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霸王十五妻》第十八章你乐我乐大家乐的全文阅读页
麻雀小说网
麻雀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麻雀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霸王十五妻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25  时间:2019-9-9  字数:10543 
上一章   第十八章 你乐我乐大家乐    下一章 ( 没有了 )
  柴欣怡道:“典哥哥,我记得你说过丐帮将展开‘摧花专案’,而且也被柴桂松知道了,咱们可要想一个补救之道。”

  典儿想了一下,道:“我想去劳驼子处取回那瓶‘神仙散’,因为柴桂松既然知道此事,一定会有所防备的!“我看最好将那瓶药由芙蓉暗中下手,将此处之人完全制住,以便丐帮之人暗中下手。”

  芙蓉殿主颔首道:“典哥哥考虑的很有道理,咱们之中,就以我比较有机会接近柴桂松,出手的机会较多一点!”

  典儿一把搂过兰花殿主,朗声向众女道:“各位贤!距离大会期尚有十来天,大网既已拟妥,随时可以讨论细节,乐吧!”

  兰花殿主心儿狂跳,玉首低垂,不言不语!

  芙蓉殿主笑道:“对!小别胜新婚,何况这些日子,大家都很辛苦,典哥哥存心要‘劳军’,咱们就好好乐一乐吧!”

  却见蔷薇、百合、莲花三位殿主以及狄碧瑶、柳绍香等人相视一眼,苦笑地摊摊手,耸耸肩,退开了三步。

  典儿惑然地道:“怎么回事?”

  芙蓉殿主低声道:“‘生理期间’,不能行房。”

  “有这个规定?”

  “古老传下来的格言,错不了的!”

  “唉!真不巧,没关系,下回补一次!”

  “呸!有够脏!”

  “哈哈…”哈哈笑声中,典儿搂紧兰花殿主,一沉,立即耸动起来!

  柴欣怡却将柳绍香五人拉到一侧,低声道:“各位姐姐,小妹有一招‘上秘招’想传授给你们,有没有兴趣?”

  狄碧瑶低声道:“真的呀?好啊!”百合殿主低声道:“怡姐,是不是类似‘妖女神功’?”

  柴欣怡摇摇头,低声道:“绝对不是,我知道你们已经修练了那一类的功,我怎么敢班门斧呢?”

  柳绍香柔声问道:“怡姐,莫非你要将‘风鸣九霄’神功转授给我们?”

  柴欣怡颔首,笑道:“不错!不止是你们五位,她们九位也包括在内,不过,她们现在‘忙着’,待会儿再学。”

  柳绍香神色激动地道:“怡姐,想不到你会将这种足以功参造化,青春永驻的神功传授给我们,不知如何表达谢意。”

  狄碧瑶等人亦纷纷致谢!柴欣怡嘘了一声道:“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我曾将此神功运用到上,结果只稍逊典哥哥一筹,但功力却进一筹。”

  “喔!有这种事!”

  “不错,而且亦令典哥哥飘飘然的!”

  百合殿主笑道:“太啦!学会了这招,就不必被典哥哥搞得毫无招架之力了,你们看,兰花、芙蓉、特丹三人已经垮了!”

  偏头一瞧,果见她们三人面带微笑,双目半眯,四肢摊开躺在地上,好一副舒服、爽快模样,令她们看得心的!柴欣怡笑道:“典哥哥的功力时时刻刻在进,咱们如果不头赶上,差距会益拉大,准备练吧!”

  “是!”不久,只见六尊冰清玉洁般的圣女,绕成一圈,瞑目盘坐着!典儿在这一段时间内过关斩将迅速地又摆平了五人,此时正搂着丁香殿主,笑道:“丁香,好酒沉瓮底,来吧!”

  丁香殿主一扭,翻身坐在上头,嘻嘻直笑道:“典哥哥,你连过了八关,辛苦的,我自己来吧!”

  典儿笑道:“丁香,都是自己人了,别客气,要怎么就怎么!”

