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落剑吟》第十八章功成名就美人归的全文阅读页
麻雀小说网
麻雀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麻雀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落剑吟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21  时间:2019-9-9  字数:16487 
上一章   第十八章 功成名就美人归    下一章 ( 没有了 )
  阳光普照,太和殿中热闹纷纷!

  太上皇、太后及皇上、皇后们赐宴,文武百官作陪,布顺和十三名娇及群童更是众人视线的焦点。

  东海王诸人亦是众人敬酒的对象。

  尤其在太上皇带头敬酒之后,场面更是热烈!

  这一餐足足过了一个半时辰方始结束,布顺送走东海王诸人之后,便和珠华公主步入房中。

  他温柔的为她卸下珍饰之后,便更衣上榻。

  他立即轻抚体及情话绵绵着。

  “驸马!咱们何时迁居?”

  “方便吗?”

  “方便!”

  “明见过父皇再作决定吧!”

  “驸马!我可否携内侍出去?”

  “可以呀!”

  “皇兄将在明年初成亲,你知道吗?”

  “不知道!新娘是谁?”

  “右相之长女!”

  “配的!”

  “咱们该送何礼物?皇兄希望你作陪,他想沾沾你的福气哩!”

  “好呀!届时!你该分娩了吧?”

  “是的!大约在弥月之后!”

  “太好啦!你正好赶上!”

  “嗯!驸马!可否请其他的姐妹们勿过度尊重我们。”

  “好!我会告诉她们!”

  “听说你要在最近扫场所啦?”

  “是的!我要清除罪恶之源。”

  “小心些!朱提督在五年前也进行一次,结果险些遇刺哩!”

  “放心!我是罪恶的克星!”

  “驸马神通广大矣!”

  “得道多助!我一定可以完成此事。”

  两人又叙一阵子,方始歇息。

  翌上午,布顺先后向皇上及太上皇禀报之后,便在午前时分率五女及八位内侍住进提督府。

  裘明珠诸女立即前来协助安置着。

  当天中午,布顺便和娇们用膳。

  膳后,女人们便聚在一处谈心,布顺则去见东海王。

  立见东海王取出一份图及名册道:“我那些手下已经查出这些赌坊及私娼之幕后主使者,还多的哩!”

  布顺立即仔细瞧着。

  不久,布顺问道:“有把握一举缉捕否?”

  “没问题!不过,得派军士协助,他们最好穿便服。”

  “行!”

  他们又商议不久,布顺方始持资料返衙。

  立见周师爷前来道:“禀驸马!已有八家赌坊及私娼馆具状洗面革心,名册在此!”说着,他立即处上名册。

  布顺阅过之后,问道:“如何安置那些女子?”

  “他们皆已返乡。”

  “她们不会到别处卖吧?”

  “理该不会!”

  “我已经找到一些资料,你瞧瞧!”

  说着,他已经拿图及名册。

  “高明!驸马真高明!”

  “衙内之军士不会走漏消息吧?”

  “他们不敢!”

  “好!你先挑八百人待命,届时由他们穿便服跟江湖人物逮人。”

  “遵命!”

  “按朝律!这些人可判何刑?”

  “经营赌坊可判十年劳役,良为娼者,可以斩首。”

  “好!先斩首示警。”

  “卑职会录口供!”

  “太好啦!衙内尚有何事?”

  “只有一些例行公事,卑职皆已附上前案,请驸马参考。”

  布顺立即认真翻阅桌上之文卷。

  足足过了一个多时辰,布顺一处理完文卷,立见师爷道:“禀驸马!每就只有这些例行公事。”

  “很好!你下去挑人选吧!”

  师爷立即行礼退去。

  布顺便专心翻阅以前处理过之公文。    夜深人静,四大世家主人和东海王的三百名手下在提督衙内各挑二到三名军士,便向分配妥之方向前进。

  布顺召集师爷及三百余名军士,立即由师爷吩咐着。

  不到半个时辰,便有二批人押回三百余人,其中包括赌鬼、庄家、嫖客及女,师爷立即和军士们一起录口供。

  没多久,便有二名老鸨招认良为娼,独孤仁制住她的“麻”及“哑”便让她跪在大街上。

  嫖客及赌客们迅速认罪,东海王及四大世家老主人立即将他们沿街制跪,衙内外一时人影穿掠不已!

