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花仔王》第十八章万民臣服吾阿龙的全文阅读页
麻雀小说网
麻雀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麻雀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花仔王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10  时间:2019-9-9  字数:14595 
上一章   第十八章 万民臣服吾阿龙    下一章 ( 没有了 )
  众口铄金,游客们由垦居者口中证实龙官大人之伟大事迹之后上返或遇上人,当然会广为宣传。

  加上西安之物品便宜,尤其皮参、药材、玉石更是比市价便宜一倍以上,所以,不少人就来西安瞧瞧啦!结果,他们满意的载而归啦!西安城则给汹涌啦!不少的自命清高之人按捺不住的跟来瞧瞧啦!更多的商人也前来观摩啦!结果,他们叹为观止,当然又引来更多的人啦!阿龙的所有客栈及酒楼经常客啦!大小商店更是经常出现购物之人,于是,阿龙决定将垦居老所售之农作物囤积住。

  此举除可足外地人之采购外,亦可影响别处之物价,不出半年,邻城已经有不少的店面跟著降价啦!九月底,潘天旺夫妇没有白等,因为!潘秋梅及潘秋芬分别在中午及深夜各分娩两位又白又胖的小壮丁呀!他们乐坏啦!阿龙一就生两个壮了,太罩啦!整个宫中立即喜气洋洋!远自成都雇来之四位健康、清秀娘立即开始照顾小壮丁,济氏则终在两位宝贝女儿房中跑来跑去!十月十一、十三,张燕及张莺亦又分别生了两位小壮丁!哇!果真是强出击。

  十月底,小月、小蓉、小莺及小燕,先后各分娩一个小壮丁!哇!一个月之间,添了十二个小壮了.够旺的啦!这天上午,垦居老派出两千人前来祝贺亦请龙官准他们饲养猪、、牛等家畜及掘池养鱼!阿龙全部答应,只有一个条件“别成太脏!”那群人一再保证.方始欣然离去。

  结果,不出一年,他们的猪、羊、鱼、、鸭等物先后售给阿龙的各家酒楼,客人们尝到更新鲜,更便宜之佳肴啦!西安城民亦到垦居处直接购买啦!这群垦居老又增加不少的收入啦!黄河灾区终于神奇的提前复原啦!潼关那一带更是先行恢复荣景!这群垦居老却舍不得离开西安啦!而且在往后朝代兴衰变动之际,西安皆具枢纽之关键,这一切完全是阿龙的成就呀!一晃就要过年啦!那些垦居者不但没有打算要返乡,而且还通知故乡的亲友到西安来过年哩!那些人一到达西安,便到龙官宫前向阿龙叩谢,阿龙一一接见,而且邀请他们一起参加除夕会餐。

  除夕前一天中午,垦居老又托那两千人来见阿龙。

  他们要求阿龙给他们一次回报的机会,他们要请大家!阿龙垂询一番之后,欣然同意!于是,大批的鱼、鸭、、菜送入阿龙的各家酒楼及西安城民的家中,除夕当天中午、各家更运来桌椅及餐具!申初时分,佳肴分别被运来,一百四十馀万人欣喜的和阿龙诸人就位之后,使正式展开愉快的餐会。

  不久,阿龙站在椅上扬声道:“过了今夜,今年就过去了,这一年,最令咱们高兴的是大家更平安,更发财啦!”

  “今晚,咱们所吃的每样佳肴,皆是咱们好邻居所精心呈送,其中包括他们的感激、感恩及感谢!“昨天,他们派代表来要求我给他们一次机会,我欣然答应,因为,我们吃得越多,他们来年必然赚得越多!”

  众人听得大,纷纷鼓掌!“谢谢大家!今天有不少黄河两岸的朋友们和大家一起聚餐,这是百年难得一见之奇缘!这一切全是圣土之浩恩!“今后,请大家在各人的工作上,努力以赴,只要民富!必可国强!只要民安!必可国安!请大家一起乾一杯吧!”

  众人哄然喊道:“铭谢龙官大人!”

  阿龙又道:“大家尽量吃,别来敬酒!加油呀!”

  众人哄然大笑,便愉快的用膳。

  这一餐,足足过了两个时辰,方始结束。

  却见赵大人和管建低声向阿龙行礼道:“禀大人,卑职有事面报!”

  “请!”

