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爸上妻下》第十五章母子平安全文完的全文阅读页
麻雀小说网
麻雀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麻雀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爸上妻下  作者:AKB5050 书号:49875  时间:2020-3-22  字数:15518 
上一章   第十五章 母子平安(全文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关掉婚礼的视频,我久久难以平复自己的心情。

  一对年龄悬殊的夫,在任何时候都会引得他人议论纷纷,想要避免流言蜚语几无可能,尤其是通讯发达的网络时代,所以父亲之所以把婚礼安排在这个连3g信号都没有的老家偏远村庄,是否也是在保护着自己和欣欣呢?

  我打开桌面上另一个文件夹,里面是若干端未命名的视频,我随手打开了一个,拍摄时间是去年的9月4,是杨欣欣拿手机自拍的视频,基本就是些在河南父亲老家,也就是这里拍摄的一些日常琐事杂事,看视频里的样子,这是她第一次来这里。

  当时离她生下儿子恩恩大概也就两个月,看她的样子又基本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整个人瘦下来不少,苗条的样子显示了她经过了努力的产后恢复运动。只不过前的一对豪正在涨的哺期,特别显眼。

  视频里只有她和父亲两人,父亲把欣欣带回自己的河南老家,这里没有人知道他们曾经的公媳关系,因此两人显得很亲密,时不时地会打情骂俏一番,已然是一对真正的忘年恋夫

  我又随便点开了几个视频,差不多都是相似的内容,其中有一段差不多只有三十几秒的视频令我印象很深,是杨欣欣拿着自拍杆拍摄的两人接吻的画面,她这样的年轻美人和父亲这样的糟老头子四,永远是刺眼球的劲爆画面,只可惜看上去马上就要高的时候,视频就结束了,让人浮想联翩,意犹未尽。

  我直接代开最后一个视频,拍摄时间是去年的9月7,看样子那次是父亲次带杨欣欣回河南老家这里,一住就是快两个星期。

  这是一个很长的视频,足足有一个多小时,我拉动着进度条,略地看着视频里父亲带着欣欣坐着自家的拖拉机开到村后头的田野里,欣欣穿着一件黄的长风衣,踩着一双黑色的高跟鞋,视频似乎是她一手拿着自拍杆拍摄的,但画面又很清晰,可能是拿着最新的GPr。

  杨欣欣坐在父亲的身旁,过了一会儿,她开始解开风衣的排扣,里面竟然是一丝不挂,父亲就靠坐在拖拉机的单人座椅上,欣欣骑跨坐在父亲的身上,全力地张开两条修长的美腿,采用女上位的方式和父亲做。父亲一会着欣欣房,一会儿又与她舌吻,在看不见路的情况下在乡野的田间随意通行,同时一边努力地向上抬起自己的下身,干着自己曾经的儿媳,现在的子。

  我拉动的进度条,父亲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而欣欣却转过了身,父亲一边在教授着欣欣如何驾驶开动着拖拉机,茎却还是牢牢的在欣欣的道之中。

  远处只有一头老黄牛矗立在肥沃的土地上,拖拉机一边缓步行驶着,两人的爱也同时烈的进行着,好一个拖拉机车震!

  我继续把鼠标点着快进,拖拉机停了下来,而父亲和欣欣的姿势在我的快进中不断的变换着,在拖拉机单人座椅这狭小的空间里,后入式,站立式,面对式…当我把鼠标快速到距离爱开始45分钟后,父亲和欣欣终于达到了高

  欣欣背靠着拖拉机的方向盘金独立,父亲双腿站立,把欣欣的一条长腿举得老高,俩人面对面的合在一起,俩人用这个姿势,父亲的囊急促收缩,把生命的种子播撤在欣欣的子之中。

  的时候,俩人彼此仰头,似乎在为刚刚结束的这场爱“祈祷”和“朝拜”

  画面再一次陷入静止,俩人安静的保持入的姿势,让欣欣完成“受”的过程,受的过程前后共持续了好久。

  判断受结束的依据就是父亲的囊不再收缩了。欣欣主动盘住父亲部的那条腿也轻轻的放下了。

  杨欣欣产后才两个多月,一定是饥渴坏了,而父亲一天一天在老去,却在欣欣年轻的体刺下雄风犹在

  刚刚在父亲,欣欣达到高的时候,把自己的身体最大程度的上动贴近父亲,而且这个姿势可以让父亲的茎尽没入,让父亲的进自己的最深处,刺自己的花心。

  俩人结束后,彼此站立在一起,嘴也慢慢的分开了,在高吻住的一刹那,俩人是互相深吻的,而且彼此都在对方口中的唾,彼此忘情互后才依依不舍地分开嘴

  尽管这一番拖拉机车震实在是新奇刺,但看着父亲和欣欣忘我做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我只是有些疑问,究竟是欣欣这个时候在安全期,还是他们又马不停蹄地不顾怀孕的风险,父亲依旧是毫无顾忌地无套内在欣欣的体内。

