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偏执深情》第88章正文完...的全文阅读页
麻雀小说网
麻雀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麻雀小说网 > 校园小说 > 偏执深情  作者:沫之茜茜 书号:49673  时间:2020-1-13  字数:11132 
上一章   第88章 正文完 ...    下一章 ( 没有了 )
  十一长假, 苏浅带着陆焰去医院看望阿婆, 程老太状态好了些,没再拉着陆焰叫礼礼。

  苏知礼自杀的事情,苏浅一直没跟阿婆提及,也只有这个时候,她才庆幸着阿婆混沌的状态,至少不用面对残酷的真相。

  连续几天待在医院,程老太总算不再叫错名字, 苏浅发现, 阿婆似乎很喜欢陆焰, 从一开始认不得他,慢慢的, 会在陆焰过来时, 拉着他的手,亲昵地叫“焰焰。”

  阿婆最爱的便是豆沙糕, 老人家这时候像小孩子一样心思单纯,每当陆焰过来, 老人献宝一样拿出豆沙糕, 给陆焰。

  苏浅知道陆焰是不喜欢这些东西的。

  可出乎意料的是,惯常都不可一世的某人,竟然很乖巧地坐在阿婆的头, 安安静静地吃着她给的豆沙糕。

  护工刘阿姨笑着说“老太太好久没这么开心过了,小陆每次过来, 老太太提前就准备好了豆沙糕。这孩子看上去冷冷清清的,没想到还细心。”

  “细心?”

  刘阿姨放下洗好的水果,笑着回应“是啊,前天下午他过来时,老太太嚷着要给我讲故事。你也知道,老太太每次讲故事,都长篇大论的,我那会儿正忙着洗衣服,小陆过来后,陪着老太太说了好一会儿话呢。”

  苏浅怔然地凝视着陆焰的背影,他正蹲在阿婆跟前,手里拿着一条雪白的巾帮阿婆擦拭着手心,动作笨拙却不失温柔。

  阿婆滔滔不绝地跟他讲着什么,苏浅听着像是儿时听了无数遍的故事,可他没有敷衍,侧耳倾听,偶尔跟阿婆简单地交流着,不见半分心烦。

  苏浅眼眶一红,眼底浮起淡淡的雾气。

  晚上回去,天空飘起了小雨,医院位置偏僻,离Z大不近,出了门便是停在门口的黑色迈巴赫。

  司机拉开后门时,苏浅拽着陆焰的手指。

  陆焰回头,茫然地看向她。

  素白的手指勾着他的手指,苏浅眨去眼底氤氲的水雾,冲他笑笑“陆焰,我们去做公车好不好?”

  陆焰静静注视着她,没作声。

  视线跟她汇,他示意司机先走,司机临走前递了把伞给他。

  雨天路滑,视线不好。

  老城区,路灯昏暗,地面年久失修,坑坑洼洼。

  陆焰撑着伞,另一只手捉住她的小手。

  透明的指尖轻轻剐蹭着他的掌心,令人心难挠,陆焰捉住她的指尖轻轻一扯,将她带入怀里。

  黑色的雨伞下,苏浅仰头看他,笑容很甜,眼圈却不自犯了红。

  陆焰打量了她几秒,手指碰了碰她眼角的小泪痣,浓黑的眉微蹙,轻声问她“哭什么?”

  “没哭啊。”

  修长的手指抹去她眼角的晶莹,他轻笑“这是什么?”

  苏浅调皮地弯弯眼睛“可能是雨水。”

  小雨打了女孩子的长发,月白色的连衣裙也被润的长发浸透。

  陆焰伸手摸上她细致的粉颊,默默注视了她一会儿,低头吻去她眼角的晶莹。

  苏浅没动,任由他辗转地连在她眼角处。

  想要止住的眼泪此刻却像是决堤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

  以前总是被爸爸警戒,幸福像是虚幻的泡泡,美丽梦幻,却一戳即破。

  她时常警示自己,不要轻易陷入虚幻的假象,以免落得心神具碎。

  可这会儿,不管是真也好,是梦也好。

  这种不切实际的幸福,她只想毫无保留地紧紧握在手中。

  “陆焰。”

  “嗯?”

