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不正当关系》第六十三章一辈子全书完的全文阅读页
麻雀小说网
麻雀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麻雀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不正当关系  作者:乐木敏 书号:50753  时间:2020-10-20  字数:6653 
上一章   第六十三章 一辈子(全书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灵堂搭得有些简易,来悼念的人不多,就几家走得近的亲戚,估计二姑的去世对这条小街来说是个好消息,那个可恶的声名狼藉的女人终于走了,不再整天担心自家男人出去沾花惹草。

  守灵要三天,第二天天空阴沉沉的,下午下了小雨,门来进来一个男人,四十岁左右的年纪,戴着副无框眼镜,看起来气质不错,是读诗书的文化人。

  虎子爸看到男人情绪十分激动,拿着扫帚要赶那人走,那人噗通跪在地上哽咽着求,伏地大哭说来晚了。

  虎子爸对那人没有好脸色说人死了才来说这些未免太晚了。虎子妈劝了好久,说二姑生前等这负心汉等了将近二十年,人没了就遂一回心事吧,虎子爸阴沉着脸妥协,只让那男人站在雨里看二姑,那人盯着二姑的遗照看了许久,等看到跪在灵堂的希望时候,那男人的眼神突一下亮了,又很快暗下去,最终转身离开,双肩塌下来,消失在雨幕中。

  虎子指着那人的背影恨恨地说“就是他把二姑害成这样的,姐姐你别理他。”

  三天,二姑要下葬的日子,虎子爸说二姑生前最喜欢希望,拿骨灰的任务就交给希望,车子从虎子家出发,一直往东开那里是虎子家的墓地,二姑葬在虎子爷爷旁边。

  处理过二姑的丧事,虎子爸说二姑留下遗书叮嘱要把书信和院子留给希望。希望去院子看过一次,没有二姑风情万种的依靠门站着,这处院子就真的空了。

  希望站在初次见二姑时她站的位置,一手夹在腋下,另一支手妩媚地绕着发梢,学习二姑的模样,好像二姑朗的笑声还回在耳边,现在却人已去。

  希望收拾二姑的衣服,发现了一沓未拆开的书信,邮寄地址是这里,收信的却是另一个城市,信在这里说明是被退回来的,希望把那些未开封的书信烧掉,二姑说她这辈子最恼恨的就是男人,尤其是言而无信的男人,最痛恨的是等待。

  希望烧了二姑的信,那么她就不会再等待了吧。希望只带走了二姑的一个皮箱,皮箱里是属于二姑的衣服,里面有一张十几年前的二姑和一个长着圆鼓鼓眼睛的小女孩的合影。

  希望对虎子爸妈感谢这段时间他们的照顾,她要走了。虎子爸妈挽留她,知道她不属于这里,就嘱咐她好好保重。虎子做为小男子汉给了希望一个珍重的拥抱,希望觉得这就是她的家,她多了四个亲人。

  课程不多,希望没有考其他等级证书,没课时候就在家窝着,把二姑的衣服拿出来,在镜子面前比划着,有时候心血来会穿上,学二姑的样子靠着门,画着浓重的妆容,哈哈夸张的大笑,却学不来二姑半分的妩媚。

  昨晚上希望听同学介绍电影,她对电影的基础为零,在同学说到香港风靡一时的警匪片时,希望觉得沟通出现巨大的鸿沟,晚上决定找出来补习。

  希望看着看着就睡着,觉得这三部的片子着实浪费时间。希望睡着却像清醒着,她听到有人说话,那声音很熟悉,是高再无吗?但高再无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他说:给我个机会,我想做个好人。

  希望突然醒来,电脑上的片子仍旧在播放,梁朝伟饰演的警方卧底被杀…

  不知道是这部片子的缘故还是怎么着,希望竟然和警察招惹上关系,周平静是直接来学校找希望的,她穿的很宽松,希望走近发现她隆起的肚子,且月份不小了,因为周平静站立有些困难。

  周平静看到希望看她的肚子,她摸着肚子微笑着说“八个月了,你下午有课吗?”