  其实这时候我和杨欣欣已经离婚,父亲和她还未结婚,也就是说他们不再有法律上的联系,他们只是一对情侣,一个虽然年迈而又渴望福晚年的老男人,和一个正好三十岁,步入虎狼之年的饥渴女人。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我也亢奋着,哪怕是用各种方式偷窥过父亲和杨欣欣,但每每看到父亲老迈沧桑的丑陋身体和杨欣欣年轻高挑的青春织结合在一起,总能在感官上予以最直接的刺

  我又点开了另一个未命名的文件夹,里面只有一个视频,我不假思索地直接点开了又一个视频。

  视频里的背景显然不在河南,而是在北京,我一眼就看出来这是我当初在北五环买的复式大平层。

  很快的,镜头一转,我看到了我的前杨欣欣正在穿上一双银色的高跟鞋,杨画了浓妆,染成金色的长发披肩,头上还用一只镶了钻的皇后冠固定住了白色的半透明头纱,似乎是真把自己装扮成了正在出嫁的新娘了。

  只不过她身穿着一身白色的情趣婚纱,与其说是婚纱,不如说是情趣内衣,整个肩部和锁骨都完全着,只有两托的蕾丝肩带细细地穿过部和手臂的位置。

  和她细长脖颈上的红色皮质项圈遥相呼应。纤细的肢被白色半透明的束覆盖着,一对房倒是毫无保留地被高高衬托起来。

  束下方链接着的蕾丝纱裙短到只是装饰作用,里面透出的白色轻薄丁字清晰可见,吊带扣住白色网袜的顶端,修长曼妙的高挑身材一览无遗,尽显少妇的风姿绰约,人。

  这个年轻的新娘实在是过于靡了。

  镜头又转到一旁,父亲和老王正在坐在一楼客厅中央的茶几两旁,老王熟练地洗着牌,父亲则拿起泡好的茶品了一口。

  等等,父亲和老王都出现在了镜头里,那正操控着这台摄像机的人是谁?

  很快我就有了答案,父亲对着镜头的方向一招手“行了,老高,一起来打牌了。”

  怎么又多了一个老高?这个老高又是谁?我心中一惊,头皮发麻。

  “没事,你们先玩儿,我先拍一会儿。”这是一个陌生的低沉男声,我之前从未听过。

  “老高这是职业病又犯了。”老王在一旁笑嘻嘻地说到。

  父亲和老王又聊了一会儿天,我这才知道这个老高是东北人,平时在北京经营一家摄影楼。

  好嘛,看来现在除了老王还不够,又加入一个老高,我的这位曾经泼辣的前,如今在一个人尽可夫的娃路上越走越远了。

  很快,镜头里就出现了这个老高的背影,虽然姓高,但是个子却很矮,拿米75的子做比对,估计也就米6出头,年纪看上去似乎是比父亲年轻几岁,但应该也已经过了六十了。

  摄像机应该是被平放在了离着他们不远处的地面上,三个老头开始围在茶几旁开始打牌,杨欣欣开始是站在父亲身旁的,然后给了她一个眼色,便很识趣地跪在了地毯上,并主动把连在脖子项圈上的狗链双手递给了父亲,双手背到身后。

  父亲把狗链另一端的皮圈套在自己的左手手腕上,然后若无其事的继续打牌。

  这一幕不但匪夷所思,更是之极,年轻的新娘就像一条母狗一样乖巧地守候在父亲这个年迈的主人身旁,而老王和老高两个人也没有任何惊讶的样子,看来是习以为常了,而看着这个视频的我,甚至也没感到多震惊,毕竟之前已经偷窥到过父亲晚饭后带着杨欣欣出门散步,在大街上像遛狗一样牵着她的照片,当时他们还是公媳的身份,现在成为了夫,反而倒是更纯粹了。

  我佩服着三个老人家的定力了,身穿着如此勾人情趣婚纱的极品少妇就在一旁,看上去任人摆布,他们却还有心思专心打牌,心无旁骛?

  一盘战罢,老高提出想要去一趟厕所,看样子他应该是次来这个家里做客。

  父亲听完就拉了拉手中的狗链,对杨欣欣说到:“欣欣,带着你高叔叔去一下洗手间。”说完就把手中的狗链交给了老高。

  老高兴奋地接过狗链,然后等着杨欣欣开始在地毯上慢慢爬行起来,由这条身穿着高雅情趣婚纱的美少妇母狗带领着向洗手间的方向走去,就像真正在遛狗一般。

  他们慢慢消失在镜头里后,父亲和老王又开始天南地北地聊了起来,看来他们两个文化程度相差巨大的人倒是很投机,并且在学识上有优势的老王总是引导着话题,可能这也是父亲会把欣欣主动让给老王的原因之一吧。

  过了好一会儿,杨欣欣和老高都没有从厕所回来,父亲显然是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对老王抱怨着,然后走到摄像机旁拿起机器,说要求看看怎么上个厕所上这么久。

  随后镜头开始随着父亲的移动再次变换起来,经过两个拐角,镜头正好切入了卫生间内,令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小便完后的老高正对着站在马桶前,子被褪下到膝盖的位置,光着个股,而杨欣欣在跪立在他的身后,拔的鼻梁已经完全陷入了老高的股沟里,她双手按在老高的两瓣股上,使劲地往外扒开,伸出丁香小舌给老高进行起毒龙的服务来。

