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浊世魔童》第十八章美公主非吾不嫁的全文阅读页
麻雀小说网
麻雀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麻雀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浊世魔童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11  时间:2019-9-9  字数:16161 
上一章   第十八章 美公主非吾不嫁    下一章 ( 没有了 )
  朝曦微透,百余名峨媚女尼在武当解剑池四周轻悄的自每具桐柏山江高手的身上搜出奇毒的解药。

  江咪咪默默盘坐在金志恒及常荃荃的身边,一见他们的气转趋正常,不由暗暗的吁了一口气。

  抬头一见群尼肃然站在丈余外,她立即起身,轻声道:“有劳各位前辈速将解药送上山!”

  群尼合什行礼之后,依序朝山上掠去。

  不到半个时辰,少林,武当,峨媚,青城…等七大门派掌门人,丐帮帮主及黄来旺,何宗照兴奋的来到金志恒的身前。

  汪咪咪早已起身行礼相了。

  双方含笑颔旨打过招呼,立即打理着山的尸体,任凭他们修养有素,也神色大变;那些尸体在生前多是一方之霸,武功之高,手段之辣,曾经令各派掌门人头大而已!想不到如今全部“隔”了!

  就在他们暗骇之际,金志恒与常荃荃相继醒了过来,群豪立即走了过来,纷纷表明感激及钦佩之意。

  金志恒一见这些大把年纪,又德高望重的前辈对自己如此的有礼貌,不由红着睑连道:“不敢当!”

  客套了阵子之后,众人同到三清宫。

  金志恒一见血迹遍遍,两侧并排一大片尸体,一股股异样的尸臭随风飘来,他不出暗暗皱眉不已。

  进入议事厅坐定之后,身为主人的武当一公道长起身苍声道:“无董寿拂,金少侠真是武林大恩人!”

  “为了感戴金少侠的恩德,贫道建议由敝派铸一会旗,请各派掌门人沥血签字,供金少侠留念!”

  峨嵋太一神尼合什道:“阿弥陀佛,贫道附议,此次敝派弟子得以获生,而且保持清白,乃是金少侠之功。

  “为了感戴金少侠之功,本派除了为金少侠立长生牌位早晚育经焚香以外,敝派随时愿供金少侠驱策!”

  金志恒急忙叫道:“哇!免啦!免啦!我不习惯这些!”

  少林空大师慈声道:“阿弥陀佛!金少侠,你为整个武林耗去太多的功力,这些时,敝派自当奉送一粒大还丹!”

  “哇!不好意思啦!我年青力壮的,慢慢可以恢复的。”“阿弥陀佛!此乃少林之区区心意,请笑纳!”

  何宗照含笑道:“恒儿,你就收下吧!”

  金志恒含笑拱手道:“遵命!谢啦!”

  众人欣喜的颔颔首,立即开始商讨总部后措施:这一次浩劫,丐帮损失最重,总共有二千余人伤亡。

  武当身为地主,被玉蝉哭了三天,也折伤了三百余人。峨嵋最军运了,有惊无险的渡过此劫!

  金志恒等到众人会商妥善后措施之后,立即与常荃荃,江咪咪,何宗照,黄来旺来人下山。诸派掌门入列队恭送,钟鼓齐鸣,极尽恭敬之能事。

  五人沿着官道走了一阵子之后,只听金志恒朝黄来旺道:“爹,你没有计划要使秭归酒楼恢复营业?”

  “当然有啦!祖先的遗业岂能毁于我之手!”

  “好!爹,麻烦回去之后,募人在香溪江边搭建一座庄院;我待京中事情告一段落之后,回该处隐居!”

  “哈哈!太好了!我原来担心以后要打老远的上京去瞧孙子哩!

  这下子好啦!我可省了不少事啦!太好了!”

  金志恒及二女不由一阵脸红。

  何宗照却眉头一皱;道:“大哥,你省事,小弟可就麻烦了,洛赶到香溪,可不是一段短程哩!”

  “哈哈!二弟,你干脆把洛酒楼迁到秭归吧!”

  “这…这可要研究一番哩!恒儿,你们是不是直接回京呢?”

  “哇:尚未决定哩!”

  常荃荃含笑道:“大伯,二伯,先师依蕾在巫山留下不少的财物,此次丐帮出力最大,损失最惨,侄女想帮些忙!

  “晤,你打算将依蕾之财物交给丐帮处理吗?”

  “不错,反正那些全是不义之财,用来协助以忠义传帮的血丐帮,多少可以弥补侄女以前之罪过。”“好!很好!你方才怎么不当众提出来呢?”

  “侄女不愿被人误会是沽名钓誉之辈,此事尚请大伯及二伯惠予保密,侄女诸人只求尔后能过安稳之日子。”

  “因此,想请大伯,二伯随侄女三人先走一趟巫山,先诸出入阵式之法及财物密藏之处,再召集丐帮弟子前往取宝。”“哈哈!很好!很好!大哥,咱们就做个现成的大善人吧!”