  “豆沙糕好吃吗?”

  他愣了一秒,才说“好吃。”

  苏浅手指勾着他T恤“骗人。”他没吭声,她又说“你那么挑剔,上次在西餐厅五星大厨做的蛋糕你都没吃几口。”

  “所以?”

  “因为是阿婆给的不好拒绝,对吗?”

  她目不转睛地望着他,半晌,她低声说“陆焰,你没必要委屈自己吃不喜欢的东西。”

  “不委屈。”

  他嘴角牵了抹笑意,这会儿雨小,他索收了雨伞,好一会儿,他说“阿婆喜欢我。”顿了顿,他目光游离在外,似是不在意地添了句“真心实意。”

  明明是很淡的语气,苏浅却听出了几分心酸。从贺韦安那里,从林格和汪楚宴那里,多少知道一些他家的事情。

  偌大的别墅,装饰得金碧辉煌,于他而言,却像是一座华丽的囚笼。

  苏浅倾身抱着他的手臂,轻轻摇了摇,陆焰错愕地盯着她,夜风吹起她的长发,她歪歪头,明媚的眼睛亮晶晶的“我也喜欢你,真心实意。”

  …

  期末考来临,苏浅忙得焦头烂额,系里的教授出了名的严苛,年年都有不少因为挂科而不能顺利毕业学生,末了,不得不重修学分。

  苏浅不敢怠慢,跟兼职的家庭请了假,每天三点一线地奔波在餐厅,宿舍与图书馆,连带着跟陆焰见面的机会都少了许多。

  大学不比高中,尤其是全国拔尖的高等学府,这里聚集了全国各地的精英,高中时,苏浅觉得自己勉强算个学霸。

  上了大学后,才渐渐明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高中凭借着努力可以达到的高度,到了大学反而没那么容易。

  大二后,随着课程的增加,苏浅渐渐力不从心。

  尤其临近期末,有时候来不及吃饭,下了课苏浅打了开水,就直奔图书馆。

  陆焰到图书馆自习室时,苏浅正低头奋笔疾书做着笔记,自习室很静,随处可闻的是笔尖在纸上沙沙作响的声音。

  陆焰手里拎着一只精致的保温饭盒,樱花粉,上头画着一只憨态可掬的猫咪。

  苏浅听到脚步声才抬头,陆焰已经在她面前站定。

  苏浅笔尖一顿,抬头呆呆地望着他,他的表情冷冷清清,嘴角却勾了抹浅笑,也不出声,就站在那里静静地注视着自己。

  大冷的天,这人里头只穿了件红白相间的短袖,外头是件过膝黑色派克服,敞着怀,丝毫不惧酷寒。

  苏浅心虚地干笑两声,放下笔,小小声问他“你怎么在这里?”

  白皙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樱花粉饭盒,他居高临下地看向她,漫不经心反问“你说呢?”

  苏浅:“…”说起来,最近一直没能跟他一起吃饭,别说一起吃饭,她觉着好久没去过餐厅吃晚饭了。

  苏浅自知理亏,手指勾着他的小指,她可怜巴巴地望向他“我不是故意忽略你,我最近要考试了,所以比较忙。”

  “是么?”

  他点点头,拉过一把椅子坐下,表现得十分善解人意。

  “对不起嘛。”她趴在他耳边,讨好般地低声道歉,并信誓旦旦地承诺“等我考完试,我补偿你——”

  陆焰单手撑着脸颊,手指抵着角,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嗯?怎么补偿?”