  我记得曾经在网上看到过,一个女人要是愿意为男人门,要么她就是深爱着这个男人,要么就是个真正的女,原来我还认为她只是爱着父亲,现在看来她的无差别的服务,更让人相信她是后一种。

  “嘿,我说撒泡怎么要这么久,老王还跟我说年纪大了前列腺都多少有点问题,原来搁在这儿先品上了。”父亲看样子是有些恼火。

  “怎么这么,上个厕所还要勾引老高,你还着急啊。”父亲冲着杨欣欣说到。

  “老高叔叔开始不出来,我想着就先用手帮他,后来再用嘴…”

  “还敢顶嘴。”父亲的威严劲上来了“过来。”杨欣欣听话地爬到父亲身旁,高高撅起股,并捧着狗链给到了父亲。

  只听得啪啪两声,估计她白的翘都要被打红了。

  “算了算了。”老王在一旁打起圆场来,估计也是心疼欣欣,但他明显还不能够读懂杨欣欣的内心,有着强烈受倾向的她一定是享受的。

  “是啊老陈,多亏了欣欣,我这才的干净。”老高也小心翼翼地附和了起来。

  “看在你王叔叔的面子上,打就不打了,还不赶快谢谢你王叔叔。”杨欣欣听罢,又如同一只乖巧的宠物犬一样凑到老王的脚边,然后就要去老王的子。

  “谁叫你这么谢了!”父亲赶忙拉了拉狗链“你就这么急啊!不行,该罚还得罚,规矩不能。”

  说完父亲把摄像机递给了老高,然后牵着狗链走在前头,拉着杨欣欣又回到了客厅里。

  等到老高把相机再次固定好,父亲和老王已经把茶几搬走,杨欣欣就跪在原来茶几的位置,双手撑在地面上。

  牌局再次开启,但这次三人打牌的场所已经从茶几变成了杨欣欣光滑细的美背,杨欣欣从一条母狗,似乎又多了家具的功能。

  一边打牌,父亲时不时地会突然给杨欣欣的股上来上一巴掌,视频里只有父亲大手击打她部的清脆响声,却没有她娇嗔或者呻的呼喊,可见父亲已经把她调教的很好了。

  不一会儿,杨欣欣的下体就透了,父亲取笑着她,然后把手指伸进了欣欣的嘴里,她的样子下下而又富有强烈暗示的挑逗意味。

  老王和老高的手当然也不老实,他们伸手轮捏着杨欣欣丰硕的吊钟,老王还时不时地伸出苍老干枯的手,用食指和拇指夹住她的头,轻轻,还拉拽了两下,要不是已经过了哺期,欣欣的水估计都能被他挤出来。

  起初老高还会俯下身子,和杨欣欣亲嘴接吻,但很快因为影响牌局而被父亲止了,不久后杨欣欣居然开始轮捧着三人的脚,张开嘴开始分别给老人们唆脚趾头,她再也不是平里外人眼中的女神,在当下,她不过是一个下的女人,一条没有尊严的母狗。

  父亲他们显然是相当满意,尤其是老高,他和杨欣欣接触的时间应该最短,不像父亲和老王已经知知底,当这么一个年轻漂亮,身材高挑动人的绝少妇跪倒在地面上给自己脚丫子,不仅是生理上,这种反差更在心理上有了征服高贵美女的快

  视频继续进行,打牌的规则似乎也在进一步细化,父亲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转盘,上面写了些我看不清的字,然后由每一局赢下的人转动转盘,局赢的人是老王,他转完转盘后,从沙发旁的皮箱里拿出一对夹,亲手戴在了欣欣的头上。

  第二局获胜的是父亲,他拿了一只,背后是一条白色的狐狸尾巴,直接进了欣欣的门里。

  随后赢下牌局的老高和父亲又选择给杨欣欣进跳蛋和使用按摩,这一下把杨欣欣刺得再也难忍住,放声大肆呻起来,父亲怕她声音太响,赶紧拿出一只口球来给她戴上,让她的叫喊立马变成了言语不清的支吾。

  感情别人打牌都是赌钱,他们老哥们几个打牌拿的是杨欣欣的体来做赌注。

  一个身材窈窕高瘦的年轻美女,身着一身白色情趣婚纱,头上还带着圣洁高贵的后冠和头纱,白色吊带丝袜和亮银色的高跟鞋更是衬托出她拥有傲人长腿的美妙身材,此时此刻却跪在客厅的地毯上,成为了以父亲为首的三个退休老头的奴隶,她既是他们亵玩的体工具,又是他们酣战的牌桌。

  杨欣欣跪着地毯上,随着她身前和身后,都漉漉了一片,前面是她的口水,后面的,则是她难以抑制下的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眼见杨欣欣的身体率先因为各种玩具而达到高,老高也明显有些坐不住了。

  “最后一局了好不好。”

  “时间还早呢。”父亲显然有些不以为然,又或者是情故纵。

  “我还要回家呢,我们家那老娘们儿也快跳完广场舞了,就最后一局吧,完了我们就开干,你看你们家欣欣也等不及了不是。”

