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神级相师》第一百六十八章难以续命完结的全文阅读页
麻雀小说网
麻雀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麻雀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级相师  作者:柿子会上树 书号:48501  时间:2019-4-10  字数:6457 
上一章   第一百六十八章 难以续命(完结)    下一章 ( 没有了 )
  我看着爷爷,用袖口给他擦拭了一下汗珠,然后紧紧地抓着爷爷的手臂再次说道:“爷爷,您看看我,我是张山,我求求您了,给我一个答案,您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我一直都在自私的以为,把您留在我身边,这样我就可以天天看着您,天天念着您,甚至还天真的以为将您的命续到我生命结束的那一天,让您看着我们张家开枝散叶,让您儿孙堂,可是我知道,那并不是您想要的,爷爷您到底想要什么”

  “哎我这一生,平平常常,上天给我最好的礼物,就是你这么一个乖孙子,过人的天赋,过目不忘的本领,沉着冷静的性格,还有你那双眼睛,我在你的身上赋予了太多的希望,却对你来说,逐渐形成了一个无形的压力,小山啊,让爷爷走吧,爷爷不想继续在这个世界上逗留了,人之中抵挡不过天意,我们做相师的要遵守什么你也懂,你也能明白,只是你天叛逆,想要你怎么做,你偏偏就不怎么做,爷爷最担心的就是这样,怕你因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而遭到老天的反噬,这种反噬不是生死,而是苦难,小山,摒从天道,你的前途将无可限量,可你如若摒弃天道,在以后,你很容易会堕入魔道,到时候,你会被千夫所指,万夫唾骂,爷爷要走了,你和你爸要继续咳要继续呆在这里,张家不可无人,张家不可无后唔快点快点杀了我”

  听着爷爷的一言一语,我的心就像是被一个打铁锤狠狠地锤击一样,整颗心被撕裂的疼,我咬着自己的舌头,不让自己的眼泪下来,甚至都把舌头咬出了血,却还是没有忍住眼眶之中的泪水。

  夏目从口袋里面拿出一粒黑色的药丸,放在了我的手心之上,便轻声说道:“张山,把这颗药丸放在爷爷的嘴巴里面,爷爷会没有任何痛苦的走,我想,爷爷最放心不下的人是你,那么,就由你亲手送爷爷上路。”

  我整个人都愣在了窗前,随后我颤抖着手臂接过了他手上的药丸,用了一分钟左右的时间,咬着舌头,留着眼泪将那一颗药丸放在了爷爷的口中,药丸入口即化,爷爷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从此停止了呼吸。

  “爷爷”我拉着爷爷的衣袖,感受到那些内气正从爷爷的体内一点一滴的出,我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抱着爷爷渐渐冰冷的身体失声痛哭,我不知道当时我是什么的感受,但我知道,我心里知道,爷爷永远的离开我了,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说要一辈子都陪着我的爷爷,就这样不要我了,我也知道,或许在几十年之后,我们会在下面见面,或许那个时候他早就投胎了,但,爷爷走的很安详,没有一点儿痛苦,而我心中的痛苦,却比别人要来的沉闷一百倍。

  三天之后,我和我父亲将爷爷放在了他早先准备好的楠木棺材里面下葬,我记得那一天下着小雨,周围的街坊邻居在那一条小道旁排成了两列为爷爷送行,我抱着爷爷的遗照,穿着孝衣走在人群的最前方,锣鼓队尽情的在我身后敲打着,我们乡下有个习俗,过了九十岁的老人去世算是喜寿,也叫做寿终正寝,是一件好事,所以一路之上都要敲敲打打,看着周围那些上了岁数的大妈,叔叔伯伯们排成两列正哭哭啼啼的为爷爷送行,我心中也有些震惊。

  爷爷虽说是这个村子的老好人,但周围的村民对于我小的时候,印象还是大的,只要村子里面收成不好,亦或者是村子里面哪家人去世,他们都会到我们家来吵闹,说我命不好,影响了村子里面的气运,爷爷有时候为了护我,还被那些村民围攻,说出那些不堪入耳的话,但即使最后爷爷被那些村民打的头破血,他却还是将我紧紧地抱在怀中,我没受到一点伤,可有好几次,我挣脱爷爷怀抱之后看到他的额头,还有眼角处都有不同程度的伤痕,想象一下,一个对你这么好的人,一个从小都用自己性命保护你的人,如若躺在你的面前,而他的去留都由你来决定,你会选择什么呢或许在外人眼中,我亲手送爷爷上路,这是一件多么不孝的事情,但爷爷继续留下来,只会增加他的痛苦,却一点儿也帮助不了他,我不想爷爷一把年纪了,再忍受那些气给他带来的苦闷,所以我选择亲手送他上路不留遗憾的上路。

