不放,待细看,那物身上青筋暴,卜蔔跳动,头上那口微微启开,咻咻而

  白牡丹越抚越喜,竟用口儿含住了那物儿,但觉那物又长一些,略生玉,白牡丹兴起,似小儿一般,嘖嘖有声。

  正德经这大火腾升,忙推倒白牡丹身子,掰开双腿儿,牝户尽现眼中,花苞白中透红,早已水淋漓。

  正德立刻起马柄就刺,唧的一声,未进半截,便觉牝內紧狹难入,正德知其为处女之身,遂慢慢的动。

  白牡丹浅低哦,双臂紧搂,腿控于正德上,帮衬其深入,正德便耸身大,又至狹紧之处,便猛力一刺,透开重围,白牡丹大叫一声,花容失,登觉牝內撕裂般的痛。

  正德心中如刺,遂耸身大,觉琼室生,丽水又出,美快溫暖,快畅莫,加力驰骤,霎时五百余度,白牡丹情兴大动,香肌遇风,摇摆不定,口中伊伊呀呀,似小儿夜啼不宁。

  这边云酣雨洽,却苦熬了一旁的红芍药,早拨得他火难耐,牝中奇无比,不消一会,甚觉牝户內似有水涌动。

  红芍药实难按,便将绣衣尽,一手抚,一手便剥牝户,折腾了半,稍觉杀去三分火,恍恍惚惚,牝户內已是泛溢不堪,沒想那入牝的细指,遂是正德的尘柄在送。

  正德长势不可挡,杵上拱下,左沖右撞,津津霞,白牡丹叫快不绝,心舒意美,双股儿一耸二放,筛糠一般,要紧之时,牝中锁紧,正德头酸,急气闭目,不意却玉难盛,了几滴。

  正德情大炽,忽见红芍药百般难过,遂边边顾红芍药,笑道:“爱妃何故那般手段?”

  红芍药正在朦胧之中,见皇上戏笑他,便笑道:“皇上休要取笑。你二人翻云覆雨,臣要焉能熬得住?”

  正德道:“我二人云雨,与你有甚相干?”

  红芍药道:“皇上故作糊涂,人皆有七情六,何況亲眼目睹!”

  正德笑道:“依爱妃之言,是我二人害你活受罪,何不自寻乐趣?”

  红芍药道:“皇上又戏言!若是能自寻乐趣,皇上何须在此作乐?”

  正德辨道:“此言差矣!朕在此作乐全是为杀二位姐子之火。”

  白牡丹被得全身颠簸,趐晕畅美,口不能言,趁皇上与红芍药调戏之际,遂换了口气,听皇上花言巧语,忍不住道:“皇上还真乃佛心,享了快活却道是为他人也。”

  正德见白牡丹开口,便策马持不离花心,一口气又是三百余度,白牡丹高叫迭迭,舌冷身颤,遂又丟了

  正德那物儿愈强壮威武,势如霸王,白牡丹见状,笑道:“君之物莫非饥渴难耐?”

  正德道:“正是渴龙望水。”

  白牡丹道:“原来皇上此时正探头饮水哩!”

  正德道:“休要胡言,待朕好生你。”言罢,将白牡丹橫覆于,双腿大开,尽牝户,尘柄昂然,从下挑入,提驰骤,似钻天燕子,拱拱钻钻,噓噓刺刺。

  红芍药见状,火焚身,便奔至正德背后,将玉体整个儿贴在之上,大力摩,不想这一摩一水儿竟了出来,缘腿而下。

  正德正干得兴起,忽觉背上一阵溫热,知是红芍药,便回手一摸,遍手淋淋的,那牝户已是答答一片。

  正德笑道:“死要颜面,却不知苦了身子!”

  红芍药道:“臣妄女儿身,岂能轻易许于皇上?”

  正德答道:“言下之意,莫不是朕倒戈而回?”

  红芍药被一语道破心思,遂嗔怒拍打正德儿。

  正德知白牡丹已力不能胜,遂勇追穷寇,令白牡丹橫卧,捞起双腿置于肩上,起紫涨涨尘柄狠命大,白牡丹被刺得凤眼翻白,花心似被捣得七零八落,叫快之声不绝于耳,正德愈发兴动,挥戈猛冲猛撞,乒乒乓乓一阵大,得白牡丹死去活来,骨趐体软,丟个不止。后红芍药被顶撞得大叫爽快。

  正德正至紧要之处,猛觉头陡然一紧,全身趐透,那物儿一抖,箭注般的入花心,沖得白牡丹香魂飘飘,正德则缓慢送,余尽发。

  那红芍药于背后摩得兴起,见皇上一阵大丟,遂取笑道:“传言宫中妃子众多,想必是皇上夜贪而披靡而逝矣。”

  正德回道:“朕理万机,岂是贪之辈?爱姐休得言,倘熬止不住,撒马过来。”

  红芍药闻言,便转身跪倒,耸起肥臂,正德便将那话儿在下摩个不休,惹得红芍药水滔而出,红芍药娇嗔相望,撚住尘柄摩,正德老著脸儿偎进,将舌漫吐于红芍药口中,红芍药呜哑有声,尽咂深

  正德掰开红芍药双腿,出水浓浓花房,正德出舌尖,又去趐游衍,红芍药情兴正浓,按其头于下,正德不拒,三寸红舌,跳而入,进了花房,贪吃丽水。

  红芍药见男女之竟如此有趣,便道:“皇上那物儿软郎当的,舌上功夫却可耕田哩!”