  不久,又有三批人押回六百余人,师爷诸人已经有了处理第一批人之经验,所以,他们熟练迅速的一一结案。

  嫖客及赌客一见街上跪了那么多的人,他们以为对方一定挨了重刑,所以,他们迅速的据实招拱。

  东海王诸人迅速制跪犯人,便由押犯人返回之手下送到街上跪妥。没多久,街上已经跪了四排长龙。

  犯人一批批押回,他们面对此种状况,吓得一一认罪,因此,到了丑中时分,已经有五千余人跪在六条街上。

  师爷及四大世家主人和东海王的手下们立即赶缮罪状,天一亮,布顺便已经在金銮宝殿报告扫黑及扫黄成果。

  皇上龙心大悦的道:“从重量刑,午时行刑!”

  “遵旨!”

  布顺一返衙,立即派人在四处城门口张贴公告。

  这些公告一贴出去,不少人拍手称快,不少人却大骇,因为,一百二十名良为娼者皆要在午时问斩。

  八百一十名私娼寮“打手”亦同时问斩。

  一千八百名赌场主人及打手各判十年劳役。

  二千五百名赌客各判五年劳役。

  九百七十名嫖客各判三年劳役。

  女则安置就业或依志愿返乡。

  群相走告之下,此讯立即震惊此城。

  午时未到,一向冷清的刑场四周已经客,除了死犯之外,其余之犯人已经整齐的跪在刑台前十丈处。

  不久,九百三十名死犯已被押跪于刑台前。

  东海王之三百名手下则持剑站在死犯旁。

  不久,布顺搭车一到,他立即步向刑台。

  他一上刑台,立即扬起尚方宝剑道:“此乃皇上所赐尚方宝剑,本官凭它下令斩这群死犯。”

  “这群人不顾天良女为娼牟取厚利,为端正风气及杜绝此事,本官下令行刑!斩!”

  三百支宝剑立即疾挥不已!

  九百三十颗首级立即落地。

  鲜血更是而出。

  其余犯人之中,至少有三分之一已经骇得

  布顺喝道:“其余罪犯之罪状及刑期已经公告,行刑!”

  军士们一阵吆喝,立即押罪犯上车。

  不久,罪犯们已经在城北林中伐木。

  死犯之尸首则由家属或官方运去埋妥。

  私娼寮及赌场则由官方雇工拆除。

  午后时分,五百名木工在师爷率领下来到北城外之临山空旷处,不久,他们已经在现场忙碌着。

  黄昏时分,足以容纳罪犯之帐篷已经搭妥。

  接着,柴米油盐酱醋茶已经送到,一百名雇来之妇人立即迅速的为犯人们炊膳。

  天黑之后,罪犯们一被押回,立即分组用膳。

  膳后,他们被押到不远处之河畔,便集体沐浴。

  倏见三十余人趁黑沿河畔奔去,军士们立即吹笛叱喝道:“谁敢逃!谁便没命!回来!快回来!”

  立即又有一百二十余人跑着逃去。

  倏见远处石后掠出东海王那三百名手下,只见他们挥剑掠来,那群逃犯立即跪下叩头求饶。

  那三百人立即将他们制倒及施以逆血搜魂手法。

  那群逃犯疼得死去活来的哀叫不已!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被解开道及抛入河中。

  其余罪犯吓得乖透啦!

  半个多时辰之后,罪犯们已经呼呼大睡啦!

  不久,布顺和师爷搭车前来,他瞧过犯人们之后,立即走到河旁道:“此河之水患就由他们来消除吧!”

  “驸马英明!”

  “掘深河的深度及宽度可以同时进行吗?”

  “可以!亦可同时筑堤!”

  “好!就逐进行,不过,得让他们吃得丰盛些!此外,明起订购蚊帐,此地有不少的野蚊哩!”

  “遵命!”

  “不必担心钱,我支持到底!”

  “遵命!”

  二人边走边聊,不久,他们一接近东海王的手下,布顺立即道:“辛苦啦!”

  “乐意效劳!”

  “对!你们既能使这批人改过向善,又能治河防洪,这是一件很有意义之事,你们一生会以此为傲!”

  “是的!”

  “大家已经排妥班了吧?”

  “是的!每班有二十人,每人二个时辰!”

  “辛苦啦!”

  “理该效劳!”

  “师爷!你多为他们留意合适的姑娘!”

  “遵命!”

  布顺又瞧了一阵子,二人方始搭车返衙。

  立见东海王诸人在衙右庄中等候,布顺立即入内。

  慕容风含笑道:“城民反应颇佳哩!”

  “太好啦!没人被吓坏吧?”

  “大家皆拍手称快!”

  “太好啦!”

