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为你打开时间的门》第二十五章|那么你他的全文阅读页
麻雀小说网
麻雀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麻雀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为你打开时间的门  作者:皎皎 书号:49654  时间:2020-1-8  字数:14233 
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那么你爱他    下一章 ( 没有了 )
  李知行来到度假村的咖啡厅,在角落的卡座上找到了俞希白。她看起来精心打扮过,妆容精致,长发盘起来,白色的连衣裙闪闪发光。李知行觉得心情复杂,不是每个女人在晚上九点钟来见朋友都会精心打扮的。

  “好久不见了。”俞希白笑着招呼“要不要喝点什么?这里的咖啡不错的。”

  时间还早,咖啡厅现在还在营业,三三两两的客人坐在店内,聊天叙话,就像他们两人一样。

  “不喝了,今晚不需要熬夜。”李知行落座。

  他刚刚泡了温泉,头发还漉漉的,身上水汽未消。

  俞希白听到“熬夜”两个字心有所悟,问他:“我听你妈妈说,你开了一家IT公司?发展得怎么样?”

  “才在起步阶段,还谈不上什么发展。”

  “创业阶段很累的。”俞希白眼波转,笑着问“那你们公司还缺人吗?”

  “人才总是缺的。”最近这段时间,太多的亲戚朋友都问过他公司的发展情况,显得很关注一副很想知道内情的模样,李知行对他们的这份热情也是无奈居多。

  “我在想,我去你们公司工作,你觉得怎么样?”

  李知行还真没想到她会提出这种要求,有点诧异地看着她,挑了挑眉梢:“你的专业不合适吧?”

  “我可以做行政工作呀。”

  李知行若有所思地盯着她两秒钟,摇了摇头“不,你不合适。我觉得最适合你的岗位还是慈善基金会的工作。我妈对你评价很高。”

  他说得完全不夸张。俞希白的专业是社会学,从大学开始,就在张静瑜主管的慈善基金会里兼职,张静瑜很欣赏她,还对李知行表达过把慈善基金会的下一任会长交给她的意思。当然,李知行对母亲的暗示从来都是冷处理。

  俞希白看着他,忽然笑了:“我是逗你的,我很喜欢在慈善基金会的工作。可以经我的手帮助更多人,我觉得非常有意义。

  李知行问她:“怎么?你找我出来就是要跟我谈公司的事情?”

  “其实不是。”俞希白转了转杯子,深一口气“我是想问,你和唐宓在一起了吗?”

  这事儿完全没什么可否认的,李知行点头。无论是几年前还是现在,他对俞希白的态度一直选择最直接的方式,俞希白对他历来也很干脆直,只是李知行不太确定,她这份朗里到底有多少无奈的成分。

  俞希白咬了咬,又问:“你们在一起很久了吗?”

  李知行也没瞒着她:“有一段时间吧。”

  “看来我一点机会都没有了。”俞希白声音很低。她本是非常大方的女孩子,但是谈及自己受挫的感情,照样黯然神伤。她知道李知行喜欢唐宓,他也从来没有隐瞒过,但是之前两人并没有在一起,俞希白并未完全绝望,总觉得自己还有机会,此刻听到肯定的答案,长久积累的酸楚压抑在鼻尖,几乎要下泪来。

  “你们要结婚了吧?”俞希白问。

  李知行有轻微的吃惊,他不确定俞希白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谁告诉你的?”

  “晚上,餐厅里,我无意中看到你给唐宓送了戒指。”俞希白声音小了几分。

  李知行想,自己的恶趣味效果还明显。看来不光是唐宓误会了,连餐厅另一头的俞希白也以为他送了求婚戒指。他没想过很快结婚,他和唐宓还很年轻,两人的事业才起步,而他更是忙得跟陀螺一样,就连今天这一天时间都是挤出来的。他打算等公司运营进入正轨后再谈婚论嫁,那应当是一年后的事情了。

  当然,他不会费心跟俞希白澄清自己的计划,他自觉话说得差不多了,看了看时间:“不早了,那我回去…”

  “不不,李知行…还有一件事。”

  “什么?”