  苏浅瞧见他暗示的眼神,顿时红了脸。

  算了,不能跟他提补偿,鬼知道他每次多么过分。

  她将注意力重新放在复习上,却被他捉住手腕,苏浅眼睁睁地看着自个儿的笔被夺走。

  他指尖点了点饭盒,语气很轻却不容置疑“先吃饭。”

  自习室是不适合吃东西的,苏浅知道在这上头绝对不要跟他反抗,乖乖的听从他的建议,出了自习室,来到走廊尽头的窗边。

  三层的饭盒里,荤素搭配完美,最上头还有一些坚果。瞧着菜,是出自他家大厨之手没错。

  “吃啊。”

  陆焰背抵着墙壁,下巴抬了抬,示意她趁热吃。

  饭菜应该是刚出炉,热气腾腾,怕烫到她,他拿过筷子先尝了下温度,这才递给她“张嘴。”

  苏浅眼眶微微发,最近面对他时,总是很没出息,动不动就想要掉眼泪,一点都不像平时的她。

  她用力眨眨眼睛,眨去眼底的水雾,低垂着眼眸,几秒后,她凑过去咬过蟹黄包。

  蟹黄包的汤汁口溢香,她一口吃不下一颗,有汤汁留在角。

  苏浅下意识去找纸巾,陆焰已经伸出一指抿过她嘴角的汤汁,动作无比自然。

  “愣什么?饭菜要凉了。”他没注意她复杂的情绪,又去帮她剥虾。

  果然没做过这种事情,笨拙的要命。

  可苏浅心头却暖洋洋的,安安静静地依偎在他身边,耐心等待着。

  这会儿,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高中。

  记得高中时,西分的饭菜实在难以入口,学校又不许学生出去吃,于是,住在附近的许多学生家长,每到中午就集聚在校门口。

  一只只形状各异的饭盒被送进来,高三忙碌,有的学生来不及去教室,就在门口匆匆巴拉几口。

  家长在外头殷殷叮咛,学生们一边巴拉着饭菜,一边不耐烦地嘟囔着。

  她趴在教室窗口,怔然地望着他们,心里一边羡慕着,一边又暗自神伤。

  有人说,这便是所谓的甜蜜的负担,可她连负担的资格都没有。

  而现下,陆焰为她这么做,她只觉得口处充斥着浓得化不开的甜蜜,紧紧绕着她。

  “陆焰。”

  等他戴着一次手套剥好几只大虾,苏浅叫住他。

  陆焰懒洋洋地掀起眼皮,轻飘飘地嗯了声。

  “我有点冷。”她将饭盒放在窗台上,眼巴巴地望着他。

  陆焰愣了下,黑漆漆的眼睛瞬也不瞬地直视着她。

  她伸出十指在他眼前晃了晃,偏头微笑,眼底闪过一丝狡黠“帮我暖吗?”

  陆焰轻笑一声,拉开派克服“过来。”

  她当即扑过去,双手毫不犹豫地就贴在他心口处。

  一到冬天,她就手脚冰凉,恨不得变身僵虫,可他却像一颗火球,暖暖的,让人留恋。

  黑色派克服将她包裹在怀里,苏浅耳朵贴在他心口处,规律的心跳传入耳膜,她在他心口处轻轻蹭了蹭。

  两人旁若无人的拥抱,良久,苏浅听到他微哑的声音在自个儿头顶响起“喂,上次我跟你说的事情,考虑得怎么样?”

  “什么事?”

  “跟我住啊。”

  苏浅呼吸一窒,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不是第一次跟自己提这件事,每次都被她搪,以为他不会再提,没想到…

  “阿婆不是不喜欢住在医院么?与其四处找房子,不如跟我住,嗯?”

  苏浅没做声,陆焰伸手按在她脑后,不紧不慢地说道“阿婆年纪大,经不起折腾。房子就在学校附近,方便照料,你也不用每周辛苦奔波,这样不好么?”

  理智上清楚,他字字珠玑,不管从哪方面都是最优选择,可是跟他同居这种事…

  像是知道她的想法,陆焰低头在她发心处亲了亲,低笑一声“矜持什么?你就算不搬过来,不也把我睡了,嗯?”

