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听声辨罪》第73章霸道总裁全文完的全文阅读页
麻雀小说网
麻雀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麻雀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听声辨罪  作者:萧因 书号:49655  时间:2020-1-23  字数:6878 
上一章   第73章 霸道总裁(全文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S市的冬季一旦下了滂沱大雨, 那简直是灾难中的灾难。

  交通拥堵,白领们忙着心自己的全勤。小赵却准时出现在办公室, 着手处理今天的文件。

  谁都知道,整个公司,宁总的秘书是最称职的。

  不苟言笑, 大方得体,甚至和宁总一点八卦都没有。

  她一般会早宁律半小时进入公司。

  跟了宁律多年, 宁律的习惯与喜好,她一清二楚。

  “妈的, 又是姓楚的,别和老子发消息了, 抢了我家囡囡还来烦我, 不开心不开心…”

  宁律一边嘟嚷着一边走进来,表情十分不

  姓楚的怎么这么烦,不就是有了个小棉袄么, 至于给他捅刀子吗。

  【恭喜你也成为老男人的一员了】

  一刀捅得宁律简直窒息。

  【滚,男人三十一枝花】

  妹夫很淡定地回复:

  【可你还是单身狗】

  暴击。

  宁律气到昏厥。

  他卯足劲要和楚铭吵架,小赵面走来, 将今天上午必须处理的文件交给他。

  公司的事比较重要。宁律说了声谢谢, 却咦一声, “你是不是发烧了?”

  手怎么这么凉。

  小赵保持着得体的微笑, “没有,宁总,可能是你的错觉。”

  作为上司的宁总哦一声, 似乎没放在心上,刚刚走过去,忽地转身,以额头贴上去,然后出个恶作剧式得逞的微笑。

  “居然敢骗我,你明明发烧了。”

  然后对她挥挥手“放你一天假,回家休息去吧。”

  作为秘书,小赵知道宁律不是个保守的人,很清楚他的过往。

  宁律的过往并不是秘密,他的狐朋狗友们经常用以前的事互损。作为他的秘书,小赵经常能听见他的年少往事。

  中学时的白富美初恋女友劈腿,气得他在子人设上狂奔三千里不回头,至今还有留学时一面之缘的姑娘对他念念不忘。

  宁律似乎颇为此骄傲,能连吹三瓶白酒。

  他还能和狐朋狗友们拍脯:“女人都不是好东西!嗝!”

  这时候,小赵通常会在他身后微笑,内心也有一句类似的话。

  男人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上司放她假,没有坚持卖惨的道理。

  赵轻用半小时整理了所有文件,按照重要顺序从上到下放好,再给他留了张便条,提醒他今重要事务。

  然后提伞,离开。

  出电梯时,隐约听见背后有辞职两个字,她没放在心上。

  宁律给她开的工资不菲,为了方便工作,她在半小时的路程内租了房子。好地段,很热闹。

  更重要的是,很安全。

  赵轻一年到头小病不断,买药是家常便饭,楼下药店阿姨都认识她了。听说她感冒,特意拿了便宜效果好的药给她。

  电梯从22楼下来,赵轻一边在想哪个邻居上班迟到,一边摸着额头。

  忽然有些庆幸宁律发觉了她的病。

  今天的感冒,来势汹汹。

  电梯到了。

  门开了。

  赵轻从指中看过去,猛然瞪大了眼。

  对方似乎也错愕,根本没想到能在这个时候碰到她。

  僵持两秒,赵轻失声大叫:“保——”

  对方没给她叫人的时间,猛地冲出来,拨开她就往外跑。

  赵轻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冷静下来的。

  保安大叔是个热心人,替她找来片警问情况。片警小哥仔细询问了几句,上22楼看了看,为难地摇摇头。

  他对保安大叔说:“以后只能多注意一点,现在不确定是不是他。”

  赵轻不记得保安大叔怎么安慰自己的,更不记得自己怎么回到家。

  房里空的,所有东西都是打包好的状态。

  赵轻蜷缩在房间一角,轻轻地擦了一下眼泪。

  是的,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吃了药睡一觉,醒来就是下午五点。

  宁律给的一天假,马上就要过去了。

  她还是头疼裂,无力地躺在被窝里,却下意识拿起手机,看有没有新消息。

  来自宁律的未接电话。

  药效与余病一瞬间消退。赵轻当即坐起,方才的弱势一扫而空,已经进入了工作状态。

  未接电话只有一个,两小时前,响铃六声。

  她犹豫了一秒。

  或许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然而她已经回拨了,沙哑的声音尽量伪装得沉稳。

  “宁总有吩咐?”