  “是这样…你妈妈可能知道你和唐宓的事了…”

  李知行眉心紧了紧。

  俞希白有点手足无措:“那个…是我表姐说的。很抱歉,对不起…”

  在俞希白尴尬的叙述中,李知行明白了事情经过。她的表姐祁园是个超八卦的大嘴巴,把今天在酒店碰到李知行的事情,包括今晚在餐厅所见一五十地通报给了俞希白的母亲,俞希白的母亲则不知道哪里不对劲,一个电话就打到了张静瑜的手机上,把她表姐那夸张的言语转述了一次。

  李知行连皱眉都没时间,当即对俞希白扔下句“我知道了”后就大步离开咖啡厅。

  他倒不是责怪俞希白,他和唐宓的举动并无不可对人言之处——但是,对他母亲而言,毕竟有一条底线在那里,那就是结婚。张静瑜如果听说自己和唐宓“准备结婚”恐怕不会善罢甘休的。

  果不其然,他拉开房门,就看到自家母亲大人端坐在沙发上,以一副审判的样子盯着唐宓。

  “妈,你来了?怎么不先给我打个电话?”

  进屋后李知行先跟张静瑜打招呼,随即很自然地在唐宓身旁落座,该表达的态度一览无遗。

  他和唐宓对视一眼。两个人何等聪明,看到对方脸上都没有惊讶之,顿时明白了对方也知道“为什么李知行的母亲大人会在此时驾临此地” 。

  “妈,你要跟唐宓谈什么,就趁着我在,一起说了吧。”李知行冷静地说。

  张静瑜知道和儿子的这一场摊牌避不过,她今天前来,也本着摊牌的目的。她很早就看清楚了自己儿子的感情,不过,她此前没有太在意,毕竟李知行还在学校,校园恋爱故事能够完美收场的概率太小,何必为了一件不太可能发生的事情和儿子闹得不愉快?重点是,李知行一直否认自己有女朋友。

  去年年底他从美国回国,这大半年来一直因为创业而奔波,母子俩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好好谈过。偶尔有那么一两次提及感情的事,李知行都是采取模糊和拖延的语气含混过去,张静瑜看着他实在太辛苦,也没追问。

  直到今天,俞希白母亲的电话才让她意识到,李知行对这个唐宓上心到了什么程度,居然送戒指准备结婚了?事到临头,她觉得自己不能不出面了。

  “现在你们已经进入社会,有了自己的毕业,想要干涉你们的事情已经不那么简单,倘若你们执意要在一起,一时半会儿我还真是拿你们没办法。”张静瑜轻轻叹了口气“知行,恋爱和婚姻是两码事。我明确地告诉你,我无法认同你们在一起,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唐宓都不可能得到我们的好脸色,我们也不会她进家门,这样的话你们还要坚持?”

  唐宓沉默不言。如果说她没有想到这一点,那也真是太天真了。见微知著,张静瑜是个什么人,很多年前,唐宓在雨水中已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她的鄙夷,现在不过是又感觉到了一点。她不由得想,这样一个怀偏见的人,到底是怎么教出李知行这样的儿子的呢?

  李知行握住唐宓的手,看着自己的母亲,直视她的眼睛,视线十分冷静,又犀利得让人无法闪躲。

  “妈,我问你几个问题。”

  你说。”张静瑜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

  “你觉得我有没有自己选择女朋友的权利?”

  张静瑜冷静道:“当然是有的,但是我们走过的路比你走过的桥还多,父母的意见你要听。”

  “那我应该听多少?三分、五分,还是七分?”

  “不能这么简单地量化。”

  “简单地说,你能保证你的建议完全比我的选择正确吗?”

  “至少在你选择女朋友的问题上,我希望你听我们的话。”

  “那也就是说,我的能力、我的决断、我的阅历,不足以让你相信我的选择?”

  张静瑜哑然。李知行是个让人骄傲的孩子,她甚至认为,自己的儿子绝对是她知道的所有同龄人中最出色的一个。

  她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平和:“并非不信。但爱情会冲昏一个人的头脑,再理智的人都有可能犯错,你也不例外。”

  宛如打球一样,李知行毫不退缩地击飞了母亲的问题。

  “那你刚刚的,有自己选择女朋友的权利,完全就是一句话了。妈,你知道你的逻辑真是像足了美国人?我们观点有分歧,没关系,你听我的就好。你不肯听,那对不起,我只好把航母开到你家门口了,所以你还是要听我的。”