  半个月之后,沿途游览名川大岳,名胜古迹的金志恒,常荃荃及江咪咪三人终于回到尚书府了。

  闻讯而掠出大厅的何丽娟及黄杏义二人,欣喜的拉着常荃荃及江咪咪二人,立即吱吱喳喳的交谈起来。

  金志恒微微一笑,朝站在厅口的于志强问道:“强弟,怎么不见爹,娘呢?还有我那位美丽的弟媳妇呢?”

  “大哥,爹娘及文殊入宫拜见皇后。”“哇!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也不知道,据郭公公透是喜事哩!”

  “哇!喜事?莫非爹要升官了?”

  “嘻嘻!我也不知道!不信的话,你去问二位大嫂吧!”

  “哇!瞧你神秘兮兮的别‘暗扛’啦!坦白一点啦!”

  “嘻嘻!我真的不知道啦!我去看看小先醒来了没有?”

  说完,匆匆而去。

  金志恒哺咕道:“哇!半个月不见,这个老弟居然变得神秘兮兮的,实在受不了,我倒要问问娟和仪。”

  那知,抬头一看,四公居然芝自朝房内行去,急得他。哇!刀一叫,匆匆的掠了过去,同时叫道:“等一等啦!”

  何丽娟白了他一眼,低啤道:“小声点,此地是尚书府哩!”

  金志恒一看果然有一位婢女及三位诗里在远处含笑瞧着。自己,尴尬的向他们点点头之后,眼四女回房。

  那三人受宠若惊的急忙躬身道:“王爷好!”金志恒怔了一下,迅即想起自己乃是堂堂的“免朝安乐王”立即含笑应句:“你们说!”说完,迈步而去。

  四公直接走入金志恒的房内,金志恒刚踢入房内,何丽娟已取出一个方盒,脆声道、“恒,少林掌门命令空禅长老送来‘大还丹’,你快服下吧!”

  “哇!少林寺守信用的哩!荃,眯,你们可不许黄牛喔!”

  说完,打开方盒,捏碎封腊;立即将那粒足以胎换骨的少林至宝“大还丹”眼下,同时上榻调息。

  何丽娟四人不愿惊扰他,立即走出房外。

  何丽娟一见大姐及小妹听过恒哥那句话之后,一直红着脸,心知必是“那方面”之事,因此,含笑不语。

  黄杏仪也是心中雪亮,立即脆声问道:“大姐,你方才说到一半,现在可否把恒歼灭群的经过提一提?”

  ”好的!那是一场令愚姐终生难忘之事,愚姐及小妹在恒的笑声突起之际,虽然相距甚远,却也神难安哩!

  “所幸那八名监视峨呢派高手的桐柏山庄高手功力较逊,又注意到恒的笑声,因此被我们二人顺利的解决了。

  “我们二人找出解药之后,先将那批景之人又移出里远,才避开恒的笑功侵袭,可见那笑功有多可怕!

  “事后,我们到现场一着,除了树倒枝折,处处血腥以外,每具尸体都是七孔溢血,神色狰狞,惨不忍睹!”

  说完,犹有余悸的又打了一个冷颤!

  何丽娟叹道:“怪不得各大门派除合铸出一支同心旗’,在一周前由各派常门人恭恭敬敬的送至府中。”常荃荃欣喜的道:“这么快呀?同心旗在何处?”

  “爹方才携去见皇后了!”

  “携旗去见是后?什么用意呢?”

  “大姐,皇上暗示爹吩咐恒去参加比武哩!”

  “国是任任公主比武择附马爷之事吗?”

  “是的!再十天就要比武了,目前已有七十余人报名,爹不愿勉强恒,所以拿那支同心旗去当挡箭脾。”“嗯!高招,本朝皇律有太子及公主不得与江湖人成亲之规定,但又具王爷的身份,也不便与公主成亲呀!”

  “大姐,小妹欣赏使住公主的哩!美绝伦,气质高雅,平易近人,可惜,她生为官家人,高不可攀!”

  常荃荃脆声道:“我如果是佳佳公主,我一定会抛弃公主之头衔,全心全意追随恒,名利如浮云,情爱方是真。

  三女听得颌首赞同不已!

  突听金志恒叫道:“哇!茧,多谢你的捧场,不过,最好少出这种‘点子’,我可受不了哩!”

  四女闻言,红着睑瞧着自榻上飘下来的金志恒。

  那湛的轻功身法证明他已功力全复,可是,她们却不敢相信他在短短的盏茶时间即已恢复功力。

  因此,她们皆怔住了!

  金志恒却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分别搂着四女,就在房外拥吻起来,足足的过了茶时间才放开她们。

  金志恒拉着他们坐在主心内的桌旁;双手支颊笑道:“哇!一龙四凤,一王四纪,似这样多,对不对?”

  常荃荃脆声道:“恒,你真的全部恢复了功力了呀?”

  “是呀!大还丹入口之后,浑身是劲,你要不要试试看?”

  “呸!才不要哩!”