  三人进入书房坐姿之后,赵大人低声道:“禀大人,卓县令今午拘押三十六名贼,他们一向在北城二十里处山区出没。”

  “卑职下午阅过犯人之名册及口供,赫然有张弼、张达社及张氏,卑职至牢中一核认,果真正是他们三人!”

  “哇!他们沦落为贼?”

  “不是!他们被替那批人炊膳及打杂”

  “哇!他们目前在何处?”

  “卑职留他们在府衙房中,他们当初离城之后,便被那批贼所掳!”

  “哇!太悲惨啦!我去瞧瞧他们!”

  “不妥!太惊动了!今职已吩咐卓大人明升堂后释放他们,届时,卑职必会送他们返回庄中,如何?”

  “好!我明天去等他们!”

  “是!职将于巳时送他们返庄!”

  “谢谢!”

  “享职可否再证实一事,据张达礼下午私下向卑职招认,当年是他误杀鹿天,大人为报恩才替他项罪,是吗?”

  “唉!正是!”“大人果真伟大,难怪自有这种福报!”

  “不敢当!大人明请让他们体面的返庄!”

  “遵命!卑职告退!”

  “请!恕不远送!”

  二人离去之后,阿龙立即行向后殿,不久,他已瞧见八四妾皆在房中围炉叙,小壮丁们则已不在。

  他立即坐在张燕及张莺身旁遗:“你们别惊呼!我送你们一份大红包”

  诸女立即含笑瞧着他。

  “燕妹!莺妹!明巳时前,爹、娘和大哥会返庄”

  张燕啊了一声,忙招嘴问道:“当真?”

  “不错!”

  “他们…啊!是赵大人说的吗?”

  “不错!他们当离城之后,便被北城外二十馀里处之三十馀名山贼劫回寨中,他们被打杂,直至官军昨天破寨,方始被押回衙中。”

  张燕二女立即双目一!阿龙道.“别伤心!赵大人已吩咐卓大人明升堂释放他们,赵大人会让他们体面的返庄的!”

  二女立即低头拭泪。

  阿龙道:“燕妹、莺妹,我打算把店面还给他们,此外,他们若同意!我会出面让大嫂返庄团圆!”

  “龙哥,谢谢你!他们无颜收回店面!”

  “届时再说吧!这是一件喜事!”

  众人又聊了一阵,阿龙道:“蓉妹,你们研究一下,我打算把北街交给曾总管他们去经营,其馀三条街还给张家…”

  张莺忙道:“龙哥,别…”

  “你听我说!大家皆很辛苦!我也不想再如此辛苦!今后,咱们只需做四次药材及一文玉石和皮叶,便享用不尽啦!”

  诸女会意的点点头。

  “曾总管他们离乡背井,又一直辛劳,所以,北街赏给他们!至于另外三条街,则供张家重振声威吧!”

  张燕及张莺边拭泪边道谢。

  “你们研究一下吧!我走啦!”

  说著,他便去瞧孩子。

  不出半个时辰,他一回房,水蓝蓝及水青青一入房,立即关妥门窗,阿龙心知有异,立即默默瞧着她们。

  水青青立即低声叙述当年安排阿龙项罪,专心练功之事。

  阿龙深感意外的立即皱眉。

  她便又道出区张弼父子出店面之事,阿龙低声一叹,道:“张家会破产完全导因于此,咱们该还店面!”

  “是!龙哥,对不起!”

  “别如此说!你们的出发点没错,张家经过这次教训,今后还来得及!他们不认得你吧?”

  “我当时经过易容。”

  “好!忘了此事吧!”

  “还有一事,恩师曾吩咐我在酒中掺药,故张达礼一直无法生男育女,解药在此,你俟机让他服下吧!”

  “啊!太…大损了吧?”

  “我不敢违抗恩师!”

  “唉!但愿运来得及!”

  他们又聊了一阵子,方始留在房中陪阿龙!这一切,她们“火拼”将近两个时辰,方始由水蓝蓝“收摊”!翌一大早,阿龙便和张燕姐妹搭车返庄,他们接受下人拜年,一一赏过红包,便带著两个大包袱进入书房。

  不久,张辅带家人前来拜年,阿龙吩咐道:“员外夫人及公子将于巳时前返庄,吩咐大家准备恭!J“真的呀?是!是!”他们欣喜的下去招呼众人啦!“燕妹、莺妹,你们这阵子就曾在庄中陪爹娘和大哥吧!”