  这话说得其实非常重了,张静瑜脸上那自信的浅笑不翼而飞,皱起眉头。

  “你就这么跟我说话?”她厉声道。

  “谈判不奏效,你现在开始拿,母亲的权威,人了吗?我之前一直避而不谈女朋友的话题,是希望随着时间过去,你能看到我的坚持,等我们结婚后不为难唐宓。但是你单独来找唐宓,把话说得如此难听。”李知行沉声道“是的,就算家长有权对孩子的选择提出意见,但也要基于事实。唐宓是人品有问题又或者智商有问题?她这么认真努力的人,没有任何人有资格看不起她。”

  张静瑜的表情一下子垮了下来,声音高了八度:“你到底明不明白,你们两人差距太大并不适合。”

  “我觉得真正的差距,是把没有感情的两人撮合在一起。”

  “我是为了你好!你为什么就不肯听?”

  李知行顿了顿,他已经没多少怒气了,只剩下深深的无奈:“妈,你口口声声说为了我好,但你知道这不是真相。你很清楚,你不过就是个控制狂而已。”

  张静瑜是真的被李知行的话气到了,她口起伏,怒气层层累积,扬手就甩了儿子一耳光。

  “啪”一声,真是用足了力气,李知行的面上迅速泛起红痕。

  然后,在两名年轻人震惊的目光下,张静瑜大跨步走出了房间,愤一样重重摔上了门。

  唐宓呆呆地看着李知行面上的红痕,她真的太吃惊了。她完全没有想过,李知行这样一个成年人,居然会在自己生日这一天,被妈妈甩了一耳光。刚刚李知行和张静瑜的那番话根本没有她嘴的份儿,她也不想多嘴,现在她知道,自己犯了错。

  李知行握住她的手,一脸自责:“对不起,是我的错。”

  他跟唐宓承诺过不把家庭的纷争带到她这里,然而还是失信了。

  “不,不是…”想不到李知行居然还对她道歉,唐宓觉得脑子糟糟的,词不达意地说“你疼不疼?”

  “还好了,我妈力气不大的,我觉得她的手应该比我的脸疼。”李知行看起来还淡定。

  唐宓的心理承受能力比大部分人想象的好太多,张静瑜的说法对她造成的影响不大,真正让她吃惊的,是李知行挨的这一耳光。从小到大,唐宓没有挨过任何打,外婆对她一句重话都没有,就算回唐家村之前跟她谈起她和李知行的事情,也是好声好气的。

  她当然也知道,父母打孩子是很常见的事情。她的高中同学关薇就屡屡被父母家暴,身上常常带着伤痕。让她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是隔壁班的一个女生,她因为早恋被请家长,她那个五大三的父亲来到学校后直接把女儿从教室里拉出去,猛然一脚踹向女儿的口,那是个很纤细的女生,被她爸这么用力一踹,就被踹飞了好几米。

  当时不少师生都看到了这一幕。可想而知,青春期的女生本来就感,被人看到这一幕,那个女生觉得非常丢脸,从此变得很自闭。

  唐宓当时就在想,这是亲女儿啊,她爸爸怎么下手那么狠呢,为什么看自己的女儿像仇人一样?

  她现在明白了,有太多的父母就是舍得这么对待孩子。对他们来说,对孩子的控制和爱早就混在一起,无法区分。但是外婆不是,外婆爱她,却从不试图控制她。她用朴素的道理告诉她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却从来不要求她一定要做什么,一定不要做什么。

  唐宓心绪复杂难平,好半天才说:“你没有必要和你妈对峙…”

  “没什么的。”李知行对自己挨了一耳光的事不在意,他在意的只是唐宓在场“我妈这个人,还是很能干的,加上平时都是被人捧着,看上去特别有涵养。不过一旦被戳到痛处,就是刚刚你看到的那样。”

  唐宓微微一愣,看着他:“你难道是故意的?”

  确实是故意的。不得不说,李知行发自肺腑地佩服她的这份敏锐,谁说她情商不高来着?