  “吾五人方才分别在城内外逛了一遍,赌客及嫖客已经绝遗迹。”

  “很好!”“八大胡同的生意也受了甚大的影响哩!”

  “随他们去吧!”

  “顺儿!你真的要挖河防洪吗?”

  “不错!”

  “四大世家会调六百人前来支援。”

  “感激不尽!”

  “此事很有意义,理该共襄盛举!”

  “谢谢!”

  “你独资完成此事吗?”

  “是的!我尚有三、四千万两银子呀!”

  “若有需要,大家会集资配合!”

  “谢谢!”

  他们又聊了一阵子,方始返房歇息。    除夕中午,李彩虹分娩二子,她因为过“万年水”及收地灵气,二婴既白又可爱,众人皆啧啧道奇。

  当天晚上,李彩玉亦分娩一子及一女。

  四婴在年前一起报到,可谓喜上加喜。

  于是,他特准犯人们返家过年。

  初一黄昏时分,犯人们准时回来报到,布顺便和他们共膳。

  膳后,布顺道:“各位若继续表现良好,我准你们各减刑一年。”

  犯人们不由大喜!

  翌起,他们更卖力的干活啦!

  元月十八中午,珠华公主顺利分娩二子,在厅中等候之大内总管立即十万火急的赶回大内报喜讯。

  太上皇、太后、皇上、二位皇后刚下轿,珠公主亦顺利分娩二子。

  太上皇乐得呵呵笑道:“大喜!大喜呀!”

  布顺便他们入厅就座。

  没多久,四婴被抱出来亮相啦!

  太上皇诸人来回抱了良久,方始由娘抱去哺

  太后便和二位皇后入内见公主。

  太上皇喜道:“驸马真是喜气洋洋呀!”

  “托福!”

  “呵呵!太好啦!”

  皇上道:“去瞧瞧犯人们吧!”

  “请!”

  布顺便陪他们搭轿前去。

  不久,他们一到道场,便欣然下轿。

  布顺带他们上河堤,立即沿堤行去。

  犯人们早已获报,纷纷卖力的工作着,太上皇点头道:“很好!很好!赏十万两银子供他们加莱吧!”

  皇上立即欣然点头。

  布顺喊道:“太上皇及皇上犒赏十万两银子!”

  众人立即喊叫道谢。

  太上皇回头一瞧道:“筑五、六里河堤了吧?”

  “是的!今夏应可防洪。”

  “太好啦!太好啦!”

  皇上道:“听说京城在这段期间添加上百家店面,是吗?”

  “是的!治安一佳,游客必多,生意当然旺,据统计,每月至少增加九千余两的税赋收入哩!”

  “很好!驸马真是万能!”

  “不敢当!儿臣只希望国泰民安!”

  “说得好!朕必有重赏?”

  “儿臣已有私蓄!”

  “不!你已经独力支撑这么久,该由大内来接手。”

  “遵旨!”

  “朕已经决定开放这片地供他们耕种作物及水果,他们刑期一,每人可以领得一块地经营终生。”

  “父皇德政!”

  “忙归忙,你别忘了皇儿下月底之大喜!”

  “不敢忘!一定到!”

  “很好。”

  三人又聊了一阵子,方始返衙。

  立见太后道:“哀家要住些时,这些孩子太可爱了!”

  太上皇呵呵笑道:“行!”

  不久,太上皇四人已经欣然返回大内。

  布顺则先后入房陪二位公主。

  良久之后,他方始入林玉琴房中抱二位爱子。

  林玉琴含笑道:“哥!四老皆认为他们二人是练武之美材,他们合力培植他们,你是否同意呢?”

  “欣然同意!”

  “东海王之药真灵,我已经复原了。”

  “看来,我今夜可以陪你啦!”

  她立即脸红的点头。

  布顺吻上右颊道:“再添二子,便可以向铁老代啦!”

  “我愿意多为你添子女。”

  “太好啦!太好啦!”

  不久,布顺已入厅陪众人用膳。

  膳后,布顺立即宣布皇上赏银及后赏地之事,众人听得欣然点头,便愉快的聊着家常事。

  良久之后,布顺一入林玉琴之房,便见二子已经不在,林玉琴更是披袍含笑投怀道:“珠妹及娥妹照顾霖儿二人。”

  “太好啦!对啦!她们快分娩了吧?”

  “还早哩!尚需四个月哩!”

  “伤脑筋!你得替我列一张表哩!”

  “嘻!那有如此糊涂之人。”

  “娇如云,子女堂呀!”

  “嘻!不出三年,你必有一百位子女。”

  “哇!别吓我!”