  不用典儿吩咐,丁香殿主早就左摇右晃,上冲下洗起来了!

  典儿双手轻着那对玉,触手温滑,爱不释手!

  他为了酬谢众女此次随他出生人死,打算在今晚平均降些‘甘霖’给她们九人,所以此时便不再施展‘’字诀!劈劈啪啪声音密集响着。

  正眯住眼睛在休息的其他八人,一听那声音,不由得张开美目,瞧了过来,典儿笑道:“各位贤请稍等一下,我有礼物要送给你们!”

  芙蓉殿主娇声道:“典哥哥,究竟是什么礼物,瞧你已经提了好几次啦,是不是可以拿出来给我们看看!”

  典儿笑道:“这…叫我怎么拿呢?”

  芙蓉殿主佯叱道:“小气鬼!”

  典儿急道:“哎呀!冤枉啦!礼物就在我的体内,怎么拿出来呢?”

  芙蓉殿主乍然悟出是什么礼物,娇靥倏地一红,低悴一声,美目一合,一颗心儿怦然猛跳不已!

  她幻想着万一今一炮而中,怀了典哥哥的孩子,多美妙!

  其他八人亦会过意来,纷纷闭上美目胡思想着!

  只听丁香殿主闷哼一声,身子一阵颤抖!

  典儿倏地翻过身,展开最后的冲刺!

  半晌之后,只见他身子一颤,速度减缓了下来。

  好似蜜蜂在采花一般,典儿一一注了一些在众女体内。

  好半晌,两人一动也不动,只是紧紧地搂着,芙蓉殿主将樱凑近典儿耳旁低声问道:“典哥哥,我如果有了孩子,你喜欢男的?还是女的?”

  典儿深感意外地问道:“有可能吗?”

  “嗯!很有可能!”

  “那我比较喜欢女的,似你这么漂亮、冷静、聪明!”

  芙蓉殿主红着脸,低声道:“典哥哥,我倒是喜欢男的,似你这么坚强、英俊、聪明、勇敢!”

  典儿轻轻地吻了她一下,立起身子,一见众女皆躺在地上养神,亦不加以惊动,目光随即望向柴欣怡等人。

  一见她们六人宝相庄严模样,分明正在练上乘内功心法,只觉芙蓉殿主依在他身子右侧,柔声道:“典哥哥,怡姐她们在练功哩!”

  典儿颔首笑道:“别吵了她们,咱们去洗个澡吧!”

  两人进入浴室中,正正经经地洗到中途,丁香殿主等人也面带笑容地走了进来,典儿忙笑道:“等一下,客啦!”

  众女不依地走了过来,拿起香皂在典儿的身上猛着:“哎哟!天寿啦!你们老公的皮会被你们破啦!”

  一直嘻笑了老半天之后,才光着身子走回厅中,却见柴欣怡等人容光焕发地坐在桌旁品茗。

  典儿穿妥衣服之后,笑道:“怡妹!方才你们六人在练什么功夫呀?”

  柴欣怡笑道:“上秘招!”

  “哎呀!就是那一招呀!那…那我以后怎么混呢?”

  “典哥哥,你尽量伤脑筋吧!等一下我还要把这一招传授给绍香姐她们九个人哩!嘻嘻!”

  “救命啊!”典儿佯呼一声,立即奔了出去。

  众女知道他要回去安排其他的事情,含笑瞧着他离去!

  ***

  随着时光之消逝,万花会上上下下心中皆是兴奋不已,因为再过两天,只要再过两天“端午狂大会”便要举行了!

  对于那些壮汉而言,更是雀跃三丈!因为论功行赏,只要表现优异的人,不但可以领取大笔慰劳金,更可以获配一名如花似玉的美人。

  那些考选进来的“护花使者”更是人人渴望日子过快一点,因为,据说他们之中有六位幸运者可以与殿主一亲芳泽。

  最高兴的莫过于典儿等人了。

  据柴桂松传来的密令,他将于大会当戌初之时与众人会餐,届时会先令丐帮之人送去酒菜。

  人算不如天算,柴桂松以为自己备妥酒菜,必可防止别人在酒菜之中搞鬼,殊不知唯一心腹芙蓉殿主已经投入典儿怀抱了!