  “我看行,欣欣手脚都麻了。”老王也补充说到。

  因为嘴里带着口球而发不出声音的杨欣欣也连连点头。

  “行吧。”父亲点了点头。

  “最后一局了,谁赢了谁先来,怎么样?”老王发出了提议。

  “今天难得老高来做客,你就让让老高吧。”父亲倒是大度。

  “这不成啊,要是这样那还打什么牌,最后一局也别玩了是不是。”老王笑着反对到。

  “老王啊,我难得来玩儿一次,咱欣欣大闺女平时可没少陪你玩是不是,我这赶着回家有急事呢。”老高说完就开始一边解开杨欣欣带着的口球。

  “行了,您二老也别争了。”眼见两人僵持不下,之前因为口球而四肢跪地,一言不吭的杨欣欣开口了“都到这地步了,还分什么你我先后呀,大家都是一家人了,高叔叔难得来玩儿一回,老王你就让让人家呗,不行咱就来个『三管齐下』,保证你们三个都满意不就行了,你说呢援朝?”杨欣欣望向父亲,征求着意见。

  “行啊,还没玩过呢,今天保证让欣欣好好舒服,上次欣欣给我买的虎鞭酒我可没少喝。”老王见父亲默认,一边用手拂拭着“牌桌”一边说到。

  “赶紧的吧,我都忍不住啦,那还是这样,谁赢了谁先上。”老高笑呵呵地催促着最后一局的开始。

  也许是在强烈的生理本能催促下,老高顺利的拿下了牌局,牌技熟练的老王只能屈居第二。

  就这样,一场由青春美少妇和三个垂暮老人组成的4P大戏才终于正式开演。

  “可惜欣欣已经过咱的臭脚了,否则还想亲亲咱们欣欣小宝贝儿。”老高一边坐到沙发上,看得出来,他比牌局一开始时要放的开多了。

  欣欣道里的跳蛋也被滑了出来,只剩下那条绒绒的狐狸尾巴,还连接着她的门里。

  只见杨欣欣依旧跪在地毯上,帮着老高下自己的子,然后低下头,伸出腥红的小舌头,慢慢地靠近老高涨得发紫的头,略带挑逗的眼神瞟了他一眼,然后脑袋迅速下沉,小嘴把老高的具完全进了自己的口腔里。

  “唉,对!真舒服!”老高赞叹了一声,而父亲和老王就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静静地观赏着欣欣给老高的口舌服务。

  杨欣欣给老高口了一会儿后,老高突然感觉用手拍起了欣欣的脸蛋来。欣欣心领神会,这才吐出老高的茎,丁香小舌做了一个的动作,痴态尽显。

  “差点就出来了,欣欣这小嘴也太厉害了。”老高尴尬的自言自语,不过我觉得也没什么丢人的,和我离婚后杨欣欣的口技看样子是更上一层楼了。

  “待会儿这小嘴儿我预定了啊。”老高笑着对父亲和老王说到。

  “没人和你抢,谁让你赢了牌呢。”老王回应到他,父亲则只是在一旁稍许点点头。

  而此时的杨欣欣,正片刻不停地用自己的香和舌头,不断地舐着老高的身体,刺着老高的头,一边用手抠着自己的下体,像吃了药一般饥渴。

  老高休息了一会儿后,拉着杨欣欣脖子上的狗链使她站起了身子,只有米6出头的他光着脚,身形矮小虚弱,而穿着细高跟鞋的杨欣欣估计要接近米9了,更显得高大健美,两人站在一起的视觉反差令人惊讶,就像一个成年女人和一个刚读书的小孩子,可这个弱势的矮个子老头却牢牢地握着手中的狗链,这样的尊卑关系象徵着他对这个高挑美女的掌控权。

  老高走到杨欣欣的身后,踮起脚来,个头却还到不了欣欣的肩膀,他用手拨开下垂着有些碍事的狐狸尾巴,然后另一只手扶住杨欣欣纤细的蜂,意图用站立的姿势入年轻少妇的花径。

  但可能身高差距实在是有些过多,杨欣欣不得不尽全力地弯曲自己的膝盖,扎着马步,好弥补自己的大长腿带来的身高优势,努力配合着身后的瘦小老人。

  终于,老高的如愿以偿地入了杨欣欣年轻紧实的道,随着两人不约而同的一声发自喉底的舒,快速的活运动终于开始了。

  “舒服舒服!”老高兴奋地赞美着杨欣欣的“又热又紧!还会夹人!