  “谢谢!”

  “多调补他们的身心!”

  “谢谢!”

  “帐册及地状都整理妥吧!”

  “是的!过渡书亦已先盖妥你的印,没关系吧?”

  “没关系!好好陪他们!”

  “是!”巳中时分,一部马车停在庄门外,立见三人下车,阿龙夫妇三人站在门口乍瞧见后三人,完全不敢相认!因为,他们又瘦又怯,虽然已经剪过发及穿上新衫,简直比不上他们三人当年的万分之一呀!三人一下车,便转身低头!张燕二女咽声唤句:“爹!娘.大哥”立即上前跪在双亲面前!张氏放声大哭,便搂住二女!母女三人立即哭成一团。

  阿龙上前道:“爹、大哥,入内再说吧!”

  张辅请人立即行礼喊道:“恭员外、夫人及公子!”

  张弼泪面的人庄。

  张达礼边低头拭泪边行!阿龙道:“总管!我上午不见客!别近书房!”

  “是!”阿龙带他们进入书房坐妥之后,立见张氏哭道:“阿龙,我们没脸见你呀!我们该死呀!向龙!”

  “娘!别哭!赵大人已经封锁住此事,别让外人知道!”

  张氏立即低头拭泪。

  “朝廷这一年来一直在严办坏人,那三十馀人非死不可!向且不会拖到秋决,所以,木城之人不会知道此事!“往事如烟,别再提起!我已经决定把东、西、南街之全部店面和你地全部交给你们经营!”

  张弼道:“谢谢!我们不配!”

  “不!爹,你一定要收下!一来帮我忙,二来,重振家威!”

  “这!我很惭愧!”:“别提往事!爹、娘、大哥,你们考虑一件事,我已买下周家全部之店面及佃地,他们目前居于城外。

  “你们若同意接大嫂回来,我来出面处理,此外,我已学得一方,可以解决大哥无子之事!”

  三人立即神色连变!阿龙又道:“周家已有悔意.缘定三生,你们好好考虑一下!目前,你们必须先养妥你们的身子!”

  他走到张弼面前,道:“爹,你受了不轻的内伤!”

  张弼低头不语!张氏位道:“那批贼不把咱三人当人看,动辄拳打脚踢哩!”

  “没关系!我能治疗.参!你站直!”

  张弼便默默起身。

  阿龙飞快的拍按张弼、腹、背大之后,双掌分别朝他的腹背一按道:“爹!用力咳!用力些!”

  一阵连咳之后,瘀血及淤痰纷纷吐出。

  众人不由大骇!“燕妹,把白瓷瓶之药给爹服三匙,今后,餐后及睡前各服三匙,三天之后,再改服绿色药丸,服法相同!”

  张燕立即自包袱中取出一个大瓷瓶。

  阿龙不疾不除的又出张氏体中之瘀痰,突闻她的下体飘出异臭,他不由问道:“娘,你…另…另有…”

  张氏捂脸低位,不说半声。

  张弼道:“她被让那些绒…”

  “该死!莺妹,你返官请蓉妹来帮忙!”

  张莺立即匆匆搭车返官!阿龙上前替张达礼出淤血及淤痰之时,不停的嗅出他的部有异味,而且他亦忍不住的偶尔抓向部。

  “大哥…你…”张弼叹道:“六名变态贼专礼儿…”

  “这…大哥,伤口是否…化脓?”

  “嗯!”“可恶的贼,无妨!待会再上药吧!”

  他立即倒药并张达礼服下。

  张弼叹道:“阿龙,我只想静渡馀生,店面还是由你经营吧!”

  “大哥还年青呀!”

  张达礼道:“阿龙,谢啦!我…只想侍候爹娘而已!”

  “好吧!你们先调养一段时,我已写妥让渡书,你们随时可以收回店面,这段时,就由燕妹及莺妹陪陪你们吧!”

  “谢谢!”

  没多久,张莺已陪会月蓉入内,曾月蓉行过礼,便搭上张氏的右腕脉,凝神专注的探视它的脉象。

  “亲家母!你受惊不少!我进一步瞧瞧吧!”

  说著.两人立即步入房中。

  不久,二人复出,会月蓉道:“我开个方子,只需内服外敷,大约半个月,便可以复原,届时再补身!”