  “哇!你要黄牛呀?你不是…”

  “呸!别说下去啦!羞死人了,你急什么嘛?万一爹娘在中途回来,那有多扫兴!多难过呀!”

  “哇!有理!你永远是有理!不过,我可事先言明,等见过爹娘之后,咱们就到北海去打‘海战’!”

  说完,瞄了黄杏仪及何丽娟一眼,哈哈一笑出房而去。

  黄,何二人羞得抬不起头来。,常荃荃苦笑道:“真拿他没法!”

  金志恒走进后院,一见汪氏抱着于继先和石德豪坐在凉亭中,哈哈一笑,立即走了过去。

  石德豪及汪氏慌忙站起身子,道:“王爷好!”“哇!你们怎么也如此的称呼我呢?不行呼!”石德豪感激的道:“王爷,属下此次得以再续情缘,全是您之恩赐,属下真不知该如何表达谢意?”

  “哇!好酸喔!大叔,你方才一定打翻酣吧?”

  石,汪二人不由笑出声来。

  汪氏含笑道:“王爷!您虽然离家十余天,每天皆有文武官络绎不绝的来访,若非老爷婉拒礼物,可能要用仓库来装礼物了。”“哇!真受不了,还好我不在家,躲过了一关!”

  石德豪敬佩的道:“王爷,你知道九大门派掌门人送来‘同心旗’之事吧!实在不简单,老爷高兴得彻夜未眠哩!”

  “哇!瞎猫碰上死耗子凑巧的啦!石大叔,过些时,我们五人想回去香溪定居,你们去不去?”

  “太好啦!属下誓必追随,不过,必须另找娘照顾小公子哩!”

  “哇!爹娘会设法的,大叔,大婶。咱们就一言为定了,哇,这下子我不愁吃不到香味俱全的料理啦!我走啦!”

  石德豪望着他的背影,赞道:“这个孩子,我从每眼看见他,就知道他会有出息,想不到如此的出人头地!”

  “豪哥,咱们可其荣幸,能够跟随他。”

  “是呀!这全是缘份啦!”

  且说金志恒方才会匆匆的离去,完全是因为听见爹娘已经回来,走入大厅果然看见大家已各就各位了。

  他立即躬身道:“爹,娘,孩儿回来啦!”

  于宗尧含笑道:“恒儿,坐下来谈吧!你服过‘大还丹’了吧?”

  “是的!大还丹果然不赖,孩儿的功力更湛了哩!”

  “哈哈!善有善报,恒儿,你可知这各派掌门人在获悉你身具‘免朝安乐王’尊贵身份之后,送你一个什么名号?”

  “哇!他们送了送旗以外,还送名号呀?”

  “是呀!你一定想不到他们送你一个,安乐旗生这荣衔吧?”

  “哇!安乐旗主,好听的,是丐帮想出来的吧?”

  “咦?你怎么会知道?”

  “哈哈!孩儿在返京沿途之中,一直被丐帮弟子视若故一般送获卫,哇!实在令人受不了!”

  “哈哈!若非爹阻止,丐帮一直坚持要称你为‘武林皇帝’哩!”

  “哇!武林皇帝?那岂不是在坑我们,那是欺君之罪,要诛连九族哩,还好爹阻了他们!真伤脑筋。”“哈哈!还有一件更伤脑筋的事哩,恒儿,皇上及皇后皆坚持要你去参加公主择附马爷之比武哩!”

  “哇!不行啦!我有四个太太了啦!”

  “哈哈!左相也是以这个理由,一直要皇后向皇上反映,可是皇上说你们尚未成亲不算数!”

  “哇!那有皇帝管这么多的?”

  “哈哈!佳佳公主是皇帝最宠爱之人,皇帝岂能不注意这么多,听说皇后为了此事,还挨皇上的刮哩!”

  “哇!爹,你没有替孩儿挡一挡呀?”

  蒲玉仙忙道:“恒儿,咱们方才带着‘同心旗,去见皇后,就是希望以此旗证明你是江湖人,不宜与公主成亲,因为,皇律规定得很清楚的呀!”

  “哇!好理由,皇后没见了吧!

  “皇后本来说暗中支持韦伯祖,所以她就带我们去见皇上了,那知道,那知皇上见过‘同心旗’之后,立即问你是属于那一派的?”

  “你爹及娘不敢欺君,只好实言,皇上哈哈一笑,立即否决了你是江湖人物的理由了。”“哇!你们怎么不替孩儿编一个派呢?随便可猎阿狗帮可以呀!反正皇上也是有听没有懂!”

  “哈哈!恒儿,你别忘了侍卫统领钟煌出身少林,谁也骗不了他的!最绝的是皇上又说了一句话。”“哇!什么话?”

  “恒儿,皇上说:‘联特封令郎为‘免朝安乐王’,寓含令郎免受朝纲拘束,安安乐乐的称王’也!”

  “哇!我会死!爹,救命呀!”

  众人不由哄然一笑。

  “哇!你们别幸灾乐祸,好不好?”