  “有些事情她总要知道,免得真把自己当女王。”李知行握着她的手“她现在虽然生气,但很快就会因为打我而内疚,短时间内不会再对我们的事情指手画脚了。”

  唐宓轻轻抚上他的脸颊,她想,父母的控制是一把双刃剑,让孩子伤害父母的成本也变低了。

  这趟本来还算完美的度假之旅到底因为张静瑜的那个耳光蒙上了一层阴影,即便两个年轻人心理承受能力颇佳,也觉得一张属于现实生活的网铺天盖地地罩了下来

  周中午,两人在温泉酒店吃了午饭后退房回了市区。

  李知行把唐宓送回了她的小区楼下,随后开车回了公司,公司里,孙轩带领的核心小团队还在会议室加班,他们正在对核心算法进行优化,成效卓然。李知行本质上不太赞成员工加班,觉得生活和工作要有张有弛,但众人主动加班的话,他也会开出两倍的加班费。

  李知行给附近一家口碑颇好的私房菜馆打了个电话后,拎着自己的笔记本走进了会议室,坐在后排听着程序员们的讨论,时不时也参与几句。他不是那种离实际的领导者无论多忙,在技术领域一直保持着旺盛的学习力。

  两个小时后,时间已经到了傍晚,经过整个下午的思维碰撞,程序员们也都很累了。

  李知行站起来,笑语:“晚上我请大家吃饭,可以带家属。”

  程序员们听到前一句精神抖擞,后一句却让他们一个个面容愁苦起来。

  “我们哪有家属?”

  “老板真是戳我的伤心处…”

  作为一个新成立正在冉冉上升的公司,知科的内部气氛很开放,大家年龄相仿,也没什么上下尊卑之分,吐槽一下老板是很正常的事情。

  孙轩跟着一脸不忿:“你这两天倒是开心了,和老板娘在一起玩得不错吧?然后回来气我们?”

  李知行才不接他的话茬,只说:“在隔壁的湘宴,我订了两桌。我就不一起去了,你带大家一起去吃。”

  “你为什么不去?”

  “我爸来了,我要回家一趟。”

  “哦,应该的,你也很长时间没回去了。”

  是的,李知行确实有一阵子没回家——不但没回家,爷爷家也去得不多。公司太忙,出差也多,上半年时间,他平均每天只睡六个钟头,每天倒就睡。现在,也到了不得不回去的时候。

  李知行乘电梯到车库,驾车离开公司。

  城内的道路四通八达,路上车辆如水般来来往往。李知行拐过十余个红绿灯,最后熟练地打了个方向盘,在一处高大围墙的小区大门前停了下来。

  他向门卫出示了通行证后,拐进小区。与其说这是小区,不如说更像森林公园,树木参天,种植的年岁至少也在三十年以上,让整个小区温度比室外似乎低了5℃以上,一栋栋不高的小楼掩映在高大树木之中,时隐时现。他沿着林荫道开了几分钟后,一踩刹车,在一栋小楼前面的空车位处停下来。他从小到大在爷爷家待的时间更多,但理论上说,这里才是李知行的家。

  他下了车,准备上楼,却看到李正远穿着一身运动服从小楼里走出来。李正远是个很喜欢运动锻炼的人,又对时下流行的现代化健身机械没有兴趣,平时的运动方式是每天长跑五公里,风雨无阻。

  不需要任何语言,李知行马上跟上去,不紧不慢地陪着老爹慢跑。

  李正远常年在外地工作,今天下午才回京,李知行边跑边说:“爸,几个月不见,我发现你又年轻了一点。”

  这个马的质量着实不高,充分说明了李知行在吹捧的技能上还差了点。李正远瞧一眼儿子,不予置评。

  老爹不搭腔,李知行只好继续说下去:“爸爸,我昨天见到我妈妈,发现她更漂亮了一些。”

  他本来也没想着能瞒过谁,此时故意提起这个话题,为今天他和李正远的谈话起了个头。

  这话效果卓然,李正远终于开了口:“哦,你昨天不是去陪女朋友庆祝生日了吗?”

  一家人没有隔夜的秘密,张静瑜昨天晚上将儿子的情况一五一十地汇报给了丈夫。

  “是的。”李知行不否认“一个人的生日一年只有一次,我希望在这一天里我能跟她在一起。”

  “结果把你妈妈气得头昏脑涨。”

  李知行苦笑一声:“是我挨了一巴掌啊。”

  李正远瞧了瞧儿子的脸,被扇过耳光的脸已经看不出痕迹了。他不是那种会打儿子的父亲,他的教育方式一直是道理先行,用孩子能接受的态度和方式平等对话。

  “都是大人了还挨打,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对于老爹不客气的点评李知行无可奈何,他不是来告状的,深一口气,然后道:“爸,我想跟你谈一谈唐宓的事情。”