  说著,她又搭上张弼之右腕。

  “亲家身子颇虚,肝火特旺,该宽心好好调养一阵子!”

  “谢谢以前我…”

  “亲家,忘了那些事吧!”

  说著,她又搭上张达礼之右腕。

  “大哥,你一定遭到不少的凌迟,以致于身心皆创!不过,你的底子厚,不需十天便可以进行补身,不会有事!”

  “谢谢!”

  曾月蓉道:“龙哥,家师和几位师姐妹来访!我已经吩咐下人备素宴,我回去陪陪她们,你多待一会儿吧!”

  “好!大哥之外伤!”

  “榻旁那瓶药可治此疾,早晚各数一次!”

  “好!你先回去吧!”

  张弼三人立即连连道谢。

  曾月蓉行过礼,立即离去。

  张弼便带爱子入房敷药。

  张燕则低声劝道:“娘,接大嫂回家吧!”

  “唉!你大哥被那群变态人整得终沉默寡言口.还是先休养一阵子,娘再和你爹好好的劝劝他吧!”

  “好吧!龙哥,你先返官吧!”

  “好吧!若有什么事,通知总管来找我吧!”

  说著,他立即离去。

  沿途之中,来往拜年的城民纷纷向阿龙拜年,阿龙一一答礼,良久之后,马车方始回到“龙官官”前。

  立见寸双神尼和八位中年女尼和谭氏及曾月蓉诸女坐在殿中,阿龙入殿行礼之后,方始欣然就座!”

  寸双神尼含笑道:“阿龙,贫尼方才探过大公主之身于,居然一胎三儿!福禄寿三星拱照,可喜可贺!”

  “真的呀?”

  “大公子身子健康,致有此孕,临盆之时,宜由蓉儿在旁协助!”

  “是!”“掌门师妹函告:峨媚及各派掌门人皆已先后接到一封署名为神秘人之遨函,本月十五将于贵宫会合!”

  “神秘人?谁呀?”

  水蓝蓝道:“可能是师父!她一直盯著妖道!”

  “哇!有理!她为何没通知咱们呢?”

  “师父行事一向如此!她知道各派皆会向你连络呀!”

  “好!咱们就恭候大驾吧!”

  寸双神尼含笑道:“阿龙,你安顿如此多的灾民,不啻‘活菩萨’哩!”

  “不敢!不敢!”

  “贫尼诸人方才瞧过现场,太感人啦!”

  “是他们勤快之故!”

  “你若不协助他们,他们迄今尚在灾区受苦呀!”

  “谢谢师父之鼓励!我会继续努力!”

  “阿龙,你还记得贫尼所述之二十四字吗?”

  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月;大道无名,长育万物。

  “不错!你目前已经完成‘生育天地’之境界,你若继续加此行善助人,迟早会完成‘长育万物’之境界!”

  “是!铭谢师父指点!”

  “当时,贫尼担心你会引起无边杀劫,所幸已被你的善行化解,天下亦已平靖,今后,你必可放心行善!”

  “是!”“当今,四海承平,武林又渐安定,正是你扩大行善之机,贫尼会建议各派全力配合,好好的改善民心风气!”

  “是!”“贫尼何其荣幸能印证佛经之大同境界,阿弥陀佛!”

  “师父,此地是否可建一寺?”

  “不宜!你若有心!只需行善即可!”

  “是!”正午时分,大公主果真顺利的分娩三位小壮丁,而且个个又白又胖,哭声嘹亮,众人欣喜的纷纷走告著!曾天来更是立即赴府衙请赵大人将此喜讯送至大内。

  第三天亦是元月十四,龙宫宫前广场又热闲啦!居民们抬著家中之桌椅和餐具整齐的摆著三十馀万桌,全部城民望居老及游客们智来享用丰盛的喜宴!少林等各派掌门人及长老们更是同沾喜气!他们目睹这种空前大规模的喜宴,险些傻眼。

  阿龙登高扬声道:“内人前天顺利分娩,一胎三子,母子平安,今特邀大家同沾喜气!吃得越多,福气越多,乾!”

  说著,他托起一罐酒,仰首连灌!洪典呵呵笑这:“龙宫有喜!大家乾杯呀!”

  众人齐呼乾杯,刹时声震四野众人乾杯之签,洪典再喝道:“恭贺龙官!会乾杯呀!”