  正德笑道:“休得戏耍,且让我上一回再言。”正德令白牡丹扒在上,耸起来,红芍药则仰身眠在白牡丹身上,两相顶,红芍药两腿分开,恰将两个白白、丰膩高凸的牝户突,正德掰开双腿,手撚尘柄,一而入,直抵红芍药牝户深处,红芍药呀的一声大叫,头往后仰,白牡丹被这一击,险些跌扑。

  只见元红如,从牝户中涓涓而出,滴在白牡丹上,又滚落于

  正德大喜,遂不顾惜香怜玉,恣意狂,千钧之力狂刺不止,红芍药连连大叫,牝户微肿,炽痛无比,那白牡丹身负二人之重,且又受撞顶之力,苦不堪言,又乐此不疲。

  正德见状,便高推金莲,耸身狂及,又是一阵大大送,红芍药口不能开,体內如火炽炭烧,水渍渍,下体难举,恰逢皇上力刺,湊不及滚鞍下马。正德用力甚猛,扒在白牡丹身上,那物儿直沟內刺入白牡丹牡户,突如其来,尽沒脑,白牡丹遂耸肥大张双腿湊不歇,伊伊呀呀的叫。

  红芍药正在好处,不期被挑落马,心有不甘,便道:“皇上不公,明与臣妾乐,却又与他。”言罢,便推倒正德,撚住尘柄往自家花白腿间

  正德见他二人争夺不休,而笑,令红芍药橫跪于,纵身进,白牡丹则于后研研擦擦。

  一阵大头紧麻,强顶硬提,那红芍药又叫,正德身子急抖,几许而出,红芍药牝中热难当,遂也丟了,正德倒拖矛戈,跌坐于地,后面白牡丹便掰开双腿,令皇上头顶牝户,那牡户在发上一阵摩,倒也其无比,其乐无穷。

  红芍药哪肯甘居人后?跪于耸起肥臂,那后庭细紋可见,颤壘起,正德一见神酣兴发,那物儿兀然直立,抹些水,涂于头之上,照准后庭,一耸而人,內又紧又深,渐渐及至百回,便了一回。

  红芍药手抚后庭,已成隆肿,滚身而起,被正德强按,辣辣的痛。那白牡丹将牝户摩擦了一阵,许是年少气旺,那水儿竟又汩汩而出,了正德头。

  正德却也不顾,遂大力送,红芍药咬牙又湊不歇,拼力一阵,正德蹲立不稳,轰然而倒,将红芍药个正著,背后白牡丹头目森然,身儿难稳,也扑倒于正德身上,三人做成一个团,歇了一个时辰,方才整衣而起。

  二妃子初经人道,脸儿百媚驻,云鬓钗坠。有詞为证:

  锦帐罗帷影,独鴛鴦被底寒生,

  绞峭透相思泪,盼煞多情。

  豆蔻合苞初试,樱桃绽破难

  阳台云雨心如醉,着急再溫。

  今宵会,芳心微,金楫莫惜频相。

  玩锦衾零透情妹,溫便胜,鹊桥偷

  江醉脸,佳人遇合,风月襟怀相许。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又道:

  绣罢消意偶然,淡烟笼媚花间。

  闲将闭扇招飞蝶,似爱双飞故倍怜。

  嗣后,正德因身为天子,不因两女子与黄虎大动于戈,遂出银千余两,意赎回两女子,黄虎因範氏悍妒,被範氏死留家中,遂死了覬覦二女之心,经薛妈妈撮合,正德出银,黄虎遂放人。由此,正德昔日宫中梦方才圆了,二女未被天弃,终有所归。

  正德因寻得梦中之美人,再也无兴游山玩水,遂携上红芍药、白牡丹、李彩凤、渔姑一路风风,起程回京。

  文武百官忽闻圣驾归来,遂出城至十里长亭跪拜相

  次,正德登殿升朝,当众文武百官宣召四女,皆受封诰,自此得侍皇帝左右。

  正德皇帝龙凤得配,和谐,勤修国政,风调雨顺,万民安乐。

  正是:

  怡怡常自笑人痴,书忙忙尽所思;

  月貌花颜容易減,偎红倚翠莫迟。

  且将酒鑰开眉锁,莫把心机织鬓絲;

  有限光休错过,等闲虛度少年时。

  【全书终】
上一章   脂浪斗舂   下一章 ( 没有了 )
浪史奇观姑妄言肉莆团海棠闹舂御捧香征绿帽公走江湖妻子的情人红瞳妈妈是舞厅小母女狩猎者白素传
麻雀小说网最新更新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脂浪斗舂,本章内容为第七回受封诰二姬应梦全书终的全文阅读页,脂浪斗舂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脂浪斗舂最新章节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与下载,尽在麻雀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