  这么高的姑娘,里面却不深,一下子就能顶到最里面!”父亲和老王就若无其事地站在一旁观赏着,父亲还抿了一口茶水,好像眼前这个被别的老头入的年轻女人与己无关,而并非是自己曾经的儿媳,甚至是现在的子。

  杨欣欣全力下蹲着,大小腿夹角几乎来到了九十度,穿着高跟鞋也很难站稳,修长的大腿和小腿因为姿势的原因,紧绷的肌展示了完美的线条。她双手扶着沙发的坐垫,愉快地呻着。

  或许是踮起脚的站姿过于吃力,老高开始拉着狗链指挥着杨欣欣往客厅另一个方向走去,那里是楼梯的所在地。

  两人的下体不曾分开,反而是保持着入的姿势,一边慢慢悠悠地往楼梯方向踱步过去,杨欣欣双手撑地,两条长腿弯曲着爬行前进,而后面的老高则一边驱赶着高挑少妇前进,一边还学着父亲的样子,用巴掌招呼着杨欣欣白股。

  这是一个真正意义上老汉推车的景象,货真价实的老汉,如假包换的健美少妇人体车。

  我能看到我的前杨欣欣此时的表情,她那精致娇美的脸蛋上,没有一丝不情愿和痛苦,有的只是享受和愉悦的媚态。

  两人已经找到了新的姿势,身材高大的杨欣欣站在前,楼梯的台阶完美地弥补了两人身高上的差距,杨欣欣的双手终于可以离其他的辅助物,撑在自己的膝盖上方,而不用担心失去平衡,老高干瘪的小腹和杨欣欣丰硕部的撞击再次开始加速起来。

  “带劲!欣欣的小真他妈带劲!”老高兴奋之余,不忘发表自己的感想。

  “老高,你是不是吃药了啊?怎么还没结束。”老王发起了牢

  “嘿嘿,是啊,是吃了颗。”老高憨憨地傻笑着。

  “让你少吃那东西,对身体有副作用。”

  “嘿嘿,我知道,这不为了欣欣嘛,我死在她肚皮上都愿意。”老高不假思索地说到。

  “你不是要早点完事嘛,晚回去了你家那口子那边怎么解释?”老王问他。

  “没事儿,难得一次呗,这不有你俩给我作证嘛。”我感慨着老高这老家伙还真豁的出去,不久后,视频里两人的战场却又移步回到沙发边上,杨欣欣跪在沙发上,背对着身后的矮个子老头。

  这个高度对于老高来说正好合适,他扶着自己坚硬的,再次进入了杨欣欣的销魂里。

  老王和父亲还在耐心地等候着自己的顺序,而老高则双脚踩到沙发上,双手扶着杨欣欣的细,半蹲着再次入,送,两个人的身体开始有节奏地前后一起摆动起来。

  “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飞驰的骏马像疾风一样。一望无际的田野随你去…”巧合的是,沙发上相当应景的手机铃声恰如其分地不期而至。

  捡起沙发上的手机,刚才还威风八面的骑马汉子老高一下子就失去了刚才的得意劲头,原来打来电话的人正是他的老伴,从接电话的语气来看,老高应该是个惧内的管严,尽管茎还不断地在征服着身下比自己高大许多的年轻美女,但虚假的高大形象然无存。

  “对啊,在老陈家打牌。”

  “没有,没赌钱。”

  “是,回来了,正准备骑车呢。”

  老高唯唯诺诺地应答着电话里老伴的询问,老王乐的差点笑出声来,而老高身下的那辆至少是28寸的“自行车”则自己捂着嘴,生怕发出什么响声而暴了一切。

  好不容易挂断了电话,老高才立马恢复了自己刚才的骑士雄风,他放弃了之前一直操控着的狗链子,一手拨开杨欣欣的白色头纱,抓住她的金色长发,捋成一个马尾,然后抓住这马尾,把杨欣欣低下的头给往后拉了起来。

  老高开始重新策马扬鞭起来,他另一只手不断地拍打着杨欣欣的美,清脆响亮的打股声音在偌大的客厅里连续产生着回声。

  杨欣欣的秀发变成了操控这匹母马的缰绳,而手中没有马鞭又如何,糙宽大的手掌照样能够驱动着高大母马的前行,原来能驾驭前欣欣这匹高大烈马的马夫,除了父亲之外,还有别人,还是说除了我,无论谁都可以呢?

  这还没完,老高拔出,示意着欣欣跪在地上,然后竟一股跨坐了上去,骑在了她的背上,然后一边慢慢踱步,一边伸手往后一巴掌在女人的股上,女人本能的伏下股向一匹驯良的马,然后开始在地面上爬行起来。

  虽然老高身材瘦小,但背驮着一个成年男子还是足够费力,杨欣欣穿着情趣婚纱,却成为了背上老头的坐骑,这个曾经高傲跋扈的女人,如今在父亲一步步的调教下,在爱的世界里丧失了所有的底线。

  我觉得这应该是对女人最大的侮辱和亵渎了,可老王和父亲在一旁看热闹似地笑着观看,老高也傻笑着,乐呵呵地,连杨欣欣的脸上居然也他妈的在笑,我甚至怀疑她是不是真的吃了高强度的药了。

  “老高,玩够了没,你家那口子不是催你回去吗。”老王又开始例行催促起来,估计是这一幕幕匪夷所思的荒唐戏,哪怕是他这样即将半截入土的古稀老人也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望了。