  下午那节课还重要的,但是希望决定逃了,于是她摇头说没有。周平静能来找她?希望想知道为什么?周平静,人如其名,给人很温和的感觉,就算知道她曾经和高再无的关系,仍旧让人讨厌不起来。

  周平静一脸温和地走过来,亲昵地拉住希望的手“自从怀孕后连个朋友都找不到,饿了吗?先吃饭吧。”

  周平静说无味的孕妇汤喝得多了想吃些口味重的,希望带她去吃了酸辣粉,周平静吃的头大汗大呼过瘾,同时,她的手机从她们坐进小餐馆就没见停过,周平静把手机关静音扣在桌面上,继续和希望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结了帐,周平静和希望并排着走出小餐馆,希望等着周平静说出今天的真正来意。

  周平静用极其平稳的声音说“和我去趟警局吧。”警察局希望是第一次来,她第一次见这么多整装待发蓄势而动的正装警察,尤其是几种颜色的衣服混在一起,紧张气氛处处彰显著不同寻常的气氛,有大事发生。

  希望扶着周平静刚下车,就有一高大男人匆匆跑过来,拉着周平静左右看,低声呵护着问“去哪里了,怎么不接电话?”

  这个男人,希望认识,就是当初打伤高再无的那个男人,周平静的老公,或者说是前夫,看样子,应该已经复合了吧。

  这位警官看到希望有些惊讶,周平静握住丈夫的手暗暗使劲,盯着他的眼睛似乎在暗示什么“这是希望,她能辨别尸体是否是高再无。”

  高再无?尸体?他们在说什么,希望觉得刚才吃的不是火辣辣美味的酸辣粉,而是让人作呕泛红的腐烂食物,她忍不住跑到一旁的树旁,把吃下去的食物吐得干干净净。

  被带进一间房间内,周平静站在门口对着希望说“你冷静些,看仔细些,他是高再无吗?”

  用孕妇特有的高体温紧紧握住希望的手,要温暖她冰凉的手,希望却甩开她的手,高再无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围观他的惨状,为什么还要把他到这里来,给别人围观指点。

  希望不让任何人搀扶,她坚强艰难地挪移步子,站在边却不敢看,白色的单下的是高再无吗,高再无不是说让她等的吗,说等过了这段时间他们就再也不分开,他失信了吗?希望不知怎么想去二姑的话,她说别信男人的话,一定不要等他们,他们变得太快,他真的变了吗。

  希望颤抖着手指掀开白色单的一角,慢慢掀开,动作像凝固住一样被放慢再慢,慢着就不会看到让她崩溃的场面。

  希望突然很恨周平静,为什么要找她,为什么要让她亲眼来面对这样的现实,为什么不让她自欺欺人下去。

  被单被掀开,出下面躺着的人,躺着的人脸庞英俊,五官深刻,浓黑的两道眉,深邃的眼睛此刻紧紧闭着,高的鼻梁下是薄抿着,毫无血,昭示着身体主人的状况。

  他死了,没有生命迹象,白色被单下的身体是光着的,上面疤痕重重,不知是鞭子还是什么造成的,正无声地说明身体的主人去世前遭受的折磨。

  希望突然揪着头发嚎啕大哭,她哭得支撑不住身子,不顾一切要冲上去抱住躺在上冰凉的人,想要用喊叫声让沉睡的人醒过来,让他低声训斥自己或者不搭理她,不要不搭理她,这样的他让她害怕,他再也不会搭理她了吗?她真的成一个人了吗?

  希望哭得歇斯底里哭得眼泪纵横,守在一旁的警员动用武力压制住希望的剧烈反抗,希望平生所学的所有搏击反抗在这一天发挥了最大的功效,原来她这么厉害,能打倒这么多人。

  是谁在说话,是什么尖锐的东西入身体,希望渐渐意识模糊,模糊那一刻,她竟然笑了,她看到高再无了。

  希望醒来已经是几个小时之后的事情,几位脸上贴着创可贴的警员见希望醒来便如临大敌,时刻防备地看着她,脸上的表情既惊恐又敬佩,一个女人的爆发力竟然这么强,十几个男人都压制不住。

  希望着脖颈靠着头坐下来,她情绪低落地解释“对不起,我不能接受他死亡的事实。”

  “你是说那个人不是高再无?”一位警员谨慎地询问。希望脸上是悲痛的表情,她的眼泪又下来“不,他是高再无,他死了,他让我等他的。”

  “你如何辨别他就是高再无?”另一位警员说。希望翻出钱包,把里面的照片给警察看“这是他的唯一照片,您可以对照,他的后背有纹身和三道疤痕,他右手无名指内侧有道白色的疤痕…”

  希望陷入冥思状态,他是高再无,高再无的身体特征他都有,那人就是高再无,高再无死了。警员把那张照片没收,把希望说的全部记录下来,安慰让她情绪稳定,想到什么要积极配合警方。