  柴欣怡、柳绍香、狄碧瑶三人面罩纱中,率领着士一位殿主及“马扬尘(典儿)”一一巡视环境内务及其他事宜。

  典儿走过那细窄谷道,重登台上,想起昔日上台应考之情景,心中不由得感慨万千,喟然一叹!

  柴欣怡笑道:“典哥哥,好端端的突然叹了一口气,是不是触景生情,想起当初上来时候的情景?”

  典儿笑道:“人生际遇,变化莫测,想不到我吴宪典鸿运齐天,同蒙各位贤青睐,上天对我太厚爱了!”

  柴欣怡娇声道:“这正是先苦后甘,渐入佳境啊!”陡听丁香殿主娇声道:“台下席开二百桌,真不知丐帮之人如何准备酒菜?”

  芙蓉殿主笑道:“丁香姐,丐帮弟子天下,柴桂松有的是银子,只要多准备几艘船,还不是可以圆完成任务!”

  丁香殿主续问道:“去哪里找大师傅呢?”

  芙蓉殿主笑道:“柴桂松有的是银子,必要时可以包下全岳城的酒楼,不就可以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吗?”

  丁香殿主叹道:“柴桂松雄才大略,苦心经营多年,天幸出现了典哥哥,一一粉碎了他的爪牙,否则天下苍生将永无宁了!”

  典儿笑道:“丁香,你别捧我了,若无你们大力相助,光凭我一个人根本无法动摇柴桂松的基业。”

  柴欣怡笑道:“别客气啦!这一定全是天意!”

  典儿笑道:“提到天意,我可要说一段‘龙王爷的奇迹’给你们听听!”接着便将龙王庙扩建经过说了一遍!

  芙蓉殿主叹道:“我曾见过那座庙,气势雄伟,美仑美奂,想不到其中还有这段‘大家乐奇迹’!”

  牡丹殿主笑道:“典哥哥,他们把你赛马的情形及你的名字镂在壁上,你不是可以万古芳,永垂不朽了吗?”

  典儿嘻皮笑脸地道:“永‘垂’不朽,我才不要哩,否则,我怎么对你们这些如花似玉的美娇娘代呢?”

  “你…胡扯!”

  众女不由连连低啐不已!

  ***

  隔天一大早寅末卯初时分百合殿外,驰来一名黑衣彪形大汉,只见他长跪在地,朗声禀道:“前山巡山弟子胡宗庸有事禀报!”

  小合迅速现出身道:“何事禀报?”

  胡宗庸朗声道:“外面有一艘船,船上载有二十四名大汉及巨竹,声称是来搭建戏台及灶事间的。”

  小合沉声道:“检查过了吗?”

  “检查过了,没有安全顾虑!”

  陡听一缕清晰语音自内间悠扬传出:“胡宗庸,先让他们卸下器材,严密监视,搭建地点,静候指示!”

  “是!”胡宗庸离去之后,百合殿主一身白衫出现在鉴别,道:“小合,在此地招呼一下,我去向会主禀报此事!”

  “是!”百合殿主驰进玫瑰殿,适逢柴欣怡正在用早点,立即趋前将方才胡宗庸禀报之事仔细地说了一遍。

  柴欣恰一面命小玫、小瑰去找典儿及芙蓉殿主,一面道:“这件事极可能是柴桂松在暗中搞的花样!”

  百合殿主颔首道:“怡姐分析得有理,待会儿典哥哥及芙蓉姐来了,研商一个结论之后,我再去现场指挥吧!”