  安葬完爷爷,一切的事情都告一段落,我一个人坐在那些祖宗牌位的面前,整个客厅旁若无人,事实上,我知道,现在正有一群人正怒目相视的站在我的面前,只不过,这大厅看上去就只有我一个人而已。

  “张山你”一个身穿明朝装束,看上去斯斯文文的男人,对着我指了一下,瞪大眼睛正准备说什么,我突然挥了挥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太阳,有些疲惫的头也不抬的说道:“自从爷爷入葬之后,你们这群马后炮就出现在这大厅里面,说什么要向我兴师问罪,是,我不按天命,替爷爷续命,但续的是我自己的命,跟你们这些人有什么关系,张家,我是张家人,你们都已经死了,现在张家我最大,敢问一句,如果你们还活着,是不是应该听家主的不顺天命是我的事情,你们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指指点点,爷爷病危的时候你们做了什么我遇到危险的时候,你们又在那里,只知道每天在这里吃着香火不办事,我告诉你们,今天我姓张,活该在这里养活你们,如果我不是张家人,你看老子今天还在这里给你们供奉香火,让你们吃喝足。”

  “你你就是这么和你祖宗说话的吗太没有规矩了,张振远是怎么教导你的,没想到啊没想到,我张家几代单传,传到了这一代,竟出了个逆子逆孙,我们张家一世英明”

  “砰”的一声,我瞬间站了起来,左手抡起股底下的太师椅就朝着那个男人扔了过去,他是魂魄,自然能够闪躲,但我的手上多多少少也还是冒着内气的,被我这么一摔,周围的所有人都在干瞪眼,他们似乎并不知道我会这么做,也知道,我绝对不可能这样做的。

  我扫视着那一群人,最后将目光停留在刚刚说话的那一个人的身上,他穿着一身藏青色的大褂,看上去像是民国初期那个年代的人,我想应该是我爷爷的父亲,也就是我太爷爷了,我瞪大了眼睛,走到了他的面前,看着他,然后一字一句的说道:“张家一世英名,从你们这些人做出逆天改命的事情的时候,就已经毁了,张家人世代占卜天象,看人面向,看魂鬼相,做的只是一些测算的事情,我不知道你们哪一代人擅自将灵复活,也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让张家从明朝时期就开始没落,到爷爷这一代,你们看看,这张家,除了一个老宅,还有什么说我不孝,说我逆子逆孙,哼,我看你们才是一群老不死的,做了不敢承认,不敢承担,让这些因果报应,报应在你们子孙的身上,我改命我错了么爷爷要让我活下去,爷爷错了么我父亲为了我和爷爷的安全,甚至于二十年不回家,他做错了吗更别说我的母亲了,受了张家的这一份“福报”也是因为张家而死,她也错了么你们这群人,想想别人的好,一天到晚就知道遵从天命,怎么,你跟天命很你看得到天命从今天开始,张家我来当家,你们这几个老家伙如果愿意,就留着接受我供奉的香火,不愿意,爱去哪里去哪里,我张山不伺候,别说我无情,是你们做的事情,让我对你们无情,哼”

  说完这句话之后,我转身离开了这个客厅,当我打开大门,却看见韩音正坐在我家门口的那一滩湖水的周围发呆,看着她的背影,我不傻傻的笑了笑,我想,这个世界上最美的人,也不过如此了吧,纠了六年,我爱了六年,她是我第一个爱过的女人,应该也是我最后一个爱过的女人了吧,他们都说,男人一辈子只会有一个放在心里的女人,而我却如此幸运,遇到的第一个是韩音,最后一个,也是韩音,我想如果爷爷和我妈还在的话,他们一定会为了我们高兴地吧。

  “韩音,一个人在那里发什么呆呢”我笑着走到了她的身边,而后在她身边的一颗大石头上面坐了下来,下我的外套就盖在了她的身上。

  她看了我一眼,然后拉着我的胳膊就将自己的脑袋送到了我的口,轻声说道:“我想要跟老天打个赌。”

  我微微一愣,而后有些不解的问道:“打赌跟老天打什么赌”