  父子两人小跑的节奏慢下来,沿着树林里漫步。

  李正远温和道:“那就谈吧。”

  无论工作有多繁忙,他永远不会拒绝跟儿子交流。

  “我知道我妈为什么不喜欢她。她身世复杂尴尬,又是唐叔叔的外甥女,性格…说实话,她的性格也不是那种长辈会喜欢的类型,人际交往能力大概只有俞希白的零头,不擅长跟人打交道不会说话不会装可爱,不会像其他女人一样围着我转,反而要我围着她团团转。”

  虽然有人说爱情可能蒙蔽,个人的双眼,但那是建立在短暂的接触上。认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不清楚唐宓性格上的问题?

  正因为了解,反而认识到这种性格的可贵。

  “爸,这些问题,我都很清楚。但是我真的…很爱她。”李知行呼出一口气“爸,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努力?当然,我希望不依靠家族有自己的事业是主要原因,但假如仅仅是这样,我不会这么拼。人都是好逸恶劳的,我其实也不例外,随时都要奋力前行真的是一件很累的事情,但我不这么努力的话,我觉得自己配不上她。

  “我从小到大见过很多很出色很努力的人,但是只有唐宓,是我认识的所有人里,最努力的那一个,没有之一。每次看到她,我都觉得很有压力,是想要变得越来越好的压力。如果没有她,我不会有今天的成就——倘若我现在所做的一切算成就的话。”

  一席话说完,父子俩都安静下来。

  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

  简直就是剖心之语,李正远一时间没有表态,转而问:“你和唐宓在一起多久了?”

  “从美国回来开始,大半年了。”

  “之前不告诉我,现在才来找我说情,你不觉得有点晚了?”

  从本质上说,李知行是一个喜欢提前做好预案的人,这次事情发展得太快,难免有些手忙脚

  李知行苦笑:“爸,说实话,我希望让自己更有分量一些后再来跟你们谈…现在,时间有点提前了。”

  “所以公司的事,你一直以来不肯找家里人帮忙?”

  父子俩漫步在林荫道上,两侧高树的枝干遮挡住夏日的余热。

  李知行说:“我怕被拿到短处。如果你和我妈利用公司的事情来要挟我和唐宓分手,我就束手无策了。”

  李知行深知自己老爹是什么人,别指望隐瞒他任何事,说实话才是唯一的出路。

  李正远意味不明地“啧”了一声:“你倒是想得周到。”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现在我有整整一个团队需要负责,难免要考虑得多一点。”

  李正远不予置评,转而问:“知科发展得怎么样?”

  “我们研发部门非常给力,系统逐渐成型,今年年底我们的软件可以正式推向市场了。最大的问题也不过就是资金有些紧张。”

  这是所有互联网创业公司都会遇到的必然难题。想要以最快的速度构建一个可行的产品来保持技术上的领先优势,需要大量的人手和设备,并且要为此不断地筹措资金。虽然李知行的创业基金已经相当可观,但花钱速度太快,而且目前为止没有任何收益。

  “资金还缺多少?”

  “这其实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李知行道“我现在面对的问题是,到底接受哪家的注资、拿别人的钱还希望对方闭嘴,总是有些麻烦。”

  “你是怎么考虑的?”

  “总之会在规则内解决的,我手下有很能干的一批人。”李知行说“爸,不用担心,知科跟我儿子一样,我会好好打理的。”

  “所以你现在有半个儿子了,应该也可以明白家长的心情了。”李正远道“你希望公司的每个方向都走在正确的轨道上,家长对孩子也怀抱着这样的期望,希望孩子不要走错任何一条路。”

  李知行的心脏好像被狠狠捶击一下,他几乎已经听出了父亲的潜台词。

  果然,接下来李正远道:“你和唐宓的事情,坦白说,我不看好。”

  只一句话就让李知行脸色发青,李正远瞧了瞧儿子,道:“虽然我不看好。但是,我和你妈的意见不一样,我也不反对。”

  简直就是绝地大反击,好比足球赛场上落后的球队最后一秒进了球从而扭转败局一样。一瞬间李知行几乎热泪盈眶,竟然好半晌说不出话来。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李知行很清楚一件事——只要他爸答应,李家其他人的看法就不那么重要了。能得到父亲的认可,是对李知行最好的勉励。