  “乾杯!”

  “谢谢龙官赐宴,再乾杯!”

  “干杯!”

  阿龙喝光那罐酒,喝道:“酒淡菜,不成敬意!大家别客气!请!”

  “铭谢龙官!”

  阿龙一入座,便道:“洪老,你这一阵吆喝!你至少少喝百馀斤酒里!”

  “呵呵!龙宫最海派,老化子不愁没酒喝!”

  众人哄然一笑!这一餐足足吃了一个半时辰,众人方始散席,各派掌门人一见城民自动抬走桌椅及餐具,频频表示叹为观止!阿龙邀他们入殿坐妥之后,供老道:“放眼天下,没有第二人能似龙官如此得民心,即使皇上也办不到,呵呵!”

  阿龙笑道:“洪老,当心圣上吃醋喔!”

  “呵呵!他是你的泰山大人,吃什么醋?”

  众人不由一笑!寸双神尼道:“龙官确实替天下管生做不少参事,更使朝廷对咱们江湖人物改观!实在令人佩服”

  阿龙忙道:“不敢当!”

  华山掌门周经轮道:“敝派近灾区,最了解灾民之心声,龙官已是他们心目中之神,只要有人谈到龙官,附近之人皆会肃然起敬!”

  “不敢当!请问灾区复原,少了?”

  “已逾四分之三,加上官方动员各种车辆运土助耗,复原更快!”

  “太好啦!”

  “大人,您上回路过潼关又动赠一百万两济助灾民,刘大人一宣布此事,全城之人纷纷下跪叩谢,不少人更大哭,太感人啦—“不敢当!”

  峨媚掌门寸柳神尼含笑道:“大人,铭谢你将魔掌法传入大内!”

  “不敢当!恕我冒昧如此作!”

  “荣幸之至!”

  “对了!各位是否已查出神秘人?”

  众人不由纷纷摇头。

  “看来只有等候明揭晓啦!”

  寸双神尼道:“当今风俗已经改善不少,贫尼建议各派全力配合龙官善行,俾进一步改善风气!”

  众人立即踊跃发言。

  元月十五,既是元宵节,又是上元大帝圣诞日子,一大早便是鞭炮连晌,阿龙诸人便陪各派掌门人赴寸双寺致敬。

  香客甚多,阿龙立即又成为焦点人物!一个多时辰之后,他们方始返官。

  用过午膳之篾,众人便返房歇息!未申之,一位道士和一位道站联袂来到“龙官宫”前半里处,阿龙和各派掌门人便已经获讯坐于大殿之中。

  水蓝蓝上前低声这:“恩师已至!另一人必是妖道!”

  “嗯!你下去吧!”

  “是!”阿龙起身一闪,便闪落于宫门前。

  来人正是水汪汪及龙王,两人停在阿龙身前十文外,水汪珏便冷冷的道:“王斯盈,我已实践诺言啦!”

  “他是不是那个孩子?”

  “你配吗?解!”

  龙王屈指一挥,水汪汪立即嘘气掠向左侧远处。

  龙王凝视阿龙一阵子,付道:“他的鼻、目皆似善,分明是吾与那人之种.我若能说服他,何愁不会名利丰收呢?”

  他立即沉声道:“你便是龙官?”

  “正是!你便是挑起武林凶杀之人吗?”

  “优胜劣败,适者生存!本王若不如此做,那批人岂会被消灭,当今天下岂会如此安宁!”

  “如此说来,你功不可没啦!”

  “本王不在平区区此功!龙宫,你名利全收,享尽人间福及世人之钦敬,你尚有何希求?”

  “我只求天下太平,人人过好日子!”

  “如今不是已经达到了?”

  “尚缺一些些!”

  “尚差什么?”

  “你!”

  “干本王何事?”

  “你身为修道人,为何称王?”

  “本王已修至‘亢龙有悔’境界!不出十年,必可进入‘群龙无首’自由自在之境界,你若跟随木王,后福无穷!”

  “群龙无首固然自由目在,可是大道无情,运行月;若不进,甚至逆道而行,必会沉陷无名之境!”

  “嘿嘿!道已在本王掌心矣!”

  “差矣!未有人类即有道,区区人类智慧,岂能窥大道一角!”

  “嘿嘿!瞧!”