  “不好意思啊这么久,要么你和老陈先来吧,我休息会儿继续。”老高面有愧,出门前估计是吃了伟哥了到现在还老不倒。

  老王看了看父亲,父亲做了个你先上的细微动作。

  “你这回去晚这么久不被你老伴骂死啊?”老王已经开始一边下自己的子了。

  “没事,老娘们儿刀子嘴豆腐心,其实人好的。”老高坐到一边,子也不穿,还没完全软下来的具就耷拉着。

  “那你老说你要和她离婚。”父亲在一旁开口问到。

  “那都是年轻时候的事儿啦,主要就是夫之间那事儿,她都不愿意和我干,现在到也没问题了,毕竟有了欣欣,年轻漂亮身材好,还放得开,我死了都值了,老陈啊,还是要谢谢你,这么大方。”

  老王则没有理会老高和父亲的对话,他把躺在地上的杨欣欣翻过身来,分开她的双腿,老迈的却早已起的茎抵住欣欣的

  “我要进去了啰!”老王向前一顶,茎整入杨欣欣年轻温暖的道里。

  “嗯…哦…好舒服…啊!”老王虽然年纪最大,但看得出来对于杨欣欣的身体他是下了功夫研究了一番的,毕竟是大学美术教授,学习的本领远超过父亲和老高这样的一般人。

  “嗨,欣欣你这可有点偏心眼儿啊,刚才我你的时候你咋没喊舒服呢。”老高在一旁嫉妒地说到。

  “欣欣最喜欢这个姿势了,虽然传统,但是传统就是经典啊。”老王有些得意的哈哈笑着,开始双手揪住杨欣欣的两只捏着,上下联动,双管齐下,得她好不兴奋,直咬着下着。

  “欣欣你最喜欢啥姿势,和你高叔也说说呗,我就不信老王瞎掰扯的。”老高不乐意地在一旁闲扯着。

  “只要是你们,我什么姿势都喜欢。”杨欣欣一边呻着,主动抱着老王的老,一边配合着老王的动。

  快乐的活运动持续了一小会儿,毕竟都是一把年纪的老人了,又不像老高那样豁出老命吃了药。老王让杨欣欣起身换了个姿势,杨欣欣跪在地上,上半身撑在沙发面上,他从后面开始再次进攻。

  此时刚才只是稳坐钓鱼台的父亲终于站了起来,他走到沙发边上,趴在沙发上把股撅了起来,杨欣欣跪在父亲后面,一边承受着老王身后的,一边给费力地给父亲解开皮带,然后慢慢地扒下他的子。

  我知道杨欣欣又要开始她的拿手绝活了,她分开父亲的股,出深眼儿就开始把自己的漂亮脸蛋儿贴了上去,伸出香舌就开始卖力地,父亲哼哼着,下的茎逐渐变得硬起来。

  “换我吧。”父亲说了一句,老王识趣地退出杨欣欣的身体。

  父亲坐到沙发上,将杨欣欣抄起腿弯腾空抱起,下身一进了她的中,然后拍了一下她的股“自己动。”

  杨欣欣乖巧且听话地自己上下耸动着身体,下体套着父亲的

  父亲应该是悄悄给老王使了个眼色,老王凑了上来贴住美少妇的后背,捧着肥巴抵住她的后庭上也了进去。

  突然前后二同时被入让杨欣欣不发出一声娇呼,毫无准备的她双手不得不主动紧紧抱住父亲,父亲和老王这对好哥俩显然也不是次尝试这种玩法了,他们一前一后将杨欣欣夹在中间自顾自行,没过多久慢慢掌握了节凑,时而共同进退同出同入,时而你进我退替前行,直干的杨欣欣娇吁吁,啼不绝。

  杨欣欣显然也是兴奋异常,动作越发狂野,红俏脸主动贴到身前的父亲,现在已经是合法夫的老少两人亲吻着。

  “还是最喜欢这个动作!”杨欣欣兴奋地娇着“啊…唔…嗯…你们都…都好厉害…“

  忽然父亲托着欣欣的身体站了起来,她搂住父亲的脖子,双腿分开呈现M字形,前后两个都被,身体完全腾空,却依旧被夹在两具苍老的身体之中。

  而这个时候作为庄稼人常年干农活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身后的老王看上去明显吃力不少,父亲托着一百多斤的杨欣欣,又有老王分担一部分,显得游刃有余。

  或许是老王的体力难以维持下去,纠在一起的三人很快就放弃了站姿的爱,老王坐倒在地毯上,上半身背靠在沙发前端,杨欣欣就背对着他蹲下,再次把门套上了老王的上,老王在她身后,正好一边闻着她秀发的香气,一边吻着她的脖子,而父亲双膝跪地,再次在杨欣欣张开双臂的入了她温热滑润的道里。

  这个时候,休息了好久的老高也再难忍,他主动走到杨欣欣边上,然后站上沙发“来,欣欣,还用上次那姿势。”

  只见杨欣欣主动把身子往后躺,连带着老王也只能往后仰,干脆就躺到退到正好合适的位置,小嘴儿嘴巴张成个O型,吐出香舌,老王稍稍下蹲,跨站在欣欣的脸上,双手扶住欣欣的后脑勺,半软的茎徐徐就进了杨欣欣的红