  只听风声飒然,典儿及芙蓉殿主先后抵达了玫瑰殿。

  细听百合殿主说过详情之后,芙蓉殿主取出一纸柬递给典儿,道:“这是寅末时分收到的指令。”

  典儿瞧过之后,笑道:“京里敬亲王为了增加大会光彩,特赐一场‘八仙祝寿’夜戏,正宗清华剧团负责演出!”

  柴欣怡笑道:“怪不得会有人来此搭台,敢情柴桂松也要请大师傅来此掌厨,否则还搭灶间做什么?”

  典儿掏出瓷瓶笑道:“芙蓉!小花子这瓶药果然灵光,昨晚我请他们十余名喝酒,又在酒中加了一点点药,他们到现在还在睡哩!”

  芙蓉殿主接过瓶子道:“好!明天我只要暗中将这些药掺进酒中,哪怕柴桂松功力通神,还不是照样顺手擒来!”

  典儿招过小玫,笑道:“小玫,你和小瑰去前山督导他们搭建戏台及灶间,若有什么事,随时回来报告!”

  小玫及小瑰走后,典儿沉声道:“芙蓉的计划有一个漏,咱们并没有解药,如果柴桂松赐酒,咱们喝不喝?”

  “这…”典儿继续道:“这种药霸道无比,一沾,人立即晕眩,不过,依我之见,还是要将药掺进去,只要倒了那些爪牙,到时就和他硬拼啦!”

  柴欣怡正道:“典哥哥,时间越来越接近,为了预防万一,我想自现在起每个时辰,分由两位姐姐到前山指挥,行不行?”

  典儿颔首道:“嗯!的确有此必要!”

  ***

  一年一度的端午佳节又来临了,岳城今年却失去了往年的热闹,因为官方突然宣布取消今年之庭湖龙舟比赛!

  不过,今卯末,却见一条豪华的画舫缓缓地行向万花会总舵,此时柴欣怡面盖紫纱,正和典儿在前山巡视着。

  画舫一靠岸,立即跳下来一批人,只见带头的是一名年约四旬,身材瘦削,相貌清秀的中年人,只见他迅速行至柴欣怡面前,拱手一礼,问道:“敢间这位是不是柴姑娘柴欣怡颔首道:“不错,家父今年作寿,得蒙贵团来此演出,感激不尽。”

  中年人客气地道:“柴姑娘言重了,敝团承蒙敬亲王抬爱,今能来此演出,内心甚感荣幸,尚祈不吝赐教!”

  典儿暗中打量那批团员,以及担任打杂的工作人员,最令他注意的是那两位担任搬运器材的中年汉子。

  只见二人一面来回搬运道具箱,一面暗中偷瞧着柴欣怡。

  典儿一留上意,立即发现了蛛丝马迹。

  那二人分明拥有一身不俗的武功,虽竭力伪装,仍被典儿瞧了出来,再由那圆浑的部,走路之些微异状,典儿忖测这二人必定是女人乔扮!

  他立即心生警惕,向柴欣怡告退之后,故意背道而驰,绕了一大圈之后,易成一名中年管事模样,带着小芙及小蓉,送来了饮料及水果。

  支退了小芙及小蓉之后,典儿有一搭没一搭地边瞧着他们搭布景,边运集功力凝听那二位中年人之交谈。

  只见他们二人一面协助搭布景,一面低声道:“媛姐!方才那位紫衣少女就是你那怡儿,瞧清楚了吧!”

  “玲姐!上天保佑,我那怡儿仍然安好无恙!”

  典儿只觉身子一颤,几乎晕倒!

  一位武生身材的汉子立即问道:“杜管事,你怎么啦?”

  典儿笑道:“没事!我突然想起竟忘了将今大会行程表取来,才会有此失态,是不是可以找位朋友随我去取来?”

  那两位中年人之中一位较高者,含笑道:“老丁,我随管事的去拿吧!”

  典儿一看竟是失散多年的慈母要随自己前往,强忍着心中的激动,含笑道:“这位朋友,请随老夫来!”