  “你自己算算嘛!”

  “不可能!除非你们胎胎皆是双婴。”

  “铁定如此!”

  “为什么?”

  “你这么强呀!”

  “不!我衰弱啦!”

  “少来!我又不是聋子,那位妹子逃得出你的掌心呢?”

  布顺微微一笑,立即搂吻她…

  翌起,三位官吏果真带二十人来到河畔土地勘察地形,当天下多,工人们立即开始划定地界。

  布顺则正式召集八大胡同各家老鸨开会。

  布顺道:“你们瞧瞧桌上的资料。”

  老鸨们瞧了不久,立即脸色苍白。

  “哼!吾好不容易救出私娼,你们又拉她们下海,而且还不时发生命案,你们是不是要去河中搬石头?”

  一百二十一名老鸨当场下跪求饶。

  布顺喝道:“念在你们初犯,吾给你们一条生路,若有姑娘要走,你们不准留,若故意留人,判十年劳刑!”

  “遵…遵旨!”

  “为警告你们,每人罚五千两银子,明午前齐!”

  “遵命!”

  “下去吧!”

  老鸨们立即三步并作两步的离去。

  布顺忖道:“添了这六十余万两银子,犯人们可以改善食宿啦!”

  立见师爷入内行礼道:“驸马英明!”

  “心照不宣!你可以雇工搭建犯人之新居啦!”

  师爷立即行礼退去。不到一个时辰,五百名工人在空地忙着搭屋啦!

  此时,八百名军士正在八大胡同核对姑娘们的身份及询问他们是否被为娼?是否有意要离去?

  良为娼乃是砍头罪,老鸨们吓慌啦!

  她们不但立即到衙前缴款,而且立即请命求饶。

  布顺道:“好!吾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即然良为娼,吾不但不斩你们头,而且也不判你们劳役,不过…”

  “驸马吩咐!遵办!”

  “师爷!让她们先招供吧!”

  师爷立即正经八百的持状上前啦!

  哇!统统有奖,每位鸨母皆招认自己曾经良为娼啦!

  布顺忖道:“妈的!这群血鬼真可恶!”

  他立即盘算该挤出多少银子啦!

  不到一个时辰,口供一录妥,师爷立即上前附耳低声道:“禀驸马!她们愿意以银子赎命?”

  “嗯!她们有否开价?”

  “五万两!”

  “好!叫他们立下自愿状!”

  “高明!唯有如此,才不会落人口实!”

  师爷上前低语一阵子,老鸨们不但当场立下自愿状,而且支出五万两银票,然后在一旁等候。

  晌午时分,布顺喝道:“你们已有前科,若再犯,斩!”

  “不敢!不敢!”

  “回去吧!”

  老鸨们松口气的立即回去。

  立见十名军士捧入八大胡同姑娘们之口供入内,布顺立即道:“师爷,烦你归类整理妥,并与老鸨们之口供及自愿状存妥。”

  “遵命!”

  “各赏军士二十两银子。”

  “遵命!”

  布顺欣然入内,便见诸女春风来,林玉琴更是含笑道:“哥方才之表现真是可圈可点!”

  “这群人渣真可恶!我该斩她们!”

  “算啦!教训即可!”

  “多了这六、七百万两银了,我得好好建设京城啦!”

  “对!别让她们认为你纳入荷包啦!”

  布顺便欣然和诸女陪太后用膳。

  膳后,布顺陪东海王及四大世家四老在城内外观察及研究如何建设,黄昏时分,他们方始返衙。

  立见林玉琴含笑道:“哥!快去看环妹,她分娩一子一女啦!”

  “哇!太好啦!她拖得太久了吧?”

  “中呀!娃儿真壮哩!”

  二人便陪独孤仁入独孤环房中。

  果见二位娘抱婴坐在椅上,独孤环躺在榻上和诸女们聊着,布顺一上前,立即道:“环妹!辛苦啦!”

  “还好!终于生下来啦!”

  独孤仁瞧过双婴,喜道:“真可爱!”

  “谢谢爷爷!”

  “呵呵!好好歇息,身子要紧!”

  “是!”布顺便和诸女陪太后用膳。

  膳后,布顺便陪诸女在院中散步,他望着诸女各着大小肚子,他一阵得意,不由自主的泛出笑容。

  诸女心中有数,不由又羞又喜。

  林玉琴道:“哥!尚有二十七间空屋吧?”

  “是呀!谁要来住呢?”

  “衙内添丁又添金,似乎挤了些!可否一人一屋?”