  李正远见状也为之动容。因为家庭教育的关系,儿子跟一般的男孩比起来,确实更成更独立,性格也沉稳,十岁后就很少跟父母撒娇,此刻他的反应确实让当爹的始料未及,他的一个肯定居然会让儿子感动至此。可想而知,儿子和唐宓的感情,这些年来到底给他带来了多少无形的压力。

  李正远道:“我支持你,是因为你已经足够成,能够清醒地做出选择,而且已经做好了承担后果的准备。”

  “爸爸,谢谢你的支持。”李知行深呼吸一口气“谢谢你。”

  得到儿子的道谢并不能让做父亲的心情愉快多少,李正远瞧着他,又问:“你的心意我明白了,但是唐宓怎么想的,你清楚吗?”

  李知行说:“她愿意跟我在一起。”

  李正远摇头:“仅仅是这样?在我看来,你们的感情并不对等。”

  人生在世,没有绝对公平,人和人的感情,从来也不可能“对等”但是当父母的不会这么想。这是看问题的角度问题。李知行长这么大,恐怕没在其他人那里受过半点委屈,却因为这桩感情承受了不少不能言说的无奈心酸,当父母的自然会心疼儿子。

  从父亲的复杂眼神中,李知行读懂了对方的想法,他说:“爸,对一个人好不等于委屈自己。如果觉得委屈,那一定不是真正的喜欢。为唐宓做任何事情,我都觉得甘之如饴。”

  李正远一直注视着儿子的每一个表情,他谈及唐宓时,表情坦而温柔。

  “既然你这么决定了。”李正远最后道“安排个时间,我要见见她。”

  “好,当然。”

  生日那天的意外事故完全不在唐宓的预料中,不过生活还将继续,她有一大堆永远做不完的评估报告,还有房租要——如此现实的生活摆在面前,想矫情都没余地,何况她也从来不是一个矫情的人。

  睡了一觉之后,她振作精神,开始下周的工作。

  然而意外总是在你没想到的时候发生。周一中午的时候,她正在办公室忙着处理数据,忽然桌上的座机响了。通常来说,单位内部的通信采用座机,她原以为是哪个同事,随手抓起座机说了句“你好”

  电话那头是个中年男的声音,有些低沉:“请问,是唐宓小姐?”

  “是我,您哪位?”

  “我是李知行的父亲。”

  那瞬间她差点让听筒掉在地上。

  “啊…”高速运转的大脑下一秒已经找到了合适的称呼,虽然声音还是有点紧促“李叔叔,您好。”

  “我想你应该有点意外。”对方的语速丝毫未变“是这样,我想跟你谈一谈。”

  “嗯,好的…好的。”

  “今天下班后可以吗?”

  “可以的,没问题。”

  唐宓一瞬间就把原定的加班计划取消,跟对方确认了一下见面方式和见面地点。理论上她的

  工作时间是五点半,这段时间她都习惯性在下班后加班,但是准时走也没什么大碍——毕竟没做完的分析在家里做也是可以的。

  事情发展到了这个程度,也应该见见李知行的父亲了。真正让她意外的是,李知行的父亲居然亲自打电话给她而不是让秘书代劳。

  约定的地方就在金融中心旁边不远的一家会所,走路只需要一刻钟。唐宓有点感慨于李知行父亲的细致——地方的选定明显考虑到她的需求。

  会所看上去非常有档次,饶是唐宓天天活动在这附近,也还真是看不出这怎么看都是古建筑的院落居然是家会所。服务员也异常周到,她只报了个名字,服务员就将她带入了一间半开放的包间,环境清幽,竹影婆娑,旁边的木柜子里各茶具齐全。

  她刚坐下不久,身上的暑气尚未全消,门帘被人掀开,一个和李知行有着五分相似,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李叔叔。”唐宓站起来,略略欠身“您好。”

  这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到李知行的父亲,根据资料,他今年五十有二,而他本人看上去大约比实际年龄年轻了近十岁,鬓角连白发都没有,不过眼角的细纹和犀利的目光充分说明了他是一个理万机的人。

  和李君子说的一样,李知行确实像父亲,那种行如风站如松的气质也格外相似,毕竟一个人的成长无法摆家庭,尤其是至亲的影响,她甚至从面前的人身上看出李知行以后的模样。

  “请坐。”李正远在她对面落座。

  这个下午唐宓一直在做心理建设,但真的面对李知行的父亲,她依然感受到了难以言说的压力。长期位居人上,自然而然就有一股威严。

  服务员端着一套沏好的茶走进来,为两人斟茶。整套茶具不知是什么材质,釉面柔和,瓷质透光。

  唐宓手指轻轻触碰茶杯,随后把目光从茶杯上抬起来,然后轻声询问:“李叔叔,您要跟我谈什么事情?”