  “恒儿,你别急,文儿之兄已经报名,说不定有颖而出的机会,你不妨先报名,届时再见机行事吧!”

  “哇!事已至此“没鱼,虾也好,我认啦!”

  该来的总会来,这一天卯时正,金志恒一身蓝衫准时的到“校场”报到完毕,而且登上了基侧休息台。

  台上已有十余名身着质料华丽,款式新颖,全身劲服的青年散布在四周,正诧异的瞧着金志恒。

  金志恒淡淡的一笑,随便挑张椅子坐了下来。

  双目朝那批络绎入场的劲服青年瞄了一眼,立即闭目暗笑道:“哇!根本不是比武,好似服装展览哩!”

  突听一阵“喔!喔!喔!”高呼声音自入口处传了出来。

  金志恒睁眼一瞧,只见十一位劲服青年边高呼边抬着一位二十。

  二、三岁的青年冲了进来。

  “哇!这个老包一定是韦佑祖,包的哩!”

  不错!那位隼目鹰鼻,细皮;神采飞扬的劲服青年正是当今左相韦宗德之长子韦佑祖。

  另外那十一名劲服青年正是他的狐群狗,今专门来替他护航的,他们一直将书佑祖抬上台之后,方始放他下来。

  当然又是“晤…”的穿喳呼一阵了!

  韦伯祖哈哈一笑,余目朝四周望了一阵子之后,才坐了下来!

  方才暗中批评他的人,立即低头不语。

  金志恒暗暗一哼,瞧也不瞧他一眼。

  半响之后,铜罗一响,奉命担任主持人的左相章天帆在台上站起身,道:“各位请肃静,现在开始签编号。”两位侍卫立即拿着签筒,站在台前空地上。

  侍卫统领钟煌拿名走到台前,朗声道:“各位,请到台前来签!

  在右侧级别,左侧号码。

  “本次比武分成两组,依号码顺序捉对比武,采取淘汰制,入选者再另行签复赛,直至冠军产生为止,开始!”

  现场立即传出阵阵的欢呼声音。

  金志恒在左侧了二号,又在右侧了三十四号。

  钟煌立即含笑地上登记下来,同时恭敬的道:“王爷,请回座!”

  那句“王爷”好似一记平地焦雷,立即使好批人纷纷议论,不住的打量着金志恒,不知是羡慕?还是嫉妒!

  原来,京中之人皆知道本朝出现一个“免朝安乐工”可是,却尚未见过金志恒的面,因此,惊喜不已!

  此时,一见他一身儒衫,那似来比武,议论之声剧了!

  金志恒淡淡的一笑,回到原座,含笑坐了下来!

  盏茶时间过后,钟煌朗声道:“各位,本统领现在将编组的结果念一遍,若有出入者,猜立即声明!”

  说完,朗声念了起来;八十二个人名念完之后,现场一片寂静。

  钟煌含笑道:“既然编组无误,待会主表各位分别移驾至一、二号比赛台前之空地上,准备依予上台比武。

  “现在本统领去恭请皇上及文武百官前来列席观赏,请各位在盏茶时间之内就座完毕。

  说完,朝右相一礼之后,运行离去。

  金志恒走到二号比武台前,刚在贴在三十四号红纸的椅上坐了下来,立即听见:“王爷,请手下留情!”

  声音出自坐在他侧的一位面貌端正青年的口中,金志恒立即含笑道:“哇!别紧张,我了是一只‘软脚蟹’哩!”

  “软脚蟹?”

  “就是中看不中吃啦!”

  “咳!王爷太客气哩!京中之人,谁不知你神力盖世,轻功绝妙武功如海…还有…。

  “还有脸皮如钢,对不对?”

  “不是啦!还有呀说你最有女人缘!”

  “哇!真的吗?我怎么没有感觉呢?”

  他那随和的谈吐,使众人如作春风,纷纷含笑瞧着他。

  突听坐在八号椅上的韦佑祖冷冷的道:“听说阁下已经有了四位美娇娘,为何还来参加比武太不上路了吧!”

  他的声音方落立即有人附和道:“对呀!胃口太大了吧?”

  金志恒谈谈的一笑,正开口,却听一号比武台有传出一阵冷哼道:“韦佑祖,汤甸你们怎可对王爷无礼!”

  说完,霍地站起一位文质彬彬的劲服青年。

  韦仿祖瞧也不瞧他一眼,冷冷的道:“姓章的!你要拍马尼也要看对象,怎可找这种自私自利的人呢?”

  “往口!你怎么不检点一点,你…”章天帆不愿他得罪韦家,立即喝道:“明儿,往口!”

  章博明不敢怫逆,立即的坐了下来。

  金志恒心知那位颇惹人好感的青年必是右相之子,立即谈谈的道:“章公子,感谢你发出正义之声。”“我这个人就是有这个缺点,一天到晚被查某追个不停,不过,总比那些一天到晚追查某的人,高级一点。”那位汤甸闻言,喝声:“大胆!”立即起身瞪着金志恒。

  金志恒暗聚功力,聚气成音,嘴巴轻掀一下,骂道:“马!”