  “好呀!你们明就搬,她们尚在坐月子,先别动。”

  “好呀!”

  布顺又聊了一阵子,方始和林玉琴返房。

  “哥!我方才所提之事,是妹子们之意思,你别误会。”

  “我明白!反正空屋甚多,大家住得宽敞些吧!”

  “是呀!最近来了不少访客,却仍有这些空屋,此地真够宽敞哩!”

  “是呀!妹!你更成!更美啦!”

  “少逗我,我今夜不便侍候你!”

  “别把我看成鬼啦!”

  “嘻!我想到一事,便觉得有意思哩!”

  “什么事?”

  “你敢格取缔情,你自己却有十三名娇,城民如果批评你,你是不是会觉得不愉快呢?”

  “哈哈!早就有人如此批评过了。”

  “真的?谁告诉你呢?”

  “师爷!师爷是由军士的口中获悉此事,他吩咐军士告诉那人二句话,那便是人各有命及娶异于玩婊!”

  “嘻!妙答!师爷真是位人才!”

  “的确!我倚重他甚多哩!”

  “哥!我瞧你任官既轻松又愉快哩!”

  “哈哈!全仗大家支持啦!四大世家及东海王近千名弟兄们早已经替我解决了各种问题啦!”

  “哥!别让他们白辛苦!”

  “我知道!我曾赏他们物,可是,他们婉据啦!他们说为了理想而投入这项工作,我就没辄啦!”

  “他们大多年青,而且尚未成家,可否撮合此地的姑娘呢?”

  “我托师爷安排过,此地姑娘皆中意他们,可是,他们不急于成亲,而且有些人将返乡成亲呀!”

  “嗯!我来安排吧!”

  “太好啦!我打算好好美化京城哩!”

  “太好啦!有意义的!”

  两人又聊了良久,方始歇息。

  翌起,三千余名工人受雇修京城内外的大小道路。

  接着,各地名胜古迹也粉刷修补及整理花木。

  此外,每户民舍皆分配漆粉及材料供居民自行整饰。

  不到十天,京城已经焕然一新啦!

  游客们也一天天呈现倍数的增加着。

  二月中旬,各派掌门人率长老们联袂来访,布顺和他们叙一阵子,立即陪他们赴河畔观看犯人们掘河及筑堤。

  群豪不由瞧得敬佩不已。

  丐帮帮主道:“各派久仰驸马扫黄、扫黑及整治京城之事,想不到也让这批罪犯洗头换面,真不简单哩!”

  “可能有人批评我太严苛吧?”

  “不!治世宜用重典,恰似治沉疴用猛药,大家佩服驸马。”

  “这批犯人原本因为沉坏身子,经过这些时之劳役及正常起居,他们皆强健不少。”

  “的确!”

  “请各位瞧瞧堤外这些空地,这些木桩乃是划分妥的田地,犯人们完成河堤之后,便要种植作物及果物。”

  “届时,作物及果物可以维持他们的生活,他们的刑期一,便可以在自己种植之地种植到终生。”

  “德政!他们反而占便宜哩!”

  “这是皇上鼓励百姓向善之德政,目前由我作恶人,我任凭别人在背后批评及咒骂,不过,他们后必会感谢我。”

  “佩服!佩服!”

  “不敢当!去年除夕,我让他们回去过年,事后,他们准时回来,我打算在最近让他们回去过清明节。”

  “佩服!”

  “总之,皇上正在注意我的这种治理方式,如果顺利的话,今年底,各地官衙将会同时扫黄及扫黑,请各派支持。”

  “没问题!目前之江湖虽然已无大恶人,仍有一些小混混在欺凌人,各派正打算举行一次大扫黑行动哩!”

  “太好啦!届时,我会请官方借重各派!”

  “乐于效劳!”

  众人又聊了一阵子,便返衙用膳。

  膳后,少林掌门人道:“请驸马收回‘月珠’!”

  “不!不妥!我一向言而有信,我希望贵派发挥炼药之优良传统配合‘月珠’多炼些药济助世人。”

  “是!”“其实,月珠有一对,琴妹!”

  不久,林玉琴已经含笑送入月珠。

  众人为之恍然大悟不已!

  布顺含笑道:“昔日,内人以此珠作谋略运用,我则利用另一珠练武,今后,我希望更多的人蒙月珠之惠。”

  众人会意的立即点头。

  丐帮帮主道:“各派共同决议重振武林盟,而且将盟址移来京城,恳请驸马出任盟主,共为苍生谋福利。”

  说着,各派掌门人立即起身拱手行礼。

  布顺一见四大世家主人也行礼,他立即望向独孤仁,独孤仁含笑道:“官方和武林盟一结合,万民必可蒙利。”

  “可是,我不懂,又担心没有心力及时间顾及盟务呀!”