  若是以往,她也未必会主动询问,工作了这么几个月后,她已经大致明白,但凡领导,都喜欢更主动一点的员工,何况对方时间宝贵,何必用废话浪费彼此的时间?

  李正远没打算卖关子,他凝视着面前的女孩子三秒钟,微微颔首:“我今天见你,是想听你亲口说说,你对和知行的关系是怎么考虑的。”

  从这句话就可以判断出李家的父母两人行事风格确实差异大,张静瑜从头到尾都没有给她任何自我表白的机会,但是李正远把这个机会给了她,并且表示,愿意倾听她的话。

  “李叔叔,我喜欢李知行。”唐宓微微欠了欠身,轻声说“如果可能,我希望能和他在一起,住在一个屋檐下,听他说话的声音,看着他的笑脸,想什么时候跟他抱怨撒娇都可以。”

  “如果可能?”李正远反问。

  唐宓静了一会儿,才又开了口:“从小到大,我知道生活不是童话故事,不是我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对我来说,做出选择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尤其是对象是李知行的时候…但我想,不是每段没人祝福的爱情都没有好结果,我愿意和李知行一起,尝试一下这种可能。”

  李正远能感受到,这番话发自内心,因此弥足珍贵。

  李正远问她:“如果我和李知行的妈妈反对你们在一起,你准备怎么办?”

  温度适宜的室内,唐宓觉得后背“唰”地出了一层冷汗。

  唐宓抿了抿嘴,晶莹剔透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藏得很深的无奈:“我想,应该有一个度的问题。我有一定的抗能力,也有不能接受的底线。李叔叔,我需要知道你们准备采用的策略才能回答这个问题。”

  果然聪明,面前的女孩子确实有一颗玲珑心。

  “我明白你的态度。”李正远颔首“你的这番表态足够说服我。”

  唐宓轻轻“啊”了一声,放在膝盖上的手紧了又松,然后再次抓紧。她应该很吃惊,然而又没有那么吃惊。她不认为自己的说服能力如此强,以她的水平,想要三言两语说服李正远无异于痴人说梦,李正远能这么快对她表示肯定,只可能是李知行的劝说。

  “谢谢您。”唐宓微微躬身。

  李正远离坐,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今晚有没有别的安排?”

  唐宓一愣,还是乖乖回答:“没有…”

  “那一起吃个饭。”

  “啊,好的。”

  唐宓匆忙站起来,抓起挎包的时候想到“为什么不就在这间会所吃饭”但显然此时不适合提出疑问,她乖乖跟了上去。

  如果说,和李知行的父亲进行一场普通的谈话还是可以想象,但和李知行的父亲坐在一辆车内甚至一起吃饭,这事绝对不在唐宓的构想之中——商务车内的空间十分有限,司机和秘书坐在前排,她和李止远坐在后排。

  李正远上车后就戴上了眼镜看秘书递来的报告,唐宓坐在一旁,心情变得平稳一点。虽然来京数年,她的活动范围始终非常狭小,此时看着车窗外的景变换,依稀觉得车子是往市中心方向开。

  片刻后李正远放下报告,注意到她的紧张,问她:“你不问去哪里吃饭?”

  唐宓本来就没有完全靠上后背,采取的是一种正襟危坐的姿势,此刻她微微侧身,回答他的疑问:“李叔叔,我不是一个好奇心很强的人,而且…”

  “而且什么?”李正远询问。

  唐宓道:“而且,我也有些习惯了。李知行也常常让我觉得意外。”

  饶是素来严肃的李正远也被这个有趣的说法打动,出一点轻松的笑意

  他饶有兴趣地问:“有哪些意外?”