  那头似乎有酒吧舒缓的音乐,她一怔,哂笑。

  她是傻了才会火急火燎打回去,谁都知道宁总平常上班时间不定,子和加班狂魔并存的神奇人物,除非有大事情。

  宁律的声音都熏醉了,低沉人:“想问问你好点没,看来是还没好,嗓子这么哑。”

  职业心让她下意识否认:“这只是小病,明天我会准时出现在办公室。宁总还有吩咐么?”

  宁律似乎噎了一下。

  “平常你一定在五声响铃内接电话,都六声了还没接,说明你还没好,我只是关心你。你可以不用这么紧张。”宁律似乎有些无奈“没必要24小时在我面前紧绷,偶尔像个忐忑的小下属不行么?”

  “好的,宁总我知道了。”

  疏离冷淡礼貌例行公事…

  宁律能给她的语气找出一堆形容词。

  宁律还要说话,赵轻却已经挂了电话。

  “…”宁律太阳

  这下还真有恨不得离上司远点的职场人的架势。忐忑得非常专业。

  要不要这么听话。

  得他也头疼了。

  次上班。

  严谨得不可挑剔的妆容,同事们略显惊讶的表情。

  进办公室前偶遇比较熟悉的HR妹子,对方诧异地搭话:“我怎么听说你辞职了…”

  妹子惊觉失言,赶紧挥挥手要走,被她拦住。

  赵轻皱眉:“我什么时候要辞职了,谁说的?”

  她皱眉时有股和宁总相仿的气势,HR妹子也很为难:“我也是听人说的,你知道我们部门向来消息灵通。昨天就有人来暗打听谁会接替你了。”

  赵轻是个聪明的姑娘。

  她瞬间了然,放开了HR妹子。

  看来是昨天上班时间离开,让同事们误会了。职场的特点,听风就是雨。

  却不得不说,这个特点非常高效。

  有了不良的开头,今天做事的效率似乎有些低。

  宁律今天居然准时出现,赵轻有些惊讶地加快了动作。

  他看起来心情不好,这时候更不能出错。

  整个公司谁不知道,两个宁总都不是好惹的。

  前一个是骨子里透出的不好惹,上了年纪也能称为高冷美人的厉害角色。这个是平常没心没肺,却打得人措手不及的凶残人物。

  说实话,赵轻很怕宁律。

  她接触过宁律家人,知道他只在家人面前表现真诚的笑意。其他时候,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平常会对人笑,可谁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翻脸。

  可能前一秒还在谈笑风生,后一秒就凉凉地看着你。当你以为是错觉,再看过去时,他又恢复了那种没心没肺的样子。

  绵里藏针,笑里藏刀。皮笑不笑,扮猪吃老虎。

  似乎都很适合他。

  “财务的人呢?”

  宁律笑着敲敲桌子。

  赵轻心里一紧,看见桌上自己写的便条——半小时前自己做的提醒,居然还能忘。

  今天真是太不在状态了。

  她偷偷看了宁律一眼。

  宁律在喝茶,斜倚着打手游,嘴角的笑不知多灿烂。

  某一瞬间,他笑意依旧,却目光冷冽地扫过她。

  赵轻慌忙站起身。

  可她今天真的太不在状态了,仅仅一个起身,一大沓文件连同她的水杯一起翻倒在地。

  不忍直视的狼藉。

  不远处的前台妹子惊讶地看过来,惊觉宁律的视线,立刻转回去,不敢再看。

  赵轻近乎绝望地闭眼。

  连门都忘了关,她是不是智障了。

  她轻声说了句抱歉,保持着近乎完美的微笑,慢慢地捡起文件。

  东西太多了,水四散。赵轻低着头捡文件,发觉一双脚不知合适站在她身边。

  “宁总,当心碎片。”

  她一边提醒他,一边去捡他踩住一角的文件。

  宁律纹丝不动。

  赵轻立刻放弃了那张,转向别的。

  “我还以为你休息一天能更机灵点。”宁律似乎在嗤笑“行了,财务我已经叫过来了。你回家休息去吧。”

  办公室没关门,宁律的话清楚地传到外面。

  赵轻闭了闭眼,轻声说了句好。

  宁律以为她会直接离开,没想到她默默地扫完碎片,一点闪着光的东西都没留下。

  她礼貌地道别:“宁总,我先走了。”

  今天的雨比昨天的还大。暴雨成灾,寒风冻得人瑟瑟发抖。

  上班时间,CBD区域像她这样的装束走在外面的人不多。

  她下了楼才意识到自己出来太匆忙,没带伞。

  可真没有回去拿的勇气。

  离地铁口就一栋楼的距离,赵轻小跑进地铁,抖掉衣服上的雨珠,压抑地打了个嚏。

  一天时间,不够她痊愈。

  可她的位置不容许再休息一天。

  仅仅一天,公司里什么都传出来了,连着两天被宁律赶出来,说她不会辞职都没人信。

  赵轻自嘲地笑笑。

  是不是还得庆幸被宁律赶回家了?