  “无妨,洪帮主将出任副盟主,各派亦会派一名长老担任护法,你只需决定重大事情,寻常盟务由副盟主负责。”

  “好!谢谢各位!”

  众人立即欣然入座。

  洪帮主起身道:“盟主可否容各派协助筑堤,俾在河汛前完工。”

  “大家愿意吗?”

  “由衷愿意!”

  “太好啦!”

  “盟址可否择在大东街?该处系本帮周长老祖业,平租他人经商,他愿意折价售供本盟设址!”

  “太好啦!就聘周长老为本盟护法吧!”

  “是!购地资金由吾…”

  “且慢!各派已经集资,请盟主收回成命。”

  “吾该略尽心意呀!”

  “盟主该让大家有行善之机会呀!”

  “哈哈!行!”

  “此外,为了维持盟务正常运作,本盟宜采自力更生方式,可否容各派在此地经营各种正当的生意?”

  “太好啦!我若非避嫌,早就经商啦!”

  众人立即欣然点头。

  独孤仁道:“顺儿!皇太子将在月底完婚,武林盟可否致贺?”

  “哇!好点子!太上皇及皇上一定很高兴。”

  “该如何致贺呢?”

  “皇上只讲究诚意,我吩咐师爷撰贺文,大家在上面签名,大喜那,大家进去致贺吧!”

  “呵呵!各位意下如何?”

  “行!”

  众人又聊了一阵子,便联袂离去。

  不久,丐帮周长以“京城乡亲”身份代各派购置店面,他耗了三天的时间,终于完成任务。

  武林盟便和提督府隔二条街而立,武林盟四周之二百余家店面由各派经营,形成拱衙之态势。

  武林盟和提督府更是大内之两大支柱。

  在这三天之中,单于倩、慕容枫及南宫媛先后顺利分娩,而且皆是各生二子,衙中立即又添六个壮丁。

  晌午时分,太上皇、皇上及二位皇后联袂前来参加二位公主之子满月喜宴,布顺立即率各派掌门人恭

  皇上果真愉快的道:“各位协助弥,辛苦之至!”

  各派掌门人欣喜的还礼着。

  入厅之后,太上皇四人分别赏给四婴重礼,二位公主容光焕发光四的欣然代子致谢着。

  众人叙了一阵子,便欣然共膳。

  膳后,布顺道:“禀父皇!各派为了协助捍卫大内,决定将武林盟移到京城,而且已请儿臣出任盟主。”

  “很好!很好!”“此外,各派将动员大批人员协助筑堤,俾在汛期前完工。”

  “很好!朕龙心甚悦!”

  “禀父皇!皇兄大喜之,各派掌门人有幸同沾喜气否?”

  “!”

  各派掌门人立即先行致贺。

  皇上愉快的哈哈大笑道:“普天同庆!妙哉!”

  他们又聊了一阵,方始送太后返回大内。

  布顺和二位公主逗爱子一阵子,方始歇息。    二月二十九中午,布顺率各派掌门人及娇爱子们浩浩汤汤的进入大内,沿途之官吏及军士纷纷恭敬行礼。

  不久,他们先返回驸马殿稍歇,再前往太和殿。

  太和殿原本已经够豪华,如今再经过刻意的布置,那种气势连见多识广的各派掌门人也吃不消啦!

  文武百官及皇族们对布顺之恭敬更令他们佩服及吃惊。

  内侍们立即巴结的前来侍候诸女及群童。

  诸女一打赏,内侍不由皆大欢喜。

  布顺安置妥各大门派掌门人,立即和文武百官及皇族们聊着。

  不久,礼部尚书前来道:“禀驸马!吉时将到,请大家就位!”

  “各位!请就位!”

  说着,他便步入皇族行列。

  立见礼部尚书道:“禀驸马!请陪侍太上皇及太后!请!”

  布顺立即跟他离去。

  不久,他已会见盛服打扮之二老,他立即欣然陪他们同行。

  他们一入殿,便见一对新人已经跪在殿中央,皇上、二位皇后和相爷夫妇已就座,太上皇夫妇便欣然入座。

  太上皇朝右侧空位一指,布顺立即入座。

  不久,新人按照繁复、隆重的礼仪开始拜堂,足足过了半个时辰,他们方始在热烈掌声中入房。

  布顺起身行礼,便邀各派掌门人入殿下跪。

  少林及武当掌门人拉开红布,布顺立即按字颂贺着。

  不久,布顺代表献礼,皇上欣然亲自受礼道:“各位助朕安定地方,功不可没,朕各赐金匾一幅及黄金六万两!”