  唐宓不确定对方是不是真的很想知道,但是能有一点话题聊总好过没话说。

  “很多的。”唐宓说着“高中的时候,有一次校园艺术周,学校开展了很多活动,但我们班展区的画被毁坏了不少,没有人知道是谁做的,李知行当时是班长,他只用了半天时间就找到了破坏画展的人;还有一次,一位国外的专家来开讲座,讲座内容有一定的问题,李知行在现场就把对方辩得无言以对…”

  李正远听得津津有味,还时不时地询问许多细节,他对儿子的关注从来不少,但也不清楚李知行的每件事。

  在徐徐讲述的往事中,车内的气氛融洽了起来。

  “你知道的还真不少。”李正远笑言“听你这么如数家珍的样子,还以为你们高中就开始恋爱了。”

  唐宓吃了一惊,连忙道:“李叔叔,没有这回事的。其实高中的时候我们的关系…谈不上很好。”

  “那知行还是辛苦了。”李正远若有所思“我想,知行高中的时候就喜欢你了。”

  唐宓抿了抿嘴,看了看前面的司机和秘书。她觉得有外人在场的时候,跟男友的父亲讨论这个话题有点尴尬。

  李正远道:“几年前,你外婆是不是生病过?”

  是有这回事,那是高三毕业后,我外婆出了一点意外。”唐宓瞪大眼睛“您怎么知道的?”

  “知行请求我,让我帮你和你外婆。后来还因为你的事情,和他姑姑翻脸,连爷爷都放在一边,来医院陪你。”李正远颇有深意地看了唐宓一眼“从那时候起,我就知道他喜欢你了。一直以来,我没有干涉他,我不确定,他的这份感情能保持多久。现在我知道答案了,经过这么多年,你们能走到一起,实在难得。”

  唐宓彻底愣住。

  她完全没想到,那么早之前,李知行就在背后为她默默付出。

  她从震撼中抬起头,原来不知何时,车子已经在一处陌生而安静的院落门前停了下来,院落的墙壁上爬了绿藤,司机拉开车门,请李正远下了车。

  唐宓怀着对陌生地方的诧异,紧随其后下了车。

  此时,天边夕阳余晖即将散尽,道旁的路灯一盏盏亮起,浓郁的暮色一丝丝地从地面升起。

  安静的林荫道路旁,唐宓一眼看到了站在院门口的李知行。

  李知行对她一笑,随后看向自己的父亲:“爸,你们到了。”

  李正远瞧了两名年轻人一眼,打开院门径直走了进去。

  “怎么回事?这是哪里?”唐宓瞪着眼问李知行。

  “我爷爷家。”

  饶是唐宓一时半会儿也没想透这个逻辑,傻乎乎地问:“我怎么来了这里?”

  “你不是答应了我爸晚上一起吃饭吗?所以就过来了。”

  “等等,等等。”唐宓深呼吸一口气,觉得自己需要想一想“你怎么不事先告诉我?”

  李知行拉住她的手:“你不也没告诉我今天见我爸了?”

  唐宓无奈道:“你爸爸约我见面,我想我可以应付,所以没告诉你。”

  “所以说,我爸你都可以面对,我爷爷的话,就更不用担心了。”李知行说。

  她有这个心理准备,但还是觉得剧情发展速度似乎太快了——连续几天内,她见了李知行的母亲、父亲,然后是他全家人。人都已经到了这里,也只剩下前行这一条路了。

  两人站在院落门口,李知行伸手推开铁栏杆。金色的灯光从窗中漏出,洒了整个庭院,也照亮了她脚下的那条石砖小径。

  李知行牵着她的手穿过花园,来到门前。房门虚掩着,李知行伸手推开,抬脚进,却发现她没有跟上,于是回过头来对她一笑,笑容被屋内的灯光映得鲜明而温暖。

  唐宓有点恍惚。她想起很久之前宿舍的一次夜谈,当时舍友们对感情大发议论,说怎么才算喜欢一个人呢?当你牵着对方的手的时候,不妨看着对方的背影想一想,是否愿意牵着那只手走至天荒地老,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你爱他。

  她手指用力,反手握住李知行的手,直至十指

  李知行对她微笑。

  “回家。”

  【完】
上一章   为你打开时间的门   下一章 ( 没有了 )
封先生的宠爱就想和你在一周一见我的一半是你临南谁都不能碰我容我为你痴迷败给喜欢余生请别瞎指青梅嫁到心里都是你
麻雀小说网最新更新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为你打开时间的门,本章内容为第二十五章|那么你他的全文阅读页,为你打开时间的门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为你打开时间的门最新章节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与下载,尽在麻雀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