  这四个人终于同时倾力演出这部大作了,杨欣欣这个正值风华正茂的高挑美少妇就这样同时被三个加起来快要有2岁的老头同时填了全身上下有的三个地方。

  “我就说咱们欣欣这小嘴也是一绝,不比小差。”老高一边如同道一般猛烈地大幅度着杨欣欣的小嘴,一边感叹着。

  每次茎的深入,巴估计要都直接捅进她的嗓子眼儿里,杨欣欣急促呼吸,下体传来的舒也发不出声来,香唾顺着到脖子上,三管齐下,欣欣被三个老人家一齐得翻了白眼儿。

  离婚前,在还没有分居的那段时间里,杨欣欣的深喉口技我是体验过的,虽然只有一回,但看到视频里的场景,又不让我回想起来当时至高无上的快来:

  她平躺在上,我站在地上,用69的姿势她的嘴,因为的高度正好,这样我即省力,又能感受到她温暖的口腔和润又柔软的喉咙,有时候我到整完全进入到底,停顿一下让自己感觉更舒服的时候,她会把头往我茎的方向顶几下或者转头,让我顶的更深一些,并且让她的喉咙包着我的头进行旋转摩擦,个中滋味没有体会过的人是难以表达的。

  “噢!…欣欣!啊噢!真…”视频里的老高抱着杨欣欣的脑袋突然迅速了几下,巴猛的往里顶到最深处。

  我仿佛能看见杨欣欣嗓子眼儿里的头儿鼓涨跳动几下,而她也一定是像上次我体验过的那样,把头往老高的方向顶几下努力的顶,并且收缩喉咙的肌,一股腥臊粘稠的涌进来“咕噜”被杨欣欣如数咽下,只有少部分才从她的嘴角了下来。

  “呼…”老高长长出口气,额头见汗慢慢巴一股坐到沙发上。

  上半身退出战斗后,可以让下半身更投入到烈的爱大战中去,父亲和老王稍稍调整了姿势,便于更好的同时入,他们豁出去了老命,动作幅度也越来越大,速度也越来越快。

  “我不行了…要来了…啊…”不一会儿,杨欣欣在两人大力的冲击下终于再次达到了高,前后两一同剧烈收缩动,酣畅淋漓的快慰带来的是全身的持续不断搐痉挛。

  缓过劲来的老高走到镜头前拿起摄像机,拉近了镜头,开始手动操控拍摄下这即将达到高一幕。

  “要了!”老王抵受不住年轻美少妇直肠内的挤眼一麻再也忍耐不住,了出来,父亲紧隔着三四秒的样子,最后一沉,低吼一声,狠狠地撞击到杨欣欣的光滑平坦的小腹上,把全部库存的灌进了欣欣年轻活力的和子里。

  杨欣欣的呻分贝也来到了最高点,略带着委屈的哭腔,前后夹击的冲击力使得她难以控制住自己不断的颤抖着的身体,高大的酮体蜷缩着,眉头紧皱,双目翻白,红大张,粉的小舌头也收不回去了,身体猛烈的颤抖,一股热水又从她的里面涌了出来。

  下体毫无忌惮地而出,意味着她也同时达到了爱中的最高,按照老高的说法,就是父亲和老王齐心协力把杨欣欣这个年轻高挑的美人少妇竟然给“了”这对于三个老头来说,是何等的壮举。

  父亲和老王年迈而又浑浊的缓缓地淌了出来,她雪白光滑的小腹上,乌黑整齐的上,漉漉的娇人的上,两条白大腿的内侧上,全是父亲和老王的

  四人都气吁吁,累倒在客厅的沙发和地毯上,还是杨欣欣毕竟年轻太多,面色依旧红的她个恢复了体力,开始贴心地用自己的樱桃小嘴给父亲他们悉心服务起来,依次把老人们茎上残留的温柔地舐干净。

  长达一个半小时以上的视频终于结束了,按长度来说,堪比一场电影。

  我瘫坐在椅子的靠背上,心里仍然波澜起伏,难以平复。

  可我已经不再是杨欣欣的丈夫了,她持有的结婚证上,另一半赫然写着的是我那老父亲的名字,他们受到法律保护着的关系,他们之间的夫生活于我来说,又有何干系呢?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我却困了,困的睡意十足。

  一觉醒来,居然已经是中午了,我收拾妥当,坐高铁回了北京,然后也没心思再去见父亲和杨欣欣这个“后妈”了,径直赶往机场坐飞机回到了巴罗那。

  其实早就应该如此了,父亲与欣欣之间的任何事情,都是他们夫之间的家事,我也有我自己的家,我们相隔两地万里,就让我们这样彼此忘记过往地生活下去吧。

  时光荏苒,当我和达尼埃拉的足迹越过亚得里亚海和喀尔巴阡山,当我们的相机里记录的风景从阿尔卑斯山再到多瑙河沿岸,结束了环欧洲月旅行的我们终于又回到了巴罗那的阳光之下。