  只见他的右掌一扬!远处内殿门口那块勒赐“龙官宫”金匾立即自行飞出,阿龙一沉容,真气便由头顶“百会”冲出。

  龙王掌心一震,立即神色一变!金匾立即向下坠去。

  武当掌门在掌一托再一挥,它便飞落原处。

  龙王沉声道:“你果真已经贯通生死之桥?”

  “不错”

  “本王功力虽然不如你,招式却仍可制你!”

  “一试便知!”

  “人,你听着!本王即将践约和他动手!本王若能获胜,你当真会约诺言道出,那孩子之下落吗?”

  水汪汪冷冷的道:“不错!”

  “好!龙官!动手吧!”

  说著,他原式不动的倒飞出去。

  水汪汪传音道:“他的罩门在‘关元’,破它!”

  阿龙轻轻点头,便似穿上“溜冰鞋”般朝前滑去。

  不久,他们已经相距五丈停在一里外。

  龙王一旋身,使疾掠而来。

  阿龙喝声:“接招!”立即疾攻出五招“魔掌法”立见千馀只手掌疾军向龙王及其周身。

  龙王双掌倏直,立即斜切而出。

  “滋…”声中,他已突破掌劲近。

  阿龙双脚立地生,全身以柳枝般随风摇晃!龙王疾抓十馀记,一见沾不了阿龙的身,他倏地双掌一并再向前一推,地上之青石立即卷来无数的石屑!“呼!”一声,石屑已由左右疾卷向阿龙。

  龙王顺势疾扫右腿,企图扫倒阿龙!此时的阿龙正好偏身贴地,他若挥开石屑,必难逃一脚,只见他疾催功力,双掌一合.全身功力迅即迸向体外!“沙…”声中,石屑已化粉落地!龙王问哼一击,旋身收腿踉跄退去。

  他的右脚尖已经暴肿!阿龙一拧身,便又疾攻而去。

  龙王忍疼,见招拆招!阿龙疾速施展三次魔掌法皆被龙一一化解,倏听寸双神尼喝道:“大道无情,运行月!”

  阿龙脑海灵光一闪,右掌心倏地向上高学过顶,左掌心却向下置于左跨旁,只见他以行脚尖为轴,立即原地火转!龙王趁机劈掌猛乎那知,他连攻十六招,那数百股掌力不但没有震伤阿龙,而且那些掌力居然汇聚成为回旋的力道!当他发现之时,身子已经不由自主的向右踉跄一步!他正身疾退,右脚尖突然一疾,身子不由一晃!他一个重心不稳,便仆向右侧!他急忙提功定身及挥掌向两侧劈去。

  那知,那两股劲力迅即弹回,他急忙化解!他险而险之的化解力道,身子却又踉跄二步,而且不由自主的向右仆去,他吓得急忙提功稳住身子。

  阿龙双掌疾速一合,便劈向龙王腹下之“关元

  龙王正在稳身,一见要害即将挨宰,他不由大骇!他毕竟经验老道,只见他借势向前一仆.存心以其他的部位挡过阿龙这一掌,以免要害受创!可是,来掌接近地肌肤之际,他后悔啦!“砰!”一声!他立即个皮球般向外滚去!鲜血便染上沿途之青石。

  阿龙一弹身,便站在龙王身前。

  此时的龙王已经七孔溢血的倒地搐,他一见阿龙接近,他“哇!”了一声,吐口血道:“这是…什么…功力…”

  “人力难回天!”

  “什…么意思?”

  “枉你修道迄今,居然不懂此句,多言无益!”

  “你…呃…呃…哇!”

  他气得猛吐血啦!那张险迅即惨白!水汪汪掠前冷冰冰的道:“你也有今吗?”

  “哇!人…那孩子…在何处?”

  “早已死去!”

  “哇!本王…哇…不信!”

  “你去问阎王吧!”

  说著,她已行去!龙玉喊句:“等…一下…”立即挣扎爬行!水江江冷冰冰的道:“你还有何话可说?”

  “告…哇…哇…诉…本王…那孩子…在何处?哇…”

  “你去问阎王吧!”

  论著,她已抹去。

  阿龙闪身拦住她道:“师父,你留下吧!”

  “不!我心愿已了!该践誓啦!”

  “践誓?”

  “我发过誓,心愿若了,不见世人!”

  “你…舍得吗?”