  典儿一直将他直接带到芙蓉殿。

  芙蓉殿主一见典哥哥带着一个搬运工人模样的中年人进来,正询问之际,却见典哥哥突然背对着那人化为原来面貌。

  她方在诧异之际,却见典哥哥一转过身子,立即朝那中年人跪下,泣声道:“娘!想死典儿啦!”

  芙蓉殿主心中虽是十分骇异,仍跟着跪了下去!

  只听那人颤声呼道:“你…你真的是典儿?”

  典儿点点头,泪水直,说不出话来!

  那中年人卸去面套,赫然现出一副美好的面孔,只见她双目圆睁,双手直摸着典儿面颊,双频颤…好半晌,只听她叫声:“典儿!”

  这对历经折磨的母子终于重逢了!

  两人跪在地上抱头痛哭着!

  芙蓉亦陪着直掉泪。

  不久,只听一阵轻盈步履声,在小芙及小蓉暗中通知下,柳绍香、狄碧瑶等十一人相继奔了回来。

  一见此种感人场面,纷纷朝徐若玲跪下,陪着掉眼泪。

  好半晌,典儿首先擦去泪水,哑声道:“娘!她们都是您老人家的儿媳妇。”

  徐若玲圆睁着那对哭得通红的美目,道:“真的呀?快!快起来!”

  众女齐声唤道:“谢谢娘!”

  典儿一一介绍之后,笑道:“娘!不止她们十二位,方才你靠岸时所见的那三位也包括在内。一共十五位,够热闹的!”

  徐若玲破涕为笑道:“典儿!你大贪心了吧!想不到你竟先和怡儿认识了,这可省下了娘及陈阿姨一番心事!”

  典儿顽皮地道:“娘!并不是典儿太贪心,是你这些贤媳妇说咱们吴家世代单传,想要为咱们吴家多添些壮丁呀!”

  众女羞得低垂着头!徐若玲喃喃地道:“一人生两个,三五一十五,一二得二,天呀!三十个!太好啦!”

  典儿陪着吃吃傻着。

  众女暗瞪了他一眼,羞得不敢开口。

  徐若玲笑道:“典儿!我与你陈阿姨为了见怡儿一面,及伺机刺杀柴桂松,在你陈阿姨安排下,易容混来此地,想不到被你一眼即看穿!”

  典儿笑道:“对了!娘!要不要去请陈阿姨来?”

  徐若玲摇头道:“别急!柴桂松的爪牙在这一阵子相继死去,娘一猜即知是你的杰作,却想不到你会如此有办法,一下子挖掘住万花会,柴桂松这回死定了!”

  典儿将明之计划说了一遍,同时提出了自己打算在酒中下毒,却又担心柴桂松赐酒、自己反而先中毒之事。

  徐若玲笑道:“太巧啦!娘身上有你陈阿姨的这面古玉佩!对了!怡儿身上也有一面,明天,只要将这两面玉佩凑于清水中,喝下清水即可解百毒。”

  典儿忙取过玉佩及那瓶药,调了一杯清水及一杯酒,他正要亲身试验,芙蓉殿主笑道:“娘!典哥哥,明之事很重要,必须典哥哥主持大计…”

  她唤过小芙笑道:“小芙,你试试看!”

  小芙取过清水喝了一口,又饮下了那杯酒!芙蓉殿主一见她安然无事,笑道:“小芙,你的运气不好,我本来想让你好好地睡一、两天,这下子不行啦!下去干活吧!”

  小芙含笑朝众人一礼后,收拾妥杯子迅速退了出去。

  典儿笑道:“太好啦!柴桂松!明便是你的忌辰!”