  一年多的旅行漂泊,时光飞逝到了22年。

  这个春天,一如既往地温暖且炙热,我坐在巴罗那的一家高端私人医院的走廊里,眺望向窗外远处的圣家堂。

  衣服口袋里的手机一响,我打开手机,是我的前杨欣欣发来的照片。

  这是一张全家福,应该是不久前才拍摄的,拍照的人应该是老高,因为这张颇为专业的照片里并没有他的身影。

  身材高挑的杨欣欣站在了最当中,显然鹤立群的她是这个重新组建家庭的核心。

  父亲身着一身肥大的灰色西服,以此掩盖他益发福的身材,白色衬衫的领口没有打领带,灰白的头发剃了个短发,整个人笑盈盈的,显得精神。

  他站在欣欣的左侧,布老茧的左手抬高,略显费力地从欣欣的背后绕过去搂住了她着的左侧香肩,右手则搂抱着的2岁男孩是父亲与欣欣之间的第二个孩子,他的名字叫陈恩,也是父亲取得。

  恩恩的姐姐陈思,现在已经五岁了,长得愈发可爱,眉宇间和她年轻的大美人妈妈越来越相像,她穿着小洋装站在我和她共同的父亲身前,像个小公主。

  个子略高的老王站在了欣欣的右侧,但还是比穿着高跟鞋的欣欣矮了不少。

  他穿的比父亲更正式一些,系了一条有些皱的蓝色领带,一身更合身的西服看上去也显得比父亲更时髦年轻一些,只不过光亮的脑门和头顶已经全秃了,周边不多得头发也全部花白了,浮现的老人斑掩饰不住他是一个69岁的老人,比父亲更年长了两岁。老王的右手很自然地搂住了欣欣的细,笑得比父亲更开心。

  杨欣欣的穿着打扮则最为隆重,她身着一袭明黄的丝质吊带晚礼服,前两颗子高耸立着,比从前丰的多,似乎是没有穿戴罩,两粒凸的头透过轻薄的礼服若隐若现,踩着一双银色的尖头高跟鞋,礼服的下摆开叉到了股这里,出两条白皙结实的大长腿。

  她画着精致的妆容,红似火,双瞳剪水,一对蓝色的宝石耳环是老王送她的3岁生日礼物,口的卡迪亚钻石项链则来自于父亲的大手笔,纹了的左手大花臂上,手腕的地方则是一只纯金的镯子。

  她笑颜如花,理所当然地站在两个年近七旬的老人中间,享受着两个老头的左拥右抱和宠爱,我看到她双手捧着略有隆起的小腹,那是她的第三个孩子,她也不清楚到底是她和父亲和老王其中哪一个人的结晶。

  照片里的三个大人和两个小孩显然不像是足以构成一个完整的家庭的,因为年轻少妇两边的古稀老者更应该是少妇的公公和父亲,然而全家福里最应该出现的男主人,少妇的结发之好却并不是远在大洋彼岸的我。

  我心中无奈苦笑一声,这纸荒唐的重组家庭,如若不是我远在异国他乡,又要我怎样去面对着比更不可思议的现实呢。

  全家福的背景显然是我在北京五环的那套复式大房子的客厅,离婚的时候我把它留给了前,也算是了却了她多年来的心愿。

  偌大的客厅墙壁上还挂着那副老王创作的,描绘了父亲与杨欣欣爱的大幅油画,另一侧,则挂着一幅婚纱照,男女主人公依旧是老爷子与我的前杨欣欣,他们一副老夫少的恩爱样子,俨然一副冲破世俗的盖世英雄。

  杨欣欣又发来一段小视频,构图严谨,用光极致,一看就出自于专业人士老高的手笔,视频里杨欣欣和父亲正全身心地投入在“69”姿势的爱大战之中,与一般传统姿势不同的是,杨欣欣躺在上,臻首靠在沿,略微倒倾,父亲的整茎就全部进了她的樱桃小嘴之中。

  父亲也弯下身子用嘴给杨欣欣服务着,他在上面主导着,胡渣刺着她的小腹,让身下的杨欣欣还穿着高跟鞋的两条大长腿紧紧地绕着父亲的脖子。

  “陈先生!”

  我赶紧关掉手机起身应答“是。”

  “是个男孩!”护士詹妮弗也是老人了,她用西班牙语兴奋地冲我说到。

  “太了!”我并没有夸张,当上次医生告诉我,我的生育能力奇迹般地在换了一个国度生活后已经恢复,我就难以抑制住自己的兴奋之情。

  “恭喜你!”詹妮弗也为我感到高兴“母子平安。”随即我快步紧随着詹妮弗来到产室,看着新生的婴儿,他深的头发和瞳孔,像极了我。

  我紧紧握住仍然还很虚弱的达尼埃拉的手“谢谢你,亲爱的达尼埃拉!”我知道,我的生活终于彻底重新开始了。

  (全文完)
上一章   爸上妻下   下一章 ( 没有了 )
人情偿还系统何人初媚月家有催眠师朝鲜咝袜少女暴行山贼团死生契阔光·阳慾海情魔神雕外传粿体追杀令慾海花系列(
麻雀小说网最新更新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爸上妻下,本章内容为第十五章母子平安全文完的全文阅读页,爸上妻下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爸上妻下最新章节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与下载,尽在麻雀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