  “叩谢万岁!万万岁!”

  金匾及银票便由内侍一一送入各派掌门人手中,再暂时送到一侧,众人则以热烈掌声祝贺着。

  不久,皇上亲扶一块金匾交给布顺道:“赐武林盟千秋万世!”

  “谢父皇!”

  众人立即报以热烈的掌声。

  布顺高举金匾喝道:“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太上皇、圣上万万岁!”

  众人立即宏声跟着呐喊着。

  太上皇及皇上不由呵呵哈哈连笑着。

  布顺便将金匾交给内侍送至一旁。

  不久,众人分别在大殿及广场入座,新人一入座,太上皇及皇上分别发表谈话之后,皇上便吩咐布顺说几句话。

  布顺行礼道:“有朝以来,一直不和江湖人物来往,致江湖仇杀不断,既祸国殃民,又造成各行各业的衰败。”

  “今乃太子大喜之,微臣率十三名室及二十六名子女前来致贺,愿太子多子多孙,愿吾朝绵延千秋万世!”

  说着,他立即行礼。_

  众人立即报以热烈的掌声。

  皇上向少林掌门道:“大师!请!”

  “遵旨!贫僧自三岁入少林,迄今正好一甲子,在这一甲子之中,贫僧目睹官方一直努力为民谋福利。”

  “可是,一直到去年,驸马奉皇上旨意徽召有志之士戮力消灭恶徒之后,天下气象清明,黎明蒙泽获福。”

  “如今,各行各业皆蒸蒸上,有志之江湖人士亦积极捍卫朝廷及正义公理,俾吾朝及黎民能一比一进步、兴旺。”

  说着,他立即合什入座。

  现场当然又出现热烈的掌声。

  皇上哈哈笑道:“很好!”他一颔首,内侍们立即上菜。

  山珍海味便在六百名内侍来回走动中送上桌,布顺向太子道:“皇兄!祝您心想事成,年年如今朝。”

  “谢谢!今后多仰仗您啦!”

  “理该效劳!”

  二人立即欣然干杯。

  布顺便带着二名内侍逐桌的敬酒啦!

  场面也更加的热络啦!

  不久,太上皇和太后亲自逐桌敬酒,众人大喜的致谢不已!

  接着皇上和二位皇后带着新人破例的逐桌敬酒。

  众人更欢喜啦!

  这一餐,足足进行一个半时辰,方始尽兴而散,太上皇意尤未尽的和布顺返宫之后,立即和布顺品茗叙着。

  黄昏时分,布顺始至驸马殿带走子及各派掌门人。    韶光飞逝,一晃又过三年,布顺的十三位娇连连增产报国,他果真已有一百零四位子女。

  诸女心情愉快,又有月珠及补品养身,人人娇如花,每位孩子更似既壮又秀丽,不知羡煞几百万人。

  如今的京城多了三处胜地,它们便是提督府、武林盟及河旁那片农地、果园,每天至少有上千人前往报到哩!

  京城因为空前的繁荣,不但又增加不少的店面,武林盟所经营的每一家店面更是天天客人如

  如今的武林盟已有三百余万两银子啦!

  这天上午,内侍请布顺入大内,立见太上皇、太后及皇上、二位皇后皆在座,布顺行礼之后,方始含笑入座。

  皇上含笑道:“那些犯人近况如何?”

  “太完美了!人人身体健壮,作物丰收,守规矩的!”

  “很好!后天即为父皇八十圣寿,明晨就释放他们及赏地吧!”

  “遵旨!”

  “据各地官吏呈报之治安及年年增加之税赋,足见天下已经太平,百姓亦安居乐业,难怪大内库银亦史无前例之充足。”

  “禀父皇!可否停赋三年,俾庆贺太上皇八十圣寿。”

  “哈哈!聪明!朕正要宣布此讯!”

  “叩谢圣恩!”

  “平身!平身!你将此讯告知犯人吧!”

  布顺立即欣然行礼退去。

  他一返殿,立即召来师爷告知喜讯。

  师爷喜道:“可否派军士通知犯人家属明犯人呢?”

  “可以呀!”

  不久,他一到农地,便见到那群人正在收割高梁及大梨,布顺一见他们井然有序的合作采收及装袋,便含笑瞧着。

  立见一名南宫世家高手掠来道:“参见驸马!”