  苏浅一头黑线:“…”究竟是谁睡谁啊?!

  她气哼哼地想要反驳,他打断她,低哑的嗓音充了调笑“放心,不会天天睡你,嗯?”

  苏浅羞恼得要命,一拳捶上他的口,对于他真真假假的玩笑话,她被气得没脾气。

  仔细考虑下来,他的提议确实是最优方案。

  苏浅咬着嘴犹豫了片刻,才低低回道:“那我付给你租金。”

  “喂,将来我们结婚了,你也要跟我分得清楚明了么?”

  苏浅微僵,目瞪口呆地盯着他,语气怪异地重复“结、结婚?”

  陆焰掐着她的下巴抬高,目光沉沉地注视着她,嗓音喑哑“我很矜贵的,不给人随便白。嫖,你想始终弃?”

  苏浅;“…”末了,关于结婚的事情他们没再谈论,毕竟太过遥远,可苏浅深刻领悟到了一件亘古不变的事实。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确实不是天天睡,只不过是夜夜睡而已。

  寒假时,苏浅跟着程老太搬入了陆焰在学校门口买的房子,虽然陆焰不需要,可苏浅坚持付费,陆焰没辙,只好由着她。

  程老太的病情稳住后,苏浅特地请了护工刘阿姨过来照料,一来谂,二来放心。

  原本西西一直由森迪照料,放假时,也被陆焰接了过来。

  程老太很喜欢养猫,每天抱着西西爱不释手,有了事情做,程老太比以往安静了许多。

  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眼间便到了年关。

  刘阿姨的家在郊区,大过年的,人自然不方便逗留在这里,苏浅给人放了假,因为刘阿姨一直兢兢业业,将程老太照料的很好,苏浅还额外给她包了一个红包。

  祭灶节那天,陆焰开车带着他们去超市采购年货。

  长这么大,陆焰还是第一次采购年货,他推着购物车跟在苏浅和程老太身后,程老太很爱西西,走哪儿都要抱着,傲娇的西西在程老太怀里很温顺,不时地打着呼噜。

  超市里人头攒动,前来购买年货的如过江之鲫,陆焰好奇地左顾右盼,瞧见苏浅在果蔬区认真地挑选着。

  他买东西向来简单暴,在苏浅挑选的档口,不时有售货员过来跟他推荐年货,陆焰想了想,也不管合不合适,一一应允。

  等苏浅买完回来,就见陆焰已经装了两辆购物车,苏浅错愕地瞪着他,顿时语

  一个小时后,挑了些必备用品,然后去结账。

  大过年的,结账的队伍排的老长。

  程老太逛了许久,有些困顿,苏浅只好让陆焰带着她跟西西先去车库,自个儿留着。

  结完账,苏浅推着购物车往电梯口走去。

  她没想到会在电梯里遇到苏眉一家三口。

  苏浅愣了下,怔然地望着他们,他们好像刚从楼上下来,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瞧上去应该是衣服一类。

  苏浅觉着好笑,缘分这种事真是奇怪,偌大的Z城,偏偏总是能够相遇。

  她没正眼看苏眉,目不斜视地按了电梯。

  倒是付瑶先跟她打了招呼,笑容里透着遮不住的敷衍,苏浅轻轻点头,报以一笑以示礼貌。

  电梯停在负一楼时,陆焰就等在电梯口。

  瞧见里头的情景,陆焰微微一怔,浓黑的眉不着痕迹地蹙了下,很快便舒展开来。

  他迈开长腿过去,从苏浅手里接手购物车,抬手她的发心“走了。”

  “嗯。”苏浅应了声,乖巧地跟在他身后。

  车子就停靠在不远处,东西多,拎起来实在不便,购物车又不能离开这个区域。

  陆焰将东西移下,扭头叮嘱她“乖乖在这里等我,我开车过来。”

  “好。”