  只见汤甸身子一展,惨叫一声,立即往后一摔!

  韦佑极探手一带,及时抓住他的右肩,沉声道:“老七,你怎么啦?”

  “大哥,对…对不起!”

  坐韦伯祖右侧那名劲服青年立即将自己的白绸衣袖凑近韦右祖的面前,献媚的道:“大哥,先把脸擦干净吧!”

  韦佑祖匆匆的擦过睑,沉声问老六:“怎么回事?”

  “大哥,有人在我的耳边吼了一句话,我就口一疼,吐血了!”

  “什么话?”“这…马!”

  韦佑祖双目煞光一,紧盯着金志恒。

  金志恒淡淡的一笑,道:“皇上快到了,把鼻口的红鼻涕,擦了吧!”

  那名青年“啊!”了一声,道句:“大哥,让我来!”

  说完,轻柔的擦着韦佑祖鼻口的血迹。

  就在这时,只听远处传来宏亮的声音道:“皇上驾到!”

  韦佑祖恨恨的瞄了金志恒一眼,立即起身下跪。

  皇帝及二位皇后就座之后,含笑道:“平身!”

  金志恒诸人立即起身凝立。

  文开百官亦迅速的登上左侧看台恭立不语。

  “朕今能与本朝精英共聚一场,龙心已大悦,今乃是比武。并非斗气,希望点到为止!开始把!”

  于宗尧及钟炽并肩朝皇帝一礼之后,分别跃登一、二号台上,金志恒诸人随即端坐在椅上。

  于宗尧站在台前,朗声道:“今比武,不限武功,兵刃,唯不得使用暗器,比赛规则已公面遍知,不再重复,开始吧!”

  他的声音方落,四名劲服青年矫健的沿梯而上。

  四人朝皇帝行过礼,报过名之后,立即开始抢攻起来。

  金志恒瞧得眉头一皱暗道:“哇!那种打法,简直是幼稚园,嘛!哇!杀焉用牛刀!”

  别看那四人武功华而不实,却是卯足劲在拼,因此,足足拼了半个时辰之,分别有人被摔出台上之圈外,饮恨败北。

  于宗尧及钟煌在名册上作下记号之后,立即又有两对青年上这次在一号台出现的是右相章无帆之子童博明,瞧他一套十子拳法使得虎虎生风,半晌之后,立即将对手震出圈外。

  在众人的喝采之下,他含笑掠回座位。

  韦佑祖含着冷笑,一脸不屑。

  半个时辰之后,韦佑祖和替他护航的七号青年上台了。

  只见韦佑祖暴吼一声,右拳一臂!

  那名青年双臂朝前一推,却“哎晴”叫了一声“蹬蹬…”连退,坐倒在圈外老半天爬不起身来。

  台下立即传来一阵鼓掌喝采声音,道:“好功夫!”

  “是呀!冠军非他莫属!”

  韦佑祖挂着得意的笑容,朝皇帝一礼之后,掠回原位。

  金志恒冷眼旁观,不屑的暗道:“哇!我还以为他有多行哩!

  妈的!原来只会耍滑头而已!”

  他干脆就闭目养神。

  接下来出场的人,一见章博明及韦佑祖的武功远胜于自己,若非皇上在场,他们早就打退堂鼓了!

  因此,上台之后,虽然装模做样的比手划脚,却故意往圈处摔去,有时,甚至两个人都摔出圈外哩!

  于宗尧及钟煌瞧得暗暗摇头,却反而与比武能够进行得快一点!

  终于,金志恒上台了。

  那位到三十三号的青年前他一挥之后,右拳一扬,直扑过来。

  金志恒见状,身子一闪,朝他的左腕一扣,一推。

  对方“哎唷”一叫,顺势滚出圈外,立即跃下台。

  金志恒朝皇帝一礼,又朝钟煌一挥之后,摇头苦笑下台而去。

  台下立即响起阵阵喝采声。

  金志恒苦笑道:“哇!真窝囊!”

  半个时辰之后,初赛终于结束了!

  于宗尧在宣布完四十一位入围者之后,突听韦佑祖朗声道:“启禀皇上,为节省时间,可否复赛改采擂台制?”

  皇帝含笑对于宗尧问道:“于卿,此案是否可行?”

  “启禀皇上,此案的优点在于能够节省时间及显示擂台主之湛武功及耐力,缺点就是擂台主连续战,在损耗太多的体力之下;难免会被功力虽然稍逊擂台主,却因为以逸待劳的挑战者击败。”韦佑祖立即接过:“启禀皇上,末民愿意担任一号擂台主可否请安乐王担二号擂台主!届时再由两座擂台之最后获胜者争夺最后的胜利,相信在这种情况之下,所产生这冠军者,必是真正的强者。”“众卿意下如何?”

  韦宗德首先附和,立即又有不少人附和。

  于宗尧亦含笑点了点头。

  皇帝含笑道:“此时已近午时,稍息一个时辰再以擂台比武吧!”