  韩音淡然一笑,然后抬起头,轻轻地刮了一下我的鼻梁,笑着说道:“你看,我把女人最好的岁月都留给了你,你却不珍惜了两年,即使如此,我心里还是只有一个你,我想,这就是缘分吧,缘分让我们走在了一起,却让我们离开两年,忍受着相思之苦,然后再让我们走到了一起,而余下的岁月,我们也将一起经历,生,老,病,死,我们都在一起,就像爷爷对你一样,我也会跟着你一辈子,爱你一辈子,这样的我,把一生的赌注都在了你的身上,这是我人生第一次的赌博,也会是最大的一次,张山,你说,你不会让我输的,对不对”

  我紧紧地抱着她,一丝暖意涌上心头:“恩,我不会让你输的,我会用我这一辈子,就这样抱着你,即使天不让我们在一起,我也会为了你,把这天捅破,我是张山啊,没有什么事情我办不到的,对不对”

  她微微一笑,随后将脑袋从我怀中缓慢的退出,从旁边拿过一个黑色的麻布包,一把就将包裹扔到了我们面前的湖水之中,我微微一愣,问她这包裹里面是什么,她却说,包裹里面的都是她这半辈子潜心研究催眠草,而她这一身本事,再往后的日子里面,也不准备再去使用,说是要做一个配得上我的女人。

  但我知道的,她这样做,只是为了合我,那两本书还在我体内,我不可能摒弃我相师这个职业,那么我不可能摈弃,她就摈弃了自己的催眠,她有多么热爱自己的事业,这只有我知道,所以当她做出这个举动的时候,我整颗心都已经被她完全征服了,我在心中暗自告诉自己,我一定不能辜负我眼前的这个女人,不管她在以后做错了什么事,我都不能让她掉下一滴眼泪。

  三年之后,我和韩音在嘉市最豪华的酒店举行了婚礼,在亲朋好友的见证之下,我为她带上了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戒指,而夏目也带着他的家人们前来道贺,这么些年,在我们所有人的努力之下,我终于找到了办法,借用天书将他们全族人都接了出来,因为他们一直生活在一个没有时间概念的空间里面,所以出来只有他们当然还是人,只是变成了我们口中不会老,不回死的那些人而已,我用了三年的时间让他们恢复成了正常人,夏目说,一个人,如果感受不到生老病死,那是一件特别悲催的事情,而他不想让自己的族人这样,所以我在玄市最起码每个月都会呆上十几天,就转身和夏目研究这个,今天是他带着他族人们出来的第一天,我想,往后他们生活的日子,还有很久。

  至于玄市,我也已经把玄市的所属权转让给了夏目,尽管他再三推辞,但我只是一个相师,对于我来说,我只需要维持我的正常生活,不让我老婆饿着,不让我全家跟着我吃苦就可以了,更何况我也已经把在北京的事务所挪到了嘉市,现在来找我算命的,那叫一个踏破门槛都没有机会,因为算了太多个人的命盘,在结婚之前的半年,我曾也和樊龙一样,遭受了九天玄雷的电击,要是没有龙天和夏目,我想我这辈子也就只能躺在上,让韩音一把屎一把的照顾我了,我知道,我是天机的太多,九天玄雷才会找上我,所以我从按个时候就决定,每三卦,只算间的事物,不算界之事。

  “恭喜你啊,张山,终于如愿以偿,抱得美人归了。”叶言此时也笑着走到了我的身边,从口拿出了一个非常厚的红包放在了我的手上,笑着说道。

  我微微一笑,然后牵着韩音的手,对着叶言说道:“或许,你并没有那么悲催,你也会有自己喜欢的人,甚至于喜欢自己的人,为什么不回头看看,说不定那个女人,现在正站在你身后也说不定呢”

  被我这么一说,叶言一下就惊奇的转身,只见小云正穿着一身红色的晚礼服站在礼堂的门口,正一脸不知所措的看着周围的所有人,当即在场所有的焦点都被那穿着红色晚礼服的女人给吸引了过去,特别是叶言,他手上的高脚杯瞬间落地,然后狼狈的跑到了小云的面前,小云见罢,脸上马上笑开了花。

  韩音此时用手肘撞了一下我的左手手臂,没好气的说道:“你怎么不早点对叶言说呢,非要等到三年后,要是叶言三年里面了女朋友可怎么办啊”

  我对着韩音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后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早就替叶言看过了,他这辈子只有一桩婚姻,还在我后面,所以不管他在这三年里面遇到了几个女人,都不会有好结果的,但万一他水性杨花,喜新厌旧,把小云忘了,我想小云这么标志的姑娘,其实许给龙天这个光,到也还是不错的选择。”