  目送他离去时,苏浅下意识瞥了一眼苏眉。

  他们的东西也不少,付行知带着付瑶去开车时,苏眉自告奋勇地留了下来。

  这边没人,两人距离不远,如果是以前,苏浅肯定受不了,即便表面装作若无其事,内心必然难受的不行。

  可跟陆焰在一起后,他用他全副身心宠着她,她年少时缺失的东西,像是一点一点被补全。

  这会儿再遇到苏眉,连苏浅都诧异着她竟然已经逐渐看淡,不会在意。

  “浅浅。”

  苏眉飞快地看了一眼周围,确定付瑶他们走远,她才敢靠近苏浅。

  苏浅没理会,只是静静地注视着她。

  苏眉说“我刚才看见了阿妈。”她润了润嘴,表情惶惑不安,勉强一笑“她的状态好了不少,我想,如果可以的话,我能不能——”

  “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阿婆面前。”苏浅适时打断她,语气淡漠如常,没有起伏,就像是在面对好不知的陌生人。

  苏眉鼻头一酸,眼泪差点夺眶而出。

  苏浅平视着远方,没看她,等她低声噎了一会儿,苏浅认真严肃地重申“你好好过你的日子,我不去打搅你,你也不要再出现在我们面前。”

  她停顿了下,忽略苏眉哀伤的眼神,她微微一笑“爸爸自杀时,我在帮他整理遗物时,才知道了你们的事情。这些年,阿婆一直对我说,让我不要恨你。起初我不明白,看了那些东西才知道。”

  她轻叹一口气,目光幽幽地望着苏眉“或许,阿婆觉得对你有愧吧?阿婆不怪你,我也不怪你。你以后好好过自个儿的生活,至于以前的事情,就忘了吧。”

  后来说了些什么,苏眉什么都没听进去,苏浅似乎也无意跟她多说,不多时,陆焰将车子开了过来,停在一边下了车。

  苏浅转身朝陆焰走去,苏眉抹了抹眼泪,怯怯地叫住她“浅浅。”

  苏浅闻言,脚下一顿,没回头。

  尔后,她听到苏眉在身后懦懦地问她“你现在幸福吗?”

  幸福吗?

  她不知道该怎么定义这两个字。

  如果是以前的她,可能会恨,会怨,会心酸。

  可经历了太多事情,关于阿婆,关于爸爸那段不正常的爱恋,以及跟陆焰相遇后每天憧憬着心的生活。

  这些叠加起来,远比去怨怼着生活容易得多。

  放过别人的时候,何尝不是放过自己。

  苏浅垂眸沉默了片刻,等陆焰离自己越来越近,苏浅回头看向苏眉,冲她点头微笑“嗯,很幸福。”

  …

  今年除夕下了场雪,温度骤降,冷呵呵的。

  苏浅将花园里的盆栽一一地挪至室内,以免受到酷寒的侵蚀。

  客厅的电视播放着晚,程老太抱着西西窝在沙发上,苏浅将最后一盆月季搬入室内时,余光一扫,就见一人一猫从沙发上滑落,睡着了。

  苏浅失笑了下,拿过一旁的毯子帮程老太掖好。

  遥控器还在程老太手里握着,苏浅去拿,手机震了震,苏浅将遥控器放在茶几上,随手拿过手机。

  接了电话,便听到陆焰微哑的嗓音回在耳边“喂,有没有想我?”

  几天前,他出了国,听上去应该是回家了一趟,他没具体说,只是让她不要担心。

  大过年的,不回家确实不像话,尤其像他们那种庞大的家族。

  客厅阳台是一整面落地窗,外头飘着雪花,苏浅握着手机趴在落地窗前,傲娇地回他“你先说我才说。”

  陆焰在手机那头低笑,他每次这样笑,都让她心神摇曳。

  “说么?”她手指抠着才贴好地窗花,低声问他。

  “说什么?”