  希望问他们“是在哪里找到他的?”“城郊的废墟工厂,看他身上的伤,应该没少受罪…”两个警员年经都不大,说起话来就刹不住,说了高再无被发现的场地并发表了感想。

  希望做证人结束就被请走,那张照片复印之后把原件还给她,希望把照片夹在钱夹里,想着想着又开始眼泪,情绪有些激动。

  希望回到公寓,睡了一天一夜,坐了半天不知道在想什么,后来正常上课下课,每门课程都以优异成绩稳居前三,希望在这样轻松又慌乱的节奏中,结束了大学时光。

  希望在拿到毕业证书之后,请周平静吃饭。周平静没有带孩子来,她穿的颜色明亮,希望却是黑色的风衣,周平静问希望“真要走?”

  希望点点头“这里还有什么能留得住我?”该有的都有了,以为该有的也没有了,得失参半就是这样吧。

  周平静没再说挽留的话,要给希望银行卡,希望笑着摆手“现在我的钱不比你的少,他留给我的恐怕只剩下钱了。”

  她到底是没能有他的孩子,他计算的太准确。希望去见了曾倩怡,曾倩怡家的小姑娘已经水灵灵地叽叽喳喳拉着希望说话,叫她希望妈妈,希望高兴的连连亲吻孩子三下。

  曾倩怡没有说挽留希望的话,知道说了也是白搭,只是嘱咐她照顾身体,外面苦了就回来,希望抱了这一家三口,谢谢他们的关心。

  ----接下来的两年半时间,希望都留在这个有山有水的地方,这里有会转动的水车,她穿着二姑的衣服凭门站着,眼睛望着门外,从出到落,夕阳落下去时,映出她孤单的背影,却是希望最爱的风景。

  有人的地方就有肮脏的勾当,有人看希望是一单身女子,语言轻佻动作出格,翻院子撬门锁,在小巷里堵住她,花招不少想要一亲芳泽,希望对着那些人学着二姑一样,勾着手指,只可惜接下来没有牡丹花下,倒有胖揍一顿,希望第一次感谢在蓝莲的过去,让她成为一个能保护自己的女子,而不是像二姑只能没心没肺笑着伪装。

  希望在稍微平坦的地方,用了高再无留下的钱建了所简易的小学,名字叫“卓越小学”以前这地方只有一所学校,孩子们要翻山越岭个把小时才能到,希望这所小学开起来之后,来报名的竟然不少。

  这里条件艰苦,支教的老师不愿意来,大家对希望有没有专业的教师资格证也不在乎,想着只要能教孩子认识字就成。

  今晚上,有个女孩子不小心摔伤,希望和另外两个男孩子送女孩回来,时间晚了没有车送她回来,还好有好心人给希望手电筒。

  希望平时胆子大,但是在这样的荒山野岭仍旧觉得害怕,尤其是不知道品种的鸟儿虫儿叫,希望脚下步子加快,想着赶快回去。

  人不走运的时候不需要理由,希望越想快些结束这一天,偏有人要刻意拉长对这一天的印象。

  还没到村子里,希望就被人堵在路上,她往左那人就往左,她往右那人就往右,希望停着不动,那人就恬不知贴上来要抱她。

  “放开。”希望厉声叱那人,这人了她有段时间,这人是这块是有名的二子,平时就爱干些偷摸狗的事情,专爱欺负男人不在家的妇女们,得那些憨厚老实的妇女避之不及又无能为力。

  小痞子终于逮到晚上希望一个人,前些日子他翻过希望家的院子,借着酒劲在希望院子里面大吵大闹让邻居都来看希望出丑,偏希望是个泼辣的,端着刚烧开的开水二话不说就朝着他泼,还好灵躲得快,不然就毁了容。

  “你就跟了我吧,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看谁还敢欺负你。”有权的男人说,跟着我吧我有权,有钱的男人说,跟着我吧我有钱,没钱没权的男人说,跟着我吧我有蛮劲。

  希望嗤笑“你能给我什么,我为什么要跟着你?”小痞子以为希望动摇,这招可是他得手多次的,村里的有些个妇女,白天时候还好,晚上个个胆小如鼠,最怕威,尤其是丈夫不在家就怕落个不守妇道的不干不净名声,就算被欺负了也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面咽,捂得比犯错的人还严实,这也是小痞子越来越放肆的原因,谁能拿他怎么样。