  ***

  对典儿及柴欣怡来说,这个端午即是一个最值得纪念,最兴奋的日子,因为他们又找回了失去多年的天伦之乐。

  可惜,由于突然来了两百余名叫花子,必须立即去安顿一下,徐若玲及陈淑嫒便又回到剧团,俟机配合典儿等人之行动。

  柴欣怡及典儿晤见那百余名叫花子,与为首的五结分舵主一番交谈之后,获知帮主及六位长老将于黄昏时分抵此。

  除此以外,有关丐帮之事,一问三不知!典儿将群丐安顿妥,嘱其勿随处走动后,便以“传音人密”

  对柴欣怡道:“怡妹!丐帮必有大变,詹天荣那瓶药还在吧!”

  柴欣怡颔首,拍拍侧,道:“放心!我会相机行事的!”

  西未时分,锣鼓喧天,团员已开始“扮仙”了!

  典儿将那十余名功力全失、道受制的老者安顿在台旁两张圆桌,与柴欣怡等人那两桌紧邻而至。

  丐帮之人沿着典儿桌旁分坐十余张,神色一片木然!

  万花会徒众及护花使者,则不断地喝采!京里来的剧团,实在有几下子,无论是文行武打,皆是干净利落,有板有眼,典儿看得频频点头。

  陡听一阵厉啸自湖面传来,芙蓉殿主神色一凛,对柴欣怡道:“会主!令主已经来了!”

  柴欣怡朝典儿一颔首,立起身,率领众女朝码头行去。

  典儿和柴欣怡并立在前,柳绍香、狄碧瑶等人并排在后,企首盼望。

  只见丝弦齐响,豪华画舫缓缓靠岸,船板一搭,陆陆续续地自画舫上面走下了一大批人。

  典儿一见,心儿不由狂跳!只见六位一式金衣,黄中蒙面瘦削蒙面人沉稳走了下来,在他们身后面是七位丐帮六结长老。

  哈义平神色悲愤地朝典儿瞄了一眼。

  柴欣怡等人将他们人台前中央之大圆桌,柴欣怡、狄碧瑶、柳绍香三女陪着他们各自就座。

  只见十二名如花似玉的少女,迅速地自画舫上将两个大木箱,三十六坛密封状元红,抬上了三丈余高的看台。

  典儿在旁直打量那六位金衣蒙面人及哈义平等七位长老,只见他们神色阴沉,双目低垂,根本无法察知谁是柴桂松!

  那十二位少女分立在六位蒙面人之后,双目直瞧四周!

  芙蓉殿主一见自己那堂妹亦出现在十二位少女之中,心中暗喜,悄悄取出口红在药瓶上写了一个“酒”字!

  只听柴欣怡恭声道:“令主,要不要对下人说几句话?”

  六位蒙面人齐一颔首,身子轻飘飘地往台上飞去!典儿立起身子朗喝一声:“好功夫!”

  现场众人跟着站起身子,热烈鼓掌,频频叫好!

  芙蓉殿主趁隙向那堂妹眨了一下眼,右手一挥,那瓶药迅速地飞进她的手中,同时一道白影了回来。

  芙蓉殿主打开一瞧,纸上写着“戒指”二字,她毁去纸张后,凝思一想,立即想起柴欣怡曾提过柴桂松左手中指戴有一枚“古玉戒指”

  对了!只要暗中注意一下,必可查出六人之中,谁是真正的“月令主”柴桂松,可惜,那六人已经上台了!

  她悄悄以“传音人密”告诉典哥哥及柴欣怡等人!

  柴欣怡沉声道:“各位姐姐,咱们上台去吧!”

  在众人欢呼声中,柴欣怡十五人飘上了高台,只见柴欣怡双手高举,现场立即一片静肃,剧团也暂停表演!

  只听柴欣怡那清晰悠扬的声音道:“丐帮的各位贵宾,本会的各位兄弟姐妹们,咱们先以热烈的掌声的寿星!”

  场中立即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及欢呼声!湖边焰火在夜中展现着各种美丽的图样。

  典儿耳畔却传来清晰的声音道:“吴兄,不幸被你料中,柴桂松伪冒敝帮帮主,家师及穷酸已被他制住,目前下落不明!”