  声音一落,内待们立即送出食盒来。

  金志恒打开食盒,一见料理丰盛,边吃边打量着六名劲服青年与韦佑祖在咕咕什么?

  凝神一听,暗地冷笑道:“哇!你们这六个老包想对我采取车轮战呀!很好!算你们衰尾!”

  思忖既定,边吃边打量着台上的布置。

  一个时辰之后,韦佑祖长啸一声,炫耀的自台下直接向台,临空翻个筋斗,跌落在台上。

  那六个劲眼青年立即哄然叫好不已!

  半晌,众人立即望金志恒,金志恒微微一笑,双手一拱,未见作势“刷!”一声,身子已飘落台上,双手仍然朝皇上作拱行礼!

  “这是什么妖术?”文武百官全吓怔了!

  韦佑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了,只听他低咳一声,立即有一名劲装青年沿梯而上,立即冲向金志恒。

  金志恒叫声“别惊!”右指一弹,先制住对方,身于一闪,左掌抓着对方的衣领,倏地往上一抛!

  那位仁兄吓得尖声叫句:“救命呀!”却觉间一紧,他的身子已被挂在棚前一支竹杆前端了!

  金志恒哎唷一叫,佯叫道:“哇!好轻功!居然一掠即掠出五丈高,佩服!佩服!快点下来当擂台主吧!”“王爷,小的…小的不…”

  他那句“敢”字尚未出口,韦佑祖已经暴吼道:“住口!”

  另外一句劲服青年立即硬着头上了台,只见他谨慎的绕了一圈右掌一扬,一道功力向金志恒的口!

  他很聪明;只攻掌,不冲过去。

  可是,金志恒却不放过他,只见他身子一闪,左掌右指,一弹,一抛仍然免费送对方坐坐“云霄飞车”了。

  那人骇叫一声,头一偏,当场晕眩,身子却仍挂在杆顶。

  众人骇呼一声,没人敢再上台了!

  那四位仁兄任凭韦伯祖如何暗示,大丈夫说不上去就是不上去,气得韦佑祖双目似出火焰来。

  钟煌连连朗呼一阵子,一见没有人上台,立即含笑道:“王爷神功无敌,恭喜你跃登二号擂台主!”

  于宗尧立即朗声道:“可有人愿意上台向韦公子挑战的?”

  过了盏茶时间,于宗尧一见无人上台挑战,立即含笑道:“韦公子,不战而屈人之兵,恭喜你啦!”

  “为了避嫌,劳烦你移驾到二号台,钟统领,劳驾啦!”说完,朝皇帝行过礼,走下台去。

  韦佑祖睑铁青,缓步下台,登上二号台之后,双目紧盯着金志恒,绕着他的身子走动起来。

  金志恒视若无睹的瞧着挂在蓬顶的那二人。

  突见韦佑祖探手自肩上取出一柄寒芒吐的宝剑,身于朝前一扑,一股寒芒已削向金志恒的间。

  金志恒微微一笑,身子向上一拨,探手抓起挂在蓬顶之一人轻飘飘的朝圈中飘落下来了。

  他尚未落地,韦佑姐又一剑刺了过来。

  金志恒在剑尖一踩,身子向上弹起。

  左学拍开那人的道,右手将他朝台下一抛,只见那人翻个跟斗,落地之后,踉跄摔出五六尺,才站稳身子。

  众人不由口喝声:“好!”韦佑祖怒吼一声,宝剑挥,猛削向金志恒。

  金志恒身子一闪,右掌扣住人的右腕,沉渴一声:“松手!”

  韦佑祖闷哼一声,果然乖乖的松了手。

  金志恒夺过宝剑,朝蓬顶一抛。

  那人刚醒过来,一见宝剑投向自己,叫声:“救命呀!”立即又昏了过去“裂”一声,那支宝剑削断他的带。

  那人立即朝下坠落,那支宝剑也尾随而落。

  众人不由骇叫出声。

  金志恒微微一笑,左掌一挥,右掌再,那人连人带剑立即飞向金志恒。

  就在这时,突听钟煌喝道:“韦公子,不可如此!”

  金志恒回头一见一蓬蓝蓝汪汪的细砂疾而来,自己根本无法躲闪,立即运聚全身功力往背后一震!

  “啊…啊…啊…”惨叫声中,韦佑祖已被那些倒而回的暗器打全身,倒地滚嚎着。

  钟煌虽然及时闪避,没有受伤,却已吓得神色大变,怔立在旁。

  金志恒暗吁一口气,接住那人及那柄宝剑,立即肃立在旁,因为,韦佑祖不但已经气绝,而且尸骨全化成黄水。

  黄水渗着台板隙滴下,地上之青石立即冒出黄烟,空气立即飘散出一股呛鼻的腐臭味道。

  皇帝神色大变,冷冷的瞪着韦宗德。

  韦宗德急忙跑伏在地颤声道:“启凛皇上,小犬不肖,竟私带剧毒暗器,微臣管教不周,罪该万死!”