  “你看上谁家的车了,我给你来。”小痞子说着往希望身上凑,推着她要把她推倒,女人最怕的就是死烂打的男人,女人最怕的是什么,是被人毁了清白,所以女人天生比男人弱势。

  希望扑哧笑“就这点出息,我想要十万,给我十万我就跟你。”小痞子一愣忙点头“行行,钱我明天就给你来,你先让我解解馋。”

  希望捏住伸过来的咸猪手,向右扭曲把他的手臂别在身后,脚上用力踹他的膝盖,小痞子毕竟是个男人,力气方面到底比希望沾光,几下就挣脱,嘴里污言秽语说着侮辱希望的话,希望没有丝毫延长战斗的心思,只想着速战速决,干净利索的回旋踢将人掀翻在地,追加几脚踩在腿上腹部。

  希望被冻得不得了,完全没有心思和这个人在这荒野之地纠,她无奈,只好出藏在身上的匕首。

  小痞子没想到希望竟然藏有刀,他左找右找要找出子来,希望挑着刀子放在他脖颈上,吓得那人吱吱哇哇大叫“别叫,把大衣掉。”

  小痞子颤颤抖抖地掉,希望又说“答应给我的十万别忘记。”小痞子自认今天点背,骂骂咧咧地跑了,嘴巴里叫嚣着不会放过希望。

  希望把匕首收回去,摸着冰凉的刀子,她揣在怀里面,要暖热那冰凉的金属。

  走了一段路,希望听着身后有窸窸窣窣的声音,这里只有她一个人走,她已经停下来为什么还有声音,希望心里凉了一截,以为是遇到了什么,又想着是不是小痞子心不甘返回来。

  希望转过身,用手里面的手电筒照着身后,那里黑的只有被手电筒照着的一束光,一个人站在那里,两个人隔着四五米的距离,在这荒山野岭有说不出来的惊悚,更何况是手电筒光照在那人脸上,惨白惨白的。

  希望朝着那人喊“你跟着我做什么?”“我迷路了。”那人语调带笑说着。希望怒目瞪着那人“你迷路跟着我做什么?”

  “跟着你才能找到家。”那人仍旧笑着回答。希望不搭理那人闷头往前走,身后没有动静,希望回头又望过来,用更大的声音喊“我只知道我家的路,不知道你家的路。”

  “有你的地方就是我的家。”希望切一声,觉得在这里说这话的人肯定不正常,听这话想要笑出来的人一样不正常,她不耐烦地吼“那还不快点,我要冷死了。”

  那人这次声音小些“我走不快,不然,你来扶我。”希望定定地看着那人几秒钟,大步走过去,这才看到那人是拄着拐杖站着的,希望的眼眶一下热起来,嘴巴却欠扁地说“我家不收留残疾人。”

  “是吗,真可惜。”男人说。希望把男人的手臂放在肩膀上,把自己当支撑给他依靠,她忍住泛酸的鼻头,压制住哽咽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卓尚京。”希望抬头冲着男人笑“真巧,我叫卓希望。”荒山野岭,一男一女蹒跚而行,一生一世一双人,不完美就是最完整的完美。

  希望后来想,她最要感谢的应该是周平静,这个女人比她想象的更要聪明,周平静说“让死人活着的方法,就是让活人死了。”

  指鹿为马说的就是这样吧。后来高再无问希望“你怎么知道那个人不是我?”希望说“我知道你身上所有的疤痕,唯独不知道你脚趾头是拱着的。”

  但这个,周平静知道,周平静说,不要告诉外人,我丈夫很小气,这就当我替我父亲兑现对他的承诺。

  希望想说,我也很小气,竟然不知道自己男人脚趾头是这样的,不过相比较他整个人,几个脚趾头又算得了什么。

  高再无有时会唉声叹气地伤悲秋“我这张脸不能曝光在大众视野范围内,你跟着我不委屈吗?”

  每当这时候,希望就会气哼哼地警告“不止这些,你的钱都在我手里,以后我说了算,就算不要你也不准反抗。”

  她可是十分记仇的,他的两次推开,她牢牢记住,用一辈子去“折磨”他,会是个不错的选择吧。

  (全书完)
上一章   不正当关系   下一章 ( 没有了 )
情缘结我与六顾此星辰悠然把莲采兄妹之禁锢的这个恶毒女配都市逍遥邪少女总裁的至尊无限透视四月间事奈何只钟情于乡村透视小仙
麻雀小说网最新更新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不正当关系,本章内容为第六十三章一辈子全书完的全文阅读页,不正当关系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不正当关系最新章节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与下载,尽在麻雀小说网。