  苏浅咬咬牙,不想跟他搭话。

  过了一会儿,他问“苏浅,雪好看么?”

  “好看。”她顺口就答,意识到什么,她惊了惊“诶?你怎么知道——”

  “出来一下。”

  “?”

  “我在门外。”

  雪下了一天,踩在脚下咯吱作响,苏浅随便捞了件羽绒服套上,便出了门。

  小区里灯光不足,隔着几米远便是一盏八角宫灯,过年时,Z城反而空旷了不少,这个小区唉新区,原本就住人不多,这几天更是少了泰半。

  夜深人静,苏浅也没空关注形象,裹着羽绒服没走多久,便瞧见了陆焰。

  他蹲在小区的休闲广场,正在堆雪人。

  两只个头不高的雪人已初步成形,苏浅的视线定定地落在他身上,黑色派克服在雪地里尤为明显,他这人怕热,穿衣服向来都是敞着,这会儿可能嫌热,他拍好雪人时,随手下了派克服丢在一边。

  里头是件烟灰色半高领羊绒衫,袖子也被他捋了上去。

  苏浅正发懵间,陆焰像是察觉到脚步声,他蓦然回头,两人的视线猝不及防地汇在一起。

  静默地对视几秒,陆焰朝她勾勾手指,黑漆漆的眼睛弯了抹浅浅的弧度,哑声道“过来。”

  苏浅眼眶微酸发烫,她鼻子,站在原地不动,脚尖踢了踢积雪,她瓮声瓮气地回他“你为什么不过来?”

  陆焰挑眉,轻笑一声,嗓音很轻“你确定?”

  苏浅没反应过来,他已经迈开长腿朝她走来。

  单手扣着她的后脑勺,他低头重重吻住她,苏浅心头一,想念的情绪大于一切,抛弃矜持,她踮起脚尖,仰起头热烈的回应着他。

  察觉到她的主动,陆焰微怔几秒,旋即在她上低笑出声。

  苏浅顿时黑了脸,没想到在这种时刻,他竟然还能笑出来。

  她气呼呼地推搡着他,没能推开,被翻了个身,从身后拦抱紧她。

  雪夜安静,除了雪花簌簌的声音,便是两人紊乱的心跳。

  “喂,想不想我?”

  他低头贴近她的耳边,嗓音因为方才的亲吻,变得沙哑异常。

  “…”“想不想,嗯?”他吻在她耳后。

  她缩了缩脖子,低低地嗯了声。

  “嗯什么?”

  “一般。”

  他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伸手掐着她的下巴,扳过来,在她上咬了一口,戏谑地笑“给你个机会重新作答。”

  苏浅疼得惊呼一声,羞恼地娇嗔“你为什么不先——”

  “我爱你。”

  苏浅被噎住了。

  陆焰双手收紧,牢牢箍着她的细,在她发懵间,他垂眸,低哑地在她耳边呢喃“这个诚意够不够,嗯?”

  苏浅哑口无言。

  他说完,转而问她“你呢?你的诚意是什么?”

  于是,他没等她回答,他自个儿便替她做主,身体力行地收取了来自她的“诚意”

  …

  大年初一那天,苏浅早早就爬起来,陆焰昨夜回来的晚,又折腾了大半夜,这会儿正睡得香甜。

  苏浅虽然也累得快散架,可是顾及着阿婆,不得不拖着疲惫的身子起做早餐。

  大年初一时兴吃饺子,苏浅昨天便捏好了饺子,放入冷冻室,今天只需要拿出来煮好便是。

  饺子才下锅,陆焰便醒了,他有严重的起气,醒来的第一件事便是去洗澡。

  苏浅将饺子捞出来,这时,门铃响了。

  苏浅愣了愣,大过年的,谁会过来?