  说著,他已跑在她的面前!水汪汪双目一,咬牙道:“你还有很多善事待做!别管我!”

  “你忍心让大家遗憾吗?”

  “这…”倏听一声:“阿弥陀佛!”寸双神尼已技到水汪汪身前,只听她慈声道:“痴儿!还我本见如来!”

  “可是…”

  “痴儿!这身皮囊只是暂住而已!”

  水汪汪合什道:“求神尼收容!”

  说著,她已闭目下跪!寸双神尼宣句佛号,右掌便轻抚水汪汪之秀发,立见它们纷纷落,刹那间,她的脑瓜子已澄澄发亮!“分静,随吾返寺吧!”

  “是!”两人立即飘然行去!阿龙口气,拭去泪水,徐徐起身。

  倏听龙王大喝一声:“好恨!”立即全身搐!不久,他已经含恨而殁!阿龙嘘口气,捧起尸体道:“曾总管!”

  曾天来掠前这:“大人有何吩咐?”

  “埋于殿后,碑名王斯盈”

  “遵命!”

  他一托起尸体,便向后掠去。

  阿龙默默走到各派掌门人面前,道:“请!”

  众人默默入殿之后,洪典道:“大人,别想大多,喝酒吧!”

  “谢谢!掌门人,请教一事!”

  武当掌门肃容道:“请!”

  “天人合一之境,能否达成?”

  “理该可行!惟迄今无此记载!”

  “贵派历代祖师,无人完成乎?”

  “没有!至多只能‘兵解’证道,不过,施主资质特优,又广积善功,加上尚年青,甚有可能完成此功!”

  “承教!”

  他嘘口气,道:“我方才太执著妄想,还是回归现实吧!蓉妹!”

  曾月蓉立即上前道:“龙哥有何吩咐?”

  “我打算拜托各派协助,扩大行善以及净化风气,你能否各交给各位掌门人五十万两银票?”

  众人不由神色一敬!曾月蓉点头道:“好!”“好,你去办此事吧!”

  曾月蓉立即离去。

  峨媚掌门才柳神尼合什道:“阿弥陀怫!大人功德无量,贫尼定会戮力以赴,必完成大人之心愿!”

  其馀九位掌门人亦纷纷行礼道出努力之心意!阿龙道过谢,便暗众人品茗。

  不到半个时辰,会月蓉已经各赠拿门人一个信封。

  众人道过谢,纷纷返房歇息。

  二月十五,五百位侍卫各一身宫眼的跨骑护送车队接近西安城,阿龙和大公主陪赵大人讲人站在城门口。

  两位宫女及一位婢女各抱一婴站在大公主的身后。

  不久,大将军已经自第一部马车掠出,阿龙刚唤句:“大将军!”大将军已呵呵一笑.道:“参见龙官大人!”

  “免礼!幸苦啦!”

  “呵呵!痛快,已经十馀年没有如此愉快啦!”

  不久,随只车队陆续接近,大将军低声道:“西宫娘娘陪太后前来,殿下来随行,其余车上除了四位官女之外,全最圣上赐赏之物!”

  “太破费啦!”

  “呵呵!过去吧!”

  三人立即含笑去。

  珠廉一掀,太后已慈祥的探出头,阿龙及大公主立即下跪!“平身!”

  二人便又行去向西宫娘娘请安。

  “平身,孩子呢?”

  大公主羞喜的一招手,三女便抱来小壮丁。

  太后呵呵笑道:“哀家瞧瞧!”

  三女立即行礼送进小婴!太后呵呵连笑的分别替三个小婴戴上一块玉佩!不久,三女送小婴上西宫娘娘之车,她笑嘻嘻的一一抱过之后,又一一替他们挂上一面金牌,方始送回孩子。

  不久,殿下前来一一给小婴戴上一个金锁片。

  良久之后,车队再度前进,沿途之城民及游客纷纷行礼恭,一出城,便见那些垦居民跪在道旁接。

  阿龙一直坐在太后之车辕上,他见状之后,立即低声道:“禀太后,这群灾民叩谢你的恩泽!”

  “扶哀家出车!”

  “遵旨!”

  阿龙使扶她坐在车辕上,她慈祥的沿途挥手致意!“叩谢太后!”

  “叩谢太后!”