  “哼!罪该万死!这可是你自己说的!钟统领!”

  “微臣在!”

  东宫皇后立即离座跑下,道:“启禀皇上,左相为本朝效劳四十年,今虽犯重罪,可否饶其一死!”

  ”哼!知法犯法!岂可轻饶!”

  金志恒心中一动,跪伏在地,朗声道:“启禀皇上,皇后所言极是,韦公子已成年,思想行为皆己独立。

  “在这种情形之下,相爷亦无法管理,微臣斗胆祈求皇上给予相爷一个活命的机会!”

  “于卿,你不怪韦佑租方才之行为吗?”

  “启禀皇上,人死不记仇,何况微臣并无损伤!”

  “罢了!韦宗德,念你多年辛劳,就削爵还民,你可愿意?”

  “皇恩浩,微臣感激万分。”

  说完,自动卸下头上之冠,垂首离去。

  金志恒道句:“多谢皇上的成全!”立即叩首站起身子。

  皇帝含笑道:“众卿,比武至此结束,金志恒成为附马,另订黄道吉由朕亲自主持婚礼!”

  说完,含起身而去。

  北海琼华岛积翠楼中。

  金志恒与常荃荃四女含笑共进晚餐,只听金志恒笑道:“哇

  还好有这个地方好躲,不然,可真烦死了!”

  常荃荃脆声道:“恒,这也难怪他们会来拜访,谁不想巴结附马爷呢?何况,你今天耍的那套,把他们全吓住了!”

  “哇!荃,你说得太难听了吧!那全是真功夫哩!”

  “格格!也真亏你会要出‘空中飞人’绝活,我们原先估计要花三天的功夫哩!想不到半天的功夫就结束了!”

  “哇!再多等三天,我非疯掉不可!”

  说完,低声道:“待会儿,你们谁先来?”

  四女娇颜一红,低头不语!

  “哇!自从武当回来,你们一直互相推托,编一大堆的理由,不让我越雷池一步,实在太过份了!”

  “哇!一个和尚提水喝,两个和尚抬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我看四个和尚连不出来了!”

  说完,站起了身子。

  四女慌忙也站了起来。

  常荃荃身为大姐,一见金志恒有点儿火了,立即红着脸道:“恒,你别生气嘛。人家是不得已的嘛!”

  “哇!不得‘乙’,难道要得‘丙’呀!过份!”

  江咪咪立即道:“恒,你冤枉大姐了,大姐已经怀孕了呀!”

  金志恒睁目张嘴,失声叫道:“哇!怀孕了?真的吗?”

  江咪咪接道:“不但大姐怀孕了,三姐也有好消息了,这些日子,我们皆忙着替她们‘安胎’,那敢让你碰呀!”

  “哇!该死!该死!我这个猪脑袋,大嘴巴,真是该打!”说完,又是拍脑袋,又是打嘴巴!

  江咪咪及何丽娟急忙握着金志恒的双手,只听江眯眯含笑道:“恒,你别急,我及二姐今晚定让你尽兴的!”

  金志恒低咳一声,道句:“不急!不急!”立即轻轻的道:“仪,荃,既然如此,你们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呢?”

  “是娘不让我们告诉你的。她担心你不会参加比武哩!”

  “哇!考虑太多了!我怎么会黄牛呢?眯,娟;你们代表荃及仪多喝几杯,咱们应该好好的庆祝一下!”

  二女格格一笑;立即陪着金志恒痛饮起来。

  大约盏茶时间之后,突听一阵娇脆的声音道:“各位大姐,小妹能够进来吗?”金志恒不由身子一震!

  常荃荃四人齐声道句:“公主!”立即了出去。

  半响之后,一身白衫的佳佳公主羞答答的随四女走了进来,她一见被拉坐在金志恒的身边,一颗心儿不由猛跳不已!

  金志恒也窘得险通红。

  江咪咪取过一个酒杯;替每个人皆斟酒之后,脆声道:“恒,公主,今儿是你们订婚大喜,干杯!”

  说完,四女一起干杯!

  金志恒红着睑干了一杯,立即又垂头不语。

  佳佳公主羞涩的干杯之后,立即又低下头。

  常荃荃脆声道:“恒,大方点,别把气氛僵了!你这个,免朝安乐王及‘安乐旗主’是假的吗?”

  “哇!别!别!我大方一点!哇!大方?不对!这句话应该改为大团圆,对不对?”

  江咪咪格格一笑道:“恒,你又想与古人抬扛了吗?大方有何不妥!”

  “哇!方者,四周也是角也,有角则易伤人,既大又伤人,迟早会引起公愤,早晚会‘隔’的!”

  “如果大而圆滑,不但不会得罪人,而且可以结很多的朋友,汇聚一股力量,益能持久也!

  江咪咪脆声道:“恒,原来你就是那么的圆滑,咱们五人才会被你来,以后,你最好‘方’一点,好吗?”

  “哇!歪理,胡扯!”