  她关掉燃气灶,去开门。

  门口站着三个男人,苏浅确信自己没见过。

  为首的男人较为年长,因为皮相很好,保养又得体,很难猜测到他的真实年纪,苏浅约莫着他最多也就五十岁上下。

  “你好。”

  男人倒是先开口,声音不徐不疾,礼貌有加,也许是过于儒雅的模样,特别容易引起好感。

  苏浅忙回应,回完,她问“请问您找谁?”

  “陆焰在吗?”

  苏浅怔了下,下意识回了声“您是?”

  男人微微一笑,没回答她的问题,他眼神示意身后的助理,助理递过来三只红包,鼓鼓囊囊的,看上去很丰厚。

  “新年快乐。”

  苏浅盯着三只巨型红包愣了半晌。

  陆焰从楼上下来,一眼就看到了男人,脸上的笑意渐渐淡去,他下了楼,将巾丢在沙发上,径直走向门边。

  助理见苏浅没接红包,转而将红包递给陆焰,姿态恭敬有加。

  陆焰单手揽在苏浅的肩头,将她扣在怀里。

  男人面上不动声,依旧挂着和煦的笑容。

  陆焰睨了一眼红包,片刻后,他漫不经心地接了过来。

  助理长长舒了口气,后退了几步。

  苏浅这会儿再迟钝,也意识到事情不对劲儿,悄悄打量着门口的男人,男人没关注他,视线落在陆焰身上,良久后,他笑着说“过两天回来一趟。”

  陆焰没吭声,男人也不恼,跟助理吩咐了几句,便优雅转身。

  下了台阶,男人忽而回头,视线从苏浅身上扫过,眼睛却盯着陆焰“带上你的小女朋友。”

  夜半时分,苏浅从噩梦中惊醒,她下意识地往陆焰怀里靠了靠,动作重了些,陆焰被她吵醒。

  拍开小夜灯,就见她惊魂未定地盯着自己,一双眼睛水汪汪的,陆焰所有的睡意全都烟消云散,伸出手指擦掉她的眼泪,声音因为睡意略显沙哑“为什么哭?”

  “没哭。”

  “做梦了?”

  她犹豫了一会儿,点点头。

  他低笑,问她“做了什么梦?”

  苏浅摇摇头,不想说。陆焰坐直身子,单手箍着她的细,将她勾了过来。

  她一直不说话,他也没问。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陆焰抱紧她,下巴抵在她肩头“苏浅,你不用怕,相信我,嗯?”

  他没有具体说,她却懂了。

  临睡前,她依偎在他怀里,小夜灯暗下来时,苏浅勾着他的小指,声音很低“陆焰。”

  “嗯?”

  “有没有我能做的事情?”她一本正经地问他“为了你,我也想要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有啊。”

  她欣喜了下,从他怀里抬头“是什么?”

  陆焰单手横过她的肩头,将她扣在心口处,苏浅手心按过去,就听他低哑地笑道:“留在我身边爱我一辈子,能做到么?”

  后来,苏浅才知道,自己能为他做的事情寥寥无几,而他却一直在默默地付出着,为他们不甚明朗的未来打细算。

  苏浅想起,他当时又问了句:“能么?”

  她没正面,末了,用实际行动作出了最佳答复。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更新晚了。

  但是章节很肥美。

  故事到这里,正文就结束了。

  还有些需要代的,会在番外呈现。

  包括焰焰的家庭,苏眉和苏知礼的纠葛。

  当然主要是焰焰和浅浅的各种撒狗粮。

  哈哈哈哈哈啊哈!

  感谢小仙女们的一路相伴。

  蠢作者嘴巴笨,实在词穷。

  那就话不多说啦,完结章送红包!

  爱你们!么么哒!
上一章   偏执深情   下一章 ( 没有了 )
她超软超可爱今日宜喜欢你好吗,林医宠你到天荒地校花的透视狂极品异能学生学园异战录青舂恋歌种田高手在校校园之热血沸校花别惹我
麻雀小说网最新更新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偏执深情,本章内容为第88章正文完...的全文阅读页,偏执深情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偏执深情最新章节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与下载,尽在麻雀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