  “免礼!辛苦你们啦!”

  “乐于效劳!”

  “今年似乎收成不错哩!”

  “的确!今年约增收三成,售价也提高半成哩!”

  “很好!他们自动的哩!”

  “不错!至少有三分之二已经视此地为家产般勤快。”

  “很好!他们尚不知后会获地吧!”

  “不知道!”

  “很好!他们明晨可以获释!”

  “驸马真仁慈!”

  “太上皇后天八十圣寿,圣上不但放他们,百姓也免赋三年。”

  “德政!天大的德政!”

  “的确!你们也可以轻松啦!”

  “在下愿留在此地效劳!”

  “!最好把家眷也接来!”

  “是!”“我今夜陪他们用膳,你先别放出喜讯,不过,你得吩咐他们把此地之一切暂告一个段落,以免引出麻烦。”

  “遵命!”

  “此外,我会派人送来酒及鱼,吩咐下人们辛劳些!”

  “遵命!”

  布顺嘘口气,立即欣然离去。

  他一返衙,立见师爷道:“禀驸马!皆已通知犯人之家人。”

  “很好,多送些酒、、鱼、猪,我们今夜陪他们用膳!”

  “遵命!”

  布顺又阅过公文,立即入内。

  内院住着二位公主及她们的十二个儿子,布顺一入院中,四位大孩子便已经奔来行礼道:“爹回来啦!”

  “嗯!功课做完了吧?”

  “是的!娘已经查过了!”

  “很好!乖!”

  立见二位公主含笑来道:“驸马回来啦?”

  “是的!后天是太上皇的八十圣寿,咱们准时前去贺寿吧!”

  “是!”布顺入房瞧过四位六个月大婴儿之后,方始离去。

  他逛了一遍,便遂一通知娇们祝寿之事。

  晌午时分,小们一起前来用膳,布顺习惯性的逐一瞧过他她,然后再和她们愉快的用膳。

  膳后,他宣布皇上德政之后,方始和林玉琴返房歇息。

  这是林玉琴的特权,诸女也未曾埋怨过,因为,林玉琴施功使她们可以纵情享受鱼水之而不必担心会再有喜哩!

  何况,林玉琴样样高明哩!

  当天黄昏时分,布顺和师爷一抵达,赫见犯人们整齐的列队而立,布顺一下车,犯人们立即整齐的下跪。

  “叩谢驸马再造之恩!”

  “请起!请起!”

  众人叩过头,方始起来。

  布顺含笑道:“谁先知道喜讯的?”

  一名中年人举手道:“禀驸马!内人先来报喜!”

  “不错!你们的优秀表现使皇上决定提前开释,此外,你们所耕种之地今后归你们使用,不过,不许传子。”

  众人立即又下跪叩谢。

  “请起!”

  众人一起来,那人立即道:“禀驸马!本人乃是本城富户,不慎受入赌,不但输钱而且输亏了身子。

  如今,小的身子已健,财产也保住,所以,小的自愿放弃此地,同时愿意捐出十万两银子,谢谢驸马再造大恩!”

  “很好!我收地,不过,我不收银子,你可以捐助贫民。”

  “遵命!”

  “原则上,各位明早便可以离去,愿意耕种之人可以向师爷领地状,剩下的之田地,我自然会作安排!”

  “遵命!”

  师爷道:“不愿意领地的人先入座,愿意领地的人来领地状,你们只要在地状签名,那块地便是你们的啦!”

  “遵命!”

  人群立即分向两处,布顺和放弃领地之人先行入座,便和他们叙及他们努力向上及常来陪他聊聊。

  没多久,三分之二地状已被领走,众人立即欣然入席。

  布顺道:“大家尽兴,若有人藉酒闹事,我罚他喝四年酒。”

  众人不由哄然大笑。

  不久,布顺来回的一桌桌敬酒,场面也热烈着。

  深夜时分,众人在欢呼“驸马万岁”声中散席。

  布顺搭上车,喃喃自语道:“我不虚此生啦!”

  马车平稳驰去,此书也愉快的完结矣!

  (全书完)
上一章   落剑吟   下一章 ( 没有了 )
妙绝天下虎过山冈江湖傻小子飞天猫霹雳先锋凌峰射雕猪哥打通关鸭霸头双峰奇谭浊世魔童花仔王
麻雀小说网最新更新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落剑吟,本章内容为第十八章功成名就美人归的全文阅读页,落剑吟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落剑吟最新章节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与下载,尽在麻雀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