  跪一直延伸到龙官宫前三里远,方始由阿龙宫中、庄中友店中之人员延续到宫门前三丈处。

  曾月蓉等十一人分别抱著一子,六个小壮丁前站在她们身前,马车一接近,她们立即下跪唤道:“恭太后!”

  “平身,小心孩子!”

  “谢大后!”

  太后一下车,六个小壮丁便上前下跪道:“恭太后!”

  “哇!好!好孩子!”

  说著,她已一一上前扶起他们!“禀太后!恭请收下!”

  说箸,六人已经各双手奉上一块玉佩!“唔!这是什么呀?”

  “鹤!好乾净!好福气!长寿!”

  “呵呵!谁教你们的呀?”

  “爹!爹说太后太伟大!”

  “真的吗?”

  “说圣土很伟大!可是,若没大后,就没圣上!”

  “好孩子!你爹很伟大!你们要更伟大!”

  “遵旨!”

  “好!好孩子!入殿吧!”

  “恭请大后瞧瞧弟弟!”

  “好!好!”她上前一一瞧着,亦一一含笑轻摸他们的小脸蛋道:“好!好灵秀!好有福气的孩子!很好!”曾月蓉含笑道:“恭请太后入殿!”

  “好!好!”阿龙便先陪太后入殿。

  “恭娘娘,恭殿下!”

  西宫娘娘道句:“平身!”便含笑望向六个小壮丁!六个小壮丁机伶的下跪道:“恭娘娘!”

  西官娘娘一一扶起他们,问道:“你们怎知我是娘娘呢?”

  “大娘像你这么美呀!”

  “真的呀?你想要什么?J“希望娘娘你们常来玩!”

  “好!好孩子!”

  说著,她又上前瞧曾月容蓉中之小婴。

  六个小壮了却朝殿下身前一跪,道:“恭殿下!”

  殿下欣然扶起他们道:“识字没有?”

  “念完千字文啦!”

  “这么快呀?长大以后,想不想入朝呀?”

  “不想!我们要多帮助人!”

  “当官可以帮更加的人呀?”

  “娘说我们该多学习爹!”

  “你爹是龙官,他也是官呀!”

  “娘说,爹最伟大,我们只要有他的千分之一就行啦!”

  “所以,你们不想做官阿!”

  “不敢想!”

  “哈哈!皇妹!”

  大公主含笑道:“皇兄…”

  “不错!吾他登基之后,你可得吩咐这些孩子陪吾!”

  “这…皇兄!可否择优入朝?”

  “个个皆优呀!”

  “我再和龙宫商量吧?”

  “至少要有十二人!”

  “是!”大将军呵呵笑道:“对!十二人凑成一打,大文、大武,出将入相,斯时,必然四海承平,国运昌隆!”殿下愉快的道:“大将军所言极是!”倏听一子跑到大将军面前问道:“大将军是什么呀?”

  “呵呵,你下过棋吗?”

  “下过,啊…你一定最会下棋,所以,大家叫你‘大将军’,对不对?”

  大将军不由一征!不过,他立即呵呵笑道:“对!我最会下棋!最会将军!”

  “哇!厉害!厉害!”

  却见另外一子上前道:“大哥,他不一定厉害,我每次都是一直将军,结果,每次都被你杀败呀!”

  “对喔!大将军!你是不是常胜呀?”

  “是呀!要不要来一盘呀?”

  “好呀!不过,必须先问问娘!”

  “为什么?”

  “我上回私自和一位好好玩的化子爷爷下棋,结果,他输了,我知挨责哩!”

  “为什么呢?”

  “那位化子爷爷守信七天没喝酒,爹就怪我啦!”

  “哇!你这么厉害呀!咱们三盘两胜,如何?”

  “好呀!不过,不打赌!”

  “行!不打赌!”

  “你等一下!我去问娘!”

  立听张燕笑道:“大将军,好好挫他的气焰吧!”

  “呵呵!好!好!走呀!”

  六名小壮了使兴致的跟去。

  众人亦笑嘻嘻的入殿叙。

  ———全书完———
上一章   花仔王   下一章 ( 没有了 )
虎子骄娃棍王巴大亨双龙抱群英争雄逍遥神剑手王对王剑霜刀风马踏边关波霸碰拳头跑马郎君临天下
麻雀小说网最新更新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花仔王,本章内容为第十八章万民臣服吾阿龙的全文阅读页,花仔王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花仔王最新章节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与下载,尽在麻雀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