  江咪咪格格一笑,道:“公主,你评评理吧!”

  “我…我不知道!”

  “格格!公主,咱们现在是自己人了,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恒他…”

  “哇!古早古早以前有一个查某,她名叫江咪咪,她最大嘴巴了,哎唷…哎唷…君子动口不动手的呀!”

  汀咪咪粉拳连捶金志恒的后背,格格笑道:“我不是君子,我可以动手捶人,还可以这样哩!”

  说完在金志恒的腋下搔着。

  金志恒怕,慌忙躲闪。

  常荃荃轻轻的顺势一推,将他推向佳佳公主。

  何丽娟会意的将闪避的佳佳公主轻轻一推她们二人“啊!”了一声,不由自主的按着对方的手臂。

  四女齐声道句:“送新郎新娘入房!”立即将金志恒二人朝房内推去,不久,已入房中。

  金志恒轻轻一挣,叫道:“哇!别闹了,我…”

  常荃荃格格一笑,截口道:“对!咱们别闹房了,新郎,新娘要休息了,咱们走吧!今宵多珍重!”

  说完,轻身离去。

  江咪咪格格一笑道句:“恒,欢乐今宵吧!预备队恭候大驾!”立即率着何丽娟及黄杏仪含笑离去。

  房内立即只剩下金志恒及佳佳公主二人。

  两人默立片刻之后,金志恒不知如何启口,暗一咬牙,干脆搂着她,头一低,贴着那张颤抖的樱吻了起来。

  佳佳公主又羞又喜,全身轻颤不已!

  金志恒一见她没有推拒,胆气一壮,双手开始轻轻的替她宽衣解带,不久,一具粉妆玉琢体呈现在他眼前了。

  佳佳公主羞得轻身走到前。

  金志恒边衣边瞪着那令人遐思的背部,尤其那对又白又圆的部更令他热血沸腾!

  他光身子之后,走到她的身边,轻轻一搂,两人立即倒进中。

  金志恒轻她的双,双在她的身子着。

  佳佳公主口干舌燥,浑身轻颠,闭着美目,不敢正视他。

  金志恒有过“开苞”经验,耐着子爱抚着。

  盏茶时间之后,佳佳公主已是娇吁吁,全身扭个不停了。

  金志恒悄悄的走过“森林“,到“桃源口”轻轻的一探:“哇

  淋淋的!好哟!可以上阵了!”

  心中一喜,翻身伏在她的身上;右膝一移,轻轻的分开她的双腿,柔声唤句:“佳!”之后,立即重又吻着她的樱

  佳佳公主情的搂着他,下身一直自动了上去。

  金志恒略数下,房内立即听见“滋!”的一声轻响。

  佳佳公主倏地一颤!

  金志恒知道那“开苞”之裂疼,立即按兵不动,一边着她的右,同时抚摸着她的左

  兵分两路、城门迅即大开!

  那“话儿”悄悄的溜进去了。终于,顶到一团软绵绵的东西了!

  佳佳公主情不自得一“喔!”了一声!

  金志恒不慌不忙的照样在双峰之间活动。

  佳佳公主只觉全身又酸又得她自动着下身,虽然仍觉裂疼,却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金志恒见状,立即轻起来。

  佳佳公主似觉不过瘾,一直用力动着。

  金志恒一见时机已经成,立即挥动大军全力在桃源内大肆开垦起来,房内立即传出一阵“拍…”脆响。

  佳佳只觉全身酸全消,情不自起来!

  金志恒微微一笑,心,疾旋起来。

  佳佳公主叫声:“哎呀”立即全身一颤!

  酥酸之下,她不敢了!

  可是,金志恒却不肯轻易的放过她,不但疾旋下身,双掌更在双峰之间,捏起来,中间还挟以捻哩!

  佳佳公主初尝人生美味;即受到如此经热情的招待,得她全身一直颤抖,双掌却捂着自己的樱

  她想叫!可是,不好意思叫!

  可是,越来越,她实在忍不住了!

  不得之下,只好捂口低叫起来!

  金志恒见状,心中充得意,一边疾旋,一边着的双,心中道:“哇!你不好意思叫,我偏要你叫!”

  又过了盏茶时间,佳佳公主居然将右掌拇指入口中,堵住即将呼喊出来的“爱之礼赞”!

  金志但由她的哆嗦及内颤动知道她已快要了,心中一喜,立即开始长强打!

  在“啪!”声中,她了!在仙之中,她终于开金口呻起来了!金志恒一直将她轰得“口胡言”无法动弹之后,才跃下榻,转移阵地展开“爱之旅”了!

  (全书完)
上一章   浊世魔童   下一章 ( 没有了 )
花仔王虎子骄娃棍王巴大亨双龙抱群英争雄逍遥神剑手王对王剑霜刀风马踏边关波霸碰拳头跑马郎
麻雀小说网最新更新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浊世魔童,本章内容为第十八章美公主非吾不嫁的全文阅读页,浊世魔童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浊世魔童最新章节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与下载,尽在麻雀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