  我微微一笑,拉着韩音也没有说话,直接坐回了我们的位置上面继续和亲朋好友聊起了天来。

  关于小云的事情,这是一个秘密,我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因为小云的三魂七魄全部散了,我要把他们一个一个找到,然后再重新拼凑起来,小云的身也全部化成了粉末,在我集齐她三魂七魄之后,再用天眼将她的身重塑,因为小云已经死了六十多年了,地府不会将一个厉鬼排名入册的,所以我钻了一个这个漏,原则上面来说,小云的身会在三十年之内坏死,但有总比没有好吧,我已经将三魂七魄全部拼凑完成,所以就算她的身死了,魂魄也还是会在这个世界上逗留,除了不能投胎,她还是可以正常的活下去,也当是这么多年,叶言相思病的一个终结吧。

  我看了一眼韩音,而后淡然一笑,将她搂到了我的身边,蜻蜓点水的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而后笑着说道:“这辈子,我似乎,就被你一个人绑定了,所以从现在开始,不管是我的魂魄,还是我的身,都交给你保管了。”

  韩音看了我两分钟,然后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恩,不管多久,我都会一直跟着你。” 神级相师:

  结婚之后,我和她商量了一下,我们两个还是住在张家老宅,而我的父亲,张灵却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听说外面有什么稀世珍宝,想要出去看看,跟着朋友闯一闯,我挽留了很久,他都没有看我一眼,只是这一次比之前都好了很多,每年回来一次,每一次回来,总会带回我意想不到的东西。

  而龙天和杨远师徒二人,由于杨远年迈,多住在山上也不是办法,所以我让龙天把杨远接来我家一起住,毕竟我家那么大,就只有我和韩音两个人,不免寂寞,一眨眼五年过去了,踏破张家想要来盘算自己运势的人不在少数,而他们几乎都是一掷千金,当然,我只收取我该收取的钱财,每卦三十,至于我的天书和地书,呵呵,自从我和韩音结婚之后,我就将那两本神书封印在我心底最深处的地方,不去碰触,不去猜想,人啊,一到了足的时候,就什么困难都不是困难了。

  记得小时候爷爷总是问我长大后有什么理想,我总说要带着他到处走走,看看这世界的美好,却总是被爷爷说我是人小志气也小,一眨眼五年都已经过去了,我和韩音的孩子也三岁了,五年之后,爷爷的忌,我带着孩子来到爷爷的坟头,站在山下,我抬头望去,爷爷的坟头冒着三缕不同颜色的烟雾,正在缓缓地往天上升去,我心中一阵悸动,最后抱着孩子,止步在山处。

  爷爷去了,他走的很安心,走的没有牵挂,甚至于我都能感觉到,在这五年里面,他时时刻刻在我的身边,即使我已经将我的鬼脉闭合,但我还是能够闻到爷爷身上那一股子淡淡的檀香味,我叹了一口气,两道无形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望着天上的那三缕青烟,久久没有说话。

  “爸爸,我昨晚看到太爷爷了,他给我说了好多好多话,太爷爷说,他要走了,不能陪着我们了,爸爸,你说太爷爷会去哪里呢,唔,太爷爷以后就不能陪着我玩了是吗”孩子在我怀中,不知不觉得也哭了起来。

  我微微一笑,摸了摸这小家伙的脑袋,一把将他抱了起来,望着天空,嘴角之间慢弧起一丝微笑的说道:“你太爷爷啊,苦了一辈子,累了一辈子,好不容易可以走了,却又你这小鬼牵绊了五年,他现在去的是一个没有烦恼的地方,你啊你,我怎么说的大男人的,哭什么哭,坚强一点,在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都会离开你,只是时间的不同罢了。”

  我擦拭了一下脸颊上的泪水,随后抱着他转身离开,夕阳联合那三道青烟在我脚下缓缓地动,似乎是爷爷在和我们道别,我停下了脚步,没有回头,心中暗自说道:“爷爷您一路走好,接下来的张家,就交给我们吧。”
上一章   神级相师   下一章 ( 没有了 )
我的女友是仙我们纯真的青娇蛮甜心最强仙医佳妻有喜,上最强匹夫我和妹子那些匪类当道我的25岁契拜见凤凰大人罪青春
麻雀小说网最新更新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神级相师,本章内容为第一百六十八章难以续命完结的全文阅读页,神级相师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神级相师最新章节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与下载,尽在麻雀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