  典儿心神一震,忙以“传音入密”问道:“那你们今来此做什么?”

  “柴桂松以‘碧玉打狗’强我们来此,今之会恐怕凶多吉少!”

  “别气馁!注意左手中指戴有‘戒指’之人,他才是真正的柴桂松,对了!等一下记得酒别喝!”

  “那药放不进去呀!”

  “放心!咦!听他们在说些什么?”

  只见右首和一位蒙面人自椅子上立起身子,朗声道:“多谢各位的盛情!”说完,退回原座!

  第二位蒙面人以同样的嗓音道:“本令主今犒赏三十六坛陈年状元红!”

  第三位蒙面人道:“每人犒赏黄金一百两!”

  第四位蒙面人道:“另外有两件大礼,与各位分享!”

  第五、六蒙面人各自扬开一个木箱,手一拉,丐帮弟子不由得一阵哗然,哈义平及典儿更是心神剧烈的一颤!

  只见那二人双目圆睁,却不言不语,全身如泥,显然中了剧毒。

  柴欣怡悄悄取出那瓷瓶,打开瓶盖,重侧,只觉一股淡淡的辛辣味道沁入鼻中,立即嗅至那二人身侧,叱道:“肃静!”

  哈义平得到典儿暗示,仍是带头嘶喊着!

  柴欣怡表面上神色慌张,暗中却以“千里传音”对老叫花及老穷酸道:“前辈之毒已解,暂勿动声,伺机除去右手中指戴有戒指之人!”

  只见金影一闪,一名蒙面人右手高举一支“碧玉打狗”沉声喝道:“丐帮弟子听令,立即肃静,重回座位!”

  柴欣怡由那微掀之右袖中,发现那人左手中指竟然戴有戒指,立即朝老叫花二人一眨眼,运集全身功力,朝那人劈了过去!

  风尘一丐及神州一儒一口鸟气已经憋了好几天了,此时一见良机难得,闷不吭声地聚集全身功力,朝柴桂松背后劈了过去。

  柴桂松正在洋洋自得,发觉有异,避已是不及,身上结结实实挨了一掌,鲜血狂,掉向台下!

  典儿运集“天禅指”凌空朝柴桂松双耳之后点了过去。

  柴桂松惨嚎一声,重摔在地,当场气绝!

  另外五位蒙面人一见发生剧变,正出手之际,已被柴欣怡等十五人以“蜂王针”当场击毙!

  丐帮长老迅速地监视住那十二位婢女,在芙蓉殿主的劝导之下,纷纷表明弃暗投明之心意。

  柴欣怡朗声向万花会帮众宣布即起,解散万花会,希望每个人领取遣散费后,安安分分过着平淡的生活。

  徐若玲及陈淑媛走到台前,解下蒙面人面巾一瞧,果然正是人面兽心的柴桂松,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典儿却朝哈义平笑道:“老哥,总算天下太平了,对了!你对阿芬的印象如何?干脆咱们择一起办喜事,如何?”

  哈义平浅笑一声,红着脸不语!

  典儿朝神州一儒及风尘一丐揖身——礼,道:“二位前辈难得来此,就麻烦您们当证婚人,行不行?”

  风尘一丐朗声笑道:“荣幸得很,老叫花原以为今夜非死不可了,想不到因祸得福,还可以痛痛快快地喝一场!”

  神州一儒朗声笑道:“小心醉死啰!”

  风尘一丐哈哈长笑道:“饮啦!杯底不可饲金鱼!”

  “大家一起来!干杯!”

  (全书完)

  -----------
上一章   霸王十五妻   下一章 ( 没有了 )
小旋风豺狼虎咽天才赢家落剑吟妙绝天下虎过山冈江湖傻小子飞天猫霹雳先锋凌峰射雕猪哥打通关
麻雀小说网最新更新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霸王十五妻,本章内容为第十八章你乐我乐大家乐的全文阅读页,霸王十五妻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霸王十五妻最新章节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与下载,尽在麻雀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