  租的房子离地铁口有几百米,赵轻冒雨跑回家,总感觉身后有人在看自己。

  又是他。

  她咬紧

  保安大叔看见她进来,似乎有些意外“今天公司放假吗?”

  赵轻知道他是寒暄,没多嘴,默认了。

  大叔拿出个快递盒子“这是你的,我今天盯得特别紧,没让人溜进来。你要发现不对,及时和我讲啊。”

  现在的人啊,搞什么不好,偏偏喜欢跟踪小姑娘。

  大叔最讨厌那些变态小年轻,看她这样狼狈,连忙安慰她:“你赶紧回去换衣服,这么冷的天,别感冒了。”

  可是雨水冰凉刺骨,她的感冒已经加重了。

  快递盒子很轻,她打着嚏先换衣服,拆开快递,当场呆住了。

  是她去年丢掉的不穿的旧T恤。

  赵轻感觉耳边嗡地一声,什么都听不到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中午她烧到三十九度,HR妹子偷偷给她打电话。

  “我重复一遍,没有辞职,今天宁总心情不好,你懂了吧。”

  她声音沙哑得厉害,妹子似乎不太信。

  赵轻心里叹气。

  搞不好人家以为她在家伤心,嘴上还在逞强呢。

  HR妹子犹犹豫豫的:“我说个事你别生气啊。不是我们要误会,有人都把花送到宁总办公室了,说你要和人回家结婚,所以大家都以为你要辞职…”

  赵轻瞬间失声。

  妹子也很为难:“宁总说这是你的私事,他不手。但琪琪偷偷告诉我,宁总好像很生气。轻轻,你不是经常告诉我们,宁总很讨厌把私事带到工作里么。你瞒着宁总,对象还做得这么出格,你就不怕宁总生气,你没辞职也开了你?”

  垮骆驼的最后一稻草。

  赵轻病痛身,无暇顾及她的想法,凉凉地说:“那就让他开了吧,要是没开,明天我亲自上门辞职好了。”

  HR妹子没见过这么私人化的赵轻,顿时语,赵轻却已经挂了电话。

  原来随意挂电话的感觉这么

  睡过去之前,赵轻模糊地想。

  赵轻做了个噩梦。

  梦里,她无休无止地和前男友吵架。他趁自己生病,甩了自己一巴掌,然后带走了她的工资卡。等她清醒过来,那个渣男已经将她卡上的余额挥霍一空。

  赵轻很想哭。

  这不是噩梦,是她多年来都想忘记的事实。

  渣男用她一年来小心翼翼攒下的微薄的几万块,给小三买了好多首饰。她一怒之下,不再有和渣男在家乡过一生的想法,背井离乡来到S市,摸爬滚打,站稳了脚跟。

  被前男友抛弃,渣男在家乡把内情说得不堪入耳。父母为此很尴尬,可当她一个月的工资变成了渣男两年的工资时,父母终于有了扬眉吐气的资本,却也让渣男知道了。

  于是前男友变成了她的噩梦。

  无论她搬到哪儿,渣男总会很快找到她。渣男没工作,信誓旦旦地对亲朋好友说,他一定会追回赵轻。

  于是,她住到哪儿都像旅行,随时准备搬家。

  噩梦无休无止,无边无际。

  她迷糊着,觉得似乎有人在砸门。

  赵轻倏地醒来,惊着抱住被子。仔细听,明明没有砸门声。

  可能是生病的错觉。

  她再次躺下,砸门声也跟着响起。

  赵轻自嘲地笑笑。

  原来刚才是中场休息。

  对方砸门不止,还很有规律,明明白白一个没带钥匙的男主人。

  赵轻不理他,打电话给保安大叔,又报了警。

  一切做得很顺手,家常便饭。

  保安大叔很快赶到,在门外和渣男起了争执。大叔上了年纪,有时候精神不够集中,就让渣男钻了空子溜进来。

  两方争执不下,片警还没这么快赶到,渣男在外面洋洋自得地喊:“轻轻,你知道房里有摄像头吗轻轻?”

  一瞬间血冲上了头顶。

  她慌忙跳起来,四处寻找摄像头,渣男还在得意地叫:“别找了,你找不到的。乖乖开门啊轻轻。”

  大叔骂他:“年轻人怎么老搞七八糟的事情,欺负人家小姑娘恶不恶心。羞死人了。”

  渣男回骂:“你懂个,你是不是也看上我女人了。轻轻,你勾搭人家保安了?怎么品味这么低啊你?”

  保安大叔年纪大,听不得这种乌七八糟的话,与他扭在一起。

  渣男还在叫:“让我看看你啊轻轻——”

  门外倏地一静。

  渣男停顿一下,叫了句“你打我”

  又是一静。

  略显轻佻的男声响起:“对,打你。”

  然后啪地一声,清脆悦耳,连赵轻都听得清清楚楚。

  她混乱了。

  那不是…宁总…么…

  门外争执了一阵,渣男很快就无声无息。

  赵轻呆坐在地上,直到有人敲了敲门。

  “赵轻,开门。”

  宁律没见过这么狼狈的赵轻。

  凌乱的头发,呆呆的表情,穿着与平常的精致妆容毫不匹配的小熊睡衣。

  宁律弯一笑。

  内心还是个可爱的姑娘。

  杯子都在箱子里,东西那么多,赵轻却很快就找出来了,给宁律倒了杯白开水。

  倒是很符合她有条理的特点。

  她冷淡地点头:“谢谢宁总。”

  宁律差点被白开水噎死。

  他斟酌着词句“我救你于水火,你就没别的话想说?”

  赵轻似乎嘲讽地笑了笑。

  “不会的,他还会再来。”

  与渣男对峙这么久,她很清楚,法律对于跟踪狂的限定目前基本是空白。

  她还算幸运,遇上的警察都很负责,即便如此,他们对渣男也无能为力。

  关几天?他又放出来了,继续着赵轻。而且还变本加厉。他扬言自己已经毁在赵轻手里了,必须让她负责。

  哪知宁律不在乎地笑笑:“不会,他不会再来了。”

  宁家的人脉她很清楚,或许用了什么方法吧。

  她依旧礼貌地点头:“谢谢宁总,非常感谢。”

  死一样的沉默。

  她一怔,偷偷看宁律一眼,哪知宁律也在看她。角那丝若有若无的笑,与充凉意的眼神,惊得她失手摔了杯子。

  赵轻慌忙站起身。

  “宁总上午还有事吧,我,我…”

  她想送客。

  宁律凉凉一笑,起身,近。

  赵轻已经完全没了平常的冷静自如,慌张地往后退,直至后背抵上了墙壁。

  “宁、宁总,我,我…”

  她似乎急得快哭出来了。

  宁律继续近,她退无可退,仓皇别开视线。

  然后,眉心印下润的轻吻。

  赵轻呆住了。

  宁律笑着扯松领带,表情似乎不在乎。

  “是啊,有事,”他盯着赵轻“我想和你谈谈恋爱这件事。”

  作者有话要说: 别人是小狼狗,宁总是老狼狗。没毛病23333

  写到这里终于写完啦,感谢 枯叶旧梦、 Phoebe 两位小天使不离不弃的陪伴;

  感谢洛洛洛奈、北叶、北舞渡、西风漂流 几位小可爱的投雷;

  感谢~、司小南家周欧皇、芒果布甸、ytytyt、陌修羽、魇瞳、枯叶旧梦、S&H、月vigos、YOU、北叶、繁花似锦、鱼、sunxilxi 的营养

  再次谢谢你们的支持~

  这篇写完后,有两篇文会开:

  《绘[探案]》,与这篇同类型,破案与恋爱的故事;

  《影婚[娱乐圈]》,半娱乐圈甜文,过年小甜饼福利,不长。

  喜欢的小可爱,可以点进专栏收藏一下。

  比心!

  ---全文完
上一章   听声辨罪   下一章 ( 没有了 )
为你打开时间封先生的宠爱就想和你在一周一见我的一半是你临南谁都不能碰我容我为你痴迷败给喜欢余生请别瞎指青梅嫁到
麻雀小说网最新更新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听声辨罪,本章内容为第73章霸道总裁全文完的全文阅读页,听声辨罪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听声辨罪最新章节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与下